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武侠文学的哲学原理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19 13:24:18 点击:500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国的文学源远流长,先秦散文楚辞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种类繁多。唐诗是个高峰,唐诗以后,词就差了点,长短句,就不那么严格了;到了曲就更随意了,市井气渐浓;到了小说的时候,街头巷议,生活的流水账,文采就更差了,因为字数多了。文言文,本来就是一种浓缩的文体,以字数少为美。



  不过,小说的出现至少证明了一个事实:造纸技术越来越发达了。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嘛!所以,小说的出现实在是科技发展的必然。



  但是,我很长时间还是不喜欢小说,后来喜欢了,也是仅限于四大名著、鲁迅短篇、古龙小说,还有高罗佩的一套《狄仁杰》,其余的极少看,再后来认识了白师弟,白师弟说:“唯有诗歌才能不朽!”对此,我深表赞同。



  小说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本来就不高,结果百家讲坛某位老师说,武侠、言情、科幻、侦探可以称作四大通俗类小说。可见,武侠小说的地位更糟糕,通俗里面的通俗,那还有什么可看的呢。怪不得古龙先生一直梦寐以求提高武侠文学的地位,因为据说一些“智慧很高,很有文学修养的人”经常跟先生说:你能告诉我武侠小说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吗?



  十几年前,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室友的一位朋友(mm)来宿舍,看着我的书架,里面摆着两排珠海版的古书和几本厚本压缩的金书,说道:“你这么大的人了还看武侠啊?”轻蔑之气明显,当然也可能是无意的,我心里鄙夷地想:“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你懂什么”,但面上还是保持了微笑。



  随后,为了“以德唬人”,我还是买了一些康德、黑格尔、孟德斯鸠、卢梭的书,让这些有分量的哲学宝典来镇楼,看那些人还说什么。当然,这些书我基本看不懂。。。



  我对小说加深了印象,在于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先生一直说的人性,随着阅历的增加,我发现国人其实是“言”、“行”、“心”互相分离的,说的不一定等于做的,做的也不等于想的,心里想的才是一个人最真实的本性,但是很可惜,一个人的“心”外人是无法琢磨的,有时候他自己也很难弄清楚,而且会随着时间、外部环境不断变化。



  所以,史书只能记言记行,但是描绘不出心理,司马迁不可能知道项羽临死前想的是什么(能听到一句遗言就不错了,当时又没有录音笔)。而人的“心”才是一切社会活动的主宰,要想描述心理,小说就是个不错的体裁。反正是虚构的事实,可以不受很多条条框框的限制。



  所以,小说(以及其他文学体裁)的首要使命就是传递思想、传播价值观,你想通过文字的堆积来表达怎么样的价值取向?是正的还是负的?这才是关键。



  所以,很多现在的穿越、恐怖、宫斗的作品都是极其无聊的,甚至是在传递负面的价值观,这些小说(及影视)可以统称为“文字垃圾”、“文化鸦片”。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19 13:51:00
  回归正题,谈武侠小说。

  2009年,兵马俑老兄来津的时候,我跟明明作陪,席间自然是聊武侠,大家讨论喜欢武侠是为什么呢?后来俑兄说:“喜欢武侠的人内心都追求自由”,这句话,连同俑兄在卡拉OK里唱BEYOND的“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给我印象很深很深。

  俑兄还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资深古迷就问他一个问题就行了:傅红雪的酷跟西门吹雪的酷有什么区别?(答案是:傅酷内容大于形式、西门酷形式大于内容),我一度将其设置为富贵山庄新成员的验证问题。

  关于为什么喜欢武侠,作家吴思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金庸给我们编了什么梦?》吴思认为武侠梦就是国人的皇帝梦,首先在这个梦里可以保证自己不受伤害(主角不死定律),然后就可以练神功、娶美女、当盟主,一统江湖,个别主角还有归隐戏码。。。

  李敖好像也说过,以他的智商和学识绝对不可能相信(武侠)那些胡诌八扯的故事。

  当然,武侠小说而已,又不是历史,甚至也不是历史小说,那些故事的确荒诞不经,从科学上讲左脚一踩右脚背怎么就能飞了,从经济学上讲大侠行走江湖哪儿弄来的银子等等。。。

  这些都是表象,关键是,通过武侠要传递什么样的价值观,这才是最重要的。

  否则,那么多人写武侠,为什么成名的就寥寥数人,很显然,绝大部分所谓的武侠作家仅仅停留在“掉悬崖、钻山洞、捡秘籍、练神功、娶美女、一统江湖”的层面。读者可不是好骗的,脑残者毕竟是少数,大浪淘沙过后,只有金子才会发光。

  武侠的问题,说到底,就是哲学问题。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19 14:33:00
  长街曾经在群里说,有一次参加一个聚会,席间一个人说“如果西方价值观是平等、自由的话,中国价值观是什么呢”,一个mm(怎么又是mm?)脱口而出“真、善、美”,长街默然□□□□□□(此处省略五百字,详见群聊记录)。

  如果以站在太空,俯视地球的姿态来,世上存在两大“文化”体系(有人也说叫“文明”,为了“文化”与“文明”这两个词,大师们喋喋不休地论证,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文明,我却觉得无聊,再吵下去就是孔乙己的茴香豆,就看做一个词好了,何必寻章摘句老雕虫呢)。一大体系是东方,一大体系是西方。

  东方文化源于两河(黄河、长江),西方文化源于地中海。由于地理、气候的原因,东方人爱普遍种植农作物,西方人却是各干各的,大家交换产品。基于生产力的原因,形成了不同的性格。种植农作物的民族,自然要看阳光、降雨量,这直接影响到农作物产量,因此不得不对其高度依赖,久而久之,形成了高度的依赖性,期盼和平稳定的大一统环境,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庄稼才长得好,大家才有饭吃。而西方则讲究等价交换,多少布换多少米,多少铁换多少盐,我需要什么就换什么,只要遵循等价原则就行。

  所以,东方更加集体主义,西方更加个人主义。

  但是,农耕经济自给自足性非常强,你耕田来我织布,一家人就有饭吃、有衣穿,对别人的依赖性就降低了,有个神话传说叫牛郎织女,灰常典型地描述了东方的耕织文化,在这种情况下,其实是不必要讲什么诚信的,因为生产力不需要,有一片地、有水源就能养活人,饿不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往深里去想,割据的基础很强,这方水土的人不依赖你那方水土的人。西方则不然,固然是大家交换,但一旦有人不遵守规则,不讲诚信,漫天要价,得了,大家都不跟你做生意,你卖布的就天天吃布去吧,或者你卖米的看看能不能穿着米出门。所以,又不得不互相依赖,建立统一的规则。

  这就是国情,东方是大统一、小割据,西方是名割据,实依赖。中国面积跟欧洲差不多大,但中国是一国,不同的省份有不同的民风、方言,有时候还有地域歧视与攻击。欧洲则是很多国家,掐来掐去,最后发现还是组成欧盟好。

  当然,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很长很长时间后,人的性格也会改变,这是后话。

  还是回到那个长街那个话题,其实,东方的价值观就是两个字:秩序。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19 15:10:00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尤其是公元前600至前300年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大概是北纬30度上下,就是北纬25度至35度区间。这段时期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的文化传统,也一直影响着人类的生活。

  轴心时代,就是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

  春秋战国是我国思想史的辉煌时期,号称诸子百家,其实没那么多家,后世有好事者总结了“三教九流”,拼凑了九个流派,难免有凑数的嫌疑。在我国,12345678这8个数基本还能算实指,从九开始,十百千万兆亿基本都是虚指,它们基本都表示“很多”的意思,并不表示10的1次方、2次方、3次方、4次方、6次方、8次方。。。

  诸子百家,影响最大的主要是4家,儒、道、墨、法。

  前期影响较大的是儒家、墨家。后期影响较大的是儒家、法家。

  武侠文学的源头就是墨家。

  先生也曾探讨过武侠文学的源头,他在《关于武侠》中说道——“关于武侠小说的源起,有很多种不同的说法‘从太史公的游侠列传开始,中国就有了武侠小说。’这当然是其中最堂皇的一种,可惜接受这种说法的人并不多。因为武侠小说是传奇的,如果一定要将它和太史公那种严肃的传记文学相提并论,就未免有点自欺欺人。在唐人的小说笔记中,才有些故事和武侠小说比较接近。”

  其实,《史记》并不是非常严肃,它的原名是《太史公书》,并不是官方的史书,后来才成为二十四史之首的。它的出名在于文笔很好,写的非常生动,鲁迅先生评价说“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其实里面很多事迹都是司马迁想象出来的,因为当时科技并不发达,司马迁个人的力量也很有限,实在难以对很久很久以前发生的事进行考证,汉朝以前很多人的对话(还有不少是悄悄话),司马迁并没有录音和视频,他是怎么知道的?

  小说的核心在于价值观,价值观源于“心”,对心的探究就是哲学,还有哲学的兄弟,宗教。

  武侠文学源于哲学,那是毋庸置疑的。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0 10:56:00
  儒家、墨家号称两大“显学”。两家在意识形态上有着明显的不同。

  先说儒家,有人说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一直是儒家治国,科举、儒家、读书人,其实严格意义上的儒家,只存在于周朝,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儒家的主张就逐渐淡化了,到了西汉,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时,已经是修正主义的儒家了,绝大部分是法家思想。

  儒家的创始人,是周公(姬旦),武王伐纣建立周朝后,考虑到当时实际情况,采取了“联邦”制度,以血缘关系为核心来管理社会,周天子作为中国元首,统一管理天下,将自己的儿子们分封到各地,建立“国”(相当于省),国君继续在省内分封自己的儿子们,建立“家”(可以理解为邑、相当于县,不是家庭),家以下就不分封了,嫡长子当“家长”(不是老爸,而是县委书记),其余的儿子当“士”,可以分到一部分钱,不用种地,算是最低等的贵族,协助嫡长子们治理天下,这就是修身(学本事)、齐家(协助治理一县)、治国(协助治理一省)、平天下(协助治理中国)。

  儒家,就是“士”的流派,当时的生产力并不发达,治理国家不需要懂什么经济,懂礼节就行了,“士”的主要职责是充当“司仪”,所以儒家也可以理解为“司仪家”。

  在周朝的“联邦”制度下,天子并不能独裁,天下是老姬家的,天子、国君、家长及士大夫们,大家都是同一个老祖宗(个别除外),每个国君都有自己的军队,如秦、晋、齐、楚等,可以有效遏制天子的胡作非为。

  所以,儒家的本初主张是“贵族共和制度”,天下一起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意思是,你君主要有君主的样子,大臣才有大臣的样子,你父亲要有父亲的样子,儿子才有儿子的样子。换言之,君主不像君主,大臣就可以不鸟你,父亲不像父亲,还能指望儿子孝顺?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这实在是后来法家的主张,或者说儒家修正主义的主张,那个年代的生活是家族接力赛,一代人跑一棒,跑完了下一代接棒,如此循环。君是周武王的嫡系,臣也是老姬家的子孙,只不过是旁系而已,哪一任天子敢随随便便残害同族?不怕文王武王降罪么?那个年代的父对子也有礼数,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子女是上天派来为你延续家族后嗣的,不是你的个人财产,是家族的未来,家长只是监护人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下一辈的地位恐怕还要高一些,岂能随便生杀予夺?不怕先祖降罪么?

  如此说来,儒家的主张,类似于西方的君主立宪,比皇帝独裁制度好多了,可是,为什么墨家反对呢。

  墨家认为,天下人都是人类,理应该人人平等,儒家主张以血缘为核心,只爱自己的亲属,贵族们只爱自己,通过世袭,代代相传,而且同一个人的孩子还分为嫡子、庶子、长子、次子,等级森严。贵族们通过通婚、结盟等形式,保持统治地位,永恒地剥削穷人。穷人的孩子们则毫无机会,父辈种地,儿子生下来也就跟着种地,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这是赤裸裸的不公。

  儒家认为世界应该是金字塔型的,天子、国君、士大夫、平民,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就应该处在不同的阶层,贵族们是上天的后代,是上天派来的统治平民的,天经地义。墨家认为这根本就是骗人的,贵族们哪儿是天授的,分明是想当年战争的时候,你们部落打赢了,胜者王侯败者寇而已,一旦有一天别的部落打赢了,你们就不是贵族了,人家就是贵族。

  不过,新贵族又会走老路,说自己也是天授的,如此一来,战乱纷纷,对社会破坏力极大,而且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所以,墨子主张,天下人人平等,不要只爱自己的亲人,要“兼爱”,不管他跟你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彼此都是兄弟姐妹,如果能做到这样,就不会攻打了,这就是“非攻”。

  儒家的理想国是贵族世代统治、平民世代忍受的有“秩序”的国家;墨家的理想国是人人平等的“公平”社会。

  平心而论,两家的主张都有道理,人类目前是地球的最高级生物,可进化是没有止境的,人类只是进化中的一个环节,如同白垩纪的恐龙一样,恐龙统治了地球近2亿年才灭亡,人类才刚刚开始,将来一定有更高级的生物,所以人类是有缺陷的,自私性就是人类很大的缺陷之一,是进化的必然,是无法改正的。所以儒家的贵族共和制度看的近,符合人性的弱点,人天生就爱自己血缘近的,怎么可能会爱毫无关联的人呢?墨家的人人平等社会则看得远,人类必将逐步克服缺陷,一点一滴走向公平正义的理想世界,当然,这个过程很漫长,极其漫长。也许要像恐龙一样,要2亿年。

  墨家的组织性很强,首领叫“矩子”,成员叫墨者。每一任“矩子”由选拔产生,并不是子承父业式的世袭,很忠实地践行自己的理想国。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规是圆规,用来画圆的,矩是直尺,用来画方的,一圆一方,形象地说明了儒家和墨家的处世法则。后世有人总结中国人的特点,是外圆内方,像铜钱一样,外圆倒是真的,至于是不是内方,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再说了,光内方有什么用,不表现出来等于0,一个人心里想着仁爱却杀人放火,怀揣着爱国心却去当汉奸,他的仁爱、爱国从哪里体现呢?

  墨家们一直坚定信仰,四处践行自己的理想,发扬兼爱、非攻、止战的理念,想当年,鲁班为楚国发明了一种攻城工具——云梯,想要攻打宋国,墨子听说了,就赶紧赶去阻止,楚国不听,墨子就用腰带、木板做模型,墨子守城,鲁班攻城,一番沙盘推演后,墨子赢了,楚国放弃了攻宋。完事后,墨子往回走,路过宋国,天下雨了,墨子想进城避雨,守城的人却让不让他进——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墨子,可见墨子并不图宋国的好处,而且宋国人也没有人人平等的理念,他们强大了也许比楚国更狠。但是墨子不管这些。

  我践行我的主张,与别的无关。

  这就是侠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精神,如果是想着被救人感恩戴德或者重金回报,然后才拔刀,那就不叫侠士了,那是商人,而且还是奸商。

  墨家精神就是武侠精神的发源。

  但是墨家还是败了,没有成为主流,因为但凡看得远的,在近世很不受欢迎,儒家在周朝兴盛一时,但是,实际上也败了,出来一统天下的,是法家。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0 11:41:00
  墨家的主张本人认为是极好的,兼爱、非攻都快接近共产主义了。而且墨子还发现了小孔成像等物理现象,可谓是科学家,但是墨家解决不了一个现实问题,吃饭。

  古代的农耕技术并不发达,虽然我们一直在苦苦钻研,但直到建国后,很多地区都是牛耕田,手扶木犁,那可是两千年前的技术啊,可想而知,古代的亩产量有多少,而且也没有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玉米等外来农作物要等到很晚很晚才从墨西哥传入,人口与粮食的矛盾,是人类社会的首要矛盾,僧多粥少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一碗粥100个和尚来喝,就算是神仙来分粥,也无法做到公平,每人吃一粒米,那就都饿死。。。结果只能是打,谁打赢了谁吃。

  大自然很是冷漠无情,我就这点产出,只能供养这么多人,那么其余的人怎么办,你们自己想办法。无奈,人类只能自己掐了,战争、疾病、天灾是引发社会动荡的三要素,其结果都是减少了人口,使之与资源的承载力相适应。然而,古代是认识不到也没有措施计划生育的,相反都认为多子多福,所以人口膨胀-资源危机-人口减少-与资源适应-然后再膨胀。。。就是旧时代的主旋律。二十四史把社会治乱总结为帝王个人的道德,末代帝王荒淫残暴,开国君主仁慈开明,完全看不到这其中的自然规律。而事实正相反,末代帝王大都是凄凄楚楚很可怜的(所以输了),开国君主大都是面狠心硬杀人不眨眼的(所以赢了),之所以反了,是因为舆论操纵权的不同。

  所以,墨家的主张不可能成为官方的主流价值观,

  墨家主张公平,所以失败了,那么主张秩序的儒家为什么也败了呢?按理说如果墨家失败,那么儒家就是赢家。但实际上,儒家虽然主张秩序,但也是主张公平的,局部公平,贵族内部公平,不让皇权独大,由贵族们集团说了算。

  在一些情况下,公平与效率是可以兼得的,但是在古代基本是矛盾的,要公平就得牺牲效率,要效率就不讲公平。很难做到兼得。所以,墨家的纯公平败给了效率,儒家的半公平也败给了效率。

  法家最后一统江湖。因为法家彻底不要公平,只要效率。

  有些同志还幻想,要是中国古代不用儒家治国就好了,一提起来就是封建社会、两千多年、儒家,仿佛满是血泪史,孔老夫子想洗也洗不清了。这些同志们天真的认为,如果法家治国一定是富强民主文明的东方大国,怎么还可能被称为“东亚病夫”呢?

  太不了解中国字的含义了,一字多义在我国是很普遍的,最简单“打车”的打跟“打人”的打是不一样的,难道说出门打车就是对着出租车拳打脚踢么?

  同理,法家的“法”不是宪法的“法”,法家的治国之术,也不是今天的依法治国。今天的宪法是经过人民代表制定的,法家的法是皇帝制定的,今天的法是自下而上的,代表人民的利益,约束政府的行为,法家的法是自上而下的,代表着皇帝的利益,约束人民的行为,现在的法讲究责权对等,有权力也有对等的义务,法家的法,皇帝有权力无义务,人民有义务无权利。。。

  所以,法家的法与现代的法不仅不是同义词,而且是反义词,法家应该被称为“刑家”,古代也没有什么法律,那叫“刑律”,古代更没有什么依法治国,只有以刑治民。

  自从秦始皇统一六国以来,最迟从汉武帝罢黜百家开始算,一直到清朝,都是法家在治国。

  因为法家最有效率。

  秦国正是采用了法家思想,取消了儒家以分封制、宗法制为核心的贵族联邦制,代之以中央集权,皇帝一人独大,所有人都是他的奴隶,全天下只听命于他一人,才集中起了庞大的人力物力,灭掉了六国,统一了江湖,进入了帝国时代。

  儒家的贵族联邦制度进入秦朝,已经名存实亡,因为这种制度下,虽然限制了天子的权力,但是贵族之间互相扯皮,甚至互相争战,人民饱受苦难。还是只供养一个皇帝吧,老虎再能吃,也就是一只老虎而已,要是养着一群狼,那会更糟糕。所以大一统、大统一的帝国,某种意义上讲也是民心所向。

  只是,对于人民而言,是没有选择权的,在贵族联邦制度下,要受贵族们的剥削,在帝国制度下,皇帝极其仆从们照样也要剥削,阶级社会不灭,阶级压迫就普遍存在,不因为换了一个政体就消亡了,一只老虎和一群狼哪个更好?其实没有好,只有都坏,老虎和狼都不是好东西,都会吃羊,只不过从心理学上讲,在被老虎威胁的时候也许会怀念狼,而被狼威胁的时候则会怀念老虎。

  最彻底的办法是消灭所有的老虎和狼,一只都不剩。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0 12:20:00
  儒家不喜欢墨家,法家更不喜欢墨家,韩非子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所以儒墨之争在法家眼里就像三国演义,曹、刘、孙忙活了大半天,结果被司马懿一家收了天下。

  在法家的眼里,天下只有一个皇上,他是最聪明的,尊贵无比。其次就是我们法家弟子,协助皇帝治天下。其余人统统都是臣民(与奴隶无异),谁也不准对皇权提出质疑,儒家不行,墨家也不行,你们都不许有自己的思想。

  法家模型最契合人性的弱点,所以很成功,秦始皇统一六国并不是偶然的。

  董仲舒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大规模地对儒家思想进行“修正”,以适应新形势。都说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实际是罢黜百家独尊法术,很早人们就意识到汉武帝那一套是“表儒里法”,书的封面写着“孔子著”,翻开来读全是“韩非子语录”。所以批评儒家的人,很多是只看包装的。

  在贵族联邦制的周朝,墨家还有生存之地,还能成为显学。到了帝国时代,墨家就逐步被打压了,很明显,强势的法家要的是一统江山,并不要百家争鸣。天下只有“王法”,别人只能乖乖当奴隶,你墨家还有自己的主张,岂不是要造反么?

  因此,皇帝既要派兵镇压农民起义,防止以武犯禁,又要派捕快抓不听话的文人,大兴文字狱,防止以文乱法。

  儒墨同悲!

  两千多年的封建桎梏,造就了一个个孱弱的灵魂。

  世间万物,大都有优有劣,有劣有优。儒家的理想国虽然存在着一个庞大的贵族阶层,但是起码有人能制约皇权,而且拥有一定数量“士人”精英阶层,如果这些人集中精力从事科学研究,或许局面会更好。

  墨家的理想国,人人平等,互相关爱,没有了征战杀伐,如果能解决资源与人口的矛盾,那就是天堂。

  法家也不是一无是处,能最后胜出,说明有自己独特的优点,那就是超强的集中动员力,虽然牺牲了公平,但是保障了效率。

  形象一点地说,墨家只要公平、不要效率,儒家半公平、半效率,法家是不要公平、只要效率。

  所以,儒家既可与墨家兼容,也可与法家兼容,而法家,才是墨家的大敌。
作者 :异流子 时间:2014-09-22 04:53:00
  好久没来,老杜可好?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3 11:06:00
  我也好久没来 也还好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4 13:15:00
  世界上有两件事最难,第一是把你的钱装到我的口袋里,第二是把我的思想装到你的脑袋里。

  很明显,第二件事更难,也是很多人前赴后继孜孜以求的,包括诸子百家。

  有两件事是国人都喜欢的,锦上的花、雪中的炭。很显然后者更好。

  儒家是基于性善论来的,让人听话的方式就是锦上添花,通过给你赏赐名誉、物质等正面的东西引导;法家是基于性恶论来的,让人听话的方式是雪中“抽”炭(才不给你送呢)。因为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如果有锦的话,未必稀罕在上面添一朵花,但是如果天在下雪,你把我的炭抢走了,我损失就大了。因此,大多数人未必喜欢得到多余的,但是他们绝对害怕失去现有的。

  这就是法家的治国准则,因为你畏惧,所以我就有办法了。用法家思想来治国,很简单,很高效,让你感到害怕你就听话了,我不需要什么大投入。所以法家最终赢了。

  这其实也是很悲哀的事情,它集中反映了人类的劣根性,一个人可能并不在意对他好的人,但是却非常在意那些能给他带来伤害的人。电影《英雄》里面,秦始皇说:寡人悟到了那最高的境界——人就是剑、剑就是人。。。

  人类只是大自然进化过程中的阶段性生物,目前不很完美,甚至很不完美。

  以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用冰冷而犀利的眼神,看穿了这一切。

  墨子也看穿了这一切,不同的是,墨子想改变这种局面,所以墨家子弟舍生就义、慷慨赴死、扶危济贫、摩肩接踵,想着天下人不论血缘,都亲如一家,人人平等。

  韩非子冷笑着说:别费劲了,人类是不可能克服自身缺点的,就如同一个人不能自己抓着自己的头发离地,所以,不如因势利导,为自己学派谋福利吧,既然阶级社会无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成为统治阶级,总比成为被统治阶级好,反正你不剥削,也有人剥削,还是自己剥削好一点。

  法家便制定了严刑峻法,以治天下。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4 14:12:00
  法家这么牛,就没人管得了吗?的确管不了。但是,法家也不是什么都管得到的。

  华夏帝国的幅员这么辽阔,封建社会有没有手机、电话、更没有电脑,传递个信息都是骑着马跑,所谓的六百里加急是也,那么大的地盘,那么多的人,官其实并不多,一个县,只有县令(县委书记)、县丞(秘书长)、县尉(副县长兼公安局长)、主簿(秘书),还有县令自己聘的师爷、账房,以及数十人的衙役(没有编制的临时工)。

  县下有乡,乡下有里,就这么几个县领导如何管的了众人啊,首先,在古代的生产力条件下,基本没什么大事,就是种地、收割、继续种地、继续收割,没有那么复杂的GDP,也没有什么工业,好管得很;第二,县以下,历来是乡民自治、宗族(家族)自治。中央集权只到县一级。

  乡、里相当于特别行政区。

  古人安土重迁,又喜欢多子多福,在一个地方呆久了,基本是世世代代住在那里的,一代一代繁衍,血缘关系很稳固,一个村(或自然村)基本是一姓,大家都是亲戚,辈分高、德高望重的老族长掌管大小事务(主要是家长里短)。古代的名门望族,一说就是郡望,X郡X氏,表现的就是根植于地区的家族势力,家族与家族之间可以通婚、可以打仗(架)。每个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标志,比如说家训、家教、家风,甚至职业。比如楼主所在的村子,康家就出石匠,算是石匠世家。

  所以,封建社会其实是大统一、小割据的,都城的皇权至高无上,但在基层,每一个村、自然村,都是族长说了算,山高皇帝远,春风不度玉门关。

  所以,儒家的意思形态,一直在基层默默实践着,每一个村、每一个家族,就像春秋战国的诸侯国。封建社会的意识形态,一是表儒里法(对外宣称独尊儒术,实际是法家之术);二是下儒上法(县以上是法家的中央集权,县以下是儒家的乡民自治)。

  很多人喜欢把儒家、法家对立起来,有的挺儒批法,有的批儒挺法,其实这二家是可以兼容的,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二者都强调“秩序”,所不同的是,儒家喜欢有限皇权、贵族共和的联邦制度,法家喜欢皇权独尊、余皆臣民的集权制度。最后的结果就是官员们听皇帝的,基层百姓听族长的。中央委派的县官与地方的世家大族互相勾结、博弈。红楼梦的“四大家族”、“护官符”说的很清楚了。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4 14:43:00
  不要怪读书人没有骨气,不要惊讶为什么一个个读着圣贤书长大的孩子,科举做官以后就变成贪官污吏了,圣贤书里面讲了爱民如子,圣贤书也讲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圣贤书也讲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圣贤书更讲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问题是,读圣贤书的时候,开启的是儒家模式,中了科举以后,开启的是法家模式,模式都换了,前朝的尚方宝剑怎么能斩本朝的官呢?

  有人说了:“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儒家的“三纲五常”害人不浅啊!

  可是翻遍了儒家经典,也找不到出处,倒是《韩非子》里说了“臣事君,子事父,妻事夫。三者顺则天下治,三者逆则天下乱,此天下之常道也。”

  孔子说的是:“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孟子说的是:“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言外之意,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你对我不好,别怪我不客气。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这句大逆不道丧尽天良的话是谁编造出来还栽赃到儒家头上的,除了剥削阶级的总头目及其喽啰外,还会有谁呢?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4 17:02:00
  儒家和法家还能联合,各自有各自的试验田,墨家就没这么幸运了,无论是帝国制度的中央还是乡民自治的地方,都无法容忍墨家的“乌托邦”,墨家找不到试验田。

  有人(不乏学者)说;墨家是黑社会!理由是墨家有自己的一套思想,还有内部惩罚措施,照此说来,每一个乡里的大家族都是黑社会,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天下皆黑,那也就等于天下皆白了。

  其实,墨家并不是黑社会,它与黑社会恰恰相反。

  黑社会的存在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统治的全覆盖”,虽然帝国的法是“不平等之法”,但是它表面上也是标榜公平正义的,比如说什么“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果真照着帝国的“明规则”去执行,即便是不平等之法,帝国也会运转的很好。问题是实际操作中更多执行的是“潜规则”,就连这“不平等之法”也难以落到实处,很多时候“人就是法”、“人大于法”,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对于剥削阶级而言,明的法律条文如果达不到自己的目的,那就来暗的,黑社会就派上用场了,达到目的后,三七分、对半分,那是后话。如果一时不和,还可以出手剿灭之,收买人心,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黑社会并不是官府的对立面,而是其盟友。通过明法律与黑社会两种手段,官府的统治会达到全覆盖。

  第二个原因就是乡民自治,既然在基层,春风不度玉门关,想必朝廷征剿的大军也到不了,农耕经济的独立性那么强,一小片区域就可以自我运转,少数不劳而获者便想到去找个山头占着,时不时下去骚扰百姓,过过二官府的瘾。如果聪明一些,注重合理剥削,与其他山头保持平衡,就能做到“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邻”。

  以上种种行径,跟墨家精神差的太远了,简直是对立面。墨家,可以视为古代的一个政党雏形,只不过一直在野。在江湖里,他们最像丐帮。

  有人说墨家在中国式微,“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到日本去了,武士道就是墨家精神。有人则认为日本其实受王阳明的“心学”影响更大。

  不论墨家子弟到哪里去了,但是墨家思想最后只能呆在文学里了,艺术是自然存在的反映,法家可以用严刑峻法钳制追求平等的行为,但是钳制不了追求平等的心。从史记、到唐传奇、平话小说到正式的武侠小说,塑造了许多行侠仗义的人物形象。

  阶级社会是一时无法改变的,这是社会规律,非一人之力所能及,但是思想是可以走的很深远的,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人民群众之所以塑造孙悟空这个形象,就是把自己一腔的反封建热情寄托在这个虚构的人物身上,降妖伏魔,对付黑恶势力。武侠小说塑造一个个见义勇为的侠客,也是为了声张正义,弥补官府的不作为,以个人、群体的力量,推动社会公平。

  康德说过:“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历久弥新,一个是我们头上浩瀚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的道德准则。”

  道义,就是每个侠客心中的道德准则,道之所在,义不容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为了捍卫世所公认的不用证明的高尚理想,不图回报,道义本身就是回报。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

  曹刿认为庙堂之上衮衮诸公实在是鼠目寸光之辈,不懂战,并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维护公平和正义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和应尽的义务,虽然曹某人一介布衣,国家危难之际,也要报国,莫非当齐国的大军攻破长勺、长驱直入时,只杀姬姓贵族不祸害平民百姓么?

  所以,该出手时就出手!

  武侠小说也好,其他小说也好,其他文体也罢,核心是价值观,情节与格式永远是次要的,如果价值观有问题,情节与格式越优美,危害越大。一味的重复“奇遇、秘籍、神功、美女、一统江湖”等俗套故事,哪怕将情节搬到别的星球上,也只是换汤不换药,在低等水平徘徊。

  先生写书,向来忌讳重复,不愿意把同样的情节换个名字再写出来糊弄世人,从早期到中期再到后期,一路探索和创新,风格转换明显,但灵魂坚持不变,值得后来者钦佩。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5 14:17:00
  时光永恒流逝,一转眼先生故去二十九年了,每年的九二一于古迷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以前,青猫同学总是在这个日子说“忌辰快乐”,我老是说他(或者是她)用词不当。现在,青猫同学也相忘于江湖了,不知快乐或不快乐。

  其实,快乐也好,不快乐也罢,都是人生的情愫,该快乐的时候快乐,该不快乐的时候不快乐,这才是性情中人。只快乐或者只不快乐都不可能,快乐的时候忍着,不快乐的时候装着,都不好。先生有快乐的时候,也有不快乐的时候。快乐的时候有酒,不快乐的时候也有酒,这就是快乐。先生的书也许不能给大家带来快乐,因为书中很难让人产生那种做梦式的代入感,但是却能陪我们度过那些不快乐的日子,不是锦上的花,更像是雪中的炭,用散发的热量,温暖我们的心房。真正重要的不是在乎你的快乐,而是在乎你的不快乐,古书、酒、朋友都是这样子的。

  一直以来都想着,如果厌倦了,就去过破了梅花盗之后李寻欢的隐居生活,住在孙驼子的巷堂小店里,一昼一夜,一碟豆干、一碟牛肉、两个馒头和七壶酒,闲暇的时候就刻木头,只要能看到后园小楼的灯光,心就安宁。

  可惜我辈凡夫俗子,难离十丈红尘,做不了曹刿,甚至也做不了侠客,但只要怀揣公平正义,坦然面对风雨,用微弱的萤烛之光,去照亮混沌世界,推动精神的进化,虽缓慢,总比碌碌无为和倒行逆施强,停滞者终究要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倒退者终究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道义者留下一点足迹,或一抹背影,足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寸心之争,生死忘矣”。谨以拙文纪念先生忌辰二十九周年。先生千古,武侠万年!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5 16:05:00

  
作者 :谁来与你干杯 时间:2014-09-25 16:14:00
  太长了。
作者 :谁来与你干杯 时间:2014-09-25 16:15:00
  长得令人发指。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4-09-25 16:44:00
  长街嘛 哈哈
作者 :痞人一游 时间:2014-09-29 10:09:00
  哈哈
作者 :花灵铃ye 时间:2014-12-06 16:25:00
  老杜一定是喝完了酒再来这里挥酒
楼主杜青莲 时间:2015-01-15 08:49:00
  多年未喝酒,难逢同饮人
作者 :尘之痞儿 时间:2015-01-19 20:36:00
  耶
作者 :越钴 时间:2015-05-27 12:00:00
  真不错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