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行走山水之间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6-29 11:57:54 点击:183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行走山水之间】

  这里摘录的纯属部落留言,意在红尘外山水间的渔樵耕读情趣。

  2016-01-11
  《东镇书院》延续《断桥村落》的《渔樵耕读》的雅俗共赏,但不追求喧哗取闹。这书院清静,有闲无杂,隔山随时传唱信天游,有曲无调,自在自得。旁有虎溪,近邻东林书院,渔樵耕读,一如儒释道俗。欢迎大家常来:文字山水游,论道天地间。

  《楚辞》的《宋玉答楚王问》一文记载云:有歌者客于楚国郢中,起初吟唱“下里巴人”,国中和者有数千人。当歌者唱“阳阿薤露”时,国中和者只有数百人。当歌者唱“阳春白雪”时,国中和者不过数十人。当歌曲再增加一些高难度的技巧,即“引商刻羽,杂以流徵”的时候,国中和者不过三数人而已。

  2016-01-15
  请移步欣赏《樵子闲情》系列,谨赋诗助兴:

  琴棋书画见风雅,侠气剑胆诗中求。胸藏万里河山壮,目瞻千古大江流。

  诗意画境气韵佳,碧塘蒲兰相偕生,波平虫唱藏天籁,蜻蜓点萍(评)扰心静。

  好诗好雅兴,好画好景致。确是:青山岚烟一叶扁舟,携酒抚筝满怀闲情。

  这幅柄长荷高翠鸟图,带有八大山人的韵味,这翠鸟高荷悠闲地享受一片宁静天地。
  好友南山樵子赋诗”翠鸟伫立久不去,不忍冷落玉芙蓉“,其实我也不忍再作打搅。

  2016-01-18
  欣赏楼主钓鱼舟的诗作《这个秋天》:"那一片火焰冰冷,草色拗不过虫声。那一川水光浮动,眼波浸不透帘栊。让一夜遍生繁露,星星它无人去数。让一切随风而去,世界只留下窗户”。

  苏曼殊细数“踏过樱花第几桥”,他在回想走过的路。毛润之则向前看:“踏遍青山人未老,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

  问好楼主,星星它无人去数,我来数吧。现代人已经少有“望星空”,时髦的或有看流星许愿的一群。
  让一切随风而去,世界只留下窗户。

  2016-01-20
  请常来《东镇书院》作客,品茗山茶,烹调河鲜,闲聊桑麻梅菊,坐赏鸟鸣天籁,风花雪月,尽显渔樵耕读雅趣。

  2016-01-24
  王维于唐朝开元二十年(即公元732年-申猴年)写了一封信,托入山的南山樵子,带给山脚下《东镇书院》的朋友。
  我翻译如下:

  农历十二月的末尾,气候温和舒畅,旧居蓝田山很值得一游。
  您正在书院温习经书,仓猝中不敢打扰,就自行到山中,在感配寺休息,跟寺中主持一起吃完饭,便离开了。

  我向北渡过深青色的灞水,月色清朗,映照着城郭。夜色中登上华子冈,见辋水泛起涟漪,水波或上或下,
  水中 的月影也随同上下。那寒山中远远的灯火,火光忽明忽暗在林外看得很清楚。深巷中狗叫,叫声像豹叫一样。
  村子里传来舂米声,又与稀疏的钟声相互交错。这时,我独坐在那里,跟来的仆人已入睡,多想从前你与我搀着手吟诵诗歌,在狭窄的小路上漫步,临近那清澈流水的情景。

  等到了春天,草木蔓延生长,春天的山景更可观赏,轻捷的鲦鱼跃出水面,白色的鸥鸟张开翅膀,晨露打湿了青 草地,
  麦田里雉鸡在清晨鸣叫,这些景色很快就来了,你能和我一起游玩吗?如果你天性不是与众不同的话,
  难道我能把你邀请来游山玩水吗?而这当中有很深的旨趣啊!不要忽略。
  因为有载运黄檗的人出山,托他带给你这封信,不一一详述。

  2016-01-26
  欣赏过钓鱼舟兄这幅临摹刘旦宅的红楼梦系列人物的《立雪》,画中一仕女拈雪梅而嗅,她就是薛宝琴,乃薛蝌的胞妹,
  薛蟠,薛宝钗的堂妹。她的美艳与纯真和邢岫烟的内敛与清高、李纹、李绮的超脱与淡然截然不同,十分耀眼。
  但她的身份之谜,怀古诗之谜,结局之谜,以及没有进入十二钗之谜等等,都困扰着红学家和读者,让大家争论不休。

  钓鱼舟兄文字介绍中提到薛宝琴这首咏柳絮诗《西江月》:“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这‘三春’从字面上是说迎春、探春、惜春三人青春即付东风,(暗喻大观园群芳的美好的时日即将过去)。
  而诗词中的“梅花”“香雪”字样,都同“梅”字联系着,意寓薛宝琴许配给了梅翰林的儿子,
  而“明月梅花一梦”也暗示宝琴将来的命运如“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之后,
  独有“白雪红梅”仍在也。

  《西江月》中的明月和《咏红梅花》诗中的落霞都是指薛宝琴,她不过是天降的“游仙” 是个冷眼的旁观者罢了,
  亲眼目睹了贾家从兴到衰这场大变革。

  古时俞伯牙与钟子期,有弹琴一曲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美谈。红楼梦将薛宝琴这位青春女性描写刻画的美丽动人、才思敏捷,
  让其姓雪,暗合阳春白雪之意。

  如此这般再来欣赏这幅《立雪》或许更添增几分味道。

  2016-01-27
  明朝散文家张岱著有《陶庵梦忆》有篇文章描述《西湖七月半》总结赏月的五类人:

  (1)楼船箫鼓,峨冠盛装,灯火优傒,声光相乱,名为看月而实不见月者;
  (2)亦船亦楼,名娃闺秀携及童娈,笑啼杂之,还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者;
  (3)亦船亦声歌,名妓闲僧,浅斟低唱,弱管轻丝,竹肉相发,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
  (4)不舟不车,不衫不帻,酒醉饭饱,呼群三五,跻入人丛,昭庆、断桥,嘄呼嘈杂,装假醉,唱无腔曲,月亦看,
  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实无一看者;
  (5)小船轻幌,净几煖炉,茶铛旋煮,素瓷静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
  看月而人不见其看月之态,亦不作意看月者。

  笔者读着读着,感觉也可借鉴来形容《天涯部落》的众生相。但笔者还是喜欢张岱文章的结尾句:
  “月色苍凉,东方将白,客方散去。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拘人,清梦甚惬”。

  2016-02-24
  苏州好友一早发来短讯说:“(当地)陌上花开,可缓缓欣赏矣”,让人缅怀当年欢聚时光。
  话说一会儿我在上班途中,偶然抬眼,竟看到路上有家花店取名:陌上花开,车快树多一闪而过。世事感应真是奇妙离奇。

  宋代严羽以佛论诗,主张妙悟,他说;“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

  明朝谢臻论诗云:“诗有可解不可解,不必解,若水月镜花,勿泥其迹可也”。以“镜花水月”比喻诗歌中不可言传的妙境。

  “这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看来是不可解,然有诗人赋诗和之,亦有痴人如不才解之,故诗为众人所知而被传颂。

  心中衍生诗一首:陌上深深深几许,执手泪眼费思语;还待春风夙愿来,柳絮漫天洒花雨。

  2016-02-28
  《云山过雨》是历代画家喜欢的题材,据悉陆俨少,张大千等都有精品留世,钓鱼舟兄这幅精妙画作,犹在可望可见之间,既有云山缥缈雨过如洗,宛如上了彩釉的高远意境,亦有结庐在人境的清雅情趣,妙手捎来几段诗句,更增加不少阅读的深度。唯《断桥村落》望山者众,举步入境者少。

  2016-02-29
  “草枯鹰眼疾”一句出自王维的《观猎》:”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草枯鹰眼疾, 雪尽马蹄轻”,诗作描写野草已枯但遮不住尖锐敏捷的鹰眼,积雪溶化了,飞驰的马蹄更象是风追叶飘。后人画鹰,即常以此句题诗表意。

  钓鱼舟兄另辟艺苑佳话,别有情趣,把鹰藐千里,高瞻远瞩的《那一眼》,引出《尹桂芳《西厢记》惊艳》唱词,以及《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的典故。这鹰眼对比美人的秋波,出人意外的比喻,犹如虎嗅玫瑰的艺术效果;实把断桥村落茶座的诗文书画艺术欣赏,提升到趣味横生雅俗共赏的境界,妙哉,妙哉。

  《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是一篇著名的游戏八股文,出自明末清初戏曲家尤侗(1618~1704年),他长于诗文,多新警之思,杂以谐谑,每一篇出,人所传诵。这篇著名八股文最后一句是:"有双文之秋波一转,宜小生之眼花缭乱也哉!”,乃借元朝王实甫(1260~1336年)写的《西厢记》的张生口吻戏言‘怎当她临去秋波那一转“,而流传为美谈。

  当时男一号张生在佛殿初见莺莺,惊为天人,虽然莺莺已经离开了,但张生还是痴痴呆呆地站在那里,只因为莺莺临走之前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唉,这一看不要紧啊,把个张生就给看呆了。
  西厢记原文是这样描写的:“饿眼望将穿,馋口涎空咽,空着我透骨髓相思病染,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实际上,在明末张岱(1597年~1680年)的《快园道古》,也演绎了其中精美的一段。

  话说:邱琼山过一寺,见四壁俱画西厢,
  曰:空门安得有此?
  僧曰:老僧从此悟禅。
  问:从何处悟?
  僧曰:老僧悟处在"临去秋波那一转"。

  把崔莺莺的秋波,和老僧从此悟禅:就在"临去秋波那一转"巧妙衔接起来,真亏危襟正坐的书生儒道们想得出来。

  2016-03-02
  拾步峰峦云烟漫,竹林青翠心舒畅。不识书院景如画,请君常来倚阑看。

  2016-03-02
  夫子在部落里留言,耳听涛声依旧,其实轻舟已过万重山。谨载录一首趣作助兴如下。

  话说李白《寄王屋山人孟大融》有诗云:“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 愿随夫子天坛上,闲与仙人扫落花”。

  老朽闲来涂鸦几句山寨版酬和助兴如下:“挂单到东镇,沂山餐紫霞。亲临藏经楼,诗文多如毛.........愿随夫子到书院,闲与樵子数落花”。

  2016-03-06
  江湖迢淼,天涯缥缈。

  曾结识《荷香莲韵》的幽兰清弦,还有《走笔人生》的墨邑居士,泱泱风采,风华正茂,举杯把盏,谈诗论道,让人如浴春风。遗憾的是现今部落还在,首席却隐退云水深处天籁绝响。

  年前在《断桥村落》,巧遇鬼狐兄弟,茶酒正酣,却决定下山,湮没人海;虽有联系,春雷偶起,但山色已非,望湖水悠悠,不甚唏嘘。

  再遇邂逅坊,自称老衲,有《蜻蜓路过》板块,即日亦决定闭关修炼,借孟浩然诗一首:“义公习禅寂,结宇依空林。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夕阳连雨足,空翠落庭阴。看取莲花净,方知不染心“。

  谨祝愿早日得道正果。是为记。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6-29 11:58:46
  2016-03-08
  这幅《邈岩云居图》雄浑苍厚,幽寂静穆,群峰层峦,散发着江南山水苍茫秀润的气息,诠释着大自然的秀美,并将悠远的人文精神、山水魅力和绘画的艺术语言完美地统一起来。

  钓鱼舟兄以乒乓桌作画,显然心境平和,已不受外在环境的干扰,桌上有本《孙其峰书画集》,但我怎么看这画就像陆俨少的风格。

  陆俨少作品的特色是以浓重之墨绘出险峻的岩石,石上缀以石绿,下部衬以土黄,色彩层次鲜明;石头周围有明显的留白,这些白色区域或为浪花、或为云气,与石头的深重之色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陆俨少善于营造云烟缥缈的层层山峦,其作画常以笔尖、笔肚、笔根等的灵活运用来表现自然山川的不同变化。线条疏秀流畅,刚柔相济。大师对江南之山的广博生活积累,于表现雁荡云山、层峦、万壑等意象更是得心应手。画中以跌宕的笔法绘层层云山,前景中以浓重之笔表现山石、群树,而后敷以淡赭石色晕染,山石掩映中又现飞瀑楼宇,与占据画面主体的山壑云山形成一种虚实对比和呼应,极富生机情趣。

  陆俨少画有多幅〈万壑云居〉旨意作品,但印象中好像没看过题为《邈岩云居》,或这画非临摹,而是钓鱼舟兄心藏山水挥洒而成,确实登高山而小天下,大千世界尽入眼中,形成心中巍峨高雅山水图景。

  2016-03-14
  多年前去过阳朔,别具特色的漓江山水确实让人难忘。钓鱼舟兄这幅雨后漓江桠绿待发,隐藏春来点点生机。

  南宋马子严《阮郎归》留有几句,联画欣赏亦可:清明寒食不多时,香红渐渐稀,留春春怎知?三三两两叫船儿,人归春也归。

  2016-03-17
  钓鱼舟兄临摹的这幅《峡江行旅图》是陆俨少1982年的作品,陆老在1980及1986年也有类似风格巫峡惊涛等作品,包括较早于1947年也曾山水立轴题诗云:“云海苍茫,峡谷突兀,水何荡荡,水天孤舟,曲尽山水之险峻!” 。

  笔者蛮喜欢陆老这幅画峡江行旅的旨趣,画面增加了奔流而下的橹船,还有两岸苍松盘崖张桠,彰显了大师七十三岁高龄时,仍然乐观豁达面对人生大千世界的恢弘气魄的神慨胸怀。

  另一幅<独立寒秋>,傲视环宇,气度非凡,让人想起毛润之站立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回想起鹰击长空的壮志雄心未酬。在怅寥廓之余,不禁要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从画面的境界来看,
  答案是:盘踞枝头,蓄力待发,还看今朝啊。

  2016-03-21
  李苦禅大师(1899~1983)原名李英杰,以画鹰称著,画有多幅<松鹰图>,其中1977年那幅,踞岩伴松,蹲视远山,气势磅礴,朴拙的大写意带有阳刚之气。

  钓鱼舟兄这幅虽是临摹,但明显看出精妙再创构思,其中鹰体前趋伸颈,斧形利嘴,钢钩紧扣岩石,身后及脚下松针遒劲笔挺,这鹰不再是蹲视,而是伸颈蓄势待发,喜欢这样大有作为的心态和境界。祝贺钓鱼舟兄。

  2016-03-22
  楼主写了一首诗:“远隔千里,思念凭谁起。香浸辛夷,舞之甘如饴。灯花细剪,孤零燕谁依?只于澜灯下轻轻落笔,不说我想你 ——澜灯慕燕”。

  笔者有感而发回复助兴诗一首;“燕尾刀如纸,裁月作梦衣。今夜小楼西,剪烛思无期”。得到故友鬼狐 深夜致意,不胜思念当年网上酬对之雅兴。

  2016-03-23
  钓鱼舟兄的《云岩听瀑图》恢弘大气,峰壑山峦如泰山压顶、飞瀑流云雷动千里之外。

  这里说个相关的故事,以添增赏画的乐趣。

  话说钱维城,是乾隆十年(1745年)科举考试的一甲一名进士,以“状元郎”的身份被授翰林院修撰。由于他才华出众,又擅长丹青,受到皇上器重,经常随驾出巡各地。他亦画有《云岩听瀑图》,峰壑山峦、飞瀑流云、茂林村舍,笔墨苍浑而率真。

  乾隆皇帝特赋诗助兴:“万仞崇山百道泉,竖纵横洒众音潺。山为静体泉为动,动自静生理固然。”

  钱维城敬恭予以题识附注:“臣旧绘《云岩听瀑图》,今秋荷蒙睿鉴,宠锡天章,臣跪讽之下,寻绎再三,仰见圣学高深,触处流贯,即山泽之对待,抉动静之互根,易理精微,毕具于是,岂图木石。曾契舜怀,窃比鸢鱼,得关孔思,谨复绘横图,恭录御题于卷首,以志荣幸。”

  2016-03-31
  问好南山樵子:挂单到书院,常见云独坐;松溪悠自闲,山霞拌酒酌。

  2016-04-06
  谢谢楼主分享多幅青城山下之著名画家李鲁的花鸟作品,实为<东镇书院>增添风雅之趣。还请<断桥茶座>之渔樵耕读诸位
  过来看看,问好致意。

  第一幅“荷香时与好风来‘,与钓鱼舟兄近作‘清风荷香’各有雅趣。题诗引用了民间常见对联句,上联是:“树影不随明月去。

  原诗源自唐朝方干(809—888年)诗句:“树影不随明月去,溪声常送落花来。”描写夏日晚间,站在河塘边柳树旁。微风中荷花的香气阵阵吹来,月色皎洁却在树影间斑驳。表现了一种悠然自得的心境。

  这情景正如笔者在<山中传奇:书院短笺>写的一样:“这书院清静,有闲无杂,隔山随时传唱信天游,有曲无调,自在自得;旁有虎溪,近邻东林书院,渔樵耕读一如儒释道俗,欢迎大家常来:文字山水游,论道天地间”。

  再次欢迎楼主常来<东镇书院>。

  2016-05-26
  近读宋朝罗大经的《鹤林玉露》,惊喜读到《山静日长》,文如秋雁一影,飘然天际。原文节录如下:“午睡初足,旋汲山泉,拾松枝,煮苦茗吸之,随意读陶杜诗、韩苏文数篇。从容步山径,抚松竹。坐弄流泉,漱齿濯足。弄笔窗前,随大小作数十字,展所藏法帖、墨迹、画卷纵观之。兴到则吟小诗,或草《玉露》一两段,再烹苦茗一杯。出步溪边,邂逅园翁溪叟,问桑麻,说粳稻,量晴校雨,探节数时。归而倚杖柴门之下,则夕阳在山,紫绿万状,变幻顷刻,恍可入目。牛背笛声,两两来归,而月印前溪矣。

  文中提到“余家深山之中,每春夏之交,苍藓盈阶,落花满径,门无剥啄 ,松影参差,禽声上下”。
  这段文字的意思是我家住在深山中,每年春夏之际,绿色的苔藓长满台阶,鲜花铺满了小路,没有敲门的声音来打扰,松树的影子凌乱不一映在地上,空中不时传来鸟儿的啼鸣。

  文章更进一步续写晴窗带绿,竹林读诗,抚松濯足,花间品茗。写柴门弄晚,溪月清远,浮生闲话,对客谈尘外事,平静得如此优雅,无忧无虑得空际袅娜,把中国文人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递次缓舒,凌深闲写,达到了静之美的古典高度。

  说的是东镇书院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6-29 12:00:53
  2016-05-26
  迟来欣赏钓鱼舟兄的画作<钟进士>,话说唐朝这位钟先生学成赴长安应试,获进士榜首,但唐皇以貌取人,导使钟馗名落孙山,抗辩无效,报国无门,舍生取义,以头触殿柱而亡。为获天下学子之心,唐皇以状元礼厚葬之。钟馗托梦驱鬼愈唐明皇之疾,唐明皇命画圣吴道子画钟馗驱鬼图像,诏告天下臣民除夕之夜悬于家门,以其避邪。由是钟馗声名远播,全国各地多建其庙,彰显其德,由于其故乡为终南,故又称终南进士。

  钓鱼舟楼上这幅应该是临摹任伯年(1840~1896)的作品,网上介绍任伯年笔下有二十余幅钟馗画,造形绝无雷同,而又巧妙地呼为一气。前期诸钟馗像,尚多配景,或写捉鬼,或斩妖狐之类,鬼怪出没,怪怪奇奇,而越声绘色之间,越注重主体之高大伟岸,以肖像法写之,更见个性的崇高。或设色、或单色、或墨笔、或朱笔、或朱墨双色、色泽单纯而鲜明。或偏工、或写意、兼工带写、而至大写意,或双钩、或没骨、乃至泼墨,变化多端,笔意纵横,而神采飞扬。其构图每多巧思,匠心独运,如钟馗腰间的一把剑,或横佩、或侧挂、或背提、或正按、或悬于松枝、或拔剑出鞘,其拔剑亦绰约多姿,或初露剑背、或半出鞘、或拔剑在手、或咬剑横衔(《钟馗斩鬼》1868年),一柄利剑在其运情挥写间,熠熠生辉,其光耿介,如闻画间鬼嚎狐哀。难怪高邕之赞叹:“我今欲借先生剑,地黑天昏一吐光”,是赞钟馗,更是赞任笔。  

  读者若有兴趣,亦可选读<悦读>MOOK 期刊第36期(2014年2月版),内有陈四益先生写的<画钟馗>一文,对当代画家以钟馗为题材诸多深刻精彩的描述。比如九十多岁高龄方水成水墨画集有作品98幅,就有15幅钟馗(另18幅鲁智深),着笔极具童趣实含哲理,欣赏之余让人既开怀又深思。

  最妙的要算是介绍黄永玉二弟的一段逸事,话说黄永厚在1979年作有钟馗画,上有题字<有我有鬼>,一般报社编辑按常理世俗理解为,《有我无鬼》,其实正题是《有我有鬼》,其中寓意即钟馗与鬼形成共生关系,因为有鬼,钟馗才有存在的意义;若没有鬼,钟馗就失去存在的理由和他自己的利益,两者似不两立,却有互相依存,为了各自的利益,谁也不愿意完全失去了对手。奉命捉鬼斩鬼的钟馗,同时也成为保全鬼物的护法,因此,千年而下,鬼与物,依旧在各处逍遥。

  笔者以为花点时间欣赏画作,其实也是一种艺术鉴赏,甚至学习与进修的过程。谢谢钓鱼舟兄继续不懈的分享。

  2016-05-27
  唐代王维有诗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山下有书院续唱:东镇近断桥,山水有相属。闲云再出岫,青霭入看无。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欲寻采药师,云深问樵子。

  2016-06-07
  谢谢楼主通过临摹介绍竹久梦二(Takehisa Yomeji,1884~1934),让人不禁想起1921年丰子恺(1898-1975)赴东京学美术,偶见竹久梦二的作品,甚爱其简练洗净,醒世劝诫,遂引为榜样;回国后任教中学,尝作画《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并于1924年在郑振铎主持的《文学周报》冠以“漫画”题头首次发表,久之约画成集,赐名曰《子恺漫画》,自此中国才开始有“漫画”这一名称。

  竹久梦二是日本明治和大正时期的著名的画家、装帧设计家、诗人和歌人。他本名竹久茂次郎,有“大正浪漫的代名词”、“漂泊的抒情画家”之称。他的作品曾深受鲁迅、周作人、丰子恺等人喜爱,至今影响深远,拥趸甚众。

  近年研究竹久夢二的画作和诗作,以及生平经历的学者,开始多了起来。他的一生,像极了日本的櫻花,嘩地怒放,烟霞滿天;然後訇然墜地,随春雨化作灿烂的云泥。

  2016-06-20
  喜见钓鱼舟兄临摹陆俨少的作品。《溪山晴霭》自是历代文人画家如唐寅等喜爱的题材,其间情趣不雅于黄宾虹《雨过云犹湿》的题款诗句:“雨过云犹湿,平桥水乱流。莫言风浪急,野岸有渔舟”。

  另一幅《山居清话》,这半壑松风一涧流泉,渔樵耕读,茶座清话,羡煞我辈凡夫俗子也。

  2016-06-25
  在书院静坐外望,小雨初憩,涮新了庭前松色,沿着山路来到水源,静静观照摇曳的溪花,领略恬静的清趣与喜悦。
  心中衍生诗一首:'云闲岂飞去,鸟倦还归来。朝慵扉初开,坐拥一山青"。

  诗意来自盛唐刘长卿有诗云: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履痕。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写的就是去东镇书院(部落)路上的情景:一路上经过的地方,青苔小道留下鞋痕。白云依偎安静沙洲,春草环绕书院闲门。新雨过后松色青翠,循着山路来到水源。看到溪花心神澄静,凝神相对默默无言。

  2016年6月29日整理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7-18 19:04:54
  @薛依云 知识渊博,很有文采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7-18 23:06:52
  @薛依云 你好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15 08:23:06  评论

    @王老434 我小别一段,昨天刚从新加坡过来, 致意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8-15 19:08:01
  问候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16 08:14:07  评论

    谢谢@王老434 拾步峰峦云烟漫,竹林青翠心舒畅。不识书院景如画,请君常来倚阑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8-16 18:36:42
  云烟漫,山峦迈,阳灿烂,寒风凛冽,凄风淡。问好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8-19 18:17:35
  @薛依云 很有文釆
  • 薛依云

    举报  2016-08-24 10:35:35  评论

    问好@王老434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6-08-24 10:48:32
  问候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7-06-11 12:54:18
  在天涯行走,有幸认识兄台@钓鱼舟 以及@南山樵子2011 等诸位饱学儒雅谦和之士,极尽‘渔樵耕读’神交美谈之逸兴。交往期间,亦步亦趋,悟而有感,而作了学习笔记,内心实存感激之意。
  • 南山樵子2011

    举报  2017-06-12 18:28:28  评论

    @薛依云 问候依云兄
  • 薛依云

    举报  2017-06-17 17:14:35  评论

    唐代王维有诗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山下有书院续唱:东镇近断桥,山水有相属。闲云再出岫,青霭入看无。万壑树参天,千山响杜鹃。欲寻采药师,云深问樵子。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王老434 时间:2017-06-11 13:04:24
  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