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不公情绪多半缘于屁民与精英的互掐

楼主:一茎孤引芙蓉衣 时间:2015-01-27 18:03:50 点击:3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作者:姬鹏

  看过赵玲姐姐最近写的关于《加拿大人的精神和生活研究》一文,让我想到了不少国内的弊病,其实赵玲姐姐所谈到的精神生活,早在三十年前小平同志也想到了,所以搞了改革开放,期盼屁民富裕,精英强大。可是三十年过去了,问题依旧严峻,房子车子虽多,可是精英与屁民依然对立。这里一定有人会说:“你丫个叛徒,逆子,你这不是搞分裂吗”。是的,你们可以这么说,可是我没那么想。大家不妨回顾一下,近来连续不断涌现出的关于“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文章”,对于不满情绪,或亦说是恨铁不成钢的普愿。在中国整个发展的过程中是一直不断涌现的,素质低也好,乞丐团也罢,贪官多无奈,食品毒无语,对于种种的负面现象,一次次的让国人的情绪波动,也让那些个在国外呆过几天的同胞们,总是一副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的腔调。对于写这些题材的作者们,精英们抱怨屁民太贱,搞乱了社会秩序,屁民们却暗中诉苦精英们太恨,霸占了社会资源。总之这两种人一到国外就表现得极其君子,互相泼墨,最终得出结论“世界人民很幸福,中国人民很痛苦”。

  有一段时间,我自己也陷入一种“负能量”的氛围中,感觉活在中国的染缸里是没有幸福可言的。因为我和大多数人一样,自己过得不好时,总是首先找“体制”的问题,哪怕连别人的问题都懒的去找,就直奔“体制”,这是目前多数国人的“泼皮思维”。听过相声的人总会发现,不少段子里总是围绕国人如何不讲道德,如何让人生厌,整个气氛里觉得“体质糜烂,百姓太贱”,说实话这都不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很多人一再强调国人没有太多精神层面的生活,就算是有精神层面的生活也是“三俗”的,这个不可否认,也不可轻易承认。正如海子当年一个人走在昌平大街上,一手拿着西红柿,一手啃着冷馒头,一边冷眼观瞧市井万象,一边思索人生的终极意义。有一次他走进一家小酒馆,对老板说:“给我酒喝,让我朗诵我的诗歌”。对方一口就回绝:“可以给你酒喝,但你别在我这儿朗诵”。

  也许中国的困境正是如此,精英们往往笑话屁民太俗,屁民们常常却对精英们满不在乎。很多时候,不是屁民们拒绝精神层面的生活,而是太多的“不公”让我们的屁民妥协了,这里的不公,不是大家总是拿来拷问的“体制内的问题”,而是我们作为屁民与精英之间的互相格斗。很多东西不是靠“体制内”来完成的,我相信随手乱仍垃圾,食品五毒俱全,车展模特露肉,怀孕九月强引,这些都不是“体制内”逼着完成的。我们对体制的质疑和监督是件好事,可是体制之外的事情如果我们都做不好,还一味的去指责体制。这本来就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 由于精英们占尽了资源,总会说话“不腰疼”,所以屁民们往往表现出“坐骨神经坏死的表情”。正如精英们总说屁民没素质,所以讨厌挤公交,害怕脏了自己的儒服西装。屁民们同样不稀罕与精英们共舞,他们始终带着“羡慕嫉妒恨的”思维去度量精英们,在他们眼里始终是敌对的。不过在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里,精英们包养二奶,猎获小三总是合情合理,最终的理由往往是婚姻内部矛盾,追求幸福,所以理所当然。可是屁民贱妇们要是在外面胡搞,罪名往往就是没钱没势瞎折腾,成为扰乱社会稳定,家庭和谐的逆子淫妇。很多时候这种对峙的局面总是打不开,人们无处宿怨,所以总是互相掐架,默默地窝里斗。

  去了台湾的精英,秀口一吐便是天上人间,去了美国的精英,拍着胸脯疾呼人权牛逼,去了加拿大的精英,走在多伦多的大街上,才发现北京根本不是自己的天堂。 去了台湾的屁民,满口草泥马也玩高雅,去了美国的屁民,当洗脚妹还被当励志姐,去了加拿大的屁民,游走在繁华小巷里里,才发现歧视自己的不只是北京人。

  面对如此的局面,凤凰博报用一本《给理想一点时间》告诉人们,思想可以如此争鸣,而赵玲姐姐用一文《加拿大人的精神和生活研究》告诉人们,心里的愿景可以那样画。社会的不公客观存在着,很多时候我们却为了阶层情绪,而忘记了我们真正需要的东西。精英也好,屁民也罢,为了自己的生活,很多时候却囿在互掐中,该放的放下才会自然,该坚持的坚持了自然会升华,只有这样我们的生活才会一天天公平起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