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地方国土 能否深查“出租农地”背后的“窝案”?】(转载)

楼主:公民监督公仆 时间:2014-01-12 22:37:06 点击:105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地方国土 能否深查“出租农地”背后的“窝案”?】

  一、针对《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向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和嘉兴市国土资源局提出异议:
  10月19日,因不服“2013年10月12日,嘉兴市国国土资源局嘉土资信答字[2013]13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第二页中‘……,承租方在未经依法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农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建设,……’的表述”,将“未经依法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将农村集体土地用于非农建设”的责任,故意归处于承租方并不正确。因此,对该答复提出异议:
  据秀洲区城管执法局提供的高家桥村委《关于嘉湖公路北侧集体土地使用情况的说明》与2004年3月29日的《秀洲新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中显示:“2004年3月19日上午新区管委会在新区三楼会议室召开征迁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志能、顾元辉、钱凤英、张建华、秀洲工业区宋德荣以及有关镇、街道、高家桥、荫家桥、火炬、陡门村的领导蒋金海、陈加明、张志强、陈仲坤、沈根良、沈海泉、韩百年、诸德祥、朱金土、顾玉根等同志,会议由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顾元辉主持,新区管委会主任张志能就新区拓展区块当前征迁扫尾工作提出工作要求……”。《纪要》中还显示,涉及到有关村在全部被征迁后,将给每个村安排“50亩”工业用地。
  该《纪要》证明,秀洲新区管委会是违法“征用”耕地的组织者,其秀洲区土管部门也参加“征用” 耕地的《纪要》会议,面对违法占用耕地的严重行为,作为土地监管部门,一直保持默认,甚至一直参与其中,没有及时依法进行现场监管。所以,《纪要》违法“征用”耕地,有关政府是主谋,有关土地监管部门是同谋,都负有主要责任。
  《纪要》中显示,被“征用”的有关村委领导,既是参加者,并与政府签订协议。根据《纪要》精神,将每个村“50亩”用地指标,在没有办理任何审批下,先进行投资打围墙,整理成为工业用地之后再出租。因此,是实际违法占用、改变耕地性质在先的主要责任者。
  而承租人在承租时,看到土地现状是围墙内的非农用地,不是种有庄稼的田野,在长期租用中,也未见土管部门前来监管。因此,承租人是完全属于上当受骗。因此,嘉兴市国土局故意将土地违法归处于承租方,与事实不符。
  综上所述,此外,高家桥村土地违法出租并非个案,本案中,据《纪要》至少还涉及到荫家桥、火炬、陡门村,秀洲区国土分局参与其中和长期包庇,难辞其咎。嘉兴市国土资源局交给秀洲区国土分局来查处,是纠错还是依法查处?交由违法者立案进行查处,显然很不妥当。因此,请浙江省国土资源厅严格监督嘉兴市国土资源局直接依法查处为妥。

  二、向秀洲区纪委检举揭发秀洲区人民法院联手土管部门包庇农地出租背后的窝案?
  2006年,控告人向秀洲区高照街道高家桥村经济合作社租用十多亩土地作为职业技能培训基地,每年支付租金四万五千元。2011年底,《南湖晚报》的一篇报道被控告人得知其租用的土地原来是农耕地后,认为该出租农耕地行为系违法,而停止继续支付土地租金。高家桥村为讨要该土地租金,因此,一纸起诉状告到了法院。控告人不服,提起反诉,并申请法庭向土管局调取该租用土地的使用性质,法庭采信申请,并向嘉兴市国土资源局秀洲区分局调取租用土地的使用性质为农耕地。对此,反诉人当庭向由审判长刘连明、审判员陈敏、陪审员沈忠贤组成合议庭提出,反诉被告出租的土地,既然已被土管局出证认定是农耕地,且该村出租的面积共有6.06公顷(90.9亩),并收取巨额租金超过50多万元和其法定代表人收取不开发票现金4.5万元,这三个方面均已构成刑事犯罪标准,侦查刑事犯罪是公安的职责,根据有关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如发现有涉嫌刑事犯罪的,应当依法移送公安侦查。对此,审判长刘连明当庭说:“不移送”。本案于2013年9月11日,作出维护非法出租农耕地的判决。
  控告人不服,于9月16日向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信箱反映的秀洲区人民法院联手秀洲区国土资源分局包庇土地违法、拒送公安刑事侦查的举报,已经嘉兴市国土资源局调查答复,其中反映高家桥村经济合作社出租50农用地与收取50万元出租金的情况进行核实,因已涉嫌构成刑事犯罪,该局已督促秀洲区国土分局进行立案查处。
  然据秀洲区城管执法局所提供的高家桥村委会《关于嘉湖公路北侧集体土地使用情况的说明》与2004年3月29日的《秀洲新区建设管理委员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中显示:“2004年3月19日上午新区管委会在新区三楼会议室召开征迁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张志能、顾元辉、钱凤英、张建华、秀洲工业区宋德荣以及有关镇、街道、高家桥、荫家桥、火炬、陡门村的领导蒋金海、陈加明、张志强、陈仲坤、沈根良、沈海泉、韩百年、诸德祥、朱金土、顾玉根等同志,会议由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顾元辉主持,新区管委会主任张志能就新区拓展区块当前征迁扫尾工作提出工作要求……”。《纪要》中还显示,涉及到有关村在全部被征迁后,将给每个村安排“50亩”工业用地。
  《纪要》充分证明,高家桥村违法出租的50亩土地,是被统一下征土地后,返回给高家桥村的土地。高家桥村书记张志强,在那次下征行动中也拿到多块土地、很多商铺和房子;其中,打着幼儿园建成的房子出租变成“鸡窝”,曾被新城派出所查处;土地搁荒两年应依法收回,但位于秀洲新区管委会西边20多亩土地,张志强拿地后长期搁荒10多年之久,土管部门不但不依法收回,反而提供方便,将一块长期搁荒的土地,让其直接转让给嘉兴秀洲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因此,本农地出租案,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其背后,必然会隐藏着千丝万缕的利益链关系。希望秀洲区纪委能够顺藤摸瓜,进行依法查处。
  疑点一:下征行为的合法性。2004年,那次共下征了多少面积?实际支付多少下征土地款?
  疑点二:资金使用的合法性。支付的下征土地款是什么性质?是什么来的?是财政资金,还是小金库?
  疑点三:张志强拿地、拿房与开发的合法性。张志强在此下征期间,究竟拿了多少土地,多少商铺,多少房子?拿的地、房是怎样操作的?实际是怎样经营开发的?
  疑点四:个人拿地长期搁荒再直接转让的合法性。位于秀洲新区管委会西边20多亩土地,张志强拿地多少价格?拿地后长期搁荒6年之久,土管部门为何不依法收回?直接转让多少价格?土管局是怎样帮忙直接办理转让手续的?


  控告人:嘉兴市万隆工程机械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校 长:陶 松 林
  2013年10月25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