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史上最辛酸的证据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4 22:03:52 点击:170 回复:3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史上最辛酸的证据

  作者--银露梅

  一

  一九八三年清明节上午。
  青海湖北岸的岗龙滩草原上雪花轻舞,曼曼妙妙,飘飘洒洒。一阵清风拂来,晶莹剔透的六瓣雪花便随着风儿飘向远方,洒落在刚刚泛青的草地上,眨眼的功夫就溶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四月的藏北草原被雪花染成白茫茫一片,与那些被绿色浸透的地方相比,简直就是阳春白雪。
  一辆满载着旅客的公共汽车行驶在草原公路上。
  花甲之年的妇人尚莲花,带着儿女,从甘州来到岗龙滩草原给她的丈夫言守财上坟,准备把他的尸骨带回老家,让他魂归故里。
  一路上尚莲花忧心忡忡,担心还能不能找到老伴的坟墓。
  快到草原了,尚莲花老泪纵横,忧心忡忡:“二十多年了,你阿爸的坟可能早被杂草掩埋了,如果能找到,我们就带他回家,也让他和地下的亲人们团聚。”
  看到老母亲伤心流泪,尚莲花的大女儿言再梅也流下了眼泪,因为她深深了解母亲此时此刻心情。
  坐在尚莲花身边的小女儿言再兰看到母亲和姐姐伤心的样子,尽管自己心里也很难过,但还是努力忍住了,她掏出手绢为老母亲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然后,她转身对坐在后排位子上的言再梅说:“姐姐你怎么也这样,阿妈眼睛本来就不好,你不劝劝她,还陪她哭。好了,都别伤心了,我们一定能找到阿爸的坟。”
  坐在言再梅旁边的儿子言再全也赶紧说:“阿妈!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阿爸的坟。”
  接着,言再全又安慰道:“您老放心,有我们哩!无论如何也要把阿爸的尸骨迁回老家安葬。”
  听儿女们都这么说,尚莲花抬起袖口,擦了一下眼泪说:“我就是担心,二十多年了,难啊!”
  他们母子说话的功夫,公共汽车载着一家老小,已经驶进了草原,来到了当年的小村庄。
  尚莲花走下车,踏上草原的这一刻,心情异常激动,这片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土地,有着她太多的记忆。
  她在心里默默地说:“老头子,我来看你了。”

  二

  那是1960年的初春,乌蒙蒙的苍穹笼罩着银白的草原,使整个世界显得无边苍凉。
  成片的狗尾巴草和成片的芨芨草,偶尔从积雪中露出头颅,顽强地捍卫着生存的尊严。路边的灌木—金露梅、银露梅任凭无情的风雪肆虐摧残,无奈地垂着弱小的腰身,凌雪挣扎。
  一望无际的银色草原上,几十户人家的草原农事队显得荒凉寂寞,死气沉沉。
  清晨,一股炊烟从言守财家厨房的烟囱中升起,给这个过于清冷的小村庄增添了一点生活的气息。
  人们奇怪地看着炊烟猜测:难道在做饭?
  提起做饭,那好像就是上辈子的事了。自从入社那年,都集中到大队食堂吃饭,再也没有谁在自个家里做饭吃了。饥肠辘辘的人们口水不断从牙缝里渗出来,又一次次咽下去。那个诱人的炊烟仍无所顾忌地混在风雪中向四处飘去,人们似乎嗅到了炒面的香味。
  雪大,无法出工。社员们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拿着碗筷,踩着积雪去食堂吃饭。说是吃饭,其实就是用社员们夏天挖的野菜、自己种的萝卜、白菜晒干了,烧开水,再撒些青稞面,熬成的糊糊,称为拌汤。一人一碗,一日三餐。劳动强度大的时候再加一些代食品。没孩子的人家,两口子自个儿站在食堂门前喝了。有孩子的人家,小心翼翼地端着碗,生怕滑倒,撒了拌汤,拿回家和孩子们一起喝。
  草原农事队,其实干的就是给畜牧队种草的活儿,燕麦草喂牲口。青稞、白菜、萝卜供人吃。
  由于高原的气候的原因,这里四月中旬下种,九月下旬收割。在漫长的六个多月时间里,如果下一场冰雹,就会颗粒无收。
  去年的一场冰雹下了一支烟的功夫,别说是庄稼了,就连草滩上的青草也被打了个净光。老天爷吝啬的连野菜也没给人们留下。在这青黄不接的季节里,只能靠上面的救济粮勉强度日。
  三年自然灾害,六亿神州饥肠辘辘,救济粮少的可怜,偌大一个生产队,百十口人的粮仓里,只余下不足千斤的青稞和一堆干菜。
  言守财一家五口人,老伴尚莲花,大儿子言再全,二女儿言再梅,小女儿言再兰,就住在生产队粮仓的隔壁。他们家放杂物的那间小房和粮仓一板之隔。
  没事的时候,言再全兄妹就去小房子里蹲着,贪婪地嗅着从板壁缝隙中飘过来的青稞味儿,仿佛进食着美餐。
  言守财和尚莲花是解放前从甘州逃荒到这个村上的,当时村上人看着可怜,就收留了他们。
  首富耿元德把自家的仓库用板子隔出了一间,让他们住下了。后来他们自己在边上续了三间土坯房,这间用板子隔出的小房子就成了放杂物的闲房。解放后,耿元德家的房子被政府没收,成了生产队的仓库。
  隔壁青稞的诱惑,使言守财常常辗转反侧,彻夜无眠。他仿佛看到了那黄澄澄的颗粒和那香喷喷的馍馍。无奈粮仓有基干民兵日夜把守,他无从下手。
  夜已经很深了,言守财点了一盏煤油灯来到杂物间,仔细观察着、思考着,怎样才能做得天衣无缝呢?他一只手托着灯盏,一只手仔细地触摸着板壁,突然,手指触到了一个木节,他灵机一动,用力一抠,木节果然被抠了出来。
  “咝……”黄澄澄的青稞顺着节口流了出来,他连忙放下灯盏,用衣襟接住,心怦怦地跳个不停。这时东方已渐渐发白,他小心地将木节照原样按了进去。果真天衣无缝,不知是高兴,还是害怕,总之他感动有点眩晕。
  言守财轻轻地唤醒老婆,尚莲花看到他衣襟中的青稞,不知是意外还是高兴,结结巴巴地问:“哪来的…青稞…?”
  “嘘…别吵醒孩子们。”
  尚莲花点点头,起身随着言守财来到厨房。言守财把青稞放入盆中,尚莲花用手摸着金灿灿的颗粒,仿佛是一粒粒金子,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了青稞里。
  “别难过了,快用手推磨磨点面,烙上几个纯面饼子。”
  尚莲花答应着,两口子立即忙了起来。

  三

  言守财家厨房里的炊烟,一连几天都按时升起。社员们看在眼里,痒在心里,他们决心弄个清楚明白。
  这天,太阳终于露出了笑脸,金灿灿地挂在天上,暖洋洋地照在大地上。出工的哨声把几天来蜷缩在被窝里的社员们集合在大队部的院子里,院子里的积雪,早已被出义务工的人们打扫干净了。
  队长王大林站在大队部办公室门前的台阶上,为社员们排工:“如今是草原灭鼠的最佳时机,从今天起,直到春雪全部融化为止,每天早上八点集合,吃早饭,从食堂领上代食品。再到大队治保陈主任那儿领取用燕麦拌好的磷化锌(鼠药)和灭鼠工具,排队出发,谁也不许单独行动。晚饭除了拌汤再加一个菜包子,一个煮洋芋。”
  社员们认真地听着王队长的讲话,不时地点点头。
  当听说晚饭有菜包子和煮洋芋时,大家同时发出了“好!”的叫声。社员们心里都明白,所谓的菜包子,就是青稞面里包上野菜。而洋芋也已经发芽了。但是总比清汤寡水、只见烂菜不见面、灌胀肚皮不顶饱的拌汤强多了。一连几天,大家都喝这种拌汤,有些人的脸色已经发绿了。
  再说,草原灭鼠的活儿,比起其它农活,劳动强度要小得多。就是按照鼠兔在雪地里的踪迹,把灭鼠药用特殊工具放到鼠洞里,再用雪球填住洞口。但此项工作需要特别细心,责任性极强,鼠药管理非常严。
  有时候因为积雪太深,要花好长时间才能找到鼠洞。如稍有不慎,把鼠药放到雪洞里,而没有放到正直的鼠洞里,那麻烦就大了。
  因为积雪融化后,鼠药就暴露在草地上了,要是被牲口、鸟类吃了,后果不堪设想。追查到谁头上,谁就得承担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罪名。因此,对待草原灭鼠工作社员们格外小心。
  社员们排队领着鼠药,这时,王大林队长对两名妇女说:“杨梅香,何生兰,你们俩留下,上午帮陈主任拌明天的鼠药,中午去食堂帮大师傅照顾孩子们吃饭。十四岁以上,没有上学的孩子们愿意去灭鼠的都去。”
  听说让杨梅香和何生兰留下,几个社员相互看了看,会意地点点头,又如此这般地向她们俩人交待了一番。
  中午到食堂吃饭的大多是十二岁以下的孩子,牧区孩子上学的本来就不多,如今每天饿得前心贴着后胸,谁还有心思去上学?
  稍大一点的孩子参加生产队的劳动,还能挣点工分,小一点的孩子带弟弟、妹妹。一群孩子整天爬在生产队的马槽里,捡马吃剩的粮食。粗糙些的现捡现吃,仔细些的带回家炒熟了吃。
  “排好队,把碗端牢,小心别撒了。”杨梅香招呼着孩子们。
  言守财的儿子言再全已经十六岁了,自然和父母一块儿去灭鼠了。两个女孩年龄还小,就留守在家里。
  当轮到她们打饭时,言再梅递上饭盆,对杨梅香说:“婶婶,把我们俩个人的打在一起,我们回家去吃。”
  言再梅递饭盆的时候,杨梅香让言再兰到队部外面去等。言再兰听话地退了出去,在一旁等着姐姐。
  这时,何生兰悄悄走到言再兰身边问:“兰兰,你们家这几天吃啥?”
  “吃…”五岁的言再兰刚要回答她的问话。
  言再梅回头一看,脸色大变,忙喊:“兰兰!还不过来端饭盆。”
  听到言再梅近乎呵斥的喊声,言再兰吓了一跳,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看姐姐,又看了看何生兰,不知听谁的。
  言再梅看妹妹站在那里发呆,又喊她:“兰兰!你发啥呆,快走!”言再兰这才缓过神,听话地向姐姐走去。
  何生兰拦住她说:“兰兰,馍馍比拌汤好吃是吗?”
  言再兰答道:“是!”
  这时,言再梅上前拽了一把妹妹说:“胡说啥呢?还不快走。”两个女孩匆匆走了。
  这会儿杨梅香已经给孩子们打完了饭,来到了何生兰身边,她们交换了一下眼色,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四

  晚上,十几个社员聚在何生兰家,听杨梅香和何生兰说了白天的情况,大伙儿分析:肯定偷了生产队的粮食。于是,大家像炸了锅似的吵吵起来。
  “那可是大伙的粮食,凭什么他们一家独吃!”
  “雪这么厚,救济粮运不来的话,可能就要断粮了。”
  “言守财这个狗东西太不仗义了,这可是大家救命的粮。”
  “干脆报告大队部处理他狗日的。”
  ……
  看着大伙儿,七嘴八舌地争执不下,何生兰的公公张老汉站起身对大家说:“听我说两句,这件事首先要有证据。我看还是先请民兵队长带领几个民兵,暗地里查一下,如果真是他言守财偷了大家救命的粮食,再报告大队部也不迟。”
  大家异口同声表示赞同。
  民兵队长罗青,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楞头小伙,当即带了两个民兵悄悄去言守财家找证据,结果一无所获。
  粮仓由民兵日夜把守,进入仓库偷取粮食,根本就不可能。大伙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只听张老汉说:“我看还是请你们几个民兵辛苦一下,夜里去他家院墙外蹲点,只要他们生火做饭,冲进去抓个现行,就由不得他不交待。”
  “这主意好,几位民兵同志怎么样?”一个社员说。
  “行,我们一定找到证据。”
  连日来,三位民兵轮番守候在言守财家的周围,结果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天晚上,大家又聚在何生兰家议论开了。
  有的人说,可能分析错了,言守财根本没偷粮食。
  有的人说,打草惊蛇了。
  何生兰说:“肯定偷了,从那天言守财两个女儿的表情上,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一时间大家各持已见,互不相让。
  这时,一个社员说:“你们还记得我们吃纯面馍馍时拉的大便吗?”
  大家一阵哄堂大笑,这和大便有啥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观察过食堂大师傅和保管家的茅厕里拉的都是正常人屎,带黄,不像别人家的茅厕里拉的尽是黑汤汤。”
  这句话提醒了大家,对呀!不是常说吃什么饭,拉什么屎吗?当即就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直奔言守财家的茅厕。
  果然如此,他们家茅厕里的屎,虽然也稀,但明显带黄。
  “狗日的,果真偷了生产队的粮食。”
  “有了这个铁的证据,不怕撬不开他的嘴。”
  “报告大队部,让书记、队长处理。”
  一时间人们群情激愤,七嘴八舌。
  不知什么时候、也不知是谁,早已把牛书记和王队长请到了何生兰家。
  听了大家的汇报,牛书记和王大队长也很气愤,当即决定让民兵队长带领几个民兵去抓言守财,并召集社员到大队部开会。
  说干就干,于是大家分头行动起来。
  这当儿,言守财老婆尚莲花正坐在炕头上补衣服,一抬头,从窗子里看见几个人影进了自家的门,吓了一跳。
  忙问言守财会不会发现他们偷粮食的事儿?
  言守财说不会,就是怀疑也找不到证据。
  自从那天两个女儿在食堂被何生兰她们追问后,言守财两口子十分谨慎,每到夜深人静时,他们用毛毡把窗户堵的严严实实,在屋子里用三个石头支个锅,用牛粪火把磨好的面炒熟,再在第二天打来的拌汤里加上炒面,这样就是孩子们也不知道偷粮的事儿了。
  所以,当老婆问会不会发现偷粮的事儿时,他十分肯定地回答:不会。
  “噹!”的一声,房门被人们用脚踢开,民兵队长罗青带着几个民兵冲了进来。
  “言守财,你这个王八蛋,敢偷生产队的青稞,把他带到大队部去,今天晚上就开会批斗,看他交不交待。”罗青说着,上前扭住了言守财的胳膊。
  两个女孩蜷缩在炕上不敢出声,尚莲花一听开批斗会,吓得脸色煞白。
  言守财忙问:“队长,你说啥?我没听懂。”
  “甭给我装,你自己心里清楚。”
  这时,已有两个民兵架住了言守财。
  言再全一个箭步上去搡了一把罗青说:“凭什么抓我阿爸,放手!”
  另外两个民兵上前架住了言再全:“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你们是怎么偷生产队的粮食的?”
  言守财大声说:“我们家可是三代贫农,你们凭什么随便抓人?说我们偷粮食,你们拿出证据来呀?”
  “要证据是吗?好,带他们去看证据。”民兵队长罗青一边说,一边和其他人押着言守财出了房门。
  一轮新月挂在天边,银色的月光洒在雪地上,尤如白昼,一行人押着言守财一家三口进了茅厕。
  罗青指着黑中带黄的稀屎说:“言守财,这个证据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言守财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个荒诞的证据,的确,这就是一个铁证。
  言守财失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完了!”
  罗青厉声喝令:“带走!”
  有民兵问道:“队长!全部带走?”
  罗青回头说:“只带言守财这个狗日的!”

  五

  在大队部的会议室里,一场批斗会正在进行。言守财以自己是三代贫农为由,拒不交待偷粮食的事情。
  牛书记动员社员们揭发言守财的问题,从根儿上寻找原因。
  当即就有人揭发:言守财和牧主分子耿元德来往过密。
  言守财确实偷偷到耿元德家看望过他,原因是以前言守财两口子逃荒到这里后,耿元德收留了他们。言守财给耿元德放过几年羊,尚莲花在耿家做了几年饭,他认为耿元德有恩于他家。在耿元德被划分为牧主分子时,不但不批斗,反而偷偷地看过几次。
  这下,人们找到了问题的根本,轮番上台批斗。最后,定罪为挖社会主义墙角,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一连十几天没让他回家,白天和其他牧主分子出义务工,晚上开批斗会交待问题。在强大的攻势面前,言守财详细交待了偷粮食的过程,从根本上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后,放他回家悔过,反省。
  看着一下子老了许多的父亲,言再全忿忿地说:“爸爸,这些人也太狠毒了,不就是点青稞吗?凭什么批斗您?”
  “孩子,也不能这么说,是我们有错在前,毕竟那是大家救命的粮,想当初老家闹水灾,我和你阿妈一路讨饭到这里后,再也走不动了,是乡亲们收留了我们,记得你出生那年,你阿妈奶水不够,是大家你一口,他一口周济,才保住了你的小命,无论到什么时候,这份情咱不能忘记啊!”
  “我不信!没看见那些天,他们批斗您时的神情,哪有一点仁慈之心,真恨死他们了。”
  父子俩正说着话,突听外面骂道:“言守财,你这个混蛋,给我出来。”
  言守财吓了一跳,连忙跑出门外,只见一群社员已冲进他家的院子里,带头的说:“言守财,你知罪吗?”
  “我的问题不是已经交待清楚了吗?”
  “说的轻巧,你知道吗?听说队里快断粮了,几位老人集体绝食,他们是要省下一口给孩子们呀!王大妈连病带饿,已快不行了。”一个社员带着哭腔说。
  “什么?王大妈她老人家……,我得去看看。”言守财说着,顾不得众人的指责,拉上尚莲花三步并作两步向王大妈家跑去。
  说起王大妈,大家都知道。她可是队里的热心肠,往日里谁家有个婚丧嫁娶,头疼脑热的她都是第一时间到。
  记得言守财老婆生老三言再兰那年难产,王大妈三天三夜守在身边,直到她的儿子王大林从公社卫生院请来大夫,母子平安了,王大妈却病倒了。
  “大妈,我们对不起您老,对不起大家。”言守财夫妻跪在王大妈的炕头,泣不成声。
  “还有脸说……”
  “大妈已经三天没进拌汤了,都是你们造成的。”
  众人一片骂声。
  王大妈摆摆手,用极度微弱的声音说:“你们别怪他,都是给饿的,我老了,走就走了,可孩子们一定要活下去呀。”说完,她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顿时,屋里屋外一片哭声。
  言守财夫妻被人们推出了门外。
  悔恨,难过,心痛一齐袭上心头。他步履蹒跚,想去看望一下其他几位绝食的老人,刚走到张老汉家门口,里面又传出了哭声……
  夜已经很深了,言守财怎么也睡不着,白天的一幕反复在他的脑海里浮现。想想队里的几位老人,再看看自己是多么自私。
  这时,劳累了一天的妻子发出了熟睡的鼾声,他摸黑悄悄地起身,对着窗外射进的月光,仔细地端详着和自己生活了快二十年的妻子,心里默默地说:“我可怜的女人,今后家里的一切就全靠你了。”
  他想摸一下妻子的脸,又怕弄醒她,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轻轻地下炕,来到孩子们熟睡的炕头,俯下身轻轻地吻了一下兰兰的额头,给再梅掖了一下被子,默默地看了三个孩子几分钟,然后,转身消失在夜幕中……
  尚莲花醒来后发现丈夫不见了,急忙起身寻找,当她找到杂物间时,房梁上悬着一个人,仔细一看是言守财。在一堆杂物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写着:“我对不起乡亲们,对不起社里的老人们,我只能以死谢罪。”
  尚莲花立即昏倒在地,随后赶来的言再全冲上前抱住了父亲的双腿,痛不欲生。两个女儿吓得哇哇大哭。哭声惊动了乡亲们,大家看到这一切,默默无语,帮助尚莲花母子草草掩埋了言守财。
  不知什么时候,雪又下起来了,派去讨要救济粮的人们回来说:“县里的救济粮早已发完,由于大雪封山,州上的救济粮运不进来,好多公社早已断粮。县里让我们自己先想办法顶一段时间,等雪停了,州上会在第一时间送来救济粮。”
  大雪封山是这个县的人们最可怕的一件事,因为这意味着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了。
  中午时分,王大林队长对全体社员宣布:这是最后一顿午饭,我们已彻底断粮,食堂宣布解散。
  接着又说:“为了渡过难关,大家有亲的去投亲,有邻的去靠邻,等雪停了,大家再回来。”
  尚莲花母子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回老家去。临走的这天,尚莲花要去王大林队长家告别,言再全和两个妹妹说什么也都不去,
  言再全说:“是他们逼死了爸爸,还要去告别,没门。”

  六

  小村庄当年的模样依稀可见,房子早已拆了,只留下庄廓,村里的人承包了牲口,分到了牧场,都住进了大瓦房。十里、八里才能看到一户人家。
  雪停了,刚才还洋洋洒洒的雪花,在太阳的照射下,湿润润的,给大地带来了勃勃生机。
  尚莲花母子凭着当年的记忆寻找到了掩埋言守财的地方,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言守财的坟头刚刚添了新土,坟前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村民言守财之墓,全体村民立。
  坟前的石桌上摆满了各种祭品,有酥油炒面、手抓羊肉、雪白的馒头等。
  孩子们以为走错了地方,尚莲花哽咽着说:“是乡亲们没有忘记你爸爸,看看这些祭品,显然不是一家的,他们都来看你爸了。”
  言再全和两个妹妹看到这一切,早已是泣不成声。尚莲花带着他们跪在言守财的坟前,她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对着坟头说:“老头子,你躺在这儿,还挺安逸的,这儿的乡亲们这么照顾你,我也放心了,就不带你回家了,我想你也不愿离开这里吧?”
  接着,她又拉过儿子和两个女儿说:“孩子们,这么多年你们一直恨这儿的乡亲们,我怎么解释,你们都不信,看看今天的这一切,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三兄妹含泪点点头说:“是我们错怪乡亲们了。”
  夕阳斜下,牛羊悠闲地吃着牧草,偶尔可见骑着摩托车放牧的人们。
  准备离开的尚莲花母子,对着小村庄的废墟深深地鞠了一躬。

  (全文完)
作者 :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3-08-04 23:41:00
  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那么苦,故事太令人辛酸了……
  今天的人们贪污上千万元,还觉得光荣呢,岂知那时候,因为挨饿偷了一点粮食,都上吊自杀呀……
作者 :笑看天下大同 时间:2013-08-05 00:19:00
  @雪花与火花 1楼 2013-08-04 23:41:00
  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那么苦,故事太令人辛酸了……
  今天的人们贪污上千万元,还觉得光荣呢,岂知那时候,因为挨饿偷了一点粮食,都上吊自杀呀……
  -----------------------------
  时空转换,不会泯灭人性。

  小梅的佳作精品,就是证据。
作者 :黎绚 时间:2013-08-05 07:54:00
  辛酸
作者 :爱读书的娃娃 时间:2013-08-05 09:40:00
  好
作者 :雪花与火花 时间:2013-08-05 10:18:00
  @雪花与火花 1楼 2013-08-04 23:41:00
  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那么苦,故事太令人辛酸了……
  今天的人们贪污上千万元,还觉得光荣呢,岂知那时候,因为挨饿偷了一点粮食,都上吊自杀呀……
  -----------------------------
  @笑看天下大同 2楼 2013-08-05 00:19:00
  时空转换,不会泯灭人性。
  小梅的佳作精品,就是证据。
  -----------------------------
  是呀,绿脸赞赏、推荐一下!
作者 :春江沐雨 时间:2013-08-05 17:25:00
  咳!怨谁?不是老天爷的错。
作者 :尘埃落定1211 时间:2013-08-05 18:04:00
  悲情岁月,多少人蹉跎…好文
作者 :尘埃落定1211 时间:2013-08-05 18:04:00
  悲情岁月,多少人蹉跎…好文
作者 :秀才骑驴 时间:2013-08-05 20:55:00
  顶起来
作者 :大陆之雪 时间:2013-08-06 02:16:00
  主要是,令人吃惊的是,不少的人还在说,那三年的大饥荒不是真的,而是有人造谣,大家伙同抬起来的一个大骗局。
  露梅的这篇文章给出的就是史上最辛酸的证据。之一。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3-08-06 04:54:00
  心酸,常听父母说起那段岁月,很多事情在现在来说真不敢相信……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45:00
  @雪花与火花 1楼 2013-08-04 23:41:00
  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那么苦,故事太令人辛酸了……
  今天的人们贪污上千万元,还觉得光荣呢,岂知那时候,因为挨饿偷了一点粮食,都上吊自杀呀……
  -----------------------------
  @笑看天下大同 2楼 2013-08-05 00:19:00
  时空转换,不会泯灭人性。
  小梅的佳作精品,就是证据。
  -----------------------------
  谢谢大同,谢谢雪花!只有记住历史,才能珍惜现在。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47:00
  @雪花与火花 1楼 2013-08-04 23:41:00
  唉,那时候的人们生活那么苦,故事太令人辛酸了……
  今天的人们贪污上千万元,还觉得光荣呢,岂知那时候,因为挨饿偷了一点粮食,都上吊自杀呀……
  -----------------------------
  @笑看天下大同 2楼 2013-08-05 00:19:00
  时空转换,不会泯灭人性。
  小梅的佳作精品,就是证据。
  -----------------------------
  @雪花与火花 5楼 2013-08-05 10:18:00
  是呀,绿脸赞赏、推荐一下!
  -----------------------------
  谢谢斑竹,绿脸支持!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49:00
  @尘埃落定1211 7楼 2013-08-05 18:04:00
  悲情岁月,多少人蹉跎…好文
  -----------------------------
  谢谢朋友,那是一段割不去的岁月。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50:00
  @秀才骑驴 9楼 2013-08-05 20:55:00
  顶起来
  -----------------------------
  秀才好!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49:00
  @大陆之雪 10楼 2013-08-06 02:16:00
  主要是,令人吃惊的是,不少的人还在说,那三年的大饥荒不是真的,而是有人造谣,大家伙同抬起来的一个大骗局。
  露梅的这篇文章给出的就是史上最辛酸的证据。之一。
  -----------------------------
  只有记住历史,才能珍惜现在。谢谢朋友!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6 16:52:00
  @会飞的鱼cM 11楼 2013-08-06 04:54:00
  心酸,常听父母说起那段岁月,很多事情在现在来说真不敢相信……
  -----------------------------
  只有记住历史,才能珍惜现在。谢谢妹妹!
作者 :吉日春雨 时间:2013-08-08 16:30:00
  下午的问候~
作者 :林泠烟 时间:2013-08-08 20:06:00
  好文,本来想改红脸的,改不了
  那是个荒谬的年代,苦难的年代,谁敢说没饿死人,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作者 :一束干花 时间:2013-08-09 06:53:00
  让人心酸的年代。
作者 :吉日春雨 时间:2013-08-09 07:33:00
  周末问好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09 14:17:00
  @林泠烟 19楼 2013-08-08 20:06:00
  好文,本来想改红脸的,改不了
  那是个荒谬的年代,苦难的年代,谁敢说没饿死人,谁就是历史的罪人
  -----------------------------
  谢谢林斑斑。不用给红脸,已经很感谢了。是呀,这是发生在父辈们身上的真实事情。当年,我阿妈告诉我这个证据后,我心里一直不是滋味。现在把它写出事,让更多的人记住这一段历史。
作者 :吉日春雨 时间:2013-08-10 09:24:00
  双休日快乐~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10 12:01:00
  @吉日春雨 23楼 2013-08-10 09:24:00
  双休日快乐~
  -----------------------------
  谢谢春雨不懈支持,祝你永远幸福,扎西德勒!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13 21:45:00
  朋友们,本人最近感觉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在天涯的所有帖子,都不要顶了,让它沉到海底吧。如果有时间,有心情了,我会来看望朋友们。谢谢朋友们一路的支持,一路的陪伴。
作者 :林泠烟 时间:2013-08-13 22:07:00
  @银露梅 25楼 2013-08-13 21:45:00
  朋友们,本人最近感觉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在天涯的所有帖子,都不要顶了,让它沉到海底吧。如果有时间,有心情了,我会来看望朋友们。谢谢朋友们一路的支持,一路的陪伴。
  -----------------------------
  梅子,那就好好休息,有空了回来看看我们,我们会想你的。
楼主银露梅 时间:2013-08-13 22:11:00
  @银露梅 25楼 2013-08-13 21:45:00
  朋友们,本人最近感觉很累,想休息一段时间。我在天涯的所有帖子,都不要顶了,让它沉到海底吧。如果有时间,有心情了,我会来看望朋友们。谢谢朋友们一路的支持,一路的陪伴。
  -----------------------------
  @林泠烟 26楼 2013-08-13 22:07:00
  梅子,那就好好休息,有空了回来看看我们,我们会想你的。
  -----------------------------
  谢谢林仙子,等完成我手头上的稿子,就回来和大家团聚。
作者 :林泠烟 时间:2013-08-13 22:17:00

  -----------------------------
  @银露梅 27楼 2013-08-13 22:11:00
  谢谢林仙子,等完成我手头上的稿子,就回来和大家团聚。
  -----------------------------
  嗯,期待你的新作哦!
作者 :园田梦人 时间:2013-08-15 19:02:00
  那是1960年的初春,乌蒙蒙的苍穹笼罩着银白的草原,使整个世界显得无边苍凉。
  成片的狗尾巴草和成片的芨芨草,偶尔从积雪中露出头颅,顽强地捍卫着生存的尊严。路边的灌木—金露梅、银露梅任凭无情的风雪肆虐摧残,无奈地垂着弱小的腰身,凌雪挣扎。
  一望无际的银色草原上,几十户人家的草原农事队显得荒凉寂寞,死气沉沉。
  清晨,一股炊烟从言守财家厨房的烟囱中升起,给这个过于清冷的小村庄增添了一点生活的气息。
  ————————————————————————
  那一段历史不堪回首!
作者 :雾海孤鸿 时间:2013-08-16 22:48:00
  银露梅的小说引人入胜。我连续看了几篇,都很好看。望多发好文。

作者 :园田梦人 时间:2013-08-19 18:53:00
  四月的藏北草原被雪花染成白茫茫一片,与那些被绿色浸透的地方相比,简直就是阳春白雪。
  一辆满载着旅客的公共汽车行驶在草原公路上。
  花甲之年的妇人尚莲花,带着儿女,从甘州来到岗龙滩草原给她的丈夫言守财上坟,准备把他的尸骨带回老家,让他魂归故里
  ————————————————————————
  很让人心酸的故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