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苏联不是现代史上最坏的国家

楼主:王大麻子 时间:2014-06-09 22:35:55 点击:498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转贴]苏联不是现代史上最坏的国家
  原作者:姚菱心 于 2014/6/9 15:00:
  [转贴]苏联不是现代史上最坏的国家
  原作者:姚菱心 于 2014/6/9 15:00: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如何评价苏联,很多人持有极端思想。杨恒均6月8日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发表了一篇《不要用苏联的绞索套住中国的脖子》。里面假借批判别人文章的同时,趁机又散布了一大套左嗑。下面就联系“忆苦思甜片”《归来》和杨恒均的左嗑谈谈苏联。

  杨恒均称张艺谋是“中国大陆最优秀的导演”,并称《归来》这部片子“是近年少有的描写文革时期生活与爱情的片子,从更深与更高的层次宣扬了我们当今的改革与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杨恒均一面别有用心地、肉麻地吹捧导演了开幕式的张艺谋,一面扇着张艺谋的耳光。谁不知道,这些年电视上影院里经常能看到许多人从烘托主旋律的角度拍了太多太多的文革片,并且还连连获奖。就连张艺谋自己也于“近年”拍了一部《山楂树之恋》,那里既有文革时期的“生活”,也有“爱情”,其中演员就有陈道明。自供“久不看电影”的杨恒均在“雄文”刚表达出来第一个意思,就不符合实际,搞起了“现实虚无主义”。至于“中国大陆最优秀的导演”是谁,这当然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是,谢晋的《芙蓉镇》所受赞誉比较多,很多人说张艺谋拍的这部片子不如谢晋那部。耐人寻味的是,谢晋既是揭露文革等时代极左罪恶的片子《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的“优秀导演”,也是深刻宣示“文革理由”的片子《春苗》的“优秀导演”,还是江青认为“不健康”的、“17年黑线专政时期”的片子《红色娘子军》和“反动影片”《舞台姐妹》的“优秀导演”。落实“17年封资修黑线专政”、鼓吹文革、批判文革让他通吃了个遍。什么时候他都是最优秀的之一,积分肯定很高。同样,导演谢铁骊文革前就因为《早春二月》受到批判,文革期间,因为导演《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龙江颂》、《海港》、《杜鹃山》等样板戏舞台纪录片,红得很。文革刚刚结束,他又被树立成因为拍了《海霞》而受到政治迫害的典型。揭批查运动那一阵把他红的。谢晋拍《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时,文革才过去不久。有健忘症的观众傻乎乎地看一看,尤其是看一看《芙蓉镇》里那个政治变色龙李国香模样端庄、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是有积极意义的。今天要是还拍这样的甚至连这样的也不如的影片来,就不仅无益,而且有害。为什么?因为今天还这么拍,不深入挖掘,就是搞新的“忆苦思甜”、新的个人崇拜。艺术是无止境的,但是一部电影所含的信息量是有限的,因此电影是一种功能有限的艺术形式——题材差不多的电影,这个时候出来就有可能是“我控诉”,别的时候出来就有可能是“忆苦思甜”、谄媚。

  杨恒均既然爱得瑟自己的什么“老”身份,爱发作“强烈的”组织性,那当然就比他要揭批查的“含沙射影”对象技高一筹了,其本事完全堪与“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相比。发现了阶级敌人表功之余,杨恒均就边骂苏联、边对文革歌起德来。他翻腾起从九评时期到文革时期再到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那套左嗑,大骂坚决反对中国搞大跃进、搞文革的苏联是“一意孤行”、“民不聊生”、“穷兵黩武”、“陈兵百万”,更胡说“苏联政权直到灭亡,也没有真正进行旨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体制与市场化改革”,“还有反腐,几乎是在政权灭亡的前一年还没有展开”。可是,无论是当年中国的《参考消息》,还是苏联自己的报刊,特别是那一时代苏联大量的文艺作品,都揭露出无数腐败的事实,并直接间接反映出苏联反腐的措施。莫斯科《文学报》就曾报道过索契市长受贿案。这个市长被判13年徒刑并被没收全部财产。西德《明镜》周刊对此有过报道。中国的《世界之窗》刊物进行了译介。苏联文学艺术工作者和一些干部的勇敢精神,是值得肯定的。苏联电影《士兵之歌》描写了二战期间前线的胆怯行为和后方的腐败生活,同时描写了苏联人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坚守并发扬的。中国到现在也没有这种文艺作品,有的只有“忆苦思甜”。

  杨恒均大忆九评时期到文革时期再到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甜,把中国发动“反修防修”的文革,吹捧为“同苏联彻底决裂”,把文革余孽从极左一个极端跳到极右另一个极端,把“宁要希特勒,也不要社会民主党”式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对付苏联”,当作英明决策。杨恒均说别人“怀念那个邪恶得让当时尚未崛起的中国胆战心惊从而不得不联合美国来对抗的苏联帝国”,就表明他自己怀念那个谁不搞文革、谁就是邪恶的文革浩劫时期。《归来》这部“忆苦思甜片”描写的“妻离子散”、“妻子父女互相告发”的那种景象,正是苏联这个所谓“邪恶帝国”坚决痛斥的,正是那些飞来访问的美国政客阿谀奉承的。有人会说那是当时美国不得已,如今不会那么做了。如今给红歌活动当站台员的美国人还少吗?

  杨恒均信口胡诌苏联“从来没有——因此也再也没有机会提出”“符合人类主流价值观的社会主义价值理念”。这些“理念”究竟是什么呢?语录背诵员杨恒均列举道:“富强”、“民主”、“文明”、“自由”、“平等”、“法治”、“爱国”……

  苏联难道不比文革余孽杨恒均“胆战心惊”的时期富强吗?如果苏联又穷又弱,杨恒均干吗还自打耳光说“胆战心惊”呢?苏联从列宁斯大林时代就实行各级代议员直接选举制,难道不比四清和文革夺权夺出来的“三结合”民主吗?难道不比宣布文革胜利结束时期的多层次间接选举民主吗?杨恒均也许会狡辩:“那不过是形式。”既然是没用的形式,怎么叶利钦在党内斗争失败后能通过列宁斯大林时期就确定的直接选举制卷土重来呢?假如列宁斯大林没实行直接选举制,没制定加盟共和国有退出苏联的自由,叶利钦们体制内的演变还能有多大空间呢?他们都会倒在多层次间接选举的漫漫长途上。斯大林时代出来的《苦难的历程》,里面描写一个反布尔什维克政权副部长的女儿,充当反布尔什维克组织的特务,跟踪列宁,以便让其他特务刺杀列宁。最后这个女子经过了苦难的历程,转变成为拥护布尔什维克的人,还当观众再次听列宁等人的报告。中国人能写这样的作品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写保尔偶然发现丽达宿舍里她的床上躺着一个男子,以为那是她的男朋友,不知道其实那是丽达的哥哥,就打消了对丽达的念头。后来两人在共青团大会期间遇见。丽达已经结婚生子,家庭生活幸福,心疼保尔还孤身一人,就给他写信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愿意偿还“青春的宿债”。尽管两人没做出偿还“青春的宿债”的事情来,但是英雄人物的这种内心世界,中国的作品里有这么展现的吗?好些中国人批了好几十年苏联提倡的“人道”、“人权”、“人性”、“人学”、“人”,现在却恬不知耻地污蔑苏联不如自己讲人权。苏联从来没搞过城乡二元户籍制,从来没搞过城乡人口选举权不平等,这比不比文革时期和宣布文革胜利时期平等?苏联的大肃反如果不是离法治更近,难道文革搞无法无天就离法治更近吗?苏联的文艺作品里有太多的爱国主义内容。如今俄罗斯政党,哪个不带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当然,杨恒均之类的文革余孽会狡辩说那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帝国主义——与文革时期攻击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那套嗑一样。

  苏联的垮台不是西方阵营一家操办成功的。冷战期间最初是东西方两个阵营对抗。这个时间要少一些。时间最长的是东方阵营和一条线阵营的对抗。这个一条线阵营里,有西方阵营国家,有文革余孽,有本·拉登,有波尔布特,有南斯拉夫,有齐奥塞斯库,有皮诺切特,有马科斯,有杜瓦利埃,有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有萨达姆,有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一句话,有第三次民主浪潮冲击的大部分对象。所以,苏联的垮台,既有在民主自由上与美国竞争慢了10年左右的因素,也有国际垃圾劣币驱逐良币、逆淘汰的一面。在苏联存在的70年时间里,它绝不是世界上最落后、最邪恶的国家。苏联虽然垮台了,但是苏联时代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很大程度上被保留了下来,比如,它是反法西斯战争最重要的几个国家之一。那是人类共同的财富。那是文革时代一批批完全没有任何自由的人们,渴望自由、渴望相对自由、渴望哪怕一点点温馨事物的人们,因为偷听了“苏联敌台”等等而走向刑场的人们的理想。

  如何评价苏联,西方发达国家的语境和文革时期以及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语境是完全不同的。通过谩骂苏联、张冠李戴来转移目标,逃避揭穿,为文革招魂,是极其卑劣的行径。对于那些死在文革暴力下的人们来说,当时坚决批判文革的苏联是一个美好之地。从发展轨迹看,苏联是从俄罗斯帝国走向新的民主俄罗斯的中间历史阶段。不仅如此,那些和苏联一个阵营的国家如今都走上了民主自由之路。所以,谁把苏联和纳粹德国相提并论,甚至说苏联最坏,谁就是企图翻纽伦堡审判的案、翻二战的案,谁就是继续鼓噪到处抓苏修特务的文革。3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如何评价苏联,很多人持有极端思想。杨恒均6月8日在自己的新浪博客里发表了一篇《不要用苏联的绞索套住中国的脖子》。里面假借批判别人文章的同时,趁机又散布了一大套左嗑。下面就联系“忆苦思甜片”《归来》和杨恒均的左嗑谈谈苏联。

  杨恒均称张艺谋是“中国大陆最优秀的导演”,并称《归来》这部片子“是近年少有的描写文革时期生活与爱情的片子,从更深与更高的层次宣扬了我们当今的改革与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

  杨恒均一面别有用心地、肉麻地吹捧导演了开幕式的张艺谋,一面扇着张艺谋的耳光。谁不知道,这些年电视上影院里经常能看到许多人从烘托主旋律的角度拍了太多太多的文革片,并且还连连获奖。就连张艺谋自己也于“近年”拍了一部《山楂树之恋》,那里既有文革时期的“生活”,也有“爱情”,其中演员就有陈道明。自供“久不看电影”的杨恒均在“雄文”刚表达出来第一个意思,就不符合实际,搞起了“现实虚无主义”。至于“中国大陆最优秀的导演”是谁,这当然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但是,谢晋的《芙蓉镇》所受赞誉比较多,很多人说张艺谋拍的这部片子不如谢晋那部。耐人寻味的是,谢晋既是揭露文革等时代极左罪恶的片子《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的“优秀导演”,也是深刻宣示“文革理由”的片子《春苗》的“优秀导演”,还是江青认为“不健康”的、“17年黑线专政时期”的片子《红色娘子军》和“反动影片”《舞台姐妹》的“优秀导演”。落实“17年封资修黑线专政”、鼓吹文革、批判文革让他通吃了个遍。什么时候他都是最优秀的之一,积分肯定很高。同样,导演谢铁骊文革前就因为《早春二月》受到批判,文革期间,因为导演《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龙江颂》、《海港》、《杜鹃山》等样板戏舞台纪录片,红得很。文革刚刚结束,他又被树立成因为拍了《海霞》而受到政治迫害的典型。揭批查运动那一阵把他红的。谢晋拍《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时,文革才过去不久。有健忘症的观众傻乎乎地看一看,尤其是看一看《芙蓉镇》里那个政治变色龙李国香模样端庄、道貌岸然的丑恶嘴脸,是有积极意义的。今天要是还拍这样的甚至连这样的也不如的影片来,就不仅无益,而且有害。为什么?因为今天还这么拍,不深入挖掘,就是搞新的“忆苦思甜”、新的个人崇拜。艺术是无止境的,但是一部电影所含的信息量是有限的,因此电影是一种功能有限的艺术形式——题材差不多的电影,这个时候出来就有可能是“我控诉”,别的时候出来就有可能是“忆苦思甜”、谄媚。

  杨恒均既然爱得瑟自己的什么“老”身份,爱发作“强烈的”组织性,那当然就比他要揭批查的“含沙射影”对象技高一筹了,其本事完全堪与“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相比。发现了阶级敌人表功之余,杨恒均就边骂苏联、边对文革歌起德来。他翻腾起从九评时期到文革时期再到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那套左嗑,大骂坚决反对中国搞大跃进、搞文革的苏联是“一意孤行”、“民不聊生”、“穷兵黩武”、“陈兵百万”,更胡说“苏联政权直到灭亡,也没有真正进行旨在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经济体制与市场化改革”,“还有反腐,几乎是在政权灭亡的前一年还没有展开”。可是,无论是当年中国的《参考消息》,还是苏联自己的报刊,特别是那一时代苏联大量的文艺作品,都揭露出无数腐败的事实,并直接间接反映出苏联反腐的措施。莫斯科《文学报》就曾报道过索契市长受贿案。这个市长被判13年徒刑并被没收全部财产。西德《明镜》周刊对此有过报道。中国的《世界之窗》刊物进行了译介。苏联文学艺术工作者和一些干部的勇敢精神,是值得肯定的。苏联电影《士兵之歌》描写了二战期间前线的胆怯行为和后方的腐败生活,同时描写了苏联人的爱国主义精神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坚守并发扬的。中国到现在也没有这种文艺作品,有的只有“忆苦思甜”。

  杨恒均大忆九评时期到文革时期再到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甜,把中国发动“反修防修”的文革,吹捧为“同苏联彻底决裂”,把文革余孽从极左一个极端跳到极右另一个极端,把“宁要希特勒,也不要社会民主党”式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对付苏联”,当作英明决策。杨恒均说别人“怀念那个邪恶得让当时尚未崛起的中国胆战心惊从而不得不联合美国来对抗的苏联帝国”,就表明他自己怀念那个谁不搞文革、谁就是邪恶的文革浩劫时期。《归来》这部“忆苦思甜片”描写的“妻离子散”、“妻子父女互相告发”的那种景象,正是苏联这个所谓“邪恶帝国”坚决痛斥的,正是那些飞来访问的美国政客阿谀奉承的。有人会说那是当时美国不得已,如今不会那么做了。如今给红歌活动当站台员的美国人还少吗?

  杨恒均信口胡诌苏联“从来没有——因此也再也没有机会提出”“符合人类主流价值观的社会主义价值理念”。这些“理念”究竟是什么呢?语录背诵员杨恒均列举道:“富强”、“民主”、“文明”、“自由”、“平等”、“法治”、“爱国”……

  苏联难道不比文革余孽杨恒均“胆战心惊”的时期富强吗?如果苏联又穷又弱,杨恒均干吗还自打耳光说“胆战心惊”呢?苏联从列宁斯大林时代就实行各级代议员直接选举制,难道不比四清和文革夺权夺出来的“三结合”民主吗?难道不比宣布文革胜利结束时期的多层次间接选举民主吗?杨恒均也许会狡辩:“那不过是形式。”既然是没用的形式,怎么叶利钦在党内斗争失败后能通过列宁斯大林时期就确定的直接选举制卷土重来呢?假如列宁斯大林没实行直接选举制,没制定加盟共和国有退出苏联的自由,叶利钦们体制内的演变还能有多大空间呢?他们都会倒在多层次间接选举的漫漫长途上。斯大林时代出来的《苦难的历程》,里面描写一个反布尔什维克政权副部长的女儿,充当反布尔什维克组织的特务,跟踪列宁,以便让其他特务刺杀列宁。最后这个女子经过了苦难的历程,转变成为拥护布尔什维克的人,还当观众再次听列宁等人的报告。中国人能写这样的作品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写保尔偶然发现丽达宿舍里她的床上躺着一个男子,以为那是她的男朋友,不知道其实那是丽达的哥哥,就打消了对丽达的念头。后来两人在共青团大会期间遇见。丽达已经结婚生子,家庭生活幸福,心疼保尔还孤身一人,就给他写信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愿意偿还“青春的宿债”。尽管两人没做出偿还“青春的宿债”的事情来,但是英雄人物的这种内心世界,中国的作品里有这么展现的吗?好些中国人批了好几十年苏联提倡的“人道”、“人权”、“人性”、“人学”、“人”,现在却恬不知耻地污蔑苏联不如自己讲人权。苏联从来没搞过城乡二元户籍制,从来没搞过城乡人口选举权不平等,这比不比文革时期和宣布文革胜利时期平等?苏联的大肃反如果不是离法治更近,难道文革搞无法无天就离法治更近吗?苏联的文艺作品里有太多的爱国主义内容。如今俄罗斯政党,哪个不带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当然,杨恒均之类的文革余孽会狡辩说那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帝国主义——与文革时期攻击苏联是社会帝国主义那套嗑一样。

  苏联的垮台不是西方阵营一家操办成功的。冷战期间最初是东西方两个阵营对抗。这个时间要少一些。时间最长的是东方阵营和一条线阵营的对抗。这个一条线阵营里,有西方阵营国家,有文革余孽,有本·拉登,有波尔布特,有南斯拉夫,有齐奥塞斯库,有皮诺切特,有马科斯,有杜瓦利埃,有朴正熙、全斗焕、卢泰愚,有萨达姆,有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一句话,有第三次民主浪潮冲击的大部分对象。所以,苏联的垮台,既有在民主自由上与美国竞争慢了10年左右的因素,也有国际垃圾劣币驱逐良币、逆淘汰的一面。在苏联存在的70年时间里,它绝不是世界上最落后、最邪恶的国家。苏联虽然垮台了,但是苏联时代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很大程度上被保留了下来,比如,它是反法西斯战争最重要的几个国家之一。那是人类共同的财富。那是文革时代一批批完全没有任何自由的人们,渴望自由、渴望相对自由、渴望哪怕一点点温馨事物的人们,因为偷听了“苏联敌台”等等而走向刑场的人们的理想。

  如何评价苏联,西方发达国家的语境和文革时期以及宣布文革胜利时期的语境是完全不同的。通过谩骂苏联、张冠李戴来转移目标,逃避揭穿,为文革招魂,是极其卑劣的行径。对于那些死在文革暴力下的人们来说,当时坚决批判文革的苏联是一个美好之地。从发展轨迹看,苏联是从俄罗斯帝国走向新的民主俄罗斯的中间历史阶段。不仅如此,那些和苏联一个阵营的国家如今都走上了民主自由之路。所以,谁把苏联和纳粹德国相提并论,甚至说苏联最坏,谁就是企图翻纽伦堡审判的案、翻二战的案,谁就是继续鼓噪到处抓苏修特务的文革。
作者 :cwk3388 时间:2014-06-10 00:09:54
  高!麻花拜读
作者 :迷茫的都市流浪者 时间:2014-06-10 09:08:07
  拜读了一下,有点懵。是文革时期的文章吗?
作者 :木二163 时间:2014-06-10 09:46:14
  有点长,mark一下。
楼主王大麻子 时间:2014-06-12 10:08:33
  【战俘】二战期间,德国曾通过国际红十字会,提议用斯大林被俘的儿子雅科夫与德军元帅保卢斯进行交换,斯大林峻拒。之前,因为雅科夫是“祖国的叛徒”,妻子被送进了古拉格劳改营。无独有偶,赫鲁晓夫的儿子,飞行员列昂尼德在一次空战中被德军击落,祖国推定他已成为战俘,他的妻子也被送进了古拉格。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