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香港的楼凤 钻窄(转载)

楼主:吃糖的大哥 时间:2014-04-26 17:03:15 点击:2137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香港的色情业并不合法,外人熟知的“一楼一凤”,也只是不违法而已。不过,香港的管理者又试图表现出对欲望与谋生的尊重,默许色情场所存在,但要求经营者低调,“选秀”这种吸附眼球之举,在香港不可能发生。各种色情场所,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状态。

  明代名妓马守真,能诗善画,声名远播。清代学者兼骈文高手汪中,寓居南京时曾观瞻马守真故居,只见荒草支离、怪石嶙峋。他感慨之余,写下著名的《经旧苑吊马守真文》,文序中有这样一段话:“人生实难,岂可责之以死。婉娈倚门之笑,绸缪鼓瑟之娱,谅非得已。”在香港,无论是“小姐”,还是开按摩场所的老板,抑或是夜总会女强人,都在为“人生实难”这4个字做注脚。其实,剥离职业的道德色彩后,多数人的生命状态,又何尝不是如此?

  当我们窥探这一行业时,如果心跳能在“色情”两字处减一下速,或可多看到香港的另一面。

  本文只是香港色情业的一个剪影,它不可能赅括该行业全貌,更不是为色情业鼓吹。在粗鄙的时代,各地色情业都不再有曾经引人遐想的琵琶与诗画,只剩下横冲直撞的欲望。即便如此,在香港一地,仍可看到不可移易的社会风气,在律例的空隙处规限着人的欲望。

  为欢几何

  2月,强冷北风吹布中国大陆。

  在香港,我们穿着羽绒见到了肥龙。肥龙是香港上世纪60年代生人,因工作关系,曾长年与香港、澳门、内地甚至日本的娱乐场所打交道。见面的话题少不了扫黄。肥龙说:“以往内地扫黄,最紧张的无非就是那几个大的节日嘛。一般来说,以前扫黄风声过后一个月就可以玩了,但这次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阵仗的。”

  接受我们采访的还有强哥(化名),他是香港一家老牌“骨场”(按摩场所)的老板,在上世纪90年代香港色情业鼎盛时,开了几个分店。进入新世纪后,大型场所纷纷倒闭,他现在还坚守着一家。

  我问强哥:“最近生意有什么变化吗?”

  强哥连连摆手:“基本上没有影响,起码我这里是这样。香港管得很严,对那些没有证件在香港工作的女子查得很厉害,抓到会遣返她们,甚至有可能拘留。现在我有些朋友去东莞,他们跟当地酒店很熟,那里已经很安静了,女的全走了,只剩下酒店一些女职员。”

  香港庙街,到了凌晨一点多钟,街上卖各种小物品的摊主开始收工。这一片区集纳了大量的沐足、按摩、桑拿场所,场外招牌五颜六色,闪耀在夜幕下。街道两边,每走三五步就能见到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站在屋檐下。

  肥龙轻车熟路,对每一街道的今昔,都能娓娓道来。在这一带,场子的规模都不大,寒风削面,街道显得冷清。“近两三年,这边多了很多足浴场,这种场子在内地也很常见。”肥龙说。

  在小贩的收档声中,肥龙带我们来到弥敦道的一座大厦,“这座大厦以前每层楼都是娱乐场所,一到晚上就招牌闪亮。”我们在大厦入口处驻足良久,出入之人寥寥无几,路旁还停着几辆警车。楼外有一张大招牌,灯只亮了一半,“现在呢,你看灯都坏了,老板都不修。”肥龙说。

  在走访的路上,我们遇到了4名妆扮浓艳的女子,在屋檐下站成一排。距离她们十几米处,站着5名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他们眼睛不时瞟着那几名女子,互相说着话。肥龙压低声音对我说,“这些是站街女,她们说的是泰语。你看这几个男的,应该是想上去向她们问价。如果大家谈妥,就可以上楼去做了。”

  这几名男子有的抽着烟,有的抱着手,嘴里嘟哝着,乍看过去,似乎是一群朋友下班后在吹风闲聊。肥龙有些偷笑,“应该是青头仔(粤语说法,指未近女色的小青年),很少出来玩,想出来试一试,但又怕死。”

  从庙街回程时,一条黑影从我们身边闪过,快速走上对面街道的楼梯口。肥龙赶紧说,“呐,这种就是‘鸡虫’,熟门熟路,直接就上去了。”

  路遇一间招牌灯完全亮着但并不闪烁的理疗店,肥龙停住了脚步,“像这种招牌灯是不闪的,又只有一种颜色,打的是理疗名堂,是最令人头疼的,因为你不知道它是‘正’还是‘邪’,不清楚里面能不能玩(是否有色情服务)。”

  在路上,每遇到一家夜总会,肥龙都会发出惊讶的声音,“咦,居然还没倒闭!”没走几步,肥龙又是一声惊叹,“这家桑拿店很厉害,改了好几个名字了,现在竟然还有生意。够可以的。”肥龙与这些场所相遇时的情景,称得上是“崎岖九死复相见,惊看各扪头颅在”的真实写照。

  关于色情行业,强哥说,“在一个社会的发展里,到哪一步都是有考虑的。你发展工业,喂,整个都是工业,可行吗?就算你有工业都好,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你那个地方发展?譬如我想投资,我到那里,是穿州过省,是‘一支公’(一个人)过去的。我也有需要,难道飞回去找老婆?你们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被孤立的“小姐”

  香港不禁止成人之间的有偿性行为,允许一楼一凤存在。所谓一楼一凤,是指一个单元里面可以有一名女子从事性交易,这名女子被称为“凤姐”。但如果一个单元里有超过一名女子从事性交易,即“一楼多凤”,她们将被视为卖淫集团,属违法,此地也被视为违法的卖淫场所,在警方清扫之列。

  香港《刑事罪行条例》第137条规定:“任何人明知而完全或部分依靠另一人卖淫的收入为生,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10年。”这是港人俗称的“不得依靠妓女为生”法例,即若有第三者通过他人的性交易而获利,比如组织管理者、皮条客等,都不合法。

  也正因此,香港的色情场所例如夜总会、桑拿等,原则上不允许有直接的性交易。在夜总会里,“小姐”分木鱼和金鱼两种,木鱼可出台,金鱼则只给客人看。客人有性需要,只能在场内和“小姐”谈好价,然后到外面的酒店完成交易。如果警方查到场内有性交易,场子拥有者会因组织卖淫遭到起诉,而嫖客和“小姐”不会受到处罚,但警方会通知其家属来领人——在华人社会里,这已是很大的惩罚。

  不过,由于香港管理方式含糊,一些夜场会给客人提供性服务,只是这种方式未成为主流,且店方不能就此宣传张扬。肥龙说,“香港这个地方,尊重人的欲望,给你谋生的空间,让你玩。但无论是嫖客也好,老板也好,都不能太张扬。毕竟香港的定位是大都市,不可能让色情业出位的。”

  关于行业状况,肥龙逐一向我们介绍:“香港的色情场所,高档的是大型夜总会——现在基本上倒闭了。所谓的大型夜总会,是类似大富豪、中国城这种场子,你进去的话,每晚没有5000元(港币,下同)就不能出来,这5000元还只是酒水,不包括出台费。次一等的夜总会,700元两个小时,还苟延残喘着。”

  “还有一种就是一楼一凤,这是香港传统就有的。一楼一凤胜在安全,不会被抓的。在一楼一凤之外,就增添了一样‘上楼骨’(做按摩服务的个体户),最近很流行。”

  “再低档一点的有两种,一种叫马槛,一种叫指压。马槛的挂牌是时租酒店,客人来了后,马槛的人会叫马夫(皮条客)带女的过来,35分钟,服务是简单直接的性行为。所谓指压呢,其实跟‘上楼骨’差不多,就是女的年纪大一点。”

  陆广(化名)是一位长期从事社会罪案新闻采访的香港资深媒体人,他说:“香港的寻欢文化,是比较含蓄的,着重在一间房里喝酒、聊天、唱歌,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下半场(性交易)的。有些地方的色情服务,是单纯为了满足客人的发泄。”

  香港的色情场所是否有选秀?肥龙说,“那不行,没那么多女的,另外警方不会允许这种出头鸟存在,一定打你。枪打出头鸟,在各地都一样的。”

  香港有家网站,刚开始只是在网上做卖淫宣传,后来发展成一条龙:到内地找“小姐”下来,自己开场经营,自己做宣传推广。肥龙说,“香港不能组织卖淫,而且他们太出位了,最近就被警方端了,判刑估计不会轻。”

  “青鸟”是香港的一个NGO,为当地性工作者提供各种帮助。该组织的项目主任徐敏姿接受我们采访时说,“虽然一楼一凤不违法,但香港有‘不得依靠另一人卖淫的收入为生’法例,性工作者不能雇佣中介、保安、清洁阿姨,不能上街拉客(《刑事罪行条例》第147条:任何人在公众地方或在公众可见的情况下,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他人,即属犯罪),只能等客人来。也就是说,她们是被孤立了的。”

  有一个案例在香港曾引起争议。由于工作需要,“凤姐”需要用到大量毛巾,她们将毛巾拿到洗衣店去。有家洗衣店因此被认为可能涉嫌“依靠他人卖淫的收入为生”。徐敏姿说,“香港这条法例引起很多争议,衍生出很多问题。有人说,如果严格执行,那么性工作者的子女是不是也应该被抓捕?因为他们也是‘依靠他人卖淫收入为生’啊。所以法官在裁决这种案子的时候,也会考虑很多外部环境因素,比如刚刚说的那家洗衣店,需要分析它的收入里,有多少比例是从性工作者那里来的,还要考虑这家店当初是否为了做性工作者的生意而开设的。”

  不过,马夫这一类人群,则可以因为触犯这条法例而入罪,因为马夫就是俗称的“皮条客”,其收入完全跟卖淫有关。也正因此,马夫带“小姐”去马槛时,在路上一般要跟“小姐”拉开十几步的距离,以示自己和对方没有关系。

  会为了LV包卖淫

  蓝玉(化名)是香港油尖旺区一家色情场所的按摩女,接受我们采访当日,她没有浓妆,也不见口红,行头和街上所见的普通女士没有区别,只是可以明显看出有很重的黑眼圈。

  “上班是通宵,可能血气不足吧,我的手脚经常是冰冻的。”蓝玉今年26岁,香港人,在场子里的服务项目是全套。她上班以来,还没有见过警察来查,“人人都说我们做这一行的收入高,但不管你信不信都好,我每天下来,通常只挣到1000元而已。”

  她3个月前入行,拒绝透露入行的原因,每月除了例假外,其余时间都上班。“有些北姑很厉害,比如我们这里的一个头牌,每个月干10天,挣到两三万,然后就回内地玩20天,没钱了再回来开工。”

  这位一线从业者告诉我们,有部分香港玩家,到外面转了一圈之后,反而喜欢回到本地玩,“其实出来玩嘛,无非就那几样东西,你非要给人家那么多花巧的服务项目,一会儿问你‘先生你要不要这个啊’,过一会儿又问你‘先生你要不要那个啊’,会让客人觉得敷衍,像走过场一样。”

  “在我们这边,‘吹’的时候都要求客人戴套,这是行规了。也有不守规矩的,如果客人肯额外给女的小费,女的又愿意,可以不用戴。外地客人挺多的,碰上豪气的,给的小费最少都是三四千元。”蓝玉说。

  不戴避孕套会给健康带来隐患。在这一点上,肥龙喜欢日本的管理:在横滨有一条街,都是色情场所,街道东边的场子要求客人戴避孕套,西边的场子则可以不戴,经营者会将这些说得清清楚楚,客人需要哪种服务,就自己选择去哪边。

  下班之后,蓝玉很少与同事接触,她很早就离家租房子住,跟爸妈说在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工作。当被记者问及准备做多久、转行的话想干什么时,她眼神迷茫,但回答得干脆利落,“不知道。”

  “小姐”入行的原因五花八门,万变不离其宗的是钱。陆广说,“没有文化没有技术,又缺钱,还有哪个行当比这一行来钱快?不要太理性地去讨论她们为什么做这个、以后做什么,她们是今日不知明日事。职业周期?她们想的是能过今周而已。年轻漂亮的,去夜场,年纪大了就转去做一楼一凤。有很多凤姐还是有子女的,没了老公,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做凤姐之外,还有哪一份工作,能让她既挣到钱养家,还可以有时间照顾孩子?”

  陆广顿了顿,继续说,“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她们进这一行,挣的是‘容易钱’。一旦挣开了这种容易钱,往往就抽不了身了。你叫她们转行去做服务员,既辛苦,钱又少,她们愿意吗?”至于刚入行的“小姐”,经营者也不需要对其进行心理诱导,“那是香港70年代的做法,现在早已经不需要了。大家都明白的,不是想做‘小姐’赚钱的,就不会进这一行。”

  “香港没有逼良为娼这回事了,基本上都是自愿的。”肥龙说,“我还见过一些90后卖淫的,原因仅仅是为了买一个LV包,她们干活甚至不需要什么特定的场所,在楼梯里就可以进行了。”

  徐敏姿认为,“小姐”进入这一行业,不外乎两个因素,一是钱,二是工作时间有弹性。而她在与“小姐”的接触中发现,“工作时间有弹性”这个因素占的比例更高,对于有孩子的单身凤姐来说尤其如此。

  也有大学生干这个的,“她们还在读书,有的突然间家里经济环境不好了,就要自己去挣学费,因为还没毕业,所以短时间内很难在外面找到一份工作能为她提供一笔大额的钱,那么就只有去做这一行了。”

  在“青鸟”办公室的一张留言板上,记录着“小姐”们的心声或状态:

  “入行赚钱养囡囡(女儿),希望能提供一个好的教育平台给她。”

  “我有两个仔(儿子),我很开心!”

  “讲心里话,这行业有苦也有乐,有时候会遇到人渣,有时候也会遇到谦和君子,赚好多,财色兼获。”

  “希望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揾钱(挣钱),然后离开……”

  她们如果转行,大多去做了美容、按摩,还是跟原来的行业相关。似乎她们都有开店的梦想,但在徐敏姿的记忆中,能开成店铺的并不多。

  浮生劬劳

  接近凌晨一点,庙街附近的一家潮州打冷(港人对潮式冷盘熟食的称呼)店外,摆了一张方形小桌,桌上放着一瓶容量3升的轩尼诗,酒瓶已空了三分之二。喝酒的不是客人,而是店老板。五六十岁的他身材瘦削,已喝得迷迷糊糊,摇晃之中与旧识肥龙相遇,还能清晰地唤出肥龙的名字。

  店内有一桌人在吃饭,这些人也不是食客,而是老板的家人,他的妻子、儿子及儿媳妇都在这间店里,一家大小打理店铺,每天忙到深夜才能喘一口气。老板的儿子还在整理食物,见到肥龙,点头示意。老板娘出来与肥龙寒暄几句,无奈地说,老板每天都这样喝一大瓶酒,即使没有朋友陪喝,也会独酌,不醉不休。

  那樽高耸的“大炮”级酒瓶,是港人劬劳生命中的一个慰藉。

  粤语称谋生为“揾食”。在香港这个人多地狭的都市里,各式人等都在为一日三餐奔波,无论是官方还是市民,他们对于目的是“揾食”的事情,即使是色情行业,态度也相对通达。

  “有一些所谓的‘捞家’,开娱乐场所赚钱,我们把这些叫‘捞偏门’,它不是黑社会,是没问题的,只是生意而已。香港的宽容度很大,只要不是明说嫖妓就行了。这里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只要我不是打家劫舍,我能挣到钱,大家都能接受的。”肥龙说。

  甚至是社团之间,只要是涉及到“揾食”的事情,大家都可以坐下来和气商量。“你们不要受《古惑仔》影响,以为社团就一定是打打杀杀的,其实不是那样的。”肥龙笑说,“90年代我去旺角活动,那边社团多,刚开始时我也很害怕,后来发现社团之间都很和气。也许大家心里都明白,大家都是‘揾食’而已,不用头破血流的。一楼一凤大多数是个体经营。或者是盗亦有道吧,社团很少插手一楼一凤,他们多数是去开马槛。即使两个社团开的马槛相邻,都能相安无事,在‘小姐’不够的时候,大家还会互通有无。我知道有个地方的马槛,甚至是3个不同的社团合伙开的。”

  大场的经营者,一般也不怕警察前来清查,反而是更怕媒体记者,“担心场子上了报纸”,成了出头鸟。

  徐敏姿说,“小姐”们最为担心的,“一是财务不稳定,做这一行,今日开工,永远不知道能接到多少个客人;二是对客人的恐惧,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客人是什么态度。我认识的一个凤姐,每次迎接新的客人,在开门的那一刻,她的手都是发抖的。”

  “有一次,一个凤姐被客人抢劫了,裹着毛巾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有人抢劫。本来如果街上有人帮她的话,劫犯是可以被抓到的。但街上的人看到她,就说‘她是鸡来的,不用理她’。结果没有人帮她,劫犯就跑掉了。会存在这种情况:凤姐遭到客人虐待、抢劫,不但没有人帮她,还会受到言语上的伤害。”

  虐待、抢劫之外,变态客人的极端行为,是杀人。2008年,香港发生多宗凤姐被客人杀害的恶性事件,当时曾引起轰动。徐敏姿说,“事件发生后,大家对凤姐给了更多关注。欣慰的是,这之后,这种恶性事件少了很多,这几年我没听说过有凤姐被杀的。”

  对“小姐”不利的,不仅有变态的客人,还有警察。一些凤姐透露,由于香港不允许“一楼多凤”,一些警察就假扮成嫖客上门光顾,其间引诱凤姐多叫一两个女的进来服务,可以给她加价。根据香港法例,只要凤姐口头答应警察的要求,凭警察的供词就可将她入罪。

  港人称警方这种做法为“放蛇”,这与内地的“钓鱼执法”庶几近之。根据规定,香港警察到一楼一凤处“放蛇”,最多能接受凤姐的手淫服务,而且必须事先得到高级警司签字允许。不过在实际的执行当中,一些警察会接受凤姐的全套服务,并在事后表明身份,以此作为要挟,不付费用就走。这种吃“霸王餐”的状况,曾引起一些“凤姐”抗议。

  一生的关系都是假的

  “你的家人,尤其是女性家人,如何看待男性家庭成员嫖娼这种行为?香港人怎样看待家人从事这个行业?”带着这些问题,我遍询了各位受访者。

  陆广几乎不需要任何组织语言和反应的时间,“当然不能接受!虽然她们不会认为你去嫖娼是犯了多大的事,但是会觉得你很‘核突’(恶心)、邋遢。”

  一位受访的香港资深影视人说,“不能接受,这是永恒的。我的朋友也多数是中产阶层,他们也不能让老婆知道自己去嫖妓。在香港,结了婚的人是绝对不能堂堂正正说自己去嫖妓的,否则会影响婚姻,不管你在家庭中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不能公开宣称自己是黑社会,以及不能公开宣称自己去嫖过娼,是香港人的两种“政治正确”,触犯前者将可能被警方检控,触犯后者则会危害家庭。

  家人的容忍度最多到达什么程度?肥龙说,“你最多只能跟老婆说陪客人去了夜总会,绝对不能跟老婆说去了马槛、指压这些地方。如果是做这一行的,大多是跟家里人说在夜总会做带位员,不能说做陪客。如果说自己做按摩女也比较麻烦,要说骨场的其他职位。”

  徐敏姿和同事不会劝说或鼓励“小姐”转行,因为“青鸟”的立场是把性工作视为一份正常的职业。她说,“如果我的男朋友做过这种事(找“小姐”),我会先去了解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做,里面是不是有隐情。不过……始终是在华人社会,都是很难接受的。”

  大概是四年前的暑期前夕,一名凤姐想送女儿跟游学团出国,有关方面需要她出示监护人收入证明,证明她这份工作所赚的钱足以支付女儿在游学团的费用,但她无法出示证明。“她觉得很内疚,认为是自己连累了女儿,让女儿失去这种机会。这件事让我感触很深,就是说在这个行业里,即使是在行情最好的时候,从业者能赚很多钱,但仍然没有经济地位。”徐敏姿说。

  普通的从业者,难以进入华人社会的正常价值体系内,而即便是行业翘楚,也难逃枯寂宿命。

  嘉露姐(真名西光琼)是香港声名显赫的夜总会女强人,于上世纪70年代出道,因年轻貌美,成了香港夜场万人迷。精明干练的她,逐步打通黑白两道,事业越做越大,在90年代就掌控过10间夜总会,拥有多个豪宅,黑白两道的人都为她倾倒。

  1998年,嘉露姐供职于新花都夜总会时,被竞争对手大富豪夜总会重金挖了过去,“转会费”100万元。由于她平素优待部下,转会之后,新花都的当红妈咪和近百名小姐,也跟着跳槽到了大富豪。这起转会事件引发了江湖追杀令,导致嘉露姐的一位心腹姐妹命丧刀下。

  进入新世纪,嘉露姐罹患喉癌,人生开始沉寂。病情得到控制后,她重操旧业,再度经营夜总会,2007年还试图再开新店。今年2月,她被发现死在独居的单人公屋里。她生前育有两子,一直以来都与儿子疏远。临终的时候,两个儿子远在国外。

  今年情人节,嘉露姐出殡,其灵位被设在殡仪馆一个异常偏狭的角落里,无人致祭,也没有人为她焚烧纸元宝。这位曾叱咤香港色情业的女强人,死后只有三炷清香,在她的遗像前袅袅生烟。

  一位知情者说,“干这一行的人,一生的关系全部都是假的。那些黑社会大佬死了之后,都会有很多人来拜,但这些人没有。
作者 :H字首的霍伦 时间:2014-05-09 16:38:17
  屌丝男追女神--------------求分析

  跟我的女神认识的年代有点久远,追溯到高中时代了,是通过我们班的一个女同学认识的,当时她有男朋友,我也就没怎么跟她联系,属于有电话有QQ,但平时基本不联系的那种。后来到了上大学,有一次忘了是因为什么事了,我又跟她联系上了,而且有一段时间聊得还比较投机,但当时我有女朋友的,所以基本上联系的也不多。

  后来毕业工作了,我们依旧还是保持着这种关系,就像她说过的一句话“君子之交淡如水”,直到去年年底那会她跟她男朋友分手了(她说是高中里那个),原因是那个男的跟她一样很被动,在一起感觉淡了。其实我一直挺喜欢她的,我也不知道这种喜欢是爱还是一个屌丝对于女神的崇拜,反正一直都很想追她,从那个时候起联系才变得多一点,算是在追她吧,不过这种追在各位眼里估计有点幼稚,基本没有电话,聊天也是某天突然聊一会,然后下一次聊天可能是几天后了,出去吃过几次饭,喝过几次东西。我觉得主要原因还是在我,本人长相一般,一紧张说话还有点结巴,这两个原因导致我的性格从小就内向,不怎么喜欢说话,而且面对的是我的女神,我很怕我说错一句话,或者做错一件事,就会让她讨厌我,所以跟她一起的时候放不开,以至于我们两相处的时候双方都很客气,一点也不像认识了快十年的人了(也可能是平时出来玩的少,这么多年估计最多就十几次吧)。其他原因我觉得都是可以克服的,说出来怕被各位说自己给自己找借口。

  其实我也有跟她表白过,认真的,开玩笑的都有,她的回答每次都是还不了解你,也算婉言拒绝了。前段时间我还跟她半开玩笑的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她比我大一岁,但是上学晚,所以跟我同级),要不我们先试试看吧,她当时说等我多了解你一点,就答应你。我当时那叫一个开心啊,外面下着很大的雨,真恨不得冲到楼下去雨中愉快的奔跑。上个月情人节,本来想约她出来的,但是她说要陪她妈妈看灯会,我当时想着等她回来了,把花送到她家楼下给她一个惊喜的,后来晚上6点多再问她的时候,她说人肯定很多,就没去,已经躺床上看电视了,我还假装问她情人节收到花没有,她说没有,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出门买花准备去她家的路上了。到了她家让她下来拿花只是讲了几句话就跟她说天气冷你先上去吧我回家了。回到家还被我妈鄙视了说情人节都不出去玩,伤不起啊!

  不过前几天的事和今天她发的信息让我现在打字都觉得心情跌到谷底。最近不是来自星星的你很红嘛,跟她聊天她也会说起自己很想吃炸鸡,第一次说起的时候她在市区她一个女性朋友家里,我们一南一北,实在是有点不方便,虽然我想过给她送过去的。最近几天南方一直在下雨嘛,那天晚上聊天,她又说这样的天气适合吃炸鸡,我说行啊,等天晴了带你去,自己犹豫了很久(下雨天真心不想出门)还是出门了,开车去肯德基买了吮指原味鸡送到她家。到了她家楼下才发微信给她下来拿,过了一会她下来了,不过后面还跟了个男的,她看到我说是他哥,准备出去呢。我当时没多想,因为她之前是说过有亲戚跟她住一个小区的,而且她是跟她爸妈一起住的,我也没什么好多疑的,反而是想到她之前说没在一起之前不跟她爸妈说我这个人,所以看到她家属倒是我有点不知所措,把东西给她就说先走了,我上车以后发现他们也走了。回去的时候我问她,说家里有亲戚家的小孩,正准备去买肯德基,刚好我买了就没去了,还说了谢谢我冒雨给她送来什么的。

  然而就在刚才,她在微信上说上次我看到的那个男的不是有亲戚关系的那种哥哥,是她爸朋友的儿子,两位大人像撮合他们。我问她是怎么想的,她说太熟了,聊是聊得来,突然要转化一时难以接受,我当时特灰心,就跟她说既然大人都同意,那就先相处一下,她说嗯。

  最后说下女神的情况吧,性格属于比较大方得体的那种,长的肯定没的说,家里条件的话应该一般正常水平吧,比较会打扮(不要想歪了觉得家里条件一般哪来那么多钱打扮,就是那种赚4000打扮花3000的那种),不是性感路线的,应该比较知性吧。。。专业对口毕业以后做导游的(虽然网上有很多女导游的负面传闻,但我觉得她不会这样的,因为她工作在市区我在郊区,所以见面的机会不多,而且有的时候她工作太累我也不愿意多打扰她),比较被动(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当然女孩子也不需要太主动),不喝酒讨厌烟味,不去夜店酒吧,平时不带团基本都在家,晚上九点十点就睡了,要么就是去市区找她好姐妹玩。以上就是我了解的一些情况了。

  跟女神的故事完全没有香艳情节,我只能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就不会往上床这方面想,她也从来不是我YY对象。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在想就算真的追到了,如果发现女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还会那么喜欢她吗?或者她一如既往的那么好,但是我们的性格真的合适吗?毕竟现在我心中的她更多的是理想中的人,真的在一起生活肯定是有落差的。其实我也不是傻缺少根筋,快奔三的人了,约过炮玩过一夜情,完全不懂女人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在面对真正喜欢的女人的时候,总觉得她是那么不可捉摸,自己又是那么的小心翼翼,所以发帖想让各位帮我出出主意,或许真的旁观者清,谢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