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刘源: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楼主:王大麻子 时间:2014-09-09 11:53:54 点击:1656 回复:1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刘源: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转帖来源: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343455&boardid=1
  胡赛萌按:

  1980年,全国高校师生掀起了一场竞选人大代表的风潮。11月1日,刚刚被平反的刘少奇之子、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的刘源率先贴出《竞选声明》,本文是他在竞选答辩时的演讲。萌主最开始看到这个演讲稿的时候,甚至怀疑是伪造的,文中对专制的批判有着切肤之痛,读来感人至深。可是三十多年过去了,刘上将当年的民主愿望依旧遥遥无期,不知已身居军方领导人的他是否因此引以为憾呢?

  刘源/文

  这十几年,我与全国人民共同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大灾难。我的家中死了四个,六个进监狱。我自己,起码可以说不比任何人受的苦再少了。我甚至都不敢完完整整地回顾自己的经历,那太令人不寒而栗了。但是,那一幕幕、一场场景色都深深刻在我心里,不时地漂现脑际,不让我安宁,我想任何一个曾无言地与父母生离死别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走过唾弃和侮辱的狭道,曾几次被抛入牢房,在那里埋葬青春;在饿得发疯的日子我像孤儿一样生活过 ,像狼一样憎恨世界。那些年,我咬着牙活下来。谁曾目睹过父母在侮辱的刑场上,在拳打脚踢中诀别?谁曾亲眼见过有人往才九岁的小妹妹嘴里塞点着的鞭炮?大家能想象我心里的滋味。我咬着牙,一声没吭。

  从十几岁起,我就在鞭子下劳改,在镣铐的紧锁中淌着鲜血;多少年,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每一小时我的心都在流着血和泪,每时每刻都忍受着非人的待遇和压力。我紧紧地咬着牙,不使自己变疯。为什么?就是为了看到真理战胜邪恶的一天。在人民中,特别是到了农村,我受到了农民的关心、帮助和养育。正像我父亲和我们分别时说的那样:“人民会作你们的父母。”是的 ,人民作了我的父母。

  今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我绝不允许让别人,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我必须站起来为人民说话。为了避免灾难重演,就必须铲除产生封建法西斯的土壤,实现民主,不管有多难,路有多长,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去争取民主。

  使我宣布竞选还有另一个个人动机。今年我父亲正式被昭雪。许多同志都祝贺我,为我高兴。我很感动。压在身上的包袱被卸掉了,我也的确轻松许多。然而,恐怕谁也不会想象的,在这一时期,我心里有多么痛苦 ,其程度恐怕与“文革”开始时差不多。

  “文革”开始时,我一下坠入深渊,成了最黑最臭的 “黑崽子”,人们避开我,朋友们几乎都背过脸去。在我眼中,彷佛一朝之间世界全颠倒了,大家能想象出那时我的心情。

  后来,是人民作了我的父母,拯救了我,培养了我 。而今,我又一跃而成为“最高”的高干子弟,一种典型的隔阂又把我与人民分开,不少人们又避开我,猜疑我 ,误解我。这两次重大的变化,都不是因为我自己有什么过错,只因为出身,可以说,在平反后,我千方百计与大家打成一片,消除误解,但是不行。“文革”初,我还能用内心的高傲、用恨来麻木自己,今天都没有支撑了。我眼看又要与我的父母——人民生离死别了。这种痛苦恐怕不是每位同志都能感受的。

  我本是一个普通的人,四岁进幼儿园,十五岁成了 “黑崽子”,我就是人民中的一员。而今,一种无形的东西却非要把我与人民分开,我愿与大家一样做一个普通人都不行。为什么?

  我苦思苦想,这绝不是任何人的过错,更不能责怪误解我的同志,这是社会造成的,是社会中那些封建等级观念要把我与人民隔开,这种隔阂必须靠我自己来打破。我不首先站起来还靠谁呢?

  只有与封建专制残余去搏斗,与人民一块,一锹一锹填平封建观念的鸿沟,我才能永远在人民的怀抱中;只有我主动让人民审视、检查我,抛掉荣辱杂念,为民主而战,才能赢得人民的信任,才不愧为人民养育的儿子。

  因此,我出来争当人民公仆,义不容辞!

  有人问我:你是不是要走你父亲的路。现在开始往上爬?我想,我确实面临着走什么路的选择。如果我想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好吃,好穿,好工作,作点学问,建一个美满的小家庭,是容易的。

  如果我有野心,想往上爬,也不是没有投机的条件 。但我不能走这条路,我不能忘了人民,人民才是我的基础。因此,我谢绝了要给我的职务,甚至放弃了摆在眼前的出国学习的机会,选定了一条艰苦、漫长的路。今天,我出来竞选就正是把自己摆在人民之中,和人民一样争取,运用我应有的权利,这是条堂堂正正的路。

  在我父亲的追悼会上,在我父亲的骨灰前,我们全家曾发誓说,绝不躺在他的功绩上,要靠自己的力量去生活。我父亲是来自人民的,正是亿万普普通通的人培养、教育、锻炼了他,作为人民的好儿子,他曾为人民的解放抛弃自己的一切,出生入死,到死也没在特权面前摧眉折腰,人民也为了他的解放而英勇奋斗,付出巨大的牺牲。

  我父亲二十三岁时,挺身而出,代表一万多工人斗争,替人民说话,大大发展了党;我三十岁了,今天才有条件。我也应该当仁不让,替人民说话,帮助党进行艰苦卓绝的改革。

  中国要民主,一定要实现民主!我们每个人必须为民主而努力,我更责无旁贷。我愿意打这个冲锋,向封建残余和一切恶弊宣战,与特权决裂。只有我们大家都动起来,中国的前途才能是光明的!否则,不堪设想。

  作为我个人,我也希望每位同志能伸出手来,帮我打碎我们之间无形的隔阂,让我们永远和人民在一起,永远不和你们分开。
作者 :云中鸟之歌 时间:2014-09-09 12:57:57
  现在是验证的时候了,人民正拭目以待
作者 :qyzhang68 时间:2014-09-09 13:32:41
  此一时彼一时也。
作者 :山清水秀2012328 时间:2014-09-09 13:37:46
  评价一个人是否是君子要看他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言行不一那是骗子的特征,三十多年前说过的冠冕堂皇的话,今日手握枪把子还是不敢兑现,是懦弱还是龌龊,忘了曾经说过的不让子孙受罪的话了
作者 :丁广然 时间:2014-09-09 14:56:55

  呵呵呵


  呵呵呵

  呵呵呵

  当年的热血啊!
作者 :老周128603 时间:2014-09-09 15:32:37
  权利的诱惑,环境的审视,谁愿意舍天堂而入地狱?
作者 :老周128603 时间:2014-09-09 15:33:11
  权利的诱惑,环境的审视,谁愿意舍天堂而入地狱?
作者 :风之齿 时间:2014-09-10 00:06:51
  拭目以待
作者 :盼阳光1 时间:2014-09-11 11:44:50
  一个凉山农民的坎坷人生
  作者廖开祥
  坎坷命运、凄苦人生、我不堪回首的幼年、童年和青年:
  人生皆是命、半点不由人、1952年正月初十、举国华人都沉浸在欢度新春佳节之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降生在一个土地改革时划定为富农成份的家庭、生不逢时、生不逢地、一出生就成了天生的贱命、注定了自己坎坷的人生、只能做规规矩矩、处处矮人一等逆来顺受的奴隶、从母亲后来的叙述中、知道我出生时即不停的哭、哭得声嘶力竭、哭了几个月、哭到冕宁县52年地震发生之时、好象是不愿意降生在这个家庭、来到这个世界、、、、。
  在那个限难的岁月里、身心受尽摧殘的母亲、几乎乳汁全无、加上我不停的哭、嬴瘦的母亲和我就象一张皮裹着一副骨头、有人说:命苦的孩子容易长大、这话可能有点道理、我果然一天天在苦难中成长起来、1958年农村大办公共食堂、六岁的我在进食堂的第二年、母亲送我进了本大队的桃元民办小学读书、(校址就在现在后山乡桃元村七组大佛庙内、)在食堂化的三年里、由于饥饿和面对食堂管理员炊事员持勺打饭、举眼看人的不公行为、我几乎经常哭闹、我成了闹食堂的典型、管理干部对我母亲施加压力、母亲只有把气出在我身上、三年食堂、少说我也挨了母亲四百次的狠打、三年饥饿、我几乎吃遍了能吃的野菜、粗糠、草根树皮、多次与耕牛抢食用大麦磨成的饲料、为此经受过两次干部的体罚、我住过三次水肿院、要不是当时被誉为万岁的公共食堂及时解散和农村划了一点自留地、我这条小命决不可能挨过第四次住水肿院、由于饥饿、挨打、严寒、酷署的磨砺、母亲骂我是白胆猪、意思是说:无论怎么打都不长记性、数九寒冬、挨打之后、饿着肚皮流着眼泪、我也会光着头、赤着脚天天去上学、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那时侯、老师改作业、打的是五分制、在我的作业里、很难找到四分的作业、我的作业和老师的评语、对于出生在邓氏名门、虽未读过书而识理、能讲二十四孝、岳母刺字、、、、。很重视教育和崇尚黄荆条子出好人的母亲来说、真的使他老人家倍感欣慰、、、、。然而好景不长、1961年公共食堂散伙、只读了两年半书的我、即第一次因食堂散伙民办学校停办而失学回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母亲的指导下、10岁的我开始家庭养兔、母亲赊来了两只小兔、经过我一年的精心饲养、已经由两只发展到20来只、逢年过节、全家人也能吃上兔子肉、母亲后来用兔子皮给我拼缝了一件皮挂子这件兔子皮的皮袄、我一直穿了好多年、、、。
  62年9月失学一年多的我、母亲又托人找关系、把我送到了本公社唯一的一所完小、新民小学(即现在的富强学校前身)插班读了四年级、此时我家的兔子已经发展到60多只、打兔草的任务几乎落在我的身上、俗话说:脚快手快、一靠子少债、我这靠子和我母亲一样、几乎就是这种脚快手快一靠子少债的人、那时我除了读书、几乎都在打兔草、如果遇到雨雪天、我只有割冬青叶和竹子叶喂兔、60多张嘴、每天要吃一大篮草、我的两只手、十个指头长年累月打兔草、几乎练成了老鹰瓜、和老松树皮、纵使冬天开皲流血、也不觉得很疼、那时侯没有润肤脂、雪花膏、就是连凡仕林也买不起、母亲发明了用白杨树的花骨朵在火上烧得滚烫、然后在流血的皲口上烙、直烙到皲口变焦变硬、这土办法还很管用、、、、、。母亲看到我很辛苦、又怕影响了我的学习、对60多只兔子又送又卖又屠杀、把兔子的数量一下了减少到20只、这个数量一直保持到文化大革命砍资本主义尾巴时才结束、在读书方面、我虽然停学一年多、插班读了四年级、经过努力、我还是赶上了一直就读的同学、到了五、六年级时、我的成绩在班上基本都保持在前五名以上、我当过班主席和少先队中队长、参加过学校文艺活动和舞狮活动、这是我童年最自豪的岁月、我是家里的养免能手、带两个妹妹的哥哥、学校里的优秀学生、、、。然而好景不长、命运之神又再次给我带来不幸、在我读六年级将毕业时、小四清之后又是大四清、接着就是文化大革命、在那个唯成份伦的年代、我成了狗崽子、共计读了五年书的我、又再次失学、十四岁就回家当农民、回家后、生产队即安排我同廖万刚老人牧羊、这几年里我每天随羊群奔走于山间林地、有机会认识了几百种药草、在体验药性时、几次尝药草中毒差点死掉、67年后、各地读书的中学生和农村的青少年都成立了红卫兵、红小兵组织、什么总司派、711、井岗山之队、打狗队、反到底、贫下中农战斗队、、、、。各种名称的司令团长多得令人害怕、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红卫兵怕我这个出身不好的放羊娃、搞阶级报复、毒杀羊群、即采取了果断措施、停止了我的牧羊职务、这群羊的命运、也随着我的撒离没有人看、而由生产队又杀又卖、几个月后、近百只羊一只不剩、就这样我成了一个实实在在被半管制的下等农民、饱尝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坏蛋的人民专政的滋味、我干过专业队、修过红英水库(即现在位于桃元五队的大槽糟水库)、那时的口号是宁长社会主义的草、不长资本主义的苗、家家养的鸡猪和我家养的兔也当成资本主义的尾巴割掉了、、、。为了谋生求活路、我在劳动之余、自学木匠、篾匠、石匠、铁匠、裁缝、这些手艺、为我结了不少人缘、因为我只帮忙求碗饭吃、不计报酬、不收钱、在破四旧立四新、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扫除一切害人虫、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激流中、我本己家徒四壁的家、遭到了一遍又一遍的打砸抢抄、屋里、院中、厕所里、畜圈中到处被红卫兵挖得七坑八涯、甚至连我母亲做少女时制做的绣花鞋和花背带、也被红卫兵当成四旧的东西付之一矩、在一片火烧、油炸、砸烂狗头、千刀万剐、捆綁吊打、跪玻璃瓦片碴、油漆墨计涂脸、用嘴象牲口一样爬在地上啃树皮草根、坐水牢、推水打锣、戴高帽、挂黑牌搞盆子游四乡、、、、大批斗的革命浪潮中、我年迈的祖母和骨瘦如柴的母亲、都不同程度的受过这些拆磨、早请示、晚汇报、每天要戴着白色袖套黑五类分子的标志上工、每个五类分子每月要做四天的义务劳动、或背300斤义务柴、祖母和母亲这些规定的义务柴、大多数都落在我这个当时只能背得动七八十斤重的地富子女身上、我父亲怕羞不肯背、我祖母年迈背不动、我母亲多病完不成、每月600斤我要背多少天啊、、、。为了一次次给份子们写每月必交的五要八不准、守法规约、只读了五年书的我、几乎成了周围几个队黑五类份子们的代笔先生、为了一次次的写、我遭到了一场令我惊悸一生的批斗、一次我为祖母和母亲写每月必交的五要八不准和守法规约时、在最后签署四类份子某某时、这个四类份子的四字、被一个本地只读过四年书的红卫兵团长(时任大队民兵连长)审查时、发现了这个四字的玄机、兴了一场文字狱、由他发起了一场批斗会、他硬说、你们看看他写的这个四字、象不象回字和同字、在响应的呼声中、这个四字被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他说:回字的意思是说我贼心不死、盼望蒋介石回来、反攻倒算、好重新骑在贫下中农头上作威作福、同字是污蔑革命小将贫下中农和地富反坏右是同类分子、说我是不想和家庭划清界线、是花岗石脑袋的小反革命、、、、。并派兵找来带剌的荆条、活麻、瓦碴子、、、、。对我欲施他经常用于黑五类份子们身上最拿手的刑具、逼我承认他的正确分析和给我戴上的两顶帽子、并逼我承认是祖母和母亲支使的、、、、。对此我坚持辫论、死不认错、并在心里背诵着我在小学课本中读过的革命烈士陈然的就义诗、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镐、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那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我就这样一遍又一遍的默背、以此鼓励自己、然而整人成性的团长、脑羞成恕的他们、将我五花大绑、按我跪在瓦碴子上、我不跪顺势倒在地上、装作被吓死的样子、这时有个好心的人对团长说:他还不满十八岁、不到专政的年龄、、、、。结果我被团长踢了几脚、我忍着痛装死不动、他们骂我是经不住革命小将的铁拳、不堪一击的熊包、这样我才避免一场灭顶的刑灾、、、。

作者 :盼阳光1 时间:2014-09-11 11:45:37
  1969年我17岁的时侯、身心受尽摧殘积劳成积的母亲患了风湿心脏病、在那个缺医少药、医院根本不给黑五类份子治病的时代、我看羊时认识的草药、也派上了用场、多亏了我老表邓思哲家将他父亲购买在家没有烧毁的遗物、一只听诊器、三具空针、一包银针和几本医学书送给我、为此我用这几具空针为母亲打针推静脉扎银针、并用草药内服外敷、另一方面、妹夫邓思忠多次和我背着母亲八方求治、并在求治中我也学到了一些治疗经验、为母亲治病的一年多里、我学到了许多治疗疾病的方法、我亲自尝过许多草药、在自己身上扎银针、掌握银针的放射感觉和治疗效力、我学会了农村的艾灸、拔火灌、括痧、按撵、推拿等治疗疾病的方法、我19岁的那一年母亲的病情进一步恶化、加之缺少药物、连百分之五十的葡萄糖都买不到、母亲死时オ45岁、丢下我年迈的祖母、不管事的父亲、和我们六个兄弟妹妹、睁着眼晴离开了这个使他灾难一生的世界、死时连按照农村的风俗、用个鸡蛋开个咽喉都没有办到、、、、。也正因为此、我对医学产生了巨大的追求、我决心从医、为象我母亲这样的苦命人服务、、、。我无尝的为周围群众送草药、扎银针、、、、。这也为我在1971年进入本大队医疗站打下了群众基础、也多谢了当时的大队长张开洪、这就是我后来为了报恩为张开洪的姐家搞了一张假安环手绩和给王国洪家搞了一张、并被王国洪坦白交待、在1977年我被五花大绑在全公社游斗七天之后停止了我赤脚医生工作的原因、这也是我为什么到浸水坝村当了三民办教师的原因、也是我能从一名赤脚医生到今天的乡村医生的原因、、、、说句心里话、在那个年代、一个无钱无势无靠山无官亲显戚的地富子女、要进入医疗站、真比登天还难、、、。
  想起我的幼年童年青年、想起那个阴风惨惨鲜血淋淋的发疯年代、想起那个清除黑五类、杀光奴隶主、令人心胆俱寒的血腥日子、想起我家大女儿出生时、饥寒交迫差点拼命的时侯、我这个经历过三年饥饿、十年浩劫的贱民、是多么的渴望自由、盼望平等、珍惜生命和拥载这个伟大的盛世时代啊!说句心里话:如果没有邓大救星救了中国、也救了我们、我决不可能活到今天、当粉碎四人帮、全国冤案大平反、79年五类份子大揭帽的时侯、我们这个历经劫波的家族、相聚跪在邓小平的像前、焚香点腊、高呼万岁!放声痛哭、、、、!
  兴华赖邓翁、80年国家实行了包产到组、到户、大队医疗站解体变卖、我以400元的价格购买了医疗站的物品、在后山公社四大队(即现在的浸水坝村)教了三年书的我、辞去了民办教师、操起了半农半医的旧业、我一家除了我父亲嗜酒抽烟之外、其余的都不抽烟、喝酒、赌钱、称得上是诚实信用、勤儉、仆实的善良之家、经过我一家20多年的勤儉和努力、我家终于从饥寒交迫的困难中走出来、并在1999年修建了一座价值30万元的楼房、在当时的后山也算得上一小康之家、为了体现人生价值、一生以不吃人、不害人、不整人为宗旨的我、结果吃了很多亏、上了几次大当、最致命和突出的是:
  1996年一场和当时被誉为优秀企业家、女强人、官家娇女、三(权、钱、拳)老板、两道(白道、黑道)人物王美芝的合作、由于王美芝的舅舅廖万早的介入、在投资甘沟滑石矿山刚产生效益时、王美芝、廖万早见利忘义、对巨大的投资成果产生了贪欲、进而巧取豪夺、毁约霸占、由此产生了一场一波三拆的诉讼灾难、直接造成我家三万多元的损失、这场掠夺、使廖万早一家几代之都修不起一间房子的人、四年之间、修起了价值40多万元的楼房并获利百万元、而从此垫定了这家人发财的基础和改变了这家几代人的命运、、、、、。
  2003年6月我看到了石灰石的前景、调查并分析了市場、预测了三年后石灰石市场的机遇、结果上了周錫成、鲁齿哈、李兰这一家人的当、在我一家辛苦两年、借貸投资百万、在矿山上、路修好、荒排尽、矿满山、创下了数千万投资成果、刚产生效益、没有任何收益、即被官商勾給、钱权合谋、翁婿串通、霸占掠夺、并策划了一场丧尽天良、恶人先告状一波四折的诉讼灾难、给我家造成了上百万元的借贷投资致今无法尝还、、并遭到这伙人使用爆炸物品和毒品海洛因栽赃陷害、电话恐吓和多次毒打、、、、。
  2005年遭到西昌地区李书周李洋周两兄弟伪造十万元借条的诈骗案、并产生了一场一波三拆的诉讼灾难、
  以上三场官司、后两场皆引起省州县的重视、在凉山日报对后两案有登载、李书周、李洋周两兄弟诈骗未果、、、、。周錫成、鲁齿哈、李兰一家败诉、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确认我家三份投资合同、合法有效、然而由于钱势、权力、拳头的作用、结果是法律向钱势妥协、弱者向强者让步、正义向邪恶低头、、、、。以上几场诉讼的经历、在保存的材料和判决中都有详细的记载、、、、。但愿亲戚朋友后代子孙记住一些教训、、、。得到一些启示、、。
  俗话说:盖棺才定论、我家面临的这场人祸、正处在血雨腥风的惨烈阶段、面对邪恶强钱、我是一片茫然、是福是祸、还难下笔、若能虎口余生、定当绩笔、、、、。
  2008年8月9日
作者 :盼阳光1 时间:2014-09-11 11:50:03
  中国要民主,一定要实现民主!我们每个人必须为民主而努力,我更责无旁贷。我愿意打这个冲锋,向封建残余和一切恶弊宣战,与特权决裂。只有我们大家都动起来,中国的前途才能是光明的!否则,不堪设想。
作者 :残舟 时间:2014-09-13 14:15:29
  这文章写得很有远见,这人太有雄心壮志了,谁写的呀?除了实现共产主义,那就是民主主义了,没有主义的人永远都要做苦工。所以我的后代只能做苦工,因为不知道什么主义是好主意。
作者 :残舟 时间:2014-09-13 14:35:49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609630-3.shtml
  我们家是县城小民,父亲是传统牙医,下放过两次,为什么下放我至今搞不明白,从文件上看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和“广大干部下放劳动”。第一次下放政府拆了我家的房子,白条都没打;第二次下放后房子被所在地书记占为己有。十多年后补到一块离县城几公里外的坟地。现在扩展成准中心地段。好家伙,值钱了就不属于我家了。看照片事件就能清楚,未达成协议进行强拆。这是个什么世道。
作者 :红燕子 时间:2014-09-13 22:49:01
  这个帖子里的帖子好像对现实政权是个挑战,你要民主他要专权,你要我稳定他要造乱。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609630-3.shtml是在看不下去了。谁有本事谁说话,当权者不鸟你。
作者 :啸笑2013 时间:2014-09-13 23:28:45
  文章虽然有点僵涩但是很有雄心
作者 :殷蹄阀搭 时间:2015-01-11 11:15:44
  将军好样的
作者 :孟散人 时间:2015-10-28 13:57:37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