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春深处莺声惊晓梦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2-24 11:15:04 点击:34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2-24 11:16:34
  【散曲四首】

  (一)樵子的散曲【货郎儿】:“春深处、莺声惊晓梦,芳心慵懒,妆残鬓松。谁知俺妙窦初萌。恨窗外,戏蕊狂蜂,空惹俺春心儿乱拱”。

  樵子描绘有位妙龄佳人,在一个暮春的大清早,被莺声惊梦而醒,以致芳心慵懒,无意梳妆,看着窗外庭院里的狂蜂,在花间采蜜戏游,惹得春心荡漾,乱了情绪。笔者记得汤显祖的牡丹亭之游园惊梦《绕地游》也有类似描写“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

  其实这怨情自生,怪不得莺声惊晓梦,李白就曾说过“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翻译成今文就是:美人儿卷起珠帘,等待又等待,一直坐着坐着,把双眉紧紧锁闭。只见她泪痕湿满两腮,不知道她是恨什么人,还是恨自己。

  查悉历代诗词,提到莺啼的,就超过500多句。尤其南宋词这类情怀的描述尤多,描写春天莺啼声惊醒迷梦,到处是撩乱人心春绪。朱淑真《伤春》:”柳暗轻笼日,花飞半掩尘。莺声惊蝶梦,唤起旧愁新”。[宋]赵长卿的“柳莺啼晓梦初惊。香雾入帘清”。[宋]刘学箕:”午睡莺惊起。鬓云偏、鬆未整,凤钗斜坠。宿酒残妆无意绪,春恨春愁如水”。

  最让笔者惊讶的是要数[唐] 顾夐的“晓莺啼破相思梦”在长达300多字长诗里,未句多是“负春心、思娇慵、恨悠扬、罢朝妆、悔多情、两蛾攒、欲黄昏、锁窗前、绕天涯、画难成“之类。

  樵子这系列立题《散曲》,按笔者粗浅理解,《散曲》这种艺术形式,其欣赏不应只是停留在文字鉴赏上,还包括声腔唱法,乐器配搭和故事情节等等。

  就说‘货郎儿’这词语,它原本是生活中卖货郎的叫卖声,经过长期的歌唱,不断加工,发展成为说唱艺人专用的一种形式,后来被杂剧吸收进了套曲。宋元以来,便有一种来往于城乡贩卖日用杂货,尤其是妇女针线以及儿童零食、玩具的挑担小商贩,被称作货郎儿。他们沿街摇着蛇皮鼓,唱着物品名字以招徕顾客,所唱的调式也不断被加工演变最后定型下来。到了元代发展成了一种成熟的说唱艺术“货郎儿”。一般表演开始时,艺人要先“做排场敲醒睡”,以表示演出开始,集中观众的注意力;然后一边摇鼓一边说唱。所以可以这么说“货郎儿”它既是一种职业的名称,也是一种曲调的名称,还是一种说唱伎艺的名称。

  樵子的《货郎儿》即是曲调,应该也是可以演唱的。据介绍元曲发展到后期,将原调的《货郎儿》曲牌演变成九支曲子,再加上尾声统称为《九转货郎儿》。从一转到九转曲调优美动人,调式交替丰富,尤其慢曲、急曲,衔接错落有致,相映成辉,是昆曲北曲曲牌中不可多得的精品。笔者在学习这课题过程中,了解到《长生殿-弹词》之(转调货郎儿)“唱不尽兴亡梦幻,弹不尽悲伤感叹,大古里凄凉满眼对江山。我只待拨繁弦传幽怨,翻别调写愁烦,慢慢的把天宝当年遗事弹”。 老生李龟年所唱的《货郎儿二转》,其音域就是由 C 调的低音1到高音2,两个八度零的一个音。

  (二)樵子的【三台令】佳人春睡:“微酩,微酩,斜卧钗松枕横。脸儿浅润酡红,口角笑靥动容。容动,容动,应是正寻好梦”。

  这样香艳撩人的描写,其实在屈原《楚辞-招魂》就有了“美人既醉,朱颜酡些。娭光眇视,目曾波些。被文服纤,丽而不奇些。长发曼鬋,艳陆离些”。说的就是美人已经喝得微醉,红润面庞泛发红酡。目光撩人脉脉注视,秋波流转水汪汪。披着刺绣的轻柔罗衣,色彩华丽却非异服奇装。长长黑发高高云鬓,五光十色艳丽非常。宋朝的赵师侠《酹江月(题赵文炳枕屏)》也是一样精彩“记当年小阁,牙床曾展。围幅高深春昼永,寂寂重帘不卷。棹舣西湖,人归南陌,酒晕红生脸。困来无那,玉肌小倚娇软”。

  网上有介绍《三台令》又名《开元乐》、《翠华引》。《三台》原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名。或加“令”字,多指短小的曲调,这词牌是从唐代文人宴会上即席填写之酒令而来。譬如南唐的冯延巳有词:“南浦,南浦,翠鬟离人何处。当时携手高楼,依旧楼前水流。流水,流水,中有伤心双泪”。当然《三台令》也有气势慷慨悲壮,如韦应物“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 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

  (三)樵子:散曲【仙侣】锦橙梅:粉嘟噜的面衬霞,乌云般的鬓堆鸦。凝星目儿含秋波,启樱唇儿莺声娇咤。娉娉婷婷斜倚着繁花,轻轻盈盈体着薄纱。妙手丹青也难描画,风流煞,直教人魂儿牵挂。

  这段文字应该是模拟元曲杂剧,形容佳人出场前的铺垫语。‘嘟噜’一词网上有说是济宁方言,比喻连续不断地小声自言自语,但加上一个“粉”字,笔者猜想更像是北方当形容一串葡萄而说一嘟噜葡萄,看来樵子是形容佳人粉霞圆脸如葡萄,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形容发鬓鸦色,眼睛凝星如含情脉脉的秋波,樱唇初启就发出娇媚如莺般婉约的声音,体态轻盈身穿着薄纱娉婷斜倚在繁花装饰的卧榻上,如此风流模样,就连妙手丹青画者也难以加持,真叫人失魂牵挂啊。

  樵子这首散曲有些(元)张可久【仙吕-锦橙梅】的影子,原文为“红馥馥的脸衬霞,黑髭髭的鬓堆鸦。料应他,必是个中人,打扮的堪描画。颤巍巍的插著翠花,宽绰绰的穿著轻纱。兀的不风韵煞人也嗏,是谁家?我不住了偷睛儿抹”。

  历代文人雅士羡慕佳人美色不乏其人。譬如唐代李群玉《同郑相并歌姬小饮戏赠》:”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描写歌姬的胸前雪白肌肤,在华灯斜照下尤显风韵,眼中神采在酒意半醺时更觉妩媚。

  曹雪芹描写佳人更是出色,如《警幻仙姑赋》“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形容笑容像春天盛放的桃花一样美艳动人,秀发如瀑盘发簪上;明眸皓齿樱桃小嘴,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曹雪芹《红楼梦》第三回形容走在第一位的女宾来客“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 说的正是(贾迎春)说她身材微胖,但很匀称,脸蛋如刚剥皮的荔枝一样水嫩光滑,鼻子像是用鹅脂凝成的。不只男同志如此这般垂涎费词,就连李清照也说了其中的奥妙“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

  (四)樵子的【正宫·叨叨令】颦儿魂断葬花墓,宝钗抱恨终身误。湘云醉卧花茵处,多情公子因情悟。醒悟了也幺哥?醒悟了也幺哥?凭谁也难躲黄泉路。

  愚昧如笔者,读来觉得像是樵子在劝说宝玉小哥哥:你看颦儿(林黛玉)悲唱葬花词魂断离世,宝钗聪慧懂得算计但也抱恨误了终身姻缘。还有憨湘云醉眠芍药裀(参阅《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你这个多情的贾公子,应该醒悟了吧?小哥哥,你醒醒吧!任谁也躲不过要在黄泉路上走一回。

  这叨叨令还真的是叨叨相劝,得悉“也么哥”一词也作“也末哥”是《叨叨令》的定格语尾助词,此处重复呼唤,加深艺术感人分量。关汉卿的《窦娥冤》和王实甫的《西厢记》等杂剧都用到此调。

  《小注》
  添加说明一下:笔者既非中文系科班出身,诗词知识也只是在几十年前中学时读过,散曲更是一窍不通;樵子每次出题邀赏,都是一种情谊上的交往与鼓励,笔者在欣赏的同时,亦作为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机会和动力;行文几句解读留字,纯属抛砖引玉,希望来访朋友斧正指点。

  写于2021年1月20日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3-03 18:50:40
  宋朝程垓有云“问江路梅花开也未?春到也、须频寄。人到也、须频寄”。

  清朝黄仲则又云“算花开花落今又渡。人去也,春何处?春去也,人何处。......待觅遍天涯芳草路。小舟也,山无数。小楼也,山无数”。
作者 :梧桐梦语 时间:2021-03-13 20:15:10
  品读!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