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大卖国贼秦桧不是状元,不是书法家,没有发明宋体字,而且并不冤枉!

楼主:岳王爷万古流芳 时间:2013-09-03 22:35:21 点击:21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秦桧不是状元,不是书法家,没有发明宋体字,而且并不冤枉


  最近这些年,网上妖风邪气盛行,一些当代丑类和时代怪胎不择手段地歪曲历史,挖空心思地去给世人公认的汉奸卖国贼(像秦桧、洪承畴、慈溪老妖婆、李鸿章、汪精卫之流)翻案,不遗余力地美化汉奸、民族败类,甚至虚构杜撰出某些汉奸卖国贼的“伟大贡献”和“杰出非凡之处”来!

  例如,某些丑类和时代怪胎到处造谣,虚构杜撰出秦桧是状元的谎言,还公然宣称秦桧是发明“宋体字”的大书法家。甚至无视史实,无视秦桧专权期间南宋的衰败凋敝、国困民穷景象,公然歪曲历史,编造谎言,宣称秦桧“政绩卓著”,宣称秦桧让南宋人民过上了“富足的和平生活”!他们妄图通过不择手段地给汉奸们“贴金”来美化汉奸,进而骗取人们对汉奸的同情!


  下面就开始澄清与秦桧相关的各种谣言:


  谣言一:秦桧是状元。

  辟谣:秦桧当然不是状元,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进士而已。

  秦桧(1090-1155年),字会之,江宁(今江苏南京)人。秦桧出生于一个下级官吏家庭。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秦桧考中进士。

  《宋史》卷353《何栗传》记载:“何栗,字文緽,仙井人。政和五年进士第一”;《宋史》卷473《秦桧传》记载:“秦桧字会之,江宁人。登政和五年第”。

  显而易见,北宋政和五年(1115年),秦桧考中进士,但是当年的状元(进士第一名)名叫何栗第二名进士叫做潘良贵,第三名进士叫做郭孝友。(何栗后来执政时任用大巫师郭京来守卫东京开封府,对北宋亡国负有一定责任)。秦桧不在前三名进士之中,状元指的是进士的第一名,说秦桧是状元根本无从谈起。

  事实上,宋代一批进士有上百人甚至几百人之多,其中的第一名才是状元。秦桧当时考中的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进士而已,连前三名都没有进,根本就不是什么“状元”!



  谣言二:宋体字是秦桧发明的。

  辟谣:这个谣言完全没有根据,也找不到史料支撑。史书翻破,都找不到任何有关“秦桧发明宋体字”的记载,史书上唯一有记载的是说秦桧字体“尚工”,就是说字写得比较整齐,而且还谈不上什么好。

  总的说来,宋体字是在雕版印刷过程中产生的,为了适用于刀等工具在木板上雕刻、印刷后有清晰效果的一种字体;字形来自楷体。

  这个谣言没有提供任何能够证明“秦桧发明宋体字”的证据。事实上,包括宋人所著《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在内的各种史书以及各种秦桧传记中,都找不到任何有关“秦桧为雕版印刷做贡献”的记载。

  秦桧终生都没有参与过雕版印刷,也没有任何史料提及秦桧发明或改进了某一字体。显而易见,宋体字和秦桧毫无关系。

  宋体字在北宋前期就已经产生,但并不成熟,而且宋代崇尚仿书法字体的颜体、柳体、欧体。一直到明代,由于经济因素,占据版面较小的宋体逐渐流行,由于这种字体缺少变化艺术性,被明代文人诟为"匠体字"。宋体字东传至日本,被日本称作明朝体。今天成了汉字文化圈主流的印刷字体。

  在现代印刷术传入中国后,中国人已经习惯于看宋体印刷的书籍有一千多年了,所以现代铅字也采用了宋体印刷。后来依据西方文字的黑体和意大利体的方式,在汉字印刷体中也创造了黑体和仿宋体的铅字。目前宋体、黑体、仿宋体和楷体成为汉字印刷的主要四种字体。

  很显然,宋体是北宋前期开始出现雏形的,真正演变成今天的样子是一个历史的沉淀结晶,不是某一个人的单独发明。这个概念很清楚.

  要说是秦桧发明了宋体,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把这样一个规范字体的演变流传和定型归功于秦桧,那也是不符合史实的。



  宋体字的简介:

  宋体,或称明体,是为适应印刷术而出现的一种汉字字体。在中国宋代出现了木版印刷,由于当时的中国书籍每一版印刷两页,使用的是长方形木板雕刻制版。木板具有木纹,一般都是横向,刻制字的横向线条和木纹一致,比较结实;但刻制字的竖向线条时和木纹交叉,容易断裂。因此字体的竖向线条较粗,横向较细。横向线条即使比较结实,在端点也容易磨损,因此端点也较粗。由此产生了竖粗横细,横线端点有一粗点的宋体字形。

  =======================================================

  驳“秦桧发明宋体字”之谬论

  “宋体字”真是秦桧所创吗?非也。

  所谓“宋体字”,是一种通用的汉字印刷字体,它不是书法字体。这种字体既不是秦桧所创,也不是由哪个书法家写出来的,而是中国古代刻书工人的创造。宋体字的特点是字形正方,笔画横平竖直,横细竖粗,横画右上角及横折转弯处均有突出的三角形尖角。现在的书刊报纸上使用的字体,绝大多数都是宋体字。

  中国古代的书籍最初是由书手抄写而成的,从唐代开始有雕版印书,但那时雕版书数量不多。到了北宋时,雕版印书发展迅速,逐渐形成风气。古代的雕版印书字体大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由书法家书写,刻工按书家所书之字刻印成书,这种书叫“写刻本”。如金农的《冬心集》、郑燮的《板桥集》等均有写刻本。要把一本书从头到尾每个字都刻得惟妙惟肖,难度太大,非常费事,所以大多数刻本上的字体都是刻工按照标准字体刻成的。不同的时代刻书的标准字体也有不同的特点。

  宋版书的字体有肥瘦两种,这种字体吸收了欧、颜、柳楷书字体的某些特点,进行了美术化和规范化处理。成为正方形或长方形,横平竖直笔画粗细均匀的刻印字体,这种字体和现在印刷字体中的仿宋体相近。元版书除了有和宋版书相近的字体外,还有许多仿赵孟頫楷书的字体,这种字体也是美术化和规范化的印刷字体,有些近似于印刷字体中的楷体字。

  明代的雕版印书业空前繁荣,雕版字体也呈现了多样化的现象。到了隆庆、万历年间,许多刻工刻一种俗称“肤廓字”的字体,这种字形方正、横轻竖重的字体醒目耐看,刻印方便,很快流行开来。书商为了区别于当时其他字体,把这种字体叫做“宋体字”。其实这种字体和宋版书上的字体有明显的不同,为什么叫它“宋体字”呢?因为宋版书在明代已非常珍贵,甚至以页来计价,所以书商把这种新字体叫“宋体字”来提高书的身价。宋体字这个名称一直沿用下来,这就是现在印刷字体中宋体字的来源。

  由上可知宋体字是一种印刷字体,它出现在明代中期,而宋朝印书使用的近似于仿宋字的字体从北宋初年就有了,所以无论是宋体字和仿宋字都和秦桧毫无关系。


  看到有人发帖说“秦桧是中国书法历史上贡献最大的人之一”,本人觉得这种说法十分可笑。

  首先发帖者提出秦桧是宋体的发明人,却没有拿出任何史料做证据,大家提出反对意见是自然的,不然你尽可以从宋史,或其他史籍里找出证据来呀。如果不需要证据来说明,我也可以说,其实是宋朝一个乞丐发明的,你信不?

  更可笑的是,发帖者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书法。我先退一万步说,即便宋体字真的是秦桧发明的,那跟书法有什么关系呢?宋体字是一种印刷字体,不是书写字体,跟书法毫不沾边。

  如果宋体字是书法字体,那我现在打出这一段文字不又在创作了一幅书法作品了?你愿意买回去收藏吗?王朔写一本小说不就等于创作一本书法作品吗?你买他的书是当小说看还是当书法作品收藏?

  书法是一种个性化书写方式,一万个人有一万种写法,一万种特色。印刷体是什么?印刷体是方便印刷,方便排版而制作的一种字体,它的特点跟书法刚好相反,它是规范的,千人一面,风格统一,方方正正。这样的字体什么时候被人称为书法了?

  我能举出颜柳欧苏赵等等一大堆楷书大师来,如果宋体也是书法,那请你举出两三个宋体书法大师来?

  即便假设宋体是秦桧发明的,那也只能说明他对印刷事业的发展有过很大贡献,跟中国书法历史是毫不沾边的事情。



  事实上,宋体字是根据唐朝著名的大忠臣、抵抗叛乱的爱国英雄颜真卿的颜体字转变而来的,因为宋朝时期开始普遍使用,才称为宋体。

  秦桧算什么东西!他也配发明宋体!

  更可气的是居然有人造这谣言!欺负大家不懂书法和印刷史吗?

  ----------------------------------------------------

  秦长脚什么时候发明过宋体?

  史书翻破,都找不到这个记载。

  唯一有记载的是说秦桧字体尚工,就是说写得比较整齐,还谈不上什么好。




  谣言三:秦桧是个美男

  辟谣:没有任何史料能证明这一点。相反,现有史料倒显示秦桧很有可能相貌平平,甚至很丑陋。

  事实上,北宋有榜下择婿的风气,因而考中进士的单身汉如果排名靠前或容貌出众,那么常常炙手可热,被权臣所追逐。比如和秦桧同年中进士的潘良贵,年少有风貌,北宋权贵王黼、张邦昌等人均欲招其为女婿,章敦谋以孙女嫁潘良贵,出彩礼300万钱,但是却被潘良贵拒绝。

  相比同年中进士的潘良贵(第二名),秦桧的境况惨淡得多。秦桧的老婆王氏的祖父王珪虽曾经出任北宋丞相,但到了王氏的父亲这一代,其家族却已经相当没落。

  据可查史料,秦桧老婆王氏的父亲名叫王仲山,与其兄一起在建炎三年(1129)时“降拜”于金兵,当了金人的走狗,成了汉奸,此事成为南宋朝野谈论的一大丑闻。金兵攻入江南的时候,王仲山兄弟二人都在偏远地区当知州(地方小官),十几年前的政和五(1115年)时,王仲山的职位应该更低。

  由榜下择婿的情况看,秦桧可能考试排名相当靠后,或相貌不如人意,或两者兼而有之。

  据说这个秦桧倒也是个人才,生得脚长如竿,眼有夜光,“桧(秦桧)性阴密,乘轿马或默坐常嚼齿动腮,谓之‘马啖’相家谓得此相者可以杀人”(《三朝北盟会编》卷220)

  南宋初年的奸相汪伯彦未中进士时,曾接受徽州(今安徽歙县)祁门县令王本的聘请,到当地开馆教学,秦桧和他的兄弟都拜汪伯彦为师,在汪伯彦的门下读书。

  秦桧小时候就“天资狡险”,又在汪伯彦那里学到了一套玩弄权术、搞阴谋诡计的本领。所以,当他在做太学生时,便阴一套、阳一套,表面上有时也乐意为大家做些事情,同窗要去出游,必“委之办集” ,但在暗地里又“善干鄙事” 。同学们觉察到他有这种两面派的行为后,都瞧不起他,称他为“秦长脚”。

  史籍上具体描写秦桧相貌的就有这么一段 ,《三朝北盟会编》卷220记载:“桧(秦桧)性阴密,乘轿马或默坐常嚼齿动腮,谓之‘马啖’,相家谓‘得此相者可以杀人’”。

  从现在的观点看来,秦桧很可能患有牙周炎或强迫性神经病。



  谣言四:秦桧孙子秦矩是抗金英雄

  辟谣:秦矩其实并不是秦桧孙子,而是秦桧名义上的曾孙,不是亲生的,秦矩与秦桧没有血缘关系。

  秦桧那阴险歹毒的老婆王氏一直没有给秦桧生出儿子。秦桧有一个私生子,名叫林一飞,是秦桧与其婢女偷情生出来的,但是秦桧畏惧老婆,王氏对秦桧管制很严,‘桧素畏内,妾尝孕,逐之,生子为仙游林氏子,曰一飞,“其兄一鸣,弟一鹗”(齐东野语卷11《曹泳》)。直到秦桧任相,在朝中不可一世,而在家里却仍然“畏内”,即今人所谓“妻管严”。

  秦桧老婆王氏不仅将与秦桧偷情的女婢母子逐出家门,而且禁止秦桧认亲生儿子,并且还不准秦桧的私生子姓秦,于是那个婢女只好带着儿子嫁给一个姓林的人,并为她和秦桧的私生子取名林一飞。

  秦桧老婆王氏的兄长王奂,与秦桧一样害怕老婆。王奂曾经与奴婢偷情生了一个儿子,结果其私生子也被自己老婆逐出家门。后来,王奂的私生子被秦桧夫妇收为养子,也就是秦熺。

  秦桧至死也无法将亲生儿子林一飞改姓秦,其故非他,跋扈的王氏无疑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秦桧晚年权势达到了颠峰状态,却又有许多矛盾和苦恼,不得认亲子,就是其中之一。


  《宋史》卷449《忠义传》载有秦钜,说秦钜是“宰相桧曾孙”,曾任蕲州通判(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秦钜虽说是秦桧曾孙,但其实是秦桧养子秦熺的后代,与秦桧没有血缘关系。

  事实上,秦桧亲子林一飞的后代湮没无闻,而后世秦姓者,不论他是否承认是秦桧的后代,其实与秦桧都没有血缘关系。


  据说,秦矩是秦桧的曾孙。1221年,金军再次进攻南宋,并包围蕲州,秦矩时任蕲州通判(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副县长),他与知州李诚之死守城池。

  金军听说守城的是秦桧的后人,高兴地派人来劝秦矩投降。秦矩拒不投降。

  后来,金军破了城池,李诚之与家人一起自杀殉国。秦矩也退回官邸自焚殉国,秦矩的儿子秦浚闻讯,也毅然跳入火中,追随父亲而去。

  很显然,秦矩不投降金人,最后自焚殉国,而不是“战死殉国”。

  再者,秦矩虽然是秦桧的曾孙,但只是秦桧养子秦熺的后代,故秦矩其实只是秦桧名义上的曾孙,他其实与秦桧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谣言五:秦桧替宋高宗背恶名,秦桧冤枉

  辟谣:就炮制冤狱、害死岳飞这一点上讲,罪责不全在秦桧,因为秦桧当时的权势暂时还没有达到架空皇帝的程度,决定权在于宋高宗赵构。但是,“罪责不全在秦桧”不代表“秦桧没有责任”。

  事实上,在炮制岳飞冤狱的过程中,秦桧不仅是主要同谋,而且还是阴谋的具体执行者。在得到宋高宗赵构的首肯之后,秦桧、张俊等奸佞之徒亲自炮制了岳飞冤狱,秦桧、张俊等人对岳飞的冤死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宋高宗、秦桧都是杀害岳飞的凶手。

  尤其是,在害死岳飞之后,秦桧大权独揽。在秦桧专权期间,秦桧甘当奸细、卖国求荣、残害忠良、结党营私、独断专行、徇私舞弊、迫害异己、贪污受贿、贪赃枉法、卖官鬻爵。秦桧的这些罪恶是不能推给其他人的,从这些方面来看,秦桧生前作威作福,坏事做绝,罪恶滔天,一点也不冤枉。

  害死岳飞之后,秦桧“挟强虏以要君”。有了金国主子撑腰,秦桧逐渐成了宋高宗赵构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秦桧得以专权18年,权势如日中天。到后来,秦桧的党羽布满朝堂,秦桧的权势越来越大,甚至达到架空皇帝的程度。当然,这是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

  秦桧自己就是一个超级大贪官,秦桧用的人都是些寡廉鲜耻的贪官污吏,,“凡龌龊委靡不振之徒,一言契合,即为桧用”,由于秦桧“贪墨无厌”,“喜赃吏,恶廉士”,故此在秦桧治理之下,南宋多是贪宫污吏。贪官污吏们为了媚事秦桧,便以刻剥百姓为急务,“涪敛以待过往,科率以奉权贵。”(《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作为公认的国之巨蠹,秦桧不遗余力地竭民膏血。在秦桧专权的十八年间,秦桧卖官鬻爵、开门纳贿,“监司、帅守到阙,例要珍宝,必数万顷乃得差遣”,“腊月生日,州县献香送物为寿,岁数十万”(《续资治通鉴》)。

  据南宋著名史学家李心传所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秦桧家的府库财富,超过了南宋朝廷的『左藏数倍』,当时凡是南宋宫廷所稀缺的物品,秦桧家都应有尽有;据《宋史》卷473《秦桧传》记载:『(秦桧)开门受赂,富敌于国,外国珍宝,死犹及门。人谓熺自桧秉政无日不锻酒具,治书画,特其细尔』。

  秦桧用人,尽用赃官墨吏,要是有赃污不法被举讼的,“桧复力保之”。其结果是,“赃吏恣横,百姓愈困。”(参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在秦桧专权当国时期,南宋财政由于秦桧集团的贪渎,陷入全面窘困,“府库无旬刀之储”。秦桧及其党羽为了大肆收刮民脂民膏,还不断增加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自桧再相,密谕诸路暗增民税七八”,并令各地,“间乞减免,理宜禁绝”,于是“民力重困,饿死者众,皆桧之为也。”(《文献通考》卷5)

  南宋每年要进献给金国大量财富,为了媚事敌国,秦桧及其党羽还不择手段地榨取民脂民膏,致使南宋国困民穷,平民百姓大量破除!

  秦桧还大兴文字狱,进行严酷的舆论管制!秦桧坏事做绝,自己也感到难以逃脱天下公论的谴责,于是就渴求阿Q式的自我安慰和自欺欺人,要求那些没有气节的文痞们为他歌功颂德,要求无耻文人们进献马屁文,以粉饰“太平”!

  为了掩饰罪行,秦桧及其党羽还大肆篡改历史档案以文过饰非!

  在害死岳飞之后,有了金国主子撑腰,秦桧当上了宋高宗赵构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秦桧自此专权18年,权势如日中天。秦桧“挟强虏以要君”,也就是凭借外国人的强大来要挟皇帝。用今天的话说,大致可以类比为“挟洋人以自重”。

  到后来,秦桧的党羽布满朝堂,秦桧的权势越来越大,甚至架空皇帝,——这是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

  秦桧还不遗余力地破坏抗金力量,致使南宋军备废弛。秦桧还“挟虏势以要君”,架空皇帝,秦桧晚年“颇有异志”,甚至想效法西汉的王莽,图谋篡夺皇位!

  秦桧的这些罪恶是不能推给其他人的,从这些方面来看,秦桧生前作威作福,坏事做绝,罪恶滔天,一点也不冤枉!


  编著《宋史》的元朝史官对秦桧生平主要事迹概括如下:


  『桧两据相位者,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祸心,倡和误国,忘仇斁伦。

  一时忠臣良将,诛锄略尽。其顽钝无耻者,率为桧用,争以诬陷善类为功。其矫诬也,无罪可状,不过曰谤讪,曰指斥,曰怨望,曰立党沽名,甚则曰有无君心。

  凡论人章疏,皆桧自操以授言者,识之者曰:“此老秦笔也。”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小涉讥议,即捕治,中以深文。又阴结内侍及医师王继先,伺上动静。郡国事惟申省,无一至上前者。桧死,帝方与人言之。

  桧立久任之说,士淹滞失职,有十年不解者。附己者立与擢用。自其独相,至死之日,易执政二十八人,皆世无一誉。柔佞易制者,如孙近、韩肖胄、楼照、王次翁、范同、万俟禼、程克俊、李文会、杨愿、李若谷、何若、段拂、汪勃、詹大方、余尧弼、巫伋、章夏、宋朴、史才、魏师逊、施钜、郑仲熊之徒,率拔之冗散,遽跻政地。既共政,则拱默而已。又多自言官听桧弹击,辄以政府报之,由中丞、谏议而升者凡十有二人,然甫入即出,或一阅月,或半年即罢去。惟王次翁阅四年,以金人败盟之初持不易相之论,桧德之深也。

  开门受赂,富敌于国,外国珍宝,死犹及门。人谓熺自桧秉政无日不锻酒具,治书画,特其细尔。

  桧阴险如崖阱,深阻竟叵测。同列论事上前,未尝力辨,但以一二语倾挤之。李光尝与桧争论,言颇侵桧,桧不答。及光言毕,桧徐曰:“李光无人臣礼。”帝始怒之。凡陷忠良,率用此术。

  晚年残忍尤甚,数兴大狱,而又喜谀佞,不避形迹。

  然桧死熺废,其党祖述余说,力持和议,以窃据相位者尚数人,至孝宗始荡涤无余。』

  ——《宋史》卷473《秦桧传》
作者 :3臭骚婊子3宋庆龄 时间:2014-05-02 10:19:05
  大卖国贼秦桧不是状元,不是书法家,没有发明宋体字,而且并不冤枉!
  秦桧就一丧尽天良的亡八贼兽!
  替秦桧翻案非倭即兽!
  其实,秦桧其生的罪恶尚远不止网络上批判的这些,实在是罪恶滔天骇人听闻,早晚会要公之与众!
  
楼主岳王爷万古流芳 时间:2015-02-05 22:58:46
  绍兴和议之后,秦桧和赵构是怎样给南宋“休养生息”的?


  绍兴十一年(1141年),在奸相秦桧主持下,南宋朝廷收回三大将的直接带兵权,冤杀抗金名将岳飞。而根据绍兴十一年达成的宋金和议,金国明确要求南宋不得罢免秦桧的相位。

  宋金议和后,秦桧依仗金人“不许以无罪去首相”的规定(《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四朝闻见录》乙集《吴云壑》,《鹤林玉露》甲编卷5《格天阁》) ,稳当终身宰相,独揽南宋朝政大权。

  在专权期间,秦桧甘当奸细、卖国求荣、残害忠良、结党营私、独断专行、徇私舞弊、迫害异己、贪污受贿、贪赃枉法、卖官鬻爵,想方设法地榨取民脂民膏,还大兴文字狱,进行严酷的舆论管制以粉饰“太平”,甚至架空皇帝、图谋篡位。秦桧的这些罪恶是不能推给其他人的,从这些方面来看,秦桧及其同党就是一群祸国殃民的民族败类,他们无恶不作,无所不为。

  在专权期间,秦桧媚事敌国,凡是金人有所需求,秦桧都无不唯命是从。

  为了媚奉金国主子,秦桧及其党羽想方设法地榨取民脂民膏,不断地增加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自桧再相,密谕诸路暗增民税七八”(《建炎以来系年要录》)。

  宋高宗、秦桧为了媚奉敌国,讨好金人,对于绍兴和议中所规定的“岁币”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都如期交纳。而且南宋交纳“岁币”时,还要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

  如南宋交纳“岁币”时,要由枢密院差使臣四员管押银纲,户部差使臣十二员管押绢纲,并于前一年十二月下旬送至盱眙军的岁币库,然后再差将官一员部押军兵三百人,护送过淮河。在交纳“岁币”前,先要拿出银、绢式样三份,“一份往燕京,一份往卞京漕司呈样,一份留泗州岁币库,以备参照”。

  虽然呈交了银、绢式样,但在正式交纳“岁币”时,南宋使臣还要受到金人的百般刁难,“初交绢,十退其九”,其原因是“金人秤尺无法,又胥吏需索作难之故”。于是南宋臣僚们还要向金国小吏行贿,“通支金人交币官吏,靡费银一千三百余两,金三十五两”,其余布、帛、酒等共折银六百二十两,对其“所需如欲,方始通融”。但还不是按原物照收,仍要“十退其四五”,结果宋廷又要额外“贴耗银二千四百余两”。

  此外,南宋皇太后每年都要给金国皇后进献礼物,年年“亦以钜万计”。

  金国皇帝还经常派人来索取“金珠靸工之类”,宋高宗、秦桧亦“令有司悉与”。甚至有些珍稀动物,如“白面猢孙及鹦鹉、孔雀、狮子猫儿”之类,只要金人有所索求,宋高宗、秦桧均令“搜访与之。

  南宋每年还要派使者赶赴金国贺正旦、生辰,贺礼需要金器千两、银酒器万两、锦绮千匹、茶千斤,使者有正使、副使及三节人(上、中、下三等随从人员,上,中节各十人,下节三十人)。同时,南宋朝廷还要赏给他们的行装钱,正使一千缗,副使八百缗,银、帛各二百两匹。下节银、绢共三十两、匹,中节二十五两、匹,下节十五两、匹。这些人除领取薪棒外,还“日给五百钱,探请俸二月”。

  金国使者来南宋时,南宋沿途的地方官不但要迎送,而且还要大排筵席。金国使者到临安(杭州)后,更是没完没了的盛宴款待。

  为要使这些金国使者能在金国皇帝面前说些好话,宋高宗、秦桧还以“密赐”的办法,进行贿赂。暗中送给金国正任使者银一千四百两,副使八百八十两,袭衣(衣物的全套)金带三条,三节人皆袭衣涂金带,上节银四十两,中、下节银三十两,“自是以为例”。

  金国使者在临安(杭州)要买物品,也要从南宋国库拿出钱万缗,作为他们购货之用,也“自是以为例”。

  绍兴和约签订以后,宋金之间暂时休战,宋军军费削减很多,但由于南宋权贵们要花费以上种种巨额开支和过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如为了把临安(杭州)经营成为富丽繁华的安乐窝,在那里广造宫殿,大造宫邸,修湖凿山。

  秦桧“夺上心,粉饰太平,沮砾士气,今日行某典礼,明日贺某祥瑞”,而对于战备之事,却是“士马销亡不问,干戈顿弊而不修”,使得那些“士大夫豢养于钱塘湖山歌舞之娱,无复故都黍离麦秀之叹”,“此桧之罪,所为上通于夭,而不可赎也!”(《朱文公文集》卷75《戊午谠议序》)。

  正是由于每年都要贡纳巨额的岁币给金国,加上南宋君臣过着纸醉金迷的奢侈腐朽生活,频繁地“上下宴安”,以“钱塘为乐国”,挥霍无度,其结果必然是要加重南宋人民的负担。

  绍兴十二年(1142),经秦桧提议,宋高宗下诏,命南宋各地常平司卖官田时要租佃人“增租三分,如不愿增者,许人刬佃”。在过去战争期间,南宋朝廷曾以“济军用”为名,向人民“预借赋税”,就是暂时增加部分税收,但是战争结束后,原先增加的赋税没有减免,而且还大幅度提高税率,老百姓需要缴纳的赋税数额反而更多了。“预借之税,今尚未免,且预借之弊,折纳太重,近于重敛”。有些州县在折纳税绢时,甚至“每匹有至十千者,民不堪命”(《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4)。

  在各地,还增加了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如两浙州县的老百姓则要缴纳绵、绸、税绢、茶捐、杂钱、白米六色,和别科米麦,“有一亩地纳四五斗者”,京西地区,根括隐田,“增添租米,加重于旧”,湖南“有土户钱、折托钱、醋息钱、麹引钱,各色不一”。秦桧还令各地,“间乞(益蜀)免,理宜禁绝。”(《文献通考》卷5)

  总之,在专权期间,秦桧多次下令各地暗中增加赋税,不断加重人民负担,“自桧再相,密谕诸路暗增民税七八”,于是“民力重困,饿死者众,皆桧之为也。”(《文献通考》卷5)



  绍兴和议之后,秦丞相发家致富的幸福生活:

  在专权期间,权势如日中天的奸相秦桧贪污受贿、敲诈勒索、巧取豪夺、广置家产。

  在过去战争期间,宋高宗、秦桧曾以“济军用”为名,向南宋人民预借赋税,就是暂时增加部分税收以资助国防费用。但是在战争结束后,原先增加的赋税不仅没有减免,而且还大幅度增加了,“预借之税,今尚未免,巳预借之弊,折纳太重,近于重敛”(《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5)。有些州县在折纳税绢时,甚至“每匹有至十千者,民不堪命”(《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6)。

  在与金国达成和议之后,为了收刮民脂民膏以媚奉敌国,宋高宗、秦桧还下令各地官吏进行献助。名义上是南宋各地官吏以“羡余”献助中央,实际上连宋高宗也知道,这是“监司郡守”,“刻削苛细,进献羡余”,这些财物除了给金国女真人,剩下的主要就成了秦桧的私有财产。秦桧占有的巨额财产无非是收刮得来的民脂民膏。

  秦桧飞扬跋扈,到处霸占田产,秦桧所建的相府园宅在他死后被用作宋高宗退位当太上皇的居所德寿宫,足见其规格之高,现在德寿宫已被考古发掘。

  宋金议和之后,宋高宗赵构曾经慷慨地将当时著名的永丰圩田赐予秦桧,秦桧占有的这片良田共有一万五千多亩,“亘八十四里,为田千顷”。后来,秦桧家的私有良田遭遇洪水,秦桧居然以南宋朝廷的名义下命令强行征发民工三万多人去修整自己的私家田产。

  绍兴十二年(1142年),极其富有的南宋庸将刘光世病死,刘光世家在建康(今江苏南京)的园第、豪宅,全部被秦桧强行霸占。

  南宋庸将张俊以贪财和富有而闻名于世,被世人嘲笑为“坐在钱眼里的张郡王”。张俊家共有良田一百多万亩,每年收租米六十万石以上,相当于南宋最富庶的绍兴府全年财政收入的两倍以上。通过巧取豪夺,张俊还占有了大批园苑、宅第,仅所收房租一项,每年就多达七万三千贯钱,也就是仅房租一项,就年收入七亿三千万文钱。张俊死时,张俊家的大部分房产以及很多良田都被秦桧强行夺占。

  在秦桧专权期间,南宋全国各地的大小官员平时要向秦桧贡献财物。每逢秦桧生日,各地大小官员还争先恐后地进献大批财宝,给秦桧祝寿,“四方竞献奇宝,金玉劝盏,为不足道”(《三朝北盟会编》卷220《中兴遗史》)。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各地官员给秦桧进贡的生日礼品至少价值几十万贯钱,“腊月生日,州县献香送物为寿,岁数十万”(《续资治通鉴》)。按照购买力估算,每年各地官员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秦桧的钱财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几千万人民币。

  南宋臣民都知道,秦桧家的财富比南宋朝廷的左藏库(国库)还要多过数倍。由于长期不间断地大量收受贿赂,加上不断侵吞国家与私人的财产,以至秦桧家的府库财富,超过了南宋朝廷的“左藏数倍”,当时凡是南宋宫廷所稀缺的物品,秦桧家都应有尽有(《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秦桧家财宝堆积如山,号称“富敌于国”(《宋史》卷473《秦桧传》)。

  据《宋史》卷473《秦桧传》记载:“(秦桧)开门受赂,富敌于国,外国珍宝,死犹及门。人谓熺自桧秉政无日不锻酒具,治书画,特其细尔”。

  秦桧两踞相位,前后独掌大权达19年。在专权期间,秦桧公开卖官鬻爵、敞开大门纳贿,以致富可敌国。秦桧之子秦熺,几乎每天都要请人打造金、银酒器,或搜集古董字画。这都是耗费巨资的事,秦熺却当成日常功课,秦桧家日常生活的奢侈程度可想而知。
楼主岳王爷万古流芳 时间:2015-02-05 22:59:40


  (四)、秦桧、赵构之流推行“休养生息”政策期间,南宋老百姓的“幸福生活”:

  秦桧是宋朝的特大贪污犯。作为公认的国之巨蠹,秦桧不遗余力地竭民膏血。在秦桧专权的十八年间,秦桧卖官鬻爵、开门纳贿,“监司、帅守到阙,例要珍宝,必数万顷乃得差遣”(《续资治通鉴》)。

  南宋史学家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记载:秦桧“贪墨无厌”,“喜赃吏,恶廉士””,故在秦桧治理之下,南宋多是贪宫污吏。

  秦桧公开卖官鬻爵、敞开大门纳贿。秦桧将很多官位立价出售,当时如果想要当地方官,必须先给秦桧送几万贯钱,买官价格“必数万贯,乃得差遣”(《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

  (附注:以购买力估算,宋朝几万贯钱大约相当于现在几百万人民币)。

  秦桧用人,尽用贪官污吏,如果那些投靠秦桧的贪官因赃污不法被举讼,秦桧就出面保他们无事,“桧复力保之”,其结果是,“赃吏恣横,百姓愈困。”(参见《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

  宋金达成和议之后,那些与秦桧政见不和的南宋大臣,有的被罢官,有的被驱逐远调,有的被流放到偏远蛮荒之地,秦桧党羽逐渐布满朝堂,秦桧的权势也越来越大。

  那些无耻之徒、奸佞小人纷纷依附秦桧,贪官污吏们更是拼命地巴结秦桧,争先恐后地给秦桧当走狗,有的贪官甚至情愿给秦桧当仆役,供秦桧差遣。

  通过奉承拍马、贿赂秦桧,徐宗说从下级官员升任南宋朝廷的户部侍郎。当时户部掌管全国土地、赋税、户籍、军需、俸禄、粮饷、财政收支,户部侍郎相当于现代国家的副部级高官。

  作为南宋时期的中央副部级高官,徐宗说竟然恬不知耻地以秦桧家仆人自居,长期替秦桧经营田产,号称是秦府“庄客”。徐宗说“附秦桧以至从官,常为桧营田产”(《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3)。

  秦桧大量任用贪官污吏,将清廉的官吏尽数驱逐排挤出朝廷,使贪官污吏充斥官场。那些贪官污吏们为了媚事秦桧,便以盘剥百姓为急务,“涪敛以待过往,科率以奉权贵”(《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5)。

  贪官污吏们征收赋税时,则强迫南宋人民“合零就整钱,如绵一钱令纳一两,绢一寸令纳一尺之类,是正税一分,阴取其九”(《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54)。甚至,当时各地都是“官收一岁之赋,而民输两倍之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70)。

  由此可见,秦桧当政期间,南宋百姓的境况是何等悲惨!哪里谈得上“富足”二字?


  宋金达成绍兴和议之后,由于秦桧专权期间的黑暗统治,南宋百姓纷纷起来反抗。

  当时福建各地的农民起义,就有“数十百部,部数千至数十百人”;有管天下、伍黑龙、卓和尚、何白旗.满小红、朱明领导的义军。

  还有宣州(安徽宣城县)的摩尼教徒在俞—的领导的起义,而当时宣州知州正是秦桧之弟秦梓。

  此外,还有江西刘花、何花等人发起的大起义,起义波及广东的循州、梅州、潮州、惠州等地。

  接着,海南岛的“琼、崖、詹、万四州”百姓、浙江台州地区的百姓,江西传州的摩尼教徒,福建建州颐宁县的饥民,浙江衡州的饥民,江西吉州地区的农民,都纷纷揭竿而起,杀富济贫,屡挫官军。


  (五)、秦桧、赵构之流推行“休养生息”政策期间,南宋出现的“繁荣景象”:

  在秦桧专权当国时期,南宋财政由于秦桧集团的贪渎,陷入全面窘困,“府库无旬刀之储”。为了解决财政危机,秦桧大肆横征暴敛,秦桧“密谕江、浙监司暗增民税七八”,结果导致“民力重困,饿死者众”(《文献通考》卷5)。

  为了榨取民脂民膏,秦桧还禁止减免赋税,密令各地“间乞减免,理宜禁绝”,甚至不断增加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致使平民百姓大量破除。

  《宋史》卷174《食货志》记载:“自桧再相,密谕诸路,暗增民税七八,故民力重困,饿死者众”;

  《文献通考》卷5记载:“民力重困,饿死者众,皆桧之为也”(《文献通考》卷5)。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69记载:秦桧亲信曹泳任户部侍郎期间,“巧计百出,必为额外多方聚聚敛,较利之锱铢,割民之脂膏”。

  在秦桧及其党羽的治理下,南宋国困民穷,“饿死者众”,两淮、江南各地普遍出现萧条衰败景象。

  当时南宋老百姓评论说:“自秦太师讲和,民间一日不如一日”(《胡澹庵先生文集》卷14《与虞并甫》)

  “ 自桧当国二十年间,竭民膏血以饵犬羊,迄今府库无旬月之储,千村万落生理萧然,重以蝗虫水潦。自此复和,则蠹国害民,殆有甚焉者矣。”
  “国之府库,无旬刀之储,千村万落,生理萧然”(《宋史》卷374《胡铨传》)。

  秦桧专权期间南宋出现的这个“萧然”景象,便是当代网络丑类所宣称的和议之后带来的“繁荣”!




  (七)、看看秦桧、赵构之流推行“休养生息”政策的结果:


  公元1140年岳飞北伐前后,金国内外交困。然而在达成宋金和议之后,经过将近二十年的休养,加上南宋每年进贡给金国的大量财富,到了公元1161年前后,金国的国力得以恢复,金军将士也养得膘肥体壮。而此时的南宋,经过秦桧及其党羽将近二十年的折腾,已经国困民穷,“国之府库,无旬刀之储,千村万落,生理萧然”。宋金国力对比发生了显著变化。(注:秦桧执政期间,是宋朝最黑暗、专制、腐败的时期之一。南宋日后的繁荣,大半是建立在宋孝宗的励精图治之上,与秦桧赵构之流毫无关系。)

  经过秦桧及其党羽将近二十年的压制和破坏,到了金国再次发起攻宋战争的公元1161年(秦桧当时已经死了),南宋军备已废弛多年,宋军将士也早已失去绍兴十年时的那种进取之心和雪耻之志,此时算得上是兵无精兵,将无良将。结果,在名将刘锜(已经六十多岁)的指挥下,虽然集中了江州、池州、建康、镇江四支大军,但宋军在两淮还是一败再败。

  绍兴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听说金主完颜亮率大军气势汹汹地扑来,宋高宗赵构马上吓得尿裤子,赶紧备船,准备逃亡海上。多亏了临危不惧的文臣虞允文指挥宋军残部凭借长江天险据守,加上金国后来发生内讧,南宋总算又逃过一场劫难。

  想当初,早在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二月,当曾被岳家军扁得满地找牙的金军再次进犯淮西之时,宋高宗颇不以为然地说:『中外议论纷然,以敌逼江为忧,殊不知今日之势与建炎不同。建炎之间,我军皆退保江南。杜充书生,遣偏将轻与敌战,故敌得乘间猖撅。今韩世忠屯淮东,刘锜屯淮西,岳飞屯上流,张俊方自建康进兵,前渡江窥敌,则我兵皆乘其后。今虚镇江一路,以檄呼敌渡江,亦不敢来』(《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39)

  公元1161年,曾经亲历公元1140年宋金战争的金主完颜亮再次发起攻宋战争,当时金军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岳飞不死,大金灭矣!”(原文『逆亮南渡,胡人自为「岳飞不死,大金灭矣!」之语』,相关记载可见于《浪语集》卷22《与汪参政明远论岳侯恩数》)。

  公元1142年岳飞遇害,南宋与金国达成了丧权辱国的第二次“绍兴和议”,公元1161年,金主完颜亮率大军再次南侵,宣告了宋高宗赵构、权奸秦桧之流长期奉行的屈辱求和政策的彻底破产,再到公元1234年,金国灭亡。这中间隔了93年,其间宋金两国又发生三次大规模战争,其中有24年在打仗!此外,金国与北方的蒙古之间的战争也连绵不绝,难以有完全的统计!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完颜亮自认为准备就绪,灭宋之谋便不再遮掩,金军开始大举南侵功宋,“臣构”祈和不成,命且不保,南宋再度面临亡国的严峻形势。

  金军的大举南侵宣告了宋高宗赵构、权奸秦桧之流长期奉行的屈辱求和政策的彻底破产,主和误国之罪昭然若揭,抗战派再次得到人们的尊重和仰赖。

  南宋太学生程宏图、太学生直学宋芑,以及倪朴等人先后上书,请求南宋朝廷给岳飞平反昭雪,并追究秦桧祸国殃民的罪行,以谢天下,以激励南宋军民的忠义之气,进而振奋宋军将士的士气。此外,他们不仅要求南宋朝廷恢复岳飞的爵位和名誉,录用岳飞的子孙,而且还要求追夺秦桧的官爵,没收秦桧的家产,甚至还要将秦桧开棺戮尸!


  南宋大臣袁燮在奏章中指出:“自秦桧当国,阴与虏结,沿边不宿重兵。”(《历代名臣奏议》卷337)

  南宋大臣叶适在《题姚令威<西溪集>》中提到:“初,完颜亮来寇,举朝上下无不丧胆,直云:虏百万何可当,惟有退走尔。”

  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南宋时人王之道在奏章中指出:“吾之宿将,比自讲和以来,初无尺寸之劳、毫发之功。二十年间,享其富贵尊荣。……黄金白璧,歌童舞女,充知私室,朝游暮宴,其奉养倍侈,有非言之所能尽者,孰肯披甲胄、冒锋镝、奋不顾身以拘国家之急哉?”(《祖山集》卷二十《与汪中丞画一厉害札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