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2013年秋季专题:追寻普鲁斯特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05:49:37 点击:1241 回复:5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今年是《追忆似水年华》首卷出版100周年。
  主题:与普鲁斯特生平、作品、思想、影响有关的一切文章,一切活动,一切游戏,包括《追忆》影评,题材和体裁均不限。截止到2013年底。

  

  千万里,我追寻着你

  两年前,出发去威尼斯之前,我像普鲁斯特当初为了研究拉斯金而随身携带《威尼斯之石》一样,把几页读得烂熟的《威尼斯之行》(《追忆》选段)打印了出来,密密麻麻做了笔记,怕折叠和磨损,特意套上了塑料软膜,搁进手提包里。在飞机上我还念念不忘地温习着,力求第一眼看到威尼斯起,就能够毫无遗漏地在大师的指导下开始审美之旅,生怕错过了什么。
  今天,当我回忆那四天的旅程,如果只允许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精疲力竭。不仅仅是威尼斯本身的丰富让人目不暇给,而且这丰富之中蕴含的文化遗产更让人想都想不到竟然需要那么多的知识准备。我为自己的无知深深遗憾着。只能一边观看,一边学习,而同时,还得把那么多的知识化作内心的感触,形之于笔端。我常常在沿途的教堂里随便找一处坐下,飞快地在笔记本上写下当时的思绪,或者是对于刚刚拍摄的照片的说明。凉阴阴的大理石地面隔着薄纱给我的腿脚降温。小背包、地图、相机、电子字典、博物馆指南和我的宽幅裙摆摊了一台阶,身旁常有法国人走过,充满好奇心地打量我在笔记本上的字迹和素描,当然更加好奇我对于这些家当竟然使用得如此娴熟。我能敏捷地在书中找到需要的关键词和段落,然后在笔记本上写下来,一边在字典上查询某些单词的意思,同时把艺术品打动我的地方和有趣的想法记下。不过只要我意识到自己的手绘被打量了,我就会不自觉地抬起头很抱歉地笑一下,虽然每次笑完我都觉得自己傻,可是我还是感到抱歉。如此美的景致,如此美的建筑,如此美的雕塑,在我的笔下分明变得这样可笑,以致于当我尝试临一组雕得极好的步入地狱之门的群雕时,一对法国夫妇实在忍不住在一旁指导我,我意识到我这辈子绘画的笨拙已经无可救药,为了不再浪费别人的生命和热情,我画了其中一个人之后,就把线条变成了几个方框,在里面填上诸如:相互扶持二人组,牵小狗的女孩等等文字。然后仔细地最后看了一眼那组伟大的群雕,确定依靠我的记录,当我回忆时一切都能够憬然赴目,我合上了笔记本,向情韵优雅的法国友人道谢,匆匆赶路。
  啊,一出教堂,就来到似火骄阳之下。虽然来自海上的风是凉爽舒适的,可是行走在摩肩接踵的人群中,那风的恩惠也淡薄了许多。我就这样步行在威尼斯,这座小小的然而奇妙无穷的城市里。它的密集,它的艺术,它的华美,都让人沉醉。
  晚上回到旅馆,我坐在灯下,把一天的笔记细细梳理、补充。查看所有我不认识的画家的生平,风格和杰作的介绍。在博物馆指南里如饥似渴地攫取历史知识——威尼斯的每一幢建筑都有故事,而正如每一幢建筑都是一个艺术家的容身之所那样,威尼斯是豪华版的敦煌莫高窟。就这样,在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疲惫的催促下,睡神合上了我的眼睛,让我在香甜沉熟的酣睡中恢复体力。
  今天,当我想起那四天的旅程时,依然感到一股沉甸甸的充实。我一生中如果真有成为艺术家的潜质,就在那四天之中。我像艺术家一样生活,一样观察世界,一样好学深思,一样勤奋不倦。那个敏感的人为我树立了某种难以企及的标高,他从不说要达到他的艺术境界,他费了多少力气,然而通过我的经历,我知道这个看似孱弱的病人,在精神上的刻苦达到了何等令人惊叹的强度!今天,当我把自己的威尼斯游记和他的作品放在一起比较——这并不是缺乏自知之明,恰恰相反,文学的习作者正是应当避免在恭敬的借口下的怯懦的回避:那就是与大师的对照和较量;因为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明了自己的匮乏之处和缺陷究竟在哪里——我不得不感慨,那是多么遥远的差距!他的描述之准确,在我没有去威尼斯之前,就已经在我的心里完成了一幅草图,而这幅草图,通过我的实地勘察,和原件几乎没有差别,所有他详细谈到的细节,在进入我的眼帘之际,在在都重复着他的语言,仿佛是他的语言造就了威尼斯而不是相反,然而语言更有概括性,通过他那些精彩纷呈绝妙无双的比喻,也更生动更富精神的活力,那就是艺术本身;在我离开威尼斯两年之后,当我亲身经历的印象有所模糊,而我再看他的作品,竟然能够分毫不差地想起所有的内容,并且比我两年前亲眼目睹时理解得更准确更透彻,他让威尼斯又一次复活。我不由地废书长叹,在内心里含着滚滚热泪,如同发现自己不是爱人唯一所爱的那些不幸的女人一样,恨不得像忒媞斯抱住宙斯的膝头那样恳求,像那些尽心尽意侍奉富贵长者的晚辈自以为是遗产继承人一样发现愿望落了空,我想问普鲁斯特:我是那么爱你,可你却不肯把才华全部捐赠给我?!
  要是才华能够捐赠,该多好啊!
  我有时不得不怀疑,他所说的对于伟大作家的艳羡和对于自己缺乏才华的沮丧,是不是真的。那是一种修辞吗?不像。不管法国人有多么老道的人情世故的经验习惯,我始终不认为,普鲁斯特在他最后的著作中会把不实之词拿来讨好读者。可如果他写得是真的,他到底在同哪一类作家相比较,觉得自己没有才华呢?所有我们能够看到的那些伟大作家,我从没见过一个人,相对于他,有什么高低层次上的优势。不,哪怕是荷马,他也足以平视。
  那个纪德一开始虽然看走了眼却也不是无缘无故如此视之的“给费加罗报写无聊文章”的作家,是怎么一夕之间就变成了普鲁斯特?在这写得极好的威尼斯游记中,到底什么东西是我没有的呢?
  普鲁斯特是一册读不完的大书。
  今年,是《追寻逝去的时间》首卷出版一百周年。当我想起普鲁斯特,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写些什么。我已经过了对他赞不绝口、滔滔不绝的年纪了。然而我却仍然不知道我是谁。这一生,我有可能知道我是谁吗?我越来越惶然。每当此时,我总是觉得,但丁《神曲》的开篇仿佛就是为我准备的。谁是我的维吉尔呢?
  普鲁斯特在《驳圣驳夫》的开头明确地反对理论。他简直是把所有如今文学系(也许从他那时开始也未可知)的学生和老师都一口气否决了。我们从理论是无法进入文学的。因为文学是活生生的精神生活。理论许诺要带领我们达到的深度,是理论本身无法单独完成的。文学是永久地更新,是永久地重建,是永久地创造。这样构成着的生活,就是艺术家的生活。
  对普鲁斯特和他的划时代的巨著的最好的纪念,就是学习他和他的作品。从哪儿开始学习?一个风格如此强烈动人的作家,一个才华如此全面精微的作家,一个学问如此渊博浩瀚的作家,——这样的作家难道只有他一人?难道我们要面对的作家,不都是如此吗?
  这困扰着我的问题,难道就不曾困扰过他?他是从哪儿开始学习的呢?是从玛德莱纳小点心。那是什么?那就是他本人的生活。就是活生生的生活。当我再度翻阅他的著作时,我看到的不再是普鲁斯特所描写的内容,而是他的叙述本身。世界以无比清晰的景象对他呈现,仿佛在我们的眼前多少有所遮掩的世界,在他的眼中是无所遮蔽的。他以文学的形式道出了《精神现象学》和《存在与时间》的真谛。
  从自己的生活开始吧。无论我们学习了多少,该是回到生活的时候了。我在内心深处听到这样的声音。仿佛催促着我去追回失去的时间。失去的时间,并不是浪费的时间,也不是过去的时间。失去的时间是可以重新赢得并回来的。因为过去和未来都可以抵达在场。失去的时间,恰恰是我们投入于此在的沉沦状态的日常时间。它匆忙,操劳,但是它是具体的。只是它没有被凝视而已。我们的一切学习,都试图去磨砺我们体验生活的眼光,但是这眼光如果始终不注视着自己的生活,它也不可能凭空被磨砺。正如黑格尔所说,我们不可能在岸上学会游泳。
  每一种不同的生活需要每一种不同的才华。而每一种不同的才华将造就每一种不同的文学。没有人可以再成为另一个普鲁斯特。我们追寻着他,是追寻着自我的生存之路。正如他在小说开篇的那些无眠之夜,那折磨他的焦虑:“我是谁?”我是书中的那些人吗?我在时间之中吗?梦与现实有什么区别吗?那正是人生对于我们每个人提出的问题。差别不过在于,对于有的人,这些问题太过“玄虚”,因而被他们“现实”地弃置或悬搁了。当我读普鲁斯特的开篇时,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卢梭在《孤独的漫步者的梦》中的开篇:
  Me voici donc seul sur la terre.
  我,于是孤独地置于大地之上了。
  那个ego,对于他们,已经不是“je”,而是“me”了。不管我们在大地上徘徊多久,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孤独时,就该是返回自身的时候了。这样的时刻是终要到来的。也许那是一生中唯一值得被盼望的时刻。从荷马到普鲁斯特,所有的诗人都曾有过那样的时刻。所有的宗教也都在暗示着我们那样的一个时刻。它改变了生命。因为从此,那终有一死的命运不再晦暗。
  当威尼斯在文学之中复活,它把普鲁斯特失去的时间还给了他,同时它也让缺乏才华的文学习作者看到了希望。那被追寻的时间,是所有人都曾失去的。千万里,我追寻着你。你不在某地。你也不是某人。那千万里的道路,一回首就尽收眼底。我的生活啊,你就是你的展开。你的终点,就是你的起点。





征文


  
  • 普鲁斯特《追忆》选段——威尼斯之行

  •   
  • 传奇的陨落——威尼斯怀古

  •   
  • 普鲁斯特《反对晦涩》

  •   
  • 普鲁斯特博物馆

  •   
  • 译《<亚眠的圣经>普鲁斯特译本序》

  •   
  • 亚眠行——兰斯与亚眠大教堂笔记

  •   
  • 普鲁斯特年表

  •   
  •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普鲁斯特的守护神





  •   小游戏:
      这是一张普鲁斯特出生时的个人星盘:
      
    作者 :深圳一石 时间:2013-07-21 11:42:00
      精彩极了。刚刚读了一篇《普鲁斯特的书房》。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17:31:00
      谢谢一石兄!那本书我没读过。看了点介绍,挺有意思~~~:)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17:37:00
      一石兄可有兴趣写一写征文?:)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19:35:00
      怎么谈星座也没人感兴趣呀?我还以为星座是人人都喜欢的话题呢。。。又误判啦。。。
      
    作者 :苏阿仑 时间:2013-07-21 21:03:00

      支持一下!我对普鲁斯特最有好感的是,自从在逝水年华中看了他是如何依恋母亲,从此不觉得自己是病态的多愁善感了:)

      不仅是小巫见大巫,更欣慰的是,终于有了一个理直气壮抗战的理由……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21:25:00
      问好阿仑。我看追忆的第一个感受就是:终于找到了一个跟我一样黏母亲的人~~~不过,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多愁善感,我觉得自己很好~~~:)但跟普鲁斯特一比,方才知道自己只是从情感上黏母亲,但不是在艺术中表现之,也就是说,没有进入过反思阶段。这个差距让我深深震动。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1 21:27:00
      期待更多朋友能够阅读追忆,当然,更希望能够有更多朋友参与征文!我知道我的征文,即使发礼物,不想参与的人还是不想参与,所以也不搞这一套了。但是征文总是会得到礼物的。可是,我觉得征文最大的意义恐怕是和普鲁斯特一同体验自己的生活。有一个人,曾经那样生活过,他百倍超出了我们的经验,我们的感受,我们的思想,这一切都不是我们不可触及的。然而我们确实没有触及。这是多么大的一个遗憾啊!
    作者 :影乱 时间:2013-07-22 09:30:00
      好,找个时间读一下《追忆似水年华》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2 11:36:00
      问好乱乱:)))真得找个时间,这部作品可不短~~~
    作者 :湖北青蛙 时间:2013-07-22 17:47:00

      提上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2 18:16:00
      谢谢青蛙,问好!夏安!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6 03:53:00
      在别人写下一段话的地方,普鲁斯特只有一个句子。为了大家能够更好地理解何谓“普鲁斯特的美是如此细致到精微,感情是如此富有爆发力而突如其来,但描写是如此坚实冗长井井有条富于耐心”,我选取了他在《追忆似水年华》之外的一个重要文论《亚眠的圣经译本序》中的一句话,来作为他能够在一个句子中体现思维的细致精微,激情的爆发力和贯穿始终的坚实结构的例子。下面就是那句话:
      Il essayerait de reconstituer ce que pouvait être la singulière vie spirituelle d'un écrivain hanté de réalités si spéciales, son inspiration étant la mesure dans laquelle il avait la vision de ces réalités, son talent la mesure dans laquelle il pouvait les recréer dans son oeuvre, sa moralité, enfin, l'instinct qui, les lui faisant considérer sous un aspect d'éternité (quelque particulières que ces réalités nous paraissent), le poussait à sacrifier au besoin de les apercevoir et à la nécessité de les reproduire pour en assurer une vision durable et claire, tous ses plaisirs, tous ses devoirs et jusqu'à sa propre vie, laquelle n'avait de raison d'être que comme étant la seule manière possible d'entrer en contact avec ces réalités, de valeur que celle que peut avoir pour un physicien un instrument indispensable à ses expériences.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6 03:57:00
      我试着把这句话翻译一下,尽量做到体贴他的原意和方式(当然是我自认为的):
      他(按:指批评家)试图重建那能够成为一个被如此特殊的现实纠缠的作家的独特精神生活的成分;那作为尺度的、在其中作家拥有现实的眼光的灵感;那衡量眼光的、凭着它作家能够在作品中重新创作出现实的天才;作家的道德观;最后,那让作家在一个永恒的角度来思考所有这些灵感、天才和道德观的本能(这些现实对我们而言的特别之处),这本能推动着作家去为认识这一切的那种愿望而奉献自身,推动着他到达为了加固一种持久而明晰的看法、加固全部的欢乐、全部的职责及至加固他自己的生活——这生活除了作为一种唯一可能的与这些现实联系的方式之外别无意义,除了拥有一种像对物理学家而言与经验打交道的必不可少的工具的价值之外别无价值——而重建这一切的那种必需。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6 04:06:00
      这个句子,我从阅读到看懂到翻译,用了一个钟头。其实我的翻译是建立在我的理解之上的,也就是说,经过了我的理解,这已经得到理解的句子的难度已然被简化了。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6 04:09:00
      我想,现在大家应该明白一个人的命盘里如果拥有一个大三角相位,会发挥何等威力了吧?
      不错,普鲁斯特的这个大三角相位:在处女座的金星、在白羊座的月亮和在摩羯座的土星就是这个句子所表现的模样!!!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7 02:41:00
      普鲁斯特年表
      CHRONOLOGIE DE MARCEL PROUST


      1871
      10 juillet Naissance à Auteuil de Marcel Proust, fils d'Adrien Proust et de Jeanne Weil
      7月10日,生于奥特伊,父亲阿德里安.普鲁斯特,母亲让娜.韦伊

      1873 2岁
      24 mai Naissance de son frère Robert
      5月24日,其弟罗贝尔出生

      1881 10岁
      avril- mai Première crise d'asthme aux Champs-Elysées
      4月到5月 在香榭丽舍大街第一次哮喘发作

      1882 11岁
      octobre Entrée en sixième au Lycée Condorcet
      10月,进孔多塞中学6年纪

      1889 18岁
      15 juillet Dipl?me de bachelier ès lettres
      15 novembre Affectation au 76ème régiment d'infanterie à Orléans, dans le cadre d'un volontariat
      7月15日获得文科中学毕业文凭
      11月15日到奥尔良步兵76军团志愿服役

      1890 19岁
      novembre Inscription à l'Ecole des Sciences politiques et à la Faculté de Droit
      Fréquente les salons de Mme Straus et de Mme Arman de Caillavet
      11月,到法学院注册政治学
      常去施特劳斯夫人和阿尔芒.德.凯亚维夫人的沙龙

      1892 21岁
      5 novembre Dipl?me de bachelier en droit
      11月5日获得中学法学毕业会考文凭

      1892-1893 21岁到22岁
      Collaboration au Banquet et à la Revue blanche
      合作编辑杂志《会饮》

      1893 22岁
      mars Rencontre de Robert de Montesquiou qui l'introduit dans la haute société parisienne
      ao?t-septembre Séjour à Saint-Moritz et à Trouville
      3月,遇见罗贝尔.孟德斯鸠伯爵,将其介绍到巴黎上流社会
      8月到9月,在圣.莫里茨和特鲁维尔小住

      1895 24岁
      mars Licence ès lettres
      septembre Séjour avec Reynaldo Hahn à Beg-Meil où il commence Jean Santeuil
      3月 文学本科
      9月 在和雷纳尔多.阿恩小住于贝格梅尔时,开始创作自传体长篇小说《让.桑德伊》,这部小说未完成

      1896 25岁
      juin Publication des Plaisirs et les jours chez Calmann Lévy
      6月 出版《欢乐与时日》

      1898 27岁
      13 janvier Publication de J'accuse par Zola dans L'Aurore
      14 janvier Signature d'une "protestation" demandant la révision du procès de Dreyfus
      octobre Visite de l'exposition Rembrandt à Amsterdam
      1月13日 在曙光杂志发表左拉的《我控诉》发表文章
      1月14日 在德雷福斯案的“抗议”中签名
      10月 参观阿姆斯特丹的伦勃朗画展

      1899 28岁
      septembre Séjour à Evian
      9月 住在依云

      1900 29岁
      mai Séjour à Venise
      5月 去威尼斯小住

      1902 31岁
      2-20 octobre Voyage en Hollande
      10月2日到20日,在荷兰旅行

      1903 32岁
      26 novembre Mort d'Adrien Proust
      11月26日 父亡

      1903-1905 32岁到34岁
      Chroniques sur les salons parisiens dans Le Figaro
      撰写巴黎沙龙编年史

      1904 33岁
      février Publication de La Bible d'Amiens de Ruskin au Mercure de France
      John Ruskin
      2月 在《法兰西信使报》刊登罗斯金《亚眠的圣经》全译本

      1905 34岁
      26 septembre Mort de Madame Adrien Proust
      décembre Cure de repos chez le Dr Sollier à Boulogne-Billancourt
      9月26日 母亡
      12月 在布洛涅.比扬古于索里埃医生家休息

      1906 35岁
      mai Publication de Sésame et les lys au Mercure de France
      ao?t- décembre Séjour à l'H?tel des Réservoirs à Versailles
      27 décembre Installation au 102 boulevard Haussmann
      5月 在法兰西信使报刊登罗斯金《芝麻与百合》译本
      8月到12月 在凡尔赛养鱼池旅馆小住
      12月27日 搬家到奥斯曼街102号

      1907 36岁
      ao?t Séjour au Grand H?tel de Cabourg. Randonnées en automobile en Normandie avec Alfred Agostinelli et Odilon Albaret
      8月 住在贾布尔的大旅馆。和友人去诺曼底出游。

      1908 37岁
      février- mars "Pastiches" de l'Affaire Lemoine dans Le Figaro
      automne Commence Contre Sainte-Beuve
      2月到3月 在费加罗报上刊登《什锦》
      秋天 开始撰写文论《驳圣驳夫》

      1909 38岁
      printemps Contre Sainte-Beuve se transforme peu à peu en roman
      ao?t Le Mercure de France refuse de publier Contre Sainte-Beuve
      春天 《驳圣伯夫》开始逐渐成为一部小说
      8月 法兰西信使报拒绝刊登《驳圣驳夫》

      1911 40岁
      ao?t-septembre Séjour à Cabourg. La dactylographie de la 1ère partie du roman en cours est confiée à la secrétaire du Grand H?tel, Coecilia Hayward
      8月到9月 住在贾布尔。小说的第一部分的打字稿被委托给大旅馆的秘书

      1912 41岁
      décembre Les éditions Fasquelle et la NRF refusent de publier la Recherche
      12月 两家出版社拒绝出版《追忆》第一部分

      1913 42岁
      printemps Alfred Agostinelli est engagé comme secrétaire par Proust
      novembre Du c?té de chez Swann para?t à compte d'auteur chez Bernard Grasset
      1ère page du manuscrit Du coté de chez Swann
      décembre Fuite d' Agostinelli sur la C?te d'Azur
      春天 阿尔弗雷德.阿哥斯提奈利成为普鲁斯特的秘书
      11月 《在斯万家那边》在格拉塞出版社出版
      12月 阿哥斯提奈利在蔚蓝海岸出走

      1914 43岁
      31 mai Mort d' Agostinelli dans un accident d'avion
      1er ao?t Mobilisation générale. La guerre interrompt toute activité éditoriale
      5月31日 阿哥斯提奈利死于飞机失事
      8月1日 战争动员。一次大战打断了出版活动。

      1915 44岁
      Début de la rédaction de la version définitive des dernières parties de la Recherche
      开始草订《追忆》的最后部分

      1916 45岁
      mars Rupture du contrat avec Grasset en vue d'un rapprochement avec la NRF
      3月 和格拉塞出版社解除合约,以便和NRF签订合约

      1918 47岁
      novembre Parution d'A l'ombre des jeunes filles en fleurs à la NRF
      11月 《在少女们身旁》在NRF出版社出版

      1919 48岁
      mars Publication de Pastiches et Mélanges et de la Préface de Propos de peintre de Jacques-Emile Blanche
      10 décembre A l'ombre des jeunes filles en fleurs obtient le Prix Goncourt.
      3月 出版《什锦与杂记》和一位画家的作品集的序言
      12月10日 《在少女们身旁》获得龚古尔奖

      1920 49岁
      25 septembre Proust est nommé chevalier de la Légion d'honneur
      octobre Parution du C?té de Guermantes I
      9月25日 普鲁斯特获得荣誉勋位团的骑士勋章
      10月 出版《在盖尔芒特家那边》

      1921 50岁
      mars Préface de Tendres Stocks de Paul Morand
      avril Parution du C?té de Guermantes II. Sodome et Gomorrhe I
      3月 给保罗.莫纳尔写序言
      4月 出版《在盖尔芒特家那边第二部》和《索多玛与戈摩尔》

      1922 51岁
      mai Parution de Sodome et Gomorrhe II
      18 novembre Mort de Marcel Proust, 44 rue Hamelin
      5月 出版《索多玛和戈摩尔》第二部
      11月18日 马塞尔.普鲁斯特去世于阿梅林街44号

      1923
      novembre Parution de La Prisonnière
      11月 出版《女囚》

      1925
      novembre Parution d'Albertine disparue
      11月 出版《失踪的阿尔贝蒂娜》

      1927
      septembre Parution du Temps retrouvé
      9月 出版《重现的时光》
    作者 :化成小六 时间:2013-07-29 10:29:00
      辛苦了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9 17:17:00
      问好小六,好久不见,夏天高温费发了没呀?~~~:)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2 20:32:00
      http://www.snedu.gov.cn/jynews/gdxx/201305/28/34792.html

      第三届法国近现代及当代文学与翻译国际研讨会在西外举行
      日期:2013-05-28 来源:西安外国语大学

      据了解,本次研讨会分为大会主题发言、分组发言及讨论两个环节,会议设两个议题。会上,来自埃克斯?马赛大学的法国著名翻译家、汉学家教授No?l DUTRAIT与参会代表及师生分享了自己翻译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作品的成果、经验及体会。来自法国巴黎第八大学的教授Jean-Nicolas ILLOUZ 、云南大学Mamadou Abdoulaye LY博士、土耳其安卡拉哈斯特帕大学教授Kubilay AKTULUM、云南大学教授徐枫、外交学院教授王晓侠分别作了主题发言,并就翻译实践、翻译理论、翻译中的文化因素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随后,与会专家就各自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分享。西安外国语大学副教授王斌的《“新青年”-对莫泊桑的翻译与介绍》、副教授宋敏生的《对几部纪德作品译名的思考》、何红梅博士的《普鲁斯特作品中文译本对比分析》等获得了与会代表的一致好评。
      来自法国巴黎第八大学、法国埃克斯?马赛大学、土耳其安卡拉哈斯特帕大学、塞内加尔、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外交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北京语言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国内外二十五所高校近三十名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西安外国语大学校长户思社、副校长刘越莲参加了会议。会议由该校西方语言文化学院副院长贾宝军主持。
      
      (注:左边从最近处数起,第五位就是伊鲁兹先生,是位学识渊博、极为gentil的老师。他是法国象征主义文学的专家和马拉美研究的权威。)

      今天刚刚在法国的网站上看到:何红梅博士的《普鲁斯特作品中文译本对比分析》,这是一篇法语写作的12页的论文。讲述了法语以及普鲁斯特翻译中的问题。
    作者 :关粉儿 时间:2013-08-03 04:05:00
      这哥们长得跟我想象的有点儿差别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3 04:07:00
      他小时候真的很可爱。长大了确实有点退化。
    作者 :wx6665666 时间:2013-08-04 17:47:00
      何红梅博士的《普鲁斯特作品中文译本对比分析》,这是一篇法语写作的12页的论文。讲述了法语以及普鲁斯特翻译中的问题。

      愿闻其“稍”详:)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4 19:17:00
      讲了合译本和周译本中存在的一些异同,以及原因。举了几个例子,比如说原著中普鲁斯特提到的DEBATS ROSES,其实是“玫瑰论坛”(是一本杂志,封面粉红色而已),而合译本译成了“玫瑰花坛”,这就是完全改变了原意。原因是合译本的译者对于普鲁斯特创作中涉及到的当时法国文化的背景稍显生疏。
      另外,提到了法语中一词多义带来的译文的歧义。对此合译本的李恒基和独译本的周克希有不同的理解,对词语对应的汉语的选择不同,于是造成了汉语译本的意思的不统一。
      基本上就说这些。
    作者 :施特鲁姆普夫 时间:2013-08-06 01:49:00
      楼主好。好久不见,原来在这里另有一番天地。
      楼上12、13层那段话,如果这样理解,会不会稍好一点呢?

      “他似应努力重建被如此特殊的现实所纠缠的作家所能拥有的独特的精神生活:他的灵感,作为尺度,作家在该尺度内观察这些现实;他的才能,作为尺度,作家在该尺度内能够将现实进行再创造从而纳入作品之中;最后,他的道德观作为本能,使作家以一种永恒(不论现实在我们看来多么有个性)的视角审视现实,同时敦促作家——出于观察现实的需要、出于再造现实以获得关于现实的持久且清晰的观点之必需——牺牲自己的全部快乐、全部义务乃至生命,生命的存在理由仅仅在于它是与现实进行接触的唯一方式,生命的价值也仅仅相当于做实验所必需的仪器对物理学家的价值。”

      凑巧,一时心血来潮,试译了这篇译序中的AVANT-PROPOS和第二部分的前几个自然段,帖在《美人痣》的第13页。请移步指教。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02:39:00
      欢迎施特来到博雅书院!希望常常在这里见到你,也希望你把译作直接开帖贴到书院来:)))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02:40:00
      Il essayerait de reconstituer ce que pouvait être la singulière vie spirituelle d'un écrivain hanté de réalités si spéciales, son inspiration étant la mesure dans laquelle il avait la vision de ces réalités, son talent la mesure dans laquelle il pouvait les recréer dans son oeuvre, sa moralité, enfin, l'instinct qui, les lui faisant considérer sous un aspect d'éternité (quelque particulières que ces réalités nous paraissent), le poussait à sacrifier au besoin de les apercevoir et à la nécessité de les reproduire pour en assurer une vision durable et claire, tous ses plaisirs, tous ses devoirs et jusqu'à sa propre vie, laquelle n'avait de raison d'être que comme étant la seule manière possible d'entrer en contact avec ces réalités, de valeur que celle que peut avoir pour un physicien un instrument indispensable à ses expériences.

      梦译:
      他(按:指批评家)试图重建那能够成为一个被如此特殊的现实纠缠的作家的独特精神生活的成分;那作为尺度的、在其中作家拥有现实的眼光的灵感;那衡量眼光的、凭着它作家能够在作品中重新创作出现实的天才;作家的道德观;最后,那让作家在一个永恒的角度来思考所有这些灵感、天才和道德观的本能(这些现实对我们而言的特别之处),这本能推动着作家去为认识这一切的那种愿望而奉献自身,推动着他到达为了加固一种持久而明晰的看法、加固全部的欢乐、全部的职责及至加固他自己的生活——这生活除了作为一种唯一可能的与这些现实联系的方式之外别无意义,除了拥有一种像对物理学家而言与经验打交道的必不可少的工具的价值之外别无价值——而重建这一切的那种必需。

      施译:
      他似应努力重建被如此特殊的现实所纠缠的作家所能拥有的独特的精神生活:他的灵感,作为尺度,作家在该尺度内观察这些现实;他的才能,作为尺度,作家在该尺度内能够将现实进行再创造从而纳入作品之中;最后,他的道德观作为本能,使作家以一种永恒(不论现实在我们看来多么有个性)的视角审视现实,同时敦促作家——出于观察现实的需要、出于再造现实以获得关于现实的持久且清晰的观点之必需——牺牲自己的全部快乐、全部义务乃至生命,生命的存在理由仅仅在于它是与现实进行接触的唯一方式,生命的价值也仅仅相当于做实验所必需的仪器对物理学家的价值。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02:52:00
      做实验所必需的仪器
      =========
      这句译得更好。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03:06:00
      小处的分歧不值得讨论,但是这一处:
      le poussait à sacrifier au besoin de les apercevoir et à la nécessité de les reproduire pour en assurer une vision durable et claire, tous ses plaisirs, tous ses devoirs et jusqu'à sa propre vie

      到底结构是怎样的呢?

      le poussait 是推动他
      a sacrifier 是去牺牲,但是实际上短语是a sacrifier a 也就是“去迎合”,这也说得通,迎合观察那一切的愿望。
      但是后面的a la necessite的a,到底是跟在谁后面?是跟在sacrifier后面呢,还是跟在le poussait后面?是“推动他去迎合重建那一切的必须”,还是“推动他到达重建那一切的必须”。
      我暂时不能被你说服。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20:56:00
      梦译修订:
      他试图重建一个被如此特殊的现实所纠缠的作家的独特的精神生活,那作为尺度的、在其中作家拥有现实的眼光的灵感;那衡量着灵感的、作家在作品中重新创作出现实的天才;最后,是作为本能的道德观,让作家在一个永恒的角度下思考现实(这现实对我们而言有些特别),这本能推动着他去迎合感受现实的愿望,推动着他到达重建现实的必需,这是为了确保一种持久而明晰的眼光,确保所有的欢乐,所有的职责直至生命本身,这生命除了作为一种唯一可能的与现实联系的方式之外别无意义,除了拥有一种像对物理学家而言对做实验必不可少的仪器的价值之外别无价值。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6 20:58:00
      总而言之,这篇文章包含了普鲁斯特非常重要的美学观点。不过就文体而言,相当矫揉造作~~~:)
    作者 :施特鲁姆普夫 时间:2013-08-07 03:47:00
      好吧,俺再罗嗦几句。俺是有好为人师的毛病,这也算是俺的Une disposition originale de mon esprit, 照你的译法,那就应该是“精神中的原始布局”喽:)),为什么不是“性情中的独特秉赋”呢?

      “试图”一词,原文中用的是条件式。这一段普鲁斯特讲他对批评家的看法,认为批评家应该如何如何,所以这句话不是陈述事实,译成陈述句把这层意思完全丢掉了。
      括号里的那句话,quelque----que----- 是个典型得不能再典型的虚拟式,让步从句,意思是无论如何如何,也不能译成直陈式。
      Sacrifier还可以是间接及物动词,SACRIFIER A 的意思是迁就,这个义项还是第一次见到,谢谢。
      但是在这个句子里,它应该是直接及物动词,宾语是tous ses plaisirs, ses devoirs jusqu’à sa vie .前面的au besoin------, à la necessité de -----并列,是目的状语。
      在你的翻译里,ASSURER一词的宾语从VISION一直管到tous ses plaisirs, ses devoirs jusqu’à sa vie,恐怕不妥。注意这里的几个物主形容词ses和sa,物主是单数,是谁?作家!这样一来,“复制现实”的目的就变成了“确保作家的快乐、义务,甚至他到生命(不能译成生命本身)”,纯粹从语法上说,倒也没有毛病,可是后文偏偏说,这个生命存在的理由就是作为认识现实的中介,它的价值就相当于物理学家做实验时的仪器的价值。难道说,复制或认识现实就是为了确保这个中介吗?物理学家做实验(也是为了认识现实)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他的仪器不出问题吗?中介和仪器都是手段,都是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掉的东西。所以,还是把Sacrifier当作直接及特动词更妥当。

      你身边有的是法国人,要不问问他们如何?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7 04:21:00
      我身边虽然有的是法国人,但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问普通的法国人就可以解决的。还是等开学去问老师吧。
      好为人师不算独特禀赋,显然那是很多人常有的习惯~~~:)moi aussi~~~

      条件式和虚拟式的译法,谢谢你的提醒。

      在你的翻译里,ASSURER一词的宾语从VISION一直管到tous ses plaisirs, ses devoirs jusqu’à sa vie,恐怕不妥。
      --------
      妥。因为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建立在《追忆》所揭示和解释的他的人生目的的基础上。普鲁斯特认为艺术家的生命就是实现他的欢乐、义务,强化他的存在,也就是直至生命,而不是牺牲这一切。恰恰是在艺术创作之中,才有强烈的欢乐。这是他追求的目的而不是要牺牲的东西。
      至于这生命本身只不过是个手段,但这却是个不能被牺牲的手段,因为你看,它要跟现实接触,要像物理学家的仪器一样为实验出力,所以这生命本身虽然无甚价值,但是它却不能被牺牲,因为它要完成作家的义务,为作家带来欢乐!这就是追忆的主旨。
      所以,我坚持我的看法。我认为我对普鲁斯特的理解是准确的。你的理解可以作为大众化的理解,也不能说错。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07 05:25:00
      真诚期待你把翻译搬到博雅书院来,也期待wx一起来。要不就麻烦你两头跑了~~~:)))多个人切磋总比孤身一人跟普鲁斯特打交道强。
    作者 :施特鲁姆普夫 时间:2013-08-11 06:06:00
      les reproduire pour en assurer une vision durable et claire
      这半句话里,reproduire 的对象是les, 指的是现实, assurer une vision durable et claire 的前面有个en, 就是des réalités, 说明assurer的词义只与和“现实”有关的东西发生联系,它实在是带不动后面“作家的快乐、义务乃至生命”等等。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1 06:16:00
      施特,我这么跟你说吧,普鲁斯特的“现实”中肯定是包含“欢乐、义务乃至生命”的,不信你再多读几遍追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儿。你再读读第一句话,“他试图重建一个被如此特殊的现实所纠缠的作家的独特的精神生活”,什么叫做“如此特殊的现实”?何以作家的精神生活是独特的呢?它到底跟别人的精神生活,跟别人的现实有什么不同呢?就在于艺术家把“现实”完全翻转了。普通人眼中的现实,在艺术家眼中不现实,因为那是无法“从永恒的角度”去考虑的。而普通人眼中的不现实,恰恰是艺术家眼中的现实。
      所以,当你理解普鲁斯特所说的“欢乐、义务和生命”时,请你从精神角度去理解这几个词,而不是从普通人的角度去理解这几个词。请你去想一想“灵魂预定得救”这个词的含义。
    作者 :施特鲁姆普夫 时间:2013-08-12 00:42:00
      没想到楼主回帖那么快,今天才看到。
      几乎想了一天的时间,才明白我们的分歧到底在哪里。
      这么说吧。
      作家,不是一般人,他有创作中的快乐,作为作家的使命感(义务),还有更重要的艺术生命。这是常识。
      还有一个常识,作为活着的人,他也有俗人的快乐,俗人的义务,俗人的、肉体的生命。我想这一点你也不会反对。
      还常常有一种说法,说某某作家为了艺术追求,为了艺术生命,作出了许多牺牲,放弃了很多俗世的快乐。这个说法,我想你也可以接受。
      根据这句话的结构和上下文综合考虑,我觉得普鲁斯特在这句话里说的tous ses plaisirs, tous ses devoirs et jusqu'à sa propre vie,应该是后者,否则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接着说生命的存在理由仅仅在于作为认识世界的中介,其价值仅仅相当于实验仪器的价值。
      更极端一点,说物理学家作实验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他的实验仪器,这种逻辑,就是打死我也不会接受。
      为了艺术创作的快乐而牺牲俗世的快乐甚至生命,不用说别人,普鲁斯特本人即可作为例子。他的管家阿尔巴莱在回忆中记述他生命的最后岁月,他没日没夜地写作,只以奶咖啡和羊角包充饥,冬夜里裹上好几层大衣外出,只为了再身临其境地看一眼某人的衣着,以便自己的描写更为准确。塔迪耶说,他如果不这么“折腾”,也许就不会在52岁时就去世了。

      之所以坚持这样的理解,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这个句子的内容前后一致。

      再前面的几层楼里,跟你开个玩笑,说好为人师是une disposition originale de mon esprit. 的确,好为人师算不得什么“性情中的独特秉赋”,我一个俗人也不配有什么独特的秉赋。当时不过是说,disposition并不总是“布局”, original并不总是“原始的”, esprit并不总是“精神”…………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2 01:47:00
      呵呵,那我们就暂时先放下争论好了。其实你我分别都懂得你我的意思,只是各自坚持的观点有些不同。而哪怕是不同,其实我们对这个事情里的真正的东西的理解也是一致的。所以,我看这个问题就算是谈透了,你说呢?:)))

      施特,一定要常来博雅书院玩儿呀!下次遇到什么翻译,直接把帖子开过来!
    作者 :施特鲁姆普夫 时间:2013-08-13 02:42:00
      Bon, d’accord, on ne se discute plus sur le sujet juste au-dessus.
      Mais, après tant d’hésitaitons, je tiens à vous dire un mot, en fran?ais cette fois-ci pour que ce soit seulement entre nous deux, et dont je vous prie de bien vouloir d’excuser la franchise.
      Si je prenais la peine de traduire les deux textes de M. Proust, à savoir ? Contre l’Obscurité ? et ? la Préface du Traducteur de la Bible d’Amiens ?, ce qui est en effet hors de mon pouvoir, ce n’était que pour vous dire que, dans vos traductions, il y a des erreurs qui m’ont surpris, étonné et choqué.
      A leur première vue, j’étais bien content de pouvoir lire vos traductions après les exquis textes que vous avez la bonté de publier sur le web. Mais j’avoue que, à leur lecture et relecture, je n’y comprenais rien, et que je les aurais crues traduites, si j’ose dire, par la Google Translation. Je croyais y trouver non seulement des erreurs de compréhension, mais aussi des fautes gigandesques comme faisant ? s’immoler ? (ZIFEN en chinois) à Jeanne d’Arc et en avan?ant des siècles l’invention du TRAIN, dans la traduction de la phrase ? ---- laissant sa propre Jeanne d’Arc aux yeux sombres se faire br?ler comme sorcière ; et depuis lors les choses allèrent leur joyeux train -------? .
      Voici encore des exemples, qui sont des erreurs mineures, pour n’en citer que quelques uns entre autres :
      ? ce n’est pas la peine ?, qui veut dire ? ce n’est pas nécessaire ? ;
      ? se concenter de ?, qui ne dit pas ? être content ? ;
      ? Celles-là eussent été plus à leur place ? , qui signifie 位置本该更合适
      ? Ruskin faisait subir au verset avant de se l’assimiler ?, à consulter le dictionnaire pour bien comprendre “subir” et “se l’assimiler”;
      ? le traducteur de Kipling ?, qui ne doit pas être pris pour ? le traducteur Kipling ? ;
      “le petit bonheur” qui veut dire “tenter la chance”
      Etc, etc, etc, etc

      Je crois que les écrits publiés sur le web, aussi bien les miens que les votres, se fassent naturellement l’objet de critiques des nos copains internautes, lesquelles sont toujours bienvenues et valent toujours quelque chose de bienfaisant, ne f?t-ce que pour nous faire connai?tre un mot nouveau-------------

      Suprimez ce mot, s’il vous pla?t, après la lecture, si vous pourrez avoir la patience de le lire jusque-là.
      Merci et bien à vous!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3 04:10:00
      Merci bien de votre patience et votre franchise. Ce sont très précieux pour moi. Je vous confesse que je ne relis jamais après la première fois de lire et de traduire. Ce n'est pas une attitude correcte. Mais j'ai cru que c'est seulement pour moi-même de comprendre le texte de Proust. Il ne s'agit pas d'autres lecteurs. Le travail de traduction est par parenthèse. Et après quelques jours, je perds ma patience de continuer. Peut-être c'est faut. :)
      Alors, les erreurs "gigantesques", ce ne sont pas les produits de la google translation. En effet, je n'ai pas entendu cette chose avant que vous m'avez dite. Ce sont les erreurs personnelles. Si mon niveau de fran?ais vous surprend, je serai désolé. Aidez-moi et améliorez-moi, ce sont les devoirs de l'amitié entre les internautes. N'est ce pas? :)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4 05:27:00
      Sur le problème de "se faire br?ler",j'ai lu votre traduction après vous m'avait cité mon erreur, et j'ai le malentendu que le sujet de "se" est la France sans relire le texte de Proust. Je l'examine tout à l'heur, et je comprend où est le problème. C'est vraiment un témoignage de mon caractère négligent. Merci bien!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9 19:29:00
      @施特鲁姆普夫
      Le livre "Le musée imaginaire de Proust" est très intéressant. Je l'ai acheté.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