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转载:潜伏台词

楼主:理工理工1 时间:2018-12-13 08:47:03 点击:12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龙猫_123
  LV.2 推荐于 2017-12-16
  这是我的心血啊~~~希望大家满意,看着电视一遍遍校对的~~~
  1.余则成:我们是不是得定一个日子?结婚的日子啊。
  左蓝:狡猾!我一点头,你连求婚都省了。好,算你蒙混过关,那日子你定。
  2.余则成:我现在就想,买一个什么样的结婚戒指最配你。
  左蓝:不求手上有金,但求心里有人。
  3.吴敬中:时间像一头野驴啊,跑起来就不停。你都长皱纹了,就跟我这前列腺经常造反一样啊。
  4.吴敬中:戴局长都跟你说了吧。
  余则成:说了,说您点的将要我过来的。
  吴敬中:胜利了,你说高兴吗?高兴。可是天津站是个重建的站,前栅栏宿猫,后篱笆走狗,建起来很费周章啊,所以就想起了你。
  5.吴敬中:咱们说一点儿高兴的事儿吧。胜利了,各位也应该过一过人的生活了。我已经把我的太太带头接过来了。各位也应该尽一下丈夫的责任哪。你们的档案我都看过了,马太太在上海,陆太太在汉口,余太太在河北。都接过来。也让人家享受一下抗战胜利的幸福生活嘛。差旅、住房,站里边解决,还有一笔安家费提供给诸位。怎么样?
  陆桥山:好啊,站长!我太太要来那可不是一个人,那可是一大家子啊。
  吴敬中:呵呵,都接过来。咱们八年抗战不就是为了他们吗?
  6.吴敬中:梅乐斯对我说过:美国人之所以能打胜仗,因为他们的心里都有家庭。
  7.马奎:多好啊,小别胜新婚。你说你太太——哎,你干吗那么愁眉苦脸的?
  余则成:她都没见过这种床,说不定会做恶梦呢!
  马奎:老弟啊,这你就不懂了。那女人对床啊 那是适应很快的。
  余则成:什么意思啊?
  马奎:那在这种床上 这女人就会变成另外一种人的。
  余则成:哦,哈哈!
  马奎:明白?
  8.王翠平:谢谢马大哥了。有空来家里耍,带嫂子一块儿来炕上坐!
  马奎:好好好,炕上坐!炕上坐!
  9.王翠平:你怎么回事儿啊?你这一路上老用白眼珠子看我,看什么?
  余则成:翠平同志,你来之前组织上跟你交代了没有?这次任务的性质。
  王翠平:交代了。交代了很多我也没记全,时间太短。袁政委还给了我一本文件,让我快看。
  余则成:你知道这份文件上写的是什么吗?
  王翠平:都是我和你的事儿啊!我不识字!
  余则成:那个政委怎么说?
  王翠平:袁政委脾气好,他说时间来不及了,让我快来。我也不清楚什么急事,一天都等不了。袁政委还说你识字,让我到这儿来就听你的。任务很多。
  余则成:那个政委说让你听我的是吗?是吗?
  王翠平:嗯。
  余则成:那你就得听我的。
  王翠平:当然。
  10.余则成:咱们俩什么关系?
  王翠平:公婆。
  余则成:哪年结婚?
  王翠平:民国二十八年腊月初八。
  余则成:我兄弟姐妹几个?
  王翠平:三个,你是老幺,一姐一哥。哥哥逃荒死了,前年的事了;姐姐嫁到山东,十年前吧。对,保定当省城那年。
  余则成:你们村子叫什么名字?
  王翠平:圩头。
  余则成:我家村子?
  王翠平:黑沟,离我家十八里。
  余则成:给我们保媒拉纤的人是谁?
  王翠平:……忘了。
  余则成:你不该忘。
  王翠平:根本没有的人我一下记不住啊!
  余则成:你都得记住,你必须记住啊!这些人都存在,你必须相信,你一定要相信。不然的话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脑袋呀!
  王翠平:你有话好好说啊!你发火算什么?我当了四年的游击队长了,我最近的时候离小鬼子就几丈远,他也没拿了我的脑袋啊!
  余则成:你是游击队长啊?
  王翠平:屁股后面二十多个弟兄呢。你以为就你行。
  余则成:好好好,那我问你,今天跟你来的那个人,为什么带着枪啊?
  王翠平:带枪咋了?那出事咋办?打鬼子的时候他是机枪手,今天没扛着机枪来就不错了!
  余则成:……
  王翠平:余同志,我们都有觉悟。你得讲理。带枪的事可能是有些不妥,咱就不说了。那我问你,给咱俩拉纤保媒的人是谁,你知道啊?
  余则成:你们村的王彩菊,也是你的婶娘。
  王翠平:对,我想起来了,袁政委是这么说的。记得怪清楚的。
  余则成:……游击队长同志,我觉得你不适合这项工作。
  11.王翠平:(换了旗袍出来,发现大腿露出来了)耍老娘,找死啊!
  梅姐:……
  余则成:旗袍就是这样的,起来。好看!
  王翠平:还没缝完呢!
  众人:(哈哈哈哈哈)
  梅姐:大妹子,旗袍就这样,好看!咱乡下人啊,也能穿。
  12.余则成:以后能不能不起这么早啊?
  王翠平:还早?都什么时辰了?城里的鸡怎么都不打鸣啊?
  余则成:不是不打鸣,而是没有鸡。
  13. 梅姐:你看,这些有字的都叫万。
  王翠平:嗯。
  梅姐:这些啊,统统都叫饼。你看一个个圆圆的,像不像烙饼?
  王翠平:嗯!那这叫棍,这像烧火棍。
  梅姐:这不叫棍,这叫条。你看,这一个像不像小金条?
  王翠平:金条?没见过。
  梅姐:没见过?你看,像不像?
  王翠平:这个就是金条啊。
  14.穆晚秋:听到有人在哭泣,然而我并不悲伤。抬起疼痛的头来,我看到深夜的天光。
  余则成: 新体诗。我不太懂。深夜怎么会有天光呢?
  穆晚秋:因为心底有人,所以暗中有光。
  余则成:深奥。
  15.王翠平:还用天天摇啊?那边那个会计是光棍,受得了吗?天天摇,让人觉得你本事大啊?
  余则成:看来你很懂啊。
  王翠平:没看过配人,还没看过配牲口啊?
  16.马太太:八万。余太太,这咖啡是我家亲戚从外国带回来的。味道怎么样啊?
  王翠平:像药汤。
  梅姐:绸儿啊,过来一下。给余太太把咖啡端下去,上杯茶。
  马太太:八万。陆太太,那本书你看了吗?
  陆太太:看了,好刺激!留过洋的就是不一样,新潮。
  ?太太:马太太,那本书你给陆太太看了?
  梅姐:打麻将!打麻将!说什么书呀?
  马太太:梅姐,你听说过性博士吗?
  梅姐:好像听说过,姓张的?是个淫虫,自己说跟多少个外国女人睡过觉,真不害臊。
  陆太太:不能这么说,有什么臊的呀,人家是研究美的生活。
  马太太:是呀,这床上这点儿事可不那么简单的,是要技术的呀。那是幸福。
  陆太太:看了那本书,我都觉得白活了。
  梅姐:有那么神奇吗?不就是说怎么跟人睡觉吗?
  陆太太:哎呀梅姐,你可别小看这点儿事。那叫性,学问可大了。
  马太太:都说越是有学问的人越会摆弄这种事。余太太,你家先生是念过大学的。他在床上怎么样?
  王翠平:他快。
  马太太:快?那就是时间短了?
  王翠平:时间短,一躺下就着。
  (众人大笑)
  梅姐:傻妹子,她们说的不是那事,是那个,那种事。
  王翠平:哦,那种事啊!那要说在床上有什么意思?要有意思还是在山坡上,在庄稼地里头。
  (众人惊讶)
  马太太:山坡上?那一定 美。
  梅姐:山坡上?你真敢。
  王翠平:那有什么?
  陆太太:回归自然?多好,像牛马羊那样。
  (翠平呕吐去了)
  马太太:这余太太真实是在哪。这种事也说得出口。
  梅姐:你刚才不是说很美吗?
  陆太太:逗她呢。余太太会不会有喜了?
  梅姐:妹子,怎么样,没事吧?
  王翠平:没事儿,就这咖啡,有股鸡屎味儿。
  (马太太正喝咖啡,当场喷出。众人大笑)
  17.余则成:这是袁政委给你的信。
  王翠平:这写的什么呀?你给我念念。给我念念!
  余则成:翠平同志,你好。听则成同志说,你很快就适应了复杂的敌后工作,真为你高兴,祝贺你。你要服从则成同志对你的领导和安排,做好饭菜,洗好衣服,打好麻将,煮好咖啡,做好太太。这就是你对组织最大的贡献。记住,要绝对服从余则成同志的领导和指挥。另外,你……我看看。另外,翠平同志,你不能再抽烟袋了。这不适合地下工作,会暴露身份。完了,袁政委。
  王翠平:袁政委会这么说?
  余则成:睡吧,明天不用走了。
  王翠平:老袁这婆婆嘴,站着说话不腰疼。
  余则成:烟袋我就收起来了。
  18.吴敬中:我记得上一次开会没有请公党的代表参加呀。他们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马奎:站长,那边整个都是我负责的,我愿意接受处罚。
  吴敬中:处罚是可怜的手段,我用不惯。
  19.余则成:你怎么了?开门啊,翠平。袁政委的信是怎么说的?让你听我的。
  王翠平:去去去,人家身上来红了,那倒霉东西也听你的?
  ……
  余则成:烫啊,喝点红糖水。
  王翠平:这你也懂?
  20.王翠平:帮不上你……我就是一个木头,还是朽了的,一点用也没有。
  余则成:一颗子弹,扣了扳机后,枪要把子弹头送出去,打死一个敌人。弹壳落在地上,时间长了这个弹壳就不见了。你能说这个弹壳没有作用吗?不能吧?它有它的任务。没有弹壳,子弹是打不死敌人的,对吗?我们现在就是弹壳。没有我们,子弹是打不死敌人的。
  21.王翠平:回去我就汇报你的情况:喝酒,打麻将,找女人。
  余则成:回去我的情况一个字都不能说。
  王翠平:还不让说了,你也知道丢脸啊?
  余则成:我丢什么脸呀?
  王翠平:我就是要把你整成臭大粪,让他们把你也调回去。
  余则成:把我也调回去?还跟你在一起?那你不更烦了吗?
  王翠平:我不烦。不是。你很重要,他们不会把你调回去的。
  22.秋季:别做梦了。谁也不能战胜我的信仰,我可以去死,但我绝不会出卖我的战士。别费心思了,一切都结束了。
  23.王翠平:他们长官听说我是天津站的太太,就让这俩大兄弟,赶着大车把我给送回来了。
  24.王翠平:回来路上我就想好了,不管以后你怎么胡来,我都不跟你吵架了。
  余则成:我胡来?!
  王翠平:我,我!行了吗?
  25.马太太:听说土匪可不是东西了。他们没怎么着你吧?
  王翠平:怎么着我?我踹死他!别看他们都端着汉阳造,连栓都没有,还是用铁丝钩着的。
  陆太太:汉阳造是什么?
  王翠平:就是那种老枪啊……就是我们村有一个打兔子的,老爱用那种枪。那种很破的枪,就叫汉阳造。
  马太太:不管它什么造——九条——哎,你们听说了吗?他们抓了一个共产党要员。
  陆太太:这下你家老公又要立功了,一个人能咬出十个,十个人能咬出一百个。
  马太太:屁功!人家把自己舌头给咬掉了,就是不说。
  梅姐:北风。你们说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呀?自己咬掉自己的舌头。
  王翠平:就是让大家死心。这种人……我这是不相公了?
  26.马奎:那裁员……站长,会裁很多吗?
  吴敬中:今天晚上我回去问问老天爷,明天告诉你们!
  27.马奎:但我要奉劝你,不要跟我耍滑头。我可不是吃屎的孩子。
  28.吴敬中:抗战时期,天津站被称为堡垒!现在可好,毫无秘密可言,像个婊子,什么人都能用!
  29.王翠平:你酒量怎么这么小啊?跟兔子一样!
  余则成:我昨天怎么上的楼啊?
  王翠平:我扛上去的。
  余则成:扛上去的?
  王翠平:嗯。
  余则成:你能扛着我上楼?
  王翠平:就你,两筐地瓜的分量!我练过武。你不知道啊?
  余则成:我这睡衣怎么换的?
  王翠平:我给你换的!
  余则成:啊?
  王翠平:裤子也是!
  余则成:……
  30.余则成:雪山千古冷,独照峨眉峰。
  吴敬中:峨眉峰,还他妈独照?颇具浪漫主义气质啊。走,去审讯室。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