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曾经装酒的青花瓶》一组新写的,过来给老朋友捧场

楼主:一字禅2013 时间:2018-05-02 19:08:05 点击: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字之殇

  琴心无碍

  他们说呕半口血的人才算文人
  偶尔读到一首羊羔体鲁迅文学奖
  没忍住,足足吐了三升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们的语言没有了墨香
  五千年的厚度败给一本快餐文畅销书

  都说日子很火,看啦,风助火势
  焚烧、焚过这一片生天
  连那些长叶子的石碑与雕像也未能幸免

  再经过一次暴风雨,冲涮
  洪水过后,因运而生的无敌水军
  将制霸这个世界的话语权


  《》曾经装酒的青花瓶

  微旧的日子
  承受不起一粒尘的重量
  沉底,是一种感受亦或一种姿态
  都不足以与砂子斗

  你是美的
  人们都喜欢素韵与内秀
  但酒醒之后,不能做花瓶
  如同心经刻印不到小学课本

  那些还在回味你诗味绵长的人们
  没在意你心空后
  装一尊手持杨枝滴露观音
  正好


  《》清明,未敢祭奠

  记得那时离家
  只带了母亲悄悄塞给我几千元
  还有几件寒衣几滴洒在我襟缝的眼泪

  之后每次回家
  母亲总是满面欣喜
  只是家里的房子在一天天的老旧

  有一次回家给了母亲几千块
  母亲对所有的子女说
  你们看,我给他的钱都还回来了

  再后来母亲病重
  姐姐来电说妈想见我最后一面
  我回家第二天母亲就去了

  母亲去后我才开始盘点我诸多不孝
  其实我知道她不会计较
  孑身在外只要安好

  每至清明,未敢祭奠
  非是心疚,只怕惊扰唯一那件乡衣
  襟缝里住着母亲的魂


  《》心与心愿

  我爱这大千世界
  心亦无所皈依

  我喜禅
  心亦无所皈依

  如果诗是我唯一底色
  待斩却六条五花蛇
  我便皈依文字


  《》春游

  五月呛出最后一口绿浓
  梧桐山与我身边那位
  长腿模特儿娜塔莎
  又换了一件新裳

  总感觉那深绿
  深得像大芬村的油画
  耳机里,反复播放着的
  布列瑟农,我倏然有一种逃离的冲动

  我的心跳声,证明我存在的声音
  弱于万里外火车风驰的伴音
  我知道马修.连恩
  不是你的错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