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还有别的路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22 09:33:54 点击:49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还有别的路 (1) - 李镇西注定的悲剧



  除了“体制学校”这条路,还有其他的路可走,这已经是百分百地显而易见了,无需去论证或辩论了。 但许多人已经走在明显已走不通的路上的人却假装看不见,这停地告诉自己:我的孩子走这条路是最好的,别的路走过的人那么少,一定不安全。

  我想想几年前的一个报道,李镇西在他的学校搞改革,在初三时进行分流。大意,已明显不适合去参加高考的孩子进入职业学校,然而改革遇到家长们的强烈反对,许多网友也发出这样的声音:凭什么你李镇西决定人家孩子的命运?

  言下之意,别人的孩子要考大学,我的孩子也能;不考大学意味着命运悲惨;不让我的孩子考大学是不公平,等等。

  从这些声音就可以知道,李镇西的改革注定是悲剧,不可能成功。

  李镇西的不可能成功,不仅是当今中国社会,家长们没有意识到还有别的路可走,或是意识到了,不愿意对孩子负责。毕竟随大流,即使不走不通,将来孩子也不可能责怪他们,但如果相反,一旦有不如意,他们则要背负巨大的压力(“当初说了,那样子行不通,你偏要!”)。

  家长们这样不愿意负责任的态度,是有基础的。 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别的路,走过的人都非常非常少,虽然如今这条路走的人正在增多;这样的路,目前也的确不能让家长非常地放下心来,形形色色,玩忽悠的,玩一时冲动的,比体制更体制的,占据了绝对的大多数。

  即使已知道此路不通的家长们,他们也的确无路可走,有一些有能力有条件的,干脆在家上学,据我的观察,绝大部分所谓在家上学都不过只是不上幼儿园而已,而不少在家长期上学的,一样面临着许多问题,有的甚至比在体制学校更为糟糕,只是他们没有认识到。


  李镇西的不可能成功,实则家长们反对的意见也是有很大一部分有道理的,我们的职业学校究竟怎么样呢? 在许多家长的眼中,许多职业学校已成了“小混混”的集散地,是的,许多家长就这样直白地表达。如是此,家长的不愿意,是不是可以理解呢?

  要镇西的不可能成功,我们学习德国的分流,可别人在之前已做好了配套的教育,我们在初三分流之前的配套教育如何呢? 孩子们没有准备,被丢进职业学校,等待的会是什么?


  那么,别的路呢?




  -----------

  (*微信订阅公众号:皮蛋老师 家庭教育交流群:115295432 个人微信号: precom QQ: 28293348)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25 09:27:31
  还有别的路 (2) - 刻板、束缚、自由、幸福


  美国的老师“雷夫”,在中国很出名,书也卖得好。 我也读过,不过到现在大脑里只留下一点影响了,他说过培养学生的几重境界,最高的就是“有自己的原则,并行之不悖”。

  如果问我想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大致也差不多,我想培养“自由、独立,有自己的原则,并行之不悖”的学生。如果再啰嗦点,可以加上“有自己的目标(追求),身心健康,能建立稳定的亲密关系(社会,朋友)”。

  这样的人,我相信是幸福的,而且是有益社会的,也是有益他人的幸福的。


  好吧,我得谦虚地说,自己就是这样的人,我已发了几个说说,表达自己的幸福爆棚。 当然,在于许多人眼中,可能不这么看,但幸福本身就是个体自己内心的感受,这个他人是没法真正去评价的,除非别人有严重心理健康问题,没法正确评估自己。

  我是一个在不断摆脱各种刻板的常识,各种刻板的传统束缚,各种现代文明下的各种标准,等等束缚的人。 也就是说,我是一个相对地非常自由、独立的人,但我又能创造性地做一些劳动,并与社会紧密联系起来,且能与人建立亲密关系。


  我们普通人,99%的不幸福都是来源于被各种刻板束缚,让我们来看看一些刻板束缚我们的情况:


  高档红酒广告,帅哥、美女手拿高档红酒,甜甜的笑容,举杯,无比幸福。 弦外之音,喝这样的酒有档次,有幸福。
  噢,我是罗辑思维的粉丝。这个自媒体本身就是反洗脑的,但同时也给我们在洗脑,让你感觉到买了罗胖子的书,就是有素质的人,幸福的人(当然罗胖子买的书一般都很好)。
  说说会带来争议的,有机食品。 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之严重性,是不言而喻的,一些商人扯起有机食品的大旗,成为转基因的斗士(他们真的是转基因的斗士吗?)
  更不用说,一些贩卖民主的人士(这些人都真的关心民主吗?)
  有实体店、还有知名国营媒体报道的一定不是传销
  在乡下劳动是低人一等
  中药一定是比西药副作用小的
  中央台的广告都是真实的(天啦,这个刻板我几年前才改变过来!)
  (走题了...)
  中国人的传统人情宴席,真的是建立人际关系必须吗,或是亲情和友谊的必须吗?
  (嗯,写到这里,其实不用我举例了,取出弟子规,这本书里多的是这样的例子)
  另外,最后,说点敏感的,真的没有M,就没有 NC ? 可怜还有如此巨多的M粉
  婚姻必须是异性的
  ......


  如果你穿着不是很得体,许多高档场所是不让进的,这已不是刻板,已是歧视了。 当然,这是别人的自由,然而,我们做为个体,有给过我们自己更多的自由吗?


  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被灌输“性”是丑陋的,估计因为性压抑而或多或少变态的人在中国会N多。 中国的孩子,从小就被灌输要“听话,要乖”,估计因为“乖”而压抑自己的真实需要而或多或少变态的人在中国又会N多。

  这样的或多或少的变态的情况,又是N多,并非我危言耸听,只是我们许多人一直在麻痹自己,没有静下来,真正地问一问自己:我到底需要什么。好吧,有的人问了,却被自己内心的声音给吓倒了,因为与常识和传统太悖逆了。

  如今的女人,人到中年,不做面膜的少,似乎幸福真就在一张脸上。 我不是反对什么,当然更不会反对美,只是我们需要问一问自己:面膜真的可以就让人幸福了? 我被面膜商家绑架了吗? 我也见过从不化装的女人,魅力无究。

  说到更普遍,更具争议的:我们的孩子不读大学就一定不会出息,不会有幸福。 我也并不是反对读大学,更不是说不读大学就比读大学的反而更好了,只是我们需要问一问:这个大学适合我吗? 我们一直以来被一直不变的“出息论”绑架了没有呢?

  我们需要多问一问自己,更需要少给孩子灌输我们认为的常识和价值观,培养他们常问一问自己的习惯。


  然而,我们的教育,还在给我们更多的刻板常识,而非教会我们批判性思维,这是体制教育最大的危险。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26 09:53:25
  还有别的路 (3) - 最有希望的一条路



  我一直对“新教育”这个名字感觉不爽,这是国内以张清一为主的体制外学校和以朱永新在体制内搞的什么重视阅读提起来的一个概念,实际上这两位所提倡的教育远谈不上新,比一百多年前杜威的教育理念还差大截了。一百年后,我们还称之为新教育,难道不是很滑稽吗?


  本来用什么名字并不重要,但“新教育”这词太容易给人引起误会。 我觉得,“自由学习”或“自由学校”这两个概念比较好,定义比新教育更为具体且贴切。

  体制外教育的探索,在美国已超过60年了,如果从杜威的理念算起,已近百年了,在美国一直有几个方面的力量在实践体制外教育:
  1. 学习英国夏山学校而创办的瑟谷学校及这一类的微型学校。
  2. 美国公立学校一些开明的校长及社区创办的一些自由学校,例如《一所收获幸福的教育》书中提到的开明学校。
  3. 当下,越来越多的科技大佬创办的微型学校,如扎克伯格创办的私立学校。
  4. 在家上学。


  全球最自由的环境,最开放的社会当然是美国了,但瑟谷这一类学校发展至今近70年,也不过几十所,而且因为是微型,总计人数或许抵不上一所公立学校。

  类似开明学校这样在体制内突破的自由学校,更是少之又少,这样学校的创办需要很多要素的具备,敢于创新的校长,颇有勇气的老师,开明的社区,还有学校所在当局的支持。

  科技大佬创办学校才刚刚开始,想想大佬也并不多,开办学校不仅是投资,还得有创办学校的人亲力亲为,这样的学校在短时间内也不会有很多。

  与前三类相比,在家上学,在美国发展最为可观,号称有二、三百万人在家上学,估计前几类人数总和还不如在家上学的零头。


  中国的新教育也大致如此吧,但因为才开始发展,目前还处于启蒙的阶段,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探索,而且在二、三十年内,我不看好中国新教育的发展,因为大的环境在国内还不具备。


  体制教育内的探索,例如像北京十一中,搞了许多形式上的改革,但离“自由学校”的壳都没有接近吧。原因呢? 我阅读了一些关于美国自由学校(公立)的情况,他们的大环境在中国完全不具备。 最大的障碍,高考。美国公立的自由学校的创办,那是因为有社区和家长的支持,意味着他们的学校并不为考大学做准备。 但在中国,如果有高中说不为考大学做准备,还会多少人上呢? 虽然在美国也有类似的高考,但也中国的高考还是有相当大的差别。 即便十一中是权贵高中,不担心高考,那么全国的高中都可能是权贵高中吗?


  在美国的自由学校(公立),还是瑟谷类的体制外学校,这些学校里有想上大学的,他们一般来说总是可以进入自己想进的学校,有时甚至没有高考成绩,在中国显然不行。 原因是,中国没有足够多的且好的私立大学,而公立大学又不能对招生放权,一放权就腐败泛滥。

  在美国超过半个世纪的实践,公立的自由学校也不过如此之少,在中国,更不觉得有什么希望,一是大环境不支持,二是政府不希望,三是缺乏这样的校长、老师。

  总的来说,教育行业的从职人员,比任何行业都更为保守,这有美国可以参照,更不用说其他国家的情况了。

  显然,体制学校内部的突破,在中国就等零,那么体制外的学校呢? 比零多一点,不过零和点后面还有几个零,如果说近似值,估计是差不多。 这几年来,冒出不少的体制外学校,绝大多数只不过是在忽悠家长罢了,当然不是这些学校诚心要忽悠,而是许多人自己都完全都不懂教育就创办起了学校,极端的例子:读经学校。 当然读经学校只是一个阶段的现象,很快就会消失,但其他的许多学堂也强不了多少。


  科技大佬们创办自由学校,这个在国内就可以完全暂时不用考虑,在美国都暂时可以忽略。


  至少在目前来看,显然就只剩下最有希望的一支队伍:在家上学,这与美国情况会一样,发展得越来越好,因为互连网给了在家上学更好的支撑,不仅是可以利用网络资源学习,而且可以通过网络组织在家上学成为一个个的小型学习组织,还有重要的一点,通过互连网,家长们可以随时了解和学习我们上一代人缺乏的一些心理、社会、教育等相关知识。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27 10:03:00


  还有别的路 (4) - 一丝曙光



  正如有许多人担心的,在家上学虽然有各种的好,但在群体生活、社会关系方面是有先天的缺陷的。也有在家上学的家长反驳说自己的孩子并没有在人际关系等方面表现出有什么问题,他们虽然没有学校的集体,但也有其他之外的各种群体生活。 我们应该注意到,在家上学的孩子的确有各种群体生活,但这些群体生活并不如学校那么稳定及丰富化。当然有觉察到这个问题的家长会做一些补偿,尽量减少这方面的不足。


  在我们为种种体制外教育的希望并不给予厚望的时候,是否曾思考过:为什么会这样? 个体如此丰富,而在关键的阶段培养这些丰富的个体却只是一种模式,如此显而易见的真相,却一直没有受到大众的关注? 不仅是在中国,在美国,在欧洲也是如此。

  如果我们说体制外教育相对体制教育,在培养个体人的,于身心健康,于创造性,会更有利,而体制外教育在全世界发展近百年如此甚微,只有一个原因:社会并不需要太多的“身心健康或创造力”,如果用经济规律来解释:购买“身心健康和更多创造力”价太高,没有机构生产。

  ---那些企图用“体制教育下也有不少身心健康和创造力的人”反驳的,滚一边去! 再不好的教育,也不可能扼杀所有人的好潜质。体制教育占尽了所有的教育对象,总在它没法摧毁的东西。


  自有国家以来,国家的政权机构官僚,并不需要人人都有创造力,并不需要人人都身心健康,这样的事实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这样管理的成本会更低,管理者的舒服度更高。

  是的,“不需要”就是真相。 或许我们在绝望或气馁之下,不甘心:难道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也不需要? 民主国家也仍然是国家,再民主的政府一样也会是一个官僚机构。乐观的情况下,即便美国需要更多的创造力或身心健康的人,但如此是一个市场经济时代,如果彻底对教育进行变革,成本太高,当然价格也会太高。显然在这市场经济的时代,人已是一种产品,即便是我们生产出太多的“创造力”,也不会有太多的市场需要,这样售价会很低。

  高成本,低售价的交易,是很难发生的。是的,不仅国家不需要,市场也不需要。


  如果你关注Google公司,可能了解一条信息,Google人才招聘有一个百分比留给一些没有文凭但颇具创造力的人才。我认为这是自由教育的曙光,因为市场有了一丝需要。

  可以试想一想,如果未来某一天,所有企业招聘不再有“学历”的要求,那么自由学校会是什么样的前景呢? 显然,企业招聘如果没有“学历”的要求势必导致成本大大增加,因为目前除了“学历”没有更好的办法来更好地评估一个人的能力,除非每个人都可以非常诚实地告知企业自己真实的能力 -- 这显然是天方夜谭。

  但Google公司愿意增加人力成本来获取更多的创造力,或许我们可以期望未来有更多的公司会加入,虽然不知道这个未来到底有多远,至少已有了一丝曙光。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29 09:59:21

  还有别的路 (5) - 理想之路


  “然而对我来说,似乎有一种确定的方法让我们自己熟悉死亡,并在某种程度上尝试它。 我们可以拥有它带来的经验,即使不是纯粹而完美的经验,至少也有些用处,这些经验使我们更为坚强,更加放心。 即使我们不能触碰它,但我们能靠近它、观察它;即使我们不能进入它的堡垒,但至少随着不断地接近它,我们能看见它并变得熟悉它。”

  -- 蒙田


  人生之短暂,一般人都希望长寿,然而有人说“有意义的人生,即使是短暂,也比毫无意义而长命百岁的人生,更好”,但许多人对于这种论调嗤之以鼻,认为不过是心灵鸡汤罢了。

  只所以许多人认为这句话假大空,因为“毫无意义”这个概念在实际生活中不存在,人活着本身就有意义。但如果你有一定的想像力,如果把“毫无意义”做一个极端的想像:把一个人关于可以健康地生活的空间,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空间足够大,却全是白色的墙,为了保证精神正常,假设上帝保佑在这样的极端环境下,精神可以不失常。 那么,这样的人生一百年,与现实社会中的人生20年相比,那又如何?

  当然,这样的相比,又是如此地不着边际,谁也不会真正地在意。正是如此,我们忘了生活本身,而不觉知。

  有人做过这样的实验,每隔一个周期,他就假想自己“患上不治之症,只能活2个月”,那么,在剩下的2个月里,他的人生计划会是什么样的呢? 结果发现,他更能关注当下自己的生活本身,活得更为幸福。

  或许你认为这又是一则心灵鸡汤。

  是啊,网络发达,鸡汤越来越多,而人们在嗤之以鼻的同时,从未真正静静地思考或是体验属于自己的鸡汤。 我们随着社会的潮流,跟着别人的步伐,并未曾想过它们把自己带向何方,只是机械地跟着,未曾停下来想一想:退出队伍,或许爬上附近的山头,眺望一下山下行进的队伍。


  理想之路,就是要时不时地停下来,检视自己,检视自己正在走的路;停下来,关注当下,关注当下的生活,关注当下自己的真实感受,关注自己当下真实的需要。


  现代心理科学将会是越来越重要的一门科学,或许任务有所作为的国家机器都应该考虑从小学到大学,每天都有一节心理学课程。不过,考虑到我们当今的教育,想必有这样的课程,情况会更糟糕。 那么,还有的办法,就是每个人,想要更多地关注自己,关注生活,关注当下,可以考虑认真阅读50本的心理学书籍。

  实际上,不只是50本心理学书籍,各种类别的图书,都可以以50本为一个大致的参照。 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自己,关注自己,关注生活本身。

  更具体更具有操作意义,我更建议家长开展这样的阅读与讨论的读书习惯:一家人坚持同读这样的各种类别的50本书,并深入讨论。或许学校,每天有这样的一节课,深入地阅读与讨论“这样的各种类别的50本书”,围绕一个主题“更了解自己,更关注自己,关注生活本身,至,了解别人,关注别人,关注社会。”。


  阅读与讨论只是开始,更重要的是在有了认识之后的行动。

  我关注到,越来越多的“耕读”小社区。我以为这样的社区正是这样的实践,但不是唯一的形式。 互连网或许给这样的实践提供了便利,未来会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各种类型的社区出现。


  或许有朝一日,在科技足够发达的条件基础上,未来“这样的社区”取代如今的行政辖区,或是未来“城市”与“这样的社区”共生。


  在那个时候,孩子的教育不再有焦虑,教育可以是任何一种形式存在,不再有新教育之说,教育不再是忽悠人的工具,教育不再是奴役人的工具。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1-30 08:58:27
  还有别的路 (6) - 覃山学校的探索

  --- 只是一种生活



  我们每个人在社会中都如此的渺小,以至于总是有难以克服的孤独感,存在主义认为,是以绝大多数人选择被奴役,与整个体制相连,而追求自我的人总是极少的一部分。

  办学并非出自于什么高大的理想,或是崇高的道德义务,只是我们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如果你不理解这一点,就会总觉得我们过得好艰难,会对我们充满同情之心。 而我们希望你们一样,也怀着兴奋和期待的心情来面对一切。

  我自己把办学当成一种选择,一种生活。孩子在覃山学校的成长方式,也是一样,是一种生活,而非被教育,我也在尽力在摆脱教育者的身份。

  我越来越不想培养孩子什么“好”习惯,培养孩子什么所谓毅力,等等,只想他们在成长的过程,在学习的过程中,有一天学会真实的生活。所谓真实的生活,就是了解自己的真实感受,清楚自己真实的需要,而非背负各种道德与义务去过着虚假为别人而活。

  有的人活一百岁,我怀疑他们是否有过为自己而活过一年的时间? 正如“有的人活着,其实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我知道,我们这种办学理念并不为大众看好,但我说过,我们的办学也只是一种选择,一种生活。 我们办学只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自己认可的事,选择留给别人。 我们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给别人多了一种选择。

  说得再直白一点,办学只是为着自己高兴,为着自己幸福,为的是自己想要的一份生活,不要企图从我这里得到更多。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2-01 10:25:20

  还有别的路 (7) - 覃山学校的探索

  --- 任何企图“培养毅力”的教育都是耍权威



  这个标题,会给一些弱智一个借口,说我认为“毅力”不重要,因此我用上了双引号来标识一下。

  实际上,我也的确越来越认为毅力不重要,没有我们曾经认为的那么重要,或许根本没有毅力这一个概念,那你又如何培养呢? 因此培养毅力是一个虚假的东西,是商业上用来忽悠家长的东西。

  我见到一些学校,或是培训机构,常做“训练注意力”和“培养毅力”的生意,曾经也很有兴趣地了解,但现在,我认识到这些基本上都是忽悠,都是买概念。

  “我家孩子就是不愿意努力,没毅力”,许多家长常挂在嘴边,来自嘲自己孩子学习的尴尬情况。“你家孩子其实挺聪明,只是缺乏毅力,不愿意吃苦”,也有人常这样安慰身边的朋友。

  上次,我写贴子说,有的孩子在四年级或是八年级学习掉队是排异的现象,不是孩子不适应学习,而是这样的学习不适合孩子。 这样的思考,陷入应试的家长未必真有几个会来静下来思考一下我的这个观念。

  那么我顺着传统应试的角度来说,学习上掉队,与毅力无关,要么智力跟不上,要么没有目标而动力跟不上,要么从未体验到自己的价值而信心跟不上,但从来与毅力没有一点关系。

  毅力,我现在认为,并非人的一项什么品质。而是一个人在强烈的动机(或说信仰)下,在体验自我价值感的同时,不断地强化自己的行为而给表现出来的一种气质(噢,我也从来不说培养气质,而应该说培养思考力,自信,自尊等等,气质也是诸品质综合的一种外化现象),也就是说,毅力只是一种其他品质的展示过程中的一个现象(或一个气场之类的东西)。

  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 再举一个例子,成熟。 成熟可以培养吗? 成熟也是一个人其他品质表现出来的形式,例如:理性思考,好的同理心,等等。

  除了一些培训机构或学校忽悠人“培养毅力”,国家&机器也会强调“培养毅力”。 最后,“毅力”其实就成了许多人(及国家)的责任逃逸最好的理由,同时又成了另一些人赚钱的好噱头。

  覃山学校的向个7、8岁的孩子曾自己发起一个活动“连续徒步一星期”(最后只走了5天)。对于“培养毅力”的机构来说,这会是一个培养毅力绝好的东东吧,但我从来不曾把这个活动与培养毅力联系起来,它就是一个孩子在读了《徒步十年中国》后,非常有兴趣地想体验一下而已。 正如我说的,“毅力”是一种其他品质的表现,在这个连续5天的徒步中,孩子们因为好奇,因为有趣,因为徒步这么远自身价值的体验,最后给人感觉“这几个孩子好有毅力”。毅力只是“有趣,价值”之外,让激励孩子完全这样的活动而体现出来的一种让人敬畏的东西,毅力本身并不真实存在。

  再举一个例子,覃山学校上学期,孩子们每天搬砖10块,后来几个孩子都想多搬,说要搬20,30块。 如果你在现场,你一定会或多或少感叹他们的“毅力”,其实也同样的与毅力无关,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动力),希望早日在河对面的林子里修学校,那边更好玩,当然与他们的锻炼后,搬砖的能力提高,自我价值体验也有关,但仍然与毅力无关。


  “没有毅力”,我觉察到,这越来越成为孩子头上的一座大山,对于成年人也是一样。而实际情况只是,成年人没有自我,没有目标,孩子们没有自我,没有体验到价值感。

  培养毅力,培养吃苦的能力,是传统权威的教育模式,而发展自我及与他人的联结,则是自由教育的模式。 覃山学校不培养孩子的毅力,如果因此而没有家长送孩子来学习,我宁可孤独一人守在这里到生命的最后。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2-02 10:06:23
  还有别的路 (8) - 覃山学校的探索


  --- 自由是“培养”意志的根本


  有的人说,没有“毅力”,但仅有目标或是需要,不会有行动力。 这是没有分清“毅力”与“意志力”的问题,传统的所谓“毅力”多指的是“坚持力,吃苦的能力,或是苦逼的能力”。

  我有一种感觉(仅是感觉,肯定没法实证),如果从小就开始培养孩子的所谓毅力,最后,那么患精神病的比率是会提高很多倍的,也就是说变态的概率是大许多。因此,我预测中国人变态的人数会不断地增加,自杀率也会不断上升,这是需要我们非常警惕的。


  没有行动力或执行力实际上是“意志力”的缺乏,而非毅力缺乏。 而意志力涉及复杂的心理因素,我自觉得还远没有能力说个清楚一、二, 希望有更多兴趣的朋友一起来交流和探讨。

  一些心理学家把“意志”分为两类:一类为意识层面,另一类为潜意识层面,前者是受控的,而后者是自发的。关于“意志”的概念,不同流派的心理学家有不同的看法,但其中一点达成了相对较高的共识: 没有愿望就没有意志,意志通过愿望而启动。


  显然要培养“意志”,就不能避开愿望。 这里要注意愿望与目标及需要的不同,目标及需要如果把它定义为客观上的清单的话,而愿望是在这些清单上注入了客观之外的一些个体主观的东西:情感。

  就拿我自己来说,我办学这个目标只是自己拿一个笔头在本子上的第一页写下“我要办一所学校”,而愿望就是把目标装上发动机。回想自己为什么办学的愿望如此强烈呢? 我有一个体会,就是在想像中不断地体验。

  那还是在高中时,语文老师的课枯燥无比,整个高中凡语文课我就睡觉(本来就一天睡不够),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语文很差,高考也没及格。 就是从高中时开始,我每天晚上上床后,在睡着前,就非常详细地想像“如果我是一个老师,会如何如何?”,这样的想像体验持续整个高中三年,而且我的想像力也很不错,这样的一种持续的详细的且天马行空的自由想像的体验,就可以想像我想当一个老师的愿望是有多么强烈。

  如果仅仅是理性地根据自己的优势和特点,思考后决定:我要当一个老师。这样的目标,是不会发动“意志”的。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家长想要孩子考好的大学,不妨暑假带孩子去几所好大学,几所差大学去实地体验,多方位的体验。 当然实地体验还只是一个开始,如果孩子在实地体验后,能在大脑中常想像地体验“自己在好大学的未来四年的生活与学习的详细场景”,那么无疑会让孩子有一个较强的愿望。

  也就是说,在人的幼年,各种体验,各种想像,那么是不可以缺少的,这些可以帮助人产生愿望。 幼儿的游戏活动,我认为,其实就是特别好的这样的体验,因此,幼儿园阶段应该把时间不要浪费在学习知识方面,而应让孩子们尽量多地游戏,并非反对学习知识,在游戏中一样也会收获知识,而且也不见得少多少。

  在想像中体验是充满情感的,没法想像没有情感的想像是什么样子? 但许多成年人,已失去了想像力,已失去了感受力,他们的生活如白纸一样,生活只是随着物质潮流机械地前行,没有多少自己的真实情感体验。

  有心理学家认为:“如果一个人的愿望基于感受之外的东西 -,那么,它们就不再是愿望,而是‘必须’或‘应该’,人与真实自我的交流就被封锁了”。

  愿望必须是包含情感的,而非理性控制或是道德的要求。 然而中国的文化环境并不有利于个体情感的发展,我们更多的是压抑,而非自由表达。

  著名心理学家亚龙说:“如果情感受到阻塞,人就无法体验自己的愿望,整个意志过就会受到阻碍。” 亚龙这一句话让我感到特别适合“帕夫雷什幼儿园”的办园指导最基本的原则之一,当然可能有人会反驳:人总是给自己的行为找到支撑,而忽视相反的东西。 但,我一直坚信,在幼儿园的孩子,让发展他们的情感,让他们成为一个情感饱满的人,是最重要的办园目标。

  什么样的环境最有利于幼儿的情感发展呢? 不言而喻的,一个可以与大自然亲密接触,一个自由的充满关爱的环境,最有利于幼儿的情感发展,这就是帕夫雷什幼儿园想要做的。 实际上,在小学阶段,仍然也是一样的情况,覃山学校也朝这个方向不断在努力。

  不是说有了饱满的情感,有的愿望,就会有意志力,但没有饱满的情感,就不会有什么意志力。

  如何培养意志力是一个非常复杂庞大的主题,但我坚信,没有自由,意志力就不会凭空产生;自由是意志的土壤,没有自由,即便是人的早期意志也会就此枯萎。
楼主precom 时间:2016-02-11 09:20:46

  还有别的路 (9) - 覃山学校的探索

  --- 不要拔下那翅膀上的羽毛


  昨天开了7个小时的车回到覃山学校,早早睡下,闹钟还没有开叫,被鸟儿的叫声吵醒。 原来一只小鸟从微微开着的窗户钻了进来,却不知道如何出去了,这样的情况,在乡下,是经常可以见到的。

  我一直羡慕鸟儿在天空中的自由,多么希望自己也有一对超神的翅膀,常做梦在空中飞翔。 是的,天空中鸟儿才是真正的自由,可它们一旦进入人类的建筑,就像进入了囚牢,虽然我给它打开了窗户,在它尝试失败后,又企图把它赶往出口,可它却是惊慌,可能以为我是会谋害它的生命。

  我发现许多许多没有思考力的人与这只鸟儿是一样样的,从出生起,从无限的天空不断地进入一层一层地建筑,房间有那么多窗户和门,却从来没有发现:其实他们是完全自由的,只是没想着走出去而已。 偶尔有人想帮他们出去,却以为别人想害他们。

  是的,叫醒是最没用的动作,只有自醒,良好的阅读是自醒的一个基础。 我告诉我女儿,什么要求也没有,只希望一个月能读一本正儿巴经的书。

  鸟儿是因为没法思考,可人类却是有着超级大脑,然而我们的教育不是给孩子装上翅膀,而是给他们套枷锁。 鸟儿貌似有了翅膀,有了比人更广阔的空间,实际上它们太受限,因为没有人类的大脑。

  没有思考力的鸟儿,终竟只是一只鸟儿,纵有一对翅膀,又能怎样?

  显然,一个孩子天生是自由的,他们好奇,对什么都有兴趣,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做,没有一丝的束缚,他们有一对比鸟儿更强大的“翅膀”,而后呢,我们把孩子翅膀上的羽毛一根一根地拔了下来。

  不似鸟儿,孩子是有思考力的,而且会一点一点强大,更多的时候,我们不是要做什么,而是不要做什么 -- 不要拔下那翅膀上的羽毛,他们自会自由地飞翔。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