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花雨满天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21-01-12 10:10:31 点击:3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樵子之荷莲诗画欣赏】

  荷花,又名莲花,长于水中。花呈复瓣,以粉红及白色者为多,花色极为净洁明丽。翠叶如盖,亭亭玉立。荷花的花苞为菡萏,开花后称芙蕖。

  宋人周敦颐(1017~1073年)的《爱莲说》千古绝唱:“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历来人们用荷花象征君子的品格,把自然美与人格美结合起来,赋予它崇高的美学意义。

  佛教常以莲(荷)喻佛,基于前者的品格和特性与后者教义相吻合。佛教是着重寻求解脱人生苦难的宗教,将人生视作苦海,希望人们能从苦海中摆脱出来,其解脱的途径是:此岸(人生苦海)--(学佛修行)—彼岸(极乐净土)。即从尘世到净界,从诸恶到尽善,从凡俗到成佛。这和莲花生长在污泥浊水中而超凡脱俗,不为污泥所染,最后开出无比鲜美的花朵一样。

  南山樵子和天山雪莲在这帖子里,引用了宋朝杨万里(1127~1206年)两首咏荷名句“小荷才露尖尖角”和“净世(映日)荷花别样红”借题写诗作画。显然的杨万里也是一个有荷花情节的诗人,传世的有35首咏荷诗。

  (一)《小荷才露尖尖角》
  先来欣赏南山樵子第一首诗:清风轻抚小池塘,田田绿荷自生香。蜻蜓款款飞来勤,独立花蕾赏秋芳。

  清风轻抚小池塘
  这句是白描铺垫,一如宋代梅窗《西江月》“雨过轻风弄柳,湖东映日春烟”。

  田田绿荷自生香
  这句典故妙处在“田田”。源自汉乐府有歌谣:“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个人觉得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固然是采莲时看到鱼戏莲叶间,忽而又东又西或南或北的趣味场面,还有‘莲叶何田田’的壮观景象,这“何”是“多么“的意思;而“田田”是描写莲叶茂盛相连的样子。其实这‘田’字是一个象形字,小篆表达的即是阡陌纵横或沟浍四通的一块块农田。而甲骨文的“田”字形则更多,其中就有四周线条为圆形的,与荷叶外形特别相似。这诗句可以理解为,这一片片如盖的荷叶,犹如甲骨文的圆形“田”字一样,层层叠叠,挤挤挨挨,像一方方农田似的,这样一来,画面不是就出来了吗。迎面飘来的香味就如苏轼《鹧鸪天》:照水红蕖细细香。

  蜻蜓款款飞来勤
  这句典出杜甫《曲江》之二:“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这’款款’在这里是形容缓缓,慢慢,亦指蜻蜓在水面飞行时用尾部轻触水面的动作。

  独立花蕾赏秋芳
  晏几道有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描写孤独的词人,久久站立庭院中,对着飘零的片片落英,又见双双燕子在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能不触景生情吗?但诗人南山樵子却选择在秋天花序将尽之际,独自欣赏荷花凋谢前的芬芳,无需面对“留得残荷听雨声”的遗憾。试想淅淅沥沥秋雨来时,点点滴滴地敲打在枯荷上(无疑是一种残败衰飒的形象),那凄清错落有致的声响,该是一种怎样的声韵?短暂留在荷上,赢得诗人的“听”却是那凄楚的雨声。红楼梦中的林黛玉说了,她不喜欢李商隐的诗,但惟独除了这句留得枯荷听雨声。虽枯而不死,虽败依挺,残荷于风雨中,听得是精神与节操,是一种似乎已被摧毁却永远无法被摧毁的象征,是一种不屈的沉默。

  (二)净世荷花别样红
  再来欣赏南山樵子的第二首诗:婷婷多姿凌波仙,翠盘承珠自田田。粉面含露娇无限,古今圣贤说爱莲。

  婷婷多姿凌波仙
  “凌波仙子”多是用来形容碧波之中婷婷玉立如仙花之高洁清雅超凡不俗的水仙花,此处借用形容在水一方的白莲也是合适的。

  翠盘承珠自田田
  ‘田田”典故如上述,这“翠盘承珠”形容翠盖婷立的荷叶如盘,承载着滚动流转其上晶莹剔透如珠玉的露水。就如尊贵如乾隆一样坐耐不住赋诗有云:“ 秋荷叶上露珠流,柄柄倾来盎盎收”。唐朝齐己亦云“霏晓露成珠颗,宛转田田未有风”。

  粉面含露娇无限
  形容花朵粉妆含露,花凝清香,姿态娇艳。一如李白《清平调》一枝红艳露凝香(形容牡丹)。若说是华清池贵妃出浴亦无不可,就且欣赏《全唐诗》中收录的一首杨玉环的诗“罗袖动香香不已,红蕖褭褭秋烟里;轻云岭上乍摇风,嫩柳池边初拂水” 。

  古今圣贤说爱莲
  《爱莲说》出自北宋学者周敦颐,他对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赞赏,通过对莲的形象和品质的描写,歌颂了莲花坚贞的品格,从而也表现了作者洁身自爱的高洁人格和洒落的胸襟,而为世人所喜爱。

  周敦颐与莲的对话是文化的,哲学的,审美的,宗教的。一个人走了千年,一朵花开了千载,谁能跨越千年而依然美丽呢?

  (三)集古人诗句
  集句是截断诗句的移花接木,虽属巧妙,但有时读不出原作的全意,樵子摘录的前两句是写花,后两句则是借花比兴喻情。

  花塘上雨霏霏(明. 许成名)
  这花塘上细雨纷飞,一如宋人黄庚的《夏日-池荷》:“数点沙鸥掠野塘,红藕花多映碧栏”。

  红莲韵绝白莲清(宋. 杨万里)
  其原句是“白莲花共玉瓶,红莲韵绝白莲清。 空斋不是无秋暑,暑被香销断不生”。 描写诗人看着玉瓶中的红莲与白莲,红莲艳丽优雅,白莲清新雅致。在这清新的书斋里,秋天的炎热已经来到,闷热在淡淡的莲香中淡去。杨万里还有一首类似诗句“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船香”。池塘中莲花红白相间,粉的媚艳,白的素洁,尤显高雅。

  照影自惊还自惜(清.郑板桥)
  必须整句来读才能明白诗句意思,原句是“最怜红粉几条痕,水外桥边小竹门。照影自惊还自惜,西施原住苎萝村”。诗人巧妙借用村女临水自照时的神态,就把水中荷花之美丽表现出来,这水中的荷花,竟使得西施般貌美的村女,也“自惊”及“自惜”起来。樵子如此集句选择,巧妙呼应上述红莲白莲,这“自怜自惜’也算是趣对。

  青妆娇倚水晶屏(清. 徐灼)
  原句是“凉凉簇簇水冷冷,一段幽香唤未醒。忽忆花间人拜月,素妆娇倚水晶屏”。看似诗人还沉迷在一段佳人幽香逐渐散去,周遭冰冷凉透。蓦然间,回忆起在百花丛中赏月的人,她淡雅的面庞,乖巧地靠在水晶屏风上。若单从形象描绘上来看,个人觉得宋朝张耒的“平池碧玉秋波莹,绿云拥扇青瑶柄”更为突出。

  (四)天山雪莲的画作欣赏
  (1)水墨淡彩《小荷才露尖尖角》

  

  原诗出自宋朝杨万里《小池》:“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诗句描写小荷刚把她含苞待放的嫩尖露出水面,显露出勃勃生机,可在这尖尖嫩角上却早有一只小小蜻蜓立在上面,似乎要捷足先登,领略春光。小荷与蜻蜓,一个“才露”,一个“早有”,以新奇的眼光看待身边的一切,捕捉那稍纵即逝的景物。诗句小巧精致,宛如一幅花草虫鸟彩墨画。画面之中,池、泉、流、荷和蜻蜓,落笔都小,却玲珑剔透,生机盎然。

  画家充分表现出诗作特有的境界,荷叶用写意的蘸墨法加破墨法,这种层层加彩,层次丰富,笔墨微妙滋润,带有朦胧感的诗意中,妆红粉彩勾勒出花的形状,蜻蜓停在上面,如庄周入梦。

  (2)《净世荷花别样红》

  

  画家改原诗的“映日“为“净世”,突显出尘禅味。原句也是出自宋朝诗人杨万里的诗作《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诗人用充满强烈色彩对比的句子,给读者描绘出一幅大红大绿、精彩绝艳的画面:“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随着湖面而伸展到尽头的荷叶与蓝天融合在一起,造成了“无穷”的艺术空间,涂染出无边无际的碧色;在这一片碧色的背景上,又点染出阳光映照下的朵朵荷花,红得那么娇艳、那么明丽。连天“无穷碧”的荷叶和映日“别样红”的荷花,不仅是春、秋、冬时季所见不到,就是夏季也只在六月中荷花最旺盛的时期才能看到。诗人抓住了这盛夏时特有的景物,概括而又贴切。虽然跌宕起伏,却没有突兀之感。看似平淡的笔墨,给读者展现了令人回味的艺术境地。

  画家显然充分领悟诗人的心境,半舒展的荷叶先用蘸墨法(先蘸极淡的墨,再蘸稍浓的淡墨)用笔既有干、湿、浓、淡的变化,又能表现透视关系。中间以浓墨表现翠绿的叶面,舒展成圆形荷叶。粉彩花姿摇曵其上,虚实相间,灵动有韵。

  笔者沉迷在樵子与雪莲的诗画中,感觉花雨满天。

  写于2021年1月10日- 防疫措施(入境)14+7 天酒店隔离期间

  《附录》
  (1)南山樵子2011 于2021-01-11 22:53:24 在《闲闲书话》栏目的《书画与诗话》留言说:

  依云兄在雪莲的画作中读出了佛境和禅味,实在让樵子吃了一惊,其实雪莲是信佛的,经常放生作善事,用手中的画笔弘扬佛法。依云兄并不知道雪莲信奉佛教,而能在寥寥数字和画中解读出佛境,实非常人所能,可见依云兄学问之广博精纯,樵子崇拜之至:“画家改原诗的“映日“为“净世”,突显出尘禅味。”

  “佛教常以莲(荷)喻佛,基于前者的品格和特性与后者教义相吻合。佛教是着重寻求解脱人生苦难的宗教,将人生视作苦海,希望人们能从苦海中摆脱出来,其解脱的途径是:此岸(人生苦海)--(学佛修行)—彼岸(极乐净土)。即从尘世到净界,从诸恶到尽善,从凡俗到成佛。这和莲花生长在污泥浊水中而超凡脱俗,不为污泥所染,最后开出无比鲜美的花朵一样。”

  依云兄对诗画的批讲解读甚是精辟,让人增长很多知识,对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帮助,故此樵子一旦有此机会便有不舍之心,而依云兄总是不厌其烦,详尽解析讲评,樵子之良师益友也。正是:道德文章友兼师。

  (2)楼主于2021-01-12 09:41:58作复:
  谢谢111楼的回复,其实在110楼结束语愚兄另有添加一句:笔者沉迷在樵子与雪莲的诗画中,感觉花雨满天。

  这花雨亦指诸天为赞叹佛说法之功德而散花如雨。譬如民国传奇人物李叔同(法号弘一)从风光八面的文化名士转而皈依佛门,在风花雪月的杭州避世而居潜心修行,其佛法思想散见于所作序、跋、题记及与人书简中,片言洞微,精义时出,后人集文成书为《花雨满天悟禅机》。亦有现代学者南怀瑾著有《维摩诘的花雨满天》,以经证经,融会儒释道,揭示佛法真谛,为我们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并描绘了一个“花雨满天”的无限世界。

  樵子和雪莲的诗画亦是如此。尤其画作展示了蜻蜓对莲的眷恋,翠盖粉妍从混沌尘世冉冉升华而起的喜悦..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