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江苏邳州派出所纵容村霸打砸抢 千万生命命悬一线急需解救!

楼主:xiecunquan 时间:2014-07-13 01:05:22 点击:43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尊敬的各级领导,各位网友:
  你们好!
  我是江苏省邳州市花卉专业大户苏雷,我于2007年投资266万创立的邳州市苏北花卉种植专业合作社,是江苏省“全省政府优先扶持农民专业合作社”之一。而如今,我的合作社和农业发展公司正遭受灭顶之灾!本地一村干部豢养的七个村霸,在派出所等部门的纵容下,肆无忌惮地轮番袭击我家人和两个农业实体的工人,盗抢、破坏花卉及电缆、汽车、灌溉等生产经营设施,价值千万的花卉在炎炎烈日下无水可浇命悬一线!恳请各级领导救民于水火!十万火急!

  从6月30到7月7日,距我两公司6里远的炮车镇圩北村张荣保、董海燕、陆二猛、曹新炼、王震、董正林、孙永丽七个村霸,连续8天骚扰、袭击、殴打我公司工作人员和家人,盗抢名贵花卉、电缆,肆意破坏汽车、配电盘等生产经营设施,还砸毁办公室,太阳能等一堆办公生活设施。这些暴徒的恶劣行径,严重威胁到我家人和工人的人生安全,我15岁幼子和80岁老母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但让人欲哭无泪的是,当地派出所对我的多次报警毫无作为,唯一一次出警到现场,竟然是接过七暴徒的烟闲聊一通就打道回府了!之后再报,接警人怒骂“妈了X,刚回来,又报,你当110是你家的,你不是省市县都报警了吗?县官不如现管,有本事,想上哪告上哪告!”派出所如此助纣为虐,七暴徒此后更是猖狂至极,到处追击我这个法人!为了千万资产和家人的安全,我不得不一边四处躲避,一边想办法寻求解决办法!然而,正如那个那些帮凶所言“县官不如现管”,虽然我省市县三级都报警了,但不知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是他们当真手眼通天,疯狂的破坏仍在有恃无恐的继续:我趁夜组织人抢修设备,第二天一早刚开始运转暴徒们又杀了过来!一连8天持续20多次的打砸抢,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在铜山汉王镇的花卉基地,因为不属于邳州市管辖,在7月3日遭到七暴徒袭击时,警方及时出动!面对正义之师,七暴徒被吓得落荒而逃!与他们在本地的猖狂行为简直是天壤之别!让人不得不怀疑背后有本地派出所和有关部门的庇护和默许!

  一直以来,我都相信,通过“诚实劳动,合法经营”,如我一般普通的千千万万民营企业经营者,可以实现我们的“中国梦”。所以在2013年,我再次投资百多万元创立了江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然而,正当我事业蒸蒸日上、花卉苗木长势喜人之时,不料“灾难”却从天而降!确切的说应该是人祸!但这人祸却比自然灾害更为严峻!
  堂堂七尺男儿,落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是我投身农业开发之初万万没有想到的!
  而这人祸的肇始,却极有可能是来自一场更大的阴谋!他们不仅要搞得我产业损毁倾家荡产,而是要逼得我无家可归家破人亡的节奏啊!
  我家在江苏省徐州市邳州市炮车镇墩集村9组,原来居住的老堰头村现在被拆迁,负责我们家拆迁的是炮车镇圩北村书记苏振和。我家老宅前后俩处,有一亩左右,上面有建成多年的八间平房,还有各种果树,老房子产权是我娘的,因为给的赔偿款不合理,还没其他人在田地抢盖的四间简易房补偿多,所以老人迟迟不愿签字,拆迁人员多次与老人争吵,言语上刺激,老人后来气的吊水一个多星期,拆迁人员见我娘不妥协,就来找我,可是房子产权不在我,我也不能签字,只能劝说老娘。这时候,七暴徒开始到花卉基地搞破坏了,企图通过系列暴力打砸抢活动破坏我两个实体的生产经营,逼我母亲签字!
  老实说,我娘之所以坚持,是个因为年纪大了,对生活了大半个世纪的家园难免有故土难离的情结。更重要的可能是,老人是从解放前活到现在的,思想还不能接受如今社会存在的种种“现实”,觉得为什么我的合法房产比不过人家抢盖的简易房?为求公平公正,坚持不妥协。作为儿子,我能做的也就是尽力劝解,但到事到如今,数百万投资眼看就要打水漂了,遭受如此惨重损失的我们早已没有妥协的余地,一家人都将拼尽全力,争取属于我们的权益!

  新闻里说,南京一民营企业家遗言:我只能以死谢罪,活得太累了。虽然与他深陷高利贷的窘境不同,但我特别理解他的感受,也觉得更加悲哀!如今,越级上访被禁止,但正常报警却得不到公正的处理,甚至连走个过场的表演都省略了,真不知道如我这般走投无路的人士应该如何争取属于我们的权益?
  为何法治社会不能保障对人性善恶的褒贬与扬抑,甚至可以说是陷入了对黑恶势力暴行的包庇纵容、对善良百姓呼声的充耳不闻?
  尚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要克制,不能效法钱明奇,更不应模仿陈水总。然而,谁能保证自己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惨时刻,还能一直保持理智?
  所以,在此,只有恳请各级领导给予我们实实在在的帮助,早日将暴徒绳之以法,铲除背后的保护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也希望各位网友帮忙转发呼吁,您的举手之劳,解救的将不仅是我,或许还有许多和您一样善良无辜的人们!


  走投无路的江苏农民苏雷
  手机13705223287
  2014年7月10日



  附七嫌犯的犯罪纪实:
  1,2014年6月30日早7点上班,七嫌犯闯进我花卉公司,夺掉全体生产工人劳动工具,暴力赶走工人,强迫停止培土浇水。董海燕夺下一工人正劳动的铣,往自己头上打两下,大行恐吓:“谁打谁谁打谁?我看是你们打我了!” 七嫌犯恶行分工明确、成熟老练,可见蓄谋已久!
  2,6月30日下午2时,七嫌犯又驱车来,董海燕故意开车撞向停在我公司门前路上送牛粪的机动三轮车,反诬三轮司机赖索德启撞他车,索德启报警,警察来说“是交通事故,我们管不了。”七嫌犯更加嚣张,又把我全体工人赶到路边,强迫我公司停产。18时,张荣保又暴力抢走索德启牛粪车,卸倒张荣保地里。撞毁索德启机动车拒不赔偿。
  3,7月1日,七嫌犯铲断我两公司全部地下管网。
  4,7月2日早7点,七嫌犯又来夺我工人工具,强迫停产。
  5,3日早7点10分,七嫌犯直接侵害我员工,放车气、割车胎,暴力赶走全体员工,致使我两公司停产。
  6,七嫌犯砸毁我两公司浇花管网设施后,又驱车去我铜山汉王花卉基地,企图再行破坏,报警,七嫌犯破坏未得手,即被当地110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这个基地所在地不属于我邳州市管辖,当地派出所秉公执法,七嫌犯在本地的猖狂不见踪影,可见邪不胜正,如果没有当地派出所和有关部门的撑腰与默许,他们就是纸老虎!)
  7,4日,七嫌犯趁我两公司无员工生产,进行轮班破坏,。夜里又割断、扯掉我两公司的全部电缆线路,全毁浇花地下管网设施及电机、水泵。
  8,5日凌晨,我连夜扯电、安装电机水泵、地面水管,喷浇抢救萎花,早7点20分,七嫌犯又准时侵入我两公司,张荣保董海燕气急败坏地咆哮“这水是哪来的?”不问分说打跑工人,全毁我浇灌设施。我数次手机报警南京、徐州、邳州、炮车派出所,最后110来,接了七嫌犯好烟,连问也没问就驱车回所。再打110,只听到接警人怒骂“妈了X,刚回来,又报,你当110是你家的,你不是省市县都报警了吗?县官不如现管,有本事,想上哪告上哪告!”传来摔挂话筒声。
  9,6日凌晨,我再架管电泵急救喷浇。天明7点,又被七嫌犯全毁。
  10,7日凌晨,我又架泵管电施救,天明又被全毁。
  11,8日七人手持板砖砸毁我办公室玻璃墙。
  12,9日将我公司太阳能砸毁。
  13,七嫌犯为逼我两公司倒闭,昼夜追击我,逼我不敢归家回公司,我80岁母亲代我看管,我娘去看西边公司,七嫌犯砸我东边合作社,我娘追到合作社,七嫌犯又去砸西边公司,80岁老人几近崩溃。我15岁儿子晚自习9点10分回公司,七嫌犯拿铁棍、刀追打、恐吓我儿子,我儿子跑得快才免遭毒手。给我幼儿、老母亲造成极大精神伤害,吓得我幼儿再不敢去公司吃住。七嫌犯未伤到我儿,深夜又损毁我两个公司三块主配电盘,砸毁我办公室门窗。将我公司办公室、宿舍、床铺上下,搜翻一片狼藉,室内物品全遭洗劫,七嫌犯把我贵重花卉装满三车偷回自家。
  ……………
  以上是这帮匪徒的暴行不完全记录,没有半点虚言。总之,从6月30——7月9日,我两公司23亩大棚盆花枯死,地上卉苗枯萎,造成我直接花卉损失240多万元,间接损失难以估算!
  另附:我 2007年注册资金266万元创立邳州市苏北花卉种植专业合作社(注册号320382NA000102X,编号32038200020110410087)。登记机关:徐州市邳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社址:邳州市炮车镇宋圩村张北组。2013年又注册资金116万元,创立江北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位于苏北合作社西100米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