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你经过这里无数次,却从未曾与我重逢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4 10:33:36 点击:29 回复:1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你经过这里无数次,却从未曾与我重逢

  冷场了,但我仍旧是一个自由的蛋黄
  不肯凝固成窗帘儿外,小灰蝶不屑于梦的梦
  我只是,漫无目的
  漫无目的地凝眸

  ···凝眸——我能够看见小于等于6974颗的遥远星星;面朝东方,慢性子的缓斜坡儿般
  有“诗歌在生长”
  丝帕般生长
  纨扇般生长
  绿罗裙般,生长

  ···生长···
  沿着灵魂的里子
  井壁的底子
  生长
  生长···Let there be light

  Let there be expanse in the midst of the waters,and let it separate waters from waters
  他们说你倒下了一盆儿七七四十九天的暴戾暴雨
  作为反悔之匕首
  银样镴枪头。尴尬。无用。好笑

  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信。
  (初六 井泥不食 旧井无禽
  象曰 井泥不食 下也 旧井无禽 时舍也)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4 10:39:36
  改过:你经过这里无数次,却从未曾与我重逢

  冷场了,但我仍旧是一个自由的蛋黄
  不肯凝固成窗帘儿外,小灰蝶不屑于梦的梦
  我只是,漫无目的
  漫无目的地凝眸

  ···凝眸——我能够看见小于等于6974颗的遥远星星;面朝东方,慢性子的缓斜坡儿般
  有“诗歌在生长”
  丝帕般生长
  纨扇般生长
  绿罗裙般,生长

  ···生长···
  沿着灵魂的里子
  井壁的底子
  生长
  生长···Let there be light

  Let there be expanse in the midst of the waters,and let it separate waters from waters
  他们说你倒下了一盆儿七七四十九天的暴戾暴雨
  作为反悔之匕首
  银样镴枪头。尴尬。无用。好笑

  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信)。
  (初六 井泥不食 旧井无禽
  象曰 井泥不食 下也 旧井无禽 时舍也)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4 11:55:49
  and let it separate waters from waters

  爸爸给石头,扭紧了发条
  爸爸替哥哥扭紧了发条

  爸爸把妈妈,扭断了···
  ···。失踪者,水母般,动荡

  或,擅长于哭泣的空贝壳儿般
  自己为自己,盖上第一抔砂砾
  或泥巴
  或榨干了脂肪蛋白质,和葡萄糖的观音土
  深深沉浸在不稼不穑的荒原里
  越来越深

  ···越来越深···越来越深···你无数次经过这里
  不是路过,是实打实地深深经过
  赤裸裸的果肉般
  ——天生先天的纽伦堡民歌手般

  轻轻哼着沉甸甸的天籁
  诺,我听见了我们的重逢
  就像鱼儿看不见水
  就像第一个“THE THIRD DAY”,the waters under the heaven

  Gathered together into
  秘密的me,哦,抱歉,爸爸
  我是手写小写的质量能量
  我没有发条

  我没有发条。(九二 井谷射鲋 瓮敝漏
  象曰 井谷射鲋 无与也)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5 10:17:07
  3·8CM

  月亮越来越远。不动弹声和色地
  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尽管如此,我还是一定要
  将这管牙膏,挤得漂亮

  漂亮得约等于美
  或,将她挤做一管草莓味

  或,薄荷味,穿心莲味,嫩绿
  浅蓝(深蓝,青衫)

  绛珠,草色遥看
  ——近却无的儿童牙膏

  多乎哉
  不多矣

  或,蹑手蹑脚轻轻绕到她的背后,悄悄蒙上她的眼睛,冷不防将她
  推进我的水缸

  九三 井渫不食 为我心恻
  可用汲 王明 并受其福

  (备注:某百科说月亮一直以每年3·8CM的距离离开地球。)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5 11:25:21
  黏土并不怎么黏了

  但还是能够把叶子,花儿,和我,妥妥儿地黏回树干
  虽然,我不是果儿

  但远远瞧着,我真地好像好像一小片伶仃仃的果皮,指甲上染着凤仙色的凤仙红
  但笑不露齿
  酒窝儿,深

  刻——
  仿佛外婆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鱼尾纹,抬头纹
  法令纹
  眼袋,and there was evening

  And there was morning,let the earth sprout vegetation,plants yielding seed
  And fruit trees bearing fruit in which is their seed
  Each according to its kind
  Sooooooooo~~~~~~
  万类霜天竞自由

  独立···寒秋
  独立寒秋,(六四 湘江北去 井甃无咎
  象曰 井甃无咎 脩井也)

  哦,请把我黏在你的疤里,好么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6 07:33:43
  又醉氧了,

  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看——你的眼睛,瞳孔里
  有两个地中海
  两个蒙古包
  两个风华正茂的背影)成双成对
  捉对(厮杀

  和一小滴,樱桃(小口)般,守口如瓶,扁扁瘪瘪平平的土丘
  或,青春痘

  绿了芭蕉
  绿了芭蕉
  绿了芭蕉。看:挥斥方遒的毛
  笔,与眉笔

  ——画眉深浅入时无
  画眉深浅入时无?let there be lights
  In the expanse of the heavens to separate the day from the night
  And let them be for signs and for seasons and for days and years
  And let them be lights in the expanse of the heavens to give light upon the earth
  And it is soooooooooooooo~~~~~~昼短苦夜长

  九五 井冽 寒泉食
  象曰 寒泉之食 中正也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6 10:57:55
  “我穿着淹死人的衣服”

  但,放心吧,妈妈,我是你的那个天聋地哑月白月白的幺娃儿
  ——我是淹死衣服的婴宁3;0,0,0,
  我淹死了大红大红的星星毡
  和,铺天盖地,印刷着“欢迎光临”的化纤毛毯
  我淹死了洪水,沙漠,无定河
  与,指点江山峥嵘岁月的手指
  ···

  ——用,你别在我心田的那朵
  不足六瓣的小雪
  她一直静悄悄蒙头大睡在井底最背阴儿的角落
  一边儿修改梦
  一边儿不慌不忙不紧不慢地发芽儿
  发芽儿
  苍苍茫茫
  寥寥廓廓
  搓绵扯絮,开花儿
  开花儿
  开花儿
  ···星汉灿烂,橘子黄了,橙子绿了,苹果
  蓝了

  Let the waters swarm with swarms of living creatures
  And let birds fly above the earth across the expanse of the heavens
  Be fruitful and multiply
  and every winged girl according hers kind
  上六 井收勿幕 有孚元吉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7 08:15:48
  我有一朵不足六瓣的小雪

  所以,星汉灿烂
  橘子黄了,橙子绿了,苹果蓝了
  天地——小女孩儿了
  马尾辫了
  蝴蝶结了
  呢呢哝哝地
  湘云了
  黛玉了
  晴雯了

  撕扇了,
  焚稿了。
  憨憨卧在芍药丛中,黑黑甜甜
  梦见敦敦厚厚,梦的白了

  (泽火革 巳日乃孚 元亨 利贞 悔亡)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7 08:47:29
  橘子黄了,橙子绿了,苹果蓝了

  为水星浇浇水
  替火星救救火
  将金星重新点成一块儿小小的小石头
  或,永远含苞待放的野梅花儿
  然后,有一搭儿没一搭儿,捕捕风,捉捉影,晒晒网,皈依鱼
  Thus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are finished
  And all the daughters of them

  彖曰 革 水火相息 二女同居
  (其志不相得 曰革 巳日乃孚 革而信之 文明以说 大亨以正 革而当 其悔乃亡 天地革而四时成 汤武革命 顺乎天而应乎人 革之时大矣哉)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7 09:58:44
  为水星浇浇水

  德意志夜幕降临了
  但,维纳斯仍旧还是一双光滑无毛(非完全轴对称)的牡蛎壳儿

  泥土,气化了
  但,云们仍旧还是日出而作,松松握着长鞭,放牧小羊小狼
  和我

  打更的手,扯断了麻绳儿
  但,乌鸦,或乌鸫,仍旧还是稳稳驮着姑苏城外寒山寺(准准地)夜半钟声
  到客船···and Noah and her daughters and her daughters’ daughters
  Went into the ark

  Clean animals
  And animals that are not clean
  And birds,and everything that creeps on the ground
  Two and two

  Female and Female
  哦,亲爱的,他们用实验物理学家的口语重复了三次狼来了狼来了狼来了
  或,月亮掉进井底了
  月亮掉进米缸了

  月亮掉进纸杯了
  月亮掉进茶匙了

  月亮掉进培养皿了
  或,月亮掉进抽水马桶了

  仿佛最后那个黑天鹅
  招来了无数套黑天鹅
  象曰 泽中有火
  (革君子以治历明时)
  但,“今天不是提问的日子”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8 08:27:40
  月亮掉进纸杯了

  后视镜很圆,很烫,很偷窥。“我带着我的瓢”,回到天空
  亲爱的,这儿才是我们游泳的海洋
  就像今儿不是提问的日子
  也不是背写
  或看图说话的课堂。考场。就像我不是穿着红舞鞋的红磨坊舞娘
  或穿着红舞鞋的女西西弗斯

  (初九 巩用黄牛之革)

  我猜我也许是个穿着红舞鞋的瞎子歌者
  但,不言语,不比划V,不给他们台阶儿地缝儿双人床
  顺风车

  ···他们在组装编了号儿的白,譬若硕大肥胖的雪,或血红血红的星星毡斗篷,或靠着北墙四分之一堆拖延着不肯脱靴的伎俩
  The waters prevailed above the mountains
  Covering them fifteen cubits deep
  And all flesh died
  ···他们将树涂成碧玉色
  将我涂成女人色
  或老女人色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8 09:31:12
  月亮掉进培养皿了

  莫扎特的K.550被歌词儿了。The fountains of the deep
  And the windows of the heavens were 。closed
  The rain was restrained
  And the waters receded from the earth continually
  我距地表1·76米(身高,加鞋跟,加哑光漆的马赛克或柚木)
  我的尴尬癌,扩散,扩散,忽如一夜春风来般
  抽象地吹落了一万顷桃树上的梨花

  他们说共情不是一个思维过程
  天生的镜面
  Poker face
  每当事件,或事故,或鸡汤,“终于从倒霉发展到崩溃”
  每当集体自杀的青苔,紫得发红或红得发紫
  每当掘墓,或盗墓的季节,夏至
  每当我直立行走,仿佛一根登基右手
  或突然临时驾崩了左臂


  (WC加油站内收费的女孩儿,万紫千红万紫千红
  宛若半块活生生的琥珀
  或霍金先生篮子中过去将来完成时态的受精卵
  ——丹书铁券

  亲爱的,着凉会感冒
  受热也会感冒
  伤寒,梵高黄般咳血,吐痰,写诗
  饮隔夜茶

  茶杯里的天空比太平洋上的更蓝,更大,更海
  When my sad soul forgot its pride
  And longed for one to love me here
  But those were in the early glow
  月亮,掉进抽水马桶了
  月亮。掉进抽水马桶了
  六二 巳日乃革之
  征吉无咎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9 09:50:01
  月亮掉进抽水马桶了

  三夜频梦君,总是那么风雨兼程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诺,这一秒她得了很多很多病,最沉最重的
  叫做——想你····
  一寸相思
  万丈白

  所以她用最白最白的白痴心,思,想
  用最长最长的盲盲聋聋哑哑的左无名指,写——我无需纸墨笔砚
  或手眼身法步,服化道,灯光)

  他们的灯光,哦,他们的灯光,熊掌般雄壮
  甲爪,草枯鹰眼疾
  雪尽马蹄轻
  无限扩大科学了的生命
  无限扩大原子核四周熏熏的真空
  无限扩大我
  迷你你

  但你说,这个世界有好的一面,也有
  更好···更好的一面
  The robbing could not harm
  Herself,to her,a fortune
  Exterior to TIME
  To me
  (九三 征凶贞厉 革言三就
  有孚)
楼主wangji4444 时间:2016-11-29 10:20:56
  一寸相思万丈白

  两个清晨结伴而来
  一个米白
  一个米白

  亲爱的,我们的每一天都不是我们的最后一天
  我们的每一天也都不是我们的第一天
  第一天太绿
  第二天太红
  ···最后一天太骚痒
  太男性

  我们的每一天都是下雪的第三天
  芝麻墨黑
  西瓜浅粉
  谷穗儿明黄
  戒尺瓷枕窗帘儿苹果······天蓝
  天蓝

  天蓝
  九四 悔亡有孚 改命吉
作者 :氵青宀一口田 时间:2016-12-14 14:55:40
  还是语言的狂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