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西域历史人物系列之七:张骞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5-30 09:35:27 点击:245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西出玉门、阳关便是西域。天山飞雪,峰顶雪莲,茫茫大漠,这个武侠小说中的习武圣地,这个我们今天无比熟悉的地方,对于张骞和他的使团却是一片未知的神秘。他们所要寻找的是在那茫茫的草原背后不知所在的大月氏。唯一知道的就是向西,再向西, 这片土地离中原太遥远了。
  西部,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意味着什么?荒凉?愚昧?或者根本就没有进入他们的视野。东部,广博富饶的中原大地才是他们向往的地方,才是他们施展抱负的舞台。只有喜好征伐,游历四方的穆天子见识过西王母,游历到葱岭,即今帕米尔高原。等到始皇帝平定天下,最西也不过甘肃临洮。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张骞辞别汉武帝,带领他的使团出长安西行。
  联结月氏、夹击匈奴, 这是武帝赋予张骞的使命。恐怕也是张骞及其百余名兄弟的心愿。自高祖以来,几十年了,匈奴就像一座大山,横在汉朝的面前,压在汉人的心头。寻找匈奴的死对头月氏,联合对抗强敌,正是题中之议。
  出陇西,晓行夜宿,不一日终于到了匈奴地界。是的,匈奴地界。匈奴兴起於蒙古高原,月氏则栖息于东起今祁连山以北,西抵今天山、阿尔泰山东端的广大地区。同为游牧部族,必有碰撞。冒顿率领匈奴大举西进,杀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将月氏逐出故地。现在,月氏应在匈奴的西北。要想找到月氏,必须通过匈奴的领地。
  匈奴人有理由愤怒。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军臣单于是懂得这个道理的。至于友好通商使节的借口更是低估了单于的智商。没收所携带的财产,随从人员分配给各部为奴。
  愤怒归愤怒,单于并没有十分在意。作为草原的主人,东挡西杀,所向披靡,已经没有对手了。汉廷不也是在和亲进贡吗?一个、两个汉人能起什么作用?在茫茫的草原上也许都无法生存。大月氏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即使张骞找到他们,大月氏又能怎麽样?
  张骞在单于庭一定见过中行说。也许正是这个阉人的建议,单于决定给张骞成个家。用家庭的温暖消磨他的意志,时间长了就什么都忘了。有了妻儿,就有了牵挂,就有了割舍不了的东西。就在这生活吧,张骞。广阔的草原,自由自在,天是那么的蓝,草是那么的绿。做个匈奴人有什么不好。
  时间长了,单于也许倒真地把张骞忘了。对于单于来说,这毕竟是一件小事。虽然它说明汉廷有了新的企图,但实在算不了什么。而且,这几年,单于事儿太多。弟弟左谷蠡王伊稚斜总是那么桀骜不驯,势力还越来越大。太子于单就相形见绌。真是---不好办。元光二年,单于还险些着了汉武帝的道,差点被伏击于马邑。和亲自然是结束了,虽然还可以通过关市互通有无,但是双方都知道虚妄的和平过去了。开战,是唯一的未来。
  一晃滞留匈奴已经数年。张骞由一个汉中大汉变成了匈奴人,说着匈奴的语言,穿着匈奴的衣服,吃着匈奴的食物。如果不是手中还时常拿着汉使的节杖,谁还能认出他张骞?草原民族是敬重英雄的,孔武有力,生性豁达,仗义重信的张骞,到哪里都是老大,在这里更是如鱼得水。况且,随着时间的推逝,匈奴的看管也不那么严密了,也许淳朴的匈奴人早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随着逐水草而居的部落,张骞几乎走遍了大草原。随他而来的一百多汉家儿郎大多已不知下落,只有堂邑父还能时常见面。家庭确实是温暖的,寒冷孤寂的草原之夜有妻儿做伴,抵消了几多缕缕乡愁。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张骞心中的火种也一天天的燃烧,那是节杖代表的王命,也是张骞心中的梦。张骞一定听说了马驿之战,虽然这是一个破产的故事。隔着虚空,他仿佛看到了皇帝陛下那期待的目光;听到了皇帝陛下那喃喃的自语:张骞,你在哪里?
  走,无时无刻不在张骞心头。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当再次游牧到匈奴西部的时候,机会来了。孩子大了也可以远行了。这里据说离大宛很近。
  再见了,大单于,谢谢你的款待!
  对不起了,弟兄们,愿你们各自好运!
  走,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带着老婆孩子,张骞与堂邑父毅然西行。数十日后,到达大宛。在大宛国的帮助下,经康居达到日思夜想的大月氏。
  呈现在张骞面前的大月氏, 让他喜出望外。大月氏看起来十分强大,月氏人十分富有而强悍。根本不象被匈奴人打的四下逃命的弱旅。这不正是皇帝陛下所期望的盟友吗?大月氏是同匈奴一样的游牧部落,想当年也是控弦武士十几万的强势部落。自被匈奴击败以后,一路向西进行迁徙,先是赶走了在伊犁河附近的塞人,然后征服了大夏国,并在阿姆河以北建立王庭。现在是沃野千里,国泰民安。
  可是,见过女王之后,张骞却如坠冰窖。月氏人对汉朝夹击匈奴的建议毫无兴趣。
  快意恩仇固然让人热血沸腾,可眼前的奢华与安定更让人难舍难分。东归虽然令人神往,可东归又为了什么?东归的好处现在已经都有了。况且,即使击败了匈奴又能得到什么,还不是要面对也许更加强大的汉朝。而且,张骞一行并没有给月氏人提供多少可信度,说是使节,更像乞丐。
  张骞在大月氏滞留年余。月氏人是好吃好喝好招待,张骞是游山玩水体察风俗,外加勤学外语。下次来就不需要通译了,还是自助来的爽快。
  天山雪溶了,月氏人不东归,张骞该东归了。由大宛回汉朝有南北二道,取北道,越过葱岭,抵达疏勒後,沿天山南麓东归,则不可避免的又要过境匈奴;取南道,沿昆仑山北麓东归,或有可能从羌人的领地通过。
  此时的羌人也已经被匈奴人征服了,张骞一行又羊落虎口。
  这一次,单于并没有接见张骞。军臣单于正忙于更重要的事情。这是元朔二年,一件重大的事情发生了。卫青,李息出兵云中,击败楼烦王、白羊王,攻取河南地,朔方城开建。一举消除了匈奴对京师长安的威胁。
  第二年,老迈的军臣单于终于走到人生的尽头,太子于单得立为新单于。于是,匈奴内乱,左谷蠡王击败于单自立,这就是伊稚斜单于。张骞也趁乱得以归国。而太子于单在投降汉朝几个月后,也追随他的老父而去。
  十三年。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历经十三年的艰苦历程,张骞终于得以归国。出行时的百余人只有两人归来。这就是历史上称为“凿孔”之旅的张骞出塞。

  节自《西域,不只是传说》之一《初开玉门》
作者 :安东尼金King 时间:2013-05-30 12:26:00

  坐个沙发先,待会细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