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段

楼主:日历的秘密 时间:2016-05-25 14:08:47 点击:1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重庆北碚,意味着进入山城腹地。我想在重庆遇见一个人,终未如愿。这世界有无数座城市,独独喜欢重庆。

  昨晚下了整夜的雨,大风摇的天地晃动不安。八点五十醒来,冷风将我的手指吹的冰冷僵硬。天色阴沉,像抹布蒙在窗口。第一朵玫瑰开时,窗前的绿影钻进房间。我若给你拍下我的玫瑰,你不会觉得它美的多么独特。我若告诉你它的清香袅袅,绸缎细滑的花瓣,如果镜头可以捕捉风声,香气,触感。你定能知道它与众不同的柔美,便也知此时我心,暖而喧闹。

  一直希望我的窗外有一颗巨大银杏树,或者像小镇挂满祈福红布的黄果树。

  我正在送别昨日的爱人,十年相伴,今天分道扬镳。戴了耳机,将衣帽套在头上,像穿了斗篷的女巫,我贴在窗前唯一有斑驳阳光的墙面摇头晃脑的跳舞。你若看过《重庆森林》,便知道我的舞蹈毫无章法,也无情意可表。只是踩了节奏开心一刻。当然你若还能联想到苏珊的红舞鞋,同时也会明白我这一刻,小小的伤心与寂寞。当我将头靠在玻璃上,才知阳光明媚,而我荒废的房间,空无一人。云朵漂浮在房顶,湛蓝的天空如同水洗一般。小块,狭窄的阳光在我的小腿处跳来跳去。它们灼痛脚踝,我将它们踩在脚下,踩着梦一般的霞光,我还在跳着。当我停下时,看见镜中的自己双眼世故而疲惫,像是看见了灵魂的沧桑,我受惊而笨拙的跳起来,跳到另一个房间去。对面三楼的窗口挂了粉色床单,年轻的情侣耳鬓厮磨,说着悠扬动听的情话。女孩笑得璀璨甜蜜。

  让我遇见一个你,隔着心跳的距离。

  在重庆的大梯子,或者轻轨上擦肩。

  曾经沿河一带低矮的隧道,河风呼啸。

  是这一座水中倒影的山城,叫我爱上。

  年轻时,他说我不适合看王家卫。可是我没有任何抗拒的爱上《春光乍泄》,像刀郎歌中所唱:它来得那样快又那么直接。那一年的刀郎,像一个悲情小市民走上城市的舞台,他火热的心在大街小巷颤动。那一年,我看《春光乍泄》,在武汉车站的春天。灯塔,留声机,世界尽头,风声,瀑布,河流,男人啜泣。最后一个镜头,张国荣坐在房间抱着台灯像个孩子一样任性哭泣。

  年轻时,他说我应该看《甜蜜蜜》这类电影。可我却喜欢《东邪西毒》,中毒太深,无法自拔。以至于我的日记不知觉用上阴历标注。

  我的心理历程是天真,深沉再单纯。在我十多岁时,心怀天下,民族大义,社会民生,我把世界想的冷硬灰暗,满腔热血踏入社会。当大家从天真的懵懂走入多愁顿悟时,我已从深沉之中抽离出来,心思变得单纯。我的成长似乎快人一步,由此有些失落。年轻人的轻狂,招摇过市,我未经历,由此略显空洞。

  遇见是否能够预料,我们擦肩而过的人群是否会以另一种方式回到我们身边?


  心淡

  她送一瓶红酒过来,带我们去酒店吃晚餐,进门处几桌外国人轻声交谈。我们坐在落地窗边,窗外水池莲叶漂浮,几簇细竹漠不关心的在灯光下守候。

  感冒使我的耳根疼的整个要掉了一般,喉咙也痛,嘴角生出透亮的小泡。第一次吃三文鱼,口感并不如想象那般美味,芥末却很享受。曾对海鲜向往无比,后来发现自己对海鲜过敏,这是一个悲哀的觉悟。好比影子爱人,无法拥抱靠近。用过晚饭,回到店里斗地主发红包。她建议我们以后一起打麻将,我对麻将心存芥蒂,总认为那不是好玩意,勉强会一点,却不认真。玩到十二点她开车回家,我们也回家洗漱。不下雨的夜里空气干燥,将浅色衣服搜罗出来一件一件搓洗,冲水后并不拧干,挂在衣架上慢慢整理一些小褶皱,直到衣服整齐有型。看看窗外月色明亮,观察一阵幼小菜苗,花草植物,正是生长好时节,不必担心它们会受寒忍冻。

  小镇步入夏天,我想回小镇,即使一生平庸肤浅,也比此时消磨心力好过许多。

  与易初在家做饭,两个人吃什么都无味冷清。将香菇,姜蒜,番茄,青椒切细,想起大姐无师自通的好厨艺,甚是想念。若说做饭,身边人唯大姐厨艺考究。普通肉丸,剁碎调味后,一边拍打,一边撒上小水花,做出来的口感已经不是肉丸,而是细滑具有弹性的火腿。如果不是对生活的喜爱之心,谁会这般讲究的对待家常菜呢。大姐煮的火锅,是我吃过最好的火锅。各种香料味道糅合,你即能分辨它们所出之处,又能完美协调这味道的一致鲜美。吃过一次便欲罢不能。用大姐的话说,只要你愿意买食材,她可以做出满汉全席来。每个人不论多么庸俗,必有一个与众不同的闪光点。大姐的厨艺不只好,她认真对待每一道菜的用心便是旁人无法比之。

  我的厨艺非常差,虽然我也很用心,终归没有天赋,熟了即可。唯一拿手的便是炖蛋与包饺子。我并不喜欢吃饺子,却擅长包饺子,也很享受包饺子的过程。每一道褶皱用心用情拿捏出来,饱满翘挺的模样很是水灵,有时像穿了风衣的小绅士,有时像白净乖巧的小白鼠。我特意学过花式饺子的包法,已很长时间没有包饺子,如今也做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中午闲着无事,找出针线将牛仔裤小小改动一番。原本破洞的款式,剪了旧毛衣缝上。保暖而不张扬。去年三月,与易初设计贴布款式,她负责在布上画简单图案,我绣了之后再缝到牛仔裤上。我对自己的针线活很满意,但也只限于不善针线的人来说。若和大姐比,我又差远了去。大姐的针线又是一绝,似乎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绣不了。她虽无艺术造诣,却深谙针线的各种诀窍,走线皆有讲究。她对自己这一天赋并不知晓,将心思浪费在乏味枯燥的十字绣上。这是我想不通的地方,再不济,她也能开个别具一格的裁缝铺或者特色主题餐馆。但她更宁愿把精力耗在邻里之间东长西短的闲聊上,这使她内心踏实充满人情暖意。

  大姐与我相差六岁,自小对我们疏而远之,避之不及,直至我结婚以后,大家亲厚许多。常常聊到的唯一一个共同话题是家庭。大姐对我比之易初又好了很多。她嫌易初讲话不够柔和,这之中的矛盾皆是易初对她的劝说开化使她异常反感。遇上尖锐的问题,我则是她们两人的调和剂。大姐对易初有讨厌的畏惧,也有莫名依赖,情感索取,爱恨交加。对我有尊敬与喜欢,也有一些讨好之意。在我们这种民主的家庭,票数决定你发言的重量。我与易初常常不谋而合,说话具有一定影响力。大姐通常不参与家庭决定性会议之中,讲话自然也就不够份量,最大原因是她自身目光短浅,内心的自卑与自尊使她不愿与我们讨论。从前不懂她那要命的自尊从何而来,大家交流也是基于尊重平等的原则。她似乎总觉我们对她怀有轻视。如今改了不少,她终于意识到她的两个妹妹无论她的外在内在多么不足,都全心全意的爱着她。尽管我认为她意识过于迟钝,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情感。大姐与我说话,有意无意的寻求共识,我对她所谓的共识不太赞同,却能愉快接受。这使她一点一点找回自信,这样的她让我们欣慰许多。

  换个方式相处,换个角度思考,说来简单,做来却是高难度。

  有时,我们努力调整自己去适应别人,他人并不接受,甚至可能成为心理负担。

  最好的情感是彼此包容,为之做出改变,换来共同的成长进步。


  最后

  小鸟在树丛中觅食,警惕的看着我,我们对视一秒,它调转头向柳树走去。早晨在窗边看见一只黑色的鸟在加措路中间走来走去,左蹦右跳的躲避车流仍不忘低头在路面寻找,仿佛它弄丢了极为重要的东西,我甚至怀疑它的翅膀是否受了伤。如果它愿看看五楼窗台,我会赠它一捧米。但它并不抬头,沿着加措路走去。抓了一捧米撒在野草丛生的窗外,如果它们愿意天天来到我的窗前,我愿意天天喂养它们,就像喂养我的花草一般,即使它们不能带我飞翔,至少还能为我歌唱。

  长时间白天不出门,感觉自己生霉,像制作红豆腐长毛的过程。白天足不出户的上班,空闲时我站在窗前,痴痴的望着阳光,内心雀跃,夏日阳光照不进我的房间。只在冬天,太阳才会放肆走进来。每一次出门满心欢喜的期待。半月进行一次光合作用,哪怕只是短短半小时,于我也是巨大惊喜。过敏性体质让我在高原户外不能停留太久,须得帽子口罩全副武装。

  买菜的时候,可怜巴巴的望着易初,易初于心不忍:那我们一起去吧。高兴的跟了易初出门,罗布林卡路边的玫瑰与月季香气扑鼻,天桥下中年男人坐在路边哭,一只小狗趴在花坛晒太阳,红绿灯交替有序,这一切事物散发暖暖的可爱可亲,让我更加爱这个充满烟火人情的世界。

  太久不曾休假,专心的等七月,九月。假使九月期许落空,我将孤身一人去看湖。
楼主日历的秘密 时间:2016-05-25 15:05:50
  天气阴冷
作者 :蒙奇路小辉骨 时间:2017-02-26 13:26:49
  地标建筑太少,必须有几栋500米以上的楼才能提升档次,否则只是山城,要做世界级山水之诚,必须有超高建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