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霸权终结前夜 美国从恐慌到疯狂(转载)

楼主:王大麻子 时间:2014-10-29 17:26:22 点击:21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转帖:霸权终结前夜 美国从恐慌到疯狂
  茅岳霖撰写2014-10-28 21:59:47

  普京在每年一度的“瓦尔代”的会议上就美、俄的当下现状已经有了最新的评价。继2013年强调美国破坏国际秩序后,普京又在2014年的大会上直指美国已经阻滞了国际社会新秩序的建立。在他看来,美国与西方自身前进乏力,又将身后的俄罗斯当成威胁,试图延缓它前进的速度,华盛顿这种顾后的态度就难免显出了美国的冷战心态。普京认为,美国以冷战胜利者自居,又在乌克兰危机中拒绝面对国际环境的变化时,他继续以冷战心态应对重大问题就有可能给自己和其他的当事国一同带来危险。
  “瓦尔代”会议自开幕以来,就以普京向外宣示俄罗斯的全球战略和地缘政治观点著称。就普京本人的特征而言,他从来不盲目应对突发事件,每次发言必有所指,长于引导舆论而不被舆论所引导。尽管西方媒体大多数对普京持批评态度,但是无法不把普京当成媒体焦点:他的每一次出场都意味着局势的新变化。

  普京最新的讲话已经向外界点出了美国霸权终结前夕的疯狂情绪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在乌克兰危机仍在持续之际,全球原油产量在过去两个月内保持飙升,在市场需求低迷之际,油价相比6月中旬的近期高位已经下跌了超过20%,最低时已跌破80美元/桶。尽管部分西方分析家将其归结于美国“页岩气革命”,但更多分析指出,油价大幅下挫是美国与沙特阿拉伯联手所致,目标是向俄罗斯施压。
  俄罗斯自2010年后就以日产原油1,000万桶的产量直逼沙特阿拉伯,原油工业在俄罗斯国民经济也居重要地位,原油的生产与出口目前已成为俄罗斯经济的重要支柱。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无疑将直接打击俄罗斯的出口贸易收入和石油公司业绩,从而对普京当局的经济发展前景带来直接影响。据《金融时报》披露,在10月中旬,俄罗斯石油企业就一度出现颓势,俄罗斯石油公司曾要求俄罗斯政府提供高达1.5万亿卢布(约合420亿美元)的支持。不过,伴随着油价在10月下旬开始稳步回升,这一危机也已有所缓解。
  在西方主流媒体看来,当年老布什政府与沙特当局针对苏联的“石油诅咒”已再一次的落到了俄罗斯的头上。当美国重拾冷战年代故伎时,这其中的冷战心态是值得玩味的。尽管苏联已经解体二十多年,国际秩序也开始从单极走向多极,美国的影响力也已大不如前,但这并不妨碍华盛顿继续用二三十年前的思路来应对普京和莫斯科。
  不过,在美国仍旧以这种心态面对俄罗斯时,华盛顿于经济领域上的操作已不能确保它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油价暴跌后,俄罗斯卢布亦暴跌,这反而有利于俄当局在原油交易后以美元套购卢布,有效填补部分损失。在国际油价已跌穿页岩气盈亏线之后,美国人也开始担忧页岩油气产业有可能会因此被逼死。此次油价风波的主要参与国沙特等也损失惨重,他们从最初采取的“赔本赚吆喝”的方式不仅难以逼退页岩气对市场份额的挤压,更要与俄罗斯展开持久战。
  美国受外交战略、内政民意的制约难以对俄持续实施高压政策,美国对乌克兰的地缘战略对于俄罗斯阻力的强大程度也估计不足。从美国的全球大战略来看,美国处于战略收缩的阶段;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的外交政策转入了一条全面收缩的轨道。奥巴马也麻烦缠身难以集中精力应对俄罗斯。因此,有专家就认为美国的行动可能停留于外交谴责与经济制裁的层面,意识形态对抗的可能性较小,但本次以油价施压的行为就已经有了几分冷战式政治的意味在内。

  对于美国来说,美俄关系虽然自“9?11”事件后进入过一个短暂的“蜜月期”,但从伊拉克战争后,美俄“战略伙伴关系”就一直受到考验,虽然两国曾尝试“重启关系”,在2013年到2014年间在波士顿爆炸案和索契冬奥会上也过反恐安保协作,可两国间状况正如此前专家分析的那样:一旦出现新的摩擦点,双关系难逃再度下滑厄运。
  事实上,环顾近年来的美俄关系,不难发现美国以冷战政治思维应对俄罗斯的行动不在少数。在2006年的“颜色革命”和乌克兰危机中,当莫斯科威胁断气后,美国政府、新闻媒体和智库就联手向俄罗斯与普京当局开炮,直指在乌克兰问题上“俄罗斯正在朝错误的方向前进”,称俄继续背离民主准则,指责俄在前苏联地区推行不利于该地区稳定的政策,并对其邻国独立构成威胁,美国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也称“最近的种种趋势说明俄罗斯正在偏离自由与民主之路”,时任国务卿的赖斯也抨击“克里姆林宫的中央集权”,时任副总统的切尼也在访问立陶宛时批评普京,美方的这一系列表态也被外界视为华盛顿以冷战思维应对莫斯科的一次集中体现。
  2007年后,美、俄间的“冷战”式对峙已变得层出不穷。美国宣布在欧洲的导弹防御系统将部署在俄罗斯边疆区域的波兰与捷克等国。美俄关系因此大亮红灯,普京就此指责美国无视国际法、越轨出格和危及和平。同年4月,在美国国务院公布的《2007-2012年外交政策战略计划》中,美国又指责莫斯科“强化中央集权、过多干预经济、限制新闻自由”,称普京利用能源控制邻国,向伊朗、叙利亚和委内瑞拉等“无赖国家”出售武器,为此,普京就在当年6月4日称若美国执意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欧洲可能重新成为俄导弹瞄准的目标。伴随着尤科斯总裁被起诉、“奥运战争”与马格尼茨基法案的出现,美国已经不止一次谴责莫斯科“极权打压民间资本”、对外强横、“对内贪腐”且压制“民主运动”,对普京及统俄党政权就“深感失望”,俄罗斯也不甘示弱,在国内问题上坚持立场,
  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后,美国又针对俄罗斯在地中海的势力范围加以经略,试图借叙利亚毒气危机推翻大马士革政权,把莫斯科的力量赶出中东和地中海沿岸。在普京于2013年投书《纽约时报》,直指“美国例外论”的终结后,美国共和党耆宿麦凯恩竟在俄罗斯一家非主流网站上以一篇“意识形态浓重”的文章加以回应。不难发现,就冷战气氛而言,美国方面的表现更多一些。
  美国对于俄罗斯的冷战思维与莫斯科选择的意识形态有一定程度的关联。普京认为,俄罗斯要实行的则是“主权民主”,即“按照本国人民的意愿选择自己的民主制度,遵守所有通行的民主原则,自主走上民主之路。将依据本国历史、地缘政治及其他特点,独立决定确保实施自由和民主原则的方式。俄罗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能够并将自主地决定民主进程以及推进民主的条件”。这种观念在布热津斯基等西方分析人士看来就与美国的“西方民主”格格不入,普京“加强中央集权”的行为以及他“新欧亚主义”、对东正教文化的“第二次罗斯受洗”等表现更被华盛顿分析人士视为“帝俄的幽灵正在回归”。
  此外,美国针对俄罗斯的冷战心态也和美俄彼此不同的战略目标和国际定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其“硬实力”和“软实力”均居世界领先地位。从小布什到奥巴马的历任美国总统虽然政策相异,战略侧重点不同,但仍力图将21世纪变成“美国世纪”。这一心态就要求美国需要严防任何威胁其“霸主”地位的挑战者。在美国盟友之外的国家里,俄罗斯的地位就较为突出;该国目前是世界上唯一能在战略核力量方面同美国相抗衡的国家,也具有反对世界霸权的政治立场。在2011年后,俄罗斯明确主张国际关系民主化,全力抵制美国对其势力范围进行渗透和扩张的行动尤为明显。这种关系就决定了美俄间彼此存在互不信任的前提,美国在国家战略利益方面与莫斯科的深刻矛盾和根本利害冲突更加剧了这种心态的出现。
  美国在冷战后的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实力其实已被严重透支,华盛顿对中东、北非等地带控制力的减弱也印证了一个超级大国的整体衰落。在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之后,美国已经无力单独应对全球事务的挑战,更无法单独发挥领导作用。美国奉行的单边主义外交给地区安全和稳定带来的是越来越多的冲突,西方民主价值观也不是转型国家的唯一选择。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反击虽未赢得一个倾向莫斯科的基辅,但还是证明了西方的单边主义规则并非万能。诚然,俄罗斯在此前的油价危机中遭遇了一部分损失,但这一危机暂时转危为安的现状也证明了美国在经济问题上再不能一手遮天,当华盛顿为打击莫斯科再度祭出石油武器,这种过时举动除了证明其疯狂外,只怕难有别的解释。
  当下,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有强烈的复兴意识,他在乌克兰等核心地缘政治利益上希望获得西方的认同。乌克兰危机的爆发不仅反映出了美国对俄罗斯地位的轻视,还折射出美国对俄罗斯与西方尤其是欧洲合作的警惕。这一点与普京直指“美国正为了自己的利益把欧盟推上与俄对抗的前台”恰是可以两相印证的。在冷战思想的驱使下,美国对莫斯科的多项制裁仍未结束,不过这一行为的前景难免就会像普京所言;它引起的连锁效应将会伤害所有人,美国目前的行为也“无异于试图锯断自己正坐在上面的那根树枝”。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