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添加中......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23 13:08:11 点击:146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家储蓄黄金,我捡拾落叶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一

  岁月无法停止流转,时光再也回不到昨天,只有那份心情还在记忆里缠绵。
  没事的时候,我总是喜欢摸笔,记录我在时光隧道里的那些琐碎事情,写一些不成文章的东西。儿子看了说:“老爸总是喜欢写一些过去的东西。”是啊,年纪大了,免不了要回忆一些往事,那些陈年旧事,不是你想忘就可以忘掉的。
  不知道是哪位作家说过:“一颗树长大了,就有许多可以捡拾的落叶;人在地面上活久了,就有许多回味的往事。”人生多么像一颗树啊,从小到大,逐渐地枝繁叶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成长。旧的叶子落下,枝杆又发新牙。多么像人,旧的一天过去,新的一天又到来。所不同的是,树,只要不是人为的破坏,生命可以无限地延长,而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以为,正因为人的生命短暂,那些生活的记忆才越显得金贵,那些被时间无情地遗弃和埋没的事物不能轻易丢失。
  人家有光彩照人的历史,光辉的业绩,我没有;人家有金钱,地位,我没有。我的牛马生涯,没有多少回首的精彩片段。我想用一首诗来形容自己的一生:

  在季节的夹缝里行走

  如果人生如四季
  那么我已进入了深秋

  春天,我是个不幸儿
  父母早逝
  少了母亲贫瘠的奶水
  像一颗无名草
  自个儿往上长
  春雨掉在我眼睛里
  眼泪掉在田垄里
  没有谁知道

  夏天,我是一颗长起来的树
  虽然没有成材
  但枝繁叶茂
  在忍受了风霜冰雪的鞭挞的同时
  也享受着阳光雨露的滋润
  我知足

  秋天,我是一片发黄的树叶
  长在那里没有选择的余地
  和众多的叶子一样
  有时候让大自然的尘埃蒙住脸
  然后一场雨又洗干净
  只要没落下去
  还可以风风光光守住自己的尊严
  只是无法给社会恩赐

  冬天,我估计是一个宁静村子的摸样
  守着炊烟
  与妻子坐在门槛上
  用皱纹收集阳光
  翻翻旧日的相片
  陶醉在年轻的记忆里
  写几首自己认为是诗的诗
  在朋友 儿孙面前炫耀一番
  或者离家出走
  品尝想家的感觉

  人生就是这样
  是你的它会给你
  不是你的不要强求
  学会放弃 不要伤感
  当然,这种形容不一定对或准确,但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您能赏光前来翻阅,我打心眼里感谢您的光临。如果您想看到那些感人至深的情景,那些催人泪下的场面,那么,可能会令您失望。因为笨拙的文笔,不会描述那么生动、明朗、震撼的画面,只是将折叠在我心灵深处的落叶,奉送给时间这个大收藏家看。

  欲苦无泪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二
  那是一个阴沉的日子,天空乌云密布,虽然还没有下雨,但我心中的雨水已经溢满了双眼。摆在地下的是母亲的躯体。两年前,也是在这个地方摆放着父亲的躯体。13岁的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也许,这就是老天爷赐给我的命运——一个失去双亲的孩儿的痛苦。
  我们那个村子叫长龙山,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值得一生铭记的。我渺小,但那山巍然屹立;我丑陋,但那水似乎是银河之水流落到凡间的生命之水,那美丽的山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虽然没有什么动人的传说,但广阔无垠的土地,足够让你觉得这是一个赖以生存的好地方,而我当时却觉得这些都与我无缘。我屋的对面有个水库,水库常年流水不断,顺流而下的都是土地和稻田。村民在傍水两边而居。在我的记忆中,我是村里十多户人家中最苦的孩儿,许多时候衣不遮体,食不饱肚。当然,也有我开心的时候,那就是我和我的同龄人一起放牛,下皇帝棋,玩硬壳纸做的扑克。最开心的是摘三月泡和摸鱼了,既有了口福,又享受了快乐。还有,就是游泳,我家门口有两口池塘,那是我们的乐园。可有一次,玩到高兴的时候,忽然想起母亲的竹竿,我流下了伤心的眼泪。想到母亲在世的时候,我就经常和小伙伴们偷偷地去游泳,母亲怕我淹死,不准我去,发现之后,常常拿着长竹竿来打我,可现在再也看不到母亲那根竹竿了,我伤心地一屁股坐在塘边的石墩上痛哭流涕。同伴们闹了半天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事。
  我有两个哥哥,大哥大学毕业,住在很远的一个中等城市,当时也刚刚参加工作。大嫂是家里的独生女,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需要大哥负担,大哥生活也很艰难。但还是省下一些钱,有时候给我寄10元或20元钱供我生活和读书,这是我唯一幸运的依靠。二哥在农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还是吃不饱肚子。我在两个哥哥的帮助下边读书边干些农活,饥一顿饱一顿活着。
  最艰难的是孤独。有人说,真正的痛苦的人却在笑脸的背后流着别人无法知道的眼泪。当我和我的同龄人玩的时候,我笑得比谁都开心,可当所有人潮散而去的时候,我比谁都落寂。特别每当看到别的孩子依偎父母跟前,我总会产生联想,免不了伤心落泪。每到夜晚,我把一床印花被裹了又裹,还是觉得夜如凉水。一个人睡在父母曾经死去的那个房间里,父母死去时的面孔始终萦绕在我的脑子里,夹杂着一份害怕,有时做着一些恐惧的噩梦,醒来,久久不能入睡。那种孤独的滋味,那种欲苦无泪的感觉,无法与人言表,没有人安慰。

  蹉跎岁月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三

  父母去世以后,我在两个哥哥的帮助下,还是继续读书。那是在滩头《地名》四中读初一的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说是读书到不如说是混日子,很少上课,整天不是写大字报就是开批斗会,要么开荒种地。“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打到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等横幅、标语、大字报铺天盖地,到处可见。
  有一会,学校要批斗教初三学生物理的周老师,就因为她家庭出身地主,平时喜欢打扮,就说她是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学校造反派头目找到我们班主任老师,要找一个嗓门大的领头喊批斗口号,班主任推荐我去。我当时脑子转了一个弯,心想,周老师是县里小有名气的物理老师,我非常崇拜,并且,周老师与我打过乒乓球,相互认识。在我眼里她十分和蔼可亲,我不想领这个头。但如果拒绝,肯定会说我阶级立场不坚定。于是,只好跟老师撒了个谎,说已经感冒好几天啦,嗓子沙哑喊不出来。就这样,果然造反派头目还盘问了班主任老师好一阵子,问这个学生平时表现如何?是不是阶级立场有问题。这是班主任老师后来对我说的。
  那时候,每个人说话、办事都得小心翼翼。说不定一句不在意的话,就会被人抓住鞭子,把你打成反革命,揪住你开批斗会。
  一次,我们全校的学生和老师一起到滩头的一个名叫狗骨山的山上去开荒。那天,太阳特别大,很热,每个人都汗流浃背。学校的一位姓欧阳的老师平时活泼开朗,风趣幽默。他一边擦汗,一边说:“哎呀!这太阳也太厉害啦,如果能做一个神奇的箱子,把太阳关在箱子里,需要的时候再放出来,那该多好。”
  没想到这一句笑话,被学生造反派的头目听到了,当即就把这位老师关了起来,然后开批斗会,说欧阳老师含沙射影攻击红太阳,诬蔑毛主席( 因为那时我们都把毛主席比做心中的红太阳)。批斗会上欧阳老被打得鼻青脸肿。
  初中还没有读一年,当时就又搞了个什么“回校复课闹革命”,我和同学们就从四中返回到原来读六年级的学堂里“复课闹革命”,继续搞批斗会,写批判文章。书本知识好像只是副业而已。
  在那些荒唐的日子里,岁月赐给我们的不是知识,而是紧绷阶级斗争这根弦,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不敢讲真话,以致做出那些幼稚的荒唐事。那时,给我的感觉是:我们正义凛然却有异常伪善,洋溢着热情却又在热情中将人和人隔离。现在想起来,这些往事如秋雨点点,冷我,我的心真的好凉。

作者 :云中羊 时间:2013-12-23 14:01:00
  竹子老师的经历很坎坷。读后令人感叹!问候!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25 19:43:00
  @云中羊 1楼 2013-12-23 14:01:00
  竹子老师的经历很坎坷。读后令人感叹!问候!

  -----------------------------
  谢谢杨老师阅读。小时候比较艰苦,没有读到书。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25 19:43:00
  在当农民的日子里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四
  有一天,生产大队的党支部书记问我二哥:“你弟的学习成绩不错,你是否还送他读高中。”二哥回答说:“父母去世,没有经济能力,弟要读书的话就要靠政府资助了。”(那时升学读书考试成绩只做参考,主要看政治表现, 要政府部门推荐。)我知道读高中是没有希望了,对于一个想读书的人来说,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我不怪谁,要怪就怪家里穷。听乡村的老人说过“福不过三代”的传说,可能是在我祖父的祖父那一代人,曾是远近闻名非常富有的大户人家,兄弟姐妹分银子用斗量,可是到了我父亲这一代就变成贫农呢?要是有钱多好,有钱就可以继续升学,有钱就能吃饱肚子,就一种单纯的想法,那时我15岁。
  忽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长大了,下决心一定要自己养活自己。乡村们也觉得我说话办事在同龄人中突然成熟起来,那时,农村是集体所有制。在生产队里集体生产劳动,靠记工分来分粮食。成年的男劳动力,每人工作一天记10分工。女的成年劳动力,工作一天记7分工。照理说,我还没有成年是不能记工分配的,但生产队照顾我,按女成年劳动力给我记工分,出工一天记7分工。起初,我经常与村里的妇女一起干一些旱地里的农活,比如锄地、挖土之类的活计。后来我自己向生产队长申请逐步做男劳动力的活,犁田、耙田之类的农活。农村人有农村人的活法,大家劳累着,但也快乐着。和乡村们在一起劳动,有说有笑,忽然感到这样的生活也很幸福。尽管脚上有泥,鞋里有土,手上有茧,身上有汗;吃粗粮,穿补丁衣服。
  除了在生产队里劳动,我还喂了鸡、鸭,还喂了一头猪。在乡村们眼里,我是一个很能干的小伙子,不但会干生产队里男人的活儿,还像女人一样能操持家务。乡村们夸我的时候,其实我有自知之明,插田我是把好手,那不用力气,只要眼尖手快,犁田也还算凑合,可是耙田就不行了,耙太重,我甩不动,该提的时候提不起耙来,所以耙不平。乡村们都说我好强,而自己觉得自己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男人的农活我必须会做,而且必须做好。才像个男子汉。那时就想着做一个好农民,养活自己,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想法。
  我独立生活的第一年,生产队年终决算,除了分得的粮食,还分得了9元钱的现金。钱虽少,但毕竟是自己的辛勤劳动的结果,我心里很开心。当时,在农村这种清贫的生活里,我已经够吃够用了。家里喂的鸡、鸭,宰一只,可以一个人从头吃到尾。幸福其实非常简单,“幸福就在你的身边”的俗语好像在这个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其中的含义。

作者 :曾晓华 时间:2013-12-25 22:45:00
  拜读精彩!圣诞快乐!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26 13:13:00
  @曾晓华 5楼 2013-12-25 22:45:00
  拜读精彩!圣诞快乐!
  -----------------------------
  感谢曾老师,问好!
作者 :庄晋玲 时间:2013-12-26 19:29:00
  精彩!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30 19:00:00
  @庄晋玲 7楼 2013-12-26 19:29:00
  精彩!
  -----------------------------
  感谢鼓励,问好!
作者 :贾小彦 时间:2013-12-30 21:51:00
  欣赏佳作!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3-12-31 12:58:00
  @贾小彦 10楼 2013-12-30 21:51:00
  欣赏佳作!
  -----------------------------
  谢谢阅读,元旦快乐!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4-01-05 13:20:00
  战友情缘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六
  和我年少时遭受的厄运比较,我又是一个幸运儿。
  一天, 一个当兵的来到我跟前,他个头不高,一身四个兜的军服倒是特别精神。他简
  单的问了一下我以及家庭情况,撂下一句“你等通知吧。”就匆匆地走啦。在这之前,我已经经历过政审、体检,这一次可能就是接兵干部来面试吧。当兵是我已久的愿望,去年没有征兵,今年我已经19了,再也不能错过机会了,我这样想着。没有消息的时候,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终于有一天,机会把我疲惫的身子从贫瘠的乡村推了出来,我被乡村们和胸前的大红花簇拥着,乘上了去县城的大客车,心中的高兴和自豪感淹没了一切,除了亲朋好友的友情,竟然对生我养我的家乡没有一点留恋感。我走了,留下的只是我的记忆。
  我们暂时住在县城招待所,等待明天乘火车开拔。接兵的干部给我们换发了新军装,当告诉我们去的目的地是北京的时候,我们高兴地跳跃,那种甜密的滋味不言而喻。首都北京,人人向往的地方,我们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是夜,那位我第一次见到的接兵排长拉着我的手,“陪我走走”他说。也许是他人生地不熟,需要我这个“保镖”,也许是我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他容易懂一些。不知是怎么的,那时,突然一种温暖感传遍我的全身,除了我的父母,长这么大了还没有谁这么亲切的拉着我的手,况且,这还是来接我当兵的排长,我真的特别激动。
  逛遍了小小的县城,走近一家小吃店。排长说:“来,我们吃一碗肉丝面。”我要付钱,说什么他都不肯。当时,对于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一碗肉丝面也是一份好的口福。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碗面其实是为我而买的。
  我们被火车运到河北涿县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训练。原来,去北京其实要在三个月之后。
  在三个月军训的日子里,我们冒着严寒,在艰苦的环境下学习摸爬滚打。我的队列、射击、刺杀、投弹,各个科目成绩均为优秀。其实,这些成绩都是因为有排长的鼓励,每一个疑难动作他都手把手的教。他单独外出总是喜欢带着我,我一直深深地享受着他的宠爱。新兵训练结束的时候,我们相处得已是难舍难分,但终究还是分开了,他回到了原来的连队,我被分配在北京房山县一个叫孤山口的村庄,连队的任务是打山洞。
  迎接我们的是二排排长,高高的个儿,一双瞳瞳有神的大眼睛好像充满智慧,他帮我提着背包,将我安置在早已准备好的床位。我在想,这位排长会不会和新兵排排长一样的好呢?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排长叫住我说:“今天跟我进城去。”吃完饭我就跟着排长和司务长上了一辆黄河牌双排座大卡车。排长告诉我是去总部拉军需物资。可是我的身体不争气,路程太远,我晕车了,吐了好几次,排长以为是柴油气味的原因,给了我一个口罩戴上,还是不管用。其实,排长是喜欢我,就是想带我进城看一看,根本没有别的事。和我一起分到这个排的还有三位战士,他只带了我一个。还带我到天安门照了相,我成了新兵中最先看到天安门的人。排长看到我晕车难受的样子,就说:“不知道你晕车。”好像很内疚的意思。
  没有事的时候,我在想,我的运气真好,走到哪里都有人庝,有人爱。也许这是对我缺少父爱、母爱的弥补吧。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4-01-08 20:00:00
  山洞厉险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七
  我说的这个山洞不是天然的山洞,而是当兵的打出来的。那时候我们每天8小时工作就在山洞里,与风钻、石头、沙子、水泥打交道。
  首先接触的是用风钻打眼放炮。山洞里比较凉,湿气重,我们进山洞一年四季都穿着棉袄,叫作棉工作服。进入山洞就好像与世隔绝一样。工作分三班倒,8小时轮换一班。我们用的那个打眼的风钻是靠洞外的空压机带动的,打的水钻,灰尘少一些。风钻不好使的话,水有时候就会往袖子里灌,弄湿了冰凉冰凉的。年轻人不会保护身体,空压机出了故障,等待空压机修复,就合着湿棉袄睡大觉,有些老兵得了风湿病。
  山洞里作业其实很危险的,我们这些“初生的牛犊”不知道害怕。有一次,快下班的时候,我和班长刚刚离开工作台,一块巨大的石头就从我们的工作台上掉下来,滚在班长的脚边一米远,如果我们晚离开几十秒,那就光荣了。当时我们惊呆了,想起来都冒冷汗。班长说这次没有遇难,是山神显灵。从那以后我才知道害怕。
  山洞是边掘进边“备服”,备服就是将洞子的上下左右墙壁绑钢筋、支模板、再灌混凝土,然后贴橡胶防水。洞子有三层楼高,所以,备服的时候必须搭架子。架子上面放木板,木板上面放铁板,砂浆就是我们这些当兵的一铲一铲一层一层的倒在铁板上,再灌进去的。
  一次三班的高同生在搭架子的时候,不小心从顶上的架子上掉下来,幸亏中间有根横着的杉篙挡了一下,只断了两根肋骨,保住了生命。领导把这次事故归咎于没有记安全带。但我亲眼目睹他刚爬上去,还没有来得及记啊。有人说他太笨,也许吧,在新兵连的时候,学齐步走,他就摆同边手,纠都纠不过来。
  洞子里干活很危险。要问累不累,累。苦不苦,苦。但谁都没有退缩过。山洞留下了我
  们年轻时的朦胧与渴望,给予我们一些寂寞与怀想,掩埋了我们在时间后面庝痛的伤口和淡淡的感伤。经历了这些,我知道了什么叫伟大,什么叫无私。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4-01-18 18:55:00
  梨园“桃花”
  ——《往事如烟》系列散文之八
  文/刘竹

  爱与被爱本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但我却遭遇过被爱的尴尬。
  那年,我们部队驻扎在北京房山县一个名叫孤山口的村庄里,那里四面环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沟,部队就在这隐蔽的山沟里打山洞。
  山沟没有平地的辽阔,却展现出山沟里独有的美景。那层层梯土,层次分明,庞山缠绕,可与大寨层层梯田媲美,所不同的是梯土栽满了果树。远看,一副绝美的梯土山水画;近看,一片绿色,高高低低,层次有棱有角。那些梨树、杏树、柿子树,一片一片的。每一颗树都形态各异十分好看,这种好看不像人行道上的树千篇一律。特别是梨花、杏花开时,漫山遍野,一片白,一片红,十分美丽。就在这片果园,我经历了爱的包围。
  那是鸭梨成熟的季节。为密切军民关系,每年的这个季节,我们都要为当地的老百姓割草(当地叫打草)。这些草是为过冬的牛羊准备的。寒冬,当地的老百姓就是用这些嗮干的草斩断之后拌料喂养牲口。
  那天,经过指导员短暂的动员之后,我们就各自出发割草去了。
  走进梨园,一股清新扑面而来,我分不清是梨园的清新,还是梯土上下之间斜坡空地草的清新,往往这时空地的草也是最旺盛的。树上挂满的鸭梨,有些已经成熟,并且伸手可摘,看着真是有些垂涎欲滴的感觉。我正望着那些鸭梨出神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一位小姑娘。
  “喂!当兵的,想吃梨吧?这片梨树是我家的,你吃吧。”
  “谢谢。我们指导员在会上说的,不能摘老百姓的梨。”
  “可这是我让你吃的呀,没关系的”小姑娘对我说。
  我这才端详这位姑娘。她,一身合体的粉红色的白边运动服,一头黑发扎成一个轻松活波的辫子,给人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暇的脸蛋透出淡淡的粉红,薄薄的小嘴带着俏皮的微笑,那种自信可爱的表情透露出一种纯净的美。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她。
  “桃花。”
  我突然觉得这个名字太土,就打趣的说:“这么好的梨园,为啥不叫梨花呢?”而她却认真地回答我,本来她爹是给她取名冯梨花的,她不喜欢梨花,桃花是红的,多好看啊,她喜欢桃花,上学的时候就改了名。
  “你呢?”她问我。我告诉她之后,她说:“竹,竹子,我喜欢,我家后院就有,哈哈!”
  她顺手摘下一个鸭梨在身上擦了擦递给我,我无法推脱,只好接受。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偏偏在一次军民联欢晚会的安排上,领导将我俩派对演《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唱段。在那些排练的日子里,加深了我俩之间的感情,不,准确的说是加深了她对我的感情。因为义务兵服役期间是不准与当地老百姓谈恋爱的,我根本没有从那方面去想。
  有一天,我去工地上班的时候,她在路上等着我,将一张纸条塞给我就走啦。我的天啊,这分明是一封情书嘛,说她喜欢我。看了之后我都羞红了脸。战友们取笑我走上“桃花运”了。我们的营房离她家不远,我在水龙头下洗衣服,她可以看得见。有时候我洗衣服的时候,她也搬一盆衣服来洗,还要帮我洗。我哪敢让她洗啊,战友们都笑话我呢。她见我回避她,就继续采取情书的攻势。
  说实话,说我不喜欢她,那是假话。只是当兵不能谈恋爱,我跟她说过,她不听。我很为难,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死心,又不伤害她的自尊心,就只好跟连队指导员汇报了这件事。
  也许是指导员做了一些工作,有一段时间我没有见到她。好在不久后,山洞施工已经完工,我们搬迁到北京城里解放军304医院盖楼房。临走的那天,我看到她站在村口,望着车上的我,眼里含着的泪水。我心里知道,她对我有一种质朴执着的爱,但这是不靠谱的浪漫恋情。可是,当我的目光与她对视的那一刻,我的心好像是蠢蠢欲荡了。我唯一能给她的就是让她痴情的目光跟着我的影子走出好远好远......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4-01-22 21:37:00
  自己捞起来。
作者 :sophiana2010 时间:2014-07-05 09:21:00
  好文:)
楼主竹子666 时间:2014-07-06 15:58:00
  @sophiana2010 16楼 2014-07-05 09:21:00
  好文:)
  -----------------------------
  感谢你捞我一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