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海子,春天到底是不是你的品质

楼主:古心静典 时间:2015-03-26 21:08:25 点击:1557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海子,春天到底是不是你的品质

  无法一整天来怀念海子,清晨出门时,我还是带上了1991年秋天西川整理出版的《海子的诗》,还带了乔伊斯的短篇小说集《一片流云》。
  《一片流云》的尾封上有两位高人的话值得深思,一个是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的话:个体自我的每一次伟大的提高,都源于同古典世界的重新接触。一个是意大利伟大的文学家卡尔维诺的话:经典是那些正在重读的书,经典是常读常新的书。
  循着他们的话,当代文学,也走过了这些年,海子越来越多的被人们提起,至少,在我心里,他的一些诗已经是经典。他的内心在我心里像法国诗人兰波一样活得勇敢,虽然绕不过山海关,但我还是觉得悲伤,我不想再揣测死亡的那一刻他的心境,无论他死于绝望还是孤独,他肯定不愿和他不认可的人生同流合污。
  而我们,是苟且的吧。甚至学会了中庸的处世哲学,甚至常常口里念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以图自我安慰。倘能真的安慰,也是幸运的吧。新文学以来,诗人甚至比诗歌还多,有多少有骨头和灵魂的诗歌呢,有多少豪放或婉约?
  我愿意相信海子死于伟大的孤独。
  北松公路,十多年来,它是从闵行进入松江和金山的主线之一,十多年来,走过不止百次了吧。这路边,春天的油菜花,夏天的葡萄园,秋天收割后的稻茬......都让我印象深刻,倒是从没有下来细细观过它们。今天,我不去参加任何文学活动,尽管不能一整天来怀念海子,想自己二十年来因为文学而背井离乡的努力与挣扎,温暖与孤独,我还是希望可以一个人面对之。
  去松江的路上我读完了《一片流云》里的短篇《伊芙琳》,并不长,仅仅九页,写伊芙琳被一个水手吸引,想和他私奔,而她又面临着巨大的挣扎,生活里有那么多的痛苦与不如意,她多么想去一个有爱的世界好好爱安心生活,只是在船行的那一刻,她抓住了栏杆,不肯离去,我想不仅仅是她想起母亲临去世对她的嘱托,希望她照顾好这个家,父亲的暴力,他常常用暴力来惩罚她的两个兄弟,又和她计较她可怜的那点工资。远方又是多么远呐,尽管承载着希望,她最后还是放弃了,家呐,何处是你的家?
  所有的写作,都关乎人性,哪怕梭罗写《瓦尔登湖》,都是源于心灵的选择,最近拿到了梭罗的《远行》,我还没来得及看,我也一直在工作生活和文学理想之间努力平衡着,至少,于我,无论多么孤独,甚至无助,我不会选择铁轨。读这篇小说,我的心里跳跃着一些词:爱情,生活,责任,窒息,逃离,使命.......我并不想对小说本身进行过多评价,读乔伊斯,再一次让我领悟到,从我研读黑塞开始,慢慢走近西方文学的浩瀚世界,它们近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精神背景,就是耶稣,所以,适时地阅读《圣经》可能对我们阅读西方经典有巨大的帮助。
  一个作家,也只有建立了自己的精神系统和灵魂系统,才可能在文学的世界里更加从容。
  这样想来,仅仅活过25岁的海子是可贵的,他在他的诗歌里建立了自己的帝国,他就是他自己的王。
  回来的路上,我在车墩下了车,越过上海影视乐园,径直前走,那大片的油菜花早已在我的心里驻扎下来。
  至俞塘河二桥,颤颤巍巍的桥,有些危,左顾,远远看去是红色的车墩学校,右盼,也是红色的同联集团的厂房,它是幸福的,一个工厂,被黄色的油菜花海包围着,那些员工们,该是多么幸运和幸福。我相信,这油菜花,一定给他们带来了更多的希望和憧憬。恰巧,一列火车经过,也是和谐号的样子,应该是专列的开往金山的火车,仿佛开往春天的地铁。
  太阳强烈,此心温柔,我的眼睛有些疼痛,我还是把《海子的诗》拿了出来,翻到27页的《春天》,默读了一遍:
  你迎面走来/冰消雪融/你迎面走来/大地微微颤栗

  大地微微颤栗/曾经饱经忧患/在这个节日里/你为什么更加惆怅

  野花是一夜喜筵的酒杯/野花是一夜喜筵的新娘/野花是我包容新娘/的彩色屋顶

  白雪抱你远去/全凭风声默默流逝/春天啊/春天是我的品质

  我无法朗诵,也无法歌唱,嗓子疼痛,鼻子也不舒服,但我喜欢,喜欢徜徉在这花海,尽管时间短暂,也算是休克疗法吧,至少在此时此刻,我的心安静下来,车声隆隆扰不了我,我的心里此时只有海子和诗歌。
  今天,我怀念海子,不想前几年,总含着泪水,也许是这些天看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有关,路遥也是英年早逝,只是路遥不甘,42岁,抱病离开,他对生命是如此眷恋。昨晚因为参加一个活动,没能看到大结局,但我知道,我还会去看,不仅仅它贴着地面,还有,单单,少平,越过晓霞的死亡,越过痛苦和绝望,还要好好活着,仿佛泰坦尼克号,露丝活着,是爱的一种成全。
  我没有过多的在一处停留,因为这里是路边的油菜花廊,我像一个将军来检阅它们,它们也不停地向我点头致意。这其间,也夹杂着蚕豆花,豌豆花,萝卜花,还有绿油油的蒜苗,芫荽,菠菜,芹菜.....那一刻,我想起了萧红,想起了她的《祖父和我》,也想起了我的母亲,我想她一定在田里打理蔬菜吧,离我上次回家也有好些日子了,我还无法再回去,我只能想象老人家忙碌在故乡的大地上,如同我忙碌在文学的海洋。
  我在我的第一本诗集《如果不曾相见》里的自序里表达过:中国不缺一个诗人,但一个白发皤然的母亲不能没有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海子,叮嘱自己不要落泪,这一刻,泪水还是落了下来。我甚至想哪天去一次安徽安庆怀宁高河查湾,看看海子的坟茔,看看他的母亲。
  我又打开《海子的诗》,我不去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找打了《春天,十个海子》,海子不再,我终于越过石桥,迎着光,迎着风,走向远处的车站,戴着大框眼镜的海子在诗集的封面兀然的笑着。 

编辑 闲云邂月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5-03-29 13:12:02
  问好古心才子周末愉快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钟919 时间:2015-03-30 14:59:00
  欣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青竹斋09 时间:2015-03-31 15:26:08
  收藏,有机会让犬子也来拜读!
作者 :序钱缘剖 时间:2017-06-15 19:47:05
  葡萄酒是不是馊了才好喝
作者 :General98 时间:2017-11-30 21:18:12
  死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