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翠竹青青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11 21:50:20 点击:178 回复:2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后园的菜地边,有一片小小的竹林。夏末正午的阳光透过蓊郁的竹叶照射下来,地上斑驳的竹影随着清风跳跃闪烁,游移不定。

  祖父坐在一只小板凳上不紧不慢的破着竹篾,嘴里的烟斗不时冒着缕缕青烟。剪着齐耳短发,眉清目秀的女孩子一会拣了竹笋的衣子用荆棘扎了孔筛地下的沙子玩,一会拿着一支竹子描着地上的竹影,嘴里咕咕哝哝的不知说着什么。老人一边做着活计,一边慈爱的看着小女孩,欢喜中却隐隐透着一股忧伤。四周静极,只有知了扯着嗓子断断续续的嘶鸣。

  天上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沉闷的嗡嗡声,像有什么怪兽从天边覆盖了过来。女孩子有些惊慌的跑到老人的身边,靠着老人的肩膀,喘着气喊:“爷爷,爷爷,那是什么声音?”老人停下手中的活计,用毛巾擦着女孩子脸上的汗,说:“傻孩子,那是直升飞机的声音啊。”“直升飞机?是什么样的?”老人拉着小女孩的手走到竹林边,指着天上嗡嗡的轰鸣着压过头顶的大鸟,:“哪,就是那样的阿,小竹长大了去开飞机带爷爷去北京好不好?”“好啊好啊!”,女孩子跳着脚拍着手笑着,红扑扑的脸蛋像一朵木棉花。

  一天下午,老人和几个老伙计去山里打猎回来了,天井里摆了许多猎物:装在笼子里咕咕叫着跳着焦虑的转着圈的鹧鸪和斑鸠,拖着长长的蓬松的大尾巴狐狸,在大木盆里挤着,啪啪的甩着尾巴的塘角鱼??????老人乐呵呵的把狐狸订到一块门板上准备剥皮,一边唤着:“小竹!爷爷给你套了鹧鸪来啦!”半天没有人答应。老人纳闷着:“这孩子,跑哪去了!”屋里屋外找了一遍,不见女孩子的踪影,邻居的几户人家也没有,平素和女孩子玩耍的几个小孩也说不清她去哪里了。这下老人有些急了,又到街上找了一圈,依然没有女孩子的消息。邻里都来了,都帮忙四处寻找,大家七嘴八舌的出着主意:“会不会到她姑姑家去了?”“会不会到她姨妈家去了?”老人都无奈的摇摇头:“不会,她只去过一两次,四,五岁的孩子,怕是走不了那么远。”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派人到几里外女孩子的姑姑及姨妈家去找了,又分头到村里的亲戚家去找。几千人的大村子,大家一番寻找下来,太阳已渐渐偏西了,一无所获。老人坐在屋子的廊檐下望着屋前金光闪烁的水塘出神,神色凝重中透着一缕悲戚,终于说出了大家憋在心里许久都不敢提的话:“大家都到水塘里看看吧。”一伙人都赶忙到池塘里去,有的潜水,有的划着竹排用竹篙打捞着。老人蹲在池塘边咝咝的抽着烟,心里极害怕真会捞着什么。两个大孙女放了学回来,站在池塘边叫着妹妹放声大哭。老人呵斥着两个孙女:“哭什么!都给我回家去!”却忍不住悄悄的抹了一把泪。正当大家都有些疲惫和绝望的时候,一个邻居兴冲冲的从屋坪上跑下来,喘着气说:“叔!小竹回来了!”老人一听,三步两步就赶回了家,身手的敏捷不亚于追赶猎物的时候。

  屋子的廊檐下,女孩子的一个远房姨婆牵着她的手回来了。老人一把抱过孩子,摸着她的小脸蛋,颤声道:“这一整天的,你去哪里拉?可急死爷爷喽!”原来中午女孩子和几个伙伴到街上玩,后来和大家走散了,胡乱的走到临街的一些村巷,走到那姨婆的家附近,姨婆怜惜她,就拉了她家去玩,又留她吃了晚饭才送她回来。因为关系疏,平日不大走动,也没人带女孩子去过,故众人皆想不起去那里找。老人抱着孩子,不禁老泪纵横:“老姐姐,我很感激你留她玩,只是你好歹也捎个话回来叫我放心,万一这孩子真出个什么事,还叫我怎么活呢?!”很多女眷都跟着唏嘘起来。很多年以后,女孩子才从亲友的笑谈中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那时的她,只会怯生生的摸着老人的脸说:“爷爷不哭,小竹以后不去别人家玩了。”从那以后,老人很少出去打猎,女孩子也生就一种不喜去别人家做客的脾性。

  初秋的一天,女孩子和邻居的几个小孩在池塘边的竹丛下玩。秋风飒飒的吹过,竹子们随着风起伏摇曳,互相挤着,吱吱呀呀的唱起歌来。黄色的竹叶片片飘落,飘在池塘的水面上,像一群群小锦鲤。女孩子心中充满了快乐,咿咿呀呀的唱起歌来。突然有个女人柔声的唤着:“小竹!”,女孩子回头看见了记不起多久不见了的娘。娘把她拉到屋坪前岔路口的老龙眼树下,从包里掏出一件新新的花衣裳给她穿上,往两个衣兜里装满了花花绿绿的糖块。娘含着泪问女孩子:“你愿意跟娘走吗?”女孩子嘴里含着糖,不喜亦不忧,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含糊的点了头。娘于是背起女孩子走了,才从岔路口转到村道上,两个姐姐放学回来了,哭叫着扑上来拉着女孩子不让走。娘也哭了。娘和姐姐拉着女孩子的手回去见了祖父,早有人回来对祖父禀报了这回事。娘一进门,祖父就像娘从没离开过似的,招呼娘休息,用餐。娘有些愧但又坚决地说:“爹,这孩子我非带走不可,我一听说她夜里找不到人老哭,我心里就放不下??????”祖父吧吧的吸着旱烟,平静地说:“小竹娘,你自个回吧,这孩子我是不会让你带走的。”娘含着泪央求:“爹,你就让我带她去吧,我毕竟是她亲娘阿!以后会带她回来看你!”祖父拿着烟斗的手在颤抖,半晌才哑着嗓子说:“我虽老了,身子还硬朗,有我在一天,这孩子我就好好带一天。”娘掩着面快步走出大门去了。

  十月的一天上午,阳光灿烂,天气依然有些闷热。祖父一大早就出门去了。女孩子打着赤脚和邻居的几个小孩在屋子里跑进跑出的玩捉迷藏,兴奋的笑着,叫着,喘着。突然从叔叔的房间里传来女孩子惊天动地的哭声,紧跟着是几个孩子惊恐的哭声。家里只有伯婆一个老人,她一迭声嚷着:“怎么了?怎么了?”一边急急忙忙赶了过去。发现女孩子躲到大床和墙之间的缝隙里,左脚被一只碗口粗的老鼠夹夹住了。伯婆急忙把她抱出来,不禁心疼得眼泪汪汪的:白白胖胖的小脚背被夹子的齿死死的咬住,咬出了几个小窟窿,隐隐的冒着血。伯婆费了好一会才把夹子弄开,脚背上的小窟窿血越积越多,终于顺着脚底一滴滴落到地上了。伯婆有些不知所措,嘴里念叨着:“小竹啊,可怜的孩子,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这时,大姐放学回来了,咬着嘴唇一声不吭背起女孩子就向村里的卫生室走。女孩子已经渐渐平静下来了,趴在姐姐的背上哼哼唧唧的抽噎。脚背上的血滴了一路。

  这一天晚上,祖父回到家里听说了这回事,什么也没说,一个人在天井的月亮地下坐了好久好久,嘴里的烟斗火光一闪一闪的。

  冬天的时候,娘又来接女孩子了。女孩子并不知道去哪里,去多久,高高兴兴地告别了祖父和姐姐跟着娘坐了火车又坐大巴走了。

  这一走,就是四年。

  四年后的春节,娘终于拗不过女孩子天天的念叨,把她带回老家留下她和祖父一起过年了。祖父养了很多鸡,每天都杀鸡给她吃。看着女孩子吃得很香的样子祖父就呵呵地笑起来。祖父还种了很多很香很粉的葛薯,和猪蹄一炖,那味道让女孩子回家还老向同伴炫耀:“我爷爷种的葛薯真的很好吃很好吃!”。祖父从不问她在娘那边过得好不好,他们对她怎么样,但婶婶问的时候,祖父会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坐着抽烟。祖父不让姐姐们委屈她一点,姐姐们若把她逗哭了,祖父必会长叹一声,然后狠狠的责备姐姐。那一年的春节,女孩子变得从没有过的娇气,肆意的和祖父及姐姐撒着娇,动不动就哭鼻子。(一回到娘身边,马上又变回小大人模样,手指被门板夹出血来也不哭,有时还会和欺负她是外乡人的男孩子狠狠的打架。)

  女孩子依然喜欢和祖父到后园的竹林里破竹篾,看着那一杆杆青青翠竹被祖父破成细细滑滑的竹篾,然后青色的,白色的篾片在他手里欢快的跳啊跳啊,神奇的变出一个个结实美观的箩筐,篮子,斗笠,簸箕??????她一边看一边就叽里呱啦的告诉祖父各种好玩的事。春天粉红的蔷薇花啦,夏天开满荷花的池塘啦,秋天扑到的大黄蜂肚子里的蜜啦,课堂上念错了课文引起哄堂大笑的男生啦??????而祖父,也和她说着如何用一根小绳索打个结系在鹧鸪和斑鸠经过的路上套着它们,如何在晴朗的天气里观察一只蜜蜂飞行的方向找到滴着蜜的蜂巢,刺猬和果子狸如何的偷着地里的红薯??????

  女孩子很是神往,于是嚷嚷着要祖父去打猎的时候带上她。祖父呵呵的笑着:“你去不了的,路很远,山里很难走的,再说了,夏天才好套鸟呢。”女孩子于是说,:“那我夏天还回来,你带我去!”。祖父又是呵呵笑着:“那时候呀,太阳太晒了,你还是去不了。”女孩子赌气的嘟了嘴,逗弄旁边笼子里的画眉:“画眉画眉,你记住喽,夏天我还回来,我们去打猎哦”。祖父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

  春节过后,祖父让二姐带女孩子搭车回家。搭车的地方是在几里路以外山坡那边的公路边。天刚蒙蒙亮,祖父就领着两个孩子穿过迷蒙的雾,沿着一条弯弯的小路出发了。小路两边挂满露水的野草打湿了鞋袜和裤脚。小竹要一路小跑才能跟上祖父矫健的步伐。祖父一路走,一路拣着路边的枯树枝。“爷爷,你拣来做什么呀!“小竹冲着祖父喊。祖父说,:“快走吧,等会你就知道了!”。到了公路边等车的地方,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车来。祖父在一棵树下用刚才拣来的枯树枝烧起一个火堆,叫孩子们过来把湿湿的鞋袜裤脚烤一烤。等了很久之后,车终于来了。祖父拍拍小竹的头,什么都没说,就让姐姐把她带上车了。车开了很远,小竹趴着车窗上看到祖父一直还坐在树底下的火堆旁,直到车拐了弯才看不到祖父那默默坐着的身影,但那个身影小竹一直也没有忘记,随着年岁的渐长反而越发的清晰。


作者 :微微流年 时间:2013-07-19 14:16:00
  烟的这篇小说很好啊,应该红脸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19 15:38:00
  @微微流年 1楼 2013-07-19 14:16:00
  烟的这篇小说很好啊,应该红脸
  -----------------------------
  微微,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小说”,我还跟一个喜欢写长篇小说的哥哥说,我会写一点点“小说”了,后来却觉得,其实还是散文,呵呵。
  我是这么认为的,我的文章,我自己就不给自己打脸了,呵呵。
作者 :微微流年 时间:2013-07-19 15:46:00
  @微微流年 1楼 2013-07-19 14:16:00
  烟的这篇小说很好啊,应该红脸
  -----------------------------
  @林泠烟 2楼 2013-07-19 15:38:00
  微微,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小说”,我还跟一个喜欢写长篇小说的哥哥说,我会写一点点“小说”了,后来却觉得,其实还是散文,呵呵。
  我是这么认为的,我的文章,我自己就不给自己打脸了,呵呵。
  -----------------------------
  看这篇的时候,想起端木蕻良的《早春》,我想象力丰富吧,哈
作者 :微微流年 时间:2013-07-19 15:47:00
  咋没开展一段早恋呢,,,,,,嘿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19 15:53:00
  @微微流年 3楼 2013-07-19 15:46:00
  看这篇的时候,想起端木蕻良的《早春》,我想象力丰富吧,哈
  -----------------------------
  呵呵,你思维也太发散了吧,干嘛不是想到祖孙情,比如《呼兰河传》,比如《边城》
  哎,我真不要脸,敢跟两位大家的两篇经典比,汗一个
作者 :微微流年 时间:2013-07-19 17:10:00
  @微微流年 3楼 2013-07-19 15:46:00
  看这篇的时候,想起端木蕻良的《早春》,我想象力丰富吧,哈
  -----------------------------
  @林泠烟 5楼 2013-07-19 15:53:00
  呵呵,你思维也太发散了吧,干嘛不是想到祖孙情,比如《呼兰河传》,比如《边城》
  哎,我真不要脸,敢跟两位大家的两篇经典比,汗一个
  ------------------------
  想到过那个翠翠,,,
  不知道结局的翠翠
作者 :远烟空沫 时间:2013-07-19 17:42:00
  泠烟有一种原生态的清新,非常难得。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19 23:25:00
  @微微流年 6楼 2013-07-19 17:10:00
  想到过那个翠翠,,,
  不知道结局的翠翠
  -----------------------------
  嗯,翠翠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呢,傩送真的就不回来了吗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19 23:24:00
  @远烟空沫 7楼 2013-07-19 17:42:00
  泠烟有一种原生态的清新,非常难得。
  -----------------------------
  远烟这话我爱听,嘿嘿,谢谢
作者 :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3-07-21 23:06:00
  很美的一个作品,好美的一种感情呀……
作者 :yiping1914 时间:2013-07-26 13:44:00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26 14:00:00
  @yiping1914 11楼 2013-07-26 13:44:00

  -----------------------------
  一萍姐的这个图好像送过给怀专员?
  在这里倒很切题,谢谢哈,祝好:)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7-26 14:00:00
  @雪花与火花 10楼 2013-07-21 23:06:00
  很美的一个作品,好美的一种感情呀……
  -----------------------------
  谢谢雪花兄
作者 :雾海孤鸿 时间:2013-08-12 03:56:00
  很喜欢这篇,很纯净。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呢?
作者 :田崇善 时间:2013-08-12 09:59:00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呵呵。
作者 :田崇善 时间:2013-08-12 10:01:00
  淳朴的祖孙亲情,秀美的自然美景,有点沈从文的风格。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0:24:00
  @雾海孤鸿 14楼 2013-08-12 03:56:00
  很喜欢这篇,很纯净。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呢?
  -----------------------------
  真实的,祖父与我,谢谢来访:)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0:24:00
  @田崇善 16楼 2013-08-12 10:01:00
  淳朴的祖孙亲情,秀美的自然美景,有点沈从文的风格。
  -----------------------------
  过奖啦,沈从文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0:40:00
  @田崇善 15楼 2013-08-12 09:59:00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呵呵。
  -----------------------------
  田兄你觉得像小说了吗?这是我第一尝试写“小说”,感觉还是更像散文
  我对散文熟悉些,小说实在是不会:)
作者 :田崇善 时间:2013-08-12 10:56:00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0:40:00
  @田崇善 15楼 2013-08-12 09:59:00
  很不错的一篇小说,呵呵。
  -----------------------------
  田兄你觉得像小说了吗?这是我第一尝试写“小说”,感觉还是更像散文
  我对散文熟悉些,小说实在是不会:)
  ====
  应该是小说!当然散文的味道很浓,因为有比较集中的情节甚至悬念了,其实小说的范畴比较宽泛的,传统的比较注重情节,我写也偏这个。现代的则松散的多。像孙犁的小说就跟散文似的,呵呵。还有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都很随意。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1:12:00
  @田崇善 20楼 2013-08-12 10:56:00
  田兄你觉得像小说了吗?这是我第一尝试写“小说”,感觉还是更像散文
  我对散文熟悉些,小说实在是不会:)
  ====
  应该是小说!当然散文的味道很浓,因为有比较集中的情节甚至悬念了,其实小说的范畴比较宽泛的,传统的比较注重情节,我写也偏这个。现代的则松散的多。像孙犁的小说就跟散文似的,呵呵。还有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都很随意。
  -----------------------------
  嗯,还有《呼兰河传》,也是很闲散的,汪曾祺的一些小说,也都很闲散。这是我比较喜欢的风格。多谢田兄指点。
作者 :田崇善 时间:2013-08-12 11:22:00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1:12:00
  @田崇善 20楼 2013-08-12 10:56:00
  田兄你觉得像小说了吗?这是我第一尝试写“小说”,感觉还是更像散文
  我对散文熟悉些,小说实在是不会:)
  ====
  应该是小说!当然散文的味道很浓,因为有比较集中的情节甚至悬念了,其实小说的范畴比较宽泛的,传统的比较注重情节,我写也偏这个。现代的则松散的多。像孙犁的小说就跟散文似的,呵呵。还有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都很随意。
  -----------------------------
  嗯,还有《呼兰河传》,也是很闲散的,汪曾祺的一些小说,也都很闲散。这是我比较喜欢的风格。多谢田兄指点。
  ====
  是的,但我觉得萧红的太散了!她太主观或者任由性情。汪是学古代的笔记小说感觉,读书多。我指点不了你,我是来学的,我写不出这样的水灵灵的文字的。可能我们这里太干瘪了,更可能是自己太笨拙了,呵呵。
楼主林泠烟 时间:2013-08-12 11:30:00
  @田崇善 22楼 2013-08-12 11:22:00
  嗯,还有《呼兰河传》,也是很闲散的,汪曾祺的一些小说,也都很闲散。这是我比较喜欢的风格。多谢田兄指点。
  ====
  是的,但我觉得萧红的太散了!她太主观或者任由性情。汪是学古代的笔记小说感觉,读书多。我指点不了你,我是来学的,我写不出这样的水灵灵的文字的。可能我们这里太干瘪了,更可能是自己太笨拙了,呵呵。
  -----------------------------
  呵呵,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都不可以复制,别人的风格我也写不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