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民间传说)仨女婿拜寿-----慢慢看,笑破肚皮别怪我! [已扎口]

楼主:高长顺2013 时间:2016-06-18 09:28:56 点击:1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话说从前有个员外,他有三个女婿。大女婿是个文官,二女婿是个武官,三女婿是个庄稼汉和屠夫。一天,员外过生日,三个女婿坐在一起。大女婿自以为有学问,自高自大,压根儿不把三女婿放在眼里。二女婿也觉得与三女婿同席共饮有失身份,岳父岳母更是高看老大老二,看不起老三。他们便出了个说诗对的主意,想要三女婿丢丑,看庄稼汉的笑话。三女婿呢,看到大女婿和二女婿趾高气扬,岳父岳母那难看的眼色的样子,心里也暗暗盘算对付的主意。
  说诗对开始了。
  第一章
  岳父出的题目条件是:每人说出四句话,第一、二、四句的末尾,要分别用上“本是一回事”“多两个翅”“是也不是”,第三句随便。
  大女婿先说:“龙和鱼本是一回事,鱼比龙多两个翅;都说龙是鱼变的,你们说是也不是?”
  二女婿听罢,忙迎合说:“自古道鱼龙变化嘛,妙哉,妙哉!”给大女婿敬了酒。接着二女婿对诗:“鼠蝠本是一回事,蝠比鼠多两个翅;都说蝠是鼠变的,你们说是也不是?”
  大女婿听罢,连连称赞:“妙哉,妙哉!”给二女婿敬了酒。
  轮到三女婿,他忽然看到老大老二头上戴的官帽,倒象两个翅,便道:“咱仨本是一回事,您比我多两个翅;都说您是我养的,你们说是也不是?”
  大女婿拍桌大怒:“胡说,胡说!"二女婿气急败坏地问:"你敢骂人!谁是你养的?"
  三女婿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说:"二位姐夫息怒,请问哪个作官为宦的,不吃象我这样的庄稼汉种下的粮食?" 大女婿,二女婿被问得面红耳赤,张口结舌。
  第二章
  老丈人说这个不算,再比。老丈人作诗要求是:一定三个字同头,三个字同旁。诗有四句,要有诗意。
  大女婿说:“三字同头官宦家,三字同旁绸缎纱。不穿绸缎纱,难是官宦家。”
  二女婿说:“三字同头大丈夫,三字同旁江海湖。不闯江海湖,难是大丈夫。”
  三女婿说:“三字同头尿屎屁,三字同旁肚肠肺。一刀捅进肚肠肺,放他尿屎屁!”
  第三章
  老丈人说这个不算,再比。岳母附在大女婿和二女婿的耳边说:你们看我眼色,你们两个人要配合,老三做诗时,你们就给他说反话,他要说是,大女婿你就说不是,二女婿你就说,那是我亲眼看见的,这样才能办他难看。
  老丈人出题说“咱们今天喝酒呀,酒令就以我买的一匹马为题,一人做一首诗,诗的内容必须是形容这匹马跑得快!” ?
  大女婿看看岳母,岳母拿个鸡毛,指指火炉。大女婿说:“火炉上边烧鸡毛,小婿我打马上余姚;一来一回三百里,回来鸡毛还没焦!你们说快不快?”
  二女婿说:“快啊,真快!”二女婿看看岳母,岳母拿根针,指指脸盆。二女婿说:“脸盆里边放根针,小婿打马上长春;一来一回三千里,回来钢针还没沉!你们说快步快?”大女婿说:“快啊,真快!”
  三女婿看看岳母,岳母不答理。这下发愁了,这诗咋作呀?一个三百里,一个三千里,都太快啦。正在发愁时,赶巧老岳母娘放了个响屁,三女婿灵机一动,不慌不忙地说:“岳母堂前屁震天,小婿打马上西天;一来一回三万里,岳母肛门还没关!”大女婿说:不对,关拉!”二女婿说:“那是我亲眼看见的。”
  第四章
  老丈人听了非常不高兴,说这个还不算。 再给三个女婿出一道题:第一句有“好看”二字,第二句有招来二字,第三句有赶散二字。三句连成一篇。
  大女婿想了想说:“岳父粮仓实在好看,招来野鼠成千上万,引来狸猫前来赶散。”
  二女婿说:“岳父家梧桐实在好看,招来野鸟成千上万,飞来老鹰前来赶散。”
  到老三了,正好丈母娘端菜上来,老三灵机一动,说:“老丈母娘长得实在好看,招来野汉子成千上万,岳父闻讯前来赶散。”
  第五章
  岳父生气了,说这个不算,再做一首。大女婿听了即刻应道:”恭请老泰山出题!“二女婿也随声附和,只有三女婿没说话,但脸色开始发红,有点着急的样子。
  老岳父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每人所吟之诗谜,内中必嵌------宝大小多少-----五字即可,其它别无限制。”
  大女婿抢先答道:这雨伞是个宝,撑起来大,收起来小。雨天用的多,晴天用的少。”大家听了,齐声叫好。
  二女婿也不落后,紧接着吟道:这扇子是个宝,撑开大,合起来小。夏天用得多,冬天用得少。”刚说罢,大家也都说好。
  只见三女婿看了丈母娘一眼,然后面对老岳丈吟道:“岳父寿比南山高,岳母持家有功劳。
  外来之物不希罕,岳母自己就是宝,撑开大来不撑小,只是旁人用得多, 唯有岳父用得少!”
  第六章
  老岳父发狠想,不信就难不倒你!听好了,作四句诗。四句诗里,必须“有圆又圆、少半边 乱糟糟、静悄悄 ”。
  大女婿先来:“十五月亮圆又圆,十九二十少半边。天上星星乱糟糟。地上人们静悄悄。”
  二女婿拿起一个月饼说:“我家月饼圆又圆。咬了一口少半边。老鼠偷吃乱糟糟,猫儿来了静悄悄。 ?
  三女婿三女婿看了看岳父岳母说:“岳父岳母圆又圆, 死了一个少半边。全家哭的乱糟糟,全都死了静悄悄。”
  老岳父听了,很生气,却又挑不出这首诗的毛病.只得忍气吞声地说:“也算,那
  就也吃喝吧。”
  三女婿的这诗,虽然只是个假设,但比起大女婿和二女婿的诗来,更生动、有趣,逗人发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