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揭开西域的面纱之二:西域历史上的唐僧师徒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44:13 点击:537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建元三年的张骞西域之行,为中原大地打开了西域的大门。恰似在那荒凉的黑幕上打了一个孔,一束阳光冲了进来,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精彩了。从此以后,千百年来,西行东进,中华儿女演绎了一幕幕的精彩画卷。
  天山南北哺育了无数的天地精华,戈壁流沙目睹了各色各样的梦想与神奇。瀚海商路隐隐传来的是阵阵驼铃,演绎的不知是谁人一生之传奇。数百年的丝绸古道,数百年的刀光火影,汉语不再是叶河番王们梦中的赫德巴赫猜想,胡歌也变成了花门将军口中不时遛出的乡间小调;河西的祁连山下已经是栗特人固守的家园,西域深处想来也有并不寂寞的汉家小屋。
  沟通、融合、交流,乃至于碰撞??????
  数百年后,一个王朝横空出世,以其卓然身姿傲然屹立于东方;一个和尚只身西行,西天求法,以其坚韧之毅力、纵横之才气流芳千古。这就是唐王朝,这就是玄奘和尚。
  又数百年以后,一位老先生来到这个世界,一部作品跃然纸上。这就是吴承恩,这就是《西游记》。唐僧、悟空、八戒、沙僧,以其独特之个性走进了千家万户,走进了无数中国人的心田。
  唐僧,对人之善良、处世之迂腐、取经信念之坚定;
  悟空, 降妖除怪之豪气、绝不妥协之斗争精神;
  八戒,对生活情趣只追求,憨厚率直、贪婪自私;
  沙僧, 沉默寡言、忠心耿耿,无不渗透着生活之智慧、人事之沧桑。
  无数后人吟咏、猜测,去探求《西游记》所蕴含之智慧源泉、人生哲理,你可曾知道唐僧、八戒、悟空并不是并不是传说中的神仙,更不是凭空而出的变形金刚,他们是活生生的取经人,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西进拓边的杰出代表,是文化传播的使者??????
  敬请收看,西域古道记录下来的,唐僧、八戒、悟空等一代取经人的前生今世、辛酸苦辣,取经路上的奇遇。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瀚海箫声,读史经年一直致力于西域历史的研究,现作有西域历史系列,《西域,不只是传说》六卷。历史学家是不敢当,有误导的嫌疑,也就是历史爱好者,天涯码字人。今天同各位一起探求一下西域历史上的取经人,唐僧、八戒、悟空。
  张骞开西域,通丝绸之路,是商贸的延伸,更是文化的交流,人员的流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副产品就是佛教的东传。
  从东汉开始就有很多印度高僧来到中原传法,之后也有很多中原和尚前往印度取法,也就是西天取经。 所谓取经,也即是佛教经典。到西天取经对佛学人士来说是很时髦的, 但是西去的路并不平坦,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并不是传说,而是客观的描述。
  取经之路,九死一生,正如五胡十六国时期取经者法显所说,“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翼。”
  留下名字的取经者都是幸运的,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留在了西域的万里沙海。那么,取经到底难在哪?
  我们先看看西域路怎么走?
  由南往北有这么几条道可以选择
  一, 草原路:这是游牧民族通往西域的道路,简单地说由漠北、 经阿尔泰山南境内入西域;安史之乱以后,河西被吐蕃占领,唐廷与安西北庭的联络也使用这条路,当时又称回鹘路。
  二, 河西走廊,沿河西走廊西进,经敦煌玉门、阳关西出,就进入西域,或者从经伊吾(哈密)、高昌(吐鲁番)进入西域;
  三, 青海路,又叫吐谷浑路,经青海、柴达木盆地进入西域;
  四, 再往南还有一条路,吐蕃人经常使用,穿过昆仑山与喀喇昆仑山之间的阿克塞钦地区,之后就可以北上西域。
  五, 再往南,绕行大小勃律,也即是巴基斯坦、克什米尔一代。
  中原取经者经常选择的就是河西路,走河西路就要穿过三陇沙,也就是断成三段的沙漠。首先难点就是自然条件:“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而。”
  这个自然条件想想头皮就发麻。
  第二个难点是费用。虽说和尚可以化缘,但是要着吃总不是事儿。如果遇到几百里没有人烟的,就抓瞎了。
  这一点在《西游记》里也经常有这样的场景,悟空登高一望,“师傅,前面有一片桃林”。没办法那就吃桃子吧。再不就是悟空一个跟斗翻到外国去弄点吃的。
  有的西行者是官派的,有的得到了赞助,有的完全是自费,境遇非常之不同。 钱是取经的一个难点。钱多了不行,容易被抢;钱少了,也不行,不够用。
  第三难点是沿途各国对取经人的政治态度,这与不同的信仰有关,比如说同为佛教徒,也有大乘小乘之分,也同中原王朝的实力有关。声威传得远,取经人得到的待遇就相对好一些。
  第四个难点是对自身身体状况的考验,取经一去十几、二十几年,弄不好先就挂了,真就留在西天了。
  还是那句话,“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翼。”
  取经就是人生的一大赌博,一边是自己的信念、理想,一边是自己的生命。这一切都在《西游记》有深刻的揭示。
  《西游记》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不知道《西游记》的基本上可以定义为文盲了。对于唐僧、八戒、悟空,沙僧这几位的原型,也有很多人探求。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人物,而是历史上真实的取经者。
  不是一拍脑门子,来头猪吧,来个猴吧,吴承恩老先生也得学习。人不吃肉就要瘦,人不学习要落后,三天不学习,毛主席也赶不上刘少奇,何况是吴老先生。学什么?《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很多答案,都可以找到,比如说,唐僧肉,比如说唐僧为什么是金蝉子?
  八戒、悟空的名字也不是拍脑门子拍出来的。
  下面我们一个一个说。

  唐僧师徒第一位出场的 是八戒。
  八戒是曹魏人士,出家在洛阳白马寺,是汉家受戒成为比丘的第一人。
  为什么八戒被塑造成猪的形象,很可能与八戒的俗家姓氏有关。 八戒,俗家姓朱, 名士行,一联想,猪八戒的形象就出来了。 也许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如果你说这里面藏着阴谋诡计,藏着变化莫测的十八般武艺,我也不反对。
  八戒西行的终点是于阗,也就是小西天。在于阗就遇到了问题,八戒信奉的是大乘,于阗的和尚信奉小乘。就凭这一点,小乘教众就可以暗中推动于阗王收拾八戒,八戒在于阗二十年安然无恙,显然托庇于中原王朝的赫赫声威。
  曹魏这个时期天下并未统一,很多人以为曹魏并没有经营西域,实际上不然。曹魏在楼兰、高昌都有屯田。在西域的影响力也是非常之大。
  西行的时候已经快六十岁了,取经前后二十年,也是经历了许多曲折。找到经典就不容易,回来的时候就更难了。于阗的和尚死活不让八戒走。
  大乘、小乘是佛教内部的派别,生死对头。八戒到小乘佛教的兴盛地来求取大乘佛教的经典, 把当地小乘佛教的领袖们都气坏了。经过慎重研究作出如下决定,想走,可以。人什么时候走都可以,经不允许带走。不想走,在于阗住多长时间都行。
  历经十几年才找到佛经,却无法送回中原,几乎就要前功尽弃了。
  再难也得走,在沉思默想了三天之后,八戒 有了主意。 当着于阗王、小乘教众的面, 八戒建议由佛祖决定佛经的去留。
  具体地说,点上一把火,把经付之一炬。如果佛祖要让经流传中土,火烧之后,经是不灭的;否则就会随火而散。”
  对此众人是毫无疑义,也没人敢有疑义。谁敢怀疑佛祖?
  很快就在殿前堆起一堆薪柴,要展示一下佛光。五时三刻,骄阳当头,和尚们诵完一遍经,仪式该开始了。
  火,点着了。
  小和尚是战战兢兢把经书就扔到了火堆之上。 呼的一声,火焰窜起两尺多高。看热闹的心一凉,完了,啥东西能经得住火烧?
  这一烧足足有半个时辰,直到柴堆变成了一堆灰烬,众人也没有看到金光万丈,看来佛祖没来。众人面面相觑,拿起一根拨火棍,拨开上面的灰烬。只见那经书正乖乖的躺在灰烬之下。简直比烧之前更加鲜艳夺目。
  佛祖显灵了。“我佛慈悲!”
  佛经可以流传中土了, 不过八戒和尚是没有机会回去了,八十岁了,身体不行了。在送弟子弗如檀走上东归之路不久,八戒和尚也是油尽灯甘,圆寂于于阗。
  第二位出场的应该是唐僧,也就是玄奘和尚。
  玄奘和尚的时代正是中原王朝经历大分裂,走向统一强盛的时代。玄奘与天可汗李世民是同时代人,虽然当时李世民还没有精力进军西域,但是中原王朝在西域却有着相当强的软实力。强大如西突厥也在寻求李唐的支持与认可,这也是历代中原王朝经营西域的政治遗产。
  在小说里玄奘是受了李世民的指派西天取经,事实上玄奘是偷渡出境的。
  玄奘皇帝原先想走官派留学的路子,这样相信可以解决一部份经费的问题,也可以解决身份问题,拿着李世民的 名片在西域能唬一阵子,但是被拒了。估计朝廷拿不出这笔费用,只好偷渡了。
  偷渡归偷渡,想要完全不声不响的,不大可能。为啥?玄奘的名气太大。走到凉州(甘肃武威)的时候,不得不停下来,一方面受凉州佛教界的要求开坛讲经,一方面我估计钱也不足了。顺便收点香油钱。
  讲了一个多月,收了不少香油钱,也暴露了形迹。草原上正是东突厥与薛延陀酣战正欢,李唐的民政部门发出了旅游警报,战争期间禁止僧俗人等出境。凉州都督李大亮也知道了玄奘取经的事儿,怎么说都不放行。
  不想放弃,那就只有偷渡。
  凉州的高僧慧威法师还给玄奘配备了两名助手,慧琳、道整,这就形成了偷渡团伙,估计是最早的蛇头。抄小路走吧,到了瓜州玄奘的心也凉了半截。
  现在最让玄奘担心的不是有没有通行证的问题,而是如何对抗沿途恶劣的自然环境安全到达伊吾。玄奘原先的计划是先到伊吾,然后顺着大草原一路向西。到了瓜州才知道,要想到伊吾先得经过八百里的流沙,想要到流沙,先得经过五座烽火台,还得先越过瓠卢河。
  在瓜州住了一个多月,风声越来越紧,最关键的缉拿玄奘归案的文书也到了,指名道姓捉拿玄奘。两名助手,一个去了敦煌,一个累得病歪歪的,又剩玄奘一个人儿了,不走还不行了。
  幸运的是玄奘在瓜州停留期间剃度了一个西域石国人,石盘陀。这个石盘陀同意把玄奘送到五座烽火台之外。这就有了帮手。
  也有这么一说,说石盘陀就是孙悟空的原型,石盘陀确实是玄奘西行路上收的第一个弟子。
  如果石盘陀就是孙悟空的话,悟空与唐僧的关系实在不怎么样。石盘陀就是玄奘西行遇到的第一劫。
  在帮助玄奘偷渡瓠卢河之后,石盘陀就动了歹心。想杀了玄奘,逃跑。
  为啥?关键是对前途没有信心。
  “前途险远,又无水草,唯五峰下有水,必须夜到偷水而过,但一被发觉,即是死人。”
  这说得是实情。最后玄奘是发誓赌咒,决不出卖石盘陀,才逃得一条性命。“纵使切割此身如微尘者。終不相引。”
  也就是说坚决不出卖石盘陀,师徒二人一拍两散,各奔东西。第一劫也算有惊无险。
  第二劫就是沙海。
  玄奘绕过第五座烽火台之后,就直接进入莫贺延碛。进入莫贺延碛一百多里就有一个野马泉,在那里可以补充水草。
  莫贺延碛,八百多里,“古曰沙河。”
  “八百流沙届,三千弱水深,鹅毛漂不起,陆划定沉底。”
  我估计这就是《西游记》里沙和尚被贬到人间之后的住所,流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
  为什么沙僧要姓沙,估计与此有关。
  玄奘走出一百多里了也没找到什么野马泉。估计是迷路了。 祸不单行,说停下来喝口水吧,一不小心一水囊的水都喂流沙了。没有水了,这八百里的流沙可怎么过?这是此来的第二劫。
  书上说唐僧非常坚定地往前走,誓不回头。我觉得玄奘不会如此不理智,那不是脑袋缺根弦吗?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回头。我估计玄奘抱着侥幸心理,以为前面就是野马泉。哪成想一连走出去四、五天也没找到所谓的野马泉。这个时候想回头是不可能了。
  口干舌燥、生死之间,玄奘爬上马背,信马由缰,把这条小命就交给了这匹马。
  老马识途,这匹马救了玄奘一命。找到了水源,人和马都喝了个饱、吃了个够,整整休息了一天。两天后来到了伊吾。白龙马能成为一个角色,估计与此有关,不是龙哪能轻易找到水源?
  来到伊吾就算到了家了。玄奘的命运也就此改变,高昌王麹文泰的专使早就等在伊吾。
  麹文泰的出现一举改变了玄奘的行进路线,也直接影响了取经的结果。玄奘本来想北上走草原路,现在不得不来到火焰山下的高昌。《西游记》里面孙悟空就是在这借的芭蕉扇。
  在高昌玄奘遇到了第三劫,第一幸。
  麹文泰不想放玄奘西行,这是一劫。 高昌王麹文泰想留玄奘做国师。人才难得呀!
  看看玄奘不同意,怎么劝都不行。一生气麹文泰就来了点野蛮地,“再不同意就把你送回长安!”
  这招够狠!
  “玄奘来者为乎大法,今逢为障,只可骨被王留,识神未必留也。”
  玄奘更狠,那就“绝食”,一连几天不吃饭。
  麹文泰也没想怎么样玄奘,至多是吓唬一下。看看吓唬不住,强扭的瓜真不甜啊。麹文泰提了三个条件,任玄奘西去。
  一、 二人结拜兄弟;
  二、 二、取经归来要在高昌住三年传道;
  三、 玄奘在高昌要再住一个月,讲经传道。
  二人在麹文泰的母亲面前盟誓结为兄弟,一片乌云满散。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临行之前,麹文泰给玄奘地上了一份大餐,这是第一幸。
  多大一份大餐?泰山那么大的一块肉,黄河那么长的一条鱼,麹文泰为玄奘准备了往返二十年的费用。“黄金百两,银钱三万,绸缎三百匹,衣服三十套,还有为数不少的手套等各式用具。”
  玄奘也不再是一个人前往西天了,“随从的小和尚四名(估计吴承恩老先生由此产生了悟空、八戒、沙僧、白龙马的设想),马三十匹,其他服务人员二十五人。”这就是一个庞大的团队。
  这还不算,麹文泰还给沿途各国君主各写一封引见文书,共计二十四封。能好使吗?当然好使了。且不说高昌王麹文泰在西域地界上的名望,每封信还附赠一匹绸缎。看在绸缎的面子上也会助玄奘一臂之力。
  就这份礼单放在现在就值千万之巨。对于玄奘和尚来说,就有再造之恩;对于取经大业,抵得上菩萨为唐僧准备的三大高徒。从此取经路上只有成功,没有失败。玄奘再不用为五斗米折腰,险山恶水也变得低眉顺目。
  钱不再是问题了,钱变成了一个麻烦。
  翻过棱山之后遇到了一群大毛贼,两千多骑的一支突厥骑兵,不知道这伙人与统叶护可汗是啥关系。啥关系都没用,见钱眼开。这些人决定没收玄奘携带的物品。
  凌山,也就是现在温宿县境内西北部穆素尔岭。
  这就完了?没有。这是一伙智商比较高的强盗。在抢劫之前要商量好抢来的东西怎么分。结果分赃方案没有得到一致通过,锵锵来、锵锵去也没有结果。
  站在一旁的玄奘一行人傻呼呼地看着干着急。着啥急?玄奘着急赶路,心说你们赶紧分,别耽误我的行程。咳!据说玄奘还给他们出了个主意,以加快分赃的速度。弄得这些强盗好没面子。当然了,这只是个玩笑。锵锵到最后,这些突厥人觉得也很没意思、很没面子,索性一走了之。世界之大,正是无奇不有。
  进入印度以后遇到的强盗就更多了,最传奇的还是吃唐僧肉。那么这是真有其事了?差不多。
  在恒河之上有这样一伙强盗,这些人都是印度教徒,信奉的神灵叫难近母。每年秋天都要给神灵进献一个体型健美的人。玄奘前往阿耶穆去国的途中就撞到了枪口之上。当时是乘坐一条大船顺流而下,突然驶出十几艘快船,呼啦一下就把大船围住了。
  “打劫、 打劫?????”
  这就开抢了。抢到玄奘这,不抢了,都看呆了。据说玄奘和尚姿容伟丽,绝对是一美男。不由分说驾到岸上,就地设立香堂,趁着新鲜就要进献给神灵。
  玄奘倒没害怕,估计没明白咋回事。等明白咋回事儿,玄奘的心更定下来了,“你们能不能静一静,让我也静一静,要不然神灵吃这也不舒服。”
  和尚一打坐,真就如泥塑一般。强盗们是面面相觑,到底是杀不杀呀?正在犹豫之间天边黑云涌起、狂风大作,河内波涛汹涌,天气突变。飞沙走石、人仰船翻,谁还顾得上杀人?等到天气恢复正常,强盗们是战战兢兢,谁还敢杀人?
  人说吉人自有天相,果不其然。
  玄奘的这个经历很可能就被演绎为唐僧肉。
  取经路上九九八十一难,那不是吴老先生的杜撰,而是传说中的现实。转眼之间十几年的光阴就过去了,玄奘启程返回中原。那个时候大多数人去印度都是走水路,或者是从陆路去,水陆回。
  玄奘选择走陆路只为了一个承诺,与高昌王文泰的三年之约。
  如果没有高昌王文泰的三年之约,我们看到的《大唐西域记》就是另外一个内容。
  公元643年玄奘回到于阗。估计在这就得到了高昌的消息,文泰已经仙逝,高昌也变成了西州,当年的约定已经没有意义了。玄奘委托高昌行人给朝廷捎了一封信,请求入塞。
  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天可汗李世民才知道有玄奘这么一号。没用那么多的手续,祖国的大门永远留给离家的儿子。沿途郡县受命提供方便,玄奘十几年的苦行终于功德圆满。
  玄奘回到中原的时候,李唐正如旭日东升,冉冉升起。西域路路通,取经更成为一大景观,留下姓名的就不下几十位,这里面就包括悟空。
  唐僧师徒第三个出场的就是悟空。
  悟空也是唐朝人,只是比玄奘晚了很多年。悟空的时代正是李唐由盛转衰的时候,天宝年间。
  天宝三将, 高仙芝、哥舒翰、封常青将李唐的武功推向了极致。天宝九年,也就是公元750年高仙芝收复小勃律,将吐蕃的势力逐出西域,悟空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场了。
  西域有一个国家,罽宾,在葱岭以南。高仙芝收复小勃律,罽宾王也在这一年遣使供奉,请使巡案。第二年,公元751年中使张韬光奉命出使罽宾,悟空就是随行的一员。这一年爆发了著名的恒逻斯大战,不知启程的时候大战暴没爆发,总之是一个敏感的时间点。
  悟空当时并未出家,姓车,名朝奉,还是一个少数民族,也有书上说悟空与北魏皇族元氏有点亲戚关系。车这个姓氏应该是出身北魏的鲜卑人,当然车师王族入塞以后也姓车。
  路上用了两年,这期间应该得到了恒逻斯战役的结果,估计使命有所改变,拜访了沿途国家的元首,也算是平息大战之后的乱局。于公元753年到达健陀罗(罽宾王的东宫),使命结束就可以回国,悟空却重病缠身走不动了。就如孙悟空一样被压在五行山下,也走不动了。
  悟空不得不留在罽宾养病,在病中就许下宏愿,如果病好了,就皈依佛祖。如同孙悟空一样,“你要救我,我就送你上西天。”
  四年以后,悟空的病痊愈了。就落发为僧,取名达摩陀那。悟空这个名字,是返回中途之后唐德宗钦赐的法号,又称释悟空。最早遁入空门的人是没有姓的,从西域来的和尚一般都以国为姓。后秦符坚的时候,在法师道安的倡导下,所有和尚就都姓释了,佛祖释迦牟尼的释。
  悟空在印度游学了 近三十年,在公元580年左右启程回国。回国之际悟空的老师,佛牙、舍利,以及《十力经》等经书。据说回程来到骨咄的时候,遇到了龙王做祟,天降暴雨让行人无所适从。估计这个龙王不信佛,之所以大发雷霆就是由于悟空身上带着佛牙、舍利。据同行的商人说,只要把佛牙、舍利扔到河里就会万事大吉。
  按照小说里的说法,龙王哪有悟空厉害?龙王敢这样,早就掏出棒子就奏了。
  现实中悟空只有祈求龙王原谅自己的不敬。佛牙、舍利是要进献给皇帝的,怎么能随便扔?有事儿只有自己扛了,生死两由之吧。从这个经历看,现实中的悟空远没有小说中的悟空神武,但是悟空没有把佛牙、舍利交给龙王,也不失英雄本色,没有辱没这个名好。
  也许就因为这个,吴承恩老先生才安排了一出闹龙宫。
  悟空回来的时候正赶上吐蕃与回纥争夺北庭,就被困在了北庭。
  李唐的时代是西域比较精彩的桥段之一,当然西域历史没有不精彩的桥段。其精彩之处就是强强争霸,李唐、吐蕃、大食、回纥先后登场。而天宝年间的安史之乱将这个精彩推到了极致。
  吐蕃已经借助安史之乱的时机,攻入河西,安西北庭成了域外的飞地。悟空也不得不滞留在于阗、龟兹、北庭一带。滞留期间也没闲着,在北庭节度使杨袭古的主持下,翻译佛经,遗惠后人。直到公元789年才有机会与安西、北庭的使者一道经回鹘路回家。也就是北上回鹘大帐,再南下经灵州回长安。
  悟空虽然回来了,翻译好的佛经却没有办法带回长安。回鹘人是不信佛的,带回的只有佛牙、舍利。
  唐僧、八戒、悟空在历史上都是确有其名的人物,那么沙僧那?
  前面我们说过,沙僧这个沙可能与沙漠有关, 在历史上数以几十记的西行取经者中确实没有一个法号悟净的。 沙僧可是说是一个虚构的人物。也有人说,吴承恩对沙僧性格的描述非常之弱,就是一个干活的。但是这个干活的却是不可或缺的。可以试想一下没有了沙僧的取经团队是怎么样? 师徒三人光顾着打仗了,脏活累活没人干了。
  沙僧也是三兄弟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张罗过散伙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沙僧的取经意志是最坚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 古往今来的取经人,取经的意志都很坚定,否则不可能留下名字,也不可能成功。正如五胡十六国时代的法显所说的“投命于不必全之地,以达万一之翼”。 沙僧可以说是他们的整体代表,毕竟说不如做。
  唐僧师徒的西天取经只是西域历史的一个缩影,成功失败只在生死一线之间。它也是文明之间互相影响的一个缩影。有人,就有接触,有接触,就有影响,文明之间应该是一个相互竞争、相互影响的关系。佛教经过几百年的锤炼变成了纯本土的宗教,变成了中国人生活的一部分,儒、释、道,三足鼎立。正体现了这个民族的自信,与开放。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