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揭开西域的面纱之三:逝去的楼兰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53:52 点击:320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西出阳关就是西域。
  阳关、玉门之外有一个罗布泊,罗布泊岸边有一座神秘的楼兰古城。“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巍巍两汉、峨峨盛唐,楼兰作为西域风情的一个符号,若隐若现于古墨书香之中,让来者畅想、让逝者茫茫。
  游移不定的罗布泊,若隐若现的楼兰城。是传说,还是梦想,楼兰古迹今何在,遥望黄沙古道旁。奇迹发生在公元二十世纪初的一个早春三月。一个瑞典人的团队来到飘忽不定的罗布泊畔,在沙漠瀚海之中,鬼使神差般他们来到一座古城脚下。一番掠夺,一番考证之后,领头的赫定断定这就是那传说中的楼兰古城。
  古城内一水中分,佛塔林立,高高的城墙、长长的街市、巍峨的烽火台无不诉说着古城昔日的荣光。惊叹之余,一个疑问不仅涌上人们的心头,如此繁华的都市为何荒废如斯,其间又蕴藏了怎样的人世沧桑?几多英雄、几多征战,几多愁苦与离散?
  八十年以后,新疆考古队踏上罗布泊畔干枯的土地,试图揭开楼兰那神秘的面纱。也就是在这一次考古活动中,石破惊天,“楼兰美女”再现人世。
  这是一具3300年以前的遗存。健壮的骨骼 、古铜色的皮肤、高高的鼻梁,一副典型白种人模样。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楼兰人吗?万里之外的 白种人如何跨过茫茫沙海, 流连于罗布泊畔?
  楼兰考古带给人们的不仅有惊喜、有新奇,更有深深的疑团??????
  罗布泊、楼兰、楼兰城。
  公元前176年汉文帝收到了匈奴冒顿单于的一封信,“今以小吏之败约故,罚右贤王,使之西求月氏击之。以天之福,吏卒良,马彊力,以夷灭月氏,尽斩杀降下之。定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以为匈奴”。
  这是楼兰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史书之上。
  公元前108 年汉将赵破奴“虏楼兰王,遂破姑师”。
  这是楼兰成为中原王朝附庸的开端。
  汉昭帝时,楼兰王与汉廷不睦,汉将傅介子刺杀楼兰王。随后汉廷立楼兰王弟尉屠耆为王,楼兰更名鄯善。
  这是楼兰与中原王朝真正亲善的开始。
  公元445年时鄯善王再次阻碍东西交通,北魏太武帝遣万度归讨之,擒鄯善王达真。之后,以韩牧为假节征西将军、领护西戎都尉鄯善王。楼兰亡国!
  其间凡六百二十一年。无数英雄西出阳关踏上罗布泊畔的楼兰,张骞、赵破奴、解忧公主、傅介子、班超、班勇、索励、杨宣、李柏、万度归??????

  楼兰作为丝绸之路的一个关键节点,也经历了兴衰、荣辱、繁华与没落。
  楼兰、楼兰古城、楼兰人,六百二十一年的信史在人世间留下了深深的沉淀,也留下了无数千古谜团。

  问题一:楼兰,为什么叫楼兰?

  中原人是通过匈奴人第一次知道楼兰这个名字的,那么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很可能是自称。
  据《史记》记载:“于阗之西,则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盐泽潜行地下,其南则河流出焉。”
  盐泽就是罗布泊,“而楼兰、姑师邑有城郭,临盐泽”。楼兰就在盐泽的边上。盐泽又称罗布泊,牢兰海。其中牢兰、楼兰,音相似,据有关专家考证,很可能楼兰是因海为名,这也非常符合情理。
  楼兰这个名字在不同的时空下,它所代表的意思是不一样的。《史记》里的楼兰指的是楼兰这个国家。自从汉昭帝年间,楼兰更名鄯善以后,再提到楼兰指的就是楼兰城。
  这个变化也体现了楼兰古国与中原王朝关系的变迁,以及西域战略形势的变化。


  问题二:楼兰国都之辨?楼兰古城是不是楼兰的国都?

  关于楼兰与鄯善都城的争论,历来有南北二说。南说认为扜泥城为鄯善国都城,北说主张楼兰古城就是楼兰国都。
  关于楼兰国都的确定首要的就是要区分时空的变化。也就是汉昭帝年间傅介子刺杀楼兰王之后,楼兰更名为鄯善,楼兰的都城应该指元凤四年以前的都城,元凤四年以后的都城应该是鄯善国的国都。
  据史书记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扜泥城”。也就是说鄯善国的都城是扜泥城。那么,扜泥城在哪里?根据事态的发展,我认为扜泥城应该在罗布泊的西南部。
  楼兰更名为鄯善之后,汉军决定在伊循屯田。而伊循屯田的目的很可能就是彻底割断楼兰(鄯善)对楼兰道的干扰,确保汉军控制楼兰道。也因此,在屯田的初期,汉军才能放心地派出一个40人的小团队。
  屯田之地伊循应该位于楼兰地区与鄯善国中心之间,这样才能割断鄯善与楼兰道的联系。因此,扜泥城就应该在罗布泊的西南部。
  更名为鄯善后的楼兰国南移,以楼兰城为中心的楼兰故地成为汉军的军事基地。围绕着楼兰城,汉军修建了系统的防御体系,这其中就包括土垠遗址, 也就是汉代辛武贤积谷存粮、 准备讨伐乌孙的居卢仓。也正是由于汉军彻底控制了楼兰路,仑台屯田才成为现实。
  一般来说,米兰遗址被认为是伊循屯田的故地,不过也有专家力证米兰遗址并非伊循屯田故地。伊循故址应该是LK古城。

  问题三:几次提到楼兰路,那么楼兰路到底怎么走?为什么它这么重要?

  西汉王朝开拓西域从张骞始,之后前往西域的汉史络绎不绝。位于阳关、玉门之外的楼兰就成了众矢之的。古代行商也好,远行也好,由于客观条件的制约,一般来说都要延河流而进。或者顺流而下,或者逆流而上。 经楼兰进入西域以后,沿孔雀河就可以进入西域腹地,楼兰的地位就变得不得不重要了。
  最早的挺进西域的楼兰路就此诞生,楼兰的兴旺也由此路,衰落也由此路。
  据《魏略》记载,最早的楼兰道是这么走的。“从玉门关西出,发都护井,回三陇沙北头,经居卢仓,从沙西井转西北,过龙堆,到故楼兰,转西 诣龟兹,至葱岭为中道。 ”
  后代陈宗器曾经实地走过这条路,留下了如下的记载,
  “由玉门关西九十里,至榆树泉,疑即都护井也。由此西北行,五十四里,入绵延三十里之迈赛群(无数其怪小岛之谓)。出迈赛群五里,有沙丘,即《魏略》中所述之三陇沙。沙堆狭长,向西北伸展三里。出沙不远有废墟,垣址可辨,即居庐仓遗迹也。
  十五里为五棵树,井已干涸,掘二、三尺,即可得水。由此沿孔达格 边缘西行一百二十里,绕阳达胡都克,地原有井,但已腐朽不可饮。折西北行一百三十里,稍可得水。复西行,沿陡坡戈壁,几百里,入纯粹咸滩。
  转西北行一百三 十里,经咸滩中之高地,作长条蜿蜒状东北走,当系汉之白龙堆也。蜿蜒如龙形,灰白色咸块则成鳞状,故有白龙堆之名。至此而达罗布泊之东岸,入古楼兰国境”。
  虽然历史变迁,这个行程在很大程度上验证了《魏略》的记载。
  这里面有几个地名非常重要,居卢仓,都护井,尤其是居卢仓,在历史上出现过。

  问题三-001关于居卢仓在历史上有什么故事?

  居卢仓在历史上是有名的。西汉宣帝年间,乌孙发生内乱。由匈奴血统的乌就屠自立为王与解忧公主一家相抗衡,朝廷曾经计划“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万五千人至敦煌,遣使者案行表,穿卑革是 侯井以西,欲通渠转谷,积居卢仓以讨之”
  这里面就提到了居卢仓。按照上面陈老先生的考证,居卢仓就在走出三陇沙不远处,
  土垠遗址被发掘以后,有专家力证土垠遗址就是当年的居卢仓。土垠遗址在楼兰城(LA)遗址的东北、罗布泊北头,三面环海。
  当然实地考察过的斯坦因也有不同的看法。斯坦因将其定位在阿奇克沟谷 东端的伯什托赫拉克,“这里至今仍是边防线以西水草最多的地方。因为走过一段艰难的路程后,伯什托赫拉克很适合做为一个提供给养的基地。”

  问题三-002 为什么采用《魏略》的说法?

  《魏略》的说法更能准确地描述楼兰道最初的形态。
  在西汉年间这是进入西域最捷径、最安全的路线。背靠敦煌,便于补给,同时也避开了北部草原上匈奴人的袭扰,是一个不错的方案。但是这条路本身也不是很理想,要经过三陇沙,也就是断成三段的大沙漠;还要经过白龙堆以及罗布泊北岸雅丹群、以及盐漠等不易通行的地区。要走楼兰道,必须经过周密的运作。
  楼兰的作用不仅在于此,还在于是西域南北两道(西汉时期)的分界点。
  “初,贰师起敦煌西,以为人多,道上国不能食,乃分为数军,从南北道”,那么这个南北两道分界点在哪里?
  据《汉书》记载,南道起点是鄯善,北道起点是车师。车师与鄯善相距甚远,实际上的分界点是楼兰城。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楼兰古城的重要性了。
  这座楼兰城,就是后代考古发现的楼兰古城,至于当时叫什么不得而知。楼兰更名鄯善以后,这座城承继楼兰的名字,始成楼兰城。这一点在东汉末年班勇表述的最清楚。
  “旧敦煌郡有营兵三百人,今宜复之,复置护西域副校尉,居于敦煌,如永元故事。又宜遣西域长史将五百人屯楼兰,西当焉耆、龟兹径路,南强鄯善、于窴心胆,北扞匈奴,东近敦煌。如此诚便。”
  这里面的楼兰就是楼兰城。


  问题四:西汉是如何控制楼兰路的?

  对楼兰路的控制,傅介子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完成西汉对楼兰第一次征服的是赵破奴,“虏楼兰王”。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斩首行动。赵破奴率领七百骑直入楼兰皇宫,擒楼兰王以归。
  以后,汉朝在西域比较大的动作就是贰师将军李广利的两次大宛之行了。远征大宛,控制楼兰是关键,否则即使胜利了也无家可归。贰师在大宛的胜利一举改变了西汉在西域的战略事态。于是从“酒泉列亭鄣至玉门”到“西至盐水, 往往有亭”,也就是说汉军基本控制了楼兰路,亭鄣已经修到了罗布泊,也就有了桑弘羊“仑台屯田”的动议。
  然而真正的屯田还是在傅介子刺杀楼兰王之后。这期间西汉王朝内部是武帝去世,内乱不息,是不得不休养生息的十年。这是年间楼兰人也在匈奴人的蛊惑之下,劫杀汉使,阻碍交通。
  傅介子刺杀楼兰王之后,西汉立前楼兰王的弟弟尉屠耆为楼兰王,并改楼兰国名为鄯善,并且在伊循屯田。楼兰城为中心的楼兰故地成为汉军的军事基地,汉军彻底控制了楼兰路。以后,西汉、东汉,乃至于魏晋在楼兰的屯田就基本成为定制。楼兰城也成为西域长史的驻地。


  问题五:楼兰人从何而来?

  “楼兰美女”的现身给了我们一个最直接的例证,楼兰人是什么样的?那么可不可以说楼兰人就是欧罗巴人?现在下这个定论还比较早。从逻辑上说“楼兰美女”只能告诉我们,在3300年前有一个欧罗巴人的美女,或者欧罗巴人的部落曾经出现在楼兰并且留下了历史的印迹。
  客观地说,“楼兰美女”与信史时代的楼兰人有什么关系,还是一个待定的课题。我们所说的楼兰人应该界定于楼兰人进入汉史那一刻算起。
  我们所定义的楼兰人什么样子,我们还得从史书上寻找。最早涉及到西域历史的中国史书无疑是《史记》。司马迁在《史记》里对于楼兰人的形象有了一个相对清楚地界定,《大宛列传》有这么一句话,“自大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须髯,善市贾,争分铢。”
  也就是说大宛以西的居民,与大宛以东的居民,在外在形象上有着本质的差别,这一点司马迁意识到了,也记载下来了。换句话说,大宛以东的居民与司马迁并没有本质的差别,所以不用特别说明。也就是说此时的楼兰人一定具有某种东方人的特质。
  司马迁与张骞属于同时代人,哪个时代往来西域的使节也是非常频繁,想来司马迁不至于不知道,或者漏记了楼兰人的象形,如果楼兰人的形象与我们相差很大的话。
  在《于阗立国志》中也记录了一个故事,可以作为佐证。
  相传在很早以前,于阗这个地方是没有人烟的。废话,那么偏远的地方怎么会有人。后来大约公元前二、三世纪的时候有了人了,而且一来就两拨,一拨从东边来的,一拨从印度方向来的,据说是被印度的阿育王流放到这里的。
  这两波人毗邻而居也是相安无事。也是活该出事,有一次出去打猎的时候,猎手们就碰到了一起。互相吹嘘自己的祖先是如何的伟大、强盛。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语言沟通的,两边应该没有通用的语言,那时候又没有人推广汉语。这就不管了,反正是发生了文斗。接下来肯定是武斗,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得见见手上的功夫。于是,约期决斗。
  决斗的结果自然是来自东方的略胜一筹,在杀了另一方的首领之后,统一了两个部众,新的国家就诞生了,幸福生活也就开始了。接下来新的问题也就产生了。国王日益年迈,就是没有儿子。江山无后,真愁人。
  这个时候佛就介入了。据说国王向寺庙里的毗沙门天神求助,结果神像的头部裂开跑出个孩子。实际上那个时候,佛教可能还没有传到这里,故事都是后人根据传说逐步完善的,而且编故事的很可能就是佛教徒。
  孩子是有了,可是这孩子不吃人奶。也难怪这是神的孩子嘛,怎么能吃人奶?没办法还得求神,解铃还得系铃人。神是不能亲自来哺乳的,那就变成了人了。妥协的结果就是神庙前的地上突然隆起一个乳房状的突起。孩子以此为食,居然也就长大了。
  自此,哺育了新一代的国王的地乳就成为于阗的神物,后来就以地乳为国号。也就是于阗可能就是地乳的意思。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于阗是由从东土而来的人(也许是中原人)与从印度北上的印度人联合建立的国家。既然东土而来的人可以到达于阗,也就更可以到达比于阗更东的楼兰。

  据《北史》记载, “自高昌以西诸国人等,皆深目高鼻,惟此一国,(于阗)貌不甚胡”, 说的也就是这件事儿。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55:00
  问题六:楼兰人最后到哪里去了?

  楼兰人的迁移伴随着楼兰古城的废弃。楼兰古城的废弃取决于西域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
  自汉军控制楼兰以后,相继在楼兰附近进行了屯田。东汉末年班勇再出西域提出的建议之一就是恢复在楼兰的屯田。这一点也有事实为证。
  东汉晚期, 估计也就是班勇出塞、西域第三次开通之后,东汉在楼兰地区建设了大型的水利枢纽。
  当年凉州刺史毛奕派遣敦煌人索励率领一千名士卒到楼兰屯田。要屯田首先就得解决水的问题,拦河筑坝建立灌溉系统就是丰收的保证。索励到任之后就从鄯善、焉耆、龟兹的各国各征调了一千名士兵要在注滨河上修个水坝。注滨河就是孔雀河。别说是在汉朝,就是在现代化的今天拦河筑坝也是一个大工程,西域各国更是前所未闻。
  大河截流之日是波涛汹涌、巨浪滔天,几乎就要把大堤冲垮。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当年长江截流的情景,估计差不多。在没有大型推土机的情况下,如何堵塞缺口真是个难题。尤其那时候的人还迷信,河里是有河神的,浪这么大是不是河神发怒了?参与截流的将士们也都是心惊胆战,惴惴不安。士气,干啥事都得有士气。
  心病就得用心药治。索励是手提长枪,与战士们列队迎战。一边祈祷神灵保佑,一边是象摸象样的与河神大战。口中还念念有词“王尊建节,河水不溢;王霸精诚,呼沱不流;水德神明,古今一也。”
  看起来好笑,却是十分有效的手段。这就同现在喊口号“加油、加油,一、二、三”,差不多。整整三天河水终于平静下来了。楼兰这一地也就此变成了鱼米之乡。
  据说有关专家曾经乘坐直升飞机专门考察过孔雀河,看看索励到底在哪筑的坝。孔雀河虽然几经改道,但是从空中看来每条河床都历历在目。当然当年的坝址已经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不过从楼兰出土的汉简里关于屯田的事是特别多。

  从这个记载我们知道,当时的孔雀河还是水量充足,可以拦洪筑坝、浇灌万顷良田。这个屯田经三国、一直持续到西晋。随着北方匈奴人的臣服与远遁,西域的力量发生了变化,更北方的高昌逐渐兴盛,成为沟通中原与西域的关键节点。楼兰道不易通行的特点日渐突出。
  从中原出塞,选择从敦煌到伊吾,再到高昌,这条道显得更加便捷; 从西域来的,也往往选择走焉耆,到车师、高昌,即使是到了西域南路的于阗,也可以通过沙漠间的玉田河北上龟兹,这样就可以避开楼兰道上的险阻,楼兰道也就显得可有可无了。
  控制高昌成为中原王朝的首选,楼兰变成了鸡肋。再在此地维持大规模的屯田部队,变得有些不合时宜。考古发掘出的木简也透露,进入五胡十六国时期以后,戊边将士的口粮供应日渐减少,也就是说水源日渐枯竭,不足以灌溉大规模的农田。楼兰城的废弃变成了一个时间问题。
  魏晋时期,楼兰古城作为西域长吏官署的作用在下降。以楼兰城为基地发动的最后一场战争就是前凉大将李柏对高昌的攻击。显然楼兰城只是作为一个攻击高昌的前进基地而存在,楼兰路已经不需要维持了。
  在楼兰古城能发现的、带有纪年的木简的最后年限为公元330年(建兴十八年),这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李柏文书。 李柏文书产生的时间应该在公元325年左右,此时距离楼兰城的废弃已经不远了。
  当然楼兰城的废弃并不等于楼兰道彻底被废弃了。由于种种原因必须走楼兰道的,也有了新的许在尼泽,就是南部的鄯善。
  《魏书》中是这么说的,“出自玉门,渡流沙,西行二千里至鄯善为一道”。流沙就是三陇沙。从这个记录看,已经避开了白龙堆。五胡十六国时期的法显、沮渠无讳走的都是这条道。这么选择,也许也有罗布泊水域变化的原因。
  总之,楼兰古城废弃的主要原因就是楼兰道的废置,高昌的崛起,使西域之路有了新的、更安全的选择。

  问题七:关于李柏文书的出土地还有一小段公案?

  对,李柏文书到底出土在LK古城,还是楼兰古城有一小段公案,至今也未有确论。当时参与考古的橘瑞超还是个不满20岁的青年,也没受过专业训练。没有对出土文物进行详细的记录,不巧的是后来他本人的日记也损毁。致使李柏文书出土的地点纠缠不清,成了疑案。
  专家们针对不同的出土地点,也都各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争论也是相当激烈。
  文书里有“海头”字样,如果出土在LK古城,则LK古城就可被命名为“海头”,否则,楼兰古城就是“海头”。而LK古城则被有些专家认定为伊循古城,也就是伊循屯田的故地。 这对楼兰地区的认识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这里我们采用出土于楼兰古城的说法。


  问题八:最后的楼兰

  楼兰古城废弃之后,鄯善(楼兰)人还继续生活在当地,给楼兰人最后打击的是北方草原上兴起的高车人,
  高车的铁骑兵翻越库鲁塔克格南下西域。首先蹂躏了鄯善、且末,所到之处一片狼藉。两年以后南齐的益州刺史刘浚曾经派人出使高车。使节江景玄西行穿过吐谷浑,然后沿鄯善北上,一路上看到的是残墙断壁。昔日繁荣的鄯善国已经没有多少居民了。这时应该是公元490年到公元492年之间。
  到公元542年的时候,也就是柳桧来到河湟的时候,鄯善王的哥哥鄯善米(鄯朱那)率部归附西魏。这位鄯善王的哥哥,在不同史书中收录的名字还不一样,一说叫鄯善米,一说叫鄯朱那。这也是我们几十年来再一次听到鄯善的消息,弥足珍贵。这也许是中国史书上最后一次提到鄯善人。
  我们知道现在统治鄯善的应该是吐谷浑人。那么发生了什么事使鄯善人远离家乡、迁居到西魏?也许是当地的生态已经遭到了破坏,也许是吐谷浑人的横征暴敛,也许有很多也许,总之鄯善这个地方不再适合鄯善人居住了,阳关内的西魏才是这些人最后的归宿。
  神秘的楼兰、曾经的鄯善,也许就在这一天落下了帷幕,公元542年四月。
  也就是说楼兰人部落离散,星散四方。据《元和郡县志》记载,唐初有一个祖居楼兰的人士,名鄯伏陀,曾经试图率领族人南返罗布泊。
  “纳职,右,唐初有土人鄯伏陀属东突厥,以征税繁重,率城人入碛,奔鄯善,至并吐浑居住,历焉耆,又投高昌,不安而归。”
  其时,鄯伏陀一族已经移居伊州(哈密)多年,由于忍受不了东突厥的苛捐杂税,就试图返回祖居地,再伴湖而居。
  愿望是美好的,遗憾的是鄯伏陀已经适应不了当地的气候了,辗转反侧之余只能返回伊吾。

  问题九:这之后再楼兰地区还有人类居住吗?

  有。唐初驻守在这里的是来自中亚的栗特移民,筑城是贞观年间康国大酋康艳典。现在在这里主事的很可能是其康艳典的后代佛耽延、康地舍拔兄弟。朝廷的目的很明确封锁住吐蕃对西域所有的出口。
  “西边沙路坦达夷漫,故纵嬴兵庸将,亦以为蕃患”,何况是骁勇的栗特部落?正是这些栗特人堵住了吐蕃进军西域的一个路口。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56:00
  问题十:罗布泊畔的罗布人?

  在近代罗布泊地区的考古中,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堪称急先锋。当这位俄国人来到罗布泊地区的时候,据说遇到了一些自称“罗布里克人”的当地居民,后来简称“罗布人”。这些罗布人与楼兰人是什么关系,估计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甚至罗布人从何而来也是一个难解之谜。
  据后代史家的记载,罗布人以捕鱼捉鸭为生,生活清苦而淡漠,但是多长寿。按照罗布人的自述,罗布人原先居住在北方的大湖,后来大湖干枯了,他们就来到了现在的居住地,阿不旦村为中心的区域。
  在普尔热瓦尔斯基来到当地的时候,接待他的就是罗布人的首领昆其康伯克。昆其康,使名字,伯克是清政府授予的头衔。 阿不旦村是昆其康伯克的祖父建立的,昆其康伯克家族世代居住于此。 罗布人都很长寿,这在环境相对恶劣的罗布泊地区确实很引人注目。昆其康伯克自己就是一个老寿星,以至于二十年以后,近八十岁的昆其康伯克还接待过瑞典人赫定。
  据赫定推定,阿不旦村始建于1750年,甚至赫定还为昆其康伯克家族排出了谱系。
  罗布人在中国史书上最早出现的记录是在公元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大兵赴吐鲁番筑成垦地。罗布淖尔回人古尔班等率喀喇库勒、萨达克图、喀喇和卓等邑千余众内附。”
  乾隆二十六年(公元1761年),“参赞舒文襄公以罗布卓尔凡两部,一为喀喇库勒,一为哈喇和卓,而喀喇库勒又区为五,惟喀喇库勒一伯克约束难周,增置伯克三人辖其众。”
  也就是说喀喇库勒原先只有一个伯克,后来为了管理方便增加了三个,也许昆其康伯克的祖父就是其中之一。那么,罗布人总共有多少人口?其时共计二百八十户,一千二百八十人。
  关于罗布人,清史里面也多有记载。新疆设省之后,正是在罗布人的帮助下,刘锦棠才勘定了由罗布泊到于阗的古道。到公元1917年的时候,阿不旦村还有居民二十七家,也就是一百多人。但是阿不旦村最终也逃脱不了废弃的命运,纠其原因就是水。
  罗布泊这个地方,“冬天寒冷,夏天酷热;冬天冷风刺骨,夏天蚊子多的吓人,只有在刮起风暴的时候,人才能摆脱蚊子的包围”。
  这样恶劣的环境注定孕育不了很多人,随着水源的枯竭,人类迁移到其他地区也许就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进入共和国以后,考古学家也多次试图探寻罗布人的秘密。据有关文献记载,现代罗布人记忆最深的历史人物居然是民国初年一位叫杨增新的新疆督军,说那个时代“天地非常广阔。”
  杨增新统治新疆十七年,也是一位守土有责的铮铮硬汉。至于杨增新如何与罗布人拉上关系,也许真是一个谜团。
  这十七年中杨增新干了许多大事,其中之一就是谢绝了黑喇嘛丹毕加参进入新疆。
  民国初年,外蒙独立,苏联十月革命,亚洲内陆陷入动荡,黑喇嘛率领几百户牧民从外蒙进入新疆与甘肃之间的黑戈壁,请求进入新疆。被当时的新疆督军杨增新拒绝。
  黑喇嘛属于乱世枭雄式的人物,很想在乱世有所作为,进入新疆必然成为一个乱源,这也是杨增新谢绝其进入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之后黑喇嘛就在黑戈壁落草为寇,称霸一方。杨增新也在黑戈壁的另一方设立了一个秘密堡垒,阻断黑喇嘛如疆之路。
  黑戈壁位于额济纳河、祁连山、东天山山脉、中国与蒙古国的界山(阿济山)之间,地域面积约18万平方公里。杨增新建造的城堡就在明水古城附近,这里距离罗布泊真算不上远,也许罗布人参与过杨增新的行动,守土有责也未可知。


  问题十一:楼兰历史上的佉卢文

  佉卢文是古印度的一种文字,曾经在印度西北部、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带比较流行。后来逐渐没落,成了死文字。
  谁创造了这个文字我们不关心。我们关心的是谁把这个文字带到了鄯善,什么时候带到了鄯善。在玉门关内的中原王朝互相对砍的时候,是谁乘虚而入动了我们的蛋糕?按照时间、地点推测的话,应该是大月氏。
  历史上最近一次提到大月氏是在公元116年左右,当时是大月氏扶持臣磐做了疏勒王;东汉在西域最后一次行动大概是公元175年,当时是西域长史辅立了拘弥王; 曹魏第一次进入西域是公元221,这一年敦煌人张恭被任命为戊已校尉。也就是从公元116年到公元221之间,佉卢文在西域传播开了。
  按说这样大的文字入侵,可以肯定是伴随着大量人口的植入,那么最直接的手段也就是战争。这也是一千年多年以后许多外国学者的看法,大月氏统治了该地区,也把文字传播了过来。
  然而后代考古却没有发现战争的痕迹,鄯善的王族就没有发生变化。当曹魏再次走出阳关的时候,多年以前对中央王朝的记忆,使鄯善的王族毫不犹疑的接受了新领导。如果王族换了月支人想必还要大受周折,甚至兵戎相见,也叫不打不相识。据专家们考证佉卢文的记载,在鄯善国里大月氏人似乎承担着被领导的脚色,虽然地位相对特殊。
  令人奇怪的是当佉卢文在西域南路盛行的时候,在大月氏所谓的本土已经逐渐没落了。那么这一阶段大月氏发生了什么事哪?公元116年左右正是迦腻色伽二世的时代,迦腻色伽二世也是大月氏历史上一位著名的君主,十分强大,在位期间国力达到鼎盛。随后盛极而衰,在外力的打击下国家逐步凋零。
  任何一个民族都有自己古老的记忆,即使没有文字也会口口相传。如果说在大月氏人中间流传着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祖先居住在哪里这样的传说是不会让人感到奇怪的。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描绘出这样一幅画面:在外敌入侵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有些大月氏人越过帕米尔高原,沿着西域南路一路东行,在于阗、鄯善都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尤其是在鄯善,许多月氏人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至于两种人怎么样融合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有谁懂得佉卢文,可以做一个深入的研究,没准能在出土的木简中发现一二。
  实际上鄯善距离大月氏人梦牵魂绕的故土已经很近了。也许有人会猜测没准很多月氏人已经跨过了两关来到内地。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古书中真有这样的记载。在佛学传记《出三藏记集》里记载了一个月氏和尚支谦的革命家史。
  支谦的祖父法度就是在汉灵帝年间来到中原的,同来的还有族人数百。法度不是来访问的、也不是来游玩的,而是移民,整个一族人千里迢迢来到汉朝。说来到汉朝,或者移民,有点用词不当,确切地说应该是回家。为此汉灵帝还授予法度率善中郎将。这个时间点正在前面我们所估算的公元116年到公元221之间。
  这只是一个例子,其他的我们就不一一列举了。正如记载中所描述的,大月氏人的东迁之旅不可能是有组织的,浩浩荡荡的排着队来必然会遭到于阗、鄯善等国人民的抵制;也不可能一点组织没有,否则也不可能迁移这么远。应该是一批一批的,每批的人数还不会很多,而且以家族为单位。这样才能被当地人逐步接纳,而不至于引起不必要的冲突。这些月氏人很可能与当地的于阗人、鄯善人达成了某种默契。即接受领导的管理,又保持了相对的独立。
  至于佉卢文为什么流行起来,其原因既简单、又复杂。于阗、鄯善这些国家本身是没有文字的,汉朝进入之后上层人物使用的应该是汉语,但是这些人对佉卢文也不应该陌生。两边佛教交流这么频繁,对佉卢文应该是耳熟能详,最起码应该是见过的。
  月氏人进入之后,月氏人之间肯定是用佉卢文来沟通。这就产生一个问题,当地的政府如何加强对月氏人的管理。语言不通肯定是一个问题。或者强迫月氏人使用汉语,这个看起来比较难,没准鄯善人自己都没说溜;或者借用月氏人的文字。估计也没有谁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在生活过程中逐步约定成俗,佉卢文也就逐步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实际上月氏人对塔里木盆地南缘这一带真是不陌生。当年月氏人西迁的时候,鄯善这一带也是必经之地。汉文帝的时候匈奴右贤王攻击月氏人,也曾顺道来过这里,收服了西域二十多个国家。当时还叫楼兰的鄯善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说当时有些月氏人由于某种原因留在此地也是不会使人感到意外的。
  更神秘的说法是据专家的考证,塔里木盆地南缘这一带很久以前也是大月氏人的故土。在更早的史书上里大月氏人叫禺氏。当年穆天子西游的时候,禺氏人还进献过礼物。《管子》里也说“玉起于禺氏之边山。此度去周七千八百里,其涂远,其至厄,故先王度用其重而因之。”
  当然这些东西即使考证出来也是玄而又玄的东西,想得到考古学的实物支持是不大可能的了。毕竟年代太久远了。

楼主瀚海箫声 时间:2013-06-02 19:56:00
  问题十三:漂移的罗布泊?

  说到楼兰就不能说一说罗布泊。
  罗布泊,又称罗布卓尔,在塔里木盆地的东部,也是盆地的最低处, 正是一个聚水之潭。所以说北部的孔雀河水,南部的塔里木河水都流向罗布泊。这也造成了罗布泊的漂移之说。
  这也是罗布泊最神奇的地方,就其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河流的改道。塔里木河、孔雀河河流改道,致使河水流入罗布泊的入口发生巨大的变化,进而造成了罗布泊重心的转移。也就形成了漂移之说。
  作为西出阳关、玉门之后最大的一个水源,罗布泊在汉军经营西域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古楼兰就是围绕着罗布泊而存在的。
  罗布泊之地现在是一个巨大的无人区,又称死亡之海。当年发现经过此地的时候就有过描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则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而。”
  足见此地的险恶。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彭加木的失踪。
  很可惜,罗布泊现在已经不再是泊了,变成了真正的沙河、荒漠。

  问题十四:鄯善的传驿制度

  这就是鄯善可以为往来商旅、行人、使者提供的一项专业服务:传驿。鄯善的传驿队伍是非常专业,不仅配备有护卫、向导,还有普通骆驼、急行骆驼。看出来这属于武装护送,赶上现在的运钞车了。另外还提供相应的饮水、饲料、食物,不过估计不是免费的。
  传驿队伍常年待命,接到国王的命令就可以即可启程,当然工钱从优。用谷物直接支付,易货贸易,决不打白条。那么,被护送的人是不是要支付相应的费用?那还用说吗。不过八戒一行的费用应该由当地的寺庙负责了。
  此时的西域南路基本上被于阗、鄯善瓜分了。以前我们所熟悉的几个西域南路小国,比如小宛、精绝、戎庐、且末都已经成为鄯善的一部分了。也只有这样鄯善才能提供完整的一站通服务,把客人从一个绿洲送到另一个绿洲。最西端可以送到鄯善、于阗的分界点拘弥,之后就是于阗的事了。











作者 :逸天御玄 时间:2013-08-28 19:59:58

  楼兰,令人遐思连连的神秘国度,在下喜欢箫声引路,或许,在箫声中在下有幸亲近了楼兰,当然,瀚海先生的探寻为我等省却了跋涉的路,再次感谢瀚海箫声朋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