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断桥友人帖三篇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27 18:52:26 点击:75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曲斑斓多彩的农村改革变奏曲

  图文/马玉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一句广泛流传的谚语,源出于历史上黄河屡次改道,让沿黄村庄由河东变为河西,现多用来形容世事盛衰兴替,感叹世事变化无常。高辉长篇小说《河东》中的故事发生地——河西村,因为历史上洋河泛滥改道在地理上变成了河东,在改革开放大背景下,全村人在党支部书记杨有功带领下,依托传统鞭炮制作工艺建起花炮厂,在种好粮食保证温饱基础上发展大棚蔬菜,成为全县第一个年产值过亿元的村庄,最终在村里人努力下名正言顺地将村名由“河西”更改为“河东”,并被授予“河东第一村”光荣称号。读完这部30多万字的小说,笔者也油然发出“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感叹。

  作为一部反映改革开放后二十年间农村生活的长篇小说,《河东》将笔触深入到农村生活的方方面面,重点描绘的故事情节有改革开放之初的分地风波、毁桑事件、花炮厂建设的一波三折、村庄规划的艰难实施、大棚蔬菜种植的推进、潘杨两大家族历史上的矛盾、村办企业的转型改制、支部班子的新老交替等直接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大事,在这些故事中穿插着杨有功、杨老八、杨三化、潘维盖、潘图周、潘阵环等主要人物的人生历程、家庭琐事、情感纠葛及其儿女后代们的不同人生走向,展现的是波澜壮阔、多姿多彩的农村生活画卷。

  刻画典型人物来凸显时代变迁是长篇小说的重要任务。《河东》虽然是反映农村生活,描写农民形象,但每一个出场的人物,不论是干部还是群众、男人还是女人、老人还是小孩,都血肉丰满,极具个性,充分展现人性的复杂和内心世界的丰富。小说浓墨重彩描写的“一号人物”杨有功跨越两个时代,身上有着深刻的时代印记,他读过一些书,比一般农民多一些知识,明晓很多事理,遇到事情能够从大局出发,作风比较民主,但也存在不少的私心杂念,也沾染上了一些官场俗气,对待一些新事物也看不惯,比如他虽然对民选的村主任潘图周工作上给予大力支持,但毁桑事件发生后,在年终总结会上对其工作无任何褒贬,还自作主张将他的党员预备期延长一年;比如花炮厂爆炸事故发生后,为花炮厂存活下去他赶前跑后多方活动,不惜在酒宴上喝醉等等,都反映了农民阶层的一些局限性。小说另一个主要人物潘维盖年轻时在县剧团唱过戏,算是见过大世面的能写会算的“小能人”,但性格中的弱点也是明显的,在村主任竞选的关键时刻,与曾经在县剧团的老相好含玉趁着晚上看电影时私会,被妻子“一号嘴”碰巧遇见,“一号嘴”病发、出走,孩子潘侍郎对他心怀仇恨,自暴自弃。但作为农村中少有的文化人,他讲道义,负责任,在妻子出走11年间,他过着苦行僧般生活,并没有在情与欲中沉沦。小说中的独臂英雄杨老八,更是性格鲜明,抗战中失去一条胳膊的他感恩党感恩毛主席,对支部书记杨有功极为崇拜,几乎是亦步亦趋,又爱说爱道,喜好打抱不平,甚至与亲生儿子杨石柱(小名石蛋子)都搅不到一块。小说在描写杨石柱赌博被抓后,别人说石蛋子不是罚了两万吗,老八这是心疼钱了。老八呸的一声,说:“我心疼个屌!他卖的沙子本来就是国家的钱,全当上交了国库!”极力主张开石蛋子的批斗会,说还是毛主席的办法好,对犯罪分子不仅要进行劳动改造,更重要的是进行思想改造!简单几句话就栩栩如生展现了一个没有文化知识的老革命的性格特征。

  坦率地说,以杨有功为代表的那个年代的基层党员干部是满怀为民造福思想,拥有强烈正能量的。在这部小说里描写到,杨有功在大集体时就立下了一条规矩:党员干部一律不准吃请喝酒,并亲自带头执行。他的儿子杨名才去南方学习制作花炮技术,都是自掏腰包,绝不花村集体的一分钱。当花炮厂面临改制考验时,杨有功面对儿子杨名才强烈的改制要求,始终为集体利益着想,他对杨三化说:“河西村的村委会不会垮,党组织不会垮。它永远是一村百姓的前哨,永远为群众利益说话、撑腰,为老百姓办事,但愿这几个年轻人不要再丢人现眼!名才要想把这企业变成他们几个人的,除非我把这眼睛闭了!”尽管后来在改制问题上,他有一定程度的妥协,但保证了集体股份和村民股份占绝大多数。在拦截不明真相群众上访时,杨有功遭到推打受了轻伤,乡里准备派工作组进村进行调查,对带头闹事的动手打人的要绳之以法,杨有功对乡长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庄稼地里的事也是这样。群众纠合起来反对我,只能说明我工作上有偏差,并没有犯这国家的法吗!邻里之间吵架斗嘴是在所难免的,动作粗野了一点,推了我一把,也没有伤筋动骨。目前稳定才是村里的大局。如果为这个把人抓了,不仅要激化干群矛盾,还会形成家族的纠纷,以至于留下几代人的恩怨,工作会更不好做,这人也不好做了。”一番情理并重的话语,彰显了这位老支书治理村庄的智慧,更显示了他较为宽广的胸怀,很让人敬佩。

  在我看来,《河东》最感动人的地方就是直面社会变革时代的种种困惑和矛盾,不回避乡村社会的封建落后和代际之间的思想落差,真切实在地做了全景式描绘。小说中出场的乡村女人,有大胆泼辣、说话做事直截了当的杨三化妻子流芳、有漂亮风流做神婆多年的潘维盖媳妇“一号嘴”,有精打细算、在经济大潮中奋力搏击的潘图周夫人传芬,更有懂事孝敬、隐忍体谅的年轻女人代表不儿,尽管这些女人有着不同的生活轨迹和思想情感,但浸淫在中国乡村社会长期封闭落后的状态下,都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封建迷信的一面,遇到坎坷或波折,她们会选择拜佛求神或找善人上供。比如洋河中游水库发生渗漏引发洪水冲击了河西村,大水过后在维修房屋时,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虫(蛇)从屋基底下蹿出来,朝着河滩那边去了,杨有功老伴一张脸吓得蜡黄蜡黄的,偏偏杨有功因为受凉生病住了院,一时间,人们纷纷传说宅神走了,酿成大难,杨有功老伴想到的办法就是请善人来家上了一次大供,以禳灾避祸。比如杨三化儿子大成突然间“中邪”,发高烧昏迷不醒梦话连连,杨有功老伴与流芳合计后,让名才用车接来善人作法驱鬼,才使大成这场病得突然的病蹊跷地好了。提及善人的影响时,名才娘说:“那可了不得,城里的一些大单位上供都是请她的,听说还常常被小车接到豪宅大院里,十天半月出不来。尤其现如今一些个人办厂子的,每逢有大事都要先到她那儿问问,靠她保佑着发财呢。”看看如今乡村中迷信盛行的现实,就知道这样的叙写是多么真实而残酷。

  当然,小说对两代人之间的思想代沟、为人处世的巨大差异,也同样艺术性地做了真实刻画。小说在这方面主要展现了杨老八与石柱子、潘维盖与潘侍郎、杨有功与杨名才这三对父子之间的矛盾,尤其是对潘侍郎结局的描写让人唏嘘不已。承载着家族厚望的潘侍郎自从母亲离家出走后变得极为叛逆,不仅处处与父亲作对,而且吊儿郎当与不三不四的社会青年交往,还一度沉溺于性混乱中,可谓劣迹斑斑。但遇到报社女记者玲子后,他这个情种幡然悔悟,找到了重新做人的勇气。无奈两人之间无论思想还是学识方面都不般配,这段太离谱的恋情自然遭遇到社会尤其是报社人员的阻扰。久久徘徊在情与魔之间,苦苦挣扎在人和兽边缘的潘侍郎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个遍,终于想通了。他决定最后一次见见玲子,和她告个别。可就是这一次,他突然之间冒出想在大街上当众亲亲玲子的念头,这让躲避他的玲子丧身车轮底下,他自己也步入万劫不复的不归之路。小说将潘侍郎心路历程活生生地剖析出来,让人震惊之余,也陷入深深的思考,人生之路到底应该怎么走,确实是发人深省!

  这部小说在充分展现改革开放初期社会大变局中农村生活全貌时,插入一些人们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和展示风土人情的民俗描写,增加了作品的厚重感和文化内涵。小说开篇就将洋河泛滥改道的传说故事和潘杨两大家族的历史矛盾进行了渲染,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的心,在接下来的故事进展中,又有大段大段诸如几次大洪水、大槐树移民、桑蚕故事、过年习俗、周姑戏介绍等民间文化融入其中,具有强烈的乡村文化味。比如小说中描写“小能人”潘维盖自己取了一把四弦胡琴,自拉自唱了一段周姑戏《梁祝下山》,“盛夏酷暑,听此一曲,挤了一屋子的庄稼人,皆觉心旷神怡。摇头电扇嗡嗡嘤嘤,也似与维盖相合。”接下来借着老八“周姑戏怎么跟娘娘腔似的?”一问,自然而然引出了对周姑戏的介绍。杨有功说:“不是周姑戏,是肘鼓戏,是说这戏的起源来自于街头的艺人,胳膊肘下悬一小鼓,边敲边唱。”潘维盖说:“这是正宗的说法。可在我们骈邑一带,也有周姑戏一说,那是因为解放前大南乡里出了一个叫周世英的女角,唱得大红大紫。平民百姓本来就对肘鼓戏的起源不明,便叫成周姑戏了。”……老八生性是个直肠子,说:“我怎么听着腔调这么熟悉,跟老娘们唱佛似的?”潘维盖说:“那是因为这曲儿脱胎于民间的神婆子腔。土生土长的地方戏,自然长不成阳春白雪。演唱的内容最初也多是为驱邪敬神,叫魂还愿,表演时又跳又唱,跟跳大神差不多。”如此将周姑戏这一传统戏曲、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相关内容融进故事情节中,极为贴切,让人展读之际获得乡土文化知识熏陶,功莫大焉。

  同时,应该看到,这部小说大量运用乡村俚语方言土话,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小说中的骈邑县显然就是指临朐县,临朐古称骈邑,这是人所共知的。因而,小说中的语言便离不开临朐方言。“虽然说爷两个都挺有钱的,可没有女人的日子,那是大眼的筛子漏眼的锅,也只好胡乱将就着。”“会上三令五申,村两委成员是不准下户喝酒的。”“原来城里的姑娘都那么眼皮子薄,男人有了钱还不够,还得讲什么品位。”“仅一个开头就写了三遍,一会儿嫌字写得不正规了,一会儿嫌趟与趟不成行了,憋鼓够了,便怪起天发来,怎么从走了就没一个音讯,也不知先写封信来。”“我倒是常看到他们,可他们从跟了你,都成了企业家了,我一个也够巴不上了。”“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让汗水溻透了”,如此等等,包含着众多方言土语的句子,让人读了不禁忍俊不禁。

  老实说,在读《河东》之前,我只知道临朐文坛写长篇小说的是老作家傅绍信和冯益汉,他们的著作《流血的土地》《燃烧的河山》《武林英烈窦来庚》,我都读过,傅绍信老师的作品我还写过不成熟的评论文字。对于高辉,我是第一次听说。一个偶然的机遇,得到他的这部长篇小说,工作之余急切拜读,才明白自己的孤陋寡闻。《河东》是高辉是十五年前出版的作品,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想必这么多年,他一定会有更多精彩作品奉献给读者了吧?还需一提的是,高辉夫人张素梅是临朐县享有盛名的书法家,两口子都是文化人,琴瑟和谐,幸福美满,是临朐这个文化模范县文艺圈里的一对神仙眷侣。

  注:《河东》,高辉著,山东文艺出版社2002年12月第1版,定价:25元

  ——写于丁酉年正月二十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邂逅坊(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邂逅坊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27 18:54:05
  断桥梅:堂主,堂主

  因了杂志的约稿,自然想起窝在东镇沂山深处,从事镇山文化研究的作家抱石堂主。
  说起抱石堂主,作为原法律博客群的博友们,相比很不陌生。

  他原是县检察院发了聘书的文学顾问,有博友昵称其为博客群的文学“军师”。之所以请他出山担任顾问,一是他学养丰厚,二是著作颇丰,尤其是由不识网络阅读,蓬勃成了网络文学的大伽(至今还有《山中》《断桥浮梦》等三部长篇育在网络的暖窝里)。后来,隔海相望的博友残荷,首创了法博群的文学版块“梅开断桥”(被全国博友们亲切称为法博的后花园)之后,堂主发挥擅写小说的特长,创新了“断桥新篇”版块,每天洋洋洒洒数千言,以东镇沂山景观为背景,拿博友们的博名入文,添加曲折离奇的文学故事,不时就形成了超十万字的章回体小说,吸引了全国各地数百名博友围观并加盟互动。这个版块,初始被博友们虐称为高举风花雪月大旗,侵蚀法律博客理性的“外来物种”。在吸引众多博友眼球,并广泛互动的氛围形成后,还被最高检察院正义网的法律博客评为“2011年度十大影响力博主”,一时名声鹊起。

  2011年之前,我还在原单位任职。因为文学爱好,几乎每隔一周,就能把从南山回来休班的堂主拽到酒桌上来。一则是听他面壁古碑断碣的考古发现,又去山间村落搜集到了啥狐仙鬼怪故事,关键还是想听他的思想新进和创作随感。因为对其追随者众,每次小聚,只得让单位博友们抽签参加,一时博友们很为跟堂主聚谈引为荣耀。这个周末的文学艺术沙龙,就悄悄伴随着单位的法律博客群,诞生在了朐城的西北隅,尽管没有引发蝴蝶效应,倒也发散影响到了全城重视文化建设的机关单位。每次小聚,你劝我端,不把堂主喝高不罢休。本来性情沉稳的堂主,也禁不住你敬我让,每会儿回家,走步趔趄才是正态。当然,博友们不是为拼酒,更非居心看醉汉儿,实属出于对他的感激,甚至感恩。

  自打我离岗“北漂”,自然聚得少了。就是见面,堂主也是沉默的多,海侃的少。后来,才知道,堂主的身体出了点小恙。再后来,我去他媳妇的龙韵文化城画室探视,他已康复,还在重读《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这些经典。真是个不读书,不写字,就手脚无处安放的堂主。

  年前10月20日,便把休班的他约来单位一叙。按照他原来的喜好,泡了杯金骏眉候他,他却说当下喜欢喝绿茶,红茶火大。

  谈及约稿,他说近来一直处于休整状态。在单位,也没安排硬性工作,优哉游哉,算是单位领导的照顾吧。但他没远离网络,时常在网上码字怡情,只是耕耘的园子,换成了天涯社区。他虽说是性情文字,却无心插柳柳成荫,让东镇沂山险峰奇崛、旖旎风光,在天涯上认真红火了一把。

  对法博后花园的“梅开断桥”的文字,没能结集,他一直念念于心。毕竟是数载的精心耕耘。可当时我单位换帅易将,随着喜好的更迭,政策的断片,自然难遂人愿了。在我,何尝不是一笔遗憾呢?好歹,有检察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我院博客群的文集《草根风起》,给了人慰藉,告慰于心。

  就个人作品结集出书,他是给我过出谋划策的。但后来漂泊在外,又有文友相邀,只能对北漂期间的文字(2011年3月离岗至2014年12月回岗)给以结集。我也吸收了他评价我文章的评论片段。至于对经营法律博客群期间码出的文字(那时候,我还想写一篇法博群的发展历程的文字),只能作为后话了。

  这次来单位相聚,竟然间隔了五年。暑来寒往,五度春秋,法博群的俊男靓妹们,提拔的提拔,调走的调走,竟然疏离了一半的面孔。当然,博客群以及文学顾问抱石堂主的大名,定格在了单位的检察文化大事记里,还萦绕在同事的闲谈间,间或作为文章的由头,走进报道里。这不,政治处前来让我签署不入额保证书(自愿退出)的窈窕靓妹,听说眼前这亮额明眸的就是堂主先生,激动得差点倒洒了茶水。

  如今,堂主真成了熊猫类的珍惜动物了。因为他怀揣已久的东镇沂山长篇系列,正在从构想的云翳中,渐次降临到了大地上,激起不小的反响。交谈间,他倾向一侧,拿手机耳语了一番,像是接听了柔柔的问话。真想问问,是否跟大山深处的狐仙蛇精卿卿我我。但还是忍了。

  刚到十点,拿起赠他的拙作起身就走。原来,是他夫人跟他有个铁定规矩:上午十点必须回家,这是对他的健康负责,还每隔一小时就电话催促一番。原来,刚才那温柔的电话,不是来自大山深处,而是来自湖水荡漾的龙韵文化城那墨香氤氲的画室。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27 18:55:23
  求石:断桥情缘

  读完梅师的《堂主,堂主》,勾起了我对断桥的那份珍贵回忆。

  说起断桥,说是前几年,最起码也得有5、6年之前了吧,那时断桥可是法博界向往之地,每次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登录法博,看断桥上的新故事。与断桥有缘,之先是与法博结缘,2009年4月4日,受当时法律知名人士“法律学堂”之影响,也注册了自已的法律博客,开法博之前,曾在和讯博客和新浪博客上活跃过,但时过境迁,这两个博客上的博友忘得也差不多了,在这两个博客上写了些什么,读了些什么,也大都没什么印象了。唯有法博诸友特别是断桥博友更是记忆犹在,最能提醒记忆的,则是临朐县检察院法律博客群——“沂山论剑”上的“梅开断桥”,抱石堂主主编,梅师、残荷等主导,梅开断桥开办得是风声水起,一个个个性鲜活的人物形象,一件件可笑可乐的故事情节,但最急于找到的,也就是像看合影照时最急着找到自已一样,最盼的是找到自已在断桥的情节中在干什么,故事中的他和她又发展到什么境地了……梅师曾写这梅开断桥是“高举风花雪月大旗,侵蚀法律博客的外来物种”,而我等则是侵蚀法律博客的外来人员了。

  我在法博群里算是充数的一个,仅是提壶倒水一小辈。但咱这人憨厚老实,由此就得到了法博诸友的信任。想来当时,像电子相册一类的软件还没问世,我当时是率先在优酷网上做了个带有我们临朐风景相片和《临朐之歌》音乐的所谓“电子相册”,在法博上加了个链接一试,还真能播放,那时在全国法博界可是个不小的轰动,于是许多博友询问如何操作,我就在QQ上一步步跟他们讲,但终归没有像现在的APP用起来方便,他们最终也少有几个能听明白的。如是现在,我最起码也能做个微课什么的发上去不就普及了吗?或是来个远程操作,但总归还是在当时,我的能力没能超前到现在。于是很多博友特别是一些美女博友,就把自已的帐号和密码发给我,我给她们做好相册,再传优酷,再链接法博。而她们的帐号和密码以后就由我和她两人共同管理,她们咋不完事后再改一个密码呢,多亏我不是网络骗子!

  论写文章,我从没专业培训过也没从事过,按里说我是在法博群里混不下去的,但我却得到了从没想到过的待遇。记得2010年春节,美女海绵秘书长打电话让我去趟检察院,说是去领个什么费。我没做什么违法的事吧,忙问什么事,海绵说什么为法博写的几篇文章被正义网推荐什么的,听后忙推却,写着玩的东西,哪能拿人家检察院的费用啊,受之有愧啊,所以再三推却了。但到第二年,梅师却用巧妙的办法把两年的稿费放到一本《网络舆情》里亲自送到了我的单位,脸红啊,这么点事还劳驾人家检察长来送这么多费用。看样子他们真是拿事当事做了!

  堂主由沂山到纪委,又由纪委回沂山,每次工作调济都忘不了叫上我和白云。带我俩游沂山,尝遍沂山上的山珍。堂主曾把《沂山百草》让我打理,还送了我一大抱图书,但我总归做事虎头蛇尾,总是满怀信心做起,偃旗息鼓结束。最终也没能把沂山百草打理好,梅开断桥中我这百草先生也没当好啊!

  以后堂主将断桥移师天涯,当时由于公事、家事、太多事没能随他们大军迁移。直到今年寒假,堂主多方打听联系,告知我在微信上开办断桥村落一事,并让我做一个寒假作业,将西山主人的兰花照片配个小文,多年不与文字打交道,还真犯怵,几经堂主催促,好歹把陶渊明的一首诗给讲读了一遍,也算是对中国诗词的普及做点小贡献吧!

  恰逢今日,喜闻“断桥村落”通过原创保护申请、开放原创声明、留言、页面模块等功能。写篇小文以示纪念,更是纪念断桥的这份情缘!
作者 :邂逅坊 时间:2017-03-02 19:50:54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3-11 18:47:02
  沂山山丹:日有所思——研读堂主《河东》,深领其中趣味

  第一次拜读堂主的《河东》是在七八年以前,当时从学校图书室借阅来只是粗略地读了一遍,大体了解了其故事情节。以后在给学生讲解《分马》一课,布置作文题目时,记得曾向学生介绍过此书,并向学生复述书的故事情节,目的是让学生了解改革开放以来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也是惊天动地的。翻阅中国近代史,对农民影响比较大的改革可以说有两次,一次是土改,周立波以此为背景写成了《暴风骤雨》。一次是改革开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而堂主以此为背景写成了《河东》。

  今年寒假,我有幸得到了此书,得以能够细细品味,真正体会到了此书妙处:

  一、《河东》一书是一部真实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真实地记录农民日常生活的一部鸿篇巨著。故事写的是河西村的发展变化的故事。四百多年来此村一直叫河西,只是在人民公社时期曾改名河东大队,但以后队改村,又重新叫河西。最后,在杨有功卸任村支部书记时,县委书记亲自到该村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河西村改名河东村,并授予该村为“河东第一村”的称号。故事的主人公原村支部书记杨有功却在这最壮丽的时刻画上了一个圆满的人生句号。

  二、故事的主人公,河西村党支部书记杨有功自20世纪60年代干上村支部书记,一直带领该村群众取得了一次次不平凡的业绩。杨有功可以说是河西村的三朝元老,更是河西村的有功之臣,但在这个位子上一心考虑大家伙的利益,却很少为自已着想,体现的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节操。让人很容易想到那个时代过来的党员干部的高风亮节。如果能让今天的党员干部读一读、学一学,那将是一次深刻的政治教育。

  三、书中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如秉性庚直的老共产党员独臂老人杨老八、曾经唱过戏的感情丰富的潘维盖、虽缺少文化一直是杨有功的得力助手的杨三化,思想进步积极进取的杨有功的接班人潘图周,自私自利的潘转师以及他们各自的有不同性格特点的妻子和孩子。

  四、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带有戏剧性的情节又让人体会到了故事的真实,这不能不说是作者的高超写作技功和非凡的写作功力。对于长篇来说,生动、有趣、感人的故事情节和故事主题才是作品的生命,而作者正是非常注重这一点,让读者在平凡的日常故事中受到不平凡的教育。

  五、在故事情节的展开过程中,还向我们展现了我县的一些风土人情和风俗习惯。可以说涉及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如过元宵放花、祭路、跳大神、祭宅神、出殡、走亲戚等等。还有人们受传统思想影响和左右的一些农村中的人和事。

  六、书中描述采用的是临朐方言,幽默含蓄,富有地方气息,风土味道,其中人物的心理刻画和细节描写甚为精湛,深入浅出,耐人寻味,令人拍案.任何一种制度的实施都是为了大众最低阶层,而从大众最底阶层的反响足可以证明某种制度的可行性。

  能写出这样一部反映最底阶层的书,必须是由最底阶层的磨炼而出的人物,足可说明作者本人丰富的社会阅历和正确看待事物的眼光.书中情节跌荡,曲折动人,安排合理,实乃一大佳作.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7-03-19 18:30:06
  七古:赵庄记行

  O宋建江

  淇园古村隐老涧,
  雄鹰飞临多盘旋。
  学子久坐脑生锈,
  携将众生除脑茧。
  恰逢赵庄油菜花,
  怒放迎宾展笑颜。
  作家画家摄影家,
  艺坛大佬聚此间。
  首届花节歌乐起,
  人声鼎沸干霄汉。
  东坡传人翘首处,
  感受家乡春无边。
  东地戏蜂多快乐,
  偶有被蜇号声喧。
  西井辘轳搅一搅,
  忆昔养育众儿男,
  犹有国耻掇井台,
  倭寇发糖塑汉奸。
  北屋石彻近百载,
  冬暖夏凉人人羡,
  六五事件犹在耳,
  抗日健儿遭敌顽,
  众士翻墙遁山林,
  连长断后挡子弹,
  寡不敌众施巧计,
  倒地诈死任踏践,
  倭寇离去我也去,
  异日又来与鏖战。
  南边河水向东流,
  水库本是旧淇园,
  皇家园林数第二,
  仅次西安上林苑,
  领有太行三五县,
  分属两省已变迁。
  油菜地里稻草人,
  默默颔首好惊叹。
  一路走来不觉累,
  学子不舍已忘返。
  莫说我等年尚幼,
  十年学成筑乡垣。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7-03-30 12:21:30
  相见

  明静秋水


  “孩子几个月了。”我问她。


  “孩子没有了!”她一脸凄惶。嘴里嗫嚅。



  她伸出手抚上平坦的肚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恍若在控诉命运。似乎想将所有的失落与惆怅通过这声长叹化为一把利剑。

  我视线停在那只手上,那是一双怎样的手啊,枯瘦如柴,整个手掌没有肉,只有一张皮垮垮地贴着,因为极瘦手指也显得特别修长,不,不是修长,跟僵尸手没什么两样,只有一张皮搭在手指上,不过是要遮住这双手的狰狞,我透过那层皮,看见了一根根嚣张的指骨。




  她很憔悴,整个人就像长年在阴蔽的环境下生长的绿植,因为没有光合作用,而且没有营养的土壤供养,恹恹的。脸上布满了褐色斑点,看上去比她的实际年龄老了十岁。一条绿色长裙穿在她身上,像一个小女孩误穿了大人衣服似的,空荡荡的。细瘦的腿,肌肉很少,说是腿,不过是腿骨上包了一层皮,脚上套着一双沾了些泥的黑色皮鞋。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好像油尽灯枯了,像个垂暮的老人毫无生气。


  空气仿佛凌厉了,有风吹来,卷起一地落叶。我的心也有风滑过。

  我看着眼前这个枯萎萧瑟的女子,心里有一块尖角的石头在抵,有血样的液体流过。我听到我心脆裂的声音。

  我无法把她与十三年前那个穿着一袭白裙的清新女子重叠起来。如果说她曾经是官窑出产的精美瓷器,如今她就是民间土窑生产的一只土碗,那个美得空灵的像一幅工笔画的江南女子怎么会是这个鬼样子……


  时光之刃下,容颜再这么褪色,也不该是这样行将入土的面目出现在我面前……她整个人,已然像一具风干的尸体……


  我走上前去,正欲拖她的手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白色的天花板明晃晃的,窗外有雨拍打树叶的声音袭进耳朵,这是个诡异的早晨……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