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月亮掉进了苇塘里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11 18:41:36 点击:75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月沉蒹葭,说老实话,第一次见到这个网名时,我是不懂的。后来查了字典,才知道是月沉芦苇丛,或者芦苇丛里有个月亮,都是极美的意境。又是新生的尚未抽穗的芦苇,一派宁静的清新的淡淡的略有点凉的水边的夜景,一抹委婉的轻灵的楚楚的略有点愁肠的小女子的心情。可这样大雅的东西,并不利于普及。所以我起了一个如此直白的题目。虽然我知道这样解读并不恰当。这稿子到了影儿或宝宝手里时,他们首先撇嘴:你怎么知道是苇塘?也许是浅浅的苇湾,或者夜色朦胧的河边,瞧这抱石堂主,多么下里巴人!

  我也是从纯文学里走出来的。文学遭遇了功利,就好象君子爱财,即便骨子里死守清高,也要做出一副贴近生活平易近人的姿态来。我至今不懂那些自称深入生活体验生活的作家为什么写出不忍卒读的东西,也许是因为头上戴着这个头衔,每到一处,必能发现一些重大问题,不得不严肃深刻庄严沉重起来。可这样的书在老百姓实在没有别的娱乐项目时也许能引起一时的轰动,自从有了电视机看,便被冷却,进入网络时代,更被束之高阁。所以现在连历史也被戏说了,其实历史又何曾真正的真实?所谓的正史都是后人或时人加以整理,也许差不多少,也许就谬之千里。包括目前我所从事的镇山文化研究也是如此。在风景区,自然都已经过修饰,只能被误读,我研究东镇文化的目的是为了宣传沂山,服务于旅游,又怎么可能免俗?所以我等在俗市里混久的人,读蒹葭这样的文字并不容易。等到真正读进去,并终于被打动,身心内外如经过一场洗涤。

  读月沉蒹葭,自始至终心头萦绕着一缕淡淡的思绪。一片诉说在风里的植物,一个植根乡土的女子。我很奇怪,她对这花花草草都如此熟悉,就好象与同类相处,彼彼此此都叫得出名字。前年的时候,沂山曾来过一位植物学博士。我陪他转了三天,他取了许多植物标本,究竟叫什么,要等做过鉴定才能确知。在他的指导下,我才知道天下之大,花草之多,每一个种属皆千差万别。在玉带溪,五月间开一种金黄色的小花,叫金莲花。他说还有一种开白花的,叫银莲花,一直没有找到。我据此写了一个民间故事,在文中化作了两个女子,却不知是与不是,到现在也不知道它的学名叫什么。可月沉,如数家珍,怪不得起了一个我看不懂的名字。葵花半掩的光阴,印象与梦境交织。紫瓣黄蕊的紫丁香,青玉光泽的梨花,生动鲜亮的榴红,沉默不言的白蒿,在她的眼里都成了切实可感的生命,如她的妹妹。所以她说热爱一切植物,是因为,和它们相处永远没有伤害和是非,很安全。

  既然与植物做了朋友,一个人的喜怒哀乐也就与这花花草草们联在了一起。春天便开始了念想,植物沾染了泥土的腥,河水的润美和女人的香。采不完的白蒿,新芽儿一声不响,嫩苗躲闪着笑。孩子们用喜乐的眼神笑望彼此,低了头小手翻若银蝶。小小的身体里,光线纷扬。这简直就是同蒿一起嬉戏,不分彼此,同蒿自然交融在一起。柳树绿意茸茸,娃娃娇嫩纯洁,花朵一样美好。或以植物喻人,或以人喻植物,毫无障碍地沟通了二者之间的联系。走出小巷,杏花便开了。杏花开了,话也就说尽了。自然成了蒹葭的一种宿命,花开花落,与她的情绪想呼应。其结果只能是连她自己也混淆不清,只见一些思绪在睡梦与现实间游移。就像飘忽不定的魂灵,穿越时空,沟通了人与自然,人与植物之间的联系。我忽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以月沉蒹葭为网名,并不仅仅是映照了一种心情。这一片新生的芦苇散发着她青春的生涩朦胧的气息,月沉非沉,而是芦苇丛里本来就包容了一颗皎洁明亮的心。

  令人诧异的是,淡淡的思绪里面同样包容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激情。这激情如风,如倾情喷薄的榴红,如大大方方的阳光。尤对泼实热情的葵花,产生毫无节制的爱恋。这股激情是孕于心灵中的,就像那含蓄和羞涩的花骨朵,如同一把紧紧攥在手里的锦缎,她不打开,你便永远不知道那里面是怎样的锦绣繁华。恰如作者自语,这红的白的紫的花骨朵,封闭着久久的激情和力量。一旦释放,却终究成空,带来更多的失落和惆怅。是因为有花开便有花落,有童年便有成长,乡村,曾经扎根在广袤的原野里,正日复一日走向消亡。作为一个倾诉者,也只有躲在大美的念想里,偶尔忧伤,或沉默如蒿,什么都不会说。在倾诉者的眼里,任何一株平凡的植物,都承载了人们最缜密的心思,由此意味深长。

  从网页上可知,月沉蒹葭加盟法博的时间并不长。她的大本营在天涯,发到正义网上的只是精挑细选了其中的几篇。限于时间,我也曾到那边大致一看,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很美的图片。这圣水湖上的吊桥,我已不知走了多少次,第一次发现竟有那么长。她可能正走往吊桥那边的法云寺,可惜相机没电了,只留下吊桥长长和说不尽的惆怅。我清晰地感觉到她是站在大坝那头的。坝上的风很凉。而我正从这座千年古寺里走出来,在摇摇晃晃的吊桥上与她失之交臂……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葡萄牙月桂(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葡萄牙月桂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11 18:46:01
  月沉蒹葭微信号:yuechenjianjia 琢石记公众号:zhuoshiji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7-02-11 19:02:53
  哈哈哈,好美的文字!月沉蒹葭会不会当情书收藏呢:)今天是中国情人节,过两天是西方情人节,楼主好浪漫:)
  • 夜语可书

    举报  2017-02-11 19:06:05  评论

    @葡萄牙月桂 哦,这个是旧帖,准备发往断桥微信平台的,哈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7-02-11 19:03:11
  @夜语可书 :本土豪赏(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7-02-11 19:04:18
  祝我友元宵节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11 19:08:32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11 19:10:05
  断桥村落公众号:duanqiaocunluo 夜语可书微信号:yeyukeshu
  
作者 :若水阿婆 时间:2017-02-11 19:41:26
  [d:花]
  [d:花][d:花]
  [d:花][d:花][d:花]
作者 :抱石堂主 时间:2017-02-11 21:33:29
  搜狗微信搜索_订阅号及文章内容独家收录,一搜即达 http://wx.sogou.com/
楼主夜语可书 时间:2017-02-19 18:12:51
  托言三生,以文会友。
  渔樵耕读,江湖风流。
  武陵溯源,陌上行走。
  何以解忧?书剑茶酒。
作者 :薛依云 时间:2017-02-27 22:48:44
  喜欢5楼的图片,想起曾读过满尘斋主的【临江仙-秋情】:“征鸿眼角过,芦花落满袍“ ,而写了【有诗清若水,有月瘦如刀:走入诗人与诗的境界】。

  也曾分析诗人何以芦花落满袍?其中有什么寓意呢?

  作家冯冀才曾评价芦花说“没有一种花能比它更飘洒、自由、多情,以及这般极至的美!也没有一种花比它更坚韧与顽强。“

  至于古代诗人又是怎样描写芦花的呢?谨摘选几则如下:

  南唐李煜《望江南》:“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南唐冯延巳《归自谣》:”寒山碧,江上何人吹玉笛?扁舟远送潇湘客。芦花千里霜月白,伤行色,来朝便是关山隔。”

  唐朝岑参的《楚夕旅泊古兴》:“独鹤唳江月,孤帆凌楚云。秋风冷萧瑟,芦荻花纷纷。”

  元朝白朴的《念奴娇》“燕子东归,鸿宾南下,满眼芦花雪。”

  这一丛深深密密的芦苇像湖边的篱笆,秋深了,叶子也渐渐地变黄,那开出的芦花像鹅毛像雪花随着秋风摇摆着。但人若没有走入芦花深处,又何以芦花落满袍呢?唐代诗人李中有诗云“偶向芦花深处行,溪光山色晚来晴“。意思是我向芦花深处走去,群山掩映着潺潺溪水,在夕阳中显出明艳的美景。

  现代作家亦有如下精彩的文字描写:蒹葭苍苍,白露为霜,雁过长空,影沉水寒,芦花两岸雪,江水一天秋,载满了多少风花雪月,当踏碎一径秋霜走进湖岸,任由芦花落满眼眸,片片花瓣随着长发轻舞,在茫茫秋水里迂回,但再也无法荡开一苇芦花的思念。伫立回眸,风过,那桨声烟波里清新响亮的涛韵,每响一次,都溅飞数朵梦花,一朵植入眉心,静看菡萏悄绽,一朵植入心房,静听思潮绵绵。茫茫的在水之湄,几度芦花飞雪,轻烟似梦。你涉万水千山而至,我用芊芊柔丝做弦,轻拢慢捻之间,曲音脉脉,弦音静缓,纤指在寒风中葱笼出一方无边的春色,盛开百转千回的等待,在静水深处婉约出明媚洁白的笑靥,将低婉的曲调缤纷成流淌的芬芳,留在纤指撩拨的弦韵之间。

  或许满尘斋主,抬眼看到的是几行征雁,羽翼载伏无边芦花秋影,细数着花开花落的轮回,摇曳水一方。像白居易《琵琶行》写的:“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一样,只有对秋的深刻感触,才会觉得芦花落满袍,而真正走入【临江仙-秋情】。

  

3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