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冰斌的诗(二十首)

楼主:青松为世界 时间:2015-09-30 10:52:59 点击:972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冰斌的诗(二十首)

  冰斌: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原名朱学斌,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18岁开始在省市报刊发表作品。

  诗观:诗歌是情怀重建的世界。


  杜鹃花被峻峭驱赶

  你始终手扶倾斜的高山
  被峻峭驱赶,任由春风交出
  内心的花朵。被交出的
  还有一只鸟——你热爱的歌唱
  在星光长鸣的和声,渐渐黯哑
  耗尽精血。将自己朝向深谷
  多么像中年的生活:被落日
  驱赶的时光加速,路程在缩短
  ——谁坠落,谁就在攀登

  风筝在黄昏落下

  春天,落日无数次目睹这样的
  情形:一小片天空被俘获。天空
  若有所失,一直蔚蓝着不肯倾斜
  那一小片天空挣扎着,面临
  更危险的跌落。落日不动声色
  踩着云彩悄然远逝
  手持长绳的人开始向风妥协
  多么美好的黄昏:我爱落日慈悲
  更爱你妄图占据天空的勇敢

  小路上

  圆在铁环上滚动:一只铁环
  碾过之后,小路上什么也没有
  没有花草——花草簇拥向
  更远处的一块空地。没有树木
  ——树木集体返回种子的沉睡
  没有风雨的手柄,没有月光的
  磨刀石,甚至没有声音的
  木盒子——只有一个推铁环的
  孩子

  没有人注意一盏路灯

  没有人注意一盏路灯,在什么
  准确的时间亮起:几时几分几秒
  它在亮起的时刻,准确地亮了
  光线之前被锁在天空,一个
  圆形的玻璃球中,现在水银一样
  泻下来。没有人在意一盏路灯
  亮与不亮有什么不同。不知不觉的
  行人,绕过一座又一座廊柱
  面对辽阔的夜色

  木 头

  我说的木头,其实是一根木楔
  多年来,它嵌在我的身体之中
  它是一块木头,比铁钉更锐利
  它熟知我的身体:它嵌在关节
  我的关节就痛。它嵌在心脏
  我的心就痛。我死死捂住胸口
  ——心痛。我松开胸口,心
  还是痛。我的身体就是它
  夺走的江山。它无处不在——
  你看,一块木头来到一把琴中
  安身。它掌控高山和流水
  又在每个路过的人身体里嵌入
  一根木楔

  轻风沉睡的夜晚

  轻风沉睡的夜晚,他也
  在沉睡。从树冠到青瓦
  月光在风中弯曲
  看不见的屋檐暗蓄流水
  黎明前他躺卧的身躯更像
  一把乐器。细疏的乐曲
  随葡萄藤翻过矮墙
  身影在长街上,枕席般
  展开

  平原展开无人的辽阔

  平原展开无人的辽阔。遮蔽
  火车的轰鸣。一个
  耳语低垂的下午正穿过旷野
  铁轨两旁,沉寂覆盖着
  平躺的花草。更远的地方
  低缓的坡地轻轻摇晃
  什么用利爪扑倒心中的野兽
  ――一定有过奔跑的人
  躺在看不见的地方

  为你歌唱

  他们是棉花一样的孩子。我尾随
  他们的合唱队,身体中藏着一把圆齿锯
  他们开始歌唱,圆齿锯就开始转动
  他们一齐将五根线织成一匹布
  高山和流水在布上颤动。我不是歌者
  我是锯木头的人。在这片歌声
  长出的森林中,砍去不能成材的朽木

  屋 宇

  在屋宇眼中,我一定是另一个人
  长着一样的脸庞,穿一样的棉袍
  我推开窗,站在阴影中的,是那个人
  流水在窗前流了又流,我还在原地
  我下楼,脚一抖,楼就崴了
  街上走着一直行走的人,我触碰他们
  消逝的身影。一个声音对我说
  在屋里等我。我决定做个践约的人
  在这些瓦中间,坐一阵子

  上弦月

  我看见你明亮的部分,黑暗显得
  更加辽阔。我看见山峦起伏
  流水抬高平原。我看不见
  蜿蜒的腹地,远行的人
  树木呼啸着,需要多快的速度
  才可以追赶他的脚步?月光
  其实并不能掀起波澜。只会让
  一个人在抵达黎明的奔跑中
  加速消失

  窗户遮蔽风的身子

  窗户遮蔽风的身子。早些时候
  雨裹在一件大衣里,在墙角沉吟
  再沉吟。拉开窗帘,雨撞破
  巨大的木盆。勾勒桥梁的轮廓
  塑造河流的形状。雨水多了
  记忆泛起汪洋。那么多的容器
  沉入水底。浑圆,在一只翻滚的
  冬瓜上浮现

  你到达过那片山坡

  我到达的那片山坡,你一定
  也到达过。我上坡,你下坡
  山坡上,大片青草肆虐着
  不肯交出,对石头粗暴的遮蔽
  一棵树站立着,它的世界
  是倾斜的,它努力接近的天空
  不是。你有收纳极目四野的
  背囊,我像一粒虚掷的土豆
  黯淡

  炊烟引起我们的注意

  炊烟引起我们的注意。缭绕
  飘忽着,经过我们的停留
  炊烟里有一座乡愁的湖泊
  不断有人扑通扑通跳进去
  炊烟挥舞着轻风将一座高山
  拦腰截断,更加云深不知处
  我们遇见的,尽是一些
  与鸟为伍的人。飞翔着
  满嘴鸟语

  流 水

  流水:一个名词。流水就是
  流动的水。逝水只是比喻
  跟流水本身没有关系。流水
  如果被围住人们通常称之为
  潭水。让人想起桃花和古代
  一个叫汪伦的人。流水
  如果不流动人们通常称之为
  静水。不流动。不流动却总
  让人想起一个动词:光阴

  邮 局

  大风可以吹空街道。吹不动
  一间邮局。它一直突兀坐落在
  我心中靠前的位置。或许一直
  高悬着,任何建筑高不过它
  一间邮局多么像一座古代的驿站
  我走进去,出来就只剩下一具
  空壳。我的身体像一个书生
  消失在驿路。辗转出现在一封
  迟到的家书上

  虚 掷

  我像是被虚掷的:轻风径直
  翻过矮墙掀开窗帘来到我的
  书桌上。翻开一本书慢慢读
  轻风一定轻敲过银器——
  银器保存着岁月宁静,只有
  容颜朝向记忆。轻风也一定
  打开过抽屉,阅读信札——
  信札中年华陈旧。纸上的人
  早已定居京城

  靠近一朵花

  “一朵花打开身体,铺开
  内心的草原”。你使我确信:
  一个人可以有两个自己——
  一个属于身体,一个属于内心
  我的内心:我身穿白色甲胄
  执长剑,策边疆。马蹄跑过的
  地方,长调歌谣孕育雨水青草
  我的身体:众生一样坐在一辆
  拖拉机上,突突突着一路颠簸
  ——你仿佛是我

  熟悉的地方

  我以为,这里是陌生的地方
  都是新的——池塘其实只是
  被浮萍遮蔽。我轻而易举
  找到燕子,童年的那一只
  而最高的杨树安放婴儿的啼哭
  小树林怀抱着月光。我无法
  告诉你:这里是我熟悉的地方
  一个离开的人,回到曾经的
  事物之中——很多年过去了
  他又老了一些

  想象一列火车

  一列火车给你所有。它经过
  高山,就给你高山,供你仰止
  它经过河流,就给你河流
  足够你追赶逝水。它经过城市
  就给你灯光,灯光中脸庞摇曳
  它经过村落,就给你故乡,用来
  怀念。它抵达终点,停下来
  噗嗤噗嗤喘息着。行将就木
  耗尽了一生的精力

  如其说我翻山越岭

  如其说我翻山越岭,不如说
  山岭翻越我。黄昏的时候
  一座旅馆恰好出现。必须有
  一扇临空的窗,足够容纳我
  喊一声。松涛必须阵阵
  一声回答疾走着。月光可以
  朦胧,允许我看清一只熊
  它脸上同样的疲惫和惊喜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341383420
作者 :噬空 时间:2015-10-01 14:39:00
  祝福楼主,国庆快乐
  • 回眸已再见

    举报  2016-03-14 18:20:11  评论

    楼主不好意思,我求解,怎么我以前在这院发表的文章怎么没有了呢?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