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戏说东镇书院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6:43:29 点击:2106 回复:6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东镇书院(一)



  时值盛夏酷暑,农夫在沂山东麓凤凰山下风景如画凉爽宜人的东镇书院中开帐讲学。原来这东镇书院,是由古北海高士刘概先生创办的。刘概字孟节,少师种放,信古好学。晚举进士及第,为幕僚一任,不得志,弃官归。朝廷以海上巨嵎山震,求隐逸,诏令之官,不就,隐居沂山。富韩公为筑室泉上,诗以饯之曰:“先生已归隐,山东人物空。”刘孟节好游山,常独挈饭一罂,穷探幽险,无所不至。不畏虎豹蛇虺。常寄居东镇庙之西轩,往往凭栏静立,唏嘘世事。时北宋理学大兴,海内书院并起。继岳麓书院、石鼓书院、嵩阳书院、白鹿洞书院之后,概也在东镇庙一侧开办东镇书院,广集图书,遍召生徒,亲自执教,传授平生之学。刘概去世后,东镇书院暂由东镇庙代管。东镇庙虽以武学和道学为主,历任住持却都能够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聘请名师,传承书脉,并逐渐形成了以东镇文化为主兼收并蓄的讲学特色。相传刘概晚年,常怀不足之心,以学不能致用读书往往误人子弟为恨,作诗明志:



  “昔年曾作潇湘客,憔悴东秦归未得。西轩忽见好溪山,如何尚有楚乡意。读书误人四十年,有时醉把阑干拍。”



  继刘概之后,范仲淹、欧阳修、苏轼兄弟等接踵而至,或讲学授徒,或赋诗作记,或题壁刻碑,或寻幽览胜,都在东镇书院中留下了自己的身影和印记。范仲淹受朋友之托作《岳阳楼记》,不能亲至,仓促间又不能得,遂来沂山,在东镇书院中潜修三日。或闲翻旧书,或眺望胜景,或漫步沉思,或拊掌长叹,终豁然开朗,才思如泉涌,撰得千古名篇;欧阳修慨叹“轩冕非吾志,风霜犯客颜”,在“惟应思颖梦,先过穆陵关”之时,也曾在东镇庙逗留数日,与当地晚宿名士交流,互叙平生之志;苏轼和苏辙兄弟当时一个知密州,一个官齐州,本为祈雨而来,受东镇庙住持邀请,开院讲学,应者云集,名动一时。祈雨一事也大有应,“雨声一夜洗尘埃,流入沟河朝不见。但见青青黍与禾,老农起舞行人歌。”雨下到了“龙神社鬼各言功”的地步,也算是可以了。这位东坡居士回密州,每登临超然台上,也常常回想起在东镇书院游历讲学的情景:“西望穆陵,隐然如城郭,师尚父、齐威王之遗烈,犹有存者。”并题《新作占山亭》诗一首曰:



  “尚父提封海岱间,南征惟到穆陵关。



  谁知海上诗狂客,占得胶西一半山。”



  东镇书院,由此声名远播,经久不衰。农夫来沂山后,东镇庙的新任住持论道虽然久知泰山学派之名,还是对其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摸底调查,见农夫学问人品颇有大家风范,且多有著述,声誉流于四海,才决定重开东镇书院,请他主持讲学。农夫又筹备了一个月有余,仅从泰山拉过来的书籍就有五大车,才一一安排就绪,定下了开学的日子,并赋诗一首以抒心志:



  泰沂问道一脉长,



  风雨千年翰墨香。



  家破心魂依旧在,



  忧思深处显柔刚。

知音:1

赏金:500

最高打赏: 白云斋主(5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白云斋主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6:45:00
  东镇书院(二)

  东镇书院开学这一天,乐儿特意起了个大早,和残荷、阿琳、舞剑、论剑他们一起简单用了点斋饭,就向九龙口赶去。刚出寺门,见西西和笛声已分别在圣水湖边相侯。众人合作一路,沿玉带溪下百丈崖,到了百丈崖渡口,又遇上了扬扬、如花、鹤顶红和云姑娘,人越发多而热闹。边走边互致问候,来到山下,早在村口也聚了一些男男女女,却是山丹夫妇、莲惠山人、翠竹白云、天一生水、水之湄等人。二十多个人汇成一队,倒与那庙会时一起去朝拜进香相似。赶到东镇庙,却已有一对青年男女从梅溪快马先至,在书院门前等他们了,是东东和一个蓝衣的女子,红衣少女的丫鬟秋水如蓝。

  这东镇书院,位于东镇庙的东侧,与东镇庙的驿馆斋舍相连,自身有讲堂五间,藏书楼一座,先圣殿和道统祠各一。那农夫就住在东镇庙内的驿馆内,往来甚是便宜。早上起来,农夫先到先圣殿和道统祠焚了香,论道早已安排他那一班徒弟来洒扫庭除,把书院里里外外打扫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就有四方的求学子弟陆续赶来了。以香为记,到点关门,然后授课开始。按照农夫在泰山讲学的旧例,新生入学,都要先做一番自我介绍。因为乐儿心急,人坐在最前面,便由他打头:

  “姓王,名乐儿,小名小乐,家住梅溪,此番来沂山,专为游学交友,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乐儿话一出口,就有几个新同学窃窃地笑了起来。农夫说:“你能忧心天下,兼怀济苍生之志,这很好。可你偏偏名乐儿,就难怪别人听了会发笑了。依我之见,还是另取一个学名吧!”乐儿说:“那就烦请先生帮忙给取一个。”农夫沉吟了一下,说:“你家住梅溪,胸怀丘壑,心中常有不平之气,就以断桥梅为名如何?”阿琳嘴快,在旁边插了一句:“先生神算!乐公子在藏书阁里挂了一幅断桥梅花图,朝夕欣赏,可能早就有意于此了。”农夫点点头:“那就是乐公子的宿缘了。这位青衣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阿琳说:“我叫阿琳,家住在法云寺里,常把思维置于阳光之下。”

  乐儿的另一边,却是他的妹子西西。本来想晚点说,见大家都在看她,便念了一句带发修行后经常想到的偈语:

  “我叫西西,来自碧霞祠。海的那边,风的此岸。无花无愿,无法无天。”

  然后是东东:“追着偶像遍地跑,入山专为寻倾城。”

  然后是如蓝:“既不回头,何必不忘,寂寂残荷,静听心语。”

  然后是山丹夫妇:

  “我是开在沂山上的一朵不为人所知的山丹花,不和牡丹争宠,不与桂花争香。但我的心中似火,热情燃烧,以火一样的热情迎接八方宾朋!”

  芳邻:“蜜蜂一样干活,蝴蝶一样生活。”

  然后是水之湄:“舒予简单,畅于平淡。”

  然后是天一生水:“我只是个喜欢水的孩子,常年沉浸在沂山的飞瀑流泉里,幻想着自己也是水做的。”

  然后是笛声和残荷。笛声一心都在残荷身上,介绍了名字后,竟一时想不出该再说一点什么。残荷只说了一句:“残荷月夜不听雨。”

  然后是舞剑、论剑、铸剑、悟剑:“远处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在给小和尚讲故事……”

  然后是如花:“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来一媒人。”

  然后是鹤顶红:“欲无后悔先修己,各有来因莫羡人。”

  然后是云知道:“找小鸡,在路上,在路上……”

  然后是扬扬:“生活中柔情满怀,对朋友坦诚相待,喜欢有人牵挂的感觉!”

  如花忙扯了一下扬扬的袖子,叽叽咕咕地说:“你即便是要人家牵挂,也不用跑到这儿来说吧?”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9:34:00
  东镇书院(三)

  课间休息,乐儿最挂念的还是红衣的消息。听如蓝说到红衣本也想来的,只为还要在家孝敬公婆走不开,又甚感欣慰。如蓝打开带来的包裹,却是红衣给他新做的几件衣服和一双鞋,鞋垫上也是绣了一对断桥梅花图。如蓝自己先端详了一会,莞尔一乐,然后才把鞋垫递到乐儿手里,说:

  “恭喜公子,喜得断桥梅一名。”

  乐儿伸手接过,就在如蓝双手将松未松的一瞬间,无意中见她的皓腕上有一颗青痣,心中不免就是一动,嘴上却说:“农夫君赐我佳名,可能是从陆游的《卜算子·咏梅》而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不知你的名字,又是出于何典呢?”

  如蓝说:“公子你以为呢?”

  乐儿略一沉吟,说:“若据王子安的《滕王阁赋》中的那句‘秋水共长天一色’,则如蓝一词无解;若据杜工部的那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则秋水一词无解;若据《诗经》的那句‘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则秋水如蓝皆无解,呵呵,”如蓝接口说,“乐公子,别在这儿寻章摘句、咬文嚼字的了。关于我名字的来历,从小倒是听父母说起过,正是从杜少陵的这句‘春来江水绿如蓝’上起的。家里人还说,我曾有一个双胞胎的姐姐,打生下时就分散了,她的名字则是从那句‘日出江花红胜火’上取得。”

  乐儿说:“从‘日出江花红胜火’上取名?难道这世上还有女孩子的名字叫什么火的?”

  如蓝说:“不叫什么火也叫什么红。老人说我姐姐的腕上是一颗红痣,将来可以成为我们姐妹俩相认的记号。”

  乐儿说:“今天学堂上有一个叫鹤顶红的,是抱石堂主的妹妹,只是不知道她的手腕上有没有痣……”

  如蓝愣了一下,说:“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呢,我遇见过七八个叫什么红的女子,却都是腕上没痣……”

  乐儿说:“既然是从胎里带来的,这痣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宿缘了。有一个绿如蓝,冥冥之中就该有一个红胜火来配她。只是我这断桥梅又是哪一辈子修来的缘分,我和这驿路断桥曾在何世有过一次相遇呢?”

  “你总不会是那陆放翁再世吧?”如蓝半开玩笑地说,又像是给这一语触动了什么心事,眼望着笔架山,低低地吟诵了一段诗句:

  “谁与赏花,共许黄昏?往日依稀,红袖萧然。伊语铭心,同渡奈何!远山叠嶂,天地不变!”

  乐儿感到这调儿非常熟悉,就像在哪儿听过似的,不由地随之陷入了沉思。如蓝见了,又是好一阵低低浅笑,说:“这首曲子,是我约你在梅溪见面的时候,曾经念过的,叫做《青袖舞处,尘缘了了》,共有十段。我刚才念到的是其中的第二段。”

  乐儿不觉恍然:“我记得好像是有青袖微舞了了尘缘之语,下面一句是纤指轻抚,韶华如花!”

  如蓝说:“乐公子好记性!这是我有一年生日的时候,有一个叫水天一色的少年送给我的。从此以后,我们便再也没能相见。我每当心里有事的时候,就会想到它,随意念上几段,心里就会好多了。”然后又秋波婉转,如诉低语:

  “一别经年,思念至今。心中默诵,莫忘莫失。往事烟云,总在眼前。痴痴凝视,嫣然莞尔。”

  乐儿怅然道:“这才刚刚两段呢,后面的句子,都是些什么呢?”

  如蓝一笑,说:“先生要讲学了,我们快进去吧!且等我边走边念给你听,有几句是几句……”果然在回讲堂的路上,又吟哦道:

  “红尘有你,直欲蝶舞。静静厮守,情花不败。不晓来生,此生无悔。奈何桥畔,莫饮孟婆!

  “红尘静波,了然无痕。淡然凝坐,痴痴思侬。似蝶双飞,临水幽香。心绪如梦,总是情思!”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9:35:00
  东镇书院(四)

  “禹奠高山大川,沂山其一也。”

  乐儿和如蓝刚刚回学堂坐定,农夫的授课已经开始。原来根据东镇书院的传统,不论是谁来主持讲学,都要从沂山文化入手。即便是远方来的学者,也要和弟子们一道来学习沂山,熟悉沂山,然后才是自己的平生之学。所以在这儿开帐授徒,第一句话都是:禹奠高山大川,沂山其一也。农夫君却又有所不同,因为他第二句话便跑了题,问了一句:

  “心似雪来了吗,我的《周礼》呢?”

  “雪姐姐病了,说头上不舒服。”代为答话的是云知道云姑娘,“临行前本来是要托我带《周礼》来着,雪姐姐又说,先生于四书五经都已经烂熟于心,即使不捎书也使得。”

  “沂山被称为东镇的记载最早便见诸《周礼》。”书童的失职,果然并没有妨碍农夫先生继续讲下去,“自周朝时享受国家祭祀的名山有五岳和四镇。五岳就不用多说了,这四镇包括东镇沂山、南镇会稽山、北镇医巫闾山和西镇霍山。从西汉时加为五镇,宣帝封霍山为中镇,改吴山为西镇。因为东方为万物交替初春发生之地,大地日出之所,神灵之区,紫气之源,所以历代帝王的祭祀诏书都把沂山列在首位,有五镇之首的称谓,就跟列泰山为五岳之宗是一样的。”

  乐儿入山已经快半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正面接触沂山的人文历史,自然要正襟危坐,唯恐会落下半句。正听得入迷,忽然听到身边有小儿呢喃,紧跟着有女子嘀咕了一句:“别闹,小毛桃,当心先生罚你……”侧目一瞧,果然是馨卉带着小毛桃赶来了,紧挨在他的左面,不由一笑,忙又屏息凝神,听农夫讲下去。

  “《左传》上有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所以早期沂山的文化史,就是一部祭祀史。传说第一位到沂山来的帝王是人文始祖黄帝,《史记》和《汉书》上有记载。但这种说法是不确切的,因为这话出自汉武帝的一个近臣公玉带之口,所以虽然见诸于正史,也有不可信之处。有正史记载第一位到过沂山的皇帝正是这一位汉武帝。在此之前,我们所能够知道的事关祭祀的礼仪是虞夏有望秩之典,周有沉埋之祭,秦祀加车乘骝驹,但究竟包括哪些祭品和程序,还有待于当地的学者详加考证。汉武帝之后,魏文帝瘗沉圭璋,就比较好懂了。瘗是埋藏的意思,沉是放在水里,圭璋都是指玉器。自周朝时祭祀就用玉,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因为天是圆的,所以玉也是用圆的;因为天是苍的,所以玉也是用苍的,这些我都有资料可以证明。因为心似雪病了,所以没有带过来。”

  农夫说到这儿,又习惯性地朝扬扬等人坐的地方瞥了一眼。扬扬正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云姑娘躲在如花的背后,调皮地一伸舌头。如花小声嘀咕了一句:“行注目礼一次。也不知是牵挂妹妹还是牵挂扬扬……”农夫轻咳了一声。如花赶忙一本正经地坐定,听农夫的话题还在那汉家天下打转转:

  “武帝太初三年,上东巡海上。令设祠具封东泰山。这儿的东泰山就是指沂山。武帝来沂山后,曾令公玉带在此祠之以侯神物。神物没有侯到,公玉带却在这儿游山玩水,悠哉乐哉呆了很长时间。百丈崖上法云寺下的那条溪水,便是因他而得名玉带溪。”

  “天哪,天哪,俺还以为是这溪是因为衔碧吞绿蜿蜒如带而得名的呢!”

  出声打岔的却是西西。农夫见这女子一身出家人打扮,却鬓发如云,不免又略一分神,谁知却在这时卡了壳,只好问扬扬和如花:

  “我刚才讲到哪儿了?”

  如花忍笑答道:“是玉带溪。”

  西西说:“先生,我看你也别在这儿背书了。尽管东镇书院的传统,不论谁来主持讲学,都要从沂山文化入手,但到底我们都是沂山人,对沂山的事多少也知道些。您还是多讲点外山外事,让沂山众生也开开眼界,广开山门,兼收并蓄,这才是东镇书院发展的要义所在。要不就趁着这好风光,带我们到百丈崖一带实地考察一下吧!连孔老夫子都要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呢!”

  乐儿却是深知自己妹妹的这个脾气的,见她虽历经情变、出家等大坎,却丝毫不易性情,禁不住为之莞尔。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9:35:00
  东镇书院(五)

  “唐天宝十年,玄宗加封沂山为东安公;宋政和三年,徽宗诏封沂山为东安王……”

  农夫已由唐及宋,残荷却无论如何不能再听下去了。不是农夫讲学不够风趣,不是沂山人文缺乏魅力。实在是那封家书压在心头,一会儿让她如坠深渊,一会儿使她五内沸然,那字字句句,如苦风凄雨,一遍遍在她的心头冲刷不已:

  “一别数月,朝夕悬望,你娘终思念成疾,荷儿速归……”

  此时的残荷,正恨不能身分双翼,可是一想到要离别,要抛了这前世的百灵今生的笛声而去,她便感到自己的身子像被割裂了一般。多呆一天吧,多呆一会儿,留待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地咀嚼……于是她还是强作欢颜,陪笛声去了穆陵关,陪他来到了这东镇书院,上了这难忘的一课,却让自己每时每刻都在备受熬煎。一边是双亲至爱,一边是两世情缘,一边是火烤,一边是水煮,需要她从中作出抉择。她北来是为了圆梦的!哪知道梦圆之日,也正是别梦之时。旧梦从虚无飘渺间和不可期落到了实处,开花结子,才让别离变得如此真实可感,就像从她的心上生生地摘取了什么东西一般。

  分手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她刚刚走出东镇书院的大门,就听到从笔架山方向依稀传来了一声马鸣。笛声紧跟在她的身后,便赶便问:“残荷你怎么了,是哪儿不舒服吗?”“我要走了!”残荷猛地一转身,和他脸对着脸,泪如涌泉,扑簌簌洒落腮前,“家亲病重,倚床相期,前日已来书催,我是一天也忍受不下去了!”

  “什么?”笛声听了,字字如五雷轰顶,“你要回南边去,从此相隔千里,要见一面也难了?”

  “只要有缘,将来总会还有相见的那一天……”残荷忍痛言道,虽然没有回头,耳边有马蹄声急,一下下如敲打在她的心里。笛声犹在相问:“那你怎么走呢?坐船还是坐车?还是我去送你吧,过几天再准备准备……”

  “不用了!接我的人已经来了……”残荷回头一指,果然在书案山前,有一个身穿火红衣衫的妙龄女子牵着一匹白龙马,正手打凉篷,朝这边张望。笛声说:“那是谁?怎么说来就来了,如神女天降?”残荷说:“她是我的表妹,叫做小红豆,胯下一匹宝马良驹,能日行千里。家里人怕我一路耽搁,迁延时日,特派她来相接……”

  这边小红豆也已经从河对岸认出了残荷,飞身上马,涉河而过,冲到了二人跟前,伸手一拉,就把残荷挟到了马上。笛声刚要再说一句什么。小红豆却正眼也没瞧他,一提缰绳,掉转马头,耳边只听残荷说了一句:

  “我去也……”

  白龙马已绝尘而去。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9:37:00
  东镇书院(六)

  自农夫在东镇书院主持讲学,心似雪便称病,乍一开始,农夫还真有些不适应。但时间长了,农夫也就习惯了。原来这农夫讲学有一个特点,不依赖于讲稿。即便是需要引经据典,也信手拈来,且能明明白白指明出处,准确无误。当真是满腹经纶,把所有的学问都装在了肚子里。何时用得着,慢慢地贴着头绪往外抽就是。西西原先有点不服气,故意在课堂上提一些刁钻古怪自以为晦涩难懂的问题,农夫皆能举一反三,问一答十,添枝加叶,有典有据。西西回头特意到法云寺的藏经楼来核查,竟一丝不差,从此对农夫崇拜得五体投地。每天和哥哥比着早出晚归,争当五好学员。好在乐公子一心只在学问上,于其他细枝末节上并不留意,又是自己的妹妹,自然凡事多让着她,使西西得以在各方面都一枝独秀。在班上总是第一个举手,第一个提问题,所提问题又最多,而且有些问题还真能让她问出个道道来,迫使先生有时不得不改变话题,顺着她的方向走,一二三三二一地和她进行交流。慢慢地在同学们当中又派生出了几个西粉。像鹤顶红,便整天跟在西西后头,有时竟随了她到碧霞祠中过夜,和她有问有答的,唱和甚欢,早把初遇时节因为小鹿发生的那点不愉快抛之脑后了。

  一段日子以来,倒也相安无事。这一日心似雪忽然来到书院,却是因为如花家里来了客人。如花一听,赶忙带了鹤顶红回去。心似雪便在如花的位子上坐了一会,一直在静静地听讲,没做什么小动作,也没提任何问题。倒是班上其他的男同学,好多人并不认识她,见忽然来了这样一位年轻的美眉,感觉十分地抢眼,唧唧喳喳,不安稳了一阵子。农夫在讲学的间歇,仍然习惯性地往如花和扬扬坐的地方望一眼,虽然中途换场,调整了一位角色,一样含笑回视,有期望也有鼓励,并没有给农夫带来一丝不安的信息。农夫的心灵在这两对目光的慰贴下,一样思路条理,诲人不倦,讲起书来滔滔不绝,倒背如流。

  一直到其后的某一天,镇子上的刊印社托人挑了两担书送到了东镇书院,心似雪的称病不来、沉静寡欲和好像很忙的样子才找到答案。是心似雪整理出版的《吟耕诗草》,农夫来沂山后创作的诗歌结集。原来她这一向是忙这个。她一直都在爱着自己的哥哥,支持者自己的哥哥,用她自己的方式。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1-06 19:37:00
作者 :素衣清漪 时间:2015-01-07 13:54:00
  其文采绚丽,历史渊博,小辈须谦虚向您学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一梦千年_赵风 时间:2015-01-09 22:25:00
  好文采,学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2-17 12:16:00
  @nongfud 这是三生缘中的一部分,也是东镇书院的来历。
作者 :nongfud 时间:2015-03-02 18:15:00
  @夜郎可书

  @nongfud 这是三生缘中的一部分,也是东镇书院的来历。
  ---------------------------
  明白了堂主 学生需要细细研读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5-03-02 18:19:00
  @nongfud 先生见此帖,先点一下加入本版,呵呵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3-02 18:41:54  评论

    @nongfud 添加版主:[nongfud]失败, 该用户不是板块成员,不能设置为斑竹!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3-02 18:42:54  评论

    @nongfud 农夫君,你只有先加入书院,我才能给你添加版主,呵呵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nongfud 时间:2015-03-04 07:06:00
  @夜郎可书

  问好堂主!

  东镇书院,原来如此,农夫我如提前拜读先生大作,
  岂敢踏进这文人雅士如云的圣地半步。
  今既已不知天高地厚,迈步而入,只有以学生身份,
  在此修身养性,以求进步……

  借“宝玉”一句(风雨千年翰墨香)
  作首打油,以抒胸襟:

  两农相遇古农强,

  风雨千年翰墨香。

  承继先贤未竟业,

  中华之梦导慈航。
  • 抱石堂主

    举报  2015-03-04 10:15:32  评论

    @nongfud 问好!还是那句话,这一回叫做农夫先生的前世今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nongfud 时间:2015-03-04 16:30:00
  @夜郎可书

  致敬!也许这就是缘觉缘定,农夫命中注定。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5-03-04 16:31:50  评论

    @nongfud 是啊,相信农夫兄会创造新的断桥传奇!
  • nongfud

    举报  2015-03-05 12:52:19  评论

    @抱石堂主 农夫“炉中”火候尚欠,还需修炼!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5-08-30 17:25:06
  @蓝瞳孩子 蓝瞳看过来。。。
  • 蓝瞳孩子

    举报  2015-08-30 18:06:48  评论

    @抱石堂主 看过来了,还看完了的!
  • 薛依云

    举报  2016-01-04 13:09:32  评论

    致意@蓝瞳孩子 老师@抱石堂主 问你:书看完了,那几时交寒假作业?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04 13:04:06
  堂主@夜郎可书 在上文开创篇介绍说:农夫君已从2015年1月6日在书院开课(试营业)并从三山五岳白鹿洞天一阁等地,拉来几卡车绝版汉简竹册,现已安排就绪,特定在周年纪念日2016年1月6日开始,招收新学年的教职人员和新生,敬启告知。

  笔者和@南山樵子2011 将在山门迎接 @nongfud 先入驻 ♪(^∇^*)~\(≧▽≦)/~啦啦啦。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6-01-04 15:05:17  评论

    @薛依云 问好依云兄~前来报到!
  • 薛依云

    举报  2016-01-04 15:26:25  评论

    致意首席@夜郎可书 览读书院藏书楼诸多文稿,这篇【戏说东镇书院】甚好;内容人物时间点也契合,新年新气象,开锣了,叮当响,响叮当........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nongfud 时间:2016-01-04 15:30:57
  @夜郎可书 d=====( ̄▽ ̄*)b

  @薛依云=======╰( ̄▽ ̄)╭

  遐迩闻名东镇院,农夫倒水泡茶欢。辛劳岁月已习惯,不敢无才做教员。
  

  • 薛依云

    举报  2016-01-04 15:43:44  评论

    谢谢农夫君@nongfud 隔山回应快,这个图美啊,但好像不是沂山啊,这段时间你跑到那个山头了啦?隔壁不远处虎溪旁的东林书院开课了,我们也得活动活动,觉远陶渊明陆修静他们玩【三人转】,我们说我们的【四人麻将台】,三缺一啊,你来不来建长城作贡献?
  • nongfud

    举报  2016-01-04 15:57:09  评论

    @薛依云 薛依云老师,我心中确实不忍因我而缺局,但我目前的确有事缠身,这个皇叔知道!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nongfud 时间:2016-01-04 18:05:59
  @薛依云 勿用去借,我送您几个鼎,凭您爱好,可任意选择使用~
  然后我就要出发前往医院啦!
  
  
  
  
  • 薛依云

    举报  2016-01-05 10:18:11  评论

    @nongfud 谢谢农夫君送来大鼎,祝贺东镇书院2016年新年开课志喜。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07 14:01:13
  最近江湖风大雨小,盛传一首童谣:”东镇有书院,断桥村落边;竹闲松涛静,琴剑风雨轩。抱石仰天啸,樵子依云羡;虎溪禅逸事,酌酒迎风缅“。

  仔细打听一下,得悉1月8日是【东镇书院】开课一周年庆,院方飞鸽传书英雄帖,隆重邀请【断桥村落】的乡亲父老和天涯海角的朋友们,前来《送文献诗》祝贺,或轻如鸿毛,或重若大鼎,自己拿捏,以盛其事。

  @夜郎可书 @guaerjiakang @58居士 @品味精致 @瀛山一石 @七旗 @大风歌2015 @豆蔻_红
  @抱石堂主 @南山樵子2011
楼主夜郎可书 时间:2016-01-07 14:04:56
  @薛依云

  
  • 薛依云

    举报  2016-01-08 13:38:04  评论

    谢谢@夜郎可书 赠送贵重的足金双龙戏珠大鼎,我将收到藏经阁作镇馆之用。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大风歌2015 时间:2016-01-08 08:38:24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6-01-08 21:43:48
  @抱石堂主
  @薛依云
  @南山樵子2011
  东西南北客
  镇日向天歌
  书寄沂山社
  院墙锲贵科
  ——恭贺东镇书院建院一周年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6-01-09 09:08:39  评论

    @白云斋主 好诗!邀二位兄长来赏:) @薛依云 @南山樵子2011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6-01-08 21:45:20
  @夜郎可书 :本土豪赏5个(5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白云斋主 时间:2016-01-08 22:07:06
  贴图一幅助兴
  
  笺天墨雨醉暇余
  驾雾腾云啸太虚
  世外耕读绝妙地
  神山脚下逸仙居
  • 夜郎可书

    举报  2016-01-09 09:07:09  评论

    @白云斋主 @薛依云 @南山樵子2011 好风景~好心情!已经给斋主添加书院版主,方便三位兄长唱和。
  • 大风歌2015

    举报  2016-01-09 09:57:33  评论

    @夜郎可书 添加@白云斋主 为版主是最合适不过的,与书院宗旨最相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09 10:13:19
  谢谢@夜郎可书 推荐@白云斋主 加盟书院,热烈欢迎。

  东镇有书院,断桥村落边;竹闲松涛静,琴剑风雨轩。抱石仰天啸,樵子依云羡;虎溪禅逸事,酌酒迎风缅。喜闻新斋主,笺天墨雨骞;登高小天下,遨空写诗篇。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17 11:50:53
  常见云独坐,禅钟一两声;忽闻梅花莳,小寒犹傲枝。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18 11:52:45
  唐代王维诗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笔者接词续唱:东镇近断桥,山水有相属。闲云再出岫,绕山入看无。阴晴两重天,分野多歧途。欲寻采药师,云深问樵子。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1-23 09:44:19
  历史的延续和永恒的爱情,远远超过残雪遮盖【断桥】这美学与诗学的欣赏层面,我们其实也无需局限在沂山【东镇】百丈崖的景色和地方传说。立在桥头,或前瞻或回望,那才是现代人追求的真谛。
作者 :邂逅坊 时间:2016-04-07 10:19:46
  @夜语可书
  回站短。

  @薛依云
  最后一句点睛之笔,佩服不已。问好薛先生。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邂逅坊 时间:2016-04-07 10:27:22
  @薛依云

  阴晴两重天,分野多歧途。我如是理解:对佳作欣赏所持观点不一,每日的发生遇见,心情终不同,但能相聚书院,便是前世擦肩的缘。

  问好。
  • 薛依云

    举报  2016-04-07 12:21:47  评论

    问好@邂逅坊 最近天涯有十七年恩怨情仇征文,虽自己也有诸多感悟很想写成文字,后来细读网上文字,觉得天涯如江湖,云舒云展,最好‘两忘烟水里’歌词是这样唱的:往日意 今日痴.......笑莫笑 悲莫悲......此刻我乘风远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6-06-27 07:15:42
  东镇有书院,断桥村落边;竹闲松涛静,琴剑风雨轩。抱石仰天啸,樵子依云羡;虎溪禅逸事,酌酒迎风缅。喜闻新斋主,笺天墨雨骞;登高小天下,遨空写诗篇。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7-03-29 14:12:15
  【戏说东镇书院】,故地重游。
  • 夜语可书

    举报  2017-03-29 17:11:41  评论

    @薛依云 依云兄,好久不见!
  • 薛依云

    举报  2017-03-30 09:41:15  评论

    问好@夜语可书 拜读兄台诸篇《十年断桥,微然成众》《断桥友人帖三篇》等,从纷争的江湖又回到内心宁静的故园忆故人,情真意切。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