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未洗清的惊天冤案(转载)

楼主:公民监督公仆 时间:2014-03-20 22:58:16 点击:11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沉冤23年未洗清的惊天冤案
  投诉人:彭贤佑 男 年龄:83岁? 汉族 1930年11月24日,身份证:432627193011242274 城步县西岩镇温塘村四组,中国人民解放军赴朝作战志愿军退伍军人 联系电话:13408377398
  苍天! ! !23年过去了,我的眼泪哭干,眼睛哭瞎了,每一天都在仰望苍天,呼唤着儿子彭毅的名字。23年的每一天,我都在上下奔走中调查儿子彭毅的死因,他是死于肝病还是丧生在城步县检察院刘盛源的手中?我儿子彭毅沉冤23年,湖南省司法部门包庇城步县检察院草菅人命却不肯立案,我儿实为城步县检察院刑讯逼供打死后异地抛尸啊!
  事情起因:1990年12月15日,我小儿子彭国良因采购广西一批杉树苗,得了2800元回扣费,被城步县检察院逮捕,城步县检察院怀疑我大儿子彭毅也参与其案,于是检察院工作人员刘盛源和杨小舟就传唤我大儿子彭毅问话,可是,当晚我大儿子却不明原因死亡。
  12月17日,我们接到西岩镇司法员马进利电话,说我儿彭毅死了,于是我们来到城步县检察院寻问彭毅死亡原因,却在城步县检察院门口看到张贴一张公告,内容是:彭毅的死亡与检察院无关。当日,其堂弟彭应贤参加协商有关彭毅死亡丧葬费有关问题的会议,检察院就说给我们3000元的安埋费。原由是彭毅在检察院问完话,看了问话材料签好字后,趁案件承办人员向领导汇报时,不打招呼,私自离开检察院外出以致后来身亡,其一切责任均应自负,检察院在整个审查过程中没有刑讯逼供、殴打行为,且在彭擅自离开后多处进行寻找,故对彭毅的死亡没有任何责任。现尸体在庄稼村山上。
  我们不服这样的理由,于是,找到城步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王才会,要求尽快侦破此案。王才会承诺马上组织刑侦大队侦破此案。
  12月18日城步县公安局来到事发地点(庄稼村山上)解剖我儿彭毅尸体,解剖我儿彭毅尸体时,发现很多警察在案发地点把守,不准我们参与监督解剖,只有庄稼村村民杨宗盛等人目睹了解剖过程。事后,杨宗盛称,“我看到法医将死者的肠子翻开,里面全部是黑色的淤血。我敢肯定死者是被人打死后拖到这里来的,不然肚子里哪会有这那么多淤血,脑袋太阳穴还有一个紫红色血印。”解剖后,公安局告诉我,我儿有一块上海手表和口袋里一元币法医保存着,放在城步公安局。要求我自己取走我儿手表,可是,在公安局遇到的法医何祥云却称:“如果手表你拿走了,今后你申诉就没物证了”。
  另外,不可思议的是,本来有重大嫌疑应该回避的城步县检察院居然提前介入了彭毅案。
  12月19日,城步县检察院又贴第二张公告内容为:彭毅因神经错乱、心肌梗塞而死。
  12月20日,城步县检察院又单方面请邵阳市公安局法医来第二次解剖我儿彭毅尸体,鉴定书结论是彭毅是患肝硬化晚期,精神障碍从一米多高土坑摔下致死的。于是,城步县检察院又贴了第三张公告称彭毅是自己跑到庄稼村摔死的。
  我们为了方便以后讨说法,请人来对公告拍照取证,可是,城步县检察院却日夜派专人看守,不准拍照。
  最后,城步县政府、公检法司领导把关押我小儿子彭国良在检察院当人质,威胁我们,你们不听话,我们就要判彭国良的刑。无奈之下,为了救出我小儿子彭国良,我们在城步县政府、公检法司领导压迫之下,公安人员强行将彭毅尸体装在棺材里,由城步县检察院派车,公安人员押车,强行把装彭毅尸体棺材拉到我村公路边,丢下彭毅尸体就走了。几个月后,我小儿彭国良问题也被查清,无罪释放。
  彭毅尸体安埋以后,城步西岩一位司法员和城步律师事务所一位律师说,县政法委曾经专门发过一个联合红头文件,要县司法部门,律师、法律工作者、乡镇工作人员不能为彭家人为彭毅命案提供咨询服务。当有人问及为什么公安机关不立案侦查?县公安局的答复是:“彭毅死亡一案,检察院已提前介入,由检察院自行侦处”,公安机关竟然再也没有过问此案?
  之后的23个年里,我与我孙女彭子卿,屡上访屡被驳回(见另一份材料),受尽刁难,甚至连上访过程中帮助我取证的好心人杨宗才也受到迫害,现在,我已经是83岁的白发老头,不要让公道继续迟到可以嘛?迟到在我死在为儿喊冤的路上。


  城步县西岩镇温塘村遇害人父亲:彭贤佑
  2014年2月13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