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小说散文]【来吧首页·话题·热帖】生抽(连载·更新中)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1:07:23 点击:6908 回复:3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欢迎访问:情定墨魂岛<<<点击进入>>>




  1
  馄饨端上桌子时,楼下的广播体操音乐响了起来——不知哪天开始楼下开始聚集一些本地的老太老头于晚饭后在路灯下的人行道上练操。听到这声音羊二就要尿,这是在学校时留下的后遗症——每天第二节课后的课间操时来不及上厕所就得一路排队小跑着去操场做操,如果谁去得晚了,体育老师鲁菜皮一准将他抓上去和他站在台上一起练操。于是,每次羊二都强憋着尿,老憋着就憋出了这毛病。是小孩子的时候还能憋一憋,现在不行了,那急促的小号一吹羊二就立马有了尿意,哪怕从卫生间里刚出来,也得赶紧掉头再进去……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羊二进厨房剥了两棵蒜,将菜刀放扁了拍碎再剁成蒜泥,拿一小碗盛了,打开头顶上的柜子拿了瓶生抽倒进去一点。
  先喝了口酒,在夹了个馄饨往小碗里蘸时羊二就开始思考了。
  羊二就有这个臭毛病,喜欢思考。老婆在时他没机会思考,因为他在饭桌上稍一愣神老婆的筷子就上来了,嘴里还骂:吃饭就吃饭,每次都卖呆,什么毛病,能想出朵花来还是能想出个小坨子(肉圆子)……
  昨天,老婆又回老家去了,于是,羊二现在就可以从容地思考了。
  现在,羊二思考的就是这个问题:生抽。
  羊二知道,生抽之前的叫法叫做酱油。
  关于打酱油,羊二的记忆里,应该在六七岁时罢。那时村里只一个小店,开小店的老头一村人都叫他小店爹。小店爹和小店奶的儿子中有一个好像在县城里,名字不详。一个在村里的,人叫张小三。
  小店爹的小店其实就是一个杂货铺。
  羊二只在那时打过酱油——但那打酱油的机会却是极不可得的,除非过年过节家里包饺子吃。
  往往母亲在饺子将下锅了才想起没有酱油蘸,就将在门外疯玩的羊二叫唤回来,满手是面的手上递过来一毛或两毛钱,让他拿一个脖颈里都是油灰的坏了口的酒瓶去小店爹那打酱油。
  羊二总一路小跑着去,只一分半钟后已经喘吁吁的站在小店爹过道里的西偏屋那杂货铺窗口,嘴里叫唤:小店爹,打酱油。
  小店爹矮小,背微驼,戴一副不知老花还是近视鼻梁刚好刮得住的圆形眼镜。他一般不吭气,羊二的印象中竟不记得他说过一句完整的话,甚至连几个字都不记得。他只板着脸从那高高的窗口将羊二的酱油瓶和另一只手里举着的一毛或两毛钱接进去,酱油瓶刚脱手时羊二就立马会将两只胳膊趴在那窗台上,使劲撑着纵身跃起将胸脯垫在胳膊上让脚离了地,伸长着脖子看小店爹在里面打酱油的动作。
  ——小店爹找来一个巨口(漏斗)放在油瓶口上,再拿一个洋元长柄的油端子来,弯腰将就在里面窗子下放的一个装着酱油的坛子上的盖拿开,让油端子直竖着探进坛里。耳听得咕噜一声响,再提起时油端子已经满了,另一只手将油瓶凑上去呼啦啦倒入进去。一油端子刚好半斤,一毛钱。因羊二一直伸长脖子踮着脚看,如果油端子略不满时,小店爹便会再将油端子伸进坛里舀一点点倒入瓶里。
  ……
  羊二所有思考的问题中有多半是思考不出结果的。比如这次,羊二就想不出来酱油为甚么叫生抽,并他在将那个馄饨送进嘴里后还特意去拿着生抽瓶子将说明翻来复去的看了,还是不懂。
  只得作罢,吃馄饨——羊二老婆这趟回老家前在冰箱里留下了三屉的冻馄饨,有得吃了,慢慢吃慢慢蘸着生抽慢慢思考。

举报 |
| 收藏 | 更多 | 楼主 回复
作者 :尘世荒原 时间:2012-10-18 21:09:00
  沙~~~O(∩_∩)O~
作者 :尘世荒原 时间:2012-10-18 21:12:00
  酱油——生抽。换汤不换药!
作者 :尘世荒原 时间:2012-10-18 21:13:00
  额。貌似连汤都没换吧?O(∩_∩)O~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1:16:00
  @尘世荒原 提交日期:2012-10-18 21:13:00    3#
  
    额。貌似连汤都没换吧?O(∩_∩)O~
  ----------
  姐~
  你比曹操还快!
  这是弟在岛上第一帖,混墨皮(他们好像都这么叫)的酒喝~~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1:18:00
  这帖子做一系列写,慢慢写,不定期更新……
  不推荐……
  (貌似连着发在帖子后的,怎的没见了?)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18 21:40:00
  等着羊二的思考,好奇羊二能把生抽思考出什么来。。。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1:42:00




  2
  羊二命好,从小就招人喜欢,不像隔壁家的羊武。
  羊二比羊武大一岁,两人虽年龄相仿又住隔壁但从不在一块儿玩。
  羊二向来听话,在外面从不和别的小鸠搞嘴,羊武却淘气,一庄上没有比得过的,几乎每天都有人上家里告状:要么将人家小鸠打哭了要么将哪家的萝卜拔了。庄里人教训自家小鸠只需拿羊二和羊武做比方:你看人家羊二多可人意,从不和人家搞嘴不让人费心,你个坏小鸠的怎么不跟羊二学只跟羊武学呢?
  
  那天,直到羊头将儿子羊武裤子扒了用一根树条子在那屁股上抽了横七竖八的红缕子并断着儿子跪在周明生家的门口时,羊二还一直在思考:羊武是如何够得上那么高的水缸沿并将那泡屎拉进去的?
  思考来思考去就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心底不由得忌恨起来:羊武总是做一些自己想不出来也做不出来的事情。但一忽儿又从心底瞧不起他了,毕竟自己比他讨庄里人喜欢得多了。就不看哭喊着求饶的羊武,只上前拿头凑过去往周明生家的那口水缸里瞅。
  羊武拉的那屎橛子还沉在那水缸底,羊二的眼不太好使,看得有点模糊。还没待看清了他大羊开泰就叫他:羊二你看个什么东西呢看,赶紧给我死回来。羊二就讪讪的走了回来。
  周明生的大女儿雨芹手里还拿着水瓢脸色通红的站在那里,满脸的气愤,周明生和他女人也脸色铁青的一边一个倚在锅屋的门框上,只看着羊头教训儿子气也不吭。
  羊头女人看儿子被打得可怜,就上去央求周明生两口子,说他大哥他大嫂,你看羊武被打成这样子了又挨他大喝断了跪你家门口了,你们就开口说句话饶了他吧。言毕就掉头从雨芹手里拿过水瓢去刮水缸里的脏水。
  周明生看看门口都围了人,羊头还在用脚一下一下的去踹羊武屁股,觉得打了这半天也差不多了,就走了出来和羊头说:算了吧,将缸刮了好生刷刷干净再给我打一缸水就行,你家这小鸠,吃水的缸里能屙屎,真是遭雷劈啊,不好好管管长大了还得了啊?
  羊头就势收了脚,虽还是一脸的怒气,声音里却挤出了一堆的笑来,连声说是的是的,必须管必须管。
  然后就喝斥他女人:都是你他妈的整天惯上头了,赶紧的跟人家水缸洗刷干净的再打满水。
  羊二看羊武还跪在那里,就和他大说:大你去将羊武拉起来吧。羊开泰低头瞪了瞪儿子,还是走上去伸手拉起羊武,嘴里说:好了好了,打也打过跪也跪过了,以后可不许再做这等伤天的事情了。
  就将羊武拉着退到羊二这里来。羊武低着头仍抽抽搭搭的哭,羊二也不劝他,只掉头就往家里走,羊武就一手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跟着他的屁后顺巷口也回了,却从羊二家门口直接就过去回了自己家,一路上也没和羊二说话。
  羊二站在自家的门边看着羊武扬长的去了,心下又恼了起来:早知道不叫俺大拉哩,让你跪,跪死你……

举报 | 收藏 | 7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1:46:00
  @寒烟若墨 提交日期:2012-10-18 21:39:51    6#
  
    等着羊二的思考,好奇羊二能把生抽思考出什么来。。。
  -----------
  呵呵,我也不知道,只今晚吃馄饨蘸生抽时就弄了个这贴出来~~
  还不知羊二能思考出啥呢……
  不管他,思考到啥写啥
  ——就从日常的生活里抽丝剥茧罢!是为《生抽》……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2:20:00
  晕!从来喝酒不迷糊,偏偏今晚喝着喝着趴电脑桌上睡着了,醒来在微博上看到大姐和你的对话,方知你来岛上卖“酱油”,激动得俺啊痛哭流涕。俺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卖酱油”的盼来了。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2:21:00
  不胡咧咧了哈,我先编辑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2:49:00
  先暂时这样编辑吧,明天在改进。请@唯一的却上心头 选首滑稽音乐加上。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18 22:51:00
  你这一激动不要紧,我也跟着“沾光”。不睡觉了?(*^__^*) 嘻嘻……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2:54:00
  @四道圩
  感谢话就不说了,一切都在酱油中。你多拉酱油来,卖了钱咱俩把那日定桥再修建起来哈。O(∩_∩)O~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18 22:55:00
  @四道圩
  你看看你的魅力有多大。欢迎来到小岛,让居士给你准备总统套房,休息好了继续你的思考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3:00:00
  @唯一的却上心头
  这音乐不错。不好意思哈,惊动您老人家了。赶快找周公玩去吧,我看着酱油缸别被人抢去。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3:25:00
  晕死了,吃混沌你能吃出羊武往水缸里撒尿,吃饺子是不是能想到羊二在酱油缸里拉屎啊?这不是你小时候干的缺德事吧?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8 23:26:00
  睡觉,明天看看羊武还能干啥。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3:55:00
  谢谢编辑哈~问好@墨邑居士、@唯一的却上心头
  我这是东一斧头西一棒槌的东西,想到啥写啥,有真的有虚的……
  最后看能否能捏成个长篇~(呵呵,有点贪心和不量力)
  再更新一章碎叫七了……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3:56:00




  3
  羊二老婆顾长霞是前天刚回的老家。到家当晚上的例行电话里就冲羊二气吼吼的发火。羊二知道老婆每次回去总会有一堆的牢骚,所以早已就习惯了,也不以为意。仍笑嘻嘻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让顾长霞慢慢说。
  这次却是为了儿子的事情。
  顾长霞说:你家儿子这下子出名了,庄上人都说他偷了你三大爷家的古董……
  要不是顾长霞那气狠狠的声音,羊二差点要笑出声来——儿子他妈才十岁的小人儿知道个狗屁古董呢,再说,就算知道,三大爷家又有啥子狗屁古董了?
  但羊二不吱声,让顾长霞继续泄火气。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国庆节时家里老太奶奶过寿,因为老太奶奶正好住三大爷家,于是酒席就在三大爷家办。所有在外打工的儿孙重孙们都回来了,一大家子人团在三大爷家热闹了两天。
  等寿宴结束后三大爷家的大儿子羊虫回杭州时发现搁在楼上房间里书柜顶上的一个坛子不见了。
  这个坛子有点来历。起先是羊虫女人崔小花的爷的,崔小花的爷用这个坛子盛了几十年的盐了,也不知道这坛子是谁留下来的。二十多年前,羊虫刚和崔小花结婚,看到这个坛子觉得好看,并且当时就多了个心眼——这坛子是白底蓝花,上面有一些横七竖八的纹,一看就有些年代了,说不定是个古董也难说哩,就说爷啊这坛子挺好看的我重找一个和你换了这个给我拿回去插花。
  崔小花的爷平日里最喜欢崔小花,见孙女婿喜欢这玩意儿,心里还觉得好笑的慌,就摆了摆手,说拿去吧,拿啥换呢换,我那还有一个。当即从外面墙脚下将让鸡喝水的那个坛子拿来洗了再拿布擦干,将这蓝花瓷坛子里的盐腾了进去,空坛子就让羊虫捧了回来。
  这坛子已经收了二十多年了,这次不知怎的就不见了。开始时崔小花倒也没觉得怎的,但是羊虫心疼得很,觉得原也不知这古董价值多少,一直也没能拿去鉴定啥的,这不见了却是什么想头都没有了,心下里懊恼万分,嘴里就嘟嘟囔囔的埋怨他大他妈。崔小花听见他这嘟囔后也觉得这可能是个值钱玩意儿,想到了钱心一下子就疼了起来,这心一疼火就冒上来了。当即一手叉腰一手指指点点的就在院子里开骂起来:老了老了都老没得用了,连个坛子也看不住,这个坛子可是我爷给我传家的,赶紧的给我想办法找出来,不然我过年回来让你一家子别想过个安稳年。
  三大妈和三大爷一听吓得胆也没了魂也丢了。等羊虫两口子回杭州后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只愁这还有几个月后的年如何个过法。三大爷看三大妈唉声叹气的,就开口骂她:叹气叹个屁哩,想办法找出来才是道理。
  于是老两口子就碰头在那里像理韭菜一样一根一根的理头绪。
  这楼上的东头房是上着锁的,这次是同在杭州的二儿子羊各一家三口回来住的,并且进出时房门上还上了锁。对了,打电话给羊各。
  电话里羊各说我这钥匙是随身带的,进出都锁着门,只因我自己也有要紧东西放房间里呢,但却没看到书柜上的什么坛子。手里拿着电话没挂,掉转头来又问十岁的儿子羊纯:羊纯你看没看到有什么坛子在那书柜顶上?
  儿子说没有。羊各又问:你有没有领别人进过那房间?
  儿子说有。
  得,有的这人就是羊二的儿子羊光!
  羊各的儿子羊纯说,那天上午,羊二的儿子羊光和另一个不认识的比他还小的一个小鸠随他进了房间,当时羊各的儿子羊纯从羊各的手里拿了钥匙带他们进去玩羊各的ipd。还有一个小鸠是个女的他们没让进屋,那个没轮进屋的小鸠是羊二弟弟羊三家的羊绒。
  三大妈和三大爷说有线索了!
  当即三大妈就骑上电瓶车去问羊二他妈,问羊光和羊绒在不在。羊二他妈说都上学去了哪能在家哩,又问找孩子什么事。三大妈不吱声掉头就去学校。
  三大妈去的是羊绒的学校,羊光在县城里念书,羊绒在庄上的学校念书。
  三大妈将羊绒从教室里叫出来,问那天中午看到羊光和另一个小孩拿了一个坛子没有。八岁的羊绒不知道什么叫坛子,三大妈就比划说就是一个罐子,罐子上面有白有蓝的。
  羊绒说不知道,就急着要去上课。三大妈拦着说羊绒啊你再想想,就是这么大的白啊蓝的,这东西是古董啊可值钱了,谁偷去被公安局抓到要做牢的,你到底看还是没看见。
  羊绒一听公安局就吓坏了,撇着嘴巴要哭。三大妈说你再想想,再想想。就是不放羊绒回教室。
  羊绒头滴溜着垂下去,嘴里嗫嚅着说,好像看到羊光和周小军两人从那房里出来时怀里揣着东西的。周小军就是羊各的儿子羊纯不认识的那小鸠,是已经死了两年的周明生的孙子。
  三大妈一听来了劲,说是不是那个坛子啊?又拿手比划了起来。
  羊绒抬了头往教室那里望,说好像是……
  三大妈说好孩子去上课吧,就急火火的去找周小军,周小军却已经放了学回来了——周小军和羊绒不在一个学校,羊绒所在本庄的这学校是外地人办的,全寄宿制,所有的学生从一年级起不管多近多远都得寄宿,当然费用也高。原来的小学因教师都被这些私人办学的学校高薪聘了去,逐渐的倒闭了,现在那校舍早就被村里承包给了汪大养猪了。周小军家里穷,上不起庄里的这个寄宿学校,就每天背着书包去隔壁的三里庄小学上学。
  这刚到家,三大妈就找来了。三大妈问他到底拿了那个坛子没有,周小军说什么样的坛子,是什么形状的,你画个样子给我看看。
  三大妈比划了半天,周小军说我真没看到,我是在你家房里拿了东西了,是一床扑克……
  三大妈急得没法又去找羊光他奶,羊光他奶说羊光去学校了,谁知他拿没拿这东西,反正家里没有。
  三大妈就急眼了,说明明你孙女羊绒看到他拿的别想赖了,这些死小鸠没事往楼上跑他妈个魂哩,谁拿的反正我心里有数,拿的人心里也有数!掉头就骑上电瓶车走了。路上碰上了几个人,问三大妈你急吼吼的干啥呢,三大妈就说家里的古董被羊光几个小鸠偷去了……
  顾长霞一回来就听说了这事,当即就气坏了,说你三大妈三大爷凭什么就说是我家羊光拿了你家的什么狗屁坛子的。电话里和羊二说等明天羊光回来我就领去给他家审去,如果审不出来看我不将他家抄掉!
  羊二这头也生了气,说去,将羊光带去,光凭小鸠的一句话就断定偷了他家古董了,这儿子以后还要不要讨老婆了!
  挂了电话后羊二就打电话给了羊虫,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天羊光从学校回了,如果没偷顾长霞可是要到你家抄家了!
  羊虫一看这事情好像有点闹大了,就说羊二你别气,我打电话回去看看再说。羊虫打了电话给三大爷,问了下还真是这么回事,三大妈确实去找了羊光他奶了。羊虫知道这事不妙了——顾长霞的脾气他是见识过的,一庄子没有人不惧她,块头大火气暴,说打就掼的,真要去闹腾起来那三大爷三大妈怎能吃得消!
  但刚羊二的电话里话又说得难听,羊虫可是羊二的哥哩,不愿意太低头,于是就打电话给在老家的妹子羊薇,让她明天赶紧一早回娘家去,说如果她嫂子顾长霞来了要做好她的工作,千万不能让她发火。
  第二天八点多钟,顾长霞刚领着羊光到呢羊薇也到了。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8 23:56:00
顾长霞就站在那院子里责问三大爷——三大妈却早已经躲了出去。
  羊薇趁顾长霞火还没上来,就硬将她拉进屋里坐了,说什么事坐下说,嫂子你刚回来别听他们老人在家里乱说乱道的。
  三大爷也说顾长霞啊你别听人家乱说,我们没说你家的羊光偷东西的。
  这厢里顾长霞正欲发火呢那屋里电话却响了,三大爷像得了救星似的逃了去接,却是孙子羊纯打来的。
  羊纯对他爷说:你们要找的坛子是不是白的带蓝花的上面都是坏了缝的?
  三大爷说是是是啊。
  羊纯电话里小声的说我昨晚看到妈妈的橱子里藏了一个不知是不是的……

举报 | 收藏 | 20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00:01:00
  “如果审不出来看我不将他家操掉!”
  “如果没偷顾长霞可是要到你家操家了!”
  “操”改为“抄”
  谢谢!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00:12:00
  “羊二这头也生了气,说去,将羊二带去,”
    请将后面的这个羊二改为羊光~
    
    “于是就打电话给在老家的妹子羊薇,让她明天赶紧一早回家去”
    回家中间加一个“娘”字
  
  发得匆忙,回头看看,错字不少哈~~
  睡觉了!
作者 :曲水流觞2012 时间:2012-10-19 09:15:00
  太阳晒PP了,醒了没?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19 09:52:00
  哈哈,不用加“娘”也知道羊薇回娘家了。这一个坛子惦记的人还真不少,一个坛子引起的风波······
作者 :听海0313 时间:2012-10-19 11:00:00
  早就拜读过先生大作了,这下子终于大驾移到了小岛上了,给小岛增辉不少哇,我高兴地狂笑可以不,O(∩_∩)O哈哈~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19 11:25:00
  不知下一段思考是什么。。。。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12:32:00
  故事人物咋都姓羊呢?下一个出场的不会是羊角、羊腿、羊蹄子吧?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12:36:00
  老板,来碗羊汤,再打半斤老白干O(∩_∩)O~
作者 :听海0313 时间:2012-10-19 13:18:00
  祝贺墨皮终于喝上羊汤了。O(∩_∩)O哈哈哈~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19 13:20:00
  楼上滴。。。揍知道吃呀。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19 13:24:00
  欢迎新朋友。握手还是拥抱捏???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17:16:00
  谢楼上各位!
  下班刚回,先忙吃的去啦~~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19 19:20:00
  拜读。
  喜欢楼主作品,之前读你的文章还要"拐弯抹角"费点周折方能读到,这下方便啦。呵呵,问好@四道圩。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19 19:24:00
  居士,不要痛哭流涕蒙混,小岛高手新人驾临,要派发利势呢,见者有份,多多益善,偶也沾点光哈。@墨邑居士 O(∩_∩)O~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19 20:02:00
  
  作者:@墨邑居士 提交日期:2012-10-19 12:31:51 26#
  
  故事人物咋都姓羊呢?下一个出场的不会是羊角、羊腿、羊蹄子吧?O(∩_∩)O~
  
  ——————————————————
  
  你还别说,我在对:羊头的儿子羊武
  三大爷的大儿子羊虫
  二儿子羊各,羊各的儿子羊纯
  羊二的儿子羊光
  羊二弟弟羊三家的羊绒。
  全是一家?天啦,绕得这么复杂,不对啦,在对就串啦,O(∩_∩)O~  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20:12:00
  @孤客在路上
  小岛正愁炒菜没生抽,昨晚来了个卖酱油的,还牵来了一群羊,这下好了,酱油羊汤你敞开喝吧。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20:15:00
  @孤客在路上
  一会给你烤全羊哈,再给你做一道手抓羊肉,你去总统套房等着吧。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20:23:00
  呼叫@四道圩 ,还在吃混沌?赶快来更新哈,大家都等着听羊家将的故事。对了,傻丫头等着拥抱你哈,来晚了她就暖羊蹄子去了。O(∩_∩)O~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0:27:00
  ==
  游泳刚回来~
  问好孤客~ @孤客在路上
  问好大家!
  
  顺便注释下:小鸠在苏北农村就是小孩的意思哈……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20:38:00
  晕!我一直以为小鸠是羊二的小鸡鸡。O(∩_∩)O~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1:55:00




  4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羊武在十七八岁听到张楚的这句歌词时竟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句歌词太他妈的好了,直接就唱到了人的心窝里。
  羊武一直是孤独的。
  羊武有一个姐姐羊平和一个妹妹羊小平,按说他这个儿子应该很得他大他妈的欢喜才对,但是不,他大羊头一点都不欢喜他。其实羊头不喜欢的不止羊武一个,他是连他女人带羊平羊小平全家人都不喜欢。
  羊武打小在家里就不受羊头待见,有什么吃的东西从来都轮不上他——这点连羊二都知道,因为他经常看见羊头出来进去的手里拿着苹果小梨什么的在嘴里啃,羊武和他姐他妹就从没有过。并且,很多傍晚时候,羊头搬了个小桌子在门口喝酒,面前会有一小碟猪头肉或花生米,羊武姐弟三个只能围着小桌子边站着看他大吱儿吱儿的喝酒吃猪头肉直流口水,等到他们上桌吃饭时,盛猪头肉的小碟儿早见底了。
  羊头每天都喝酒,一喝就多,一喝多就开始教训羊武。他教训羊武从不讲道理,他只是看羊武不顺眼。每每喝完了后他就将醉醺醺的斜得上不了线的眼盯在了羊武身上,像针锥子一般,羊武被他盯得浑身发抖,一发抖碗就端不稳,碗里的稀饭有时就歪淌了出来,刚将头歪了还没来得及伸出舌头去舔呢,羊头的巴掌已经轮到头上了,有时是筷子,有时是树条子……
  羊武在家里越来越怂,在外面却越来越不像话。他出了家门就野了,和他一起玩的小鸠没有能超过半个钟头的。比羊武小的,半个钟头后准哭着回家告状去了,比羊武大的,半个钟头后保准要将羊武揍哭了后扬长而去。
  后来,庄上差不多大的小鸠们都不和羊武玩了,羊武就找比他小上三四岁的小孩玩,那些小孩听话,不敢顶嘴,羊武叫干吗就干吗,这样一来倒也相安无事。
  
  其实羊二也是孤独的。
  羊二乖,家里家外的大人都夸他,说这小鸠长得好,又可人意,多好啊,啊。就将手去摸他的头或拍拍他的肩,在他更小的时候还会伸手去他档里捏捏他的卵蛋。羊二的卵蛋被很多人捏过,甚至还被比他大三岁的小姑羊桂儿捏过。
  羊二的孤独是因为他不愿意去和淘气的那些小鸠玩,比如羊武,他怕被他们给带坏了。反过来,那些淘气的小鸠也不愿意和他一块玩,说他扭扭捏捏的像个女的,忒没劲了。
  于是,能和羊二玩的就只有女孩子,这些女孩子中包括羊二的姐姐羊大丫和小姑羊桂儿。羊二每天和她们在一起厮混,从汪塘边用手挖来点烂淤泥再加上点干泥面子和熟了掼泥炮,掼火柴皮,掼纸炮……
  羊桂儿鬼主意多,羊二的泥炮纸炮火柴皮最终都会被她混去,羊二每次都会输得精光的回家,有时还将她姐羊大丫的一些火柴皮也输掉。于是每天都弄得很失落,看见羊桂儿就来气,但又苦于没人玩,每天羊桂儿一喊他还是屁颠的跟着去了。

  那天羊二的火柴皮又输光了,刚好天要下雨,羊桂儿说走到我家的屋里躲雨,就将羊二带着去她家的过道东屋里。东屋里黑乎乎的,有一张床,床上铺了张芦席子,羊桂儿说我们上床睡觉去,就爬上床,看羊二迟疑着呢就催他快点,羊二想想外面下雨了又没地去玩,睡觉就睡觉吧,也就爬了上去,睡在羊桂儿的脚底。
  羊桂儿睡觉不老实,身子扭来扭去的,一会儿竟然用脚伸羊二的裆里去蹬羊二的卵蛋。羊二被她蹬得身上发紧,又不敢动更不敢吱声,就任由羊桂儿的脚在那试探。羊桂儿试探也罢了还轻声的问羊二好受不好受。羊二的小鸟被她撩拨得一根小棍似的直立着,胀鼓鼓的难受,却又有说不出的酥痒,就轻声说好受哩小姑。
  羊桂儿格格的轻笑了起来,说羊二你的脚哩,你的脚拿来,羊二就将脚伸给了她,羊桂儿将羊二的脚也巴巴的往自己裆里放,说羊二你也来蹬我……
  两个人正在那蹬来蹬去呢,门外却进来了羊桂儿的大哥。两个人吓了个半死,躺那床上动也不动,任你夹着我的腿我夹着你的腿在那装睡。还好,羊桂儿的大哥进来只拿了把草叉就出去了,看也没看他们。
  这应该是羊二最早的性事了。打那次后羊二见了羊桂儿脸就红,但心里却是甜丝丝的……

举报 | 收藏 | 41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1:57:00
   羊武最拿手的绝活是偷,
  ===========
  这句删掉哈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1:59:00
  看见羊桂儿就来气,但又苦于没人玩。……
  --后面加上“每天羊桂儿一喊他还是屁颠的跟着去了。”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19 22:49:00
  已按吩咐增减。
  生抽越来越有味道了。情节虽平却引人入胜,人物刻画栩栩如生,故事俗不失雅,耐人寻味。期待下一节......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3:08:00




  5
  羊武最拿手的绝活是偷。
  他什么都偷,萝卜青菜,香瓜西瓜,甜枣酸杏,红桃黄梨,小麦玉米……
  那些能直接吃的东西他偷来就直接和他的那帮小鸠们分了吃了,粮食偷来也是留作换吃物的,能换来的多是小梨或洋柿(西红柿),有时也会是油馓子。
  羊武偷粮食很有职业道德,他不偷多,也不滥偷,只等有换梨换洋柿子的小贩上庄来吆喝来了他才偷,偷了当时就换,这样省得找地方存放,被发现的几率也小得多。
  被羊武偷得最多的是二老爹家的粮食。二老爹爱打瞌睡,每每将一场的小麦放在那晒呢,说是在边上看着,却一会儿头歪垂着就睡着了。羊武判断二老爹睡没睡着很简单,只看二老爹的嘴旁有无垂涎即可。
  羊武一直和几个小鸠远远的在那转悠,一会派一个小鸠去离二老爹稍远点的地方去张望张望,只等那垂涎有一丝丝的头出来,立马出动。
  每次,羊武只偷两小斗。他自己拿了条小口袋远远的守着,让一个小鸠拿了一个小斗蹑着脚小跑到场边上猫腰赶紧的扒上一斗就跑回来,倒进布袋里后再换一个小鸠去偷。偷完后羊武还会去场边上看看现场,如果被扒了粮食的地方缺口明显的话他会将之摊平到不落痕迹。
  一小斗约为一升,可以换二斤梨或西红柿,两斗却只能换一斤油馓子……
  
  羊二深知羊武的这套把戏,但他一直是不屑于羊武的这番做法的,虽然他暗地里也馋羊武换来的那油馓子。
  羊二表面上一直对羊武保持着一种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一直保持到现在。
  他有资格优越,因为他是宠儿。更早一些的时候,羊家庄没有幼儿园,羊二的三姑和下放户老蔡的女儿大丽华负责带生产队里的小鸠们,以免大人们干活分心。
  所有的小鸠中羊二是最得三姑和大丽华欢喜的。那时,三姑和大丽华每日里带着一帮孩子满庄的溜圈儿,因为没有场地和校舍,就只教小鸠们唱歌,不用教识字画画什么的。
  羊二有思想,所以他的歌唱得最好,每天腰里勒着根帆布裤带,一只手拄着红缨枪一只手在腰里叉着或一忽儿的上扬下压,嘴里唱“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小兵,毛主席的话儿句句听,从小立下革命志,长大要当工农兵……
  ”
  羊二是孩子群里的角儿,每次到了田头场边上时,三姑和大丽华就会让他给大人们唱上一段解解乏。
  甚至有时候三姑和大丽华还将羊二留下来陪她们睡。三姑在上两年还说羊二呢,说那时你三姑还是小姑娘呢,晚上搂你睡觉你非要摸我奶子,不给摸就哭,没法子就让大丽华给你摸了,大丽华人胖奶子也大……
  这点上,羊二比羊武风光得多了。羊武也红眼他,但自己又没人家会唱,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个人就更走得远了。

举报 | 收藏 | 45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19 23:11:00
  先更新到这里哈!
  明天有一天的会,接下去21、22、23日公司全体组织旅游三天……
  可能要断炊啦~~~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19 23:32:00
  人物性格越来越鲜明了,期待更新,早点回来,玩的开心哈!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20 09:03:00
  越来越有趣了,不要光顾着玩,别忘了你的思考。(*^__^*) 嘻嘻……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0 09:24:00
  期待续集。。。嘿嘿。哎哟。咱们是不是有点那啥呀。总催着。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0 11:16:00
  晕!找借口吊人胃口啊?赶快更新哈,否则我给你把羊全宰了。O(∩_∩)O~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20 21:41:00
  墨,啥时候宰羊啊,馋肉了,口水都出来了,滴答,滴答,哈哈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0 21:48:00




  6
  老许入赘到老王家时还是个老处男,这是老王自己说的。老王说,老许和她做那事都是她教的,他是真的不会,不知他这前头这头五十年是如何过来的,也真是可怜。老王说了后还很唏嘘的样子,浑不管别人在边上偷笑。
  老王继续说:这死老许尝到甜头了,这两年精神头一直不降,每夜头三点钟时就将人家弄醒,折腾死个人了真是……
  老王已经六十二三岁了,老许比她小五六岁的样子。老王的男人是七八年前死的,老许在老王男人死了两三年后才入赘,在老王入赘前的这两三年里,老王其实是不孤独的,因为她有羊头。
  老王跟羊头也就是在她男人死后才好上的。之前,庄里人就知道老王跟他的二大伯子周明生好,另外在当初烧窑的时候还跟那个烧火的大师傅好。也正因为老王本就有了这名声了,而羊头更不消说,所以庄里人没一点的新鲜感,都很淡定的样子,只羊头女人一直不情愿,但也只是和以往羊头作了孽后一般的做法,哭闹了两场作罢,再没有其他办法。
  羊头玩过的女人没人知道有多少,反正本庄上的大家知道的就有五六个。人们无法理解的是羊头这样的男人却有那些个女人跟他,只不知这些女人到底是如何想的。最后的结论只有一个:羊头在这些女人身上舍得花钱。
  确实,羊头挣来的钱只有三个用处:赌,吃喝,给女人。这里不说玩女人是因为没人知道那些女人是真心跟他还是真的贪图他的钱。
  其实,这些年羊头很潦倒的,他穷得一塌糊涂。
  就在前天,顾长霞打电话给羊二时还说,隔壁的羊头将前头菜地头里的几棵杨树又卖了,这下他家是彻底没一棵可以卖的树了。
  羊头来钱的地方有三个:卖粮食,卖树,自己苦。
  羊家庄的地很少,羊头他们这个村民组里每口人只有一亩一分地,羊头家的羊小平生下来就是黑户口,所以他家只有四口人的地,也就四亩多点。现在家里人都在外打工,在外留外也吃外面的,所以麦和稻一收下来后羊头就悉数卖了,最多的也就只留几口袋稻。这卖粮食的钱他不会给别人一分的,全部自己揣着,去赌,然后买来酒和菜,自己滋滋润润的吃喝。
  一年只收两季的粮食,这对羊头来说是很痛苦的,这一季卖上来的钱够不上他花上多久就没了。他赌钱很少赢,特别现在老了,庄上那些小年轻的都是专业赌钱的,他六十几岁的人了那里吃得消他们玩,所以每赌必输。何况,他还要在那些跟他的女人身上花钱。所以,卖粮食的钱很快就完了。
  于是,他就卖树。羊家庄和苏北所有农村一样,铺天盖地的到处栽着杨树。这种杨树成材快,每家的田头沟边家前屋后都有,在苏北农村算上一种经济树木。这种树当初也确实是被当做一中经济树种引进的,这一说已经有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了。随着这树的引进,当地兴办起了很多的木材加工厂,都是做刨花板的,然后农村里就有了些专门收树的人,每天上庄子吆喝。
  羊头的庄稼地分得好,每一块都靠边,于是就有很多的地头可以栽树,于是这些年他就不停的栽树卖树……
  其实羊头一直也在苦钱,前些年他也搭了一帮子人收树,后来那帮收树人不愿意带他,他又重搭上了几帮,但因他一贯好吃懒做,还处处要拿出当家的样子指手画脚的,人家就都不带他了。无奈前年就去了无锡儿子羊武那里打工,只到今夏患病了才回的家。现在病是好了,但这年纪大了再出去怕也没人要他,加之在家里的这段日子跟老王重又打得火热起来,也就不愿再出去了,就一个人在家里过——他女人在外头跟羊武带孩子呢。
  但这一个人无所事事的钱就没了来路——他隔三差五的总要买上几个菜上老王家去让老王煎炒了和老许一起喝上两口的。而羊武断断是不会给他一分钱的,就只好卖树。
  
  
  顾长霞在电话里和羊二说,这羊头啊病了一场后精神头竟是更好了,整天的去老王家里,和老许两个老男人共一个女人呢,说着就在电话里格格的笑。羊二在这头也笑,反过来又问:有听说过羊武的情况么?
  顾长霞说没有,还是上次那些情况吧应该。
  关于上次的那些情况羊二是知道的,也就是国庆期间里的事。因为大家都回去为老太奶奶祝寿,和羊武在一个镇上打工的羊三女人张茵茵和顾长霞说过一些关于羊武家的事情。
  张茵茵说羊武还在那个厂里上班,每天负责接送孩子上学,晚上还跑三轮车载客,他女人平爱梅一直申请每天上十二小时的班,真是不要命了,工资每个月能苦四五千……

举报 | 收藏 | 52楼 | 打赏 | 评论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0 23:42:00




  7
  那天,当着羊二的面,瘸了一条腿的张小艾跳起来一个直拳捣在羊头的脸上,嘴里骂着说羊头你他妈的眼睛都瞎得了,这次和你不会完……
  羊头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一只手将被捣的半边脸捂着,身子直往羊二身后躲,拽着羊二的胳膊带着哭腔和张小艾说,你打我有什么用啊,将元香病看好要紧啊。
  这时候羊二才想起来看躺在三轮车车斗里的张小艾女人元香。元香两眼发直,正直愣愣的瞪着他呢,嘴角流着咧咧啦啦的口水,不时发出断续的闷闷的笑声。
  羊二问羊头:叔,这到底咋回事啊?
  羊头带着哭腔说,你婶和元香吵架,后来就打起来了,也没打怎样的这元香一下子就犯病了,早知道她有神经病谁敢招惹她啊。
  元香仍在那嗬嗬哈哈的傻笑,张小艾和元香的弟弟元二剩两个人绕过羊二的身子仍要去追打羊头。羊二拉住张小艾,劝说:小叔啊快别打了,赶快将人送医院去要紧。
  张小艾遂住了手,去车斗里拉元香,边拉边和羊二说:羊二你看看,这好好的人啦,咋就被羊头这狗日的折腾成这病了哩?
  话音没落呢元香竟忽的嚎啕了起来,从车斗里站起来就往下跳,另一条腿还没出来已经被张小艾从后面拦腰抱住了。这发神经病的人劲儿大,张小艾个头又小,弄起元香就很吃力,羊二赶紧上前去帮忙,张小艾抱上身,羊二抱腿,将元香往车斗里扯。
  元香的腿使劲蹬,两只胳膊也劈空挥舞着,张小艾箍在她腰上的两手一下子没箍住,直往上滑到元香的胳肢窝,却将元香的小褂子全带了上去,那小褂里没戴胸罩,两个奶子一下子就跳了出来,说跳其实是夸大了的,因为元香的两个奶子瘪瘪的,只两个黑奶头子却如那葡萄般大。这羊二正弯着腰使劲抱她的腿呢,这两个黑葡萄一下子就颤微微的跃在了他的脸前,将他一下子羞了个大红脸,赶紧的头别过去不敢多看,手忙脚乱的好歹和张小艾将元香按倒在车斗里,再让元二剩来帮忙按着,然后他去找表嫂周琳。
  羊头跟着羊二的屁后,不住嘴的说,羊二啊一定让你表嫂帮帮忙去找找人啊。
  羊二不去理他,到饭店的账台处叫周琳。周琳正在低头算账呢,羊二说表嫂啊你跟我去医院跑一趟,我庄上的一个叔和人家打架将人家打出神经病了,你去帮忙和医生说道说道,能看得尽心一点哩。
  周琳抬头来看了看羊头,问说人在哪哩?
  羊二说就在外头,周琳就锁了抽屉,关照羊二说,我去就中了,你在这给我照应着,随着羊头就去医院了……
  周琳回来后就骂羊二,说你个臭小子尽给我找事,这种忙也让我帮。
  羊二纳闷,就问她:咋了嫂子?
  周琳说,你不知道啊,你那叔和那女人睡了,你婶去找人家闹事,两家人打成一锅粥的,那女的看收不了场了只好装神经病,你以为她真有病啊……
  羊二听了后嘴巴都快合不到一块去了,过几天他回家后才知道还真是这事。
  羊头和元香早就勾搭上的,庄上人都知道。这些话一开始是和羊头一块收树的人说出来的,那天他和元香在一起赌钱呢,接过元香手里的100元大钞时一看,乖乖,这钱和自己的竟然是连着号的——而这刮新的钱是前一天晚上收树刚被羊头分了去的……
  元香男人张小艾上几年出过车祸,从那次车祸后他的一条腿就瘸了,也从那后元香就骑到了他的头上,一开始也只骂骂咧咧的罢了,再后来竟就在庄上勾搭男人来。那时的元香只二十七八岁,人长得漂亮,高挑的个子,嘴唇厚厚的能让人吮上一满口,脸皮粉嫩,所以上她床的男人老啊少多了很的,据说还有别庄上的汉子半夜里开着摩托车来哩。
  最让人乐道的一种说法是,那天晚上,羊开猛的二儿子羊进雨正趴在元香身上上下的忙活哩,外间的门又轻轻的被敲响了,并一直不停歇,没法子元香让羊进雨赶紧下来躲到西屋去。然后她去开门,进来的却是羊开猛的二儿子羊进云……
  
  那些年元香确实是很风光的,张小艾因为身残志也残了,就由着她折腾,但元香折腾了几年后竟将三间楼房盖了起来,成了庄里最早一批住上楼房的人家……

举报 | 收藏 | 53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08:05:00
  呵呵,这故事咋有点老北京胡同的味道呢。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哈。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08:07:00
  一会要出去办事,回来再看。
作者 :尘世荒原 时间:2012-10-21 08:20:00
  才一天多就码了这么多。。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1 10:07:00
  贴近生活。故事更生动。可推荐。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21 10:08:00
  不知该说什么,这也是一种致富的道,悲哀啊!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14:41:00
  当然值得推荐,可是要尊重楼主的意见。可惜!可惜!再好的作品不及时展现给大家也就失去了意义。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14:42:00
  就看上面的管理们能不能慧眼识珠了。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1 18:52:00
  其实比较怜惜她。她撑起了一个家。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21 19:09:00
  同意小冷的说法,她真的不易。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1 21:23:00
  现在遂昌,今晚不更新。
  问好大家!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22:24:00
  @四道圩
  你在遂昌干嘛?不会是体验羊头那事吧?开心玩哈。O(∩_∩)O~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21 22:34:00
  一天没来也好,一下子连看四集,过瘾。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21 22:47:00
  作者: @墨邑居士 提交日期:2012-10-20 11:15:48  49#
  
  晕!找借口吊人胃口啊?赶快更新哈,否则我给你把羊全宰了。O(∩_∩)O~
  ——————————————————————————————————
  居士,报应啊。当初你那个蜘蛛精着实吊足了俺们的胃口,这下倒好,你也被人吊胃口了,哈哈,老天睁眼啦。O(∩_∩)O~
  
  这几天你欢喜的把酱油羊汤,烤全羊,手抓羊肉都吃上瘾啦?这么迫不及待?O(∩_∩)O~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1 23:27:00
  @孤客在路上
  呵呵,俺那蜘蛛精半路停住可不是吊人胃口哈,是有原因的。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2 08:28:00
  回复第61楼(作者:@寒烟若墨 于 2012-10-21 19:09:20)  同意小冷的说法,她真的不易。 [消息来自掌中天涯] ==========寒烟姐姐。么哒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22 09:24:00
  还是电脑看着过瘾,用手机那个费劲啊,早安!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22 15:54:00
  该继续你的思考了吧。
作者 :寒烟若墨 时间:2012-10-23 09:51:00
  快点滴思考,等着看涅,(*^__^*) 嘻嘻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3 13:48:00
  你们是急着喝羊汤吧?O(∩_∩)O~呼叫@四道圩 ,赶快来做哈。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3 13:50:00
  记得给她们拉缸醋来哈,生抽喝羊汤不对味。O(∩_∩)O~
作者 :听海0313 时间:2012-10-23 16:03:00
  好晃眼睛哇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4 15:14:00
  窃喜!窃喜!哪位管理给推荐了?我给您磕头了!谢谢!谢谢!
  @四道圩
  我可尊重你的要求哈,我真的没推荐,但上面的管理慧眼识珠说明此贴可荐!
作者 :雾儿如眉 时间:2012-10-24 15:22:00
  天涯来吧首页人气热帖推荐,感谢分享,期待新的力作。
作者 :影乱 时间:2012-10-24 16:57:00
  恩,字体是否可以编辑的清晰一点?现在的字体效果阅读起来有些累眼呢。。。个人建议哈~~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4 17:21:00
  乖乖的@雾儿如眉 ,我给您三叩九拜了哈,您咋就这么理解我的心呢?莫非前世有缘?呵呵,玩笑哈,谢谢您的推荐!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4 17:28:00
  @影乱
  啥也别说,一切都在影乱中。我改进,您原谅,行不?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24 19:14:00
  祝贺首页。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4 19:15:00
  吃混沌吃出别样人生,我们都应吃混沌。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4 19:23:00
  @唯一的却上心头
  唯一,我喝醉了,请你改进此贴编辑,以字迹清楚为主。
作者 :佛晓阿一 时间:2012-10-24 19:57:00
  好帖, 有空慢慢赏!
作者 :唯一的却上心头 时间:2012-10-24 20:53:00
  先这样吧,坚持不了了。不好意思。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24 20:57:00
  
  作者: @墨邑居士 提交日期:2012-10-24 19:15:21
  80#
  吃混沌吃出别样人生,我们都应吃混沌。
  ——————————————————
  
  哈哈,我看到火热话题上此标题,你们真是心有灵犀哈 O(∩_∩)O~
  
  下次不喝酒了?就吃混沌哈?O(∩_∩)O~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24 20:59:00
  @唯一的却上心头
  正担心你,注意休息。
作者 :圝曐隆圝 时间:2012-10-24 23:57:00
  这  首歌 叫 什么哦 ?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5 10:51:00
  @圝曐隆圝
  问好朋友!歌名是萧全演唱的《神马都给力》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5 11:29:00
  唯一丫头怎么了?心情不好还是身体不适?
作者 :傻瓜暖小冷 时间:2012-10-25 11:31:00
  祝贺首页。好帖共享。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5 21:58:00




  8
  周琳不烦羊二但烦羊二的庄上那些人,那些人知道羊二在镇上这饭店里呢,并还知道羊二的表哥是这镇上有头脸的人物,于是有一点点事情都来找他帮忙,这帮的忙中,最多的却就是去医院找医生看病。
  周琳跟镇医院里的好多医生熟——周琳在这镇上跟很多人都熟。羊二又从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有人来找他他就找周琳,周琳也就去医院跑个腿说上一句话的事,却每次都将事情办得妥当,羊二就很长脸,看庄里人感激涕零的样儿心里特满足,混不管周琳的烦。
  周琳烦有她烦的道理:来找羊二帮忙去医院说的那些事,都是挖里挖曲的,比如流产的,喝农药的,被车撞的或撞了人的……
  羊头找羊二,除了那次为了元香,后来一次却是为了羊武。
  正如送元香来那天一样,羊头叫来的三轮农用车停在周琳的酒店门口,满脸眼泪鼻涕的急火火去找羊二。离羊二老远呢就嚎啕起来,大叫羊二啊快救救羊武,羊武没命了……
  羊二被他吓坏了,赶紧的就拽着羊头往回跑,边跑边问说叔啊到底咋回事?
  羊头说快…快……我对不起羊武啊……。嘴里却乱了,等跑到三轮车前羊二才看了明白:羊武像一滩泥般头勾在双膝间盘在车厢里,人事不知,嘴边呕吐了一滩秽物,周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异味。羊二心说,得,又一个喝农药的。
  赶紧就回头去叫上周琳,周琳脑门皱着满脸的不耐烦,羊二说嫂子你赶紧的,这是我的邻居和我从小玩大的。周琳听了只得就随着去了。
  到了医院,周琳叫上羊头去找医生办手续,羊二看在羊武边上,看羊武的头一勾一勾的抽搐,心里有点慌,嘴说羊武啊你他妈的为了啥呢受这鸟罪。
  一会儿医生来了,叫羊二和羊头赶紧的将人弄下来灌肠。羊二和羊头加上开农用车的司机三人吭哧吭哧的将死狗样的羊武往输液室里弄,到门口时小护士给拦住了,说不能进去,就在外面走廊上灌。指着走廊下面的一个木条长椅子,说,喏,就放那儿。
  等将羊武弄着歪趟在那长椅子上,小护士拿来一根一端带巨口(漏斗)在巨口往下一尺左右位置还有个如量血压时手拿着捏的那种气囊的皮管,将另一头从羊武的鼻孔里就往下捅,捅一捅受阻了再往外抽出一点然后再捅……直捅了好一会竟然捅下去有二三尺的深。羊武被捅得抽搐得更加厉害,喉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两手也挥舞起来要去拽那皮管。羊二心里看得难受,直想吐。却又不能将羊武的双手松开,只好就将头往一边别过去不敢看。
  小护士一边捅一边骂,说好好的日子不过他妈的要寻死,受点罪也是活该。待捅了下去后又来喝羊二,说头别什么别,来将这巨口拿好。
  羊二回过脸来一只手仍逮着羊武的手另一只手就将那巨口高高的举在羊武的脑袋上方。小护士端来一瓷盆清水,用一小茶缸子舀了一缸一缸子的水往那巨口里灌,待灌满了不下去时就拿手去捏那个气囊,捏一下巨口里的水就冒个泡,冒个泡水就往下去一点。待半盆下去后羊武的肚子就鼓了起来,再灌时从嘴里冷不丁就哇地一声喷出一支水剑来,直有三四尺远的距离。
  就这样灌一气喷一气,直灌了有五六盆水,羊武也不抽搐了,跟死了一般连哼哼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浑身冷得筛糠似的抖,眼却睁了开来,如死鱼般的满眼里都是眼白。
  终于是将羊武救了回来。
  第二天羊二拎了点东西去看他,羊武已经清醒了,看见羊二来了竟满脸的羞臊。羊二也不去问他别的,只问好些了没,感觉怎样等客套话。说来也巧,前两天刚喝过农药的羊二的三大妈还住在对面的病房里,服侍她的老娘也就一会过来看羊武,还拿了点香蕉什么的让羊武吃。老奶奶看羊二在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拉呱,这一拉就没了时间,这里羊武想尿,憋了半天实在不行了就只好说羊二啊我想尿了。
  羊二一听赶紧的站了起来,说我来扶你。那边老奶奶就从床底下将尿盆拿了出来,说羊武来,我将盆接着让你尿。
  羊武下了床,一只输着液的手臂由羊二扶着,另一只手哆嗦着去掏那东西,却抖抖活活的怎么也掏不出,羊二看得着急却又不好意思伸手去帮忙,那边老奶奶急了,就将手伸进羊武的裤裆里,摸了半天将那东西拽了出来,然后用两根手指捏着上面的皮,将那东西拎直了对准着盆,说尿吧羊武。
  羊武实在是难堪之极,却又苦于没有丝毫力气,就滴滴答答的往外挤尿。羊二在边上看得有趣,不由竟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出了门后羊二去三大妈的病房里坐,问羊武到底是为了啥事想不开而喝农药。
  三大妈因和儿媳崔小花闹纠纷刚喝过农药,不好意思讲别人家的事情,那边和羊二一块回屋来的老奶奶就将缘由说给了羊二听。
  还是为了羊头这老家伙。
  这羊武长大后倒不像小时那般皮了,跟了羊二他大羊开泰等一帮子人在庄上的一个窑厂里打瓦,窑厂的头儿看这小子长相好,干活卖力,就让羊开泰将自己的小姨子介绍了给他。这两人也处了半年了,挺好。谁知后来出了羊头和元香的事情,那女方家里听闻了这事就不太愿意了,但因那姑娘喜欢着羊武,也就没提出要悔亲,但这羊头却不知从哪里听到了风声。
  那天这姑娘刚好来了家里,来了后就和羊武在后屋东头房里缠绵。羊头一个人在南屋喝酒,喝了半晕后就想起这事,加上最近没法和元香再亲近,心里越发的烦躁。就一手拎着酒瓶晃荡着闯进了儿子的房间,将那正抱在一块儿咂嘴的两人惊吓得不轻,如触了电般的赶紧分开。羊头用手指着那姑娘,说你妈妈的瞧不起我羊头是不是,我羊头还瞧不起你家里呢,我儿子羊武说不到女人也不要你这个破货……
  当即将那姑娘骂得嚎啕大哭着跑了回去,羊武操起了根棍子要和羊头拼命,却被他妈和羊平姐俩拉扯了开去。于是,憋屈的羊武就拎了瓶农药和一瓶白酒扎进了庄前头的麦田里……

举报 | 收藏 | 94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孤客在路上 时间:2012-10-25 22:16:00
  这一集沙发归我哈,居士你慢慢编辑,不急哈@墨邑居士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5 23:29:00
  谢谢@雾儿如眉、@影乱 的推荐!
  谢谢大家,让大家久等了哈~这么长的帖子,让大家看得幸苦,谢谢!
  黄世仁,今晚的欠债还了给你啦~~不知你是否满意捏?
  明晚继续……
楼主四道圩 时间:2012-10-25 23:53:00




  9
  周琳一直宠着羊二,拿羊二比自己的亲弟弟还亲。
  那时的周琳三十五岁,第三个孩子刚生下来没几个月。她的闲云楼酒店在这镇上也算是有点规模的,吃饭的全是镇上有头脸的人,镇上的好多单位都在她这里定了点,加之又正好在车站附近,来投宿的人也多。平时里生意忙得很,刚好这时羊二书不读了闲在家里,羊二的妈就将羊二领来和周琳说,她表嫂啊我家羊二书不念了在家闲着你看能有啥事情就让他来帮着你忙忙呗。
  周琳看这羊二年纪虽小却机灵灵的讨人喜欢,说那就来吧,帮我管旅馆里的事。
  于是羊二就上了镇上有了工作成了街上的人,那年他刚十七岁。
  羊二确实是个机灵人,做事情处处留着眼神,他说着是只管旅馆里的事情,但是饭店里的活只要他有空就抢着干,刷碗擦桌子端茶摆碟匙子什么都做,到得后来一手活儿竟比那些服务员做得还麻利。周琳看在眼里欢喜在心里,慢慢的就将大事小事都交由他去办,买菜、记账、收款啥的都带着他,弄到后来一个酒店竟如离不开这羊二了一般。
  
  周琳男人张瞎子在外面有好几处生意,还在镇上经营着两个小的厂子。张瞎子不是真的瞎子,只因他是个近视眼,戴着副眼镜,看人看东西永远都将眼镜后的眼珠子半开半合似闭非闭的,人家就叫了他做张瞎子,他也从不介意,叫得久了竟没几个再记得他的真名字。总之,在这个镇上,一提张瞎子谁都知道。
  张瞎子生意做得好,镇头儿说他是镇里的经济发展带头人,后来竟然弄了个县人大代表来给他当。他就和镇头儿们整日里混在一块,天南海北的去,做的也无非都是那些吃喝嫖赌的事儿,从不去管周琳和周琳的闲云楼。
  周琳人长得漂亮,又泼辣,在这镇上也是出了名的人物,只是生了三个孩子后有点发福,小肚子鼓屁股也大,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煞是好看。
  周琳人前是风光的,暗地里却冷清。一个人经营着挺大的一个酒店,两个大孩子上学了,小女儿由她妹子周玫带。每每饭店打烊了时,那喧嚣一下子安静下来,她就一个人坐于那柜台后面发呆,满眼睛里都是孤寂。
  羊二心疼她——羊二这个毛病却是如狗必要吃屎般,一辈子可能也不会改了。他最容不得女人受点苦或委屈,他只要看出来了,不管老少俊丑,他总要想法去安慰一番,否则就梗在心里不得安生,只觉得这委屈比他自己受得还甚为难过。他这毛病是与生俱来的,只是他的性格使然,倒也从没什么不好的企图在里面。
  羊二眼看着周琳的孤寂,就不时的去给她讲个笑话什么或去打个趣什么的,每每竟也能让周琳从那孤寂里走出来。周琳眼看着羊二的乖巧,心眼里也着实是喜欢,明里暗里的也多照应着他。本来这亲戚本是羊二和张瞎子的亲戚,弄得后来却好似羊二和周琳成了姐弟一般。
  这样的过了两年,羊二也十九了,周琳越发的对他倚承,有时候竟能一天两天的不来酒店了,就将这全部生意让羊二来做,羊二也能有条不紊像模像样的安排服帖。一桌子来一桌子去的客人,菜啊酒的不会有丁点的乱,甚至安排起来比周琳在还有模样。
  那天中午打烊后,周琳将小女儿带了在楼上的一间客房里午休,想起点事情要问羊二,就让妹子周玫去将羊二叫来。
  羊二跟着周玫上楼来周玫却掉头去了别的房间休息了,羊二只身就进了周琳的屋里。进来时周琳却睡着了,那上衣和奶罩竟都掀到了脖颈处,将净白肥硕的两个奶子裸在那胸上瘫成两坨耀眼的白肉,小女儿趴在她肚皮上睡着了,嫣红润湿的奶头就亮晶晶的滑在那丫头的小嘴边上。
  门本没关,羊二进来后看到这光景一下子就呆了,心下砰砰的跳,脚下却挪不开步子,呆立了半晌后将直勾着的眼神生生的硬收了回来。他退到门口重将门敲了敲,大声说嫂子你叫我啊?
  周琳一下子醒了过来,胡乱的将女儿往边上放了将上衣拉了下来……
  那次后周琳再看羊二时眼睛里就更加的柔媚,羊二却只当不知,只管做自己的事。
  其实羊二自己心里也知道,他向来都是极讨女人欢心的。
  ——有个经常投宿这里的女人,说是推销员什么的,三十岁左右的人,就一直打着羊二的主意。有几次在楼梯上碰着了羊二就故意去挤他,从羊二的手里接暖水瓶时还将羊二的手捏住不放。有一个晚上,她让羊二送蚊香到她屋里,羊二忙了会后就拿了盒蚊香送上去,敲了半天门却没人应声,羊二正要转身下楼呢,门却开了,只开了有二十公分的样子,羊二回头将蚊香递过去,一转眼却见那女人光着下身满脸红光的一手扶着门正直勾勾的看他呢,吓得他扔了蚊香扭头就跑……
  也不是羊二沉得住气——他二十不到的人儿,在旅馆这种最为复杂最为污秽的地方面对这些活色生香的尤物又如何能沉得住气?
  只是因为他心里已有了个人,这个人却是周琳的妹子周玫……

举报 | 收藏 | 98楼 | 打赏 | 评论
作者 :云开云开 时间:2012-10-26 08:39:00
  吊人胃口
作者 :墨邑居士 时间:2012-10-26 09:50:00
  @四道圩
  嗯嗯,你可以分期还债哈,最好一天一还,慢慢还吧,利息我就不要了。我这黄世仁很慈善吧?O(∩_∩)O~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4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