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张图看懂周滨家族的非典型致富之路(转载)

楼主:屈病 时间:2014-03-06 18:17:44 点击:56435 回复:5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周滨简历

  周滨,男,汉族,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公司原董事长。

  毕业于四川省的西南石油大学。

  因中石油腐败案出名。

  2013年9月27日,北京市朝阳区阜通东大街6号院一号楼5层606室,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旭能科)股东大会召开。参加会议的股东只有两人,周滨和南辛。会议决议:免去詹敏利监事职务,选举徐波萍为监事。在股东大会决议书上,周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北京秋海旭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外,没有任何显示“身份”的指示牌。

  2013年12月24日,昌平南口镇南口农场NC-01公租房项目所在地,只剩看门人。

  一片荒芜的工棚外,60岁的老胡正喂羊吃草。这名进京务工的河南人,在南口农场看守工地材料,已待了1年多。这里将兴建昌平西部区域第一个公租房项目—它也被列为北京重点保障房建设的重点项目,计划2013年竣工。

  但如今,这里依然荒草遍地。

  工商资料显示,这个项目由北京秋海旭荣房地产开发公司(简称“秋海旭荣”)承接。在该公司的股权结构中,有商人米晓东的身影。

  据媒体报道,米晓东在2013年国庆前后,被有关部门带走。

  米晓东,神秘富商周滨大学同学,在周的商业帝国中,“扮演‘白手套"的角色,其在台前帮周打理商业事务。

  有媒体报道,米晓东帮助周滨及其亲属涉嫌以“不名誉”手段取得中石油长庆油田的两个高产区块,并转手获得高额收益。

  公租房“撂荒”

  老胡说,去年六七月曾来工人打地基,十来天后停工,“再没开工。”

  南口农场位于北京西北六环外,这个全称为“南口农场NC-01街区公租房”的项目,原定2013年提供公租房2020套。

  2013年12月27日,新京报记者找到施工现场,那里没有指示牌,工地被围上栏杆,里面挖了多个大坑,工地上堆的建筑材料冒出铁锈。

  “秋海旭荣”公司在农场指挥部的一间平房内,门外没有挂牌,屋子20多平米,堆满杂物。办公室里5人在办公,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负责人外出,不清楚具体情况。




  南口农场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李女士告诉记者,因程序问题,公租房项目被搁置。

  南口农场几年前就在进行整体规划。规划于2010年11月由北京规划委批复通过。规划将农场分为多个区域,其中NC-01街区的主导功能是文化体育、商业娱乐等综合服务,兼容居住、无污染产业。

  公租房是其中的一个规划。但开工日期“出奇”得早。

  按照相关规定,项目开工前的审批流程是,要在市发改委立项,要拿到市规划委批复,国土局进行土地预审,办理土地农转用等手续,获得开工证等方可施工。

  2011年9月22日,该公租房项目开工。北京市住建委、昌平区有关官员出席了开工仪式。

  记者从昌平区国土分局网站上看到,该项目于2012年7月通过土地预审。

  文件显示,该项目在2012年9月7日获市发改委批复。

  在工地看守建材的老胡说,2012年六七月份曾来过一批工人打地基,做了十来天,就停工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开工。”

  2013年12月24日,北京昌平区住建委就公租房“撂荒”,给本报的书面答复称,南口农场公租房项目目前是国有农用地,正在办理土地农转用手续。项目将如期进行,建成后依据现行政策进行配租。但没透露继续开工时间。




  投资公司建公租房?

  “他们有强大的政府资源,能获得地产项目,但他们并不开发,而转手给专业的房产公司,获利颇丰”

  在南口农场采访中,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表示没见过米晓东。

  而工商资料显示,“秋海旭荣”,其最初的法人代表是米晓东。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9月24日,注册资本为3000万,北京昀滢旭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昀滢旭荣”)出资2400万元,北京市南口农场出资600万元。

  由于“昀滢旭荣”是“秋海旭荣”的控股公司,也就成了公租房项目的主要承接方。

  “昀滢旭荣”的两名出资人均和周滨有关,米晓东出资200万,詹敏利出资1800万。詹敏利是周滨的岳母。

  米晓东、詹敏利在承接公租房项目后不到1年,即在2010年8月,通过转让公司股权的方式,将项目转手给北京天恒联信置业有限公司(下简称“天恒联信”)。

  “昀滢旭荣”的股权转让发生于2010年8月4日。

  詹敏利将“昀滢旭荣”的1550万股权转让给“天恒联信”,另250万股权转让给北京汇盛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汇盛阳光”)。

  米晓东将“昀滢旭荣”的200万股权转让给“汇盛阳光”。

  变更后,“天恒联信”持有77.5%的“昀滢旭荣”股权,于是间接控股了“秋海旭荣”,也就接手了公租房项目。

  “昀滢旭荣”和“秋海旭荣”的法人代表,均变更为杨威—他是“天恒联信”的法人代表。

  事实上,无论是昀滢旭荣,还是汇盛阳光,都不是专业从事房地产的公司(它们是投资公司)。而“天恒联信”是一家专门从事房地产开发的企业。

  记者获得一份《北京秋海旭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南口农场一分场居住用地项目合作开发协议书》。这份协议书还没有盖上公司印章。

  协议书显示,米晓东、詹敏利转让的不只是公租房项目,还有他们的债务。

  该协议书显示,“昀滢旭荣”在承接公租房项目后,还两次向南口农场借款1490万元。当股权发生转移后,“昀滢旭荣”相应的债务也转让给了受让股权的公司。

  北京南口农场的工作人员称,陈荣森曾担任南口农场场长,目前已不在农场工作。连日来,新京报记者未能联系到陈荣森。

  1月28日,记者电话联系杨威。杨威表示,“我和米晓东的合作都是依法进行。”

  事实上,“秋海旭荣”承接的不只是公租房。在紧邻公租房的地块,它还承接了土地整理项目(即土地的一级开发),面积约356.55亩,其中居住用地约204亩,另有体育场馆、文化活动中心等。

  随着股权变更,“天恒联信”自然承接了这个土地整理项目。而在地产界有这样一个现象:从事一级开发地产的公司,通常能优先获得该地块的二级开发建设权。

  据了解,“天恒联信”在业界与万科、保利相比,是个小房产开发公司。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房产界活跃着一些小公司,他们有强大的政府资源,能获得地产项目,但他们并不开发,而转手给专业的房产公司,从中获利颇丰。

  隐秘的奶白路3号

  这个地址共注册了5家公司。有4家和米晓东有关

  通过网站,查找“法人代表米晓东”在北京公司的信息,会发现一件事情:有3家公司注册地址均为奶白路3号。而这是一条在行政地图上找不到路名的土路。

  2013年9月10日,在北苑东路,一辆黑色奥迪A6,由南向北,行至顾家庄桥底,被摄影头拍下,因为那天,该车牌号被限行。车牌号的主人是周滨。

  黑色奥迪再向北行驶约2公里,便是来广营乡奶白路3号。它在北五环外,地铁13号线的北面。地属新生村,但很多村民不知道该路的确切位置。有村民说,当地人只是习惯性地把连接奶西村和白家村的土路,称奶白路。

  1月13日,在新生村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的指点下,找到了奶白路3号。

  那里用砖墙圈起一大片荒地,其间杂草丛生,两栋白色小楼,孤零零立在院中,办公楼周围装有多个摄像头。

  工商资料显示,该地址共注册5家公司,4家和米晓东有关。汇盛阳光也在这里。

  奶白路3号101是“汇盛阳光”,102是“浩盛益佳”,103是建兴光泽,201是威仪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2是汇润阳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汇盛阳光、浩盛益佳、建兴光泽有两个共同出资人:詹敏利、米晓东。

  威仪物业的法人代表也是詹敏利,注册资金500万美元,投资人是永惠发展有限公司,注册在香港。该公司法人代表则是米晓东。

  新京报记者了解发现,永惠发展曾与Marine Shine Investiment INC有资金往来,而后者是一家注册在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

  奶白路3号大院的门开在北苑东路上,一扇浅蓝色铁门锈迹斑斑,没有挂牌,没有标志。

  院里一位带着东北口音的男子告诉记者,“米总”不在,联系好了再来。

  工商资料显示,奶白路3号产权归属为朝阳区来广营乡新生村经济合作社,在企业住所证明上盖有该社印章,并由来广营乡政府盖章。

  新生村经济合作社同意将上述地址200平米的房屋以租赁方式提供给企业使用,使用期限是20年,经营用途为办公。新生村村支书谭扬记得,2011年,新生村经济合作社把房屋租给米晓东的公司,“跟好几家公司签的合同,签的人都是米晓东,每次签完就走。”

  谭扬并不知道米晓东被调查。合同签完后,他还见过几次米晓东。在他印象中,米晓东低调、随和。

  绿化用地圈地疑云

  米晓东租下土地后就没了动静。谭扬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新生村租给詹敏利、米晓东的不只是办公用房,还有周边300亩土地。

  谭扬说,这是新生村的集体土地,用途为规划绿地。该块土地的性质得到朝阳区国土局的证实。

  2007年,新生村经济合作社将这块绿地租赁给一家高尔夫球场,高尔夫球场经营不善,2010年前后倒闭,之后租给了米晓东。

  谭扬认为这笔交易合算,土地租期是20年,每亩年租金6000元,米晓东的公司还给予新生村50人发放生活补贴。

  京城一名了解来广营土地项目的地产商表示诧异,他说,来广营的集体土地已经很少,这块绿地所在位置很好,180万租300亩,“一般要有些关系才能租下。”

  目前,该地块周边土地价格已飞涨。西边20米是央企中国铁建集团在建的中铁广场。其商业办公楼开盘价预计在35000至36000元每平米,已建成的配套住宅区全部售完,二手房估价在45000至50000元每平米。

  在业内人士看来,规划绿地上,也能做经营性项目,比如建会所、高尔夫球场、温泉疗养所等。

  根据北京2001年出台的文件规定,对于经营性的绿色产业项目,其绿化建设用地面积在100亩以上的,允许有3%-5%的土地用于与绿地相适宜的建设项目。

  300亩土地,绿地建筑用地最多占15亩,约1万平米,按北京建房容积率配比,其建筑面积最多达2万平米。

  这些建筑可分散建,也可合建。根据产业规划,建筑高度不超过两层,通常在12-15米左右。

  据上述地产商了解,这块地周围的几块规划绿地上,也建了几个高尔夫球场和会所,经营得都还不错。他分析,300亩地投入租金180万,加其他维护费,约200万,经营绿色企业项目,年利润可观。

  但米晓东租下土地后,就没了动静。谭扬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说,“总之租了地,就可以跑项目,是否能跑下来,就要看本事了。”

  石油敛金术

  知情人称,米晓东帮周滨打理最多的是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

  米晓东和周滨,最早的人生交集是在大学。1970年出生的他,比周滨年长2岁,两人都曾就读西南石油大学。周滨1988年进入西南石油大学科技英语系,和米晓东是室友,据说还是上下铺。两人常一起打篮球。

  周滨一位大学同学告诉记者,周滨1991年毕业后回到北京,之后去美国攻读与石油相关的学位。2000年前后回国。米晓东大约在2005年前后和周滨一起做生意。

  有知情人称,米晓东帮周滨打理最多的,还是海油和陆上油田买卖的生意。

  米晓东在石油领域有很深的人脉。米父曾在新疆的中石油油田工作,中海油成立后,调至南海西部公司任副总经理,如今已退休。米晓东在湛江的南海西部公司家属院长大。

  资料显示,中海油南海西部公司主要承担东经113度10分以西的中国南海海域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和生产任务,公司总部位于湛江;该经度线以东则由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负责,公司总部位于深圳。

  知情人士称,米晓东大学毕业后,到中海油南海东部公司工作,他英语好,熟悉石油生产和勘探业务。2005年前后离开,去深圳一家外资石油公司供职,之后到北京,与周滨合伙做生意。

  新世纪周刊通过调查,了解到米晓东、周滨,同海外油田还有业务往来。该报道称,2010、2011年,在米晓东具体操办下,周滨作为中间人,曾将数批国产的采油树设备销往伊拉克米桑石油油田的中方作业公司。

  这篇报道还称,米晓东和周滨家人涉足陕北油田的“转卖”,从中获利不菲。

  蹊跷的股权变更

  米晓东和周滨曾在一家公司出任董事

  查阅工商资料,能发现米晓东和周滨有更多交集和更多有趣的事。

  米晓东和周滨的公司曾在一栋楼里办公。

  注册信息显示:米晓东是“秋海汲清”北京办事处的法人代表,该办事处的地址在朝阳区阜通东大街6号院1号楼603。

  而1号楼606是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旭能科”)。周滨是该公司大股东及前董事长。

  有媒体报道,米晓东就是通过“秋海汲清”的股权交易,帮助周家人完成陕北油田的转卖。

  查阅工商资料还发现,米晓东和周滨都曾在一家公司,出任董事。

  北京联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联润投资”),是家从事投资管理的民营公司。

  2013年11月25日,公司发生变更。原来的董事是米晓东、黄建南、林萍萍,之后变更成为米晓东、周滨、李春谊、张芸、林青文。

  这家公司的股东曾是“汇盛阳光”和北京荣艺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荣艺投资”)。

  记者联系“荣艺投资”,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介绍,他们公司确实与米晓东有合作。当时计划合作一块土地项目,但是目前她并不了解这块土地项目的进展和详细情况。

  但该办公室主任介绍了一些蹊跷的情况。

  “联润投资”股权发生过两次变更。

  第一次发生在2011年11月25日。“荣艺投资”将“联润投资”340万元股权转让给“汇盛阳光”,使得汇盛阳光持股85%。

  2013年3月20日,“联润投资”的股权再次发生变更。工商资料显示,“汇盛阳光”将850万元转给“荣艺投资”,“荣艺投资”成为“联润投资”的唯一股东。

  上述办公室主任称,她负责联润公司的股权变更,平时需要股东签字,都会快递给对方,签完字再寄回来。“汇盛阳光”在持有85%股份后,“联润投资”的公司资料就转交给米晓东他们。

  而汇盛阳光撤资后,公司资料又回到她手里。她发现诸多资料不全,也不知道这些项目具体进展。

  这位办公室主任透露,她并不知道米晓东的具体身份,但去年他们公司里负责项目运作的经理,也曾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接受调查。

  周滨的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从外面看,这是座复式结构的家庭住宅。

  周滨家的大门还贴着一副对联和一个福字,落满灰尘。其中,左半边对联已经消失不见,地上还散落着从门上落下的另外一个“福”字。

  站在小区院子看周滨家,透过明亮落地窗,可以清晰看到早已空荡荡的衣柜。
作者 :新安妮 时间:2014-03-06 19:38:09
  打老虎是真打啊!
作者 :斌哥的马甲 时间:2014-03-06 19:43:05
  没有什么料啊,这些一般人都想象得到,爆炸性的呢?
作者 :王哈哈啊 时间:2014-03-06 19:43:52

  
  看看我把
作者 :美羊羊打鼓 时间:2014-03-06 19:58:35
  富可敌国啊
  
作者 :宁吉尔苏 时间:2014-03-06 20:10:15
  @贺恩坤 9楼 2014-03-06 20:03:22
  打老虎是真打啊!
  -----------------------------
  一山不容二虎
作者 :通谷 时间:2014-03-06 20:21:40
  呵呵,哪个行业不是被家族掌控着
作者 :文盲新小小号 时间:2014-03-06 20:22:16
  这是诛九族的节奏!
  
作者 :天使爱老虎油 时间:2014-03-06 21:24:11
  mark
  
作者 :白衣掩卷 时间:2014-03-06 21:48:39
  墙倒众人推
  
作者 :当代如来佛 时间:2014-03-06 22:02:04
  一步一步来,这届可以干好多年,这样干下去,水会清点的,不持续就是表演。
作者 :伟峰琴韵 时间:2014-03-06 22:57:54
  罄竹难书
作者 :随风潇洒 时间:2014-03-06 23:03:55
  盖子总有一天要被揭开
作者 :5019329 时间:2014-03-06 23:16:02
  你敢说说更多的事吗,落水狗就别打了
  
作者 :德行天下2009 时间:2014-03-07 00:18:15
  彻底铲除腐败!
作者 :蝙蝠猪 时间:2014-03-07 01:12:32
  墙倒众人推,我每天顶一次
作者 :鑫七爷 时间:2014-03-07 01:38:41
  都是一个球样,只不过敗了,就怂了
  
作者 :没落繁华 时间:2014-03-07 07:58:03
  全是家族式,打是打不完的,不断建立制度完善制度才是根本。
  
作者 :稀烂嘀人生 时间:2014-03-07 08:06:13
  周滨是谁?
  
作者 :nichilx 时间:2014-03-07 08:39:41

  
作者 :964571466 时间:2014-03-07 08:55:42
  马克
  
作者 :紫草1977 时间:2014-03-07 08:57:35
  落井下石,我也来顶一下
作者 :shuminajiu 时间:2014-03-07 08:59:45
  @通谷 11楼 2014-03-06 20:21:40
  呵呵,哪个行业不是被家族掌控着
  -----------------------------
作者 :80的小尾巴 时间:2014-03-07 09:04:03
  3
作者 :6116251 时间:2014-03-07 09:36:19
  MARK
作者 :小姑民 时间:2014-03-07 09:41:24
  周滨是谁?
作者 :心中千千结2014 时间:2014-03-07 09:53:01
  触目惊心,制度建设多么迫切啊
作者 :坏掉的红薯 时间:2014-03-07 09:56:30
  话说楼主,你写这么多真的不累吗?看得都累了
  
作者 :人乎妖乎 时间:2014-03-07 10:10:08
  @稀烂嘀人生 26楼 2014-03-07 08:06:13
  周滨是谁?
  -----------------------------
  周滨是周彬
作者 :五老大2012 时间:2014-03-07 11:18:47
  周滨发财史极具标本意义
作者 :老熊ABC 时间:2014-03-07 11:31:44
  我也替楼主感到累!
作者 :老熊ABC 时间:2014-03-07 11:32:18
  @通谷 11楼 2014-03-06 20:21:40
  呵呵,哪个行业不是被家族掌控着
  -----------------------------
  @shuminajiu 30楼 2014-03-07 08:59:45
  -----------------------------
  5毛业
作者 :来自星星的虫 时间:2014-03-07 12:19:41
  你可以查查中国各个行业的实际控制人~他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比如电力
作者 :susanfei2007 时间:2014-03-07 15:04:18
  @贺恩坤 9楼 2014-03-06 20:03:22
  打老虎是真打啊!
  -----------------------------
  @宁吉尔苏 10楼 2014-03-06 20:10:15
  一山不容二虎
  -----------------------------
  除非一公和一母
作者 :liuzh1973 时间:2014-03-07 15:37:16
  新闻报道都很隐晦,若有所指,这就是现政府打老虎的态度,一点雷厉风行的气质都没有,想温水煮蛙,证明什么,证明还是怕。为什么怕,不是因为法律证据不足,不是因为打不下,是因为 你懂的
作者 :鬼媚焰穹 时间:2014-03-09 18:46:14
  谋逆那朝那代都要诛九族!
作者 :鬼媚焰穹 时间:2014-03-09 19:37:00
  @通谷 11楼 2014-03-06 20:21:40
  呵呵,哪个行业不是被家族掌控着
  -----------------------------
  @shuminajiu 30楼 2014-03-07 08:59:45
  -----------------------------
  @老熊ABC 43楼 2014-03-07 11:32:18
  5毛业
  -----------------------------
  养犬业这种脏活人家不屑!
作者 :二白少 时间:2014-03-10 09:03:46
  貌似可查清的案子,还阳光与天下
作者 :明明之乡气 时间:2014-03-10 09:24:44
  阳光与天下
作者 :nichilx 时间:2014-03-10 19:14:56
  大蟾蜍家族更不得了
  
作者 :草根时代2013 时间:2014-03-11 02:45:12
  只是洗牌而已,别抱太多希望,一棵树,根都烂了,叶子上喷点杀虫药,有毛用
  
作者 :青海西宁污法院 时间:2014-03-12 09:03:38
  青海西宁法院法官霸王http://bbs.tianya.cn/post-law-617321-1.shtml
  http://bbs.tianya.cn/post-50910-4307-1.shtml
  借宝地一用!青海西宁法院法官霸王判决,人命案黑色判决!让我们审诉来解决!现法院推来推去的,家属严重不服。欺压受害家属。国法在哪?15123251812
  判决
作者 :滕州人a 时间:2014-04-19 11:13:44
  老百姓管不了
作者 :goodmjlj 时间:2014-05-12 12:32:35
  顶
  我顶
  我再顶
  我还想顶
  我会永远顶
  我死了也要顶
  我会在天堂里顶
  下了地狱后也要顶
  即使永不超生也要顶
  不吃饭不睡觉也要来顶
  吃完饭睡完觉之后再来顶
  上厕所上到一半也想跑来顶
  即使你不给我厕纸还是要来顶
  就算是今晚要顶到天亮我也会顶
  我身体健康的时候每天都会来这顶
  就算非典再次爆发我想我还是会来顶
  现在单身的我会每天一个人到此帮你顶
  将......
作者 :yuyang1116 时间:2014-05-16 18:14:39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