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美国传统文化与民主(转载)

楼主:诸葛小黑 时间:2014-07-12 18:43:56 点击:15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美利坚的伟大民主,根本不必远溯古希腊,而是诞生于近在咫尺的大西洋之中。


  海盗社会和其他所有社会一样,需要运用某些方法来维持秩序、分发口粮薪水、对不守规矩的船员进行管教。从本质上来看,海盗在这方面所遇到的问题和合法社会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合适的领袖可以通过解决这些问题来推动船员之间的合作,提高海盗们通过打家劫舍获取收益的能力。海盗们都充分理解这一点,“他们的‘政府’要是没有一个头头,将会是一盘多么虚弱无力的散沙啊”。为了防止此类“情况”出现,并且让他们那终日漂浮在海上的小社会有人领头,海盗们也设立了船长一职。然而,对船长的需要又让海盗们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中,即“政治经济学家”所说的“权力的矛盾”。一个在做某些决定时手握不容置疑权力的船长对他们的成功至关重要。但是,要怎样做,才能防止他像商船船长那样,利用手中的权力来对付手下船员从而为自己谋利呢?
  在1788年时,美国开国先贤、美国宪法的缔造者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就曾在《联邦党人文集》(Federalist Papers)中对“权力的矛盾”有过著名的论述。在《联邦党人文集》的第51号文档中,麦迪逊写道:如果政府本身不是最能反映人性的事物,那它又是什么呢?如果人类都是天使,那也就不需要有政府了。如果管治人类的是天使,那也就不需要对政府进行任何外部或者内部控制了。如果要创立一个由人类运作去管理人类的政府,那当中的一大难题就在于:你首先必须让政府有能力去控制受其管辖的人,然后你得强制它自己约束自己。换言之,因为所有个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所以需要有掌权的人来管辖他们,保证他们不会陷入疯狂境地,保证他们通过合作而不是损害他人来实现私利。同理,由于掌权之人本身也是凡人,因此也会受私利驱动,受其管辖的人需要用某些方法来保证,他不会利用手中权力为自己谋利从而牺牲受管辖人的利益。但就如麦迪逊所描述的那样,“强制”掌权之人去“约束自己”的问题在于,根据字面意思看来,一个强大到可以约束自己的掌权人,其实也强大到可以在任何方便的时候打破所有这些约束。
  如果一个社会无法克服麦迪逊所述的权力矛盾,那问题就严重了——在那些掌权之人获益的时候,其他人可就要受苦了。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那些乱作一团的国家正是这一矛盾没有解决时会带来苦果的例证。这些国家的政府都是不受约束的,它们剥削本国公民,使他们成了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发生这种退化的背后有两个原因。
  其一,由于这些国家的统治者不受约束,他们会将财富从公民那里转移到自己手里,从而导致统治者越来越富,而人民则越来越穷。
  其二,当面对此类剥削行为时,公民也不是被动旁观的。统治者的剥削行为其实也打压了公民通过参与协作获得共同收益的积极性。
  如果统治者会拿走所有通过生产和交换带来的收益,那人民又何必再费力去从事生产和交换活动呢?由此而产生的协作活动减少导致整个社会日益贫困。因此,要建立一个繁荣昌盛的社会,解决权力矛盾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和其他社会一样,在海盗社会中,这个道理同样适用。无法解决这个矛盾可以导致一个国家分崩离析、轰然倒下。同理,如果海盗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用不了多久他们这个小社会也会轰然倒下的。如果海盗们没法约束自己的船长,那他们将会在海盗船上面对与当初一样的困境——在合法商船上所经历过的困境。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海盗,都不会拿一种可怜悲惨的生活去交换另一种同样可怜悲惨还要额外加上了死刑风险的生活。而且,要是贪婪的船长将他们的劫掠所得都据为己有,没有海盗会在一起长久航行的。不解决权力矛盾,海盗们就没法通力合作,这就意味着他们没法通过这个犯罪组织来获利。海盗们运用了麦迪逊所提的方法化解了权力矛盾、避过了此种厄运——这可是比麦迪逊提出此方法早了差不多100年!这个方法就是:民主。一如麦迪逊所描述的,“毫无疑问,对人民的依赖是对政府的最好约束”。如果公民普遍能够罢免他们的领袖,并且以新领袖取而代之,那些希望在管治职位上留任的领袖就必须克制自己不去压迫自己的公民。由此,民主对领袖如何运用他的权力管治社会起到了根本的“制衡”作用。在海盗社会中同样如此。海盗民主运作的基础就是“一人一票”,“船长一职的人选由大多数人的选票决定”。约翰逊船长曾特别提到,“谁将获得这个尊贵称号并无任何特别意义;因为在本质上,所有优秀政府的最高权力都是归属于大众的,毋庸置疑,大众会根据自身利益和政府的状态来将权力委托给政府或将其从政府手里撤销。”尽管如此,为了保证船长将致力于运用权力为船员谋福利,某些海盗帮派会在选举后的庆典中提醒他们的船长记住这一点。此种庆典,和美国总统宣誓就职后发表就职演说时所参加的庆典甚为类似:发誓要忠诚地为公众利益服务,或是诸如此类的一些誓言。以纳撒尼尔· 诺斯(Nathaniel North)的胜选典礼为例,典礼上就宣称,最新获选的海盗船长将致力于“每一件有助于为大家带来好处的事情”,作为回报,“同伴们承诺将服从他的所有‘合法’命令”。为了可以民主地监管他们的船长,海盗们要求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利,让他们能够以任何理由罢免他们的船长。如果没有了这个权利,(对船长来说)被大家罢免的危险就不是那么真实可信了——正是这个危险让船长抵挡住了剥削船员的诱惑。因此,和大选年里的老选民比起来,海盗们在行使民主权利时更加心血来潮。曾有这么一伙海盗,在某趟航程中换了13个船长。又譬如,本杰明·霍尼戈(Benjamin Hornigold)船长的手下们罢免他的原因竟然是他“拒绝攻打和劫掠英国船只”。
  海盗们还希望确保他们的船长“在知识、胆量和枪法(他们是这么叫的)等方面都胜人一筹”,因此,他们也会罢免那些显得怯懦的船长。例如,查尔斯·韦恩(Charles Vane)船长的“行为让他不得不接受投票的考验,以及一个针对他的个人荣誉和尊严所做出的……最终罢免他的指挥官职位的决议”。还有其他一些海盗,会因为他们的指挥官违反海盗政策而罢免船长;这些政策包括要求他们毫不留情地屠杀抵抗者的规章。以爱德华·英格兰(Edward England)船长为例,他就是因为违反这些政策而被他的船员们“从指挥官之位上拉下来的”。
  最后一点,海盗们还会因为船长们没有判断力而罢免他们。例如克里斯托弗·穆迪(Christopher Moody)的手下就是逐渐对他的行为有所不满,“最后强迫他带着12名支持他的船员登上一叶扁舟离开……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听到过他们的消息”。与之相似,“洛(Low)船长和他的船员之间出现了重大的分歧”,于是这些船员也“抛弃了”他们的船长,“并且把他和另外两名海盗一起撵走”。通过自由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利,通过选举和罢免船长,海盗们保证了“他们只是允许让某人做船长,条件则是,他们也可以成为这个人的船长”。
  民主是海盗们用以约束其船长的基础方式,但却不是唯一的方式。在某些情况下,海盗们甚至会因为船长的行为与他们的利益相冲突而动手惩罚船长。例如奥利弗·鲍奇的手下就曾解除了他的船长职位,并且因为他企图离弃他们而将他毒打了一顿。偶然地,船员们也会抛弃那些剥削成性或者软弱无能的船长。例如,某位水手就曾提到威廉·基德(William Kidd)船长,说“他的几个手下抛弃了他,因此他的船上仅仅只有二三十名水手”。
  海盗们非常重视他们通过制衡体系加于船长权力之上的种种限制。罗伯茨船长手下的某名海盗曾作过一番演讲,恰恰印证了这一点。他是这样对他的同伙们说的:“要是一个船长能如此轻易地随时凌驾于我们的意志之上,我们为何还要忍受他的管治!在他死后,应该告诫他的继任人,让他知道傲慢自大会带来怎样的致命后果。”这名海盗的说法也许是有点夸大了,但也不过夸大了一点点。如果前任船长在运用船员们所赋予他的权力时稍微有点过界,那船员们就会轻而易举地迅速罢免他,同时选出新任船长。
  由于船员们的普遍意见就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高悬在船长的头上,因此海盗船的船长们多会忠实地遵从其船员们的意愿。通过仔细查看某位生活于海盗时代的人的论述,你就可以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某位行为出格、虐待船员的船长让这位仁兄大感困惑,他不解地写道:这名船长对他的人非常严厉苛刻,而且他获得任命后运用手中权力的方式与其他海盗也大不一样……他经常会拔出手枪,威胁大家说,谁要是敢告诉自己的同伴他拼命想要的是些什么,他就会一枪打爆这个家伙的头。关于海盗们如何运用民主手段约束控制他们的船长,我们可以从海盗船长与其同伙们那并无二致的身份地位中进一步找到证据。一如荷兰驻毛里求斯总督所惊叹的那样——“每个人都拥有和船长一样的发言权”。海盗们与其船长在日常事务上所享有的平等地位,也延伸到了船上生活的各个方面。和商船船长不一样,海盗船长不能通过牺牲其船员的利益来满足自己的特权。他们的宿舍、口粮甚至是薪水都和其他普通船员相去不远。约翰逊曾描述道,在海盗船上“每个人,只要他感觉有需要,就可以冲进船长的房间里,咒骂船长;只要他们喜欢,就可以拿出船长的某些饮料痛饮一番,而船长也没法因此挑剔指责什么,或者提出异议”。还有,不像商船或者皇家海军的军舰,“任何人只要高兴了,都可以跑去和船长一起吃吃喝喝”。在其他例子中,“船长自己甚至不能独享一张床”,要和其他船员一起挤在不太舒适的环境中睡觉。又或者,像某名海盗观察家所惊呼的那样,“即使是船长或者其他任何头目,所能享有的东西也不比其他人要多;船长(甚至)不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船舱”。根据艾斯克默林的说法,西印度海盗的指挥官们所享有的待遇也是如此。“船长所享用的饭菜比起船上最寒酸的饭菜好不了多少。如果船员们发现了船长的饭菜更丰盛,他们会直接拿出自己的盘子,换下船长的那个盘子”。
  在18世纪的海盗中,舵手享有分立的权力保证了这样的平等,而我会在后面论述这一点。商船船长理查德·霍金斯(Richard Hawkins)曾描述道:“开饭的时候,舵手会监督着厨子,以保证口粮都平均地分给每一个船员”。海盗们运用民主成功地杜绝了船长的剥削压迫行为,这也部分说明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违反直觉的事情:“被海盗俘虏的人通常都会因为自己有机会成为其中一员而感到高兴”。
  海盗的“权力分立”
  海盗民主能杜绝大部分来自船长的剥削压迫,但民主自身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以美国为例,国民不但可以民主地选举统治者,他们还可以让权力分立于不同的政府部门中。这当中的理念是,给予一个人太多的权力,只会让其可以更轻易地滥用权力。相反,将权力分散下去,就让领袖们企图滥权时难度加大了——因为他们手中并不握有太多的权力。
  在解释这一点时,詹姆斯·麦迪逊的第51号文档再次派上了用场。就如我们在前面所探讨过的那样,根据麦迪逊的说法,“对政府的根本约束”在于“对人民的依赖”——也就是民主选举。然而,麦迪逊随后所说的话也同样重要,他说道,“过往的经验也教会了人类,辅助的预防措施也是必要的”,这些预防措施用以制约领袖剥削其下属的能力。那这些“辅助的预防措施”又是些什么呢?麦迪逊继续道,“始终如一的目标就是要分别设立几个不同的职位,并且每个职位都可以制衡其他的职位——也就是要让每一个人自身的私利成为警戒捍卫公众利益的哨兵”。换言之,为了加强民主对权力的约束,社会需要权力分立。审视一下海盗的做法,人们可能会不难相信这么一个说法:美国的开国先贤们就是运用了海盗那套民主制衡体系来创设美国政府的。为了进一步限制船长剥削大家的可能,海盗们在船上搞了一套分权制度,这套制度无论是看起来还是运作起来,似乎就是麦迪逊所讲的“分别设立几个职位”,并且“让每个职位都可以制衡其他职位”——只是比他提出这种做法早了将近半个世纪。海盗沃尔特·肯尼迪(Walter Kennedy)就曾在他的审判中作证说: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以前都曾遭受过船官的虐待,因此,只要他们手里有选择权了,他们就会非常小心地反对这种恶行……为了让事情按预想的那样进行,他们除了会任命船长之外,还会任命其他头目;他们是如此努力地想要避免让某一个人握有太多的权力。海盗们为了达成此目的而任命的“其他头目”主要就是舵手,这个职位的工作内容非常简单易懂。在开战的时候,船长拥有绝对的权力,这是在冲突中取得胜利所必需的,这样,海盗们能享有独裁管理所带来的好处。然而与此同时,船员们将分配口粮、选择和分发战利品(海盗船上很少能有空间可以装下他们某次劫掠获得的所有战利品)、仲裁船员之间冲突以及维护纪律的权力交给由他们通过民主选举选出的舵手:在海盗中,有一位主要的头目负责惩罚那些犯了小错的人,他们叫他“舵手”;他是大家选出来的人,因此在这方面他拥有全部决定权(只有在战时除外)。如果他们违反舵手的命令、喜欢与人吵架、和其他人互相对抗、虐待俘虏、不听他的命令私自洗劫,尤其是,如果他们在舵手随时召集开始的战斗中玩忽职守,他完全可以按自己的大胆想法来惩罚他们而不会招致船上同伴的责备。简而言之,这个头目就是所有人的信托人,第一个登上被占领船只,为同伴们分拣他感兴趣的东西,并且将他认为该留给船东的东西还回去,当然了,金银都不在此列,因为海盗们早就曾经投票决定,金银都不得归还回去。在其他人口中,船长和舵手之间的关系也和上面所说的一样。例如,在对海盗船长斯蒂德·邦尼特(Stede Bonnet)的审判中,他的水手长伊格内修斯·佩尔(Ignatius Pell)就曾作证说,这个所谓的船长“只是徒有虚名,其实舵手掌握的权力比他还多”。
  这种形式的权力分立,使得船长们无法再对一些传统上能被他们利用来剥削船员的活动加以控制,同时又使他们有权力去指挥那些抢掠之旅。根据约翰逊的说法,正是由于设立了舵手一职,在海盗船上“船长无法开展所有得不到舵手同意批准的活动。我们甚至可以说,舵手就是罗马保民官(Tribune)的低劣翻版,他代表并维护着船员们的利益”。就像上面所提到的那样,只有“在追赶目标或者开战时”才会有所例外,因为那时船员们渴望的是专制权力,因此,“根据他们的规则”,那时“船长的权力是不受约束的”。在海盗的分权体系下,船长和舵手都是由船员们民主选举产生的。事实上,海盗们经常会推举舵手取代被罢免的船长。查尔斯·韦恩的船员们就曾在把他赶下指挥官之位后,推举舵手取代他成为船长。这种行为助长了海盗头目之间的竞争,进一步约束了虐待行为,并且促进这些头目尽职照顾船员的利益。看起来,海盗们似乎是又一次从美国开国先贤的著作中撕走了一页(并将其付诸实践);又或者是,正好相反。就如麦迪逊所写的,要让民主制衡得以恰当地运作,“就得用野心去抵消野心”。这种船长和舵手之间的竞争关系正是实现了这个目标。
  因为有了选举和罢免的权利,海盗们非常重视海盗船上的权力分立。曾有一名海盗手中的俘虏记录过这么一件事:某个海盗船队中的船长们借来了一些花里胡哨的衣服,而这些衣服是他们的船员在最近一次“大买卖”中得来的战利品。这些船长的本意是想借助这些非法得来的优雅服饰帮助他们吸引附近沿岸的当地女性。尽管这些船长只是想借这些衣服穿穿,但是却让他们的手下暴怒不已,船员们认为这些船长越权了——而这些权力本身就是十分有限的。就如旁观者所描述的那样:“这些船长在未经舵手允许的情况下拿走了这些衣服,这可是大大冒犯了全体船员。船员们甚至断言,‘既然现在他们就遭到了这样的对待,难保未来船长们手中的权力不会大到足以让他们拿走任何自己喜欢的东西’。”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足以让麦迪逊心中备感欣慰了——前提是所有的公民都像海盗那样精心地守护着其政体中的权力分立。
  如果说,海盗们的民主制衡体系还不够离奇的话,那就来看看海盗们运用这套体系的能力来源于哪里——源于他们的犯罪行为。海盗的民主是孕育于海盗们在“看不见的钩子”驱动下对利润的追逐,并非孕育于他们对浪漫的民主理想的忠贞。那些理想说的是人民有权决定由谁来管治自己。海盗们关注如何防止船长滥权,是因为船长滥权会影响他们在协作抢劫中的合作能力。为了应对这个问题,他们就设立了民主制衡体系。海盗社会中的民主并非由外界权威主导设计、运作或者加在他们身上的,而是海盗自身的犯罪私利引导着他们在没有外界督促的情况下采用了这种体系。海盗船长充满善意并且坚定地维护船员利益,并非是因为他们比商船船长更为友好或者更加关注公平。他们的言行举止之所以更好,完全是源于海盗船上那不一样的制度组织——民主化分权制度。这真是不可思议,海盗们那种自私自利的犯罪行为却促使他们的船上诞生了民主制衡体系。海盗同时代的人对他们的鄙视,恰恰是推动海盗依赖民主管治方法运作的驱动力。
楼主诸葛小黑 时间:2014-07-12 18:45:02
  塞亨马缪尔·罗伯茨,1682年出生于英国的威尔士,早年间曾在武装民船上服务,当黑胡子在美洲沿岸威名远扬的时候,他还是一艘巴巴多斯商船的大副,在当了近20年普通水手后,他终于悟出了某些东西,觉得这样干下去,终老一生,也不会有什么作为,用他的话说:“反正偷一先令就要上绞架,同样是偷为什么不去偷更大比的财富呢!在这个年代,在规规矩矩的劳动中,工作劳累、工资微薄,而在这边(指做海盗)则可以丰衣足食,获得舒适和快乐以及自由和权力,为什么不干呢,豁出去,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被绞死时接受人们轻蔑的几瞥罢了,短暂的人生是快乐的人生,这就是我的座右铭。”在这种心情的支配下,他加入了戴维斯船长的海盗帮,在一次和葡萄牙人的战斗中戴维斯被打死了,水手们一致推举罗伯茨做船长,很快罗伯茨就以他个人独特的作风成为了当时最伟大的船长。

  1719年7月,他指挥“皇家流浪汉”号出发了,在戴维斯遇害的地方,为了清算血债,他夷平了那里的葡萄牙殖民地,然后沿着非洲沿岸一路南下,9月抢劫了由42条葡萄牙商船组成的船队,接着进入加勒比海,向北驶往纽芬兰,抢劫那些横渡北大西洋的船队。1720年6月,“皇家流浪汉”号竟然高高悬挂着骷髅旗,大摇大摆的闯进了特雷巴西港,罗伯茨将泊在这里的150余条船洗劫一空,并且从中挑了一条最好的快船做为他新的旗舰,罗伯茨给它起名叫“皇家幸福”,刚一出港他又抢劫了六艘法国商船,在英格兰海岸,他又抢劫了一大批英国商船,到处都在通缉罗伯茨,不过他并不在意,还开玩笑说:“如果我被捕,就开抢点着火药,大伙一起快快活活的下地狱去。”

  在10月28日至31日之间,这些海盗在多米尼加一带又抢了十五条英法船只,还击沉了一艘有42门大炮的荷兰军舰,在有重炮把守的圣·克里斯托弗港,他们竟然迎着炮火驾着小艇冲进港去,抢了几头羊回来(因为船上没有肉了)。到了1721年,加勒比海航运完全被他破坏了,无奈他们只能转回非洲,在利比亚某地,当他们想用一些“廉价工艺品”换牛羊时(可能就是些玻璃球吧)与土人发生了冲突,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圣诞节的时候,这群闹事的家伙才回到了他们设在塞拉利昂的据点。

  罗伯茨制定的海盗守则

  在罗伯茨的海盗生涯中他总共抢劫了四百多条船,他有着非常复杂的人格内涵,首先和别的海盗不一样,他从不喝烈酒,只喝淡茶,他还是一个非常注重章程的人,有一份罗伯茨制定的船规是这样写的:

  一、对日常的一切事务每个人都有平等的表决权。

  二、偷取同伙的财物的人要被遗弃在荒岛上。

  三、严禁在船上赌博

  四、晚上8点准时熄灯。

  五、不许佩带不干净的武器,每个人都要时常擦洗自己的枪和刀

  六、不许携带儿童上船,勾引妇女者死。

  七、临阵逃脱者死。

  八、严禁私斗,但可以在有公证人的情况下决斗,杀害的同伴的人要和死者绑在一起扔到海里去(皇家海军也有类似规定)。

  九、在战斗中残废的人可以不干活留在船上,并从“公共储蓄”里领800块西班牙银币。

  十、分战利品时,船长和舵手分双份,炮手、厨师、医生、水手长可分一又二分之一份,其它有职人员分一又四分之一份,普通水手每人得一分。

  在其它的海盗船也有类似的规定,但执行最严格的就是罗伯茨,由于这种种行为,他获得了“黑色准男爵”的绰号,这份海盗的“十诫”用后世西方历史学家的话说洋溢着“原始的民主主义”。
作者 :840206895 时间:2014-09-01 22:31:31
  他山之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