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请不要辜负自己尊贵的良知

楼主:hallenisme 时间:2014-08-09 01:38:44 点击:59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李清


  7月9号的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版,刊出曹林文章《请不要辜负自己尊贵的理性》。文章从最近“网上疯转”的一篇《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说起,说虽然不一定认同其得出的结论,但认为该文教人如何理性看待当下社会问题。文章进而提出,要对流行的数字保持警惕,对现成的答案保持审慎,对别人预设的情绪保持距离,对自己的惰性保持警惕。文章最后提出,读书愈少,对环境愈不满意,许多人常常去批判环境、体制,其实是不读书的结果。


  笼统地看,曹林提出的“警惕”、“审慎”、“距离”,也就是文章主旨“要理性看待社会”,乃至劝年轻人多读书,无疑都是对的。不过,既然他自己说,要拒绝被别人牵着鼻子走,拒绝不经自己思考就接受现成答案,那么,不妨也分析探讨一下他的文章,说说“理性”的话题。


  中青报文章的由头是《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很显然,署名为周小平同志的这篇文章,就是不能被绕开的对象。人民网报道,有关部门为这篇博文举办了座谈会,说转发量、访问量达3000万次的该文,针对网上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违背基本常识的谣言,通过大量案例举证一一批驳。曹林也援例说,中国癌症数字增长了多少,环境如何恶化了,三公消费是多么庞大惊人数据,每年有多少贪官外逃……,应该追问这些数据客观吗,问题有那么严重吗?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理性”。可是问题来了,既然周小平博文教人理性看待问题,又通过举证一一批驳问题言论,曹林为何却也并不能“认同其得出的结论”呢?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原来,周小平博文中的案例举证,有大量本身是不准确,乃至信口开河的。比如他说,美国、欧洲的PX项目都是在城里,40%美国人只占社会0.2%的财富,2008年美国流感死了5万多人,60年来北京城的总人口从20万变成3000万,等等。如果仔细筛查,能发现数十处。


  当然,周小平作为一名“来自西部小城的80后”,曹林也说其博文中有“中国不高兴”式的爱国激昂和亢奋,中西、中美二元对立式的思维,对公知充满敌视的愤慨,我们原本不必对一篇博文吹毛求疵。可是,既然自己都“二元对立式思维”、充斥“激昂和亢奋”、“ 敌视的愤慨”,再加上批驳别人所举的事实不靠谱,也就是自己都不理性,还怎么教别人理性呢?


  或许有人会说,曹文只是借周小平博文,引申出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在这里,且不说用一篇硬伤累累的博文引出立论,已经先遗憾地失分了。我们再具体分析曹林文章提出的建议和论证,也会发现有不少值得商榷之处。他所提出的一些态度和方法,未必就是真正的理性。


  比如,“对流行的数字保持警惕”。有一个典型的例子,我国外逃贪官的情况,人民日报海外版曾报道,中纪委称,近30年来,4000多名外逃贪官携走资金达500多亿美元,结果后来致歉,称数据源于网上未经确认的不实消息。曹林对这类数字保持警惕,可谓表现出了新闻人的敏感性。可是,仅仅追问数据是否客观,是否就应当是思考的终点?外逃贪官携走的资金,还有三公消费的庞大数据,或许在流行的数字中有所放大,但绝不意味着问题不严重。


  再说“对现成的答案保持审慎”。确实,我们有很多人“发生了什么事,手边立刻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动辄将问题指向体制”。这是浅薄、懒惰的做法。只是,我们理性地看待问题,并不意味着就该简单地反其道而行之,认为各种问题与体制并没什么关系,甚至一见到有人反思、批评我们的医疗、教育等体制,就“通过举证一一批驳”外国、西方的体制,甚至像周小平那样,把当年美国印第安原住民被屠杀、几个世纪之前欧洲的地主制度,都拿来说事。


  确实,我们需要理性,需要与流行保持一定距离。但是,并不是对所有的数字、信息,都应当“不立刻判断,冷静思考半小时”,“让自己成为一个客观中立的旁观者”。因为无论是参与社会问题的讨论还是解决,经常是需要我们反应迅捷,并且带着热情和勇气的。看到城管打人、暴力强拆、小女孩遭碾压、游客公园落水……,“冷静思考半小时”,这是什么样的人?


  《道德情操论》作者亚当-斯密认为,在理性之上还有价值,也即感性的层面。笔者并不赞同曹林反对的“喧嚣嘈杂狂欢”式的感性,但他说“热血沸腾”不是血性,我也要说,刻意站在“流行”对立面,对批评中国问题的声音一律保持警惕,沉醉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中,不是真正的理性。更不要说用假话去批驳谣言,用亢奋和敌视去教人冷静思考了。


  周小平和曹林最后都说到读书问题。可惜的是,周小平推荐的几本战争史通俗读物,恐怕只能让年轻人增加爱国亢奋和中西对立思维,而不是理性。曹林则说,“读书愈少,对环境愈不满意;读书愈多,对自己愈不满意”。其实,多读书的目的,绝不是让人安于环境,变成犬儒。作为知识分子,更应具有批判精神,同时能批判得更专业、更负责任,更能促进社会进步。曹林引用杨绛先生的话,“我们的问题在于想得太多而读书太少”。去读一读杨绛的《干校六记》《走到人生边上》,我们能看到的正是知识分子的良知与操守,对丑恶事物的批判。


  请不要辜负自己尊贵的操守吧!






  周小平博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082b70101bkcw.html


  中青报文章链接:
  http://zqb.cyol.com/html/2013-07/09/nw.D110000zgqnb_20130709_1-02.htm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