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灵异事件 ,转载(转载)

楼主:H首字的霍伦 时间:2014-06-05 20:49:59 点击:118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个事情发生在我读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我姐姐读大学在绵阳西南科技大学,因为离家出走的时候去过绵阳,去的时候对那边一个很大的寺庙感兴趣,又由于离家出走的时候是被家里抓回来的,没有去成,所以心里一直念想着要去看一次,所以在高二的五一节就和我姐约好去她那边玩。
  当时去的时候大概是2001年,绵阳的车站还是2个,现在是几个我不知道,反正当时是2个,要到的时候我给我姐打电话,她说在车站等我,到了之后没看到她,联系以后知道她是在另一个车站,于是就让我在这边这个车站等她,我当时手里抱着一个很大的玩具熊,是送给我姐的,就站在车站的路边等她,熟悉车站的人都应该知道,车站的附近有很多那种拉客的面包车,当时有一辆装了4个人加司机5个人的面包车倒车把我给撞了,车从我的脚踝一直压到了我的腰,当时车站的人都起哄了,叫司机停下,说压到人了,司机又从我腰上原路开了下去,当时车站很多人都以为我必死无疑,正常情况,确实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承受一个起码有500J重的汽车的来回碾压,可是奇迹的是,我被送去就近的医院检查以后显示无任何一点伤,当时我手里抱的玩具熊肚子都被压爆了,可是我却奇迹般了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完好无损。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都会觉得,这小女子运气不错,呵呵,其实以前我也这么认为的,因为当时年纪小,根本就不觉得这个事情该是什么样的结果,结果又是多么的吓人的,然后玄乎的事情是在后面。我家有2个舅舅,小的舅舅是在五粮液上班的工人,长期都在上夜班,连续很久,他每次下夜班骑车回家的时候都觉得身后有东西跟着他的感觉,但是回头又根本没有人,但就是觉得有东西在跟,直到有一次,他很突然的回头,他觉得他似乎和那个东西碰了个正面,他才觉得应该叫外婆去给他看一看,如果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一直缠着,肯定就是有什么事或者要求的,就叫我外婆帮他去看看,当时我外婆是和我妈一起去帮我小舅舅看的,我们这边下阴看蛋的很多,都是住在乡下很老很旧的农村土胚房里,我妈和我外婆先帮我舅舅看蛋,这边看蛋也是分阴蛋和阳蛋的,看阳蛋就是根据生辰八字看你的大概情况,阴蛋的话就是可以下地府去找那些想上来和你对话的人对话的,因为我舅舅的事情,他自己都是感觉有东西和他碰面了的,当然就得看阴蛋问那个缠着他的人想要的是什么,所以就看的阴蛋,当时上来的人很多(就是阴人附身到看蛋的人身上,叫上来),缠着我舅舅的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一个朋友,前几年跑野摩拖,被人杀了,到现在尸体都没找到,死的时候也没有结婚,而且人非常的好,(现在都还觉得那叔叔死的很可惜)因为心有不甘对世界有眷念,又没娶老婆所以缠着我舅舅,还有一个是我舅舅前世的爸,据说是我舅舅以前不孝道,把他爸害死的,他爸穿烂了32双草鞋才在这辈子找到他,要一直缠着他,让他吃什么都不长,最后上来的,是我们家一个死的很早很早的舅舅,大概7岁的样子因为发高烧没钱治死掉的,当时他一上来就跟我妈说,“三妹也,不是我帮幺女把车子抬着,她早就死了。”这一句话,简直没把我妈给吓死,因为我出车祸的事情,除了我姐和我爸妈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怕家里人担心,结果一个完全陌生的下阴的人,把这个事说出来了,还救了我的命,玄乎不玄乎。我那死掉的舅舅要求不高,就要求以后每年家里团年吃饭的时候吧他给叫上,他死的早,每年吃饭叫祖先大家都忽略了叫他的这个事情,所以从那以后每年吃年饭的时候我们都会叫上我这个舅舅,现在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虽然很后怕,可是我打心底感谢他的,如果没有他保佑我,我肯定早米西米西了,这经历绝对真实,也不吓人,看官们辛苦了。
  继续我的第二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家阿姨身上的,具体的说,是她的老公。
  我阿姨,是我妈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关系特别的好,她老公是跑货车的,宜宾到广安那边送货的,是个很胖的大胖子,小时候我见过他几次,很和蔼的一个人。
  故事发生在7年还是8年以前,大家都知道,通常要跑长途之前,司机是肯定会先检查自己的车子的,看有没有毛病,加不加油,类似的工作,胖叔要跑的前一天他跟车的徒弟检查了车,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才回的家睡觉,第二天一早就该出发了,胖叔上了车却怎么也打不着火,一直打,起码有半个小时,车还是一动不动的,我那阿姨本来是在睡觉的,他们跑车的走的早,结果半天了还听到楼下胖叔发动汽车的声音就特地爬起来看,起来以后她的眼皮就一直在跳个不停,四川的人都很迷信的,眼皮跳通常不会有好事,她就跑去劝胖叔,觉得感觉不是很好,干脆今天就别跑这趟了,结果胖叔不听,还说她迷信,正好,他徒弟等了他半天没见他过去接,就自己到他家这边来了,说也奇怪,他徒弟一上车,车就发动了,然后两个人就出发了。
  车子出去的路上要经过我们这边的一个坟山,在经过坟山的时候,有一条狗就在他车的前面来回的跑,按喇叭也不让,就从路的这边跑到那边来回的穿,跑车的其实都还是比较信这些的,他徒弟就跟他说,要不今天就不跑了,一趟生意不见得怎么的。胖叔却火气上来了,说不信这个邪,直接换到驾驶座上,一踩油门把狗压死了开走的车。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车子到时顺利的到了广安,下了货胖叔还告诉他徒弟,没那么多邪门歪倒的事,吃完饭,两司徒又空车返回宜宾。结果事故就这么发生了,车撞开了隔离栏直接翻到了山坡下面,他徒弟瘦,跳车捡回了命,他却因为胖被卡在车里,被火火的烧死了。后来亲属去了,交警去了,法医也去了,去现场捡尸体的时候,用沥青处理尸体裹了很多层,最后一个大胖子被裹到最后,跟他压死的那条狗一模一样。
  事情过了很久,我阿姨和他爸拿着他的八字去看蛋,那看蛋的看了八字就骂,你拿个死人的八字来做什么,骂完,还是去下了阴,下阴的时候胖叔死去的妈上来了,哭喊着说,“这就是他的命啊,我变成条狗去拦他都拦不住,把我压死了都要去送死啊."
  这个故事可能有点吓人,有点邪乎,但是也是真实的事情。看官们辛苦,我继续写。

  第三个故事,是前2年发生的,鄙人完全亲身的经历

  前几年我家最老的一辈祖字辈老天天的去世了,我奶奶那个人,比较凶,以前对死去的老天天不好,自从我老天天去世以后她就一直在生病,还莫名其妙得了癌症,她觉得是老天天怪罪她,就叫着我妈陪她去看阴蛋,从小听他们说的事情多了,我就很好奇,年龄大点了胆子也就大了,就跟着去了,我奶奶问的事情我就跳过不写了,我就写根据我八字看的蛋的类容,下面的经过我会详细的写。胆大的看官可以继续,胆小的就掂量着看吧,千万别做噩梦。。。

  我们去找的神婆姓孙,大家都叫她孙二姐,在宜宾好多迷信的人都知道她,她看个蛋很便宜12块钱,只要你报了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她就能给你看。我们去的那天,天气还算可以,我当时去的时候,肯定也是跟所有看官一样,半信半疑的心态,一是看个稀奇,二是想知道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跟听到的一样神。她家是住在我们这边一个叫南溪大观的乡下,看蛋的地方是那种农村很老很旧的土胚房,本来不怎么冷的天,走进她家就莫名的有种冷的感觉,而且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她那房子里只有一个黄色的40瓦不到的灯泡吊在那里。和以往看的电视不一样的是,看蛋的那个地方没有供奉任何神佛的象,也没有什么八卦图啊,符啊什么的东西,就一张烂朽朽的四方桌,几张供大家坐的长条凳。一个放了点菜油的勺子,勺子里点了根灯芯。然后我们就入座了,因为当时我身上不方便,不能坐上桌,说是避讳,我就和我奶奶坐的旁边的小凳子,靠着门,问了生辰八字以后,她就开始点香,点了香拿了几张纸钱擦了几下蛋,然后就开始念,念的内容很多,说话的语速很快,基本听不太懂,但不是什么波咯波咯米之类的咒语,就是一般普通的对话,她还要求她叫烧纸钱的时候我们就往她旁边的地上烧纸钱,然后下阴就正式开始了。
  她念的内容里,依稀能记得一些,是什么走到地府的第一殿什么的,叫给阴司烧纸钱,不要为难过路人,说是什么堂上红花人(下阴的红花人就是指的女孩子,白花人指的男孩子),什么什么红花根,反正说了很多个殿,一直坐在凳子上念,但是很神奇的是,她就坐在跟我们一样的条凳上,我却听到了马蹄走路的那种声音,当时就觉得慎的慌了,然后就来了第一个什么娘娘的,说是每个人阳间的人在阴间都有一棵花树,下来的这个娘娘就是专职看官这些花树的,然后就问我是不是常常小肚子痛,是不是脚没力气,是不是总是觉得睡不醒觉,别说她说的这些症状还真都是我当时的身体状况,我就答是,她就说是我家死去的老先人们在拖着我的脚,所以我脚总是觉得很重,我家老先人们抓了虫在咬我的花根,所以我肚子痛,有先人在摇我的花树,所以我常常觉得睡不醒觉犯困,她说她会帮我看管看管,让他们不要扰了我,然后就又换人了,中间来了我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的魂,当时我就不信了,因为我家4个老人都健在,哪里来魂嘛,我也没点穿,只是她说的我就没用心去听了,觉得假,可是后来我自己的魂上了她的身,一上身就对着我妈说:“妈也,我一心挂几肠,我什么都为你们想,我活的累啊。”我这个人,从我妈的角度来看是属于那种很不懂事的人,可是其实我确实是什么都为他们想,也为他们在做,也正是因为他们不懂,我很少和他们沟通,也确实很累,这些话我是从来没跟我妈说过的,但是一个根本不认识我的看蛋的人,把我内心的很多话都说了出来,当时我一边听一边哭,一部分是因为觉得好像有人看懂了我的,一部分是真的被吓到了,各位看官可以试想一下,你内心的秘密被一个陌生人说来的那种恐惧感。这都还不算最神的,最神的在后面。我一直对鬼神一说都是半信半疑,进庙还是要拜,是尊重神佛,可是鬼这个东西,也就听的比较多,毕竟见到的人很少,所以我也就是半信的态度。以前我家是住的公安局的宿舍楼,对面就是监狱,关的是戒毒的人员,一般大家都知道监狱是属于怨气什么的比较重的地方,何况当时我家附近是一所废弃的医院和一所小学,都知道这些地方以前不是坟场就是火葬场改建以后要镇住,所以才会修医院、学校和监狱,所以说我家住的那个地方明确的说是有点阴的,所以我从小就习惯的关门关窗睡觉,而且很少打开。去看阴蛋的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重复的做一个相同的梦,梦里面我和一个人是几世的纠葛的那种,但是都是仇人,第一世我们都是男的,第二世我们都是女的,第三世他是女的我是男的,现在应该是我们的第四世,我是个女的,他是个男的。在梦里能清楚的感觉第一世我们的仇恨深慢慢的到第三世开始就不那么深了,直到现在这一世,好像我就是为了等他出现的。实话实说,我以前从不看穿越一类的小说,所以不可能是入迷了做的梦,而且这个梦奇特的地方在于梦一半我醒了,再睡梦还是继续做。以前全当奇怪,也没把这个梦告诉任何人。有次半夜,睡的好好的,突然一阵很侵骨的冷风一下把我惊醒了,真实的惊醒和睡醒,正常的风和阴风是真实有区别的,醒的时候我还在打冷战,我心里很害怕,但是半夜了,一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床头的灯打开,直到天亮了才敢睡。这个事情我发誓我没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包括我妈,结果这个事情看蛋的这个孙二姐原原本本的把我的梦和发生的这些事情说出来了,当时我和我奶奶坐在门口的位置,吓的我背上全麻了。后来孙二姐告诉我,我的前世是个男的,杀了我最要好的一个兄弟,还把他的钱抢了霸占了他的老婆,他找了很久才找到我,他故意让我做那些梦,而且梦里全是帅哥,故意半夜吹阴风把我给吓醒,就是为了报复我的。我妈一听赶紧问那个人有什么要求,那人其实要求真的很低,他只要元宝20个,说是以前我抢他的,然后一间房子,那时候我杀了他他没地方住,还要一个童女一床被子,然后我妈全数答应了,答应了他就走了,然后孙二姐就开始起卦,问还愿烧东西的时间,打卦的时候就是用2个牛角似的东西先口里念,念完往天上抛,如果对方同意就是顺挂,如果反对就是熬挂,最后确定了还原的时间,本来我以为正常情况肯定会要花很多的钱,结果这些东西总共加起来只值200块不到的人民币,说也邪乎,自从还愿以后我再也没做过那个奇怪的梦,也再也没有被半夜惊醒过了。看官辛苦了。

  第四个故事,鬼压床。
  一晚写4个故事,有点累,更的慢了点,看官们耐心等。谢谢支持!

  这个事情发生在我初中,初中的时候我家是住的我们这边市委的宿舍,老房子,特别老的那种,总共只有4层,我家住底楼,阴暗潮湿,一室一厅,客厅放的是我的床,爸妈睡卧室,我是睡客厅的。
  四川人都爱打麻将,我爸妈也不例外,一下班就麻将去了,通常我就是一个人在家,小时候胆子比较小,他们出门打麻将的时候我坐哪个位置看电视,他们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坐在那里,因为从小听的鬼故事多了,就会怕,尤其是厕所啊什么的地方,都不敢去。那天也是非常的邪乎,我妈和我爸那天都出去打麻将去了,我照例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但是那天却莫名其妙得很疲倦,电视看着看着的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才下午6点多,莫名的很犯困,还不是趟在枕头上睡着的,是睡的脚的那个方向,睡着睡着模模糊糊的就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一般都知道孩子的名字有大名有小名有大家喜欢叫的外号什么的,我又是既跟爸姓又跟妈姓的,名字有点多,我就听有人叫我,所有的名字都叫完了,是个女的的声音,我就以为是我妈回来了,就想睁开眼来回答我妈,可是随便我怎么睁就感觉眼睛只能看到一点点的东西,就是醒不过来,因为听的多,我知道我是被鬼压床了,当时依稀可以看见我床头站了个人,短头发,一身死人死的时候穿的那种黑色的寿衣,就站在我面前,当时心里怕的不行,可是就是怎么都醒不过来,听老一辈的讲过,做梦也好,半夜一个人回家也好听到有人叫你名字千万不能答应,答应了魂就跟着会掉,我就整死不答应她,一直想尽办法想醒,可是我感觉自己在死劲的动却怎么都动不了,挣扎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莫名的又清醒过来了。醒过来以后我赶紧给我妈打电话,我妈在打麻将,理都不理我,还怪我打扰了她,我又一边哭一边给我爸打,我爸就说叫我自己找地方去。我当时是吓的床都不敢下啊,深怕下床就和她碰正面了,后来突然想起我妈去年去九寨沟的时候求回来的一个佛的挂象放在衣柜里,一个翻身爬起来冲进卧室拿了挂象挂到墙上就去骑我的自行车,当时出来都8点多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唯一想到的就是初中时候喜欢看漫画,漫画书店的人很多,就直接骑去了那里。现在想起来都还很害怕。有相同经历的可以跟个贴哦!谢谢各位看官了。
  该讲第5个故事了
  我讲的事情都是回忆起哪个就写哪个,时间不是挨着的。下面这个故事是我很小的时候的。
  最早的时候,我是和我爸妈住的我老天天家,因为我妈生我下来是个女儿,老一辈的思想观念特别的让人无言以对,我奶奶就把我们一家撵到了我老天天家住,包括我爷爷也是被撵出来了的,所以住的房子是老天天的老房子,很烂,很旧的那种平方,80后很多还是应该知道以前的小院子,老平房的,我们就是住的那种房子。房子的地是用炭灰铺了很多层铺的,进门时烧饭的地方,放着一张桌子,以前的房子都是一个屋一个小通道,里面三间房,我们一家住的第一间,爷爷住的第二间,老天天住的最里面的一间。以前的房子根本没有所谓的什么采光啊什么的,最里面的那间房可以说是一点光线都没有,总之两个字,很阴。
  还是老样子,爸妈都是麻将爱好者,小时候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老人们在过,四川人都喜欢吃麻辣火锅,一般晚上我妈就在院坝里的小茶馆打麻将,夜场是晚上7点到12点,如果赢了钱,她就会把家里人叫着去吃麻辣烫,那天晚上也是我妈打完了麻将,12点多了,回家把我爸叫上一起去洞子口吃麻辣烫,我外婆家和我们是一个院子,也就把舅舅叫上了,吃完火锅应该都已经1点多了,我们就一起回家,我那时候小,基本到这个时候已经该睡觉了,回来的路上我爸就背着我,用衣服给我挡着头让我睡,我也就迷迷糊糊的趴在他背上睡觉。睡着睡着,突然听到了一声风呼啸的声音,但是那种声音不是正常的呼声,就惊醒了,以前小是不懂鬼啊什么的哈,就感觉是一个声音从我旁边一晃而过,然后就惊醒了,那时明显感觉我爸加快了走路的速度。
  回到家以后我才听我爸跟我舅舅说,因为我爸是个警察,他们走回来的时候他看见前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鬼鬼祟祟的在前面走,处于本能,他以为是小偷,就加快了脚步跟着那个人,结果跟到卖烧腊的那家门的门口那人却消失了,他走到烧腊店门口去看,门是关着的,(这里做个说明,以前做生意的人的门不是我们现在的这种开关门,是用一块一块的木头缝合的门,要开门要一条木头一条木头的取),我爸就说肯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结果第二天起来,院子里就出了邪事,卖烧腊的那家人的鸭子有一只活生生的被人把心子给掏出来了,鸭子还是整只鸭子,就是心不见了。我爸听了,也没说什么,就只是跟我妈说,这段时间晚上别出去打麻将了,我妈倒是也听,可是自从那天以后,只要半夜就会听到外面院子里有人追鸭子,鸭子到处飞,嘎嘎叫的声音,第二天都会看到一只死了的鸭子在不同的地方出现,而且都没有心。后来老人们就说这是遇到鸭心鬼了,专吃鸭心的。当时怕的,很久都没敢晚上出门玩。再后来应该是卖烧腊的那家人请了懂的人来看,就没听见声音了。也是一件我现在想起还害怕的事情。今天暂时写到这里,晚上继续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