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隔岸莺啼几声闻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3-31 14:09:35 点击:2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隔岸莺啼几声闻》

  好友南山樵子近日连续发来多首春曲好词,除了原来的《卖花笑》《桃源忆故人》词牌,还添加了【春日偶成】和散曲【中吕山坡羊-春雨】,如此这般场面,又何只我先前赏读就笔的两篇‘花雨满天’和‘梦到花开处’说得透彻,纯属序曲是也。

  陆游《菩萨蛮》有诗“题罢惜春诗,镜中添鬓丝”。《桃源忆故人》又说:“莺声无赖催春去,那更兼旬风雨”。 我不是很支持‘伤春’而‘伤心’。特引用行草大师林散之的《春色》诗句“有情涟漪自成文,隔岸莺声几度闻。春色迷人藏不住,无心又吐一山云“的“隔岸莺啼几声闻”为本文立题。当前时序正值二月一日(农历正月二十),春节还没到来,闲云也尚未出岫呢。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3-31 14:10:13
  (1)樵子的【卖花声】
  春至暖犹寒,独倚栏干。夕阳斜柳袅春烟。又是人间新岁月,齿序平添。冉冉绿盈川,霭霭春纤。垂杨嫩雾柔烟软。纵极目山青水碧,无限江山。

  春至暖犹寒,独倚栏干。
  这“春至暖犹寒”的恼人天气,南宋词人李清照说了“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前面还有连串“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叠句感叹。看来同朝的刘清夫有几分心淡意闲喜欢“柳梢绿小眉如印。乍暖还寒犹未定。”

  像樵子特爱“独倚栏干”的诗词文人要数宋朝欧阳修,有诗云“谁知凭阑干处,芳草斜晖,水远烟微。一点沧洲白鹭飞”。诗里说了要观赏这里佳景,最好是黄昏时分,闲倚栏杆向西远眺,芳草斜阳,一片瑰丽;水远烟微,引人遐想;而最让人感到惬意的是水边草地上,高洁潇洒的白鹭在自由自在地飞翔。欧阳修桑榆晚景,心态自喻。事实上‘闲有所倚’也是一件幸福的事。但倚栏也得看心情,欧阳修亦感叹“烟雨满楼山断续,人闲倚遍阑干曲”。前句形容此时心情就如满楼烟雨般凄冷迷乱,相映照接下来的尾句,写无聊地闲倚栏杆,进一步表现愁绪无法排遣。

  至于他的“楼高莫近危阑倚”也是精彩之句,全文为“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描写馆舍前梅花已经凋残,溪桥旁新生细柳轻垂,暖风吹送着春草的芳香,远行人摇动马缰,赶马行路。走得越远,离愁越没有穷尽,就像那春江之水连绵不断。寸寸柔肠痛断,行行泪水滴落面庞,登上高楼凭栏远望也难解难心中愁情。平坦的草地尽头就是重重春山,行人还在那重重春山之外。

  夕阳斜柳袅春烟。是人又间新岁月,齿序平添。
  樵子倚栏看到的是“夕阳斜柳袅春烟”,犹如清朝高鼎的《春居》“拂堤杨柳醉春烟”或元朝赵孟頫的《桃源春晓图》有诗云“桃花源里得春多,洞口春烟摇绿萝”。在诗人眼中,夕阳余晖映照着晚风吹斜的柳条摇曳在云烟岚气里,不禁赞叹“又是人间新岁月”但同时感叹年华易逝。

  冉冉绿盈川,霭霭春纤。
  这漫野绿草满盖河川,云雾密集如春天纤手。‘霭霭’如秦观《南歌子·赠东坡侍妾朝云》词:“霭霭凝春态,溶溶媚晓光。”又若宋代诗人丘处机的“静夜沉沉,浮光霭霭,冷浸溶溶月。人间天上,烂银霞照通彻。”描写梨花开放在暮霭沉沉天地宽阔之静夜的月光溶溶中,人间与天上都溶浸在皓月与花色交织而成的氛围,一幅月光皎洁、花似雪明,给人一种高洁脱俗的感受。

  垂杨嫩雾柔烟软。纵极目山青水碧,无限江山。
  随着樵子的视角,近处垂柳弥漫在薄雾淡烟中,极目眺望远处舒展的长空,山青水碧,大地高远清新,一片美好的江山家园美景就在不远处。

  王勃在《早春野望》有诗云“江旷春潮白,山长晓岫青。他乡临睨极,花柳映边亭。 ”描写江面上空旷无比,春潮泛起白色波涛,一波高过一波。山峰挺拔峭立,晨光中,山上处处一片青绿。诗人独自在异地他乡极目远望,看见江边红花绿树掩映着亭子,好一派美好春光。

  惊讶的是明朝朱元璋亦留有诗云“极目山云杂晓烟,女萝遥护岭松边”,但境界浩大高远的要算是毛润之《水调歌头》的“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这万里江天上下映衬,横渡纵目情景交融。越是写出长江之大,就越是显示出词人藐视天堑的恢宏气度。

  (2)樵子的【桃园忆故人】
  芳菲三月寻春去,陌上莺啼燕语。山外葱茏烟树,芳草连天处。池边柳衬桃花树,绿水含烟媚妩。细细薰风轻抚,飞落桃花雨。

  芳菲三月寻春去,陌上莺啼燕语。
  这淡烟微雨的诗意早春三月,尽管还有一丝寒意,但陌上已经是莺啼燕语。人们脸上漾开了笑容,闻着泥土的清新气息,迎着轻拂微风的,让我们随着诗人走进春天。同样的画面,还有宋朝无名氏《张协状元》第一出“陌上争红斗紫,窗外莺啼燕语,花落满庭空。”

  欧阳修《渔家傲》也有这样的描写“三月芳菲看欲暮。胭脂泪洒梨花雨。宝马绣轩南陌路。笙歌举。踏青斗草人无数。强欲留春春不住。东皇肯信韶容故。安得此身如柳絮。随风去。穿帘透幕寻朱户。”

  山外葱茏烟树,芳草连天处。
  樵子描写向远处看去,只见山外葱茏一片笼罩在云烟里,漫野花草树木连接到天边。类似描述有宋朝汪炎昶“绕墙烟树色茏葱”,宋朝陈希声的“微烟野色树茏葱”。

  次句“芳草连天处”,最容易让人联想起李叔同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其意象和语言,基本上是对中国古典送别诗的继承。长亭饮酒、古道相送、折柳赠别、夕阳挥手、芳草离情,淡淡笛音吹出了离愁,一对知心朋友分别在即,想到从此天各一方,充满无限感伤。端起酒杯想借酒尽彼此在记忆中留下那“晚风拂柳”“夕阳在山”的难忘一幕。

  这“山外葱茏烟树,芳草连天处”可真会让人迷路,苏轼《桃源忆故人-暮春》说了“华胥梦断人何处,听得莺啼红树。几点蔷薇香雨,寂寞闲庭户。暖风不解留花住,片片着人无数。楼上望春归去,芳草迷归路。”

  池边柳衬桃花树,绿水含烟媚妩。
  樵子把视角转到周边的桃红柳绿在烟雨映照下特别妩媚动人。宋人志南的绝句亦是非常精彩“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温庭筠的“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描写柳丝柔长春雨霏霏,花外传来连绵不绝的更漏声。这声音惊起了塞外大雁,在那城头上宿眠的乌鸦也苏醒,就连那画屏的的金鹧鸪好像也被惊醒。薄薄的香雾透入帘幕之中,美丽的楼阁池榭再无人一起观赏。绣帘低垂独自背着垂泪的红色蜡烛,长梦不断远方亲人,你可知道我的衷肠?

  细细薰风轻抚,飞落桃花雨。
  樵子描写春天里迎面细细薰风轻抚,吹落桃花如雨。李贺有诗“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3-31 14:10:50
  (3)樵子的【中吕/山坡羊】
  春雨山川迷离,江天风急,潇潇春雨声淅沥。雨萋萋,草萋萋。叶落花萎遭春弃,凛冽畏寒琼阁闭。词,入梦里;诗,醉后题。

  春雨山川迷离,江天风急,潇潇春雨声淅沥。雨萋萋,草萋萋。
  春雨绵绵笼罩山川一片迷离,江天更卷起强劲疾风,这潇潇淅沥不绝声中雨势滂沱,草木茂长。经典的描写有韩愈《初春小雨》“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叶落花萎遭春弃,凛冽畏寒琼阁闭。词,入梦里;诗,醉后题。
  这样的天气日子里,不只是叶落花萎,被春雨摧残遗弃,凛冽寒冷也让人难以承受,琼筵楼阁都关闭了。要填词就到梦境寻觅,写诗还得待酒酣人微醉。

  这画面我仿佛看到纳兰性德的身影“月浅灯深,梦里云归何处寻。”我独自漫无目的前行,悲伤地吟唱…。月光凄浅,灯光暗淡,远去的情人就像梦里悠悠飘去的一朵白云,无处追寻。

  而行草大师林散之举笔酣墨之际,亦云“桃花半向雨中残,一纸书成墨未乾。不写楼台写烟水,欲将冷澹供人看。”

  (4)樵子的《春日偶成》
  东风袅袅绿吹遍,草碧柳新醉春烟。黄鹂穿林空山里,紫燕筑巢画堂前。长歌吟风舒心臆,短行携酒向洞泉。琼花明月休辜负,应惜光阴莫等闲。

  提到《春日偶成》不能绕开程颢的“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描写云淡风轻,傍花随柳,和煦春风吹拂大地,自己信步漫游,直到走过了前面的河流才发现自己只顾游春,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进而表述旁人不了解作者其实内心很快乐,尤其是对自然真性的追求和理解,就像偷闲回到过去年少时代的平实感性生活里。

  东风袅袅绿吹遍,草碧柳新醉春烟。
  首两句描写东风袅袅,催绿遍野,新柳碧草,沉醉在春天水泽蒸发的雾气如烟里。

  楹联亦有名句“杨柳绿千里,春风暖万家,黄莺鸣翠柳,紫燕剪春风”展示这番景色。描绘杨柳绿意千里,春风吹拂温暖万家,天上黄莺在新生柳树枝丫间啼叫,燕子在春风里飞舞,尾巴像是剪刀。前句诗意出自杜甫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后句出自贺知章《咏柳》诗“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燕子的尾翼象剪刀,故用“紫燕剪春风”。

  清朝诗人朱彝尊题有《东风袅娜-倩东君着力》”倩东君着力,系住韶华。穿小径,漾晴沙。正阴云龙日,难寻野马;轻飔染草,细绾秋蛇。燕蹴还低,莺衔忽溜,惹却黄须无数花。纵许悠扬度朱户,终愁人影隔窗纱。惆怅谢娘池阁,湘廉乍卷,凝斜盼近拂詹牙。疏离胃,短墙遮。微风别院,好景谁家?红袖招时,偏随罗扇;玉鞭堕处,又逐香车。休憎轻薄,笑多情似我;春心不定,飞梦天涯。”

  黄鹂穿林空山里,紫燕筑巢画堂前。
  前句画面有如唐朝文学家钱起 的《赠阙下裴舍人》“二月黄莺飞上林,春城紫禁晓阴阴。长乐钟声花外尽,龙池柳色雨中深。阳和不散穷途恨,霄汉长怀捧日心。献赋十年犹未遇,羞将白发对华簪”。描写早春二月,上林苑里黄鹂成群地飞鸣追逐,好一派活跃春天气氛!紫禁城中充满春意,拂晓时,在树木葱茏之中,洒下一片淡淡春阴。长乐宫的钟敲响,钟声飞过宫墙,飘到空中,又缓缓散落在花树之外。

  次句“紫燕筑巢画堂前”描写紫燕在画堂前筑巢,看似实景白描,但不能不联想到刘禹锡《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诗人选取燕子寄居的主人家已经不是旧时主人这一平常现象,使人们认识到富贵荣华难以常保,那些曾经煊赫一时的达官贵族,如过眼烟云,成为历史的陈迹。 诗中没有一句议论,而是通过野草、夕阳的描写,以燕子作为盛衰兴亡的见证。头二句以此桥名、巷 名为对,实在是妙手天成。

  长歌吟风舒心臆,短行携酒向洞泉。
  前句显然借李白诗意“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诗仙酒醉情浓,放声长歌,青松与绾带上天一片苍翠。直唱到天河群星疏落,月色自淡,籁寂更深。最后,从美酒共挥,转到“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写出酒后风味,陶陶然把人世机巧之心,一扫而空,显得淡泊而恬远。

  后句“短行携酒向洞泉”。其字面的意思‘短行’或是短途行走,‘携酒’即带一樽酒(李白有诗“携一樽酒,独上江祖石”)。而‘洞泉’是指泉水从山洞涌出来,寓意隐逸游乐山水之间。

  但笔者臆测‘短行’亦含古乐府中有《长歌行》与《短歌行》之分,《乐府解题》一说“言人寿命长短,有定分,不可妄求”;又说“歌声之长短耳,非言寿命也”。著名的曹操《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李白的《短歌行》则以乐观浪漫、昂扬奋发的精神,在喟叹生命短促的同时,表达了对人生的珍惜,对建功立业的渴望。

  琼花明月休辜负,应惜光阴莫等闲。
  ‘琼’是一种美玉,‘琼花’的意思是指美好,“明月”亦指良辰美景,这样美好的时光千万不要蹉跎辜负,应该珍惜,切勿等闲错过。寓意接近朱熹的“少年易学老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

  小注:写于2021年2月1日旅次。回家过春节,南昌转机广州飞新加坡,因航班取消,逗留住宿一晚于白云机场Pullman Hote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