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大妇产儿童医院名医介绍】秦炯.林庆.姜玉武.杨艳玲

楼主:bysy004 时间:2014-01-09 17:23:14 点击:27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挂号 北大医院挂号 北大妇儿医院挂号 林庆挂号 姜玉武挂号 秦炯挂号 杨艳玲挂号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儿童医院挂号 北京北大妇产儿童医院挂号 北大医院妇儿门诊挂号


  北大妇儿医院儿科专家
  (林庆 秦炯 姜玉武 杨艳玲 刘雪芹 卢新天 马郁文 张致祥 刘景城 包新华 张月华 王丽 刘晓燕 潘虹 王颖 肖慧捷 陈永红 杜军保 郭在晨 梁芙蓉 姚勇)

  林庆
  性别:男 技术职称:教授,主任医师
  专业特长:小儿神经
  出诊时间 特需(周二,四上午)
  挂号费 300元 特需门诊出诊时间 周二、四上午 特需门诊挂号费 300元

  秦炯
  性别:男 儿科主任 技术职称:教授、主任医师
  专业特长:癫/痫、神经遗传病、小儿神经疾病的诊治
  出诊时间:特需门诊出诊时间 周二上午、周四下午 特需门诊挂号费 :300元

  杨艳玲
  专业特长: 小儿神经科;擅长遗传代谢性疾病的诊断与治疗
  出诊时间:周五上午 挂号费 14元 特需门诊出诊时间 周三上午 挂号费 300元


  姜玉武
  性别:男 儿科副主任 技术职称:教授,主任医师
  专业特长 :擅长小儿癫/痫、脑发育障碍疾病及神经遗传病诊治
  个人简历:现为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以及儿科主任。
  出诊时间 :周二上午 挂号费: 14元 特需门诊出诊时间:周四上午 特需门诊挂号费 :300元



  
作者 :bddyyy153 时间:2014-01-10 01:10:00
  副市长作假“保外就医” 逍遥牢外住豪宅开宝马

  http://news.sohu.com/20140109/n393208531.shtml

  贪官进了监狱改造想申请减刑假释?没有被判处极刑的杀人犯在监狱服刑表现好,获得法院批准减了多少个月的刑罚?这些“敏感”问题以前都是在监狱看守所内部“封闭”进行的,从今年开始,从执行机关提出申请到法院裁判减刑假释,全部都要放置在社会的“聚光灯”下。


  8264[热点]女老师护送学生被撞飞 | 先心病女童捡瓶子攒钱
  昨日,信息时报记者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市民现在可以登录广州审判网,了解和跟踪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情况了,有异议还可以拨打12368热线提出意见。据悉,广州中院是全国首家将减刑、假释案件网上公开形成常态化的法院。

  减刑假释裁判结果上网

  原江门市副市长林崇中作假“保外就医”,被举报判刑1年多未坐牢,且住高档小区开宝马豪车。原河源市公安局局长曾天来被判刑10年的同时,因患有高血压等疾病被允许保外就医、监外执行“当庭释放”。还有原健力宝集团董事长张海,被判刑10年只坐牢6年便出狱了,后来牵出监狱腐败人员徇私舞弊减刑……

  广州市中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陈冬梅表示,这些弄虚作假的问题不仅引起社会对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的质疑,“以钱买刑”、“暗箱操作”、“官民狱中差别待遇”等不良观念在社会中广泛流传,已经严重损害了司法形象与司法公信力。

  随着公开公正审理呼声高涨,今年开始,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正式从封闭状态逐渐步入了公众视野。记者获悉,从今年开始,广州中院对所辖的4所监狱、15个看守所的所有减刑、假释案件从裁前网上公示、裁判文书上网公开、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以及采用远程视频庭审等方式进行全面公开,并形成常态化工作机制。

  公众均可以登录广州审判网,在网页左上角“法院公告”一栏中,找到“减刑假释裁前公示”的入口。

  处级以上官员一律开庭

  以往减刑、假释案件都是书面审理,同时兼顾听证。现在除了公示,还要开庭审理,陈冬梅解释“这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广州中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开庭率,从2011年的10%到2012年已经提高到20%。

  这个变化是基于2011年最高院出台《关于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若干意见》,要求对原为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服刑人员减刑假释案件,一律要开庭审理。

  三宗官员服刑弄虚作假案件

  原江门市副市长林崇中

  家人买通看守所长等人获保外就医

  据通报,2009年7月30日,林崇中因受贿被送往河源接受异地审判,河源市中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同时追缴赃款268万余元。就在法院宣判的同时,该院以林崇中患有高血压等疾病为由,判决允许其保外就医、监外执行,其被“当庭释放”。林崇中就这样“逍遥”了一年。

  经查,林崇中的家人通过行贿买通了原河源看守所所长刘某某、原教导员涂某某、看守所的法医,以及河源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和一名医务科科长,篡改了鉴定结论,使林崇中获得了保外就医的条件。

  原健力宝集团董事长张海

  监狱腐败人员徇私舞弊违规减刑

  2005年3月,原健力宝集团董事长张海因涉嫌以做假账、虚假投资、侵吞健力宝资金等被健力宝集团举报,后被立案调查。张海2005年3月被佛山警方拘捕,后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获刑10年。本应在2015年才出狱的他,却在2011年4月就已公开露面。

  省检察院检察长郑红在向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提交的《情况报告》提到,检方加强监所检察部门查办监管人员职务犯罪工作,查出张海案存在违规减刑,牵出监狱腐败人员徇私舞弊案件。

  原河源市公安局局长曾天来

  弄虚作假获得保外就医

  早在2004年据媒体公开报道,原河源市公安局局长曾天来因二奶问题被牵出犯贪污罪、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8年。经法院审理查明,曾天来在任职河源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3次贪污该局人民币共计30万元、港币10万元。

  同时大肆收受贿赂,先后20余次收受他人现金,共计人民币11万元、港币149万元、美金5000元。

  法院刚宣判,曾天来就获得了保外就医,暂予监外执行。经查,曾天来暂予监外执行案存在违规、弄虚作假的问题。

  对话庭长

  厅官减刑上报高院批了才判

  广州中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陈冬梅表示,广州中院目前所辖的4所监狱、15个看守所均在广州市辖区内,处级以上职务犯罪减刑假释的数量占总的比例非常少,监所每一批报过来平均300人,每批最多只有一两个,昨日公示的188个人里,只有一个处级以上干部。近几年,中院减刑假释案件每年大概收6000多件。涉及官员案件除了经济犯罪,还包括滥用职权、玩忽职守、过失犯罪等的官员。其中职务罪犯、贪官大约占了10%,处级以上官员就比较少。

  前官员减刑一视同仁

  对于公众质疑贪官进了监狱还有“特殊待遇”,陈冬梅指出,对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的考量中,更多考虑的不是官员的职位,并不会有什么“特殊待遇”。“前官员在减刑的考量中与其他普通罪犯一视同仁,法官只是对他的犯罪性质、情节、改造表现、考核成绩等综合地进行衡量。”

  而且,对于原处级以上干部的服刑人员,还要从严把握,比一般的服刑人员还要严格。陈冬梅表示,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前官员减刑假释的案件要向广东省高院报备;如果是原为厅级以上领导干部,或者是社会关注度比较高的罪犯,中院还不能直接裁判,要上报由省法院批准后才能够进行裁决。

  比如原中山女市长李启红减刑一案,就是走了原厅级干部的程序,最终省高院批准了才获得1年3个月的减刑。

  法院不予假释占绝大多数

  每年那么多罪犯申请减刑、假释,法院支持的多还是驳回的多呢?陈冬梅直言,“广州的假释率约为1.9%,对比青岛高达30%左右的假释率,算控制得严的。”“法院裁判的不予假释率、降低提请减刑幅度率较低,主要是执行机关和检察机关多关审核,已经做了严格的把控。”

  六类案件必须开庭

  最高院2012年7月1日施行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对六类案件必须开庭审理。包括:

  ●职务犯罪案件,其中原为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职务犯罪案件一律开庭;

  ●因罪犯有重大立功表现提请减刑的;

  ●提请减刑的起始时间、间隔或减刑幅度不符合一般规定的;

  ●在社会上有重大影响或社会关注的高的;

  ●公示期间收到投诉意见的;

  ●人民检察院有异议的;

  (其他人民法院认为有开庭审理必要的。)
作者 :能够完成 时间:2014-05-06 13:10:00
  一直以来,我对官方主导的、权威的编年史抱有偏见。这一方面源于对其真实性的怀疑,更重要的是对其叙述方式的合理性深表质疑。譬如当我们谈到清朝,我们谈到的常常只是康熙雍正乾隆的盛世王朝,只是道光咸丰同治的衰落王朝,只是慈禧垂帘听政的专制王朝——这些来自教科书或清宫戏的历史掌故构成了我们对清王朝的基本印象。问题是,清王朝果真是那样的吗?就算教科书真实记录了清朝台面上的一切,它们是否就是那段历史的全部?那些隐匿在朝廷之外、湮没在岁月风尘中的民间物事,是不是更应成为我们追寻和怀想的对象?譬如不久前我去祖先坟上扫墓,看到墓碑上至今仍清晰可见的“皇清待诰”及“例授太学生”等记载,似乎还留有先人的余温——它们是不是更有理由成为清朝的物证?
  在这样的价值观念指引之下,我开始了这部小说的写作。
  我无力更无意对亚龙公司这一国企的发展与流变进行官式的梳理和检讨,但我有兴趣记下那里的一些普通人与寻常事;希望透过它们,从侧面反映一个企业的兴衰起落,为相关研究者提供一种旁证或注脚。当然,您如果愿意将亚龙公司大而化之,理解为一个时代下的整个社会,也是完全可以甚至值得鼓励的。
  “为了原谅自己的软弱,我把周围世界写得比实际的强大,这当然是欺骗。我是法学家,因此,我不能摆脱恶。”卡夫卡这样说。恰恰相反,为避免一些无谓的纷扰,我有时甚至不惜利用曲笔,隐去一些事情的真相,降低其尖锐和严重的程度——这当然同样涉嫌欺骗。我也没办法摆脱恶,但还是对人性之善保持着高分值的期待并高分贝的呼唤,对俗世伪文明痛下针砭,这当然关联着作者本人看似宁静无为实则积极进取的人生态度。亚龙公司是一家大型国企,人很多,水很深,声色倥偬,错综复杂。作为一个有着理想倾向的世俗者,我努力去理解那种大公司职场生态下的世俗乃至庸俗,既不想将权力视为一种邪恶强加于人,也反感用“生活所迫”、“人性之一般”之类的涂料进行矫揉的粉饰。
  我一直幻想写一部可以反复阅读的小说。和此前的一些作品一样,本书仍可看出我试图将小说写作随笔化的倾向及为此付出的努力:在叙事时夹叙夹议,并尽可能地让各章节在前后勾连的同时又能独立成篇,呈现一定程度的随笔风格。做这样的尝试,当然是为了增强文字的审美意趣,却也意外地构成了一种对传统叙事小说写作经验不足的藏拙。小说作品随笔化,应该说,这不只是不同文体之间的若干差别,更兼作者创作时的一种思考,甚至于一种自我检讨。论理,小说作品完全可以通过故事情节的精心安排、场面的合理搭设与气氛的有效渲染等常规手段,获得对读者情绪的发动和感动,进而说服读者,完成作品“文以载道”的使命。但我大约急躁了一些,在事实面前,总不能免于一种自言自语式的急切表态,像是为了首先说服自己,开启自己的心智。但愿这一尝试在客观上不只是如上面所说的替自己“藏拙”,也成为一种有益的探索。当然了,写出来的东西未必符合理想,那无非说明作者才力不副,是另一个话题了。
  故事情节可说是小说的生命;然而我也怯怯地怀疑,一味地追求故事情节,会不会顾此失彼甚至本末倒置,弱化文学的审美要素?小说文本如果沦为看过就算、看完就扔的一次性用品,则作者艰辛的创作过程是不是就成了一种讽刺、成为社会人力资源的严重浪费?一个作者在关照情节的同时,对文字的质感与文章的立意、审美等方面是不是也应予以同样的重视?我在写作过程中,常常为这些问题所纠缠和困惑。



作者 :北京一流服务 时间:2014-05-24 12:23:00
  观早期印象派绘画代表--莫奈画展有感
  今年适逢家母九十华诞,去年在上海探望老人家时曾相约今年再会,这绝不能食言,毕竟一个人活到九十岁委实不易。人老了表面上看身体还硬朗,其实说走就走。古人曾云:人生七十古来稀,何况家母整整活了九十个春秋了,算是高寿吧!
  我四月六号出门先在武汉住了十来天,然后去了一趟合肥。仔细一算已经整整三十年没去合肥了,看望一下父亲五兄弟中最后一个小叔,小叔也年届八十,因此到上海已经差不多离家半个月了,一直没有上网,也几乎不用手机,远离现代信息之污染。在武汉每天逛逛菜场,买买菜简单做点吃的,主要陪丈母娘聊聊天,也做点家务活,实在闲了就读读《三希堂贴》,临摹其中的书法,偶尔也翻翻年轻时候买的书,逍遥自在。
  到了上海上网看了一下天涯论坛,承蒙天涯新朋友好思佳兄给发给我印象派画家的一些图片,主要是克劳德*莫奈的四十幅作品,还有其他印象派画家的十几幅作品。今年是中法建交50周年,在上海K11艺术购物中心有个原画展。K11艺术购物中心离我住的位置很近,坐地铁一号线就两站路,并且出地铁口就到,在淮海路300号。因为我27号要回深圳,只有26号一天的时间了,虽然那天下着大雨,我还是急匆匆冒雨赶去,26号刚好是礼拜六,所以看展览的人特别多,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终于挤进展厅,里面人山人海,可见上海这个大都市喜欢并能欣赏真正艺术的人不少。
  一进展厅首先是莫奈的六幅漫画作品,因为时间有限,我对漫画兴趣不大。所以直接印入我眼帘的是奥古斯特*雷诺阿(1841—1919.12.3晚上)的四幅人物画,我的心脏就狂跳不止,太喜欢雷诺阿的画作了,摘掉眼镜,手抚墙壁,仔仔细细地近距离几乎鼻子都要碰到画布的看,画面太精细了,不敢呼吸,生怕气息污染了画面,惊动了画面中的人物。
  人物栩栩如生,仿佛是刚刚画完,油彩艳丽、闪闪发光,看过原画再也不想看图片,简直天壤之别。
  雷诺阿的家乡利摩日有悠久的生产瓷器的历史,从小他父亲就希望他成为一名瓷器图案设计者,因此他从小就在花瓶上临摹大师笔下的奥林匹斯诸神中的裸女,原作都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大师的作品,由此养成了他严谨细腻的画风,这个工作做了整整五年,他不仅掌握了瓷器画手艺,更重要的是,在鲜艳颜色的运用中,对今后的绘画风格以及对华丽色彩的喜好起到很大的作用。(其实奥古斯特*雷诺阿的歌也唱得非常好,他有一个轻快自如的男中音歌喉。古诺就非常喜欢雷诺阿,并且单独给雷诺阿上课,训练他的独唱,可见真正的艺术都是相通的。有机会我专门写一篇关于他作品的欣赏,此乃题外话。)
  从好思佳兄发给我的图片上看我非常喜欢喜欢卡斯塔夫*卡耶博特的《白菊与黄菊》,当看了真正的原作以后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震撼!!!画面中即将枯萎的菊花和盛开的菊花布满整个画面,逼真,细腻,鲜活,宛如身临当时的场景甚至能闻到菊花的芬芳和呼吸。
作者 :九好代理 时间:2014-11-18 00:15:00
  资深美女林青霞[微博]刚刚在万众瞩目中度过60岁生日,现在,另一位更为资深的美女,上世纪50-60年代香港公认最美、被誉为“影坛西施”的女星——夏梦来了。

  在夏梦的诸多仰慕者中,最大牌的当属金庸。金大侠曾以曲折而热烈的文人笔调来形容夏梦之美:“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类似的句式,在金庸小说中被反复使用,比如他写小龙女在江湖人士面前的闪亮登场:“那白衣少女一进来,众人不由自主地都向她望去,但见这少女脸色苍白,若有病容,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她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常人往往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一女子之美,但天仙究实其美如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那少女,各人心头却不自禁都涌出‘美若天仙’四字。”在金庸笔下,夏梦是小龙女,是王语嫣,是羞煞众女的“神仙姐姐”,是江湖少年的“梦中女郎”。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出现在上海的夏梦当然已非半个世纪前大银幕上绝代佳人的模样,但从各地赶来的粉丝们脸上,“追梦”的深情和激动不减当年。这也难怪,昨天下午,在电影博物馆举办的纪念夏梦从影65周年活动,取了个很应景的题目: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