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揭开西域的面纱之四:决定李唐兴衰的西域人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59:21 点击:520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西出阳关就是西域。
  自张骞出塞,凿空西域,丝路花语,至唐而大成。
  没人知道数百年来有多少精美的丝绸沿着西域古道流向了远方,只知道罗马人曾经惊呼大把的银子都被丝绸换走了,只知道于阗可以种桑养蚕了,只知道波斯也有了波斯锦。丝绸已经变成了群雄角逐的标底,只是不知道这巨大的财富流向了何方??????
  没有人知道数百年来有多少中原儿女出阳关、走玉门,跃马天山、横戈楚河,记住的只是张骞、班超、吕光、万度归、苏定方,屈指可数的几个名字,古来征战苦,戊边几人还,芸芸众生都变成了滚滚黄沙、绿洲芳草;
  更没有人知道数百年来有多少西域人,东辞阳关、玉门,过河西走廊、徘徊祁连山下,经酒泉、入凉州(武威),下金城(兰州),乘风直抵洛阳,不经意之间,一张巨大的蛛网已经跃然在目。千多年以后一个英国人斯坦因来到了敦煌,烽火台下的一个邮包为我们揭开了冰山一角。
  数百年的东进、西上,数百年的丝绸古道,数百年的刀光火影,汉语不再是叶河番王们梦中的赫德巴赫猜想,胡歌也变成了花门将军口中不时遛出的乡间小调;河西的祁连山下已经是栗特人固守的家园,西域深处想来也有并不寂寞的汉家小屋。
  渗透、融合,是一个不可拒绝的趋势,无论道路是多么的曲折,过程是多么的惨烈。
  隋唐的横空出世是时空的偶然,更是历史的必然。 “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这并不孤单的声音,也只有天下共主才有如此的心胸与豪迈,才是应和时代的回音。唐的开放、自信毫无疑问来源于融合与渗透。我们期待碎叶的李白对酒当歌长安街头,我们追思怛逻斯城下的高仙芝,东征高丽的契苾何力,安西大帐的阿史那社尔,绚烂多姿、百花争艳,这里面自然也少不了西域人的风采。

  问题一:提到西域,第一个让我们想起的就是丝绸之路。丝绸之路,毫无疑问就是贩卖丝绸的。那么这个丝绸是怎么样从中国贩卖到西方的?

  有人说这是朝贡贸易。西域各国向中原王朝进贡,比如说马匹、香料,各种珍宝,中原王朝赏赐丝绸。这只是一个方面,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交易量也不会达到让罗马人感觉到钱少的程度。一定还存在其他的方式,比如说民间的交流方式。
  上个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在敦煌考古的时候,在敦煌附近的一个烽火台下发现了一个栗特人的邮包,给我们揭开了冰山一角。
  邮包里面有家信数封。这是当时生活在河西,乃至于中原地区栗特人的平安家书。家书,毫无疑问说得都是真心话,最能够反映那个时代栗特人的生活。据专家考证这些家书正是永嘉之乱时期的遗物。也就是说在公元300年左右,栗特人已经在中国内地形成了规模。信的寄出地比较多,几个鲜亮的大城市赫然出现在其中:金城(兰州)、姑臧(武威)、洛阳、酒泉。栗特人的分布还是很广。
  栗特人的原聚居地就在撒马尔罕,属于这一地区的土著居民。这一地区有康、安、曹、石、米、史、何、穆等九姓,皆氏昭武,故称昭武九姓。这里面康国最强大,王族应该是月氏人,臣民是栗特土人。
  栗特人是一个特别的群体,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能说,语言能力强,一个是善于经商。

  康国者, 康居之后也。迁徙无常, 不恒故地, 自汉以来, 相承不绝。
  其王本姓温, 月氏人也。旧居祁连山北昭武城, 因被匈奴所破, 西逾葱岭, 遂有其国。枝庶各分
  王, 故康国左右诸国, 并以昭武为姓, 示不忘本也。王字世夫毕, 为人宽厚, 甚得众心。其妻突
  厥达度可汗女也。
  粟特人长期受其周边的强大外族所控制, 先后臣属于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希腊的亚历山
  大帝国、塞琉古王朝、康居国、月氏部、贵霜帝国、哒国等
  据史书记载栗特人在孩子教育上很有一套。据说康国人在小孩出生之后,要把石蜜放在孩子嘴里,给孩子甜甜嘴;把明胶放在孩子手上,给孩子紧紧手。啥意思?吃蜜当然是为了以后口蜜似箭,抹胶当然是为了让孩子手严,抓住钱就不放手,就是抓不住,钱也被胶粘在手上甩也甩不掉。这样培养出的孩子既能经商,语言能力又强。
  丝绸之路的贸易基本上都控制在这些栗特人的手里。
  姑臧就是栗特人的一个主要的聚居地、和货物集散地。栗特人把从西域贩运来的货物送到姑臧,再从姑臧分发到其他大城市。当然还要从中国各地收买丝绸织品,估计已经形成了一个物流产业。我们也不得不赞叹栗特人的精明干练,栗特商人就像蜘蛛一样在中原大地编制了一个商业网络。
  具体有多少栗特人迁移到河西、中原已经不可靠,也没有记载,一句话,很多,相当多。当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北凉,攻占姑臧的时候,就曾经抓到了大批的栗特人。太武帝拓跋焘也没客气,直接就把他们迁移到了平城。这足以说明栗特人的规模。 在隋唐之际达到了一个高潮。很多我们熟悉的隋唐人物都有栗特人的身份。
  比如说隋末的风云人物王世充。王世充本姓支,他的祖父本是西域胡人。祖父早亡,王世充的父亲随母亲改嫁到王家,才冒姓王。
  “支”这个姓就明确无误的告诉我们,王世充出身月氏人。
  王世充虽然是胡人,估计也就有一半的胡人血统,对中原文化却是十分内行,广览博读,兵法、龟测、隋律、乃至于天文历法都有研究,还是个一个奇才。否则也不能在隋末占据一席之地。
  在李唐兴起的过程中栗特人所起的作用就更大了,已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下左右了当时的局势,当然了李唐的衰亡也由栗特人而起。
  问题二:在李唐夺取天下的过程中李世民的作用独一无二,剿灭群雄如剪草,功劳簿上名列第一。那么有没有比李世民功劳更大的?
  我个人认为在李家的几个孩子中有一个人的功劳最大,属于捞到第一桶金的。谁那?李世民的姐姐平阳公主。
  李唐崛起最关键的一步棋是拿下了长安,在这个过程中父子三人都有表现,但是最抢眼的还是平阳公主。在李家父子进攻长安的时候,平阳公主已经在长安附近拉起了一彪人马,不多,也就七万人。这七万人对李家控制长安地区起了关键的作用。
  想一想李渊在太原起兵的时候才有三万人马,这七万人的分量就一目了然了。

  问题三:平阳公主还真能干,这七万人从哪儿来的?

  李渊在太原起兵的时候,平阳公主一家正住在长安。得到消息那就得赶紧去,晚了弄不好小命就没了。但是拖家带口的没法走,女婿柴绍也是有点舍不得。谁知道这一去还能不能再见到?
  平阳公主倒是很开事,“事业第一,家庭第二,你就放心去吧。”那能放心吗?柴绍一咬牙,一跺脚,急急忙忙从小路赶往太原。夫婿走了之后,平阳公主可没象与柴绍约定的那样找个地方藏起来,而是回到乡下、散尽家财,招兵买马,居然也聚集起数百人。
  数百人已经不少了,打个群架啥地够用了,抵抗隋军清剿有点玄。不过这也难不住平阳公主。在长安附近有不少拥兵自保的势力,只要把这些人纠集在一起就是一股力量。平阳公主首先相中的是以何潘仁为首的一大股义军。
  何潘仁,西域胡商,应该是来自西域何国的栗特人。在河西也好、关陇也好,栗特人很多,相信许多人就是生在此地的,也许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具体的人数很难统计,不过何潘仁的手下就有数万之众。这其中估计大部分都是栗特人,乱世之中,这些栗特人就是拥兵自保。


  先交待一下何潘仁的结局,归唐之后,在武德二年讨伐山寇的时候阵亡。

  现在平阳公主要来个蛇吞象,行吗?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接受劝降任务的就是平阳公主的家奴马三宝。 实在没人了,也不能公主自己去,毕竟是女流之辈,不方便。
  英雄没问出处,这马三宝还真能说,不仅说服了何潘仁,又说服了其他几股数千人级别的义军。平阳公主就不再是被追捕的对象了,开始行走江湖、攻城略地,等到李氏父子进驻关中的时候,公主身边已经有了七万余人,占据武功、始平等数座城市。当李渊父子兵临渭水的时候,正好合围长安。

  问题四:附近还有其他的栗特人武装吗?

  在附近栗特人聚兵自保的例子还不少,比如说河西的康老和,比如说“京师大侠”史万宝。康老何在大业十三年起兵,后来败给了隋朝的西戎使者曹戎,就是这个曹戎也很可能是出身曹国。史万宝则是同李渊的从弟李神通一起起兵,最后入唐。

  在河西地区,隋朝的官员中也有不少栗特人,比如说平凉郡都尉史索岩,平原郡的史诃耽。

  问题五:平阳公主这七万人马起了什么作用?


  可别小瞧了平阳公主这七万人马,这些人在李唐保卫长安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进入长安之后,李家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西秦霸王薛举,薛举号称拥众三十万,迎战的李世民有多少人?十三万,这其中就包括平阳公主手下的数万栗特人。
  如果没有这些人战争的结果很难想象,如果这些人站在薛举一方战争的结果更难预料,但是历史是不能假设的。结果是李世民笑到了最后,这其中不能否认栗特人的作用。

  问题六:击败薛举之后的李家基本上在长安站稳了脚跟,李渊也变成了唐高祖,但是与其他的群雄也没啥本质区别。属于能够夺取天下的候选人之一,也仅仅是之一而以。真正改变这一局面的是谁那?

  并不是李世民的征战,而是大将安兴贵。
  在西秦霸王薛举的西面,也就是河西地区还有一个割据政权,大凉王李轨。李世民消灭了薛举,李轨也收获了胜利的果实,乘势东进,拿下了西平、枹罕。在西面还拿下了张掖、敦煌,甚至还与吐谷浑拉上了关系,结了盟。切切实实成为李唐的一个威胁,这个威胁有多大?
  假如说李世民在洛阳大战的时候,李轨从西面给李世民一刀,这个棋基本上就没法下了。所以,李唐必须拿下河西大凉,那就派李世民收拾他。估计心有余、力不足。那就招降,打不了就更没法招降,凭什么,都姓李,都有天命。
  关键时刻出场的就是安兴贵,率领多少人马?单枪匹马。这一段就是匹马下凉州。
  安兴贵咋就这么牛?
  据安兴贵自己说,“臣于凉州,奕代豪望,凡厥士庶,靡不依附。”安氏家族虽然是出身栗特的胡人,在凉州可是定居好几代了,而且还是当地的一霸。不找别人麻烦算好的,没人敢找他家的麻烦。
  问题七:这么多栗特人定居在河西,一个疑问不仅油然而生,这些人的户口怎么算?他们会遵守的法律吗?
  对于第一个问题,看看他们的名字就知道了。多年的河西生活给这些人烙上了的烙印,看看兴贵、修仁这样的名字,多么的中国。河西也比较偏僻,户口应该好解决。
  对于第二个疑问,如果强大的时候,这些人毫无疑问会乖乖的做顺民,当混乱的时候,也同我们一样,乖乖的起义。李轨这个大凉政权,简单地说这个政权就是栗特人扶植的一个自卫政权。看看台面上的人物,李轨、梁硕、曹珍、关谨、李赟、安修仁。这几个人中安修仁就是安兴贵的弟弟,栗特人,曹家是河西大族,曹珍很可能也是栗特人。梁硕是李轨的谋主。
  在李轨起兵的过程中,安修仁、曹珍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安修仁“率诸胡人入内苑城,建旗大呼,轨于郭下聚众应之”。政权建立以后,安家在政府中的势力也是非常大。
  强大到了让李轨无可奈何的程度。梁硕不是军师嘛,看到“诸胡种落繁盛,乃阴劝轨宜加防察”。也就是以栗特人为主的胡人太多了,让梁硕心惊肉跳,劝李轨严加防范。这一劝不要紧,把自己的小命劝没了。
  看起来栗特人的势力确实不小,正如安兴说所说,
  “臣之弟为轨所信任,职典枢密者数十人,以此候隙图之,易於反掌,无不济矣。”
  之所以拥戴李轨有两个原因,李轨也是河西豪绅,能言善辩,略通诗书,动不动还赈济一下穷人,民望比较高。再一个很可能就像曹珍说的,李轨应了“李氏当王”的谶言。

  现在安家又发现了一个更牛的李氏,李轨的路就走到头了。安兴贵此去就是刷耍嘴皮子,说得好了,八抬大轿把李轨送来京城;说得不好,一辆囚车把李轨押来京城。
  事件发生的结果正像安兴贵行前预料的,易如反掌,不费刀枪, 李轨被缉拿归案。消息传回长安,京师震动。太子李建成亲自接到原州。
  原州就在现在的甘肃固原附近,这么说大家可能感觉不出什么来。说一说距离大家就明白了。原州东南距上都八百里,上都就是长安。太子亲自接出八百里是何等的礼遇,足见李氏父子的欣喜之情。
  说降了河西大凉,李唐不仅有了一个安全的大后方,还可以分兵入蜀,这就形成了当年强秦的架势。坐拥山川之险,观天下风云变幻,尽可以图取中原,退可以固守一方。剩下的就是李世民没有后顾之忧的征战。
  李唐之兴,安兴贵功不可没。当然了如果你说李世民天下无敌、盖世无双,没有安兴贵,一样可以把他们都咔嚓喽,我也不抬杠。李世民确实不是凡人。
  唐兴之后,安兴贵受封凉国公,也开始了安氏家族在李唐的兴旺之路。
  下面我们交待一下安兴贵家族最后的结局。立了这么大的功,在李唐的地位就不用说了,更何况李唐是一个无比开放、自信的王朝。胡人身份对安家的仕途应该没有什么不良的影响,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助益。
  安家在历史上也出了不少名人,载入史册的也不少。比如说,安兴贵的儿子安元寿,李抱玉、李抱真兄弟。在安史之乱的时候,由于安禄山的缘故,李抱玉耻与之同姓,上书改姓李,籍贯也改到了京兆府长安县。
  “贯属凉州,本姓安氏,以禄山构祸,耻与同姓,去至德二年五月,蒙恩赐姓李氏,今请割贯属京兆府长安县”
  自此以后,逐渐的所有人都淡忘了他们的胡人身份,他们自己也不再提了。

  问题八:这是李唐星期过程中西域人起到的关键作用,在李唐衰落过程中西域人也起了关键的作用。谁那?当然是安禄山、史思明了。
  从这两个姓我们就知道,安应该来源于西域安国,史来源于西域史国。安禄山的父亲本性康,应该来源于西域康国,母亲姓阿史德,突厥人。后来安母改嫁虏将安延偃,安禄山就冒姓安。这个安延偃应该是出身于西域安国的胡人。
  史思明是营州杂种胡人,营州就是现在辽宁这一块。虽说史思明是混血胡人,以史为姓说明史家祖上一定来源于西域史国,八九不离十。安禄山、史思明都继承了栗特人的传统。能说,都会六种少数民族语言;在安禄山发迹的过程中不止一次发挥自己的语言能力,转危为安。史思明也是一样能忽悠,就精彩的就是忽悠奚王的事儿,真是能把死的说成活的。
  第二善于经商,但是这二位不经商了,更上一层楼,升级了,变成了互市郎,也与商业有关。
  安史之乱是李唐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此后李唐垂死挣扎了很多年,到底风光不再,一蹶不振了。关于安史之乱的缘由我们就不细说了,天宝年间的李隆基享乐安逸、不理政事,乱由内生是不可避免的。安禄山只是恰如其分的出现在这个时间点上。

  问题九:那位说了,李隆基对安禄山极尽笼络之能事,解衣衣之、推食食之,恩宠无以复加,安禄山还要造反,真是天生反骨,非我族人,其心必异。

  话也不能这么说,道理也不是这么讲的,任何一个人处在安禄山的位置上都得反。
  第一,安禄山是一个手握重兵的边将,天下雄兵尽在安禄山之手;这是造反的客观条件,物质条件。没有监督的权力,没有制约的武力,都是祸乱之源。没人能够忍住。
  按说李唐在管理节度使上还是很有办法的,不摇领、不兼任,轮流做官,节度使在一个地方也就呆两三年,但是在安禄山身上这三条一条也没遵守。
  第二,安禄山是一个被很多人都认定一定要造反的人。太子李亨说过,大将王忠嗣说过,宰相杨国忠说过。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的,很多人都说过安禄山一定造反,安禄山成为一个被造反的人。一个被造反的人,内心的恐惧一定无比巨大;这是造反的外在压力。想不造反也对不起这么多人的说词。
  第三,安禄山是一个从皇帝那里得到了无限恩宠的人。

  问题十一:这,也是造反的理由?

  就是这一条最让安禄山揪心。
  但凡驽人之道最重要的就是恩威并施,无限的恩宠以及无限的威吓都会使关系失衡。享受待遇的时候,也要承担责任。光享受待遇,没有可以承担的责任,必定使人心里空落落的。
  想一想,连皇帝都要讨好你,你的重要性难道不是太大了吗?你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吗?

  问题十二:李林甫在世的时候为什么安禄山不敢反?

  那是因为安禄山的内心还没有失衡,李林甫对安禄山有强大的威慑。这就不得不佩服李林甫的手腕儿。既让安禄山感到自己的信任,又让安禄山时刻感到自己的威严。安禄山内心深处感觉到了雷霆雨露的并存,关怀与威慑的同在,与安禄山自己应该得到的尊敬匹配。感觉到自己还没有被不一样地看待,自己没有造反的必要,也没有造反的胆略。
  李林甫去世之后,朝廷内只有给与自己无暇恩宠的皇帝陛下,以及强力怀疑自己一定会造反的宰相杨国忠。一拉一推,强力扭曲,安禄山还有什么选择吗?

  问题十:有造反的就有平叛的,在靖乱过程中西域人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

  肃宗李亨在灵武登基之后,曾经广招天下英雄,来的都是客,来得都有赏。西域各国也是出人出力,有来自于阗的、宁远国的,龟兹的,据说连大食也派来了援军,只是没有得到阿拉伯史书的印证。这其中最令人感动的是于阗王尉迟胜。
  于阗国王尉迟胜听说国内出了大事儿,国王也不当了。收拾收拾,把王位交给弟弟尉迟曜,亲率五千人马赴难。估计把于阗老百姓都吓傻了,国王咋地了?受刺激了?
  真受刺激了。不仅自己率领人马,连老婆孩子都带走了,这就是不回来了,不成功就成仁。一看这架势,老百姓都急了,你去尽忠了,扔下我们怎么办?
  不行,拦住马头不让走。尉迟胜一看,没办法呀?动嘴皮子说服不起作用啊,怎么办?没办法,留下一个女儿作人质,于阗王尉迟胜义无反顾,东辞阳关赴国难。
  这就算是典型,还有别人吗?还有龟兹王族的白孝德,估计这个哥们是同李嗣业一同东进的。简而言之,言而简之,西域各国前来助拳的不少。为靖乱平叛,出了力,留了血。
  平叛成功之后,尉迟胜也没有返回于阗,而是长留中原,宿卫中宫。今天我们简单地介绍了丝绸之路上栗特人的足迹,丝路的开通不仅仅是商路的开通,还是文化交流之路、民族融合之路的开通。来自远方的栗特人,也在中华民族的发展过程中留下了坚实的烙印,现在他们就在你我之间。
  正是,西出阳关就是西域。
  征战、厮杀、误解、迷茫都将是昙花一现,最后留下来的是推脱不掉的、永恒的融合。当然了融合需要力量、智慧、心胸。
  愿各位关心西域、关爱新疆、关注未来。



作者 :吉吉99 时间:2013-06-03 16:56:00

  ^_^……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