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看啊!这所学校!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0-16 19:42:06 点击:116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想写长篇连载!这算是序诗。欢迎关注。

  看啊!这所学校!
  晁若愚

  看啊!这所学校!
  在中国湖南张家界的山沟沟里
  学生却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
  老师的人数有时比学生还多
  学生可以选择上课也可以选择不上课
  老师绞尽脑汁开出很多课程 供学生选择上还是不上
  学生主要是自学 老师在旁指导 还有半天自由活动的时间
  吃饭的时候 学生坐着 老师站着
  他们过着简朴的生活 却十分的充实和快乐
  周末的时候 老师学生家长还一起去爬山
  这是一所多么奇特的学校 它的名字就叫覃山学校
作者 :precom 时间:2014-10-16 20:19:25
  占位观看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0-21 19:26:17
  这个故事好不好?
  晁若愚

  那天晚上,老师和学生都在按照惯例看书,小点点进来了,一个人在地板上玩,好像拿着一个已经破旧的纸飞机玩。他五岁了,活波好玩,不喜欢上课。我当时也在看书,看见小点点一个人玩,有些孤单,也可能会影响到别人看书,于是我想带着他一起看书,培养一下他对阅读的喜爱。我走过去,蹲下,轻声说:“点点,我们一起看书好不好?我们去那里找本好看的书!”我指着书架。小点点似乎对阅读不是很排斥,觉得看图画书还有点意思。他点点头,说:“好。”
  他在图画书的架子上看着,抽出一本书,《魔笛》,又想放回去。我说:“这本书好像不错哦,我们就看这本吧!”他答应了。我带他去旁边一个独立的小房间,把门轻轻关上。
  小点点认识的字很少,我便读给他听,从封面开始读起。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大意是说,在一个城市里,鼠患成灾,人们不堪其扰。有一天来了一个吹魔笛的人,自称可以祛除鼠灾,但要求是给他一千个金币作为报酬。市长大人满口答应下来。等鼠灾消失,市长大人却食言了,只愿意给他很少的金币。这个人一气之下,再次吹奏魔笛,将城市里所有的孩子全部关在了一个山洞里。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有两次问小点点:“这个故事好不好?”他说:“好。”我便放心地继续读。读完后,我又问他:“这个故事好不好?”他说:“不好!”我有些困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因为他把小孩子都关起来了!”
  “他为什么把小孩子关起来啊?”
  “因为他很坏。”
  “他很坏吗?是他坏还是市长坏?如果不是市长不守信用,他会把小孩子关起来吗?”
  “不会。”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一个守信用、不骗人的人?”
  “嗯,但如果那个人没有魔力就可以骗他了。”小点点这时说话很低。
  “那你是说软弱的人我们就可以骗他欺负他吗?我觉得不是。”
  “那如果他是坏人呢?”
  “哦,是坏人的话,还是可以骗的。”
  最后,我说,这里有五颗心,你给这个故事多少颗心呢?小点点想了想,说,一颗星。我说,只有一颗心啊?他又想了想,加到了两颗心,最后又加到两颗半。
  晚上回去之后,我想,为什么小孩子觉得这个故事不好呢?可能他喜欢喜剧,而这个故事的结尾是悲剧。就像我们的一些头脑简单的成年人喜欢大团圆的结局一样。我想,也许第二天我可以和小点点一起把这个结尾改编一下。
  第二天早上,我在电脑前忙自己的事情。小点点在门口出现了。我叫他进来。小点点不进来,他说:“干什么?”我说:“讲故事。昨晚的故事的结尾你不是觉得不好吗,现在我们把他改编一下,我想了一个结尾,你看好不好。”本来是想让小点点开动脑筋自己想想的,但害怕他不愿意,跑掉了。我索性直接讲给他听。我说,小孩子被关起来之后,市长觉得很后悔,于是他找到吹魔笛的人,把自己承诺的金币如数奉上,并且致歉,邀请他吃了一顿大餐。最后吹魔笛的人又吹响魔笛,把孩子们从山洞里引了出来。爸爸妈妈高兴极了,朝市长和吹魔笛的人欢呼。
  我又问:“这个故事好不好?”小点点说:“好。”
  “那你现在给这个故事打多少颗心?”
  “四颗。”
  嗯……这个……似乎还不错。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0-21 19:27:27
  “家访”
  晁若愚

  这个周六,老师们都去“家访”了,却没有看见家长。
  去的是心和平的家。他们是姐弟。心八岁了,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那天在田里干农活,她向我借锄头,我借给了她,她笑着说:“我就知道晁老师是最好的。”小姑娘真会说话。平七岁了,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听说他总是被其他同学欺负,每天都要哭着向老师告状,使得老师都有些烦了。心是学校里唯一的女生,平是学校里最小的男生。学校总共有七个学生。其中有两个有时候还不来上课,呆在附近的“家”里。有一个国庆节放假,在家里呆了两周才来。哦,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大女孩,说是来自学的。
  心和平在这里上学是免费的,他们的妈妈去世了,爸爸在市区打临工。
  心的头发经常乱乱的。平的脖子经常黑黑的。
  今天早上,我来到“学校”,看见了心。我问她,今天是去你家家访吗?她说,是的,老师,你猜我们家有没有电视。我说,有。她说,你猜对了。我说,现在电视很常见啊,差不多家家都有。当我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有些后悔,似乎这句话说得并不漂亮。她说,那你猜我们家的电视剧多少钱。我说,不知道。她说,一百块,本来是一个老乡送给我们的,不要钱,我爸还是给了他一百元,我爸说,拿去吧!当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笑着,胳膊一挥,显出一股很慷慨大方的样子。我也笑着。这是一个多么天真可爱的女孩。我想,她再过几年,就不这样说话了。我不想和她谈这个话题,我想和她谈另一个话题。我问,你喜欢看什么电视?她说,我喜欢看《古剑奇谭》,我之前每天都守在电视机前看。
  终于出发了。我们走到镇上,等车,然后上了车。车里的人很多,我们老师站着,孩子们互相挤着坐下。车在弯曲的山路上行驶,我在狭窄的车厢里吊猴。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市区。我们说说笑笑地去家访。
  我们来到了烈士陵园的山门口。“我们要去烈士陵园吗?”“不是,他们的家在山上。”我们穿过山脚下杂乱拥挤的楼房,然后顺着一条窄巷上坡。坡上种着桔子和柚子。很快,一排民房出现了。这也可以住人?在我的印象里,只有乞丐才住这样的房子!破旧,脏乱,阴暗,狭窄。我们几个老师站在外面看了看,不知怎么的忽然说起梦。还是有说有笑。我居然也把自己一年前做过的那个美国大片式的梦也讲给大家听,以便博得大家的笑声。我说,我梦见月球撞地球,富人们做飞机跑了,穷人只能等死。大家都笑着。我也笑着。
  终于要进他们的家了。老师们都进去了,我这时却感到扭捏不自然了。这样的土木结构的破旧房屋里,自然是没有客厅的。我觉得这似乎是一种“闯入”,使人毫无尊严。我站在门口,不想进去。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子,衣衫褴褛可能严重了,但浑身脏兮兮却是肯定的。孩子的爸爸并不在家,说是在外面工作,晚上才会回来。那么这个中年男子是谁?我还是揭开脏兮兮的门帘进去了。房子里有两张床,乱乱的,脏脏的。孩子们坐在床边看电视。这就是心早上说的电视机吧。
  老师们留孩子在屋里看电视。我们准备去市区采购点生活用品和事物,当然,也包括给孩子们买点好吃的。
  下坡的时候,大家都比较沉默。走到了马路上,大家慢慢地开始说话。
  飞机从这个城市的上空划过。这里有飞机场,作为一个旅游城市,每天接待来自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游客。
  要回去了。邓老师开车送我们。我一个人坐在前面,后面挤了三个女老师和三个孩子。我真是不够绅士,一个人坐得这么舒坦。一路上,心还是那么活泼,不停地说话,我真有些担心她影响邓老师开车。因为这弯曲的山路实在危险。
  晚上,照例是播放电影。五岁的平很好奇,有几次去摸我的电脑,影响到了大家观看电影。最后一次,坐在旁边的济似乎忍无可忍,厉声喝道:“贱狗!”我看了一会儿,说:“不许骂人。”后来,电影放完了,平还想玩我的电脑,我当时心情不大好,给他说了几次,他还是不听,我也忍不住厉声喝道:“让你别玩了你还玩!”他马上停止,走开了。
  我想,如果他的家境不是那样的话,我还会这么对他说话吗?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1-02 17:44:36
  周五下午的教师大会
  晁若愚

  会上,老师们讨论了教学中发现的一些问题,比如对于某学生怎么教育,早读课怎么上。我觉得这些问题也重要,但有更为重要的。那便是硬件方面,急需改进环境卫生状况;以及软件方面,需要建立各种制度,比如教师提升,家长学校沟通,民主决策,公开透明等等。
  我在会上念了我的一份公开信。大家讨论的有时很激烈。这也很正常。但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有些急躁,没有听明白对方的意思,或者自己没有想好自己的意思,就有些想当然地发表言论,这是不是表现欲太强?不好,需要改进。
  对于很多问题,我想,还需要大家在以后的时间里多思考多交流。


  看电影《一九四二》
  晁若愚

  昨晚,我准备给全体师生播放电影《一九四二》。我强烈建议,多次邀请,但最后还是那么几个学生和一个老师杨老师。学生也看的东倒西歪,不太认真,显然他们还不太懂。我有些失望。去问问剩下的老师为什么不看,他们觉得我是在强制别人,邓老师说他喜欢看美剧,对中国专家不感冒。我有些不悦,便语含讥讽地说:“也许是我人文修养太高了。”
  类似情形发生在我的父母身上。我曾给我的父母播放这部电影,但他们也显得很不认真,我便有些意见,结果他们不悦,不看了。
  也许每个人都有选择看不看以及怎么看的自由,有选择什么时候看的自由,我不能把别人都想象得跟我一样。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1-07 10:23:56
  强烈建议大家看看电影《一九四二》
  晁若愚

  上上周本来就想给老师学生播放电影《一九四二》的。我在教师大会上大致介绍了一下这部电影,一些老师没看过,听完我的介绍,表示拒绝观看这部电影,也认为不适合给孩子看这种太沉重太负面的电影。我只能作罢。
  后来,我想了想,觉得还是可以试试的,如果孩子实在不感兴趣,可以临时换一部。老师们基本默许了。于是,上周我为大家播放了电影《一九四二》。孩子们对很多事物都怀有兴趣,只是他们还小,不知道这部电影的沉重,看的时候东倒西歪。有躺在垫子上的,有爬在垫子上的,还不时地乱动。看电影的只有四个孩子,还有一个老师杨老师。杨老师比较喜欢电影,对电影的欣赏也不俗。在我的邀请之下他答应来看这部电影。
  我也邀请了其他几位老师,但他们还是没有来。为了让更多的人更好地观看这部电影,我特意早上就把投影仪音响搬到一个比较大的教室。经过我的多次邀请,最后却来了总共五个人,我有些失落。想想昨晚观看电影《变形金刚3》的场景,小教室里挤满了老师学生家长。难道我们就只会观看娱乐片而不会欣赏文艺片?
  我忍不住想问问那几个不想看这部电影的老师的想法。邓老师说,我喜欢看美剧。我说,中国也有很不错的电影,这部电影专家评价还是很高的。邓老师说,我不太相信那些中国专家的话,我比较崇洋媚外。我只能表示无奈。
  我又问三三老师,她说,你这样强制别人去看让我很不能接受。强制?我怎么觉得是邀请呢?这时,小张老师也说了一些话,大致好像是说你不能控制别人。我当然控制不了任何人,我也不想控制任何人。这只是建议邀请,来不来那是您的事。
  我有些不悦地说:“也许是我的人文修养太高了吧。”
  是的,我不能把别人都想象成自己那样,也许别人那个时候就是不想看这样的电影。也许他在其他时候会去看。也许他们认为那时候他们有自己更为重要的事情。
  周一的人文课由我来上,主要是就周末观看的电影进行讨论。孩子们的接受能力显然超出了我的预料。因为我对这部电影十分了解,看了不下五六遍,查阅了很多资料,写了共有上万字的评论。所以我没有做太多的备课,直接和学生讨论。我问:“看了这部电影,你们有什么感受?”济说,悲伤,因为死了很多人。牧说,愤怒,因为日本人杀中国人,中国人也杀中国人。孩子们思维活跃,我们讨论得天马行空,一度扯到了美国人用原子弹轰炸日本。下午我便在网上找到相关视频给他们看,他们看得很认真。
  通过这种随机自由的讨论,我觉得我把自己想要讲的基本上都告诉他们了。当然,我充当的只是一个提问者引导者的角色,老师要说,也要给孩子说的机会。我没有做太多的说教,比如我们不应该那么冷漠自私,因为这些有时候是苍白无力的。我也没有做多少思辨,因为他们的年龄只有7岁到十岁,抽象思维能力还不够。我只是点到为止。很快,时间就到了。我感到一阵满足。孩子们从始至终也都很投入。
  不过,我又想,如果自己事先能够想好讨论的话题,可能会更好。比如,问学生,如果你是栓柱,你是选择吃那个馒头还是选择不吃?
  比起《一九四二》,孩子们还是喜欢看《变形金刚》。他们要求我这周放《变形金刚4》。我答应了。他们毕竟还是孩子。
楼主愚哥J 时间:2014-11-13 16:08:12
  卑俗的《灰姑娘》
  晁若愚

  那晚,我给五岁的盛和六岁的平读故事,因为他们不识字,不能跟着大孩子一起看书。我随手从书架里抽出几本带图画的童话故事书。其中一本是《灰姑娘》。这个故事我以前听过,现在忘了细节,想再看看。于是我决定给孩子们读这个。他们似乎也听过,平记得多一些,盛记得少一些。我们一边看精美的图画,一边读故事。
  读完后,我觉得这个故事是如此卑俗:卑贱庸俗。想想看,一个女孩死了爸妈,被继母和姐姐虐待,最后,因为有魔女的帮助,乘着豪华马车、穿着华丽礼服博得了王子的喜爱,最后王子终于找到了她,但王子不嫌她的出身,娶了她。于是,像很多童话一样,有一个平庸的结尾: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
  也许小孩子就喜欢这样的。但以一个成熟的成年人的眼光看,这个故事是如此卑俗如此平庸。如果有哪个成年人喜欢这样的故事,说明他在精神上还没有长大。
  这个故事给人的感觉是异想天开、攀图富贵的卑贱心态。我们在这个故事里看到的是关于物质财富、社会地位的攀图,看不到关于精神的爱的追求。灰姑娘为了王子的地位和财富,王子为了灰姑娘的美貌和身材。灰姑娘本来没机会成功,连见王子的机会都没有。但忽然冒出来一个魔女要助人为乐。编这个故事的人很可能自己想这样,或者是想意淫自己,同时帮别人意淫。
  这样的童话故事让我很反感很厌恶。因为它传达出来的思想精神是如此卑俗,如此没有气节。
  不过,小孩子不这样看。他们觉得这个故事很好,他们很喜欢。我只能说,我不喜欢,因为现实生活中没有什么魔女魔法,这是人瞎编出来的。我只能说到这一步,再往下说,我害怕小孩子听不懂。
楼主愚哥J 时间:2015-02-28 20:57:23
  QS学校
  晁若愚

  时间回到2014年10月,我来到了位于湖南张家界的QS学校。现在觉得有些事情像一场梦,但一些人事让我知道它是真实存在的。
  为什么去那里,也是生活所迫。本想在深圳或者附近找这种体制外教育创新的地方,实在没找到合适的,最后还是决定去湖南的山村。我做出了要为教育理想献身的准备。把自己想象成孔子李白这样的圣贤隐士,而不是城市丛林生活的失败者。
  没想到的是,不到两个月,我就离开了。当然,我发现了别人的问题,也深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教育就是发现自我实现自我,教学相长,生活即教育,教育者必先受教育。这些话说的真好。有时候,你发现了自我也不能实现自我。人性需要自由,但也要约束。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不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但太在乎也就没有了自我。要在乎,但不能太在乎,要自由,但也要受约束。这个度很难把握。我还是学生。
  这个学校很奇特。也许在世俗人的眼里,这里充斥着悲观厌世者,家庭不和者,大龄未婚男青年,天真的理想主义者,矫情的文学爱好者,走火入魔者,心理变态者,抑郁症患者。其实不是的,他们都是善良的凡人,只是不愿浑浑噩噩地活着,对原本的生活不满意,想要追求心目中的一种生活,或者探索另一种生活可能性。这里的孩子也不是什么问题孩子,他们十分正常,活泼可爱,甚至有些还很优秀,纯洁早熟。
  下面我尽量客观真实地把我所见到的写出来。当然,完全的客观真实是做不到的,也许有些事情只能用小说的笔法写,用这种非虚构的文体很难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