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追梦记录-我做过的怪梦系列

楼主:枫林画报 时间:2016-03-03 23:40:11 点击:813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每个人都会做梦,无论穷人与富人。有些梦还很奇幻有趣,它们往往让做梦人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感受一种梦里另类人生,对现实生活也会有影响。因此这些怪梦很有价值,但很多人却不会记录下来,充其量和别人说说而已。
  据学者研究,人在10岁前做的梦没有逻辑,70岁后做的梦也是杂乱无章的,且醒来就会忘记。只有20-60岁做的梦是有逻辑性的,也是有一定情节的,大多数醒来还能记住细节。我从年轻时也做了很多这样的梦,直到2013年我才决定把它们记录下来,整理成文字后在网络发表供大家分享,更欢迎科学家拿去进行研究,需要请和我联系。
  另外许多梦都是自己没有经历的事情,我怀疑世界上是不是真有其事,是不是我们人类大脑之间也会发生类似无线电收音机的共振现象,在这种状态下就能接受到别人大脑中的信息。所以如果你和我做过相同的梦,请告诉我。
楼主枫林画报 时间:2016-03-03 23:53:32
  我做过的怪梦之一:马其诺防线劫杀
  我经常会做梦,有些梦感觉十分真实,甚至在梦里我还会思考,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有些的梦像放电影自己像个旁观者。这些可控的梦醒来后仍旧记得很清楚,仔细回忆还很合逻辑,真实自然不荒唐。
  前几天(201307)做了一个梦,我去参观法国马其诺防线遗址,而且是和自己妻子一起去的。在遗址一个出口处山青水秀,有一条河流向远方,很水很浅很清,看得见里面的石头。我用英文呼唤妻子名字,那是一个英文女人名字,却找不到她。于是我沿着河向一个方向走,那里是我进入这个防线内部的进口方向,我想应该能走到进口处和妻子汇合。
  但是很快河水有一个转弯,后面河面有十几米宽,水也很深无法直接走过去,我想这回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还的原路返回。正准备转身,河边树丛后有人用英语问我,意思好像是可以帮忙的口气,里面有个单词没听懂。我一看一个老外坐在一只橡皮舟上,用手指向对岸。我想这不能白坐吧,就用英语问“how much may I pay?”,老外一笑说:free。又问我:do you have interest to visit my ww2 musium?我对二战感兴趣,如果不要钱还是可以看看,又问:how much shoule I pay?”老外又说不要钱。于是我同意了,这可是好事啊,白坐船还可以看看私人博物馆。
  河对岸有一座类似古堡的欧洲建筑,进门后是个楼梯,老外把灯全开了,里面很亮。一个楼梯通向上层,左边是美国旗帜和一些勋章之类的玩意,我用英语说,american,老外说yes,我问is it original?(原来的老东西)老外说no,it’s contefenlen,这个单词当时不懂,醒来凭发音查单词是赝品或复制品。右边是苏联旗帜和一些徽章,老外先告诉我 it is Russia。我纠正他:soviet union,老外说yes。
  上楼后是一个贴着许多照片的房间,进门一张是这个老外年轻时(约18岁模样)和一个端着pps41冲锋枪的年轻苏军士兵的合影,那苏军小战士眼光有些拘谨,背景好像就是这个房子大门。另一张则是和一个戴着防反光网纹套钢盔、叼着香烟的微笑美军士兵合影,那个美军士兵弯着手肘搭在年轻老外肩上,手则指捏着口里的香烟,典型美国大兵形象。我想可能这个老外当年用自己相机拍的,要么人家两国士兵不会洗出照片再特地专门送给他。
  靠墙还有一些展柜或展台的东西,里面是几种子弹弹壳,有些已经生锈了,还有一个德式钢盔,我问:can I touch it?老外说yes,钢盔在我手中感觉挺沉的。这时我拿出相机拍照,这是一部单反相机,颜色却是酒红色(血色),表面象是有一层钢琴漆。我正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相机,怎么使用啊?然后我从梦中醒来。
  我没结过婚,不可能有什么妻子,奇怪这个妻子一直没有露面,醒来后我倒想看看她长什么摸样。我更没有去过国外旅行,更没有去过马其诺防线遗址,以前在电视上也只是看过几秒钟片段。这个梦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身体上发生,但非常真实,现在仍旧能清晰回放,和以前有些梦醒来就忘记不同。
  我想知道法国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最近有没有旅游者在这里失踪,这个荒郊野外的博物馆会不是一个专门劫杀旅游者的黑店啊?要是有,我可能意外接受到了被害死者临终发出的信息。
楼主枫林画报 时间:2016-03-13 21:57:11
  我的怪梦之二—超越时空梦
  2013年9月28日夜我做了一个超越时空的梦,这个梦条理十分清晰,而且我在梦里还能自主思考和分析判断决策,是个值得记载下来的好梦。
  梦的具体过程如下:我在一个山区偏僻山寨里行走。路是土路,两边是用碎石垒砌的墙,大约2米高。我经过一个路口,大树下有个水塘,有个2岁小女孩在玩水。我节约手机电池,我问小女孩家里有没有电话,然后她带我去他家打电话,电话是崭新红色的,打完我给了她母亲电话费离开。
  然后我进入一条石巷,走几十米后有个岔道,我选择了其中直对的那条,走着走着突然碰到了蜘蛛网,而且越来越密,几乎把我粘住不能动。我分析这条路一定很久没人走了,我决定原路返回,走到岔道口,选择另一条道,刚拐弯又碰到蜘蛛网,只好决定继续原路返回。此时更可怕的情况出现了,原路也有很多蜘蛛网,刚刚走过怎么就会有蜘蛛网呢?我顿时感到恐惧,形成这些如此密集的蜘蛛网估计要一个月以上,难道时间发生了错位不成。
  我用手里的大砍刀奋力拨开蜘蛛网原路返回,终于来到原来的路口,还是大树和水塘,只是玩耍的小女孩变成4岁样子了。我心想,好在时空错位了2年,还能回到自己原来的家。我掏出手机,给家里老父母拨电话,但是没有人接,挨个给通讯录上面的人打电话都没有人接,直到电池没电了,我那些曾经的同事、朋友甚至查水电气维修的物业都哪里去了?真匪夷所思啊!
  再观察那小女孩样子和原来也不太一样,我过去让小女孩带我到她家里打电话,可是我发现那崭新的红色电话机已经非常破旧了,我把常用的电话又拨了一遍还是没人接。这时我问小女孩正低头编筐的母亲,现在是那一年。她母亲抬起头看见我突然大惊失色,我忙问她怎么了?她结巴地说:你是人是鬼啊?我30年前就见过你,我还带你到这里打电话呢?你进了那条石巷就再没出来。
  我脑子忽地一下大了,坏了,这时空错位不是两年而是三十年,曾经的小女孩都已经做了母亲,我的家人及朋友估计都不在人世了,电话怎么能打得通呢?怎么办呢,最后我只能用电话拨了110报警了。警察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是驴友在山里迷路了,需要救援。我不能对警察说我时空超越了30年,人家还不把我当神经病了,肯定不管了。今后我该如何生活呢?我越想越害怕,随后在恐惧中我醒来了,赶紧打开电脑把这个梦记录下来。
  白天再仔细回想一下,梦里的石巷路径和形状有些特别,没准还真能有什么寓意呢。
楼主枫林画报 时间:2016-04-08 01:25:27
  我做过的怪梦之三:香港校园血案
  2013年10月11日晚上我又做了一个完整的怪梦,情节较以前怪梦更为曲折,凭起床后的记忆整理:
  梦中我的身份是香港负责刑事案件的警务人员,香港某中学发生一桩血案。我立刻和几位同事开车去现场,在学校比较僻静的后花园,一个小门里面,一位男生被杀。
  等我到现场并没有看见尸体,据介绍男生发现时浑身是血,送医院抢救后发现已死。现场地面有很多血迹,墙上也有很多血迹。
  有很多学生在围观,一个身体魁梧面相凶恶的学生引起我的注意,正当我用手里的摄像机偷偷拍摄他时,一个身材丰满女生突然跑到我前面并倒向我怀里,我心想:查案还碰上艳遇了,何不趁机抱抱美女。刚伸手抱住,有人在耳边说:校长的女儿你也敢动!我下意识推开女生,并说:小姐,你走路要小心了。这让我及时脱了身,但我也注意到这位短发美女。
  在调查中发现死者就是这校长女儿的前男友,而那个面相凶恶的男生是当地黑社会头子的儿子,这恶男也是校长女儿的现男友。
  同事一致认为是此女勾结恶男杀死前男友。我并不完全同意,我仔细去观察现场血迹,在墙上的血迹上发现有很多指纹和掌纹,我去和死者比对发现是死者的,就是说死者在流血时还用手在扶墙。经过我的分析推理,这个男生出身平民家庭,与校长女儿恋爱心理比较自卑,后来富人小子介入,女友移情别恋,他受不了刺激,在后花园用刀自残,自残过程中血喷到墙上,他体力不支后用手扶墙倒地,因发现后被人送医院过程中破坏了现场,给破案带来很大麻烦。现场发现的刀子被多人动过,上面有很多指纹,但没有恶男的。
  至此案件告破,为恶男和校长女儿洗脱了嫌疑。小姑娘时候告诉警方,案发后人们普遍怀疑是校长女儿雇凶杀人,所以小姑娘自己压力颇大,于是她故意倒在我(探长)的怀里以引起我的注意,假如我当时中招,那恶男会不会过来揍我一顿。又是谁当时在我耳边高声提了醒。
  现在回想:这小姑娘当时是怎么想的啊!会是脑子进水了吗?后面可能还有隐情。此梦还有些可读性,特此记下。
楼主枫林画报 时间:2016-04-27 18:40:09
  我做过的怪梦之六:预知自己死亡时间
  2014年3月3日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怪梦,这个梦竟然预知了我的死亡时间,神奇吧,请听我一一道来。
  梦里我给妹妹交代后事,我在家里三屉桌前对妹妹说:这桌子是个老东西。我还记得咱奶奶在我现在这个岁数时就坐在这个桌子旁,这个桌子是抗战胜利后从敌伪银行接收的,现在差十年就100年了。
  现在我来解一下这个梦。梦里桌子年龄是90岁,抗战胜利是1945年,因此推算出梦里年代是2035年。我今年47岁,到2035年应该68岁。我奶奶是1976年去世的,年龄73岁。那时奶奶年龄就是我梦里自己的年龄。由此推算出我记事年份=1976-(73-68)=1971年,实际可能4岁就能记事了,因此可以再减去1年,由此计算出我的死亡年龄时间段是67-68岁,在2034-2035年间。
  在梦里妹妹年龄在62-63岁,记得梦里妹妹头发是黑的,肯定是染过了。我能死前给妹妹明白交代后事,说明我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自己提前知道自己要死,这样我肯定得了绝症。目前我患有糖尿病和心脏病。
  再说说我家这张桌子,是父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结婚从单位借的,上面有中国人民银行财产登记铝制标签,1970年曾因备战随全家带到四川旺苍县,1975年又带回北京,后来人民银行总行折价处理家具,我家优先购买下来。1982年起就由我使用。记得上面还有交通银行的铜标签(可惜被我撬掉了),我曾从桌子缝里发现过一枚“中国联合准备银行”的硬币,一查是日本占领北平时期的银行发行。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