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首页】流往心脏的轨迹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0 11:29:51 点击:1938 回复:4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不管你是否相信,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灵魂。
  仙云山有一位得道的隐士,曾经将灵魂分为然魂和怨魂两种形式。他认为生命是一次关于灵魂的体验,我们在世的一切辉煌与不幸,都将在灵魂殆尽的一刻留作回忆。而回忆的贪婪与悔悟,就是判断然魂与怨魂的标准。
  岁月像一条河流,很久以前,就不断有人将自己的然魂遗留在河流里,以致生生不息。然而世间必须遵道而行,虽然然魂是由吸收天地之精构成,可是毕竟怨魂更为普遍繁多,所以每隔多年,怨魂就会得到一次反噬然魂的机会。
  据说在炎黄时期,经过长年战乱,怨魂越积越多,正当蓄谋反噬然魂的时候,黄帝最终决定邀请炎帝共同捍卫然魂力量,两人经过几天坐道谈判,炎帝为了大局,这件事方才告一段落。然而蚩尤生性残暴,不惜再次挑起战乱,自然给了怨魂反噬然魂的机会。不过黄帝生性敦敏,他趁和平之际,早已依据北斗七星的运行轨迹,创造了一种集天地精华的容精器。当炎黄联盟与蚩尤征战的同时,通过容精器相助然魂,怨魂最终才彻底失去反噬之机。
  时隔数千年,如今怨魂再次越积越多,然而然魂却反其道而行,可谓世道堪危。当年黄帝为了然魂的力量永远维持下去,曾从七色彩虹里提炼出七个灵魂永生不灭的护魂者来守护容精器。世事变迁,后来护魂者竟然起了贪欲,将容精器分为七块碎片,散落到各个角落。
  辛尚明时常在想,如果世界任我们幻想,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财富、伴侣、荣誉,不知道是否足以满足我们的欲望巨壑?
  人生像一场梦境,可是我们却总是习惯将它当作现实。不然我们明明可以在梦里实现的一切,为什么却偏偏硬要在现实里完成?
  梦里正是阳光明媚的上午,空气里透着青草油绿的清香,茂密的树丛里突然钻出几只彩色的鸟雀,表情呆滞滑稽,仿佛正匆忙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不远处精致的花园里,突然走出一些精力充沛的园艺工人,机器伴随着他们麻木的臂膀,立刻传出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辛尚明猛地被惊醒,打开狭窄的窗户,望见鸟雀惊慌的远去,青草似乎躺在地上用苦涩的喉咙在粗重的喘息。
  他呆滞的目光凝视着断裂的残枝,忽然感觉它们像变成了一堆堆巨型的绿色猛兽,像利电般迅捷地钻入了自己的心里,然后他惊恐地回到了现实的处境。
  他们正在一座漆黑的古墓里,幽暗的白色淡光像恶魔般飘浮虚空,仿佛整个天地都已经完全被空蒙淹没。
  “尚明,你没事吧?”秦凝梅清澈的眼眸凝视着他,关切地说。
  辛尚明微微一笑,平淡地说:“凝梅,我们进来多久了?”
  “已经两天了。”秦凝梅喝了口水,干涩的喉咙滚动出一阵沉闷的声音,眼睛不经意向隧道的深处望去,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你害怕吗?”辛尚明凝视着她,微笑着说。
  秦凝梅笑着刚想说话,隧道的深处忽然传来了一阵细微的摩擦声。
  辛尚明凝神地听了片刻,猛然振作起精神,站起身擦了一把眼角的汗水。不经意挡在秦凝梅身前,缓缓地朝洞穴的深处走去。
  两人没走多久,一条黑色巨蟒猛然挡在他们面前,张开血盆大口愤怒地凝视着他们。
  辛尚明掏出身前的短刀,跃上一块巨石猛地一蹬,短刀准准地刺向了巨蟒的头顶。
  巨蟒侧身让过,三角形的头颅迅速一击,狠狠地撞向了辛尚明的身体。
  辛尚明撤身退至隧道的墙壁,避开这击之后,双脚猛地蹬上墙壁,半空中一个跟斗,短刀后刺,径直刺向了巨蟒的腹部。不料巨蟒比他速度快捷,尾巴宛如浪涛般卷起,瞬间缠住了他的身子。
  秦凝梅望着一幕幕触目惊心的画面,表情显得异常激动,忽然看见辛尚明被巨蟒缠住,急忙惊慌地拿起一块尖锐的石块,狠狠地刺向了巨蟒。
  巨蟒突然用劲将躯体一摆,张开排排钢叉般的牙齿,愤怒地冲她发出一阵嚎叫。
  秦凝梅呆滞地凝视着巨蟒,转眼瞥见辛尚明痛苦挣扎的表情,猛地大叫一声,闭上眼睛疯狂地冲向了巨蟒。
  辛尚明凝望着蛇血洒在墙壁的瞬间,产生的那团光影,永远也无法忘记这段记忆。
  敲门声陡地响起,他缓缓地从记忆里抽身出来,打开门看的时候,眼帘里出现的正是秦明梅清澈的脸庞。
  她穿着一身休闲服装,背上的背包简洁轻巧,梱着整齐的马尾,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显得非常阳光,宛如一个帅气的小伙。洁净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一层油亮的光泽,看起来又显得非常的动人。
  “我们该出发了。”她眼眸里盛着一丝暖暖的笑意,灿烂地说。
  “你真的要去吗?”辛尚明侧身靠在门旁,双眸凝视着远处,无意地说。
  “当然。”秦凝梅冲进屋子,将他撞在了一边,找了张桌子放下背上的背包,紧接着拿出一件古朴奇异的盘子,“我已经把它带来了,这东西一直指着西南方,看来我们需要朝西南方出发。”
  “那好吧,如果你确定要去,这两件事就交给我们两个。”辛尚明发亮的眸子紧盯着她,平静地说。
  秦凝梅对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两人相视而笑,仿佛已经完全读懂了彼此的心意。收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0 11:34:24
  原本打算安安心心地写好鸾皇巢居,但是却又时时为这篇短小精悍的文字挂怀,相信这短短几万字的故事,足以使每个人情牵。
作者 :盛世中国v 时间:2016-01-20 11:58:49
  几万字,还叫短~~~汗~~~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锦瑟无端倾城 时间:2016-01-20 12:12:43
  。。。
  • 谷登

    举报  2016-01-20 12:29:24  评论

    @锦瑟无端倾城 没结局的,还有很多,这篇故事虽然篇幅不是很长,但是我希望尽量写好人的一生,甚至整个人类的命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1 13:51:53
  红脸支持,很不错的[xyc:威武霸气]
  • 谷登

    举报  2016-01-21 15:46:21  评论

    谢谢暗香,其实你上次跟我说互动太少我也在反省,不过用手机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好在过几天要买电脑了,相信以后可以和大家共同探讨关于文学的各个方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1 19:32:19
  收拾好以后,大约是上午十点左右,辛尚明开着他那辆黑色轿车,两人开始朝西南方向出发。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两人在一家餐馆吃了些午餐,之后辛尚明去一家超市买了一些饮料和饼干,准备到晚上十点左右,再找一家旅馆住宿。
  值得一提的是超市卖东西的那个老人,他热情地接待了辛尚明,就在辛尚明疑心接下来或许会出现问题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突然冲进超市,抢了一些饼干和饮料扭头就跑。
  辛尚明曾经练过几年武术,身体迅速做出反应,踊身跃去,几下拆解间便已将乞丐制服。
  “小伙子,让他走吧!”老人布满风霜的皱纹里忽然浮现出一丝笑意,轻声地说。
  辛尚明呆滞地凝视着老人忽然松开了钳制乞丐的手臂,乞丐抓起饮料和饼干,一溜烟跑出了超市。
  辛尚明将自己的东西放在柜台准备结账,他望着老人随意地清点着商品,淡淡地说:“你让他走了,他会再来的。”
  “那就再给呀!”老人无意地说。
  “那他会不断地来,甚至会带更多的人来。”辛尚明似乎陷入了沉思。
  老人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凝视着他沉声说:“别人给你的答案往往会使你更加困惑,有些问题你必须要问你自己。”
  回到车上以后,辛尚明一直魂不守舍地开着车向前行驶,老人的话多少使他受到了震撼。他只是一个平凡的老者,经过几十年的风雨以后,他是否已经活得明白?
  在我们习以为常的观念里,已经习惯了憎恨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可是我们真的就已经站上真理的高度了吗?
  就像那个乞丐一样,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沦落到这种可悲的地步!他是否甘愿像这样活着?
  有些时候我们已经在别人痛入骨髓的创口撒了把盐,却还恬不知耻地认为自己有多么理直气壮,这样的人无异于在某个慈善机构捐了一大笔钱,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乞丐向自己乞讨却把他一脚踢开一样。
  想到这些以后,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老鼠,我们总是习惯憎恨它们不劳而获,可是它吃的只是我们的粮食,而我们吃的却是它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吃的是一个人的生命,他们会同我们辩驳吗?那个乞丐的生命,不正是被我们吃掉的吗?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4 11:34:40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变成这样?”秦凝梅凝视着他,沉声地说。
  “我们到底应该怎样活着,破坏一回以后就坦然地睡去吗?”辛尚明喃喃地说。
  “像我们这样活着。”秦凝梅露出一丝微笑。
  辛尚明忽然振作起精神,淡淡地说:“没错,应该像我们这样活着。”
  轿车默默地穿行在各种建筑之间,夜色逐渐覆盖住大地以后,灯火像流水似的蔓延到视线不能触及的远处,一切都仿佛变得格外渺茫。
  晚上十点左右,两人找了家旅馆安排好了住所以后,之后准备去吃点夜宵。小吃街的灯光照耀得如同白昼,熙攘的人群密不透风,他们麻木地穿行在各种缝隙之间。
  辛尚明和秦凝梅找了家夜宵店,点了些食物以后,便在一张桌旁坐下等待。两人刚刚坐下没过多久,秦凝梅包里那个古朴奇异的盘子,忽然发出了一种清幽的光芒。
  “盘子有动静。”秦凝梅从包里掏出盘子,激动地说。
  辛尚明凝神地盯着盘子,一个龙头似的转柄正奇异地指在一个性感的女人身上。
  “蒋原洁,现年二十四岁,容貌姣好,身材性感,原与恒控集团患病富少司徒铭威相爱。肉体被喜爱美貌的赤魂者霸占以后,暗地里却与多名富豪牵扯不清,似乎在策划一件巨大的阴谋,持有天枢星容精碎片。”秦凝梅凝视着光幕里的图片及文字,迅速而清晰地念了出来。
  辛尚明一边听着秦凝梅的介绍,一边凝视着蒋原洁。她从那辆白色宝马下来以后,在一间店铺买了些东西,然后便转身轻快舒坦地回到了车上。
  辛尚明连忙催促秦凝梅跟上,两人刚刚跑出店铺,后面立刻传来了老板的叫声,不过在看见桌上的百元钞票以后,立刻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
  车辆在狭窄的巷道无法快速行驶,辛尚明和秦凝梅一直远远地跟在轿车后面。
  当轿车穿过巷道到达正路的时候,他们也已经上了停在路口的车。白色宝马轻快稳当地行驶在路上,丝毫没有发现身后紧跟着一辆轿车。
  没过多久,车里的蒋原洁似乎发现了异状,忽然露出一种不自然的表情,微笑着说:“乔董,我胃突然有些不舒服,你转入前面那个岔口我去买些药好吗?”
  坐在驾驶座上的乔董露出一丝急切的表情,突然加快速度,没过多久就转入了一条岔路。
  岔路铺在一片竹林的中央,偶尔被风吹起几片枯黄的竹叶,就像散落在黏稠夜色里的蝴蝶。不远处不时透进几缕绚烂的光芒,宛如星光碎落了整片竹梢。
  辛尚明看着白色轿车忽然加快速度,正准备提速的时候,半空里陡然出现一个满头青发的男子,一掌居然硬生生挡住了他正在行驶的轿车。
  “那博贞,现年二十七岁,地质大学博士,身材高瘦,面容冷峻。生性敦厚,关注自然,肉体被青魂者霸占以后,不时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持有玉衡星容精碎片。”秦凝梅瞥见包里盘子发出的幽光,急忙拿了出来,双眸紧盯着光幕里的图像及文字,迅速地说。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4 11:38:46
  “轰……”那博贞单手抵住轿车,另一只手忽然伸入车底,竟然直接抬起了轿车,车轮还在空中急速的旋转,在幽深的竹林里显得异常的诡异。
  “尚明,快戴上吊坠。”秦凝梅的话还未说完,轿车已经被那博贞猛地甩下了竹林,轰隆声陡然响起,青翠的竹林立刻被撞倒了一大片。
  与此同时,白色宝马刚刚穿过竹林的小路,转入了那条灯火阑珊的巷道。
  轿车爆炸的烈焰刚刚冲起,变得宛如晶体般的辛尚明已经抱起秦凝梅流星似的跃上小径。爆炸的轰隆声还在小径下的竹林蔓延,烈焰像浪潮般覆盖在竹林,汹涌地朝四处燃烧。
  辛尚明聚光的双眸凝视着那博贞,右手微微旋转,掌心五米之内顿时冲涌出一团翻滚的雪花,覆盖着火焰瞬间将其扑灭。
  他稳妥地放下秦凝梅,猛地发足狂奔,双腿如流星般迅速地奔向了那博贞,距离他不过五米的时候,忽然腾跃而起,右拳携带着漩涡般的白色光芒,汹涌地击向了他瘦削的身体。
  那博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双拳紧握,瞅准辛尚明的攻势,迅速地俯下身子,双拳连续发出,宛如雨点般覆盖在辛尚明的后腰。
  青色光芒随着他的拳头像霓虹灯般激射而出,顿时射穿了整个竹林,菱角锐利的叶片反射出丝丝耀眼的毒芒,将竹林修剪得支离破碎。而在拳头与辛尚明身体剧烈摩擦的同时,无数道红白相间的绚丽光芒,使其变得更加的灵幻。
  辛尚明的身体的铠甲爆破出满空鳞片,轻盈诡异地坠落在了地上。他的身体刚刚触碰地面,已经迅捷地翻涌而起,双拳紧握,关节立刻发出了一阵清脆的响声。而伴随着声音的蔓延,缕缕冰雪般的碎光迅速围拢了他的四周。
  他猛地发出一声喝声,再次疯狂地奔向了那博贞。那博贞凝神地感受着他的变化,忽然也跳起了身子,两人在半空拆解了几招,身体不由自主地反向退跃至两根竹梢。
  青白光芒在他们的周身不断起伏,将竹林掩映成了一片光圈似的漩涡,两人经过调息,不约而同地冲向了对方。
  在半空经过各种巧妙的拆解以后,大片竹林被光芒削成了一片锋利的剑戟。那博贞身体猛地倾斜,像是要攻取辛尚明的下盘,辛尚明对于奇异力量的掌握毕竟没有青魂者成熟,刚要防御的时候,却突然瞥见他的脚尖蹬上一根竹梢,身子如快箭般射向自己。
  陡遭此变,辛尚明绝难应付,胸膛被他迅捷的攻击速度猛地踢中,已经像软棉般落下竹梢。而锋利的削口,正奇异地穿透了他的躯体。
  那博贞露出一丝阴笑,转身踏上竹梢轻快地淹没进漆黑的夜色。
  秦凝梅惊恐而呆滞地凝视着穿在竹梢上的辛尚明,双手掩住了嘴巴,眼泪不自禁地流下了双颊。
  正当她刚要痛哭失声的时候,发现辛尚明的身体似乎正在光幕里奇异的破碎。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1-24 15:53:43
  欣赏佳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齐云归 时间:2016-01-24 18:44:05
  谷登的文章越来越精彩了~
  • 谷登

    举报  2016-01-24 20:07:48  评论

    呵呵,谢谢朋友支持,我觉得这部小说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我们平凡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但我们的确出色。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灯一灯 时间:2016-01-24 20:39:35
  欣赏谷登佳作,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情禅如梦 时间:2016-01-25 11:45:05
  问好谷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1-28 19:19:32
  夜色像浪潮般席卷了整片天空,海边深色坚硬的岩石上,布满了苍翠的青苔。
  那博贞双眸紧锁着夜幕深处,海面的那轮明月将他瘦削的躯体掩映得格外渺茫。他的视线陡地收回,凝视着蒋原洁微微一笑,无意地说:“索魂幽灵已经出现,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不想被宿命捆绑,最好的办法就是连宿命都毁灭。”蒋原洁阴沉的脸色仿佛布满了乌云,双眸静静地凝视着翻涌的海面,冷淡地说。
  “或许我们无法将宿命毁灭。”那博贞叹了口气,对着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他怎么样?”将原洁忽然转过头凝视着他。
  那博贞脑海猛地闪过将辛尚明打入竹梢的瞬间,犹疑地说:“如果我们可以将他毁灭的话,那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们的世界,不过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他绝不会这么轻易被毁灭。”
  “哼,那就把一切都交给它们,到时候他们将毁灭这个世界。”将原洁貌美的脸庞忽然堆聚起一种刀锋般的冷漠,双眸滚动出两团绚丽的火焰,缓缓朝天露出一种极尽狰狞的表情。
  夜色裹住的乌云仿佛突然被火焰撑破了一样,不断翻滚出燃烧的灰烬,呈现出一种绚丽漩涡的状态。
  海面似乎正承受着漩涡的牵引,一股股汹涌的浪潮宛如条条蛟龙杂乱地蜷缩在海面,掩映出一派喧嚣的氛围。
  没过多久,汹涌的海面突然像是撕开了一条裂缝,无数遍体流泻火焰的猫体,像赤色的焰流般冲涌至半空。
  静谧幽深的竹林,辛尚明的躯体插在竹梢,依旧在缓缓裂开缝隙。
  碎片宛如奇异的七色晶石,像流星般缓慢地四处蔓延,将竹林描摩出道道绚丽的弧线。
  秦凝梅呆滞地凝视着夜空,广阔的夜幕一片漆黑,使辛尚明泛光的躯体宛如裹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碎片逐渐脱离竹梢,像萤火虫似的飞离夜空,缓缓地在地面汇聚出一个光流般的人形。
  秦凝梅双眸不觉滚出泪滴,正欲开口说话,人形躯体的光芒突然像粉末般散了一地,光幕里俨然便是辛尚明。
  秦凝梅嘴角抽泣着露出丝笑意,身子已经被辛尚明稳重地抱住。
  “怎么会这样?”秦凝梅靠在他的肩膀,不经意地问。
  辛尚明放开她凝视着她的眼眸,沉声地说:“这一切就像是梦,但却已经真的开始。”
  “即便是梦,我也希望与你一起做下去。”秦凝梅微微一笑,平淡地说。
  辛尚明抓住她的手,忽然跑了起来,他怕给他时间缓冲,自己就会怀疑这一切的真实。
  我们奔跑在一条虚幻的路,但却都希望尽量认真去跑。我们猜想尽头或许会有很美的风景,但却一直忽略风景就在沿途。我们以为自己超然物外,但却永远也无法将这条路逃离。
  有时候辛尚明真的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剩下什么,所以他时刻都希望珍惜生命里出现的一切人事。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1-29 13:03:53
  @谷登 等我忙过这阵去给你推荐首页
  • 谷登

    举报  2016-01-31 17:05:17  评论

    谢谢暗香支持,这些天我也一直在忙,相信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2-01 10:39:40
  @谷登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幸福加速度abc 时间:2016-02-01 15:42:10
  恭喜好帖上首!
  • 谷登

    举报  2016-02-01 18:13:46  评论

    谢谢支持,其实挺惭愧的,还没写到很多字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灯一灯 时间:2016-02-01 19:27:03
  恭喜谷登好文上首页!
  • 谷登

    举报  2016-02-01 20:58:38  评论

    谢谢一灯大师赏读,会不断努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光影疏斜暗香袭 时间:2016-02-01 21:22:22
  谷登 [hou:猴年大吉][hou:猴年大吉][hou:猴年大吉]恭喜首页
  • 谷登

    举报  2016-02-02 07:39:16  评论

    谢谢暗香,猴年大吉,开开心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可乐卷 时间:2016-02-01 23:32:26
  支持支持 作者心很细
  • 谷登

    举报  2016-02-02 07:40:38  评论

    谢谢朋友支持,希望努力写好每一个故事,呵呵!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风过无雨痕 时间:2016-02-02 08:52:52
  支持朋友
  • 谷登

    举报  2016-02-02 09:44:02  评论

    呵呵,谢谢,祝愿朋友猴年大吉,开开心心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2-21 09:37:18
  清晨,日光像海水般漫过地平线,旅馆狭窄的窗户被铺上了一层碎金似的光缕。
  错落的光斑如绚烂彩笔描摩的奇异波纹,随着摇曳的枝桠有致起伏,扩散出一种梦幻般的节奏。
  辛尚明睁开惺忪的睡眼,窗外被稀疏的光线点缀得流光溢彩,金灿的嫩叶显得格外通透,鸟雀彩色的羽翼轻跃而过,宛如在平静的湖面划过了一道彩虹似的丽焰。
  沉闷的敲门声陡然响起,使他不自觉露出一丝微笑,打开门秦凝梅净如仙子般的面容,立即像冰泉往他脑海侵入了一种奇特的清爽。
  “这么早?”辛尚明揉揉蓬乱的头发,微笑着说。
  秦凝梅走进房间,淡淡地说:“我是来看看你有没有变成怪物之类的。”她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你没事吧!”
  “没事……他们还伤不到我……”辛尚明摊摊手,无意地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秦凝梅表情忽然凝重起来。
  “买一辆车,昨天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身份,现在恐怕我们又得靠这盘子。”辛尚明沉静地说。
  华龙车铺是一间中等卖车商铺,辛尚明与秦凝梅收拾好以后,随便在旅馆后面的小店吃了些早餐,便自然地走进了这家商铺。
  迎接他们的人看上去有些奇怪,他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头发梳得齐如刀锋,像顶着一顶奇怪的草帽。衣服陈旧破烂,裹着一层深色的油渍,看上去与商铺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秦凝梅在距离他不到十米的时候,就已发现了盘子的动静,可是让她疑惑的是盘子只闪着一层幽绿的光芒,却没有任何关于护魂者的介绍。
  他们谨慎地走进了商铺,男子对着他们露出了一种怪异的笑容,就像乡村里四处游荡的傻子笑得那么纯真。
  辛尚明和秦凝梅互视,不禁露出了一种苦笑,在正常的观念里,他们至少有十秒钟对男子感到厌恶,不过这种厌恶很快就被他们深深的自责所彻底抹杀。
  他们相信自己应该给每个人一种尊重,憎恶一切与自己相同的同类,都是人类一种无可救药的缺陷,然而当他们这样想的时候,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千万人类的反对,这何尝不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缺陷?
  男子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呆痴似的笑容,两颗眸子圆鼓鼓地盯着辛尚明和秦凝梅,郑重地说:“两位,看车吗?”
  “没错。”辛尚明暼了一眼秦凝梅,微笑着说。
  男子上下打量着两人,凝神片刻,淡淡地说:“两位没有来错,我保证本店绝对是以全人类的利益为服务宗旨,从一辆车里你绝对可以看清整个世界。”
  “从你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根本无法看清。”辛尚明心里不自觉地冒出这句话,转而又为自己的“高贵”感到悲哀,歉疚地望着男子,缓缓走到一辆黑色轿车面前,淡淡地说:“这辆车怎么样?”
  “买这辆车的人都是傻x,我一连买了三辆,还没有得到证实,所以我决定再买一辆试试,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试吗?”男子拍了拍黑色轿车,镇定地说。
  “还是算了,我们想到别处看看。”秦凝梅望见辛尚明呆滞的神情,苦笑着对男子说。
  男子忽然快速地挡在他们即将离开的方向,憨笑着说:“两位,从前有两个小商贩,他们为了彼此的商品可以更好的销售出去,想了个为彼此吹嘘的主意。每当有顾客来到橘子摊前的时候,卖烟斗的摊贩都会对顾客说自己从不吃橘子,可是他卖的橘子我都能吃六个;而顾客来到烟斗摊前的时候,卖橘子的摊贩依旧对顾客说自己从不吸烟,可是他卖的烟斗自己都能吸六枝,你觉得像卖橘子这样的人可恶吗?”
  秦凝梅拉了拉辛尚明的衣角,辛尚明微微一笑,凝神地说:“的确挺可恶的,因为不吃橘子的人能吃六个橘子,说明橘子很甜,而不吸烟斗的人能吸六枝烟斗,说明烟斗没劲。”
  “没错,这位小姐所说的别处就像卖橘子的人一样,他们总是在自己获得利益以后,就会不仔细考虑别人的利益。尽管他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慷慨,可却永远也无法弥补他们给别人造成的创痕。”男子似乎若有所思,紧接着说:“别处的车就像烟斗一样,即便我从来不开车,他们的烟斗我都能吸六枝。”
  “像你这样说话,不觉得自己反倒像卖橘子的摊贩吗?”秦凝梅望着男子急切紧张的表情,心里不禁觉得一阵厌恶,暗自嘲笑着说。
  “所以你给我们的建议呢?”辛尚明凝神片刻,宁静地说。
  男子微微一笑,将辛尚明拉到一辆轻捷型的轿车面前,平淡地说:“这辆车别人都叫它‘糊涂’,可是我叫它‘明白’。也许是我糊涂,它本来就叫‘糊涂’。”
  “那你为什么要叫它‘明白’呢?”辛尚明疑惑地问道。
  “曾经也有人这样问过我,不过别人都叫他傻子。”男子露出一丝莫名其妙的笑意。
  “你说什么呢?”秦凝梅似乎被男子彻底激怒,急切地说,转而抓住辛尚明的手掌,露出一丝苦笑,“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可是他说得并没有错。”辛尚明呆滞地凝视着她,平淡地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秦凝梅急切地呼道。
  “因为我们本来就很傻,只不过我们自以为很聪明而已。”辛尚明双眸忽地堆聚起刀锋,冷冷地说。
  “其实那个人只是一个孩子……”男子诡异地笑着说。
  “你给我闭嘴。”秦凝梅忽然恶狠狠地盯着男子。
  辛尚明微微暼了她一眼,转眼凝视着男子,淡淡地说:“这辆‘糊涂’我买了。”
  男子忽地露出一丝苦笑,诡异地说:“你也真够傻的!”
  “我买了你的车,你好像并不太高兴。”辛尚明紧盯着他,沉声说道。
  “曾经我和一个人做游戏,赢了一次非常高兴,不过在给别人说的时候却遭到了一顿臭骂与嘲笑,因为他们说赢了那个傻子还敢四处传播简直比他更傻,从那以后我就再也不敢骄傲。因为那个被称为‘中国爱因斯坦’的人的确挺傻的,他弄出来的东西我们都不太懂。”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2-21 09:41:02
  辛尚明呆在原地,忽然像受到一种奇异电波的冲击,暗自思索道:“上天究竟给了我们多少智慧?上天给予我们的智慧是否相等?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别人愚蠢?聪明与愚蠢之间究竟存在什么界限?”
  “你这傻子,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什么事都不用做,也做不了,快给我回去,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转角处忽然冲出一个满脸皱纹、神情紧张的老者,他训完男子以后,转而笑望着辛尚明与秦凝梅,恬淡地说:“两位看车吗?”
  “你为什么要叫他傻子?”辛尚明双眸凝神,紧紧地盯着老者。
  老者微微一笑,忸怩地望向身后的男子,低声对着辛尚明说:“因为他脑子有些不正常。”
  “脑子不正常就是傻子吗?那爱因斯坦与他存在着什么差别?”辛尚明沉静地说。
  “爱因斯坦提出的理论,为人类的发展做出过巨大的贡献。”老者显然知道爱因斯坦这号人物,掷地有声地说。
  “那他没有为人类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吗?他一生孤独地守在某个角落,从来没有做出破坏自然和谐的大事,而爱因斯坦一生最大的遗憾,却是核武器的研制成功。”辛尚明双眸无神,呆呆地说。
  “你这人脑子也有些问题吗?看车就看车,说这么多干什么?”老者显然再也找不出合适的答案,只能把一切无法回答的问题归结为别人头脑的障碍。
  秦凝梅凝望着辛尚明呆滞的神情,反对着老者厌恶地说:“你脑子才有问题呢?”
  说完拉着辛尚明的手掌,轻快地跑出了店铺。两人在宽阔的马路奔了一阵,终于停住急切运动的身体。
  辛尚明凝视着秦凝梅气喘吁吁的状态,微微苦笑着说:“我们回去吧!”
  “嗯……”秦凝梅微笑着说。
  “这条路太长,好像是没有尽头,也许有一天我们倒在路边,依旧看不到自己想看的风景。”辛尚明凝望着远处,无神地说。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百米的路程既然已经走了五十米,为什么还要往回走?从我们踏出第一步的时候,我们就不知道路有多长,也许我们现在就站在五十米的地方,但是往前向后的选择却需由自己决定,回到起点与冲向终点。”秦凝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宁静地说。
  辛尚明叹了口气,冷笑着说:“那也不过是疲惫时的自我安慰而已,我们根本无法改变人类的共性,那是一种源于由环境而得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也许今天我们的事迹会博得很多旁观者的眼泪,但那却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我们知道终有一天他们会遗忘,并且再也不会想起。”
  “但是我却已经认真。”秦凝梅苦笑着说。
  公交车轻快地驶向夕阳,在朦胧的光晕里显得格外落寞。各种景物杂乱地穿梭在车窗外,仿佛永远无法停顿,就像一颗流浪的心似乎再也找不到安定的尽头。
  辛尚明出神地望向窗外,厚重的云层如炭火般紧裹着夕阳,透露出一种压抑沉闷的氛围。
  尽管公交车在不停地向前行驶,但他的脑海却像远处的云层一样,簇拥着夕阳浓浓不可消逝。
  因为太认真,所以好累。的确,有时候我们不知道生命可以有多长,足够做多少事,所以都希望及时去做,不管能做多少。也许我们知道有一天自己终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瑰宝,但是现在这刻却无法清楚将会为此付出多少的代价,时间一久,我们所有的激情都将被这个世界的惯性消磨。
  秦凝梅趴在车座上,忽然觉得委屈得很想流泪,她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究竟意义何在,自从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她就开始变得盲目,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一个尽头,但她却希望在这样的日子里和他活着,现在这一切突然像个泡沫般不经意的破裂,可是在她的世界里却好像万物都已经完全坍塌。
  辛尚明忽然转过头盯住她蓬松的头发随风纷飞,喉咙里不觉滚动出一丝苦涩的唾沫,他答应她的一切其实都想和她一起完成,但是他无法战胜那些阻力,那种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的感觉,他实在难以一直承受。
  夜幕逐渐垂下,晚风将树梢稀疏的枝叶吹得摇摇欲坠,使傍晚显得异常冷清静谧。
  公交车忽然停在前方的岔口,辛尚明回过神来以后,发现不知不觉间竟已到了丛林围裹的深处。
  他惊诧地环视着四周,车里的人影忽然像爆裂一般,竟流泻出股股水流似的焰火。
  待焰火流尽以后,陡然间二十几名乘客竟变得像流火的恶猫一样,狰狞地扑向辛尚明和秦凝梅。
  辛尚明连忙挡在秦凝梅身上,猫爪刚刚抓入他的血肉,他的躯体就已像雪球爆裂而开,无数晶片一阵纷飞,顿时将整个车内激射得毫无间隙,而他身体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紧凑着密密麻麻的绚烂鳞片。 通体流焰的火猫四处逃窜,顿时将整个车厢流泻得一片通红,待雪花似的晶片停住以后,纷纷顿滞躯体,尖爪激射出道道寒光轻巧地划向辛尚明。
  辛尚明一阵躲避,猛地击破车窗,身子精准地跃出车内,迅捷将秦凝梅送至一旁,双手急忙在胸前旋动,猛地凝神推出,霎时自双掌中结生出一团冰菱似的气旋。
  火猫刚刚像灵猴般由四面八方冲出车内,公交车便已被气旋击中,瞬间爆破出一股浓密的焰火。飞泻的残渣铺天盖地地由火焰深处冲出,迅疾的冲劲顿时将几只火猫激射得魂飞魄散。余下的火猫露出种异常狰狞的姿态,后腿猛蹬地面,双爪已如刀锋般划向辛尚明。
  辛尚明微微凝神,眉头紧皱出一丝锐利的凹痕,双腿一阵旋转,龙卷风似的冲向了群猫。待旋转的气流瞬间沉寂以后,浓黑空旷的夜幕下,已经只剩灰屑沉静地随风飞扬。
  “想不到短短几日不见,他居然可以将奇异力量运用得如此炉火纯青,如果不趁现在灭掉他,说不定以后他的确会成为我们最大的障碍。”浓密的树丛上,身子半掩半露的蒋原洁神色凝重,望向远处喃喃地说。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2-27 20:56:17
  方知然魂和冤魂之说
  • 谷登

    举报  2016-02-28 07:50:06  评论

    这是我胡乱编的,目的以后会很明确。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谷登 时间:2016-03-10 14:22:18
  “我去帮你把他灭掉。”那博贞双眸堆聚起一团寒芒,跃至蒋原洁身前,急切地说。
  蒋原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恬淡地说:“我经营了这么久的帝国,你以为那些精力都是白费的吗?现在即便毁灭人类的世界,也不需要再让我们出手。”

  她伸手挡开那博贞,笑意盈盈地走了几步,轻缓地步子走在竹梢上,就像踏在厚实的大地一般。

  那博贞呆异地望着她双眸锁住远处,沉静地说:“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谁也无法再阻挡我,我劝你不要忘了当年我们一起发的毒誓。”蒋原洁狭长的眼眸紧盯着他,冰冷地说。

  她不屑地望了那博贞一眼,身子像夜鹰般轻快地跃至一株苍老的古树,猛地发出一声诡异的清啸,沉寂的夜顿时变得像滚水般喧嚣起来。

  无数通体流焰的火猫,极尽狰狞地由四面八方窜出丛林,邪恶的怒吼声顿时覆盖了整片天空。火焰随着火猫的跃动,像流水迅速点燃了整片丛林,瞬间将其化为了一片火海。

  辛尚明望着无数火猫如蚂蚁般向自己聚拢,双眸微微凝神,忽然呼出口气,周围顿时涌出了一层冰雾般的气旋,竟将秦凝梅轻盈地送至虚空凝滞起来。

  他双眸凝视着火猫,双拳陡地紧握,猛然迈开步伐,似轻风般滑至火猫丛中。

  他双拳携带着一种冰屑般的寒芒,轻巧地击在火猫身躯,顿时便将其化为一堆灰烬。

  火猫尖爪闪出的利芒不断在他眼帘里跃动,狰狞痛苦的嘶鸣声此起彼伏,而他的拳头就像一柄锋利的长剑一样,随着机械的转动仿佛永远不会停顿。

  时间在他双拳急切的挥动间不断流逝,无数火猫被他击得灰飞烟灭,可火猫层层叠叠的涌动着,就像能够复生一般,杂乱而汹涌地抓向了他。

  他双拳机械的不断挥动,呆滞地凝视着火猫,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火猫完全击散,只有漫无目的地挥动拳头,如果稍微停滞,它们便会瞬间将自己撕成一堆粉末。可是挥动着拳头,这样机械的运动似乎又好像永远没有尽头,双重压力顿时使他陷入极度无助的境地。

  蒋原洁站在古树粗壮的枝桠,嘴角浮现着一丝满意的笑容,火焰映在她洁净的面容,使她看起来就像血与火汇聚而成的恶魔。

  辛尚明双臂已极度酸麻,拳头轻缓无力地在身前挥动,视线模糊地凝望着远处,一丝光亮突然划破火焰尽头,坟墓里的老者竟面带微笑地走向了他。

  他呆滞地凝视着周围,自己似乎已经被一层层冰晶般的薄膜隔住,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完全凝滞。

  老者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蔼地说:“索魂圣者,你怎么会觉得疲惫?”
作者 :风过无雨痕 时间:2016-03-10 14:23:35
  支持
  • 谷登

    举报  2016-03-10 14:57:50  评论

    真心谢谢朋友的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