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杂谈]《蛙》中的笑声

楼主:笨人笨蛋 时间:2012-11-19 18:48:58 点击:146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莫言的小说总能令读者于不经意间笑出声来,一种轻松的发自心底里的笑,到处充斥着写实的基础上不乏夸张式的幽默。如《蛙》一开始写到的中国式起名,以人体器官给人命名,王脚的儿女叫王肝、王胆;袁腮的爹袁脸;陈耳、陈眉之父陈鼻……瞧来就觉好笑。以前读过的小说大都写的是农村人喜欢以“取贱名者好养活”为由而叫阿猫、阿狗的,记忆里还真想不起哪家人的名字给取成如此多的人体器官组合了。莫言的独一无二,莫言的创新,敢想敢写他人没想过写过的,还真是他小说内容里的一大特色啊。(纯属个人孤陋寡闻、少见多怪所至吧)文中透露如此取名可能基于一个儿女皆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的心理使然亦或是“取贱名者得长生”的心理演变,如此一来小说里这样取名反而正常而充分了。(只是中国人那么多,人体器官毕竟有限啊,取得过来吗?哈哈……)
  
  小说里“吃煤”的那个细节描绘,犹其活生生的让每个人童年再现,年少无知加好奇嘴馋,何况莫言写的那个年代物资极度匮乏,孩子们在煤堆里闻到那样诱人的香味时,勾起了肚里的馋虫,他们找着那块散发着香味的发光的煤,砸成碎片,取其一,用小舌头舔舔,品咂着,再用门牙啃下一点,咀嚼着,然后又咬下一块,猛烈地咀嚼着,吞咽着,兴奋的表情洋溢在脸上,陈鼻吃得大鼻子冒汗,王胆吃得小鼻子发黑,上面沾满了煤灰,旁观的瞧得痴迷,继而大家一齐动手吃煤……(半透明的,浅黄色的像琥珀一样的带有松香味的煤)显得多么得真切而又有趣啊,虽然凄凉地感受到当年孩子们饿的滋味有多难受,有的咬得满口都是血,边上课边偷吃煤,老师瞧着一个个满嘴乌黑仍然一言不发地继续上《乌鸦与狐狸》,孩子们则满嘴乌黑地跟着朗读:乌鸦得到了一块肉……
  
  待瞧……
  
作者 :打铁铺十三郎 时间:2012-11-19 19:24:00
  唉...原本不咋受影响的,受楼主鸡冻,是得空余翻翻莫言来瞧瞧,以免错失。
作者 :傲雪伴梅 时间:2012-11-19 19:50:00
  惭愧,迄今为止偶还只是知道一个名字--莫言 而已。
楼主笨人笨蛋 时间:2012-11-23 14:51:00
  姑姑的手表,当时全县也不超过十块表而已,因此全家个个争先传阅,而单单漏过小小年纪的“我”,大哥为了表示歉意,特意在“我”手上画了一只表,“我”每日里细心呵护用笔加描,这表整整带了一个月才消失……
  关于姑姑的“准姑丈”飞行员的传说:飞行员是纯金打造;衣服上的两个大口袋是专门用来装水果吃的;身上有疤或两鼻孔不一样大是不能当飞行员的;超音速就是飞机飞得比声音还要快;机场上的探照灯是为迷途的飞机引路的;飞机是有窝的就像鸡晚上要回窝一样;能够把这么大的一块钢铁开到天上去的人,哪个不是英雄呢……
作者 :粉系便利贴 时间:2012-11-24 15:29:00
  很好看的样子。
楼主笨人笨蛋 时间:2013-01-10 09:03:00
  早瞧完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