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富贵龙门·人间五十年

楼主:花错s 时间:2015-12-28 09:35:22 点击:61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故事主要承接自两年前写的短篇:《兴衰》、《凉雪》。
  这个系列我之前写过《兴衰》、《凉雪》、《右手》、《云端》,还有没有写完的《坦达瓦之舞》。
  这些故事我会另外开一篇帖子放进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人间五十年】

  杜王朝覆灭后的第五十年,即夏王朝大兴六年。
  二月,昔日的富贵山庄庄主、夏王朝清明台首任殿前指挥使——杜青莲过世。
  时秋,夏王朝的第三任皇帝宾天,继任者追其为惠帝。
  新君登基,改元丰顺,大赦天下。

  ******

  秋意渐浓,落得满园悲秋。新任清明台殿前指挥使水承明是个很奇怪的人,他不许宫人打扫清明台的落叶。
  水姓,翀族贵族中的一支。自夏武帝营澈在翀族内部推行汉化以来,许多翀族内部原有的姓氏被中央强制汉化。水姓本姓花翼,在五十年前翀族推翻杜王朝政权的战争中,翀族三路出击,水承明的曾祖父花翼无疆曾任西南路大军的副将,陪同翀族当时的二王子营玉攻破落日城,一路挺进中原。夏武帝营澈一统天下后并不长寿,入主中原短短六年便英年早逝,在他死后,根据其意愿,战功最少却最是沉稳的二王子营玉继位,史称夏文帝。文帝营玉贤能仁孝,使得夏武帝人亡政不息,在位二十三年,进一步推行翀汉融合的改革政策,文帝取先君之名“澈”的左部首“水”亲赐近臣花翼无疆家为姓,以彰其股肱重臣之名。
  水家作为武帝、文帝改革时期的重要支持者,在清明台成立之初,花翼无疆之子水恩文便出任殿前副指挥使,深得两任君王信任。此后的几十年间,富贵山庄在清明台的影响力逐渐消弱,水家成为了清明台运作的主要操控者,从水承明父亲一代起,水家家主既是清明台殿前指挥使,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人世间,除了岁月,便只有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清明台作为直接对皇帝负责的特权监察机构,行事可越过司法批准,水家人专职专权,若不是有水一样清明,不朋不党,还有水一样千变万化的手段,恐怕从朝堂到江湖没有人能容纳下他们。
  水家的教育——学法、学忍、学捭阖。要做到“动心忍性,虚己受人”和铁石心肠,这种人多少都会有些毛病。水承明就很不正常,举止怪异,甚至有传言说他嗜痂之癖。朝中有些人认为他是疯子,弹劾他的奏折这些年从没断过,可没有人说他不公。
  ——这很难得,所以惠帝很信任水承明。新君继位,又有奏章弹劾水承明,新君只说了一句说:“水很清,这便很好。”
  水承明立在窗前,看在满园落叶正出神。
  杜青莲临死前送来个木头雕像,这雕像三眼、四臂、五面,是婆罗门教的湿婆神像。可这是什么意思呢?人之将死,其言何意?
  从二月杜青莲去世,水承明始终猜不出杜青莲的用意。那是青莲公子的遗物,那个传说中“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青莲公子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
  杜青莲,杜王朝时期他是江南富贵山庄庄主。他破坏中原政局,瓦解帝都朝堂,从而帮助翀族结束了杜王朝近三百年的统治,他分化中原武林,离间人心,在翀族三路大军南下时,使杜军不得江湖救援。夏王朝时期,翀族初入中原,根基不稳,前朝旧族暗地里蠢蠢欲动,各阶层利益分配被迫重组,民心浮动,又是杜青莲,领武帝营澈之命建立清明台,组建朝廷信息网络,把控天下舆论,扶正朝堂,特权监察。
  杜青莲、湿婆、富贵山庄、清明台······一连串的词在水承明的脑海里闪过,可怎么也拼接不到一起去。
  头,很疼。思绪乱地就像窗外被风卷起的落叶。
  水承明卷起左手衣袖,露出小臂,撕下一块刚刚结好的痂放进嘴里。疼的,却还是头。

  *****

  新君登基,天下大赦。
  ——这本与天牢无关,天牢是设置在京由朝廷直接掌管的牢狱,是关押重刑犯人的地方。而所谓十恶不赦,天下大赦本就应与天牢无缘。
  可偏偏,大赦执行当天就有人从天牢里出来。
  这人白发苍苍面色如蜡,双眼无神,身型佝偻。是岁月雕琢的朽木,好像一幅将死的走肉,看不出年岁。
  太久没见过阳光了,他已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好像是姓杜、小的时候住在江南君临山的顶峰、他有个穿白衣服的哥哥······
  脱去手铐脚镣,他还是习惯的一步探出去,一步再跟上来。明明已经这样走了不知多少年月,可还是没有方向。
  天下大赦,怎么就把他放了出来?
  天下之大,他能去哪?
  人间五十年,天地恒不变。
  人呢,皓首苍颜,迟暮残烛。
  老人忽然抬起头,他想起来了,他叫——小弑。

  ******

  (未完待续)

  小弑凭着记忆里在街面上走着,可毕竟五十年没有出过天牢,这京城也不是五十年前的样子,走着走着竟走进了不知名的深巷。
  “老人家,你掉东西了。”说话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完完整整的一个小叫花子。巷子里四下无人,这小叫花估计先前是躺在街边杂物后睡觉。
  小弑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了地上的纸。原来安排他出天牢的人在他的衣服里塞了张银票。小弑回身捡起这张银票,一百两,还是五十年前的板式——天荒地亦老,国破钱庄在。
  多么可笑,人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却不及金钱恒久远。
  小弑掸掸银票上的灰,揣回怀里,转身要走。
  “诶,你别走啊。见面分一半啊!”
  “这本就是我的。”
  “我刚才要是捡了不给你,你是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你若捡了,命就没了。”小弑苦笑着,心想这小丫头懂什么,这张银票是他唯一线索,是某个人牵着他的引线,这个一个局。对线那一头的人而言,所有的搅局都必须死。
  小叫花一听这话却急了,叫嚷着:“臭老头,你敢威信我?知不知道这片是谁罩着的?”
  小弑也不理她,一步探出一步跟上,自顾自向前走。
  小叫花显得更生气,吹了声口哨。
  小弑走的很慢,没走多远就被四个赶过来的小叫花围在了中间。他停了下来,并没有直起他佝偻的身躯。
  其中一个高大点的小叫花指着小弑,说道:“怎么的,蓉妹妹,这个老头欺负你了?”
  “强子,这老头吓唬我,妹妹我好害怕。”
  “不怕,蓉蓉,这事强哥替你出头了。”说罢,强子提起拳头就要打。这个强子虽然没有正经练过功夫,但这一拳却真真的带着一股江湖上打把式卖艺的力道。
  小弑微微一侧身,躲过了。
  强子有点吃惊,没想过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能躲过,用眼神示意跟他一起来的三名小叫花,一起动手。
  四个人一起上,小弑没能躲过去,一拳就被打倒在地。虽然这四个小叫花没练过武功,但在京城的街面摸爬滚打了这些年,还都有些本事,下手没有留情。
  看眼老头被按倒在地打了一会,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蓉蓉突然喊了一声:“强哥,不好了,这老头没动静了,你们快跑!”
  小叫花们停下手,都看向带头的强子。强子一愣,随即一想,这老头确实没了动静,都怪自己刚才急着在蓉妹面前表现,把对方是个快死的糟老头的事给忘了,好在深巷里四下无人,快跑吧。
  强子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嫣然一副好似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样子。又假意试了试小弑的鼻息,这才示意另外三个小叫花,跑!
  他们四个跑的很快,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蓉蓉没有跑。等他们都跑没了,蓉蓉暗骂了一声:“四个大傻子。”又十分得意的想着即将到手的一百两银票,她来到小弑身前,俯下身在小弑身上开始翻找银票。思忖着,自己好像记得这老头刚刚把银票放在了怀里,说不定不止这一张大票呢······
  突然,一只干枯却有力的手抓住了她。
  “姑娘,这银票真的不能给你。”

  ******

  小弑背着已经被吓晕了的小叫花子,一步探出一步跟上的慢慢走着,并不显得很吃力。
  原来,之前四个小叫花并没有伤到小弑。相反,小弑倒是想看看这把老骨头还硬不硬实。结论是,这身体还能勉强用一用。
  这个叫蓉蓉的小叫花子子心眼多,并且够贪够狠,小弑觉得她以后可以跟着自己,将来有用的着她的地方。
  先要找个地方落脚。本来小弑没有什么目标,准备先去清明台找那个人。发现银票的时候又准备去通易钱庄,但被这几个小叫花子一闹,他改变主意了。
  小弑觉得,他需要认真了解一下现在这个社会了,他所知的世界还是五十年前的杜朝,眼下如果连京城的街头巷尾都走不明白的话,他就真的只能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他不是狗,讨厌这样被人牵着走的感觉。

  *******

  (未完待续)
楼主花错s 时间:2015-12-28 09:38:25

  
楼主花错s 时间:2015-12-28 09:55:38
作者 :杜青莲 时间:2015-12-28 14:08:40
  应该是容容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