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当黑社会头目成为人大代表时,问谁的责?(转载)

楼主:公民监督公仆 时间:2014-02-27 08:53:44 点击:127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当黑社会头目成为人大代表时,问谁的责?

  最近,重庆市公安局一举抓获了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等多名黑恶势力头目,令人惊讶的是,这几人都是声名显赫的亿万富翁,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黎强是重庆市人大代表,陈明亮是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我们不由得为重庆市的打黑除恶大声叫好,但是,叫好之余,我又想起了,我又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个案子。

  2006年12月4日,吴宁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8年4月,他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枪支罪,偷税罪,高利转贷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物会计报告罪,强迫交易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窝藏罪,包庇罪,寻衅滋事罪,共10项罪名。而吴宁同样是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

  说到沈阳,就不能不说到人尽皆知的刘涌,这个黑社会老大,同样也有着人大代表的身份。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想不必一一列举。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黎强、陈明亮和吴宁都不是一夜之间暴富起来,而一跃成为千万亿万富翁的,他们的发迹肯定有一个相当的过程。而他们成为黑社会老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的势力不可能一夜之间坐大。

  对于在一方为所欲为鱼肉百姓的黑社会分子,人民群众会不知道吗?会没有感受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本身就是受害者,这其中的苦只有他们知道,只有他们最有体会。那么,在黑恶势力的形成、发展、壮大过程中,在他们欺压百姓的过程中,我们的有关部门知不知道?应该也是知道的,受害群众的诉求和哀告,一些部门肯定接到过。为什么会充耳不闻?除了权力被收买了之外,还有就是对群众的利益漠不关心,如果说他们真的不知道,那么,这些部门和机关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其渎职失职是显而易见的。

  尤其让人感到气愤的是,一些黑社会分子,不断地向政权机关渗透,一步步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成为权力机关的一员,或履行着参政议政的职责,像他们这样的人,能为人民行驶什么样的权力,能议出一个什么样的政来?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一边是黑恶势力头目,一边却又不断地攀升政治地位,难道真的只是他们削尖脑袋混进来了?毫无疑问,没有这样简单,黎强陈明亮之流固然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但是,我们的政治组织也不是这么容易钻进去的。说不好听一点,金钱与权力之间,就如男女之事,一厢情愿是不容易成功的,根子所在是,我们的一些地方的政权组织也存在“见钱眼开”现象,一旦看见金钱,不知不觉自己的裤子就松了。不法分子也随之而入。

  其实有的事情很简单,走到人民群众中间去问一问,听一听,这个人能不能代表人民?这个人能不能正确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群众的话最有说服力,最具准确性。然而,有相当一部分地方,都存在着这样一个现象:当地钱多的,财大气粗的,都有着不是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的光环。也许有人会说,那都是基层的群从推上来的,那么,人民群众对他们的推举当中,实际起到了一个什么样作用,有没有走形式,当地的领导知道吗?在推举他们时,人民群众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当地的领导又知道吗?当前,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上,我们多次强调并且也出台了相关的问责制度。即,一个干部如果出现了问题,相关的推荐和考察人员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尽管制度还不尽完善,但毕竟有了。那么,当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在从事着违法犯罪勾当、为害一方百姓、危害社会的黑社会头目,竟然进入我们的政权组织,成为我们的人大代表、成为我们的政协委员时,责任又由谁来承担?

  裤子,其实完全可以紧一点的。
  重庆市黎强、陈明亮等人的落网,的确值得我们深思。

  最近,重庆市公安局一举抓获了黎强、陈明亮、龚刚模等多名黑恶势力头目,令人惊讶的是,这几人都是声名显赫的亿万富翁,在行业内颇具影响力。黎强是重庆市人大代表,陈明亮是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我们不由得为重庆市的打黑除恶大声叫好,但是,叫好之余,我又想起了,我又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个案子。

  2006年12月4日,吴宁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08年4月,他被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抢劫枪支罪,偷税罪,高利转贷罪,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物会计报告罪,强迫交易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窝藏罪,包庇罪,寻衅滋事罪,共10项罪名。而吴宁同样是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

  说到沈阳,就不能不说到人尽皆知的刘涌,这个黑社会老大,同样也有着人大代表的身份。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想不必一一列举。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黎强、陈明亮和吴宁都不是一夜之间暴富起来,而一跃成为千万亿万富翁的,他们的发迹肯定有一个相当的过程。而他们成为黑社会老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们的势力不可能一夜之间坐大。

  对于在一方为所欲为鱼肉百姓的黑社会分子,人民群众会不知道吗?会没有感受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他们本身就是受害者,这其中的苦只有他们知道,只有他们最有体会。那么,在黑恶势力的形成、发展、壮大过程中,在他们欺压百姓的过程中,我们的有关部门知不知道?应该也是知道的,受害群众的诉求和哀告,一些部门肯定接到过。为什么会充耳不闻?除了权力被收买了之外,还有就是对群众的利益漠不关心,如果说他们真的不知道,那么,这些部门和机关就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其渎职失职是显而易见的。

  尤其让人感到气愤的是,一些黑社会分子,不断地向政权机关渗透,一步步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或成为权力机关的一员,或履行着参政议政的职责,像他们这样的人,能为人民行驶什么样的权力,能议出一个什么样的政来?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一边是黑恶势力头目,一边却又不断地攀升政治地位,难道真的只是他们削尖脑袋混进来了?毫无疑问,没有这样简单,黎强陈明亮之流固然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但是,我们的政治组织也不是这么容易钻进去的。说不好听一点,金钱与权力之间,就如男女之事,一厢情愿是不容易成功的,根子所在是,我们的一些地方的政权组织也存在“见钱眼开”现象,一旦看见金钱,不知不觉自己的裤子就松了。不法分子也随之而入。

  其实有的事情很简单,走到人民群众中间去问一问,听一听,这个人能不能代表人民?这个人能不能正确履行参政议政职能?群众的话最有说服力,最具准确性。然而,有相当一部分地方,都存在着这样一个现象:当地钱多的,财大气粗的,都有着不是人大代表就是政协委员的光环。也许有人会说,那都是基层的群从推上来的,那么,人民群众对他们的推举当中,实际起到了一个什么样作用,有没有走形式,当地的领导知道吗?在推举他们时,人民群众心里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当地的领导又知道吗?当前,在干部的选拔任用上,我们多次强调并且也出台了相关的问责制度。即,一个干部如果出现了问题,相关的推荐和考察人员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尽管制度还不尽完善,但毕竟有了。那么,当一个长久以来一直在从事着违法犯罪勾当、为害一方百姓、危害社会的黑社会头目,竟然进入我们的政权组织,成为我们的人大代表、成为我们的政协委员时,责任又由谁来承担?

  裤子,其实完全可以紧一点的。
  重庆市黎强、陈明亮等人的落网,的确值得我们深思。
作者 :法治的声音 时间:2014-02-27 17:49:19
  就是这样一个刘汉却曾登“胡润慈善榜”,是四川“首善”、四川省政协常委的“红顶商人”。据报道,刘汉屡遇“贵人”相助。毋庸置疑,其背后有强大的保护伞支撑。
作者 :法治的声音 时间:2014-02-27 17:49:42
  众所周知,部分贪官污吏利用职权保护黑恶势力,与黑恶势力捆绑,有的甚至已密不可分,成为一焚俱焚、一荣俱荣的连带关系。
作者 :法治的声音 时间:2014-02-27 17:49:59
  黑恶势力是政府各时期严打的主要对象。为逃避打击,他们用金钱美色开路,拉拢腐蚀个别意志薄弱、利欲熏心的官员,为其充当保护伞。
作者 :法治的声音 时间:2014-02-27 17:50:26
  保护伞为黑恶势力营造了生存环境,而打黑每每“见黑不见伞”,则无法实现除黑务尽。要使打黑除恶收到实效,要打“黑”更要折“伞”,下大力气掀掉黑恶势力头上的保护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