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姑苏浅浅行

楼主:古心静典 时间:2015-03-24 19:19:35 点击:787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姑苏浅浅行

  春来草自青,姑苏浅浅行。
  受米舒老师之邀于羊年春分之日赴苏州图书馆参观图书馆为他设立的“曹正文收藏签名本捐赠陈列室”,单单图书馆的样子就让我心生喜欢,不是上图的那种高大冰冷,而是白墙黑瓦的古朴样子。陈列室设在三楼,看到那么多名家给米舒老师签名赠书,感叹米舒老师不仅仅是一个著名作家,亦是一个杰出的文学活动家。一些熟悉的大家名字陈列在这里:莫言,冰心,唐圭璋,巴金,施蛰存,张中行,费孝通,季羡林,杨绛,孙犁,周而复,南怀瑾,柏杨,金庸,草婴,曾卓,董桥,余秋雨,林清弦......我无法一一列举下去,只有内心的感动在流淌,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说起,米舒先生广博而平易,是真正的文化贵族,却是难能可贵的平民情怀,他对任何人都没有架子,就我和他接触的这几次下来,我总被他的人格魅力打动着。他是真正的“迷书”,真正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单单捐给国家的藏书早已超过一万本,我笑着概括之说:米舒老师喜欢和读书人同乐。他在《新民晚报》主持“读书乐”多年,单单回复作者的信达一万多封,此刻我想,如果在中国选一位读书推广大使,米舒先生实为首选也。
  同行的上海书店出版社副总编辑杨柏伟先生说,在这间屋子里带上一整天也会恋恋不舍,我们相视一笑,深以为然。
  这个陈列室之所以设在这里,颇有渊源。在这之前,现代文学馆的馆长舒乙先生(作家老舍的儿子)欲邀请米舒先生设在北京的文学馆,上海图书馆也有此意。在这时候,教育家,时任苏州市副市长的朱永新先生推动了这件事,最重要的缘由是因为苏州是米舒先生的故乡,也是米舒先生的精神原乡,一些场合许多人称米舒师为江南才子,苏州这座城市也是才子荟萃的地方,最终,米舒先生把他的书安置在了余秋雨先生所说的“白发苏州”。
  苏州文化,不仅仅是江南园林,小桥流水,杏花春雨。午间用餐在“吴门人家”,总经理沙智佩女士亲自作陪,朴素的门楣,走进去才知道这里别有洞天,让我不觉想起了我上次回故乡徐州和老同学聚在“彭铿厨艺”,让我这个古彭的游子第一次体会饮食也是彭城文化的精髓之一,不仅仅是汉文化,刘邦和项羽的刀光剑影。恩怨天下。这吴门人家,又一次让我体会了饮食文化在中国的意味,比电视里的“舌尖上的中国”更让我惊奇。慢慢的边吃边聊,也便体会了那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意思。我提到了陆文夫的美食家,沙女士说:陆文夫先生也只道出江南饮食的冰山一角,我想一直致力于江南饮食文化研究的她确是有她独特的体会吧。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先生在此用餐后欣然写下:天珍海味。而这四个字也是吴门人家的一道精致风味也。
  此时回味入门处西晋张翰的《思鲈贴》,欧阳询所书,“张翰字季鹰,吴郡人。有清才,善属文,而纵任不拘,时人号之为江东步兵。後谓同郡顾荣曰:天下纷纭,祸难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难。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子善以明防前,以智虑後。荣执其(疑缺“手”字)怆然,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鲈鱼,遂命驾而归。”不仅仅是欧阳询书法精妙,看张翰(季鹰)思鲈而归,想到米舒师捐书与苏图,不觉笑也。席间饮酒,即使喜欢红酥手黄藤酒的词句,我依然对黄酒没有共鸣,这一次如饮甘醇,同坐的是苏州给电视台写滑稽戏的作者,温绵有加,仿佛这酒,沙女士说此酒有六大功能,这让我想起陈宝国给鸿茅药酒做的广告,不觉莞尔。
  店内墙广布江南饮食知识,姑苏饮食的四季特色,不奇绝,看似平平淡淡,却被苏州人做到精细极致,感佩不已,单单水八仙,知道其名,第一次用心记下这八仙也:茭白,莲藕,水芹,慈姑,荸荠,芡实,菱湖,莼菜也。我甚至想可以写篇短篇小说,把这些场景融进去,就像金宇澄写《繁花》把他曾经苏州的游历之趣嵌入,现实与艺术交织,乃妙品也。
  米舒老师在苏州有一处宅子,名为“舒园”乃著名书法家周慧珺所题,娟秀而洒脱。入其室,别有洞天,居然有小亭,乃米舒师自己设计也,倒也契合了苏州园林的亭趣。室内有赵冷月书杜甫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赠米舒师,亦有米舒师亲撰“小阁含情听细雨,半亭长忆对花容”意境实接北宋晏小山也。书房乃民国陈立夫先生所赠的“锦沁楼”三字,幽意深微,,值得慢品。笔墨纸砚间,花鸟虫鱼意。廊处布满米舒师多年行走中国和世界各地收集的珍藏和纪念品。我们常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到米舒老师这里,除了惊叹还是惊叹。毕生爱书成痴,却不拘泥,不孤芳自赏,他已经向国家捐赠藏书超过了一万册,如此胸襟,是吾辈读书人之榜样也。在一张人物画前驻足,这幅画让我想起《红楼梦》里的金陵十二钗,清雅俊秀古意盎然,又透着浓浓的书卷之气。米舒师说是苏州最著名的人物画画家所赠与他,且说以后引我们拜见之,是一位耄耋老人,想必其情古典宛然,虽不懂画,愿学赏之,增进自己的艺术之修养。
  午后,阳光温煦,确如我开头所言的“春来草自青”,城如古镇,虽然不是当年家家尽枕河,那份临水的快意仍在。见一桥,名为“善耕桥”,让我的心境开始穿越至渔樵耕读的旧时岁月。过市立医院东院,经“白塔公园”,所有的,甚至包括候车厅,如此细微精致,我和过鸿兄弟一起感叹着。在白塔园内,有“南宋郑虎臣故居遗址”,古心不知何许人也,有时间当察之。
  拐进皮市街,米舒老师说这条街就是他小时候经常玩乐和奔跑的地方,故感其情深。他带着我们去花鸟虫鱼古玩玉器市场转了一圈,也便悟得为何米舒师把房子置在这里的用意了,他实在是个雅人深致却生活如布衣之人。
  观前街,仿佛南京路,不述之,但是平江路本来要走走,惜时间不及,期待下次过之也。而于我,寒山寺,拙政园虎丘等当年来过,并不特别期待。倒是阊门,宋词人贺铸曾写下《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每每读之,如东坡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一样动人心魄。因为爱极,默在此处: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姑苏浅浅行,这里也有朋友,因未及,亦不访,但那本《深深爱,浅浅行》确是透着姑苏女儿的婉约缠绵也。姑苏,景美,人美,情怀更美也,愿更多的有机会来此,或成就一个不朽的失眠,此为笑谈!



 

编辑 闲云邂月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5-03-29 13:13:11
  美文,学习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