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蒋介石如何失去大陆(转载) [已扎口]

楼主:痴情过滤嘴 时间:2014-07-22 23:40:35 点击:83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蒋介石如何失去大陆,这在国共双方甚至在更广泛的国际史学界内都是一个争论不休的话题。虽然囿于资料或其他一些原因,更复杂、更深刻的因素需要更长时间的积淀才能探知清楚,但在6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或许依旧可以根据那些逐渐清晰的事实,尝试着重新审视这段历史。
  1945年12月11日,蒋介石从南京飞抵北平,在抗战结束后 “慰问北方同胞”,此时的北平也曾让蒋介石体验到了 “抗战领袖”的无限荣光——当时他的画像被端正地挂在天安门城楼上。
  蒋介石不会意识到,就在攀上政治生涯最高峰的同时,他已悄然迈向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仅仅过了不足三年,1948年9月30日,再次出现在北平的蒋介石已是快输光全部筹码的赌徒。
  [和平的努力]
  1945年8月14日,忙于处理日本投降诸事的蒋介石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他以发公开函的方式,邀请毛泽东来重庆商讨 “国际国内各种问题”。“抗战爆发前,中共有两三万党员,在陕甘边界人迹罕至之处,在政治上没有太大影响。但到了1945年,中共已经壮大到可以对蒋介石国民政府形成威胁,实力不容小觑。”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奎松说。蒋介石显然意识到:到了该直面中共这位“老对手”的时候了。
  在雅尔塔会议上,美苏两大国对中国进行了划分:长城以外属苏联的势力范围,长城以内属美国的势力范围,因为共产党在关外没有力量,所以关内的共产党必须服从美国的调整。重庆谈判也是在此背景下形成的。
  对蒋介石并不信任的毛泽东,是在斯大林两次致电催促的情况下才赴重庆的。但是在重庆谈判中,彼此之间充满了猜忌与警惕的国共双方显然很难达成共识:蒋介石强调军队国家化,实现军令、政令统一,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成立联合政府的讨论。而共产党则坚持先改组政府,结束国民党一党统治的局面。对历尽艰难建立起自己武装的中共来说,要放弃自己的军队,是断断不能接受的。
  虽然在关键的地盘和军队问题上双方仍无丝毫解决的迹象, “但是这一时期的国共是朝着和解的方向走的”。1946年2月1日中共通过决议,决定按马歇尔计划,放弃军队、接受整编,政工干部全部撤出东北,为了联合政府,中共中央甚至考虑将中央机关迁到离南京很近的江苏淮阴。 “从1945年8月到1946年11月,国共两党的战火只局限于东北境内,基本上被控制住了,并非是两党不想打,而是美苏两个大国共同压制的结果。”杨奎松说,“如果美苏继续保持 ‘二战’中延续下来的这种和解状态,国共两党也也会继续保持这种态势。”

  [扩大的战火]
  “时隔60多年再来探讨蒋介石的政治命运,不能离开当时的国际大环境。”杨奎松认为。在他看来,国共两党关系的走向,与美、苏两个大国的关系走向是一致的。抗战中,蒋介石的部队只控制着西南、西北部分偏远地区,坚持敌后抗战的中共却占据了华北、华中及至华南部分地区。为了尽量牵制中共,蒋介石早在1945年上半年便开始抓紧与苏联进行谈判,期望苏联政府明确表态,支持由国民党来统一中国。
  但是,无论是从意识形态出发,还是着眼于地缘政治,斯大林对蒋介石及其支持者美国,既不放心,也不信任。为了解决与苏联的关系,1945年底,蒋介石派蒋经国作为自己的私人代表,去苏联与斯大林会谈。会谈中,斯大林向蒋经国坦言:“苏联政府不愿让美军进入满洲,这是苏联的地盘。”苏联希望能把控制东北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既然认定国民党是美国人的傀儡,那么,要遏制第三国势力进入东北,只能依靠共产党。在对中共的态度几经变化后,从1946年2月下旬开始,苏联开始半公开地支持中共,把从日本军队接收的一些武器和装备提供给中共。
  为了要回东北,蒋介石已经付出了同意外蒙古独立的代价,将东北拱手相让,也是蒋介石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1946年3月,国民党大部主力在沈阳完成集结,3月19日开始分南、东、北三路展开扇形攻势,仅4天后,辽阳、抚顺、铁岭依次被攻陷。与此同时,毛泽东也第一次明确提出,要不惜任何牺牲,以战争换和平。 “东北一打,所有的时间都乱了。”杨奎松这样认为。

  [游离的美国]

  战火初起,形势对蒋介石颇为有利。 “让蒋介石有恃无恐的是那些美式装备,美国当时提供给国民党30个师的装备用于改造国民党以对抗日本,装备还没用上,内战已然爆发。蒋介石感觉自己力量壮大,这也是他看不起共产党的原因。”杨奎松说。
  但蒋介石与美国之间也有着日益激化的矛盾。
  早在1943年开罗会议期间,罗斯福在谈到中国内部纷争时就曾向蒋介石提议,国民党应与共产党成立联合政府,后来又坚持派美军观察组进驻延安。这些举动,令蒋介石非常不满。1945年11月,美驻华大使赫尔利突然宣布辞职,杜鲁门总统派来五星上将马歇尔来中国调停。
  “杜鲁门派马歇尔来华的目的很简单,美国不想看到中国陷于内战和混乱。它知道按照蒋介石的方式,国民政府只会采取武力解决问题,而美国人丝毫看不到蒋介石有多大把握。”杨奎松说。另外,“美国人始终认为,蒋介石的政府太过专制和腐败,杜鲁门希望能通过美国干预,来改造蒋介石政府。而蒋介石自始至终以民族主义者自居,不允许外国势力干涉他的独立性。这一点上,蒋介石与毛泽东是一致的”。杨奎松说。蒋介石与史迪威的矛盾,集中反映了蒋介石与美国之间这种复杂的关系。
  在蒋介石眼里,美国人的种种调解努力,皆在于没有看清中共的 “阴险”面目,所以他并不理会美国人提出的解决方案。

  [失去的根基]
  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在回忆录里认为,财政政策是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国民党用各种手段掠夺老百姓的财富,致使老百姓成了无产阶级,从而失去了民心。
  而内战爆发后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导致中国社会的中间阶层开始发生动摇,这对当时的国民党来说,已是一个最危险的信号。国民党人执政后,大量接纳中产阶级出身的大知识分子、专家进入政府, “蒋介石相信这些人所代表的社会阶层,才是国民党最为稳固的社会基础”。但是,国民政府经济上的失策造成的恶性通胀,令民间经济陷入混乱,特别是城市的中产阶级所受的经济损失巨大,曾出任上海市长的吴国桢后来在回忆录里毫不避讳地说: “中产阶级几乎完全破产,因为他们被迫交出了唯一的一点积蓄。”从此以后,大多数人对国民党恢复经济信心全无,国民党失去原来最重要的支持者。
  因为依靠的阶层是有恒产的中产阶级,所以国民党在农村的土地改革很难推行。在杨天石教授看来,没有解决好农民问题,也是蒋介石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内战全面爆发后,受影响最深的,是在城市里生活的民众。当时大学教授的月薪也只能买六七公斤大米,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都成问题。1947年5月20日,南京、北平学生冲破军警包围,走上街头游行;军警强力阻止,激起了更广泛的抗议游行活动,运动一直持续到6月上旬,国民党不得不再度使用暴力。 “以 ‘5·20事件’为标志,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彻底失去了中间知识阶层的支持。”
  此后,国民党的统治日趋严酷,对舆论的钳制不断加强,但是国民党的强硬姿态非但没有收到预期效果,相反,却把民盟等中间党派 “逼”向了共产党。

  [无法遏止的溃败]
  1946年底,国民党攻占了解放区在华北和华东的两大政治中心:张家口和淮阴。此时的蒋介石和陈诚都对国民党部队的军事胜利坚信不疑,岂料就在几个月后,中共军队已从防守转入进攻。
  与国民党部队相比,中共军队在战场上的一个突出特点,是能够集中优势兵力,敢于大踏步前进和后退,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国民党军队每占领一个地方,就有守土安民之责,所以处处受到牵制,无法集中兵力。
  “中国共产党的兵不多,但总能集中兵力打歼灭战。”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曾提及这一点, “国民党不守是不行的,不守今天姓蒋,明天就不是了;可是守也不行,守个十天半个月,我们的地方部队就把他们给 ‘收拾’了,蒋介石对这个仗毫无办法,始终找不出解决之道。”“国民党军队的问题在于,因为派系林立,他们要保存实力:你是一个军,打完一个师就撤销一个师,越打越少,打光了就给你虚职。所以国民党都谋自保,谁也不愿意突出,一突出后就被包围,他知道没人救了。所以到了关键时刻,下死命令他们也不上。”
  没有解决好与地方实力派的关系,这也是后来蒋介石在军事上公认的失败原因之一。杨奎松说,在对待地方实力派上,蒋介石多半都是靠利益交换和权谋手腕处理,只要地方实力派更换旗帜,表示效忠,蒋介石并无太过残酷的方式,这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也与中央政府的实力有关。 “中央政府没有实力将地方部队收归中央,按统一标准供给”。
  蒋介石被广为指责的是因其 “独裁”、 “专权”导致的内部争斗不断,其实回到当时的历史环境,很难说这两者何为因、何为果。魏德迈对蒋介石曾这样评价: “委员长远不能算是一个独裁者,事实上仅仅是一帮乌合之众的首领而已。他常常难以保证推行自己的命令。”
  “蒋介石的军事教育层次比较低,大的军事指挥上有很大局限性。”杨奎松评价。与 “自学成才”的毛泽东比,蒋介石算是学军事出身, “但是,蒋介石在考虑军事问题时,关注的往往是一些细节,而在战略上的考虑却十分欠缺”。杨奎松注意到,在蒋介石早期演讲当中,经常会提到的内容,大都是如何整饬军容军纪的内容, “反映到军事指挥上,他经常关注的也是一些明显应该是由那些团长营长去关心的问题”。
  蒋介石后来广被诟病的一点,是喜欢越级指挥。杨奎松说: “看看蒋介石指挥军事的电报,我们甚至会发觉,他连部队行军时应当怎样走路,怎样露营,怎样防空,怎样布哨,都要管。不少战役就是由于蒋介石不顾国防部、军令部的总体作战计划和战略部署,越过上一级指挥机关,直接指挥到前方部队去,从而使所有的部署都泡了汤。”
  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历史系教授、著名的中国近代史专家易劳逸在其著作《毁灭的种子》中一针见血地指出: “国民党政权在推行其政策、计划,在改变根深蒂固的中国社会的政治习俗方面,很少表现出有何统治能力。它的存在几乎完全依赖于军队。事实上,它只有政治和军事的组织机构,而缺乏社会基础。”所以,这个政权是和社会脱节的。
  易劳逸认为,蒋介石对政治进程的观点完全是传统型的, “像清朝的皇帝一样,对他来说政治就是在统治层中的争斗”。因此为了扩大他的权力,他操纵和联合了一部分上层人士去反对另一部分作为他对手的上层人士。“他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那个时代世界上的强国是那些成功地动员了绝大部分民众而不只是以上层社会支持他们的目标的那些国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