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国朝野史卷66】奋力度荒求生

楼主:秦家老太爷 时间:2015-09-26 17:02:19 点击:3120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国朝野史卷66】奋力度荒求生
  1959年——1961年,中国大陆发生了严重的饥荒,史称“三年困难时期”。此期间,在中央奋力救灾的同时,全国各地的清官和义民,也采取了各种手段度荒,奋力求生。本书介绍一些清官和义民全力度荒、奋力求生的故事。
  1 、“张青天” 张凯帆(1)
  、“张青天” 张凯帆简历
  张恺帆(1908~1991),原名张昌万,1908年出生于安徽无为县忠台乡。1926年在芜湖民生中学读书时投身革命,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以小学教员身份作掩护,从事革命活动,历任区委书记、代理县委书记、中国工农红军皖南第三游击纵队政治部主任。1930年冬组织并领导了无为的“六洲暴动”。1933年任上海吴淞区委书记、沪西区委书记。
  后因叛徒出卖被捕,关押在龙华监狱。在狱中服刑期间,留下了“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穷。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的传世佳句。
  1937年8月国共第二次合作后获释,回到安徽,历任新四军五支队秘书长、中共来安县委书记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苏皖边区政府秘书长、中共合肥市委书记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历任皖北区党委秘书长、淮南矿党委书记,中共安徽省委统战部部长,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副省长,省委书记处书记、省委书记等职。 
  1959年7月,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期间,得悉其家乡无为县大量饿死人的消息后,到无为实地考察,斥责了虐民的县委书记,下令解散了无为县几千个“大食堂”,并开仓赈粮,救济百姓,史称其“大闹无为二十天”,被百姓呼之为“张青天”。
  但因此举与当时的中央政策相悖,招来祸端。1959年9月9日,根据中央的指示,中共安徽省委作出了“关于张凯帆、陆学斌反党联盟的决议”,被开除党籍,撤销副省长职务,关押200多天,经批判斗争后送淮北某矿进行“劳动改造”。1962年得到纠正,任安徽省第三届政协副主席。
  文革期间遭受迫害,文革后历任安徽省革委会副主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书记,安徽省第四、五届政协主席,安徽省地方志编委会主任等职。
  1985年离职休养后,应聘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安徽省诗词学会名誉会长、安徽省楹联学会名誉会长和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等职。 
  他是中共八大、十二大代表、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91年10月29日因病在合肥逝世。 
  著有《张恺帆诗选》,书法曾受毛泽东赞誉。逝世后,有《铁骨丹心》专集出版,七月风杂志和党史纵览杂志连载发表了专稿《一代青天张恺帆》和电视文学剧本《张恺帆》。

  关心农民吃饭

  1958年7月31日,安徽舒城县千人桥农业社放出早稻亩产11471斤的“卫星”。
  当晚,张恺帆陪同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赶去祝贺。张恺帆作诗赞颂:“千人桥上万人瞧,谁放红星出九霄。槐树中心旗杆队,社员风格比天高!”他的赞颂是真诚的。
  他想:中国之大,奇迹总会有。但到了奇迹不奇,“卫星”满天时,他开始清醒了。
  8月22日,安徽在全国第一个宣布已是早稻平均亩产千斤的省(实际亩产只有318斤)。9月中旬,主席视察安徽时说,既然吃饭可以不要钱,将来穿衣服也就可以不要钱了。 
  12月27日至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彭德怀到安徽视察。张恺帆负责接待和陪同。 
  这两位同年入党的老党员,谈得非常投机。彭谈了党内风气不正、浮夸、不讲真话、报喜不报忧。张谈了党风不纯、浮夸成风、许多地方弄虚作假,高产高得没了边。 
  老战友忠告“要防右”。 
  1959年1月24日,中共安徽省一届三次会议在合肥召开,通过决议:继续反对右倾保守思想,继续鼓足干劲,为实现比1958年更大、更好、更全面的“跃进”而奋斗。
  2月7日,省委批转《关于〈桐城县闹粮问题的真相〉的报告》,严厉指出:叫喊粮食紧张,实质上是否定“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总路线。省委号召进行“反瞒产斗争”,同时,提出了更高的农业生产指标。 
  会后,他带省水利厅副厅长周俊,到含山、和县农村调查。看到农村已经饿死了人,他忧心如焚,赶回合肥,要求向省委常委会议汇报。
  老战友、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对他说:“你不要汇报了。你为什么总看阴暗面,不看好的呢?好的是主流。老张,我看你是有点右,要注意。” 
  2月下旬,省里到巢县调粮。张恺帆说存粮很少,巢县几十万人民还要吃饭,不能再调。
  来人说,农民是“白天一片青,晚上一片红”(意为白天吃青菜,晚上整好吃的)。张恺帆怒不可遏,“这完全是听信了造谣!群众无粮可藏!我建议省委派人来查!” 

  无为县的人祸
  无为县是安徽的一个大县,位于长江北岸,与全国四大米市之一的芜湖隔江相望,是有名的鱼米之乡。
  1958年,上级派来了一个县委第一书记,名字叫姚奎甲。这个姚书记是个“响当当的左派”,大跃进运动吹牛皮、人民公社化运动搞“共产”,都是一马当先。当时,县委拟了一个《关于试办共产主义人民公社问题》的草案,仅用十天时间,全县就普遍实现了共产主义的人民公社。这个县的响山公社率先实行了供给制,《人民日报》曾发出了《安徽响山社最早实行供给制》的报道,还发了一篇介绍响山供给制的通讯《一棵共产主义的幼芽》。
  经过“大跃进”、“大炼钢铁”、“共产风”这么一折腾,把富庶的无为县弄得民穷粮尽。吹牛皮带来了高征购,千千万万的农民饿得奄奄一息,县委姚书记却说农民“抗粮”、“瞒产私分”。他亲自指挥“反瞒产斗争”,对基层干部和农民打、骂、捆、吊,组织“搜粮队”对农民进行翻箱倒柜、搜查抄家。凡是对县委提意见或者向上级反映县委的情况的人,都遭到了姚书记的残酷镇压。轻者降级、撤职、开除党籍,重者被判刑劳改。基层干部和农民畏姚如虎,远远望见姚的专用小黑色轿车开来,就都躲的躲,藏的藏。

  2、“张青天” 张凯帆(2)

  放粮救人 

  1959年7月2日,庐山会议召开。 
  1959年春以来,身为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的张凯帆,不断得悉无为“田园荒芜”、“灾情严重”和“民不聊生”的消息,心情极为不安,便来到无为作实地察看。
  7月3日,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开始发言。同日,张恺帆一行前往安徽无为,行前严令不准提前通知,以防做假。一路揭公共食堂的锅盖查看,哪里有粮食!全是白水清汤里漂浮着几片菜叶!
  夜宿巢县,遇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陆学斌和杨杰。陆、杨告诉张恺帆:“无为情况比巢县还要严重!”
  当日夜,曾在无为蹲点的省委书记处书记打电话给无为县委第一书记姚某,说:“张副省长明天要到你们那里去,你要注意,不要把自己放在被动的地位,要争取主动。” 
  4日,张恺帆一行进入无为。无为是安徽沿江富庶县份之一,但眼前情景却令张恺帆怵目惊心!
  农村公共食堂基本断粮停炊,农民在挨饿;路上行人大都面有菜色,走路不稳,拄着拐棍;孩子们更饿得不成人形;因为劳力锐减,许多田块尚未插秧。
  很多群众认识张恺帆,纷纷诉说:
  “我们现在还不如以前的鸡,鸡一天还有两把米。”
  “听说上头规定每人每天发二两原粮,发到我们手里才好。如果发到公共食堂,层层克扣,我们连一点也见不到了。”
  “把自留地还给我们吧,我们种点瓜菜,也好度命。”
  有的甚至下跪哭诉:“张省长,救命!” 
  抵达县城,找第一书记姚某来汇报。姚早有准备,说:“去年收粮13亿斤,准备征购齐7亿斤。”
  张恺帆问:“收了这么多粮食,为什么还有人饿得浮肿?”
  姚答:“浮肿的人都是好吃懒做。不做事当然没有饭吃。”
  姚还说全县浮肿1万余人(实际是20多万人)。
  当夜,县粮食局局长向张恺帆反映,姚书记叫弄了两本账,一本真账收7亿斤,另一本假账收13亿斤。 
  当晚,在合肥的一位省委书记处书记给张恺帆打电话,说无为粮食多,要求调走几千万斤。
  张恺帆说了真实情况,请求不要调粮。对方说:“要顾全大局嘛!”张只好同意调200万斤,并命令装船。
  这时,省委书记处书记桂林栖从庐江来,他看了一路,见面便说:“老张,想不到无为情况这样严重!”
  桂林栖听说调粮的事,坚决反对,说:“装船了也得卸下来!”张恺帆已深知反映情况不易,对桂林栖说:“我们一同把无为情况向曾政委反映吧。”
  呼“曾政委”是因为曾书记任新四军第七师政委,张和桂都在曾希圣领导下工作。 
  当晚,张恺帆严厉批评了县委第一书记姚某:“你说只有万把人浮肿,完全是一派谎言!芜湖地委通知每个浮肿病人发1斤红糖,你报了20万人。”姚无言以对。
  张恺帆命令:“从明天起,每人每天不得少于1斤原粮,全部直接发到群众手中!公共食堂暂时停办。自留地也归还群众。告诉你,你不发粮,我就不走了!” 

  惩治恶官酷吏

  张凯帆来到红旗公社王福大队,见农民们个个面黄肌瘦,召集他们座谈,却都不说话。最终了解到,大队书记张定根天,人称张霸天,打骂群众、奸淫妇女、逼死人命、无恶不作。县委姚书记还在公社群众大会上表扬张霸天。
  张凯帆大怒,立即给县委打电话,让检察院来人侦察。同时,建议公社党委责令张定根停职反省,交代问题。
  农民看到这阵势,也都纷纷揭发张霸天的罪行。检察院最后查清:张定根涉嫌人命3条,奸污妇女10多人,直接或指使人毒打群众数十人。将张逮捕法办。
  新民大队一生产队长黄大本、陡沟港河大队一生产队长倪进长因多次打骂群众并掼碎群众的锅,张凯帆对此十分愤慨,随即通过地方组织,将其宣布撤职。
  全县人民对他在无为察访,嘁嘁相告,冰冷的心灵一时由绝望变为有望。“张青天”来察访的消息立即传播开来。
  张凯帆不顾疲劳,跋山涉水、走村串户,深入察访官情、民情、灾情。发现无为县的“五风”刮得特别厉害,1958年大搞浮夸,获得中央的“超纲要奖状”。缺粮非常严重,浮肿病人很多,已经饿死不少人。
  虽然有了夏粮接济,灾情稍有缓解,但是夏粮歉收,不容乐观。群众普遍反映公共食堂存在严重问题:干部多吃多占和浪费严重,社员吃不足定量;干部动不动就卡饭;雨雪天打饭困难,生活无法调剂等等。都强烈要求解散食堂。
  县委第一书记姚奎甲民愤很大,他在高征购时搞“反瞒产”斗争,肆无忌惮地捆绑吊打基层干部和群众,追逼粮食。多次受到地委表扬。
  他一手遮天、横行霸道,竟然拒不执行中央文件,不分给社员自留地,不准养鱼、鸡、鸭、鹅,不准搞家庭副业,不准开放集市。拒不退赔平调的钱物,不少社员的房屋被拆、被占,至今没有修复、退还。
  姚在大跃进和“反瞒产”运动中,追逼打骂现象严重,在他的支持纵容下,各级干部打骂群众成风。姚用专政手段对待反映问题的干部和群众。
  一位小学校长陈英给他写信,反映干部作风和农民生活问题,他不但不支持,反而将陈英打成“右派分子”,撤职降级,监督劳动。一位公社书记给党中央写信,反映无为县问题,被姚发现后,将这位书记留党察看、撤职降级,送农场劳动改造。……
  张凯帆将调查情况向省委报告,向地委通报,并按组织程序,责令姚奎甲停职反省,检查交代问题。

  救民的“三还原”“两开放”

  张凯帆在无为的整整20天里,不顾个人的疲劳,跋山涉水、披星戴月,走村串户,深入察访官情、民情、灾情。
  每到一处,找干部、访农民,和他们促膝谈心,并细心察看当时的干群关系、农民生活和庄稼生长的真实状况。
  通过耳闻目睹,证实无为情况果真十分严重。人们脸如黄蜡,骨瘦如柴,有的拉着拐棍,有的卧床不起,特别是饿死人的现象已有所闻所见。
  而且有的干部,面对农民受难,不加怜悯,反而动辄打骂。再看到处禾苗生长得犹如枯香直立。
  满目凄凉情景,使张凯帆心急如焚,他一面与主宰无为人生死存亡的县委第一书记姚奎甲交流情况、沟通思想,以期求得为民解救的目的;一面多次电告省委、地委反映情况,请求给予支援,一面沿途呼喊,要求干部和群众同舟共济,启发农民多种蔬菜,振作精神。
  能表现张凯帆胆识的是他在无为提出的“三还原”、“两开放”。他经过调查研究,根据群众的意愿,和另一位书记桂林栖商量以后,召开县常委会议,果断地作出“三还原”“两开放”的决定。
  “三还原”是:房屋还原,修盖或退还社员被拆被占的房屋;自留地还原,按中央政策发还农民自留地;伙食还原,根据群众意见解散食堂。
  “两开放”是:市场开放,允许农民买卖副业和自留地产品,互通有无;鱼塘开放,允许农民养殖打捞鱼虾。
  农民们欢心雀跃,感谢救命的“张青天”!
  但是,他这些救农民于水火的做法却招来了弥天大祸。

作者 :鬼蜮幽魂 时间:2015-12-15 06:37:10
  1959年——1961年,中国大陆发生了严重的饥荒,史称“三年困难时期”。此期间,在中央奋力救灾的同时,全国各地的清官和义民,也采取了各种手段度荒,奋力求生。本书介绍一些清官和义民全力度荒、奋力求生的故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