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域历史人物系列之五:关都尉文忠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4-30 20:11:29 点击:282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忠,汉元帝时人,曾出使罽宾。

  罽宾是中亚古国,具体位置应该在现在印度河上游的克什米尔一带,甚至向西北延伸到现在阿富汗境内的一部分。西汉的时候具体有多大已经不可考,边境线本来就是运动的。我们也没必知道的那么详细,那是考古学家的事。
  这个地方却是一个战略要地,是连通中亚、南亚、以及西亚的战略要道。就是现在也是军事热点,打开报纸这方面的消息不用特别留意也少不了。你方唱罢我登场,连我们中国人也不能置身事外,毕竟是利益相关者。
  所谓塞种人据说是原先居住在现在伊犁河一带的游牧民族,也就是现在乌孙国的领地。赶跑他们的可不是乌孙人,而是更早的大月氏人。当年大月氏受到匈奴的攻击,一路西迁,首先就把居住在这里的塞种人赶走了。被赶走的塞种人一路南下就来到了克什米尔地区。
  在塞种人来到克什米尔一带之前,这里据说是在希腊人的控制之下,隶属于希腊人建立的巴克特里亚王国。塞种人来了之后,一路征战在这一地区建立了自己的统治。这就是有名的蝴蝶效应。太平洋小岛上的一只扇动翅膀的蝴蝶,就可以引起一场热带风暴。冒顿单于的一个军事行动就导致许多民族的大迁移,等到匈奴人自己被迫迁移的时候更是惊天动地。
  张骞出使西域的时候曾经派副使到过罽宾,双方的联系就是那是建立起来的。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罽宾成为西域南路去印度的一个重要的支点。在西域南路从现在新疆皮山县转向西南,穿过中间的大石山县度就到达了难兜,再往西南就是罽宾了。这一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主要是路不好走。就是一个字:难。不用说走,想一想头皮就发麻。翻开地图可以看到,从中国到克什米尔没什么好路,真的竟是山路。那里是登山者的乐园,而不是旅行者的天地。就是这样也没有断了双方商人的往来。
  罽宾距离长安有万里之遥,距离西域都护府也有六七千里。人说距离产生美,距离也产生安全感。汉朝在西域呼风唤雨,可是罽宾由于距离遥远、山路难行对此并不感冒。当时统治罽宾是塞种人建立的王朝,国王叫乌头劳,在昭帝、宣帝年间经常袭杀汉使。乌头劳之所以斩杀汉使丧心病狂是一方面,使节携带的各种汉朝物品也是一个诱惑。
  对此汉朝也没什么办法,太远了,远征万里实在没有什么胜算,而且打下来也不能永远占有,只是聊以出气而已。这种远征真叫劳民伤财。
  乌头劳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就派使节向汉朝谢罪。说是使者,其实就是商人。说谢罪,其实是为了取得好感以便于通商,免得这次白来,能多骗点就骗点。目的很单纯,想一想这些商人也不容易。礼尚往来,虽然汉朝恨罽宾恨得牙根都痒痒,还是派出以关都尉文忠为首的使节护送罽宾使者回国。说是迂腐也好,说是以德报怨也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终派了人了,我们的文明还不允许我们把这些商人怎么样。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当机会出现之后,也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不敢做。
  汉成帝年间,关都尉文忠接受了护送罽宾使者回国的任务。对此,关都尉文忠闷闷不乐。又不是什么友好国家,干嘛非得送?前几次护送的使者很少有回来的,这不是去送死吗?君命难违,再不愿意也得去,而且作为汉军的一员,任何畏难情绪,不想去的念头都是不能轻易流露的,那是有损汉军的荣誉的。
  很多人都对汉朝这种遣使送客的规定不理解,估计当时也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汉朝对西域的行为原则上是一种对外扩张的行动。对外扩张无非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武力,就象多年以后蒙古人的做法,杀、砍、屠城,这种做法很野蛮,结果也很清楚,就不多说了。另一种方式就是汉朝现在的做法,温柔的爱,那个男人不愿意成为美女的俘虏?汉朝在西域大洒金钱,给好处,也就是收买。这是一种比较现代的做法,具体事例参看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参看十加1协定。
  老大带领着小弟赚钱,有谁会同钱过不去?跟着老大走次次喝啤酒,跟着老大混净抽希尔顿。西域各国为了眼前的利益也会投入到汉朝的怀抱里,那么下面的事就好办了。遣使送客是为了保证使者的安全,让大家知道跟着老大不仅有钱赚,还绝对安全。这也是为什么即使罽宾数次杀害汉使,汉朝还是要坚持送客的原因。
  既然不能不去,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文忠精心挑选了数百名精锐弩兵,也想好了不行就拼了。这几百名精弩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得下的。另外,还准备了大量绳索,没办法准备爬山吧。
  一路无话,山路虽险,还是比人心要善良得多。进入罽宾以后,文忠发现了异常。哪里不对暂时也想不清楚,只是觉得与正常的国家不一样。
  不一日来到了罽宾的国都循鲜城。文忠一行不仅受到了罽宾王的盛情款待,而且领着文忠一行在循鲜城畅游了三天,显显威风。弄得文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与原先想象的是大相径庭,文忠是一会清醒、一会糊涂,恍如梦中一样。
  原来罽宾王遇到了麻烦。你想一想一个为了钱连使节都敢杀的人,对内一定是横征暴敛,人性肯定不咋地。老王乌头劳在的时候还好说,现在新王登基,基础也不牢固,各方势力是蠢蠢欲动。罽宾王是真正感觉到了威胁。汉使文忠一行的到来,给了罽宾王一个夸耀自己功德的机会,连遥远的汉朝都是我的朋友,看你们虽还敢盲动?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咋又是夜幕降临?阴谋诡计一般都是见不了太阳,只能在晚上实施,古今中外都是一样。住在国宾馆的文忠接待了一波不俗的客人。虽然同罽宾王关系搞得很热乎,文忠一分钟也没有放弃警惕,馆舍周围都是自己的人,明哨、暗哨放出去不少。这拨人能够进入馆舍也是费了不少口舌。
  这是文忠此行最闪亮的一个时刻。来的是希腊王子阴末赴,他们希望汉使能够出手解救万民于水火,除掉罽宾王。这是一个历史性的会面,双方对斩杀罽宾王达成了共识。
  对于希腊王子阴末的建议,文忠很感兴趣。来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找个机会除掉罽宾王,给以前的兄弟们报仇。凭借自己手下的几百个弟兄,找个机会射杀罽宾王还是很可能的。关键是之后怎么办?文忠还是很想领着自己的弟兄们回到遥远的长安。
  要想除掉罽宾王而又安然离去,必须满足几个触发条件:
  文忠有动力,这个动力是显而易见的,为以前的哥们报仇;
  有内援,而且,有一定实力,但是内援自己做不了。
  第三,文忠能联系上内援;
  希腊王子阴末赴有动力。动力也是显而易见的,恢复自己的权势。实力也是应该有的,王子在民间的号召力还是有的;罽宾王深入简出,住在城堡里,凭借王子的实力强攻是不现实的,确实不易得手;
  现在基本上条件齐全了,事件必然要发生了。罽宾王正需要借助汉使的力量提高自己的声望,文忠一行可以轻易地进入王宫,而凭借汉军的实力正可以主导整个局势。
  文忠一行在罽宾肯定盘庚了不止一年。就沿途的气候情况而言,冬季大雪封山时寸步难行。当年去,当年回是不可能的。这期间文忠有足够的时间运筹帷幄,组织领导这次反对塞人暴君的行动。具体过程就省略不计了,留给编剧去发挥创造吧。
  推翻塞人的罽宾王之后,文忠帮助阴末赴建立了新的国家,并且立阴末赴为王。向其颁发了汉廷的印绶,名义上汉朝就领有了罽宾。
作者 :海边小风 时间:2013-05-18 23:31:00
  不错,支持一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