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家乡小河水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7 09:32:15 点击:107 回复:2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那颗孤独灵魂在那个空冥空洞的空间,为着那莫名、虚幻旳迷雾、迷茫以及那些无解困惑而苦苦地追寻、探索与挣扎之际,你那条条流淌在那群山深处涓涓溪水声,让我耳边仿佛好似又再次传来外婆那声声亲切呼唤声。
  遁着你那涓涓溪水声,遁着外婆那声声亲切呼唤声,在那恍惚间,自己那颗孤独灵魂领着我,让我好似再一次走进了自己那段被你掩映着的童年岁月里。
  忆童年
  纸船悠悠眼前游,一糖两口好朋友。
  油菜花里抓蜜蜂,三锅四灶恍若梦。

  依稀模糊儿时影,忆起如似水中景。
  外婆声声呼唤处,回首已是白发露。
  一
  再次走进那个昔日高空响着大嗽叭声、清一色瓦房的古老小镇。踏上那条铺满着条石、硪卵石的街道,凝望着煤油下外婆那慈详脸庞。侧耳倾听着左邻阿公、阿婆那喋喋话语声,西壁小叔、小婶那轻谈笑语。无形之中,我仿佛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外婆那久违而又亲切、温暖的怀抱。
  感受着这以前自己只在那梦里偶然才有过,外婆的那份亲切、那份温暖,我觉得自己又似在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在那片金黄的油菜花地里,又在轻轻地抓向那会蛰人的‘男’公蜂。在那夏日凉爽的晨风里,在你那清清的身影中,拿着毛巾又在轻轻地兜向那一群群贪吃、游动的小鱼。在那秋高云淡的天空下,自己尾随着、那衣着补丁的外婆与大姐姐,又劳作在那块红色山间菜地,拨着杂草,逗着那長脚、黑色山蚂蚁,玩弄着桐树子。在那飘雪的腊月天,在那皑皑皑白雪地,又在使命的呵着自己那红红小手,看着眼前的小雪球,在那些大哥哥、大姐姐欢歌笑语声里渐渐地变成一个大雪人。在那…
  看着这在灵魂深处再次升腾而起的那幅幅鲜活灵动画面,想着那依稀之中街上那条条大大小小标语,模糊之处那来来往往、衣着补丁的行人。我耳边又仿佛传来:那大嗽叭声里那隐隐约约声声哀乐与那激扬的歌声。阿公、阿婆他们那断断续续的对话声,听说明天要停电了,还是去多打些洋油,以………快过年了,还是去扯些洋布,给……………自己那若即若离、似有似无的争执声:你以为那是你的家,我就是要去的那也是毛主席家。
  回味着那大嗽叭声里那隐隐约约的声声哀乐与那激扬的歌声。回味着那些阿公、阿婆他们当年那断断续续话语中的洋人、洋车,洋……回味着自己那似有似无、若即若离的争执声。回味着现代生活中的那已稀松平常的鸡鸭鱼肉,那时候只能在那逢年过节的日子里才有,那扑面透鼻而入、诱人的飘香。回味着自己那个不知何谓零食、何谓零花钱的贫穷童年岁月,我不知;我那慈详的外婆,您们口中那么多的洋字,从何处而来?更有我那虽曾见面,而我却无存记忆,只从母亲口中略知一些,但却深情地拥抱、亲吻过我的亲爱的奶奶,您那靠守着家族祠堂、微薄的收入,帮着别人洗衣做饭为生活的补贴,拉扯着年幼的父亲所有过的那些陈年往事,您又还曾向谁深情地倾诉过?
  
作者 :爱上红和绿 时间:2016-03-18 20:23:57
  等更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爱上红和绿 时间:2016-03-18 20:36:53
  困了,休息了~
  • 农村人写的

    举报  2016-03-18 20:48:24  评论

    @爱上红和绿 哦!我这几天一直循环听着那首童丽演唱﹝烟花三月﹞入眠。你呢?工作累了吗?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8 20:41:24
  二
  家乡的小河水,你能告诉我吗?你那走遍群山,那丝丝、条条清灵而又纯净流淌着的身影,你又能否告诉我:为何当自己那沉睡般的童年,再次让我想起时,自己心中为何会倍感它是那样祥和?倍感它是那样宁静?难道是因为那份贫穷?因为从那份贫穷之中,我依稀的感知、认知到;那些已经仙游、作古而去的阿公、阿婆,他们当年似乎即使晚上忘记了关门睡觉,也不用担心家中会遭遇失窃。出门在外时,似乎更不用担心会遭遇到那劫匪。他们当年生活的好似一家人但却又不是一家人。而这份贫穷:却又似乎注定要遭受到国民批判、后人唾弃、世人遗忘、岁月掩埋。
  家乡的小河水,你那轻轻的脚步声可还能否告诉今天的我,自己心中这份依稀的感觉、感知是对还是错吗?你那清清的身影可还能否再告诉今天的我:自己那段被你掩映着的童年岁月里的那份贫穷,可否是曾你映证着的那轮冉冉东升,带给过这片大地无限的生机、激发过生命无比的激情红日所赐、所给所予吗?而当这轮红日注定它要下落、西沉的同时,人们千百年,百千年来争先感叹、赞美、歌颂它又带给这片大地无限美景的同时,却也注定着它向我们预示着;新的一天黑夜,即将来临。不知:今夜是个极其漫长漆黑的長夜?还是那轮冰冷的残月照射着这苍茫的大地?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8 21:19:10
  三
  在这不知中,我又清晰的想起了那儿时的一幕;那是在那个山花烂漫的季节,在那和风吹拂大地的时候,在那大喇叭声优美的旋律飘扬在小镇的上空,飘扬在那些大哥哥、小姐姐、大姐姐、小哥哥他们似乎每日必到的场所。只见那位邻家大哥哥,兴冲冲地从家里跑先我们人群处,向着我们大声的说道:嗨!你们知道么?昨天我从县城里回来,听那县城里人说,现在的台湾,萝卜白菜,都能卖个一元多钱一斤。至于那个一角两角钱的零头,双方都不会刻意的去索取与索要。向我们这么大的年轻人,买了一块电子表,戴了个一天半天的坏了,就往垃圾坑里丢。据说....
  看着那位邻家大哥哥无比激动的神态,眼神中流露出的无比的向往,听着他那无比激动的诉说宣告声,想着....
  我想:假如今夜是个极其漫长漆黑的长夜,而那千万年来一现的昙花,如能在今夜盛开,它必将缀亮那漆黑的长空。在它那倾尽一生的心血,毕生的精力,炫丽绽放的刹那间,在这块黑沉沉的大地上,我应能看见:那位南山的老爷爷,站在那尚还冒着余温、发出微弱火光的木炭跟前,正在向着上苍默默地祈祷,祈祷....我应能看见:在那清冷的大街上,在那幽幽的街灯下,在那肆虐的寒风中,那位不知寒冷、不知饥饿、不知疲惫,衣着单薄、脚穿一双拖鞋的小女孩....我应能看:一群居心波策、阴险歹毒、用心邪恶、欺死瞒生、欺世盗名、遍身挂满了特色社会主义功勋变贼老畜生,在以那位矮子鬼老婊子老畜生恶鬼为首下,打着贫穷不是……要依法治国、要改……篡党篡国、挂羊头卖狗肉,在这块黑沉沉的大地上对那草民、低民、普民、却被这群变贼老畜生冠以、美誉为公民、国家的主人――人民犯下的那庆竹难书、令人发指、累累血泪债、血泪班驳史。我应能看见……
  我又想;假如今夜是那轮冰冷的残月,照射着这苍茫的大地。而那万千年来那神秘的昙花,如能在这冰冷的月夜花开花落,在它那极其短暂、极尽苍凉、极尽凄美的花开花落瞬间,在这块苍茫的大地上我应能看见:在那万家灯火处,那五千年以来,那些打着替天行道、为万民祈福的自诩天命所归千古帝王。在他那巍峨、雄伟的宫殿,在他那富丽而又堂皇的后宫,在他那辽阔而又幽深的大院,与着他那些自命天生高贵的王公贵族,与着他那些自恃满腹经纶,有着济国济民才华的达官政要,正在大骂着那些贱民的同时,却又在密谋、商议着如何向那些贱民们,搜刮、榨压更多的财富,以供养着他们,过着那极尽奢侈、极尽糜烂的不是天堂而胜似天堂的人间生活。密谋商议着,如何动用他们眷养着的那些自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骚人墨客,为他们那婊子样的行为,去传播、鼓吹、美化、歌颂,去愚昧,去欺骗那些贱民们。密谋商议着,如何动用着他们眷养着的那些鹰犬、走狗、狗腿子,动用他们狗爪里的刀枪棍棒,去鞭挞棒打敢于揭露他们行为的贱民,去杀戮那些敢于反抗他们行为的贱民,去强制压迫那些贱民,为他们那婊子样的行当,去修建、建造,那千古的牌坊。我应能看见:人类史上一群最无耻、最邪恶、最下流、最卑鄙、最肮脏、最奸佞、最恶毒、最虚伪……披着人皮、身裹特色裹尸布猪狗不如的畜生,在这块苍茫的大地上,戴着那顶用无数个仁人志士鲜血、生命染红染透了的红帽,高高打着为人民服…旗帜、喊着那铮铮口号、写着旦旦誓词,上演了人类史上空前绝后、绝无仅有一出畜生杂种戏。我应能看见……
  在这不知不觉中,我似乎又遥遥的看见:自己当年在你那澎湃一去身影里,跨进校门的小身影,飘荡在那环绕在那座座青峰的云雾之中。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0:37:54
  家乡的小河水,看着你那走遍过的高低起伏、绵绵的群山,看着自己那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的小身影,我那缕似乎已然飘飞的思绪,亦也带着我那颗正对着那片片残言画语、为之深深地迷恋,久久不愿前行的那颗孤独灵魂,飘向了那个当年在你那波高浪急的身影里,在那灶膛熊熊火光照映中,站在那大姐姐身边,正在认认真真的数着那大姐姐为他精心挑选、折断好的整整一百根小枝条的小身影。飘向了那个躺在外婆身边,依然在坚持的、默默的、反复的数着那一百个数,已渐渐地沉入梦乡的小身影。紧紧的跟随着那个当年在你那滚滚的涛声里,已是领着外婆,一路骑着小马,飞步跨过那小桥,箭一般踏进校门的小身影。
  看(少年)
  一河清清水,
  绝然两身形。
  佛心垂青史,
  众生俱往矣。

  三清坐宫殿,
  福音万里传。
  遥望中国梦,
  何去将何从?
  一
  再次走进那所无声的校园,坐在那间无声的教室,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声声无声朗读声。
  依稀之中,当那a、o、e已成昨日课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画。画中那位故去的伟人,脸带微笑,正坐在沙发椅中间。下面是一句话,跟着老师读完那句话;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然后好似依次是那上、中…………(一九七八年语文教科书)
  模糊之处,我又似乎看见那整页国歌词。(不是今天国歌词)看着那模糊国歌词,也让今天的我想明白、弄清楚了一件事。为何自己平日偶然看见或是听到那首也不知道是那个…人所写、所作的那《少先队队员》之歌,自己老是觉得它是那样生涩、拗口、别扭,原来这种感觉从那时起就打印、储存在心中。
  随着这清楚感觉,在自己那再度哑然失笑声里,我仿佛又清晰地看见;当年自己那个因与同座同学因课桌中线而起争执,被老师罚站在黑板跟前,高扬着个脑袋,本想强忍着流泪,谁之那眼泪反而似那断线的风筝一般,倾落而下、衣着补丁的小身影。我想 当年我那亲爱的老师,他应明白那课桌中线是谁而画,在哪争执之中谁对谁又错?应只不过是我那亲爱的老师他前卫一些,谁叫同桌是位女同学呢!我看我也只能自认倒霉罢了。
  在这似依稀又清晰、既模糊又清楚之间,我悠悠的看见,当自己转变成一个瘦弱少年,再次回到那古老的小镇,(其间因外婆年迈、日渐体衰)古老的小镇也在发生着悄悄地改变。昔日那高扬在小镇上空的大嗽叭声,已被那清一色瓦房里一户又一户飘来的、那木匣子收音机声所取代。昔日那清清而又宁静的大街上,多了那红的、绿的…五颜六色、万紫千红。多出了………多出了……(详见清清小河水第二遍)。
  就在小镇旧貌换新颜时,我自己那缕飘飞的思绪,孤独行走着的灵魂,也让我的记忆逐渐地清晰、明亮起来。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1:06:47
  二
  清晰的是;望着那站在大街上,身处在那人群里,聚精会神地听着那木匣子收音机里定点、定时播出的那绘声绘色、武侠评书故事的廋弱少年。那时的自己,显然是己然淡忘了那曾经流落过的委屈泪水,减少、减弱了对书本、学习的兴趣与爱好。
  看着那闲步在绿萌树下的自己,听着那三三两两身边过往同学纷纷争相诉说、议论本班那位同学,那读更高年级的姐姐,敢于勇着西装短裤,一夜里传遍整个校园无聊的话题。看着那步履怱怱,头上包裹着纱布,行走在那校园路上的老师,听着同学们纷纷相告、议论镇里乂乂乂公子、同学永于、敢于手提板凳,砸、劈老师的英雄事迹,那时的自己觉得钦佩之至。看着自己与最要好的同座同学,为报复后排女同学趁我俩大睡之时,拉着桌子一放一推出尽了的难堪,假装高高手捧课本,大声朗读课文,其实课本各自夹杂着...看着...着无聊的话题、英雄的事迹、快意恩仇、壮怀激烈,那时的自己,已经是遗忘、忘却了那白日课堂上所遗留下的困惑,离那所曾给自己快乐、迷恋的校园已是渐行渐远。
  想着与最要好的同学,游荡在大街上,学着令他们各自崇拜的五体投地,那街上威严的罗汉、校内雄武的金刚、盛气凛人打手小弟的模样:是歪着个脑袋、斜着个双眼、叼着根香烟,觉得自己酷毙了的身影。想着那在课堂上、电灯下、烛光里那废寝忘食、埋头苦读过得那一本又一本、一套又一套的武侠小说。想着那个曾经伟大的幻想。那时的自己,已经是忘记、忘却了那晚间的作业、明天的考试。只不过是身在校园,心却已远走天涯。
  明亮的是:
  那时的自己,瘦弱的少年,他不单只是忘记了他自己,还忘记了那为筹措学费,奔走行进在那冰天雪地里的母亲!忘记了自己的双亲,他们为儿为女们那即将开学的学费,在那长夜里脸露愁容,眼神里流露出的无奈,发出的那声声无奈的长叹声!忘记了自己的双亲,在那凄风苦雨,在那炎炎烈日,在那冰霜雪雨里相互搀扶、艰难行进的身影!他更是忘记了,那时是一个号称改革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那时是一个响彻着那滚滚赞歌,天地间荡起了滚滚春潮的时代!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8:23:25
  三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再度湿润,再度模糊时,但我的心却直直的感觉到:自己的双亲,他们在那凄风苦雨,在那炎炎烈日,在那冰霜雪雨里相互搀扶、艰难行进的身影在远去、在飘飞。而那昔日的校园、古老的小镇、云雾里自己那若隐若现的小身影跟着也在远去、在飘飞。不知何故,在那一瞬间,我竟莫名其妙的感觉到自己全身心的一轻,稀里糊涂、浑浑噩噩地朝着他们远去、飘飞的方向直追而去。
  当我感觉自己好似跨过了那千重山、越过了那万重水,穿透过那黑沉而又厚实的云层,又见那轮明月时,自己那双亲的身影、昔日的校园、古老的小镇,已无踪迹。唯一只看见自己那云雾里的小身影,正漂浮过圆圆的明月。紧追着自己那小身影,也掠过那轮明月后,我忽然发觉:自己又好似又一次,走进了那个无底的深渊。在这漆黑无边的深渊里,自己是本能的全力疾驰追赶着自己那云雾里的小身影。
  也不知自己飞奔了多长的路,飘飞了多长的时间,唯一的只看见自己那团云雾里小身影,已是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越来越不清,模糊不清的好似那么一丁点时,我悠然的感觉到:好似有无数的恐惧、凄凉、悲切、伤心、痛楚...竟一一朝我袭来。就在自己感到绝望、彷徨,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我又清晰的看见那一丁点正在变亮、在变大、在变圆。亮的好像有无数颗星星在闪烁,大的好像是一个自己重来没有见过的世界,圆的好像又让人感觉到它是那样无边无际。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8:24:06
  四
  远远地、远远地,从那亮光闪烁处,从那个世界,从那个似乎没有人间烟火的地方,向着我是疾驰而来两个人影。在那猝然间,我突然发现:那不正是让自己再度流泪,久别的双亲么?当我快步上前,紧紧地、紧紧地,抱着我那久别的母亲,转而伸手拉着我那脸上似乎从未有过那种微笑的父亲,刚想开口问我那久别的母亲啊!您那灿烂的笑容里,双眼为何会那样亮闪闪、亮晶晶。而我那脸上从未有过如此笑容的父亲啊!您的手又为何会如此的冰凉。只听见母亲用那极度哽咽、轻轻地、轻轻地声音对着我说,孩子啊,我与你父亲,从未想过、从未想过,从来都没想到过,我们还能再相逢!母亲我知道,你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向我与你父亲诉说,心中更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要想我与你父亲倾诉,孩子,你又可知道么?我与你的父亲也是有多太多的话,向你们姐弟妹说。让我与你的父亲,在护送你回去的路上,再向你慢慢说道。
  孩子,你知道吗?你应该不知道,不知道!当年母亲离你们而去的最后一眼里,母亲是恨你父亲的。想母亲我生于小镇、长于小镇,在那个年代,也可以说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而嫁于你那一贫如洗,用我们家乡话说,还是个趴在门槛也不认识个十字的父亲,母亲我又岂能不恨你的父亲?但是,当母亲真的踏上那条路,看着你与妹妹那稚嫩脸颊上倾落而下的泪水,你弟弟那依然满脸天真的脸上、那双失神空洞的双眼,你那些姐姐们撕心般的哭泣,孩子,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母亲的心有多痛,有多痛吗?这痛,痛的母亲我也不知在何地?在何方?在何处?只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感觉,感觉自己在飘,在飘,在...
  母亲我也不知道飘了多长的路?飘飞了多长的时间?又飘身在哪里?当母亲我凭那么一点点仅存的感觉,感到自己那颗本已破碎的心,在逐渐的俞复。并逐渐的能感觉到你们姐弟妹那一点点时,是你父亲的到来,听着你父亲的述说,母亲我这才明白:母亲我在那个世界里,能得以恢复自己的感知,是你父亲用他真情的悔恨,燃烧自己那有限的生命,才能让母亲我那颗本已破碎的心,得以伤愈。孩子,虽然我与你的父亲,凭着这点感知,不能亲眼看见你们姐弟妹经历了怎样的风雨人生,但我们却能感知道你们姐弟妹有过那怎样的悲欢离合。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8:25:01
  五
  孩子,你知道吗?母亲我今时别提有多高兴。能看到你们姐弟妹个个开枝散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能看到你长这么高、这么大,母亲我都差点认不出你。孩子,你知道吗?每当你们领着我那些可爱的孙儿女,给我与你父亲扫墓时,你们姐弟妹那心里默默流淌着的痛,母亲我知道。每当你们领着我那些可爱的孙儿女,讲述着我们的故事的时候,你们话语里透入出的凄凉、眼神里掩藏着的泪、笑容后强忍着的悲,母亲我知道。母亲我更知道,孩子你今时的恨:你恨当年那黑心的院长、无良的实习医生,终止了母亲那有限的生命。你今时的怒:你怒当年你的父亲,为何不敢手持菜刀,劈了那狗娘养的黑心院长、无知无良的实习医生。你今时的困:为何在当年那个号称改……吹……州大地,知……命运的时代,古老的小镇,为何会出现那么多的打砸抢的事件。而那个史称十年动乱的时期,古老的小镇,在你的心中,反而是那样祥和,那样宁静。你今时的惑:为何在那矗立里在风雨里的那块“为人民服务”牌坊里、牌坊下,会冒出、走出那么多的丧尽天良、泯灭人性、穷凶极恶、无恶不作、欺男霸女、无法无天、为非作歹、横行霸道、鱼肉乡民、吃人不吐骨头、披着人皮的无耻之徒、坏事做绝的畜生。孩子,你知道吗?你应当知道。当你心中充满了这恨、这怒、这困、这惑、它会毁了你、毁了你的人生。就向这次,若不是那造物主的恩赐、祖先英灵的护佑,我与你的父亲,又岂能安然护送你回来。孩子,母亲我告诉你:当你心中又有了这恨、这怒、这困、这惑,你应该睁开你的双眼,放眼去看你的那个世界。敞开你的心,静静的去聆听你的那个世界。这样,你就能得以释怀、得以安然、得以找回自己、得以真正的做回自己。孩子,你知道吗,母亲我为何要这样告诫与你?因为你不知道,母亲我在那个世界里,又看见过多少向母亲一样,那无辜离去的人。又看见过那多少那不该凋落、悲凄离去的生命。又看见过那多少那日夜在哭泣的冤魂。孩子,我的孩子,你一定、一定、一定要记住母亲我跟你说过的这些话,那样,你就会快乐、你就会幸福。孩子,母亲我与你的那些亲人,会在那个世界里,为你们姐弟妹深深地祈福:祈佑你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孩子,我的孩子,让母亲我再一次抱一抱你,看着母亲那凄凉的转身,只见父亲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孩子,原谅父亲,原谅你的父亲………孩子,孩子,孩子,我与你的母亲走了,走了,走了,走了...
  看着双亲他们双双离去、双双远飞、远去、远去,而我再想去追、去赶,去留住那让我再度流泪的双亲时,但感觉自己的身体却再也无力移动半点。只能对着他们飘逝、远去消失的方向大声地呼唤﹕呼唤着自己那双亲,您们为何会来的这样怱怱,走的又如此怱怱?您们又如何不能多陪一会您们的孩子?您们又如何不能去看看那些从未曾见过面的孙儿女?您们又如何不能………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8:25:48
  六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在自己那撕心竭泣般的声声呼唤声里,睁开自己那沉重的双眼,遥望着自己双亲他们远去、飘飞、消失的方向,感知着自己脸上那冰冷滴落着的泪水,抚摸着自己那衣领上的湿痕,我不知﹕自己那衣领上的湿痕,可曾是我那久别的母亲与我重逢时,她那璀璨笑容里那亮晶晶、亮闪闪泪花的打印?还是她那凄凉转身离去,挂在她那脸上幸福泪水的浸痕?我更不知:自己脸上那冰冷滴落的泪水,又可曾是我那脸上从未有过那样如此笑容的父亲,在他离别时他那眼中饱含着的热泪滚落?
  家乡的小河水啊!你那踏遍群山,刻印在那永不凋零座座青山深处那道道深深的步履,你能否告诉我:这泪水究竟是我那早逝双亲思儿的泪花,还是自己思念那早逝双亲无声的倾落?你那轻轻地脚步声,可又能否告诉我:这可否是一个梦?是梦:为何自己那早逝的双亲,他们的音容笑貌是如此的淸晰?我那早逝的母亲,对自己那声声的劝导,是久久的回荡在我的心田、久久的回荡在我的耳边?不是梦:为何自己这身躯根本好似未移动半分?自己那撕心竭泣般的声声呼唤声又是那样无声无息?自己又为何能清晰的感知到,我那脸上从未有过如此笑容的父亲,他的手又为何会那样冰凉?是梦?不是梦?不是梦?是………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19 18:26:42
  七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在你那清清的身影里,缓缓地闭上自己那双遥望着那漆黑長空疲惫、干涩、干凅、沉重的双眼,在你当年那滚滚的涛声里,在哪朦朦胧胧之间,伴着自己那颗孤独的灵魂,我似乎又走进了自己那个昔日的校园。
  那是在那一个瑟瑟秋风带给人舒心却又夹带着寒气,寒意里又送给人昏昏欲睡一个阴沉沉的天。那瘦弱的少年又坐在那间无声的课堂,在哪百般无聊、昏昏欲睡、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的听着那父辈一般的、操着浓重的家乡囗音的老师,正在激情澎湃的讲述: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垄断的社会,钱财被少数人控制,有钱人情愿把粮食、牛奶变霉、变质,往江河湖泊倒,也不给没钱人。而没钱人呢?没日没夜、拼死拼活的干活,还解决不了温饱。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腐朽、堕落社会;社会处处呈现出打砸抢,杀人、放火、抢劫,遍地黄、赌、毒。所以必然要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也不知道何故?(应该又是想壮怀激烈、恶作剧一下)少年突然来了精神,立即举手提问:请问,程老师,我们社会主义又好在哪里呢?只见老师即刻回身,苍劲有力的在黑板上写着:资本主义社会法律:人人平等。社会主义法律;一律平等。回身无比自豪、无比庄重、无比激动、无比幸福、铿锵有力的对着我们大声讲道:他们…人人平等,我们…好…面前,不论是任何人,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平民百姓,一律平等。老师也没叫少年坐下,少年转而自行坐下身,又昏昏欲睡,想着他那…………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0 08:18:38
  八
  法律,是什么? 是那方圆里的规矩?是那天子的神权?是那三纲五论?是那天下为公?是那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是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是那五讲四美?是那三个代表?是那和谐大家庭?是那中国梦?而这梦里又有些什么?是那昨日主流是好的,只出了极少数、极个别贪官污吏,还是今日那位刘大司长铁男公在国民、人民、公民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死了亲爹亲娘般痛哭流涕后得出个为什么?是……
  法律,到底是什么? 是那所谓上下五千年灿烂文明史里的血脉传承与家族延续着的那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里的一大姑、二大妈、三大娘、四大姨、五个干女儿、六个干爹爹、七个亲娘、八个亲爸、九个亲儿子、十个好老婆外加十一个小蜜?是那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里的砸烂公检法、造反就是有理,永远不要忘记阶级敌人?是那四大家族里的东北王、西北王、南天王、老子今日有人有枪就有理?是那千古帝王里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着的刑不上大夫、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父叫子亡,不……不死不亡就是不忠不孝?还是那传说里的盛唐时期路不拾物、夜不闭户、周公文王画地为牢?抑或还是自己家乡那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那句方言:乡下的混混你别上街,街上的混混你别进城,城里的混混会吃人?
  法律,究竟是什么? 是自己记忆深处里那些所接受过、阅读过的那些少得可怜的红色教育知识与书本上所记叙、描写的,那旧时上海滩上十里洋场里的那块写着华人与狗不得而入的那块木牌?还是那块神爱世人牌子下的那靠掠夺、杀人、放火、殖民建立起来与传承着的、那所谓气契精神与法制文明里的自由、民主、平等与博爱?
  法律:又靠什么得以传承与延续? 是核武、利船、長枪、大炮、尖刀、手铐、脚链、大牢?还是那颗颗勇敢、仁爱、滴血的人心呢?
  法律:又给人类带来些什么? 是推动了生命的进程、社会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详和、宁静、和谐、繁荣、安定、幸福……与保证了人类文明的进歩?还是给人类社会带来了那无休无止、无尽无期的鲜血、泪水、仇恨、凄凉、悲痛、斗狠……?
  法律:你究竟是那公正、公平、正义所化身的一柄利剑,要斩尽这人世间的一切邪恶、恶毒、无耻……还是那下流、污秽……在这人世间的遮掩布、护身符与面具呢?
  法律,你到底是什么?是富人的游戏、穷人的枷锁?是……
  法律:你又从何时诞生于这颗美丽的星球?在这个苍茫、风雨飘摇的人世间又可否有终归的那一天呢?
  或许,人类自古到今,根本就没存在过什么什么的法律? 存在的只有咱们老百姓口中的那些俗话俗语:胜者王侯败者寇。只有蛮官,哪有蛮老百姓。胳膊岂能拧过大腿。死了和尚有贼庙。送……存在的只是那自然界里的最基本的生存法则;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存在的……
  或许:在这个宇宙诞生的那刻,法律就已然存在,就已然………
  或许:等到人心坏死的那日,在这颗美丽而又深蓝的星球上,法律就已然完成了它的使命,走向它应归处。
  或许……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0 08:30:15
  九
  人心的坏死,法律终归。是这个理吗?人心都已坏死,法律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而人心的坏死,又怎样才能得知?又如何认知的到?让人明白、让人知晓、让人看得见呢?
  是不是当在这个人世间,岀现了一个、一批批、一代、一代代个人、组织、政党、政府,自认为自己脸上两块皮代表了光明、代表了正义、代表了真理,同时还要求、强制、压迫,动用刀枪棍棒、手铐脚链大牢,残忍、残酷绞杀、杀戮、镇压的手段去叫世人、国民去认同、认可、歌颂、颂扬它们脸上那两块皮。然实际是人人心知肚明,这岀现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依法治……要……脸上两块面皮,其实已经是等同于婊子底下……
  历史走到今天,人们已经告别了愚昧、告别了无知、告别了刀耕火种、告别了男耕女织、告别了……已然是号称高度文明、高度发达、日益全球化。世人走在大街上,在公众场合,皆知再如何贫穷,天气在如何炎热,底下都还有、还会盖着两片布。而当出现了这一个、一批、一代、一代代拿这两片布盖头、盖脸的个人、组织、政党、政府后,法律是不是就已然无声的向世人宣告了;时代已经进入了人心坏死的时期呢?
  不是吗?为什么某些人区区几十块、几百块、几千块就说是够得上这个法、那个律、什么什么刑、多少多少日多少多少月多少多少年?而为何某些某些人成百成千万,甚至成百上千亿,却依然活的活色生香、逍遥自在、潇潇洒洒………即使不幸郎铛入狱,却还享受着、过着常人所不能及的生活呢?
  当今世上有这种现象吗?是发生在那遥远遥远的年代还是在未来未来的年代才会发生、出现这种现象呢?
  法律终归后,这个世界又会是何样?又会剩下什么?又……
  人心都已死,法律又有存世必要吗?这世界又会是个什么样?人活着又有些什么?社会能得以继续发展下去吗?人类文明又从哪里看得到、体现的出来呢?人类………
  八十岁老翁娶十八岁黄花大闺女,十八岁帅小伙找八十岁老奶奶谈恋爱,不合情理合乎法理。法律它应就是个独角兽,它没有悲、不懂怜、更无恨,它冷血、它无情,它应只懂谁侵犯它,就应得到惩罚、惩处。可它有没有眼、有没有耳?它又可否是受人操控?它又是何人所创呢?它又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它………若它失去了公平、正义、道德、伦理的支撑、监督,它是否就已经蜕変成一头狰狞、恐怖、邪恶、丑陋的怪兽?只能不断、不停的的以人血、人泪、人肉、人汗……去养活它、去供养它,以此维系它的存在、它的存世?它又可否……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0 08:37:40
  十
  分明都是偷、都是贼:一个矮子鬼老畜生是盗得是全民皆欢、赞歌滚滚、头顶光环耀眼冲天、青史留名、光耀列祖列宗、泽子泽孙。草民、低民、普民,三民是偷的身败名裂、道德品质恶劣、好逸恶劳、千夫所指万夫痛批。一只癞蛤蟆是盗亦有道,盗得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亮亮堂堂、冠冕堂皇、理直气壮、顶天立地。三民是偷得犯了那个什么什么法、触碰了那个什么什么律、够得上什么什么刑、得判多少多少日多少多少月多少多少年?急得父母、亲人可怜是四处去求爹爹拜奶奶,是丧失了做人的尊严,逼得拿着血汗钱送东又送西,恨不得以年迈之身来代替。一个马屁精是盗得是家财万贯、良田千顷、妻荣子贵、子贵夫荣、子子孙孙孙孙子子是仙福永享。三民是偷得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铁窗含泪、悔恨终身。一只哈叭狗是盗得日进斗金、前呼后拥,犹若君临天下、耻高气昴、耀武扬威、夜宿是左拥右抱、右抱左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操得烂……三民是偷得是日迎朝阳、顶风朔雪、挥汗如雨、睌归看夕阳,思爹娘,儿呀,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走出那监狱的大门。夜宿是四壁凄凉,出狱后怎有脸去见爹娘、见亲人、见……一个是……一个是……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1 09:24:34
  家乡的小河水,当我在自己那缕飘飞的思绪引领下,伴着自己那颗孤独的灵魂,在你那清清的身影里再一次重历了一遍自己那个无知无回的少年时代、求知求学校圆时光之后。面对着那个让自己也分不清是梦不是梦的那个梦,面对着自己那昔日校圆,想着那些深埋、深藏在自己内心深处某个角落,那些所接受过的、少得可伶红色思想教育,想着当年那课堂里………你那划破了那绵绵群山湍湍浪花声,也把我那颗似乎独自孤独的飘荡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人世间、那颗孤独的灵魂及那缕飘飞的思绪又重新带回到自己那个朦懂的青年初期。
  思(青年)
  父辈言传身教,怎知心中侠影飘飘?金刚罗汉八面来风,莫言:何人指导?
  春耕凉夏骄阳,秋水蚂蝗田园春色。垄上一骑翩翩行来,观曰:形势大好!
  吃公饭端铁碗,城市农村两行其道。赞歌滚滚大江南北,何人:歌功颂德?
  说五讲道四美,五讲四美街头巷尾。六四且看新闻联僠,历史:如何解说?
  (民间:如何传说?)
  花开花落三秋,其间辛劳同龄知晓。诸子百家若读莫笑,莫笑:闲作无聊。
  一
  倾听着你那湍湍浪花声,让我仿佛又再一次看见当年自己那个告别了校圆,回到自己那个祖祖辈辈、面朝红土背朝天的家、那个瘦瘦的身影。
  看着当年自己那个瘦瘦的身影,让我自己在那阵阵锥心般的疼痛里,又想起了在当年那个端午前夕的那个長夜……耳边似乎又传来……又看见………又………
  伴着这阵阵锥心的疼痛,我不知:我那早逝的父亲啊!当年您听着那己然在四乡八邻悄然兴起的那吃死……撑死……的民谣。看着那已是遍布打砸抢的小镇,面对着那群高喊着为人民服务、大叫着执行公务、大喊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比那小镇上的罗汉还要罗汉、金刚还要金刚、打手小弟还要打手小弟,是上窜下跳、拆房揭瓦、捉猪抢粮、赶鸡拎鸭……如那孩儿幼时书课本上所描述、电影所看见似的如那些日本鬼子、走狗、汉奸人渣畜生般的披着人皮的人,我的父亲啊!您当年为何不明:时代已然变改,世道正在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您当年为何不知:您那至生命临终之际,还要念念不忘今生要唯一感谢的那位老人家,已然是仙游作古而去?您为何不懂:那位老人家生前亲笔挥写、在这片被自诩为神州大地上随处可见的那块金灿灿、红彤彤,写着为人民服务金色牌匾里说话的已是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依法治国、法治治国、要改………那金色牌匾已是江山易主?您为何不晓:那位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要……并发明、开创了那面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王朝,生前对着国民、世界宣告、宣称自己只是一位老人、一位普普通通老人、老百姓、老公民,死后是把骨灰都撒了,以示自己清高、伟大,深爱这片大地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大爱。死后是被写进了历史,宣告国民、告诉后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国家第二代领导人、国际伟人的人。在他生前上台后,发明了那面旗帜、开创了那个王朝的同时,在这片大地上亲手另开创、发明的一项:那集五千年血泪,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学―――关系学!为何不晓:那些静静的流淌、流传的民俗民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衙门八字开……我的早逝父亲啊!您又可可知:当年正是您这不懂不知不明不晓,才让您那一生唯一的挚爱,我的母亲――她过早的离您而去、过早的离她的儿女而去、过早的踏上了那条不归路!
  伴着自己这阵阵锥心的痛,伴着自己那无声倾落的泪水,我也不知:我那早逝的母亲啊!想您自幼生于小镇、長于小镇,在那个时代、那个岁月里也算是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您为何会嫁于我那一贫如洗、趴在门槛也不认识个十字的父亲?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还是姻缘天定?我的母亲啊!您当年到底读过什么样的书?进过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接受、受到过什么样的教育知识?您到底又经历过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早逝的母亲啊!为何孩儿在您那勤劳而又短暂的一生之中,是无法读懂、更是深深地无法理解老祖宗留下的那句对人性至理的名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伴着这痛、伴着这泪、伴着你那湍湍浪花声,我更不知:当年我那亲爱的老师啊!您当年在课堂上回答学生提问时,说到那个主义,您的脸上为何会写满了幸福、写满了骄傲、写满了向往、写满了庄重、写满了自豪、写满了神圣?您的声音又为何会那样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我那印象里老是衣着灰蓝上衣、黄裤子黄球鞋的老师啊!您又可知,学生我自从跨岀校门,一路沿而至今,所碰到、看见、认识似您那般说主义、谈主义、写主义、做主义的个个是人前人模狗样、一本正经、两袖清风、为国为民、削尖脑袋、打破头脑去喊去争去做改革英雄、开放先锋、创业……英、时代……去喊去争去抡做人民儿女人民公朴人民公务员,党的……人后是充老子,老子就是法、老子就是理,养打手,当黑伞、敲诈勒索、吃喝嫖赌、颠倒黑白、指……学生双眼所及的是那遍地的贪污腐败、遍地黄赌毒。充斥于耳的是那此起彼復怨恨之声,随处可见的是那凄凉、悲……随处可见的是那呈凶、斗狠……学生得出的是与您前面讲的那个主义是一模一样、毫厘不差,有些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那质朴、无华操着一口浓重家乡口音的老师啊!您又为何会似那神仙般,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
  家乡的小河水啊!你那穿透了那座座青山峡谷、幽幽千年情爱,划破了那绵绵群山那万年时空的苍凉,湍湍轰鸣的浪花声,你能否告诉我:为何在同一面旗帜、同一个执政党领导下,我们师生却得出一个截然相反、似那天上与地下般的认识与认知?你那轻轻的脚步声,可还能否告诉我:我们师生这种截然相反的认识与认知,谁对谁又错吗?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1 11:37:41
  二
  家乡的小河水,在你那轻轻的脚步声里,我的耳畔仿佛又再次回荡起我那早逝的父亲:他当年对自己那声声无声的教导声与念叨声。在这声声无声教导与念叨声里,让我从自己那无声淌落的泪水之中,仿佛又再次清晰看见:当年父亲他那一夜里骤添的白发、苍老许多的脸庞。
  再次清晰地看见:父亲他当年在那无人的角落偷偷摸泪。
  再次清晰地看见;当年那个心装丧母悲痛、自己那瘦瘦的身影,在那夕阳最后一丝余辉光亮里、在那热浪腾腾徐徐山风里,是肩挑半筐水稻、后面跟着那年長两岁的姐姐、前面是那依然满脸天真的弟弟赶着水牛,头顶着那满天飞舞成团的蚊虫,朝着那已是万家灯火古老村庄、朝着自己那个世世代代,祖祖辈辈面朝红土背朝天的家,奋力前行着。
  再次清晰看见………
  在这声声无声教导与念叨声里,让我再次清楚地想起在那年那月那日一情景:三婆:他婶,听说你家有个侄女,人長的水灵,待字闺中,可否?他婶:确是。你看我家那孙儿如何?很好啊。你看他是否有这个福气,劳你开个尊口,让他们结个连理,我们做个亲家咋样?唉。咋了?是不中意我家孙儿还是我们这地方不好?还……三婆,你有所不知,说来一言难尽呀。这么说吧,我那侄女发誓对她父母亲及上门提亲的人说:今生要嫁就要嫁城里人、嫁给吃国家粮的,那怕对方二婚,年龄大些、甚至身患残疾都无所谓。否则:宁愿终身不嫁。唉!想我们那个年代:可怜三、五七八岁的,就被父母亲、有钱人家送去、领养做童养媳……唉,别说阿婆您们那个年代,就说我那个年代罢,还分什么城里、乡下人……
  再次清楚地想起那年那月那夜那黑白电视机里、新闻联僠里播放、潘送的一条新闻:那些大哥哥、小姐姐、大姐姐、小哥哥他们齐聚在那丰碑下,在那十月伟人纪念堂前,拉起、打着横幅,横幅上写着打倒腐败、惩治腐败。打倒邓小平、打李鹏。
  再次清楚地想起在那年那个岁月里街头巷尾、山里山外、前村后庄、左邻右室最热门的一个议题、话题:知道吗?这次北京岀大事了。可不是:说那天晚上用高音大喇叭喊,只许出、不许进。从后半夜开始就用坦克碾、机枪扫。还不是。说畜生早就做好了准备,事后用高压水枪冲洗,那些冲不走的断肢………就连夜用汽车往外拉……几万学生、血流成河。到了第二天,那诺大天安门广场,什么都看不见。是呀。这不就冒出只癞蛤蟆,只管对着咱们这些草民、低民、普民三民们放屁、对天对地放屁,也不管……臭……
  再次清楚想起:在那年那个时代自己还身在校圆时,就已然在那些大人们口中盛传着的一个公开秘密。说那位自称自身已退休退二线、自己只是一位老人、一位普普通通通的老人、老百姓、老公民、矮子鬼老畜生的家里小杂种,仗其矮子鬼老畜生权势,在县城那家隶属国务院管辖的大型冶炼厂里,拉岀了整整一个火车皮黄金。把其当成自家财产,卖到了美国,立马在美国置……还说那位胡总……就因这事下……
  再次清楚地想起、家乡那句世世代代、口口相传,也不知传承了多少辈多少代的那句方言;嫁个作田郎,和泥带水擦上床。
  再次清楚地想起当年那个告别了那个一度曾给他快乐、让他迷恋,而今却早想逃逸校园,心中装满了那快意江湖的自己:随着那繁重的农活日复日、年复年,随着那暑去冬来、冬去冬又归,随着那满脑子青年侠影破灭,正在那長長深夜沉思着。沉思着自己决不能接受这个国家、这个执政党套在、绑在自己身上、勒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根无情命运铁索。决不能重复着父亲人生脚步。要去改变,要改变这冰冷无情命运。要去出人头地,要去光耀门楣,要去为心中那初生起的那朦胧理想去奋斗。要去追求在那个时候、那个年代、那个岁月里,在我们农村人眼里充满了那羡慕忌妒恨的天堂人生。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1 12:52:57
  三
  家乡的小河水,当自己这朦胧青年初期的一幕幕再次在我眼前一一闪现飘逝,在你那清清身影一一交织重叠浮现:
  我不知:什么叫宇宙大爆炸?什么叫量子学、物理学、天体学、微观……什么叫无神论、唯物论、人类是大自然进化产物?
  我不知:什么叫神、佛、道、仙、人、鬼、妖?什么叫天界、人界、冥界?什么叫神创世神……佛创世佛……道里乾坤八八……什么叫有神论、唯心论?
  我不知:什么叫原始、奴隶、封建、资本、共产主义社会?
  我不知:什么是上下五千年灿烂文明史?
  我不知:什么叫勤劳、善良、勇敢的古老民族、泱泱东方古国?
  我不知:什么叫中国百年近代苦难、耻辱史?
  我不知:什么叫无产阶级?什么叫人民?什么叫民主?什么叫专政?什么叫人民民主专政?
  我不知:什么叫大跃进、大炼钢铁铁?什么叫牛鬼蛇神、臭老九、黑五类?什么叫永远不要忘记阶级敌人,砸烂公、检、法,造反就是有理,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什么叫为人民而死、死的重于泰山,为自己个人利益而死,死的轻于鸿毛?什么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八项主义?什么叫狠狠批叛刘、邓复劈资本主义路线?这刘、邓指的又是谁?
  我不知:谁叫王二小、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雷锋…
  我不知:什么叫毛泽东思想?什么叫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谁是第一代领导人?
  我不知:什么叫闭关锁国导致近代百年苦难、耻辱史?什么叫史无前例文革十年动乱?什么是给国家带来重创,经济造成巨大损失,制造了无数冤、假错案?什么叫平冤、平反?什么叫取消了阶级?什么叫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什么叫发展是硬道理?什么叫要法治治国、依法治国?什么叫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什么叫老的都要退下来?什么叫干部要青年化、知识化?什么叫知识改变命运?什么叫不要搞个人崇拜?什么叫要先富一批人起来,以此带富全体国民?什么叫管它是乌猫还是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什么叫五十年不动摇?什么叫六四是一场反党反国反人民反革命爆动?什么叫他们妄图颠覆党的领导、人民民主专政制度,走资本主义自由化道路?什么叫要全国人民紧紧团结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人周围?
  我不知:谁是华国锋?谁是胡耀帮?谁是赵紫阳?谁叫第二代领导人?谁是叫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特色社会主义创始人、国际伟人?什么叫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邓小平理论?谁公开、公然、公示、公对国内国外宣称、宣示、宣叫自己已退休退二线、是一位普普通通老人、老公民、老法民?
  我不知:这特色社会主义可否是打着社会主义旗帜、喊着奔向共产主义、走的却是那所谓资本主义道路、行的而又却是那封建君主立宪制度?
  我不知:做了婊子还要叫、让国民、后人替其立贞节牌坊,这句话谓何意何义?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3 10:07:19
  我不知:什么叫三个代表?什么叫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又是那些人心连着心、同一个鼻孔出气、同穿一条裤子?什么叫我代表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什么叫警惕左的思想、右的倾斜?什么叫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对反党反国反人民反革命集团、组织、分子,要将其扼死在摇蓝里、消灭在萌芽状态?这叫反党反国反人民的反革命集团、组织、个人,又是些什么样的人组成、合成?为何要对这些人实施、进行如此惨无人道、惨绝人环的杀戮、绞杀、镇压?
楼主农村人写的 时间:2016-03-23 18:54:21
  我不知:什么叫和谐大家庭、和谐社会、和谐列车和谐……?这和谐又在那里?什么叫八荣八耻?什么叫贪污、腐败将亡党亡国?什么叫两极分化?什么叫缩短、缩小城乡、贫富差距?什么叫胡锦涛同志讲话?这讲话又对着些什么人讲?
  我不知:什么叫中国梦?什么叫走群众路线?什么叫伟大复兴?什么叫打老虎、拍苍蝇?什么叫巨虎、大老虎、苍蝇、蚊虫?打出来的是老虎还是小喽啰或其根本就是些替死鬼、倒霉蛋呢?什么叫正义必胜、人民必胜?这些必胜又可否是把那五千年里做了婊子,还给后人留下、立起贞节牌坊的史实,拿来从头至尾重吹一遍呢?
  我不知:某位老人家、领导人的书在市场已成珍藏品、古董?同样,那号称特色社会主义发明创史人、第二代领导人、国际伟人,那号称第三代领导人、满嘴吃了大便说代表这代表那的人,那号称和了这和了那马屁精的人,那上了台号称拿了刀把子、打铁要自身硬、看家护院恶狗的人,出的书是从印刷厂整车整车拉到市场转了个圈圈,又原封不动的当成垃圾,整车整车地拉到造纸厂又再深加工去了?就是低民草民普民拿其当擦屁股纸,都闲其糙了屁眼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